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科智悲学校开学了!

罗科智悲学校开学了!

2007年8月21日—22日,上、下罗科玛两所智悲学校开学了!

校园里人声鼎沸、喜气洋洋,来自炉霍不同地方的孩子们,穿着统一的校服,背着一样的书包,高高兴兴、蹦蹦跳跳地跑进各自的教室。见此情景,我的心情难以描述,种种往事一下子涌上了心头——

近年来,世界各国对藏文化的研究越来越热衷,然而作为藏族人,却对本民族的文化越来越漠视。为了继承和弘扬藏族传统文化,我一直希望能改变藏地极度落后的教育状况。后来有次去杭州,我看到了潘昌州居士的小孩,她只有十几岁,但却对儒家文化朗朗上口,佛教文化如数家珍,现代知识也非常精通。见到这番情景,我打从心底里羡慕,心想:“我家乡的很多小孩如果也能这样,那该多好啊!”

可遗憾的是,我家乡由于历史传统所致,家长对孩子受教育并不重视,宁愿让孩子在家抚养弟妹、牧羊放牛,也不愿意把他送进学校。以致这些小孩长大后,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一旦出门在外,根本不知道怎么坐车、点菜、看病、买东西……即使迫于国家罚款等压力,有些牧民不得不让孩子接受义务教育,但也因为教学质量差、师资力量薄弱,孩子们得不到系统而规范的教育,中途辍学的现象比比皆是。长此以往,藏地文化将面临什么样的前景呢?

在我的心中,一直有个潜藏已久的建校愿望,没想到潘居士及其爱人梦雅在这方面也有所打算。后来因缘聚合,其他信施纷纷发心,今年春办妥有关手续,正式开始在炉霍建校。如今,经过多方努力及十方信施的大力支持,我们把上、下罗科玛原来的小学扩建成了“智悲学校”,并出资修建了办公室、教学楼、医务室、电脑房、餐厅、浴室、厨房、操场、宿舍等设施(预计明年全部完工),同时说服老乡把自己的孩子送来读书。

本打算在学校彻底竣工之后,明年正式招收学生,但后来发现,有些孩子年龄过大,如果今年不上学,也许一生都没有读书的机会了。于是经过大家商量,决定在工程没有完成的情况下,提前招生。

按当地教育部门的规定,学校要在8月20日开学。我翻开日历一看,8月21日是个吉祥的日子,于是把这一天定为开学日。并且提前一个月在罗科玛供护法的例行法会上,以公告的形式通知大家。

 

时间:8月19日

地点:上罗科玛智悲学校

处理完学院的事情后,我就急急忙忙地赶到这里开会。上罗科玛智悲学校的教职员工,除了极个别有特殊情况以外,全部都参加了会议。

经过与教育局的多次商量,四朗达吉被任命为第一任校长。他毕业于四川省藏校,曾于上罗中心校担任校长达5年之久,为人性格稳重,具有丰富的教学管理经验,并对传统文化有很大的兴趣。

汪基老师被任命为副校长。以前我在甘孜师范学校读书时,他就是当时的副校长,后来又担任过炉霍党校校长、统战部部长、县文教局局长、县中学校长等职。多年来一直研究传统文化,对教书育人相当擅长,在音乐书法等方面也有一定的造诣。这次是我亲自邀请他的。

在职教师共有24人,素质高,修养好,教学能力强,具有无私奉献的精神。这是与教育局协商后安排的,也是从全县里精挑细选出来的。同时我还尽自己的力量,为两所学校各物色了英语老师等部分教师。

今天的会议,主要是传达十几天前的会议精神。那次会议为期两天,在炉霍康北宾馆召开。三所学校 [1]的校长、副校长、教导主任,以及慈诚罗珠和我,关于开学典礼的安排、未来的教学计划、师生的管理制度等重要问题,各抒己见,在不离国家教育制度的基础上,结合藏族特色制定了一系列的学校章程,并实行教师责任制。

在会议结束时,汪基副校长曾坚定地说:“我们今后一定要对学生负责、对堪布负责,相信会把智悲学校办得很圆满!”从各位老师的眼神和发言中,我可以明显感觉得到,智悲学校的未来充满光明。

 

时间:8月20日

地点:上罗科玛智悲学校

上罗科玛智悲学校的背后,是高耸入云的萨琼神山,山脚下满是笔直挺拔的柏树。过去许多修行人在此终年闭关,至今仍有一些遗迹依稀可寻。林中有各色鸟儿发出妙音,小兔子在灌木丛中窜来窜去,无处不透露着深山的生机。这座后山稳固意味着学校稳定,不会发生什么变化。前山巍峨壮观,长满茂密的松树,预示着这里将人才济济,德行犹如松树般不屈服于任何逆境。东边有吉祥的路和吉祥的河,象征着学校培养出来的人才,会给众生普降智慧甘霖。南边两河相融代表智悲双运,绵延的马路则象征财源广进。北边的山形走势,可以阻挡外界一切违缘。按照佛教的说法,这里风水极佳,从来没有来过的人,一进校门也会有不同的感觉。

此处距县城约26公里,风景怡人、空气清新、河水甘美无比,远离大城市的污染嘈杂。尤其在春天,万物复苏之际,柔和的水声、欢快的鸟声交融在一起,恍如世外桃源。

今天,上罗科玛、下罗科玛、宗塔、宗美等地的老乡们,兴致勃勃地带着孩子来报到。令人欣慰的是,以前凡是学校开学,家长都会迟十多天才把孩子送去,从来不准时报到。而这次,他们有的骑着马,有的坐着车,有的是千里迢迢走路过来,有的是一辆摩托车后面带三四个小孩……从不同地方浩浩荡荡地来到学校。校门口人山人海、尘土飞扬,孩子们的眼神中充满了期待和希望,这是罗科玛最热闹的一天!

起先我们在今年夏天作过调查,估计会有400多孩子来上学,但在登记的时候,人数远远超过了学校能容纳的数量。欣喜兼无奈之余,我们只好临时改变主意,规定今年只收8—12岁的孩子,7岁的孩子等明年再来。

接着,孩子在家长的陪伴下开始面试,这由我和四朗达吉校长亲自负责,主要是调查学生年龄、测量身高体重、了解家庭状况。在这个过程中,我看到几个十三四岁的孩子,他们非常想读书,但害怕自己太高不被录取,就在测量身高时把鞋子脱下,膝盖偷偷弯起来,眼巴巴地盼望能过关。其实我也是15岁才上一年级的,可是现在的小学都规定,超龄学生不好统一管理,故而不予招收。看到他们失望的表情,我实在是不忍心拒绝,就把特别想读书的几个孩子留了下来。那些个子太高的,只好把他们地址记下来,安排他们先回去。当时我心里就默默地承诺:“假如以后因缘具足,我会为你们办一个扫盲班!”

面试过关后,孩子们在没有换校服之前,潘居士让他们排好队,一一照相以作档案备存。试想,这些脏兮兮的小家伙,假如哪一天不小心成了历史人物,再回过头来看看自己刚入学时的“光辉形象”,真不知心里会作何感想?

然后,他们去汪基副校长那里报名登记。再由几位老师分组带领,到附近的小河里洗澡、换校服、剪掉脏脏的头发……

从早上八点开始,一直忙到下午六七点,总算把400多个孩子安顿好了。晚上回去休息的时候,我浑身都非常痛。白天忙着给孩子面试,看着他们天真的模样,自己似乎也回到了童年时代,一天不知不觉就过去了,现在才觉得特别特别累。但即便如此,我心里也被快乐填得满满的——只要这些孩子有读书的机会,自己再痛再累也无所谓。

 

时间:8月21日

地点:上罗科玛智悲学校

上午对开学的相关事宜作了安排,同时给今天才赶来的孩子进行面试及入学登记。

下午2点,大家穿着藏装,说着藏语,举行了具有藏族特色的开学典礼。今天不像昨天那样乱,孩子们整整齐齐地坐在一起,里面穿着校服,外面搭着藏袍,一个个兴奋得难以抑制,处处洋溢着喜悦与吉祥。

典礼是由汪基副校长主持。首先发言的是文教局康永局长,他的一番话生动深刻,赢得了大家的一致好评。他说智悲学校的建立具有历史意义,过去牧民们对教育不够重视,此举将改变本地的传统观念,带动炉霍的经济文化发展。因其立足于继承藏族传统文化,故一定会培养出大量的优秀人才。

其次,是上罗科玛乡的党委书记洛吾江村。他提出了“三个感谢”、“三个希望”,话虽不多,意义却相当深远、耐人寻味。

第三位是本校校长四朗达吉,他总结了自己在上罗中心校当校长的多年经验,筹划了智悲学校未来的管理模式。

最后由我进行总结,给大家介绍了创建智悲学校的缘起、自己办学的目标,并提出了对老师、家长、学生的希望等等。

典礼结束之后,县乌兰牧骑演出队特地献上了精彩的节目。这支队伍从成立到现在,一直深受藏民们的喜爱,环境再怎么苦,演出再怎么累,都愿意把快乐带给人们。他们精纯的演艺,就连北京、广州、深圳等地都大为倾倒。很多山里来的孩子从来没有见过这些,一个个张着大大的嘴巴,眼睛眨也不眨一下。有个小孩甚至连大气都不喘,每演完一个节目,就拍手跟旁边的人大叫:“哎哟哟,真是精彩啊!”本来这些节目很精彩,但对我而言,那个小孩脸上的表情更精彩,我和康局长一直看着他,不停地笑。还有个小孩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一板一眼模仿着演员的动作,很陶醉地边唱边跳……

演出过后,我们给出席的老师和嘉宾敬献了吉祥哈达,并馈赠了唐卡、水晶观音等开学纪念品。然后由各个老师分班,将孩子们带到自己的教室。有些小孩什么都不懂,老师就一点一点耐心地教,告诉他们一些有关常识。整个校园里,空气中荡漾的都是温馨。

回来的路上,我坐在车里静静地看着窗外的风景,清澈的小溪、葱郁的绿树、美丽的鲜花、幽静的山谷,飞快地从眼前一一闪过。其实我们的人生也是如此,几十年光景一眨眼就过了,可能在不久的将来,这些孩子已经长大成材,在他们的人生中,8月21日或许是最值得纪念的日子了。

 

时间:8月22日

地点:下罗科玛智悲学校

今天也是一个良辰吉日,不仅是下罗科玛智悲学校,慈诚罗珠堪布创办的江达文殊学校也在这一天开学。

江达地区是堪布的家乡,那里原有一所村校,但是近五六年来一直荒废、无人问津。看到当地孩子没有读书的环境,堪布非常痛心,于是发心重修学校、重新招生。今天,有135个孩子背着书包,高高兴兴地步入校园,他们从此摘掉了文盲的帽子,迈进了智慧的殿堂。开学典礼于上午举行,下午圆满结束之后,堪布便赶往成都放生去了。

我是早上7点钟从炉霍出发,前往学校。学校左边是潺潺不息、弯弯曲曲的罗科河,很多小鱼在里面游来游去。小时候的我,放牦牛时经常来这里洗澡,舒服地躺在草地上,阳光暖洋洋地洒在身上,野花的清香阵阵袭来……童年的一幕幕,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右边是清澈透明的玫清河。不远处则是供护法的玫清神山。每年6月13日,男人们身着盛装、跨上骏马、手持经幡,轰轰烈烈地来这里祈祷护法神。他们将供养物投入烈火,顿时桑台上冒起滚滚浓烟,欢声如雷、响彻云霄,人们掏出大把大把的风马抛向天空……玫清神山虽然不高,但当地的护法神远近闻名,凡是罗科玛地区的人,不管走到什么地方,他都会如影随形地加以保护。在这方面,有无数精彩的故事和见闻,我本人也曾有过亲身经历,这正应验了《陋室铭》中的那句话:“山不在高,有仙则灵。”

听老人们说,罗科河与玫清河的交界处,本是一块巨大的磐石,天长日久,磐石上才慢慢有了肥沃的土地。这里是一块福地,能在这里安家落户的人,会有意想不到的福报临身。最早多芒寺就修建于此 [2],而今的下罗科玛智悲学校,也是坐落在这片土地上。

这所学校初建于1964年,是我30多年前的小学母校。尽管学校的学生一直不多,但却培养了不少人才,当地很多高僧大德、领导干部、知识分子,都是从这里孕育出来的。以前父母把弟弟送来这里上学,半年后我去看他,他死活也不愿呆在学校,没办法,我只好把他带回家。半个学期之后,迫于政府罚款的压力,家人又把我送进学校。那时候我很喜欢读书,小学跳了两次级,两年多就学完了所有课程。据说在我们毕业的那年,全校共有63个学生,可以说是最兴盛的时期了。

而如今,几经起伏,在校的学生越来越少。不仅如此,学校建筑也极其破旧,围墙倒塌,教室漏雨,冬天刮大风时,满屋子都飞扬着灰尘……这里成了炉霍条件最差的一所学校,外面的老师都害怕调到这里来教书,本校的老师也总是抱怨连天,天天盼望着离开这个地方。

前几年,我以偶然的因缘来到这里,看见惨不忍睹的教学状况后,发愿要建一所正规的学校。从去年开始,我们便着手进行筹划修建,并多次给当地老乡开会,号召他们把孩子送入学校。有些老师得知这个消息后,也积极响应,自愿来这里教书。如今师资力量相当雄厚,老师们个个负责任、能吃苦,具有忘我的精神。今年春,罗科玛的老百姓还发愿3年或7年不杀牦牛,我想这也是现世现报吧,他们的善心马上就成熟在了自己孩子的身上。

这里原本是我的母校,也是我智慧成长的摇篮,对这儿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我都有着深厚的感情。许多人劝我把主要的精力和财力投在这里,但是经过考察后,发现上罗科玛交通发达、地理位置优越,能为今后办初中提供大量方便,因此最终将上罗科玛设为总校。然尽管如此,此处的教学质量并不比那里差。

今天是下罗科玛智悲学校开学的日子,入学手续与昨天大致相同,从8点起孩子们一一面试,然后登记、换校服。由于这里生源不多,故招收年龄是7—12岁,前后共有133个孩子入学。与其他地方比起来,数目尽管不多,但就当地而言,已经是前所未有的奇迹了。

在面试时,一个小孩推着小铁圈飞奔而来,不禁让我想起了自己上学的第一天——那天下着鹅毛大雪,我沿着人行道,也是一路开着“小铁车”来上学的。我招手把他叫过来,仔细地看了一下,铁圈是焊起来的,没有一个接口,比我那个好推多了。以前我住在老喇嘛家,每天放学回家时,都要一路推着它。当时我的衣服尽是破窟窿,寒风一直往里面灌,相比之下,他们现在的条件实在不错。

下午2点,副乡长根登达吉主持,正式举行开学典礼。首先致辞的是文教局文副局长,他先是对相关人员表示感谢,然后说自己对本校的未来充满信心,按现有的教学体制一定会培养出有前途的人才。

其次,是乡党委书记帝桑讲话。他在下罗科玛当了5年书记,多年来对入学状况非常关心,今天见到这么多孩子上学,心里特别高兴,谆谆告诫老乡们要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并强调了学习文化知识的重要性。

然后,由第一任校长谢妥总结教学经验,宣布学校的管理章程。

最后,我介绍了重建学校的缘起以及办校的意义所在,并对家长、老师、学生提了一些希望。

典礼结束后,学生们表演了精彩的节目。之后,给相关人员赠献了吉祥哈达和开学纪念品。今天的天气格外晴朗,蓝天、白云也分外绚丽,被青山绿树环抱着的智悲学校,仿佛是人间天堂。

下午六七点钟,老师们把学生带到教室,叮嘱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项。此时此刻,一切的热闹归于平静,太阳也慢慢落山了。在夕阳的余晖下,我怀着对母校、老师的感恩之情,默默地离开了……

 

建学校确实压力很大,最近几年,医生一直劝我多休息,千万不要劳累。可是一想到这么多孩子能有读书的机会,自己付出一点也没有什么。

当今社会上,没有知识简直寸步难行,倘若一辈子都像牦牛一样目不识丁,那是相当可怜的。现在的孩子即便有读书的机会,也因大多数学校片面地重视升学率,忽视对道德品质的培养,以致人与人之间缺少基本的关爱。但愿罗科智悲学校能弥补这一缺憾,通过我这点微不足道的努力,使他们在掌握文化知识的同时,能真正对人类和民族有利。

在此,也由衷感谢支持此次办学的有关部门和相关领导、潘居士的广大发心、圆见法师的尽心监工,以及圆真法师、王翠明、李梦琳、张平、阿水、赵源清、龚德因等十方信施的鼎力相助,并为这些孩子提供校服、书包、文具盒、杯子等学习用品和生活用品。最后,祈愿他们学业有成,早日成为利益众生的栋梁!

 

 

索达吉

二OO七年农历八月十五

于洒满月光的喇荣菩提书房

 

 

[1]上、下罗科玛智悲学校,以及江达文殊学校。

[2]后来因为种种原因,迁移到现在的多芒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