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巢禅师与白居易对话的现实意义

觉缘

禅宗有一则公案,唐代有一位连法名也不用的禅师,修行很是特别,他不住寺庙,也不住水边林下的庵棚,而是在松枝茂密秦望山的一颗大树上,搭了一个像鸟窝的蓬子,不论刮风下雨,都住在其中,人称“鸟巢禅师”。

唐元和(806-820年)年间,已满头白发的白居易,出任杭州太守,听到了鸟巢禅师之名,于是前去拜访。

白居易仰观禅师在树上摇摇欲坠,迷惑地说:“师父,您这么一把年纪了,呆在树上既不方便又很危险,还是下来,回到寺庙去吧!”

鸟巢禅师在树上说:“太守大人,你的官职这么高了,泡在官场里更是危险了,还是进入佛门吧!”

白居易说:“弟子身为一州太守,位镇江山,何险之有?”

鸟巢禅师说:“你身居官场,官场中的荣辱得失、利害是非太多。加上这个充满危机的社会,如同熊熊的大火,会无情焚毁一切的。你在其中或得意于青云,或失意于穷途。得意则忘形,失意则生怨,难免党同伐异,怨恨憎恚,喜怒哀乐,机心算计。这种种情况,烦恼哪有稍息之时呢?这样又苦又累,怎么会不岌岌可危呢?”

白居易听了肃然起敬,问:“照师父这么说,吾应皈依佛门以求解脱。但我自小学佛,几十年来,还没有入门之处,请师父指教:‘什么是佛法大意?’”

鸟巢禅师说:“诸恶莫作,众善奉行。”

白居易不觉笑了,说:“这不过是三岁孩童都会说的道理,何必用来教训我这个老头子呢!”

鸟巢禅师说:“这的确是三岁孩童都会说的,可惜许多八十老翁也没有做到啊!”

这话如一盆冷水,从头到脚地倾了下来。

白居易心中一凛,“是啊,知道的未必行到,行到的未必达到。我学佛多年,满腹经纶,自己又身体力行了多少呢?现在还不得心安,功用又在什么地方呢?”

白居易诚恳地向鸟巢禅师致谢,然后打道回府,继续用功。从此以后,他不仅持斋守戒,还大力倡导放生,以佛教慈悲济世的精神普度众生。

鸟巢禅师的这一席话,对现代的我们,同样是值得深思的。人生的道理有许多是通晓易懂的,但总是将它视为老生常谈而忽略掉了,当然更不用说去实践了。其实许多看似复杂的人生苦恼,其解决关键只是在一个很简明的理念或行动上而已。

现代人们为了寻求心灵问题的解决,所求助的渠道愈来愈复杂,在学术上也衍出愈来愈多的理论,但人们的烦恼没有减少,却似乎愈来愈多。在人们炫惑于许多外在多样化的理论和方法时,却忘记了内在心灵的省思与体悟;沉迷于速效的暂时舒解,却缺乏无怨无尤的亲身力行。

禅的智慧看似深奥难求,非有相当的修为与体悟而不能为。但却也是相当容易,只要肯去在生活上少一些偏执,多一分豁达,而且有一点愿意去体会与实践的心。你即使没有前代高僧慧者的智性,也一样可以同他们一般体会到禅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