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2幸福小屋

小飞

我们问她,你现在幸福吗?

她说:“ 嗯,还行吧。但是,我不可能说我真的很幸福。”

因为我父母不在身边,我很希望就是,一家团聚。还有就是,婆婆渐渐老了,我又在学校里。很担心婆婆一个人生病或者是其它的,灾难,绊倒,摔倒那种,我上学没人照顾婆婆。在婆婆在世之前,我是幸福的,我应该知足,比起以前来我应该知足了。可是,我很害怕自己失去婆婆……”

(去年在那边的时候,收到很多人帮助,现在有了低保——每年600;我们没有舍得用,存下来了。婆婆说我要读书,给我读书用。吃的也不是特别好,然后我穿的都是人家送人的。我几乎没有买过衣服。摄影/王鹏飞)

没有一个地方会比家更让人安心,哪怕四壁空空,了无一物。有这么一个空间足以承载生活中所有的疲惫与哀伤。心可以在这里得到休憩与安养,没有漂泊的恐惧,只有滋养。

在四周山林环抱的小山头,红色的小木屋代表了所有人家这样的一种期望:家。眼前的小木屋建成于今年7月,这一家的小主人叫蒋村吉。这是她十几年生活中头一次得到安顿,过去她和相依为命的婆婆流浪于炉霍县城。那时县城的车站便是她的家,寺院废弃的柴火房也是她的家。她说曾经一周内搬过家3-4次。“现在,最开心的是有房子,因为我和婆婆一直就是流落在别人的屋檐下。”

1992年蒋村吉在炉霍县下罗乡出生。家中当时有5口人,除了婆婆还有弟弟、妈妈和爸爸。5岁那年厄运当头,家中只剩下了她和婆婆两个人。在之后5年的时间里寄住在牧民家中和婆婆一起服侍的那家家人,这才有了衣食所依。而一直到10岁,她都没有上过学。

这个20岁的小姑娘提起往事语气一如既往的平静,偶尔想到伤心之处就安静地依偎在婆婆身上。在这个政府帮忙建造的新家中,炉火是这个空间唯一的声响与跳跃。两个床和一个橱、一个炉灶,两个人的所有人生都将在这个不到10平米的空间里展开。“你就如实说,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婆婆撩起孙女额头的刘海,不断地轻轻抚摸着她的头。

上大学之前的求学日子伴随着乞食与好心人的施舍。一日三餐靠别人接济一点挂面、青稞,四处乞讨;上中学时的杂费全凭老师们的拼拼凑凑,好在学费当时不要钱。问她有没有放弃过读书的时候,答案异常坚定“从来没有”。“我上学的时候,身上一分钱也没有,我还是没有放弃,直接跑到学校报名,老师带钱了吗?我说没钱。我们的副校长帮我给20,我们数学老师很疼我,也给我付,他们也不是很富,有时班主任给十元,老师给十元,我没有放弃过,也没有想放弃过,因为除了读书外我没有什么可做的。”“那时婆婆问我去读书吗?如果想去读的话,就去读,吃的,她能帮我想办法。”

2011年蒋村吉开始另一段人生。因为受到爱心人士的资助有机会去四川省藏文学校学习,学校的种种设备都让她兴奋,甚至学校宿舍柔软的床铺也让她倍感幸福。第一次开始寄宿生活,第一次离开家乡,第一次知道了思念婆婆的滋味。在第一个年头学习结束的时候,她是全校最后一个离开的。在校门口看到前来接学生的家长一个个牵着孩子的手回家,心里的悲伤满溢。从5岁开始对父母的思念在那一刻涌现,她明白年迈的婆婆之所以迟来一定是要捡青稞筹路费,而这一路的开销大约三百多。婆婆却对她说:“不用哭。现在已经那么幸福。有床,有漱口的都有,你不想想我们以前是怎么生活的。”

“我的梦想是做老师,因为当老师可以帮助到很多无助的孩子。作为一个穷孩子连问别人问题都要看别人的脸色。那样的话很辛苦的,我最不喜欢看别人的脸色。因为,我已经看别人的脸色看得太多了吧。做老师要和学生就像朋友那个样子。”这便是她读书以后的打算。在这个唯一的空间里她没有太多可以拥有的物品,但是我们感受到了一种富足和安稳来自她的梦想,也来自一份不为自求的幸福。

志愿者  小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