圣无著菩萨的历史

y140219-5

云增·耶喜绛称大师 著

郭和卿居士 译

摘自《菩提道次第师师相承传》

 

赞句中说:“佛所授记圣无著。”

值得这般赞说的圣无著,根据《妙吉祥根本续》密经中授记说:

“于我涅般后,时已九百年,

比丘名无著,善巧经论义。

了不了义经,多门善分辨,

成世说理主,善辨经论师。

彼所著论述,名地之使母,

彼由明咒力,将生为慧贤。

为令教久住,能作摄经义,

享寿百五十,圆寂生天界。”

这样清楚地授记他是为了复兴衰颓的佛教,由悲愿力而出现于此世的一位菩萨。

细说起来,当佛灭度不久,佛教的内部也就分成了十八家,许多说小乘声闻宗派的人士说大乘非佛所说的教法,他们执持这种邪见,使大乘教法遭受了极大衰损!而各小乘声闻宗派,复彼此争论,说自为真实,他为愚痴,各各分裂,以此佛教遭受很大的衰损!特别是受了魔力加持而心随转的有一外道老妇人说:“他们内道犍槌声中发出一种‘毁灭’的声音,应当观察一下对我们是否有害!”以此观察受天龙八部所敬供的三宝寺众的那种槌击声,认为那是在他们外道的头上诅咒击毁,于是发动大军毁灭了佛教;继后佛教有一些兴起的时候,中印王送波斯王礼品中有一件无缝衣,当胸处有一足印,以此波斯王说是对他恶咒诛,而发动大军复毁灭了佛教;此后佛教复有一些兴起时,有一佛寺的门前,来了两个外道的乞丐作乞讨时,僧人以洗沐水泼他们,以此含恨,修“日火”成就后,将许多佛寺和佛经烧烬,佛教又遭到毁灭。

那时,有一婆罗门女名明律,长远劫中发菩提心,具足复兴佛教的愿力,她心中想到佛教遭三次复仇而毁灭,直到现在也未见有能复兴佛教的人,自己生为妇女,以此更无能力,只有由我生下男孩来复兴佛教。她于是和王族结婚,而生“无著”。她刚一生下婴孩,就在孩子的舌上,用牛黄写上“阿”字等,作了能使智慧锐利的方便,并使孩子居住在极清洁的环境中。她一心想念这孩子何时才能复兴住持佛教,努力求成这种方便,对于文字、数学及婆罗门吠陀等共通诸明处,由她亲自教会了孩子。孩子长大成人的时候,问母亲道:“母亲!我的父亲所操何业?”母亲答道:“我不是为了使你护持父种而生你的,是为了不忍佛教衰毁而生你的。以此你当身入佛门出家,诵读三藏,勤修禅定,好好地复兴佛教吧!”于是出家受沙弥戒,继在亲教师和僧众的当中受具足戒。他精研三藏,每一年中能将十万颂的句义两起都完全领会于心中,以此不久他也就领会三藏,可是对于《大般若经》中的隐义——诸现观次第,很难通晓。心念何时才能获得通达《般若经》义,完整圆满的大乘道体。他一心持着这一念头,由净守戒律、积资、净障等多门勤修,并常修正定。

继后,他在一位密教金刚阿阇黎前,求《幻网灌顶》,入曼陀罗,为了观察与何本尊缘份大,向何本尊祈祷能速得加持,而掷花朵时,花朵降到慈尊像上,他心念当修至尊弥勒,获得成就弘兴佛教。于是前往鸡足山窟中,勤修了三年,未见一点成相。以此灰心而出山,见一老人用棉絮磨铁杵欲制成针时,问老人说:“这样怎能成针呢?”答道:“若由具足毅力人,作时无有不成理,虽难仍进不中辍,高山亦能碎为尘。”以此他想到应当再加精进,复闭关专修了三年,仍然没有发现任何成相。复心灰出山时,见滴水穿岩,心念必须精勤久修,复闭关修了三年,仍未见有何成相。心灰意懒,舍修出关,见以鸟翎磨断岩石者,心念还须勤修,以此又闭关勤修了三年。就这样修了十二年之久,都未见成相,心灰出山时,见一母犬下身已腐,聚满蛆虫,上身蛆虫正在钻食。他生起猛利的悲心,想到如果除虫,虫将尽死,如果不除时母犬将死。以此他想割下自己身上一块肉来,取虫到肉上来。于是前往“阿青达”城中,以锡杖抵押了一把小金刀,回来以金刀割下自己一块肉;想用手捉取蛆虫时,考虑到虫将被捉死,只好俯身下去,闭起眼来,用舌舔取蛆虫,此时忽然母犬不见,而是身光遍照的慈尊现在面前。

他伤心说道:“噫嘻慈父我依怙!千辛万苦不见果,因何苦烧焦枯时,帝释甘霖始降临?”他埋怨说:“我这般勤修,不见成相,慈尊对我为何悲薄?”慈尊道:“此如帝释虽降雨,种子坏劣不生芽,诸佛纵然咸来临,无缘亦不获吉善。我从初就在你面前,由于你自己的业障未净,而不见我。现在你生起大悲,以此障净,得见我面。实是这样的,不信的话,你将我负在肩上,叫他人试观吧!”他叫旁人观看,果然都未得见,以此深信。慈尊问他道:“你欲何求?”答道:“愿弘大乘教法。”于是慈尊吩咐他说:“钻进我的法衣中来吧!”也就将他领到兜率天宫。这里一上午时间等人间五十年。他在慈尊座前,听受了所有大乘无边教法,特别是彻底求得《大般若》经中教义——大乘道中诸次第要扼,而对于所说诸教义,精研、细思、勤修,由此修力获得多门三摩地,以及不忘陀罗尼、无碍辩才,分解大乘教法的智慧,现证法性,而证得圣位。他复请求慈尊著作对于《般若》经中隐义,全圆现观道次第的论著。以此慈尊著作了显示《般若经》隐义——菩提道次第的论著《现观庄严论》,及《经庄严论》,与两种《辨论》和《大乘最上要义论》(旧译名《究竟一乘宝性论》)等五部大论。

关于圣无著住兜率的时量,天界一上午等人寿五十岁的说法,不必疑惑一上午怎样就有人寿五十岁。如《俱舍》中说:“欲界诸天中,下界诸天一天等人寿五十岁,上界诸天则倍增。”这是说四天王天的一天时量,人寿已过五十年。所说上界诸天倍增,例如三十三天一天,则等人寿百年;夜摩天一天,则等人寿二百年;兜率天一天,则等人寿四百年。以此兜率天的一上午,等人寿五十年。

后来,圣无著饱餐法露后,为了在赡部洲中弘扬佛教,返回赡洲。过去他上升兜率时,是钻入慈尊的法衣中,由慈尊的神变力而到的。这时下到赡部洲中,则是由圣无著自己的神通,而来到赡洲摩羯陀的一座寂静山林中,同一些多闻弟子共住,也就为诸弟子宣说大乘道次第。以此那些弟子都证得忍位,具足神变及诸大神通,全都能作广大的弘法事业。由此将那地方取名叫“法苗寺”,这是一些佛教史中所说的。在那地方中,也就录出了慈尊五论,并著作了关于《现观庄严论》,及显示《般若》要义的释义论述。渐次著出《大乘最上要义论释》,及《经庄严论释》。复依据慈尊的教授,而著作出了显示大乘道次第的《菩萨地》等《五地品》,及两种《摄论》。《五地品》计有《本地分》、《摄事》、《摄异门》、《摄释》、《摄决择》等;所谓《二摄》是《摄大乘论》,及《摄共通乘的对法集论》两种论著。复著有《般若波罗密具金色成就法》,及《般若波罗密修法》、《具金色般若修法》,又《般若修法》、《念佛经释》、《念法经释》、《念僧经释》、《禅定明灯》、《圣弥勒修法》、《法身不共功德赞》等论著。

共称阿阇黎圣无著,是已证得三地的菩萨。是这样的话,就以证得初地的时候来说,同一时中,能示现千百不同的化身;同一时间去到千百佛刹;同一时间供养承事千百佛陀;同一时间,于千百世界中,分出千百化身,向彼彼应化众生说法;并能真实观见自及他人千百生世的事迹;能受生即得相似的相好,不随烦恼惑业而转,全由悲愿而受生;能亲见殊胜化身,随时随欲依佛闻法等种种无边功德。这位大菩萨的功德,除登地菩萨彼此能知,及诸佛能知外,不是一般浅慧的人们能知其少分的。据说这位阿阇黎大菩萨他的身相,具有相似的相好;以及寿过百龄时,仍然没有白发和皱纹,形成童子身肉,如孺童身相,久看不厌。这位阿阇黎大菩萨大弘佛教的时候,诸外道邪说师们,大都消声敛迹,佛法得到极大的兴盛。所有赡洲一切具信众生,都齐来这位大菩萨前,供养承事,入于佛门,学修诸佛所喜之道,大都成为这位大菩萨的弟子。据说这位阿阇黎说法其间,来听大乘教法的人士超过万数,都称赞他是唯一庄严佛教不陨的法幢。

这位阿阇黎在晚年时,任那烂陀寺的堪布,护持那烂陀寺有十二年之久,为当时的教主。他在印度一切方隅,安立许多供养寺院的产业,使僧寺极为兴盛起来。最后,他在王舍城中示现圆寂,往生兜率弥勒座前,领受大乘甘露法要,而为兜率天众说法。对应化众生,随其所在刹土,示现不可思议无量化身,刹那刹那都在度化无边有情解脱轮回与恶趣苦,而引导众生入于增上善,及解脱和一切种智的大道。一切具信的人们,也就在他示现涅槃的地方建立起宝塔来纪念他。这位阿阇黎的门下,出有许多不可思议的住持圣教的弟子,其中首要弟子成为教主的,是最胜善巧阿阇黎世亲。由于大菩萨无著的悲愿极大,以此至今,承传他的说修寺院,遍布于一切方隅。

以此意乐以菩提道次第为修要的人们,应当思念无著菩萨的功德及恩惠,生起极大的敬仰,祈祷求加持;并应效法他在上师与本尊无别之前,猛利地长久祈祷,以大乘道的根本——慈、悲、菩提心为中心修要,以及对于三士道修心时,对修下士道时的业果缘念法门,应如《本地分》中所说而思惟;对修皈依缘念法门,应如《摄决择》中所说而思惟;对修大乘不共皈依缘念法门,应如《大乘最上要义论》,及本论自释中所说而思惟;对修中士道缘念法门,思四谛教理,而生起厌离一切轮回流转的出离心,应如《声闻地》,及《对法集论》中所说而思惟;对自心中生起三学法门,应如《声闻地》中所说而思惟;对于学修慈心、悲心、菩提心,及伟大佛子行等诸法门,应如《菩萨地》中所说而思惟;对修寂止,及生起一般胜观的通达理路,应如《声闻地》中所说而思惟;对修甚深不共中观见,应如阿阇黎自著《大乘最上要义论释》中所说而思惟。应当这样对于菩提道次第获得定解而为修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