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之悖论:垄断

詹姆斯·G·沃克曼

蒙哥马利·F·赛蒙斯

詹姆斯•沃克曼和蒙哥马利•赛蒙斯指出,由于水源短缺让自来水公司的压力不断增大,节约用水让各公司的收入受损。为了提高利润、实现企业的繁荣昌盛,供水者们不得不鼓励浪费。

下面请允许我向大家介绍一位朋友,一位饱受困惑的专业人士,一位城市自来水公司的节水项目管理者。

我在这里不想提到她的名字,这可能会断送她的职业生涯。但我想说,面临同样困惑和这个困惑背后的困境的,决不只有她一个。实际上,按照美国5.3万个自来水公司来算,和我这个朋友有同样遭遇的人至少有10万个。随着水源短缺让她所在的自来水公司日益老化的系统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她身体的症状也在不断恶化——肌肉痉挛、手掌出汗、眼睛转个不停。

她麻烦的根源很简单。大约十年之前,她被自来水公司聘用,但公司只给了她寥寥几个人,少得可怜的预算和可有可无的资金,只能靠这点资源去推进宏大的节水项目,还要支付整个公司服务区域的回扣。但这确实是一个她理想中的工作,竟然能够拿着工资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简直可以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但是,唉,她怎么知道这个机遇背后隐藏着一个深重的问题呢?

随着节水行动的铺开,很快她就发现自己拯救自然的“高尚事业”越成功,给自己的企业带来的威胁就越大——节水减少了水费,破坏了企业运营的收入基础,然后会让她和自己的同事们丢掉工作。

反过来,如果她的工作干得一塌糊涂,表现得完全不称职的话,每个人都会感到高兴,对她十分满意。她可以提高用水量,用微乎其微、甚至丝毫不用附加投入就可以换回高额的回报,由此获得一连串的升职、加薪、手下管的人更多、休假更长,直至做到整个节水部门的一把手。

一切看起来都很美好,不是吗?但唯一的问题就是这条路线让她不得不牺牲自己的灵魂和自尊,同时把很多濒危物种推向灭绝。

这种分裂是如何产生的呢?这并不是一个公营或私营自来水公司之间的对立问题,根本不是这么回事。一个水区的运营者无论是投资者还是公共部门,都会带有天然的垄断性。这种垄断性意味着单是每年的运营费用就会越来越高,包括员工工资、维修费用、公关支出、管网维护、员工医疗、养老金,等等。这笔不断增加的费用主要依靠收入的增加和销售额的提高,因此供水者们就会一门心思地扩大所有终端消费者们的用水量,无论是居民、商业、工业还是市政用水。

在理论上,由于水源的日益稀缺,作为一个垄断企业可以把水卖出越来越高的价格,以便提高收入应对不断提高的运营成本。但在现实中,这种想法是很难被用户接受的。公共事业公司被官方和用户两双眼睛紧紧盯着,无论从生活的那个方面来说,人们很少会愿意用更多的钱买更少的商品,尤其是那些他们觉得这本来就应该免费供应的东西。

由于一直走在这样矛盾的线路上,我们的这位朋友近年来已经接近崩溃。当前的经济衰退使得居民和企业都减少用水,这对自然是有益的,对她企业的利润来说却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她在感到欣慰的同时也感到极大的不安。她的工作是让用水变得更加高效,但如果真的这样做,她的老板就会在背后磨刀霍霍了。如果我们这位朋友不放弃节水的做法,她的职位、团队和预算就会在裁减措施中首当其冲。如果她节约了更多的水,她的职位就会减少,尽管可能减少的速度不会进一步加快。然后她的技能在就业市场上就会变得毫无用武之地,谁会雇佣一个专门损害公司利润的家伙呢?

这就是第三个水的悖论:节约用水减少了收入,一个想要发展壮大的自来水公司必须鼓励浪费。

致力于节水的自来水公司的谈判空间更小。那些今天鼓励人们节水的企业明天必须用更高的水价来惩罚它的用户。无论在家庭、建筑、社区、城市还是流域的层面,这都是事实。供水垄断的存在意味着所有的相关人士,从冲厕所的人到指定水源分配目标的水务局,都没有选择、没有竞争也没有动力去节约用水。

确实,由于这第三个悖论,那些最节约、最敏锐和最公正的用户和一家垂直一体化的垄断供水企业的管理者们只有通过诡计或者“殉道”才能实现节水的成功。由于这个悖论威胁到自来水公司的业绩和客户关系,供水行业将其称为“死亡螺旋”。要拯救自来水公司,我们必须打破这种水源垄断的状态。

而要同时拯救水源和自来水公司,我们必须放开垄断。关于这种解决方法,我们将在下一部分,也就是最后部分里详细论述。

水之悖论的解决之道

2001年4月,当时的美国副总统切尼对所谓“用更少的资源办更多的事”的思想表示唾弃,他说:“节约可能是个人美德的一种标志,但这不足以构成一个完善而全面的能源政策的基础。”

尽管我们很不愿意承认,但10年后的事实证明他是对的。 为了节约用水、进行回复力建设,无论欧洲、非洲、亚洲还是美洲,全世界的城市都必须开始挖掘一种更加深刻的人类本能——贪欲。

是的,是的,我们知道这可能听起来非常荒唐,就连我们自己也这么觉得,但是别着急,请先听一听我们的逻辑。

气候变化减缓行动需要清洁能源,气候适应行动需要高效的水源利用。对于这些我们都表示赞同。在此基础上,众所周知用水和能源节约迄今仍然是确保全球环境安全最公平、最快速、最经济也最清洁的途径。它能够恢复社会的弹性、气候的稳定、外交政策的独立自主和经济的稳健,同时还能避开规章制度、碳税以及限额与交易协议中存在的政治雷区。

节约唯一的缺陷在于它要求那些最富裕、最有权势的公民、企业和政治利益集团做出牺牲。进行更多的美德说教恰恰无法奏效,过去几十年中一直如此(在节约的问题上,过去几千年中也是一样)。

但是,如今的技术使得人们可以在一个极端的节约形式的基础上获得相同的成果,这个成果平衡了他们(当然,还有每个人)内在的贪欲。

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在任何一个民主国家,城市的节约必须超越混合动力、汽车共享、农夫市场、环保袋、素食主义、简单着装等这些初级的形式。有贪欲的人至少要占到51%,其中包括那些爱猛吹空调、长时间洗热水澡的家伙(也包括我们)。

这些道德性不是那么高的多数派消费了过多的水和能源,这让人感到羞愧。但是私下里局内人却流传着一个秘密的心得:靠美德驱动的节约在经济上是不可持续的。现在这个秘密已经更加广为人知。

等一下。节约能减少支出、减小破坏、避免制裁,不是吗?但实际上并不一定,原因正是水和能源公共事业公司的绝对自然垄断性质。

但是,就像我们在城市供水的案例中所看到的,公共事业公司的节约主管们会设置一些面子上的节水节能项目,背地里却拼命祈祷谁都别去搞什么节约。

实际上,和其他任何企业一样,公共事业公司的收入靠的也是大众消费。人们浪费的水和能源越多,它们拿到手里的钱就越多。

因此,如果人们把消费量减少一半的话,垄断的公共事业公司就必须单方面把单位水价或电价提高一倍才能平衡运营成本。用户的水电开支在短暂的减少之后,马上就会涨回来,而且会涨得更高。

令人高兴的是,新的信息技术可以把我们带出这个绝望而危险的“死亡螺旋”。互联网可以让曾经难倒切尼的可靠、可持续、全面的节约政策成为现实。那么怎样才能实现呢?我们可以借鉴卡拉哈里布须曼人的分享体系,可以借鉴渔夫们的共享规则,也可以借鉴美国九十年代用来遏制酸雨(即排排放出的二氧化硫混入降水,破坏湖泊和森林)的措施,简而言之,就是利用可交易额度。

这种方式可以鼓励真正有意义的节约,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它鼓励垄断性的公用事业企业把杂乱无章的实物水源或能源转化成清清楚楚的虚拟额度。

接下来把这些网上的量化资产配置到每个居民、商业和工业用户户头,比如每天200加仑(将近760升)水或者20度电。 然后我们就可以把任何自己没有消费的东西卖给那些用量超过配额的人。

这些网上平台可以放开带有自然垄断性的城市用水市场,鼓励自愿性的节约、效率和创新。

这种方式决不是要尝试改变人类的天性,也不是让大家变得更富美德,只不过是利用了人类内在的“罪恶”。如果一个人消费的水电少于定额,他(或她)就可以把没用的那部分额度卖给其他人、企业或公共事业公司,换取现金利润。

贪欲催生绿色。更高财富和身份所带来的荣耀和骄傲将驱使我们进一步节约,只是为了不落人后,这也正是嫉妒的一个积极结果。

这种方式开辟了一条可持续的节约途径,而这条路是超越于美德的。因此,要确立一个可靠的节水政策,中国城市(和其他任何地方的城市一样),只需要挖掘我们内在的“恶”就够了。

作者简介 :

詹姆斯.G.沃克曼及蒙哥马利.F.赛蒙斯,合著了即将出版的《水权VS水资源的三个悖论》一书,并联合创办了 SmartMarkets 有限责任公司,这是一个以供水企业为基础的网上系统,他们声称这可以在世界各地的城市掀起一场广泛的节水节能竞赛。沃克曼还着有《干涸之心:最后的丛林人将告诉我们如何存活于即将到来的干涸世纪》一书。中外对话2010年刊登了该书的节选。

文章来源 : 中外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