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理宝藏论释第58节课

第五十八节课

 

下面我们继续宣讲《量理宝藏论》中的第九品,今天主要讲前世后世存在。因明中有两个关键问题,前面也讲过,大家应该清楚。第一个,通过因明的推理方式让人们了知,并不是现在有些外道所承认那样,人死了以后什么都不存在,或者人的心识从身体中产生。这种邪说谬论我们应该制止并加以推翻,并建立前世后世存在,这是一个关键问题。还有一个关键问题,依靠因明的推断方法能了知,我等大师释迦牟尼佛是整个三界众生的唯一怙主,是唯一的正量士夫。这一点,我们可以依靠推断、依靠智慧来了知。如果这样了知,那永远也不会退失信心。所以皈依的时候,皈依的原因必须了解。如果不了解皈依的原因,那么我们的信心就很容易退失。

可见,学习因明的重点有两方面:一方面要了知前世后世存在,另一方面要了知佛陀就是量士夫。如果这两个最关键的问题搞明白,那么学什么法都很容易,你也就成了一位名副其实的佛教徒。我们在座的各位,如果以前因时间关系等种种原因没有搞清楚这两个道理,那以后一定要花一定的时间和工夫。大家对前世后世应该深信不疑,不要仅在口头上说“人有前世后世”,口头上说不一定算,必须要用正理来引发信心。

癸二(建立所依能依)分二:一、建立宗法;二、建立周遍。

子一(建立宗法)分二:一、破他宗;二、说自宗合理。

丑一、破他宗:

人的前世从无始以来到现在都存在,如果没有成就,将来也要漂转在无边无际的轮回当中。这两个问题依靠什么样的理论来证实呢?首先讲他宗有些论师的观点。

于此有谓依所依,识之初始最终二,

以火及灯作比喻,凭借现量可成立。

有些论师认为,人的前世和后世依靠自证现量可以成立。他们的比喻是火和烟以及灯与光,是以这两个比喻来成立人的前后世存在的。

这些论师认为,比如我们都知道现在的心有前面的一刹那,也有后面的一刹那,这是我们通过自证来了解的,是以自己的心来明白的。如自证所了知那样,所有众生无始以来都有无边的前际,这叫做前际无边,也就是说无始以来的心识都是存在的。为什么存在呢?这是通过现在的心来了知的。以现在的心怎么样推断呢?因为,通过现在的心识可以直接遮破不存在前面心识的总识,又可以间接遮破不存在前识前提的别识。也就是说,通过自证现量遮破了不存在前识的总识和别法的识。反过来说,以我们现在的心识可以了知存在前识前提的总的心识,以及存在前识前提的别的心识。这个道理可以通过一个比喻来讲,比如说我们看见的烟,烟是从火当中产生的。烟在火当中产生的推理已经直接遮破了烟是从非火当中产生的,这种总的概念已经遮破了;间接也遮破了烟是从其他别的事物当中产生的。反过来说,烟必定是从火当中产生的,这样的道理能够成立。因此说,众生前面的心识无始以来一直都是存在的,这一点是以自证现量来知道的。这是他们的一个理由。这是前际(前世)存在的论证方法。

那后世存在的论证方法是怎么样的呢?他们进一步说,通过现在的自证刹那证明,无边无际的后刹那心识也是存在的。怎么存在呢?因为,通过现在的正理能直接遮破总识不能产生后识的道理;如果直接遮破了这个道理,那么间接也已经遮破了心识的别法延续下去不存在的道理。所以他们认为,总的来讲也遮破了总识产生后识不存在的道理;别的角度来讲,每一个众生的心识——别法的心识延续下去不存在的道理也已经间接遮破了。这就像灯一样,灯现在就发出光,那总的灯不发光的道理就直接遮破了,也间接遮破了别法中的彩灯或者酥油灯等不能发光的道理。

依靠灯与光的比喻,可以了知无边无际的后识存在;而以前面火和烟的比喻,也能证明众生的前际存在。也就是说,以这两个比喻可以证明我们众生既有前世又有后世,而既不存在前世又不存在后世的道理,通过这两种比喻完全可以推翻。这是对方论师的观点。

但是,这种观点不太合理。如果这一点合理,那顺世外道的观点也应该合理;因为顺世外道(现世美)也认为今生中的心识刹那成立。所以,仅仅依靠这一点并不能证成前世后世存在,必须还要有一个充分的理由。下面作者也说,以自证现量来成立是不合理的。因为自证现量并不能证明前世、后世的心识存在,以自证来成立有困难。所以,一定要按照我们自宗所说的那样,通过三相齐全的推理——不是现量而是比量来进行证明,这比较重要。否则,以现量来证明的话,那顺世外道也承认:现在我有没有心呢?现在我有心;刚才我产生心没有呢?刚才我也产生心了;等一会我的相续中会不会产生分别念呢?会产生的。这一点,外道也是承认的;所以,仅凭这一点来成立前世后世存在也有一定的困难。

无尽自证不证实,灯火作喻非应理。

你们对方论师凭借自证现量来证明,从仅仅围绕现在的时间来讲它们具有密切的联系,这也许是可以的。因为我们现在的确知道,自己的心是前面刹那的心当中产生的,后面的心也会不断产生,所以这一点倒是成立的。但是仅仅是现量,前际无边和后际无边两个道理怎么证成呢?这一点有一定的困难。

首先讲前世,顺世外道他们也承认现在的心,即生中的心倒是存在的,但是今生的心是依靠四大聚合的身体而产生的,也就是说在因缘聚合的时候由无情法的身体当中产生,并不是从前世的心中产生。所以,如果你用火和烟的比喻,那恰好跟顺世外道的观点一模一样。因为他们认为,光明、明清的心识是从与它不同的无明清的身体中产生的。而你们的比喻,烟是无有燃烧的一种事物,这种事物是从不同类的火里面产生的,这就像心识从身体中产生一样,不同类的事物产生不同类的事物,这跟外道的观点完全相同,所以这种说法是不合理的。这是第一个问题。

然后是第二个问题——后世。“现世美”的顺世外道,他们也承认现在的心识存在,但人死了以后,就像灰尘在空中被风吹走一样,荡然无存,最后什么都没有。包括自己的身体,通过火化、通过水葬,最后完全消失于四大当中。这样之后,所谓的心识就不存在,他们的观点是这样的。如果你们用灯火来比喻,那么虽然灯火现在发出光芒,但是油尽灯枯之后,灯光再继续延续下去的理由也没有。这样一来,恰好证成了外道的观点,这就明显说明你们的比喻不合理。因此,对方论师的说法并不能推翻外道的观点。同时,他自己也不能如是安立,因为如是安立根本没有充分的依据,所以不能承认这种说法。这是自宗遮破对方的观点。

丑二(说自宗合理)分二:一、建立前际无始;二、建立未来无终。

前际无始的意思,是指我们前面的心识从无始轮回一直流转到现在;后际无终的意思,是指如果我们没有得解脱,没有证悟无我,那还要不断地、无有终止地在轮回中漂泊。此处要建立这两个道理。

寅一、建立前际无始:

心不观待他因故,依因前际无始成。

当然,这个推理方法比较简略。如果是以前广泛学过中观、因明的论师,他们就可以依靠这种推理方式来建立众生的心前际无边。也就是说我们的前世是存在的,而前世存在的唯一推理、唯一比喻就在此,以此建立前世存在比较容易。可是,世间当中邪见比较重的,以前对因明和逻辑从来没有听闻和学习过的,在这样的人面前仅仅以这两句能不能成立呢?有一定的困难。

所以,我们一定要学习《释量论·成量品》。因为《成量品》先讲前世后世存在,然后建立释迦牟尼佛成为量士夫。我前一段时间也讲过,格鲁派的克珠杰再三说,因明的核心就是《成量品》,如果懂得了《成量品》,那么其他几品的道理就很容易通达,因为它们是支分之故。因此,因明的核心、精华就在于论证前世后世存在,以及在名言中建立释迦牟尼佛成为量士夫这两点。

如果我们承认释迦牟尼佛是量士夫,那么前世后世的存在就比较好办。为什么呢?因为这是佛陀说的。既然是佛陀说的,那么前世后世肯定存在,这很容易成立。凡是信仰佛教的人面前都可以说前世后世肯定存在,为什么存在呢?这是诸高僧大德说的,这是佛陀说的。没有人敢站起来说,佛陀虽然说了但是我不承认,这样的佛教徒是没有的。

在非佛教徒面前,我们可以通过推理来成立。但实际上,通过推理来成立也不是特别容易。以前印度有一个故事,当时旃扎古昧论师跟外道在很多年中一直辩论,但实在没办法说服他,后来旃扎古昧论师嘴里含着一颗珍珠死去,依靠缘起力投胎变成一位孩童,出生时这位孩童嘴里仍含着那颗珍珠,这才使那位外道觉得前世后世的的确确存在。这是通过一种缘起力的神变方式来进行论证的。因此,在从来不承认释迦牟尼佛的教法,也不承认因明相关推理的这些人面前,前后世的道理很难成立。

其实,前世后世的存在可以通过各种方式来成立。但是,你必须花一定精力来进行论证,因为这并不是一句两句就可以说明白的。所以,我们应该学习像《宝积经》这样的经论。《宝积经》中讲,人的身体可以放在一处,神识可以单独离开,这些公案和教言讲得比较多。现在世间的一些学者也赞同这个观点,因为医院里面有些人濒死的时候,他们的神识已经离开了身体,通过现代的一些事例也可以成立。还有,佛陀在《十地经》中也讲到众生回忆前世的诸多事例。这一点并不是汉族或者藏族承认,在整个世界上,各民族乃至根本不信仰任何宗教的人士当中,真正能回忆自己前世后世的事例非常多。这一点,现在很多专门研究生命科学的人已经不得不承认。虽然他们并不是以自己的信仰为标准,但是实实在在,他们通过对有些事例的考察、采访和研究,发现很多人的的确确能想起自己的前世。很多的奥妙、很多的秘密也依此而解开。所以,现在专门研究生命科学和人体科学的人,他们公认人的前世后世存在。

但是也有一部分人属于无记状态,存在也可以,不存在也可以。有一部分虽然不承认,但是不承认的理由找不到。问他承认还是不承认?他说前世后世肯定不存在。肯定不存在的话,请你将不存在的理由举出来。如果你真的要承许前世后世不存在,那么佛教里面所有的经典论典你要推翻;现实世间中千千万万的人能回忆前世,自己能知道自己的前世,这些人的事实你要推翻。然后,你再建立自己的无误观点;在这种情况下,这些人就不敢说前世后世不存在了。

所以,我们有时候也应对这个问题进行探讨。前两天,有些道友也对这个问题进行过辩论。其实,我们以后辩论的时候,尤其是因明方面的辩论,应该将前世今生的存在与释迦牟尼佛成为量士夫放在主要的位置上,因为这是最为关键的。明年的时候,希望你们提醒,我们主要的辩论就放在这个问题上。其实,你真正对这个问题进行思考、长期研究,最后会认为前世后世在世俗中真的存在。对这个道理深信不疑的时候,学什么法、做什么事情就比较容易。如果你以一个邪见作为基础,那这个基础肯定不稳固,你在这上面修什么菩提心、大圆满、大手印,一切的修法都如冰上建筑,冰一化的时候,所有的大圆满的房屋或者菩提心的房屋全部都会倒塌,有这个危险性。所以我觉得,学佛的首要应放在对前世后世的诚信上。尤其是成长在现代社会当中,受到无神论和各种前世后世不存在理论教育的人士,首先应该将自己的目光放在前世今世存在的道理上;如果你懂得这个道理以后,再进一步地学习佛法,就可能有希望,否则我觉得有一定的困难。

这里就是说,我们众生今世生起来的第一刹那的心(有法),应该是依靠前世心识的近取因作为前提(立宗),因为除了自己前面同类的因以外,不观待其他任何法之故(因),就像我们现在的心(比喻)。这种比喻和推理完全是成立的。可能因为我们没有学过《释量论》,对这个推断方式,刚开始的时候恐怕有这种怀疑:“到底它能不能成立?”怀疑可以,但是真正能遮破它的理由,你根本找不到。因为,我们刚刚生出时的这一刹那心,它前面肯定有心。为什么?因为心的近取因就是心,除了心以外,不观待任何无情法。有些人可能不承认:不观待是不可能的,应该观待自己的身体,也应该观待父母的不净种子等等。其实,这种因我们可以马上推翻。虽然它们是一种俱有缘,但并不是近取因;而且心识的近取因不是心识的理由,对方根本找不出来,无论如何也找不到。

关于不观待其他任何因,并不是说它的产生什么缘都不观待,不是这个意思。它的意思是说,除了心识前面的心识以外不观待其他任何东西,就像我现在的心识一样。我现在的心识,它前面肯定是心,并不是说不依靠心。

顺世外道也好,或者说有些外道,他们当中有两派:有一派认为,从母胎中刚刚生起的那一刹那心是从身体当中产生的,从此以后一直到死亡之间都是依靠这颗心而产生的,有一部分是这样认为的。有一部分认为,我们每天一刹那一刹那的心识都是依靠身体而产生的,也有这样的说法。

这些说法,我们以前在相关论典中也逐一遮破过。尤其在《智海浪花》当中有好几个事例,像清辨论师、月称论师,好几个论师的不同说法都加在前文和后文当中。因为我们觉得,现在世间有很多人不承认前世后世,有些人虽然穿着袈裟,但他对自己的前世还犹豫不定:“到底我有没有前世啊?人真的有前世吗?”虽然自己认为自己已经学得非常不错,但有时候还提出一些特别可笑的问题。原因呢,缺少闻思。如果你真正了解因明,尤其对密法《大幻化网》中的有些道理知道的话,那么我们这个心识怎么样成立、怎么样存在的道理就会分析得更为细致。什么论典都没有闻思过,这样的人恐怕只会说:人有前世后世,因为这是释迦牟尼佛说的。对信仰佛陀的人来讲,这当然没有什么说的。因为在整个世界当中,释迦牟尼佛是唯一说真实语者,他连一点点的妄语也不会说,所以说应该成立。但是,在不承认佛教的人面前,我们也应该通过现在的很多事例或者理证来进行论证。在论证的时候,如果对方对现量的法也不能破,对比量的法也不能破,那间接已经承认了前世后世存在。在这里,我们也讲了前世怎么样存在的道理。

关于这个问题,大家也应该知道,这是从心识的本体的角度来讲的,并不是讲心识的差别。关于心识的差别,比如说这个人很聪明,那个人很愚笨,这些都是依靠外面各种各样的因缘而产生的。比如说一位小孩,如果他小的时候就作一些开智慧的仪式,那这位孩童就会很聪明。在古代,印度也有,藏地也有,汉地也有。如果对他作其他仪式,那这个人就不一定很聪明。所以,心的差别方面并不是也依靠自己心的种子而产生。但心的本体应该在心中产生。这个问题,《释量论》中讲近取因和俱有缘两个问题的时候也说明过,我们以前也再三说过。比如说,父母勇敢的话,孩子也勇敢;父母有智慧的话,他家里面所有的孩子也有智慧。这说明父母的不净种子的的确确有一点俱有缘的作用,这一点是有的。就像我们将种子放在不同田地的时候,所产生的果实也有不同的味道。所以说,心的差别方面应该有所不同。而心的本体,每一个众生前世的心产生今世的心,今世的心产生后世的心,一直延续不断地存在,这一点并无差别。

所以现在很多心理学家认为,除了我们四大和合的身体以外,还有一种非常奥妙的心识。但他们并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样的。其实,很多道理在我以前写的有些文章当中也是有的,希望大家详详细细地思考,以此可以推翻自相续当中的一些邪见。虽然佛教的真理能推翻一切邪见,但是,如果我们相续当中没有照耀佛法的光辉,那很有可能我们的心田就被各种邪见所笼罩着,这样就非常可惜,大家一定要注意。

这是众生前世存在的道理。当然《量理宝藏论》只有两三句,非常略,而《释量论》里面有详细地辩论。今年,《释量论大疏》中《成量品》的部分基本上翻译完了,到时候对有信心的人来讲肯定是值得研究学习的,但不知道还有没有时间讲。我觉得这一品就是因明的核心,如果你懂了,相续中所有的怀疑、迷惑全部都会遣除无余。否则,恐怕会有一定的困难。

有些人前世的恶劣习气非常重,凡是正法方面的事情,他既产生怀疑,也产生邪见,还产生嗔恨心,一切不良的心态全部都具足;而好的心态,信心也没有、悲心也没有、菩提心也没有。我看见有些人真的很可怜,虽然他自己心里想:我要变成一个好人。这么多的智者都在建立,这个观点应该是正确的。可是,没有任何理由的、各种各样的、乱七八糟的分别念经常覆盖着他心性的本来光明,非常可怜。而有些人福报比较不错,虽然遇到佛法的时间不是很长,但是短暂的时间当中,对与佛陀有关的真理、智慧马上能生起定解和信心,相续中邪知邪见的迷雾逐渐消失。当然,这的的确确与今世的精进和前世的因缘有很大的关系。有些再闻思,再怎么样,好像相续中的邪见越来越严重,让他真正说出一个理由,也说不出什么,反正自己对自己增加迷惑:不是这样的吧?这样不可能吧?这样不行吧?甚至说话时,鼻子和嘴巴都变成了很难看的一种形状。

寅二(建立未来无终)分二:一、建立具有我执之明了无终;二、建立无有我执之光明无终。

卯一(建立具有我执之明了无终)分二:一、以因建立;二、抉择意义。

辰一、以因建立:

因聚齐全无障碍,依因后际无终成。

这是后际无终的成立方法,也是一种推理。怎么样成立呢?如果前世存在,那后世肯定存在,不可能今世就消失了。其实,前世今世存在也可以说,前世后世存在也可以说。因为,如果前世今生两者都存在,那么后世也决定存在。推理的方法可以这样说:凡夫心的后识必定存在,为什么呢?因为业惑烦恼的因缘具足,无我智慧的障碍没有的缘故。如同水份、化肥等所有因缘样样齐全,种子不得不产生后面的果一样。这是用三相推理来进行论证的,意思就是说,我们凡夫人现在不可能具有证悟无我的智慧;既然没有,那后识决定存在。为什么呢?因缘具足、没有障碍之故。

表面上看来这个推理只有两句,但实际上非常尖锐。成千上万的智者集聚在我们面前,也没有办法推翻这种推理。当然,如果你觉得能推翻,那我们可以分析。你也不用怕:我推是能推翻,但是我把这个观点遮破了的话,会不会佛教中的所有宗派都有点不好意思。算了吧!我念一个金刚萨埵心咒不说话。不用这样,你相续中真的有邪见的话,可以跟很多道友交流,包括我在内。以前,我们对这些问题也思考过很多,也知道现代人的一些想法、做法和说法。东西方文化的结晶,乃至现在很多心理学家、文学家的文选,我们并不是没有学习过,而是学习过。学习以后,感觉到并没有经得起观察的理论。虽然他们口头上说不承认,但是光口头上说肯定不行,必须要有非常充分的理由。三相齐全的理由有的话,那我们就哑口无言了,就没办法了。除此之外,想当然的胡言乱语根本派不上用场。

因此,如果我们自相续当中具有邪见:这种正理肯定不能说服我,前世后世肯定不存在,因为什么什么之故。那看你用什么样的因来进行论证,我们可以互相辩论。自古以来外道倒是不断出现,但是,真正能遮破前世后世的外道或智者却从未出现过。现代社会当中,大多数人希求现世的享受、财产等,像古代那样真正具有智慧的人士比较罕见,所以说也不一定能站得出来。对我个人来讲,也遇到过很多智者、学者,或者说博士、博士后等等,他们也认为自己是非常了不起的智者,刚开始的时候傲慢得不得了,认为前后世肯定不存在,从他们的态度和眼神中也看得出来,相续中有如山般的邪见。但是,真正让他们驳斥我们前世后世存在的道理,有些人连想也没有想过,只是说不存在而已。有些虽然用了一些理论,但是这些理论许多智者早就已经遮破完了,释迦牟尼佛、月称论师以及法称论师等早就彻底推翻了,可是他们根本不知道。就像杀完了的尸体,他们觉得还活着,认为还存在,但这是不合理的。有些虽然运用了一些现代的理论,但是,只要我们把因明的推理方式稍微变通一下,以现在的方式来对他们进行论证,他们的观点也是根本靠不住的。这并不是我们佛教徒自赞毁他、吹嘘自己,绝对不是!

众生相续当中业和烦恼是存在的,当然业别人不一定看得到。但是,只要你相续当中贪心、嗔心存在,又没有无我的智慧,那你的心识来世的来世、来世的来世,一定会一直不间断。什么时候有了无我的智慧,相续中业和烦恼已经断完了,那个时候心识就变成光明的本体,就成佛了。从此以后,在轮回中就不会再继续流转,就像烧毁的种子一样。这个问题,下面可能还会说的。

在这些问题上,以上讲的这些道理非常非常关键。我们这里有些道友,可能以前所学的知识对你们的心理会产生一定影响。有时候我想,像我们学院里面的小孩,不管是汉族人、藏族人,从小都生长在这样的环境当中,长大以后对前世后世的承许上,应该说不会有什么问题。因为,他们从小就依靠父母、依靠老师学习前世后世存在的道理。从小就有这种观念,长大了以后,这种见解也会很稳固,不容易退失。可是我们有些人,从幼儿园到大学之间一直都学前世后世不存在的论典,到趋入佛教的时候,相续中的邪见习气已非常深厚,可能心中的疑结很长时间也没办法解开。但是我想,只要你虔诚研究,潜心学习,佛教的正理不可能不断除你相续中如毒树之根般的顽固邪见。

这两句的推理方式,我希望你们再次分析,我只是为了打开思路暂时稍微提一下而已。

辰二(抉择意义)分二:一、破他宗;二、立自宗。

巳一、破他宗:

谓业身心轮回因,为断二者经苦行。

这是裸体派为主的外道们的观点,他们认为:善业、恶业,还有身体以及众生的心,这些因缘聚合就成了轮回的因。因为裸体派等外道承认前世今世存在,而且还承许后世的解脱,他们为了获得解脱而经常苦行。现在世间有些宗教的做法就是这样的,印度就有相当多的外道是这样的。他们认为:众生的业、身体和心就是轮回的因,为了断除身体,为了斩断业和烦恼,应通过在水里面沐浴或者在火里面燃烧,以及用利刃割断自己的身肢等各种苦行来灭尽自己的身体,灭尽自己的业和心。如果把身、心、业三者全部灭完了,就获得上帝的果位、大自在天的果位等,从而获得各种殊胜的解脱。他们是这样认为的,但这种说法是不合理的。

无力无益无需故,尽业灭身非正道。

实际上,外道所说的这些道理是不合理的。不合理有三种原因。第一种是“无力”。你们刚才说为了灭尽这三者而行持苦行,其实如果我执没有斩断,仅仅依靠这样的苦行,你们的身体就根本不可能灭尽。正如《中论》所说,我执存在的时候,业和烦恼就会不断存在。这就如同一棵树的根没有断除,光是斩断它的枝叶花果,到了开春的时候它们又会开始生长。所以说,仅仅用五火或者用其他的苦行方式来灭尽自己的身体,这是没有任何力量的,就是无能的意思,根本不能灭尽你们所有的身体。所以,如果没有证悟无我,就无法斩断业和烦恼,如同根没有断除,枝叶花果等就不可能根除一样。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种是“无益”,就是没有利益。什么是没有利益呢?对方说业和身体可以用苦行来摧毁,一般来讲通过苦行来摧毁业和身体也有一定的困难,即使说可以,但是也仍然要不断转生在轮回当中,因为有烦恼无明的因之故。你们的身体纵使以苦行摧毁无余,实际上也还要继续流转在轮回当中,所以没有任何利益。

第三种是“无需”,就是不需要。我们需要的是什么呢?就是要断除我执。如果断除我执,身体就不需要如此的苦行,所以说没有必要。

因此,你们所说的道理根本没有用。依靠苦行将自己的业力、身体和心三者完全摧毁,从而获得解脱,这种说法只不过是你们宗派的一种自我安慰而已,实际上依靠这样的修法根本不可能获得解脱。现在世间当中也是,心里面什么都没有修,仅仅是依靠一种苦行,仅仅是依靠一种外在的形相和表示,却认为自己已经获得解脱,实际上这并不是解脱的正道。为什么呢?因为佛教中讲到的无我空性,才是断除轮回的根本因。如果对无我的智慧没有真正通达,那世间中的其他行为再努力行持也并不能完全断除轮回的根本,实际上它们只能起到一种辅助作用。可见,我们在分析他宗的时候,也能以此了知佛教的殊胜之处。

巳二(立自宗)分二:一、认清转生轮回之因;二、分析彼之对治。

午一、认清转生轮回之因:

我们佛教自宗应该依靠十二缘起,也就是说应认识一切轮回的根本因就是我执无明烦恼。

生因无明由其中,亦起烦恼业轮回。

从此处中生他处,彼之贤劣业所为。

这里面讲得非常好。总的来讲,我们自宗认为,三界轮回的根本因就是无明。所谓无明,按照心和心所一体的观点来讲,就是我执——萨迦耶见,我执萨迦耶见就是无明。就像《入中论》第一个颂词所讲的那样,众生因为有了我和我所执,一切轮回的迷乱显现就会自然而然出现。有了无明,面对悦意的对境就产生贪心,面对不悦意的对境就产生嗔心;有了贪嗔心就会造善业和恶业;有了善恶业,在业风的吹动下就开始形成六道轮回。所以,十二缘起后面的其他支就不断出现。因此,轮回的根本就是无明,并不是你们外道所承认的身体、业等。

分别来讲,我们现在根的六种内处,是从以前的处当中产生的。《释量论·成量品》里面有一个教证,《前世今生论》也引用过。怎么从以前的处当中产生呢?意思就是说,我们即生中的六根是从前世的根当中产生的。在前世的根作为近取因,前世的心作为俱有缘的情况下,色界和欲界的众生的六根可以出现。如果前世俱有缘的心识没有执著色法,那么我们虽然有了前面的近取因——根,但是因为没有心识俱有缘的缘故,就会转生到无色界当中去。因此,我们即生当中的根的近取因是什么呢?就是前世的根。俱有缘是什么呢?前世的心识。前世的心识必须要对色法有我所的执著,如果我所执著的俱有缘通过禅定力完全已经摧毁或者压伏,那我下一世不一定转为有色根的众生,不一定变成这样,可能转生为其他众生。所以说,应该依靠他处的根而产生。但是,根与识二者的贤劣、好坏是依靠它们的增上缘——业来操作的。增上缘的业怎么操作的呢?比如说我的根或识好不好,这都是依靠业起作用而产生的。

这一点,没有学过因明的人可能有点困难,从前世的眼根当中产生今世的眼根,刚开始的时候有点接受不了。但实际上,不管是我们到了中阴身也好,或者是现在人活着的时候,有时候色根由真实的色根作为因,有时候并没有真正的根,只是以习气的方式来附属,这种现象倒是有的。

通过分析我们完全知道,今世的根是通过前世的根而获得的。这种道理,月称论师在《四百论讲义》里面用鸽子的比喻来说明:今世的身根为什么会出现前世身根的标记呢?这就是缘起,有一种近取因,近取因的不共缘起已经浮现在身体上面。否则,以现在的科学再怎么样衡量也只能成为一种奥秘,除此之外根本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应该这样来理解。

午二(分析彼之对治)分二:一、片面压制;二、全面根除。

未一、片面压制:

如果我们没有通达无我,仅仅通达一些其他道理,那我们相续当中的我执就只能压伏,并不能完全根除。

慈等与我不相违,因非能断轮回根。

我们可以通过修大慈大悲心来对治自相续当中的嗔恨心,修不净观来对治相续当中的贪心,修喜无量心来对治嫉妒心,等等。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对治我们相续当中的各种烦恼,能不能到达无我的境界呢?不能。因为慈心等与我执并不是完全相违,所以虽然修了悲心和不净观等,但是并不能根除我执,因为这些观想的作用只不过是暂时压伏自相续当中的烦恼而已。实际上,要完全斩断相续中的我执,必须要有无我的智慧。这一点在《释量论》的颂词当中也是有的:“慈等愚无违,非极治罚过。”慈等与我执不相违的缘故,并不是究竟的对治法。

原来有一位老堪布,他经常背诵这两句——慈等与我不相违,因非能断轮回根。他非常好,虽然不是很聪明,但却经常思维法义。他提水路过我门口的时候,有时候会坐一会儿,这时候经常说:《释量论》是这样说的,《量理宝藏论》也是这样说的,慈悲心不违我执!慈悲心好是好,但是并不能完全根除我执,对对对!然后,又拎着水桶慢慢回去了。他经常喜欢用这个颂词。那个时候,我们山沟里面的修行人也不太多。当时我的院子很大,他的院子在很远的地方。学院那时并不像现在这样,一个房子接着一个房子,空间很宽广。

未二、全面根除:

无我与我相违故,现见无我彼即除。

无我的智慧与我和我所执完全是相违的,一旦我们现见了无我的智慧,或者说通达了胜义谛,那我执马上就会断除。不管是通过中观,还是通过无上密法,只要我们相续当中已经产生了真正的无我智慧,那么所有的我执烦恼就会被一并遣除掉。

下面,用一个比喻来说明这个道理。

种子虽非有初始,然为火焚见后际,

如是轮回虽无始,然见无我成后际。

一旦证悟了无我,从此之后凡夫的心再不会延续下去,那个时候就已经终止了。这个道理用一个比喻来说明:这就像世间中的青稞、稻子、麦子等的种子一样,从它们的前面来讲,如前面几品所分析的一样,任何法前面的同类是不断而存在的,所以没有初始;但是一旦用火烧坏了种子,从此之后,它的后际再也不会延续下去。同样的道理,轮回当中所有凡夫人的心,虽然从无始以来到现在一直都是存在的,也就是说无有开端;但是,如果我们依止善知识、依靠佛法而通达了无我,自相续当中我执的种子就会完全根除,那从此之后,在三界轮回当中就再不会漂泊,原来的心也就从此终止。

很多高僧大德的教言也是这样讲的,对总的轮回来讲,可以说无始无终;但是对个别众生的轮回来讲,虽然无始,但是有终。以我等大师释迦牟尼佛为例,显现上佛陀无始以来都在轮回当中示现各种各样的众生,但到义成王子的时候,自相续当中所有的成就现前,从此之后再也没有转生过轮回。所以,总的轮回虽然无始无终,但是对个别众生来讲,你一旦获得了成就、证悟了无我,那从此之后,就再不需要漂泊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