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弥勒图像的象征意境

王忠林(禅荣)

提 纲

一、形象的象征含义

二、装饰的象征含义

三、标帜的象征含义

四、弥勒图像之殊胜

 

一、弥勒形象的象征含义

1、佛与菩萨相

2、明王相

3、高僧像(布袋弥勒)

4、弥勒异相

1)四臂弥勒

2)八臂弥勒

3)弥勒空行母

 

1、佛相与菩萨相

由于弥勒既是兜率天宫的一生补出菩萨,又是“龙华三会”说法的未来佛,故弥勒具有菩萨与佛的双重身份。

佛装弥勒相一般为金黄色身相,绀青色螺髻和肉髻,袒露右臂,结跏趺坐在莲花上,也有头戴五叶天冠的弥勒佛,表现弥勒下生成佛的形象。如西藏拉萨色拉寺的天冠弥勒佛倚坐结说法印。

菩萨装弥勒相大多头戴天冠,上身袒露,下身着裙,身上饰品较多,坐式多为跏趺坐。这种菩萨装的弥勒表现弥勒菩萨在兜率天宫为诸神说法的形象。

佛相与菩萨相弥勒佛

后弘初期(10——11世纪) 高370厘米 青海互助县白马寺

白马寺为纪念后弘初期著名拉叶钦·贡巴饶赛而建,是藏区现存较早的石雕佛像之一。坐像古拙,弥勒海螺发髻,双耳垂肩,头部所占比例较大,右手作施无畏印左手作禅定印。

弥勒佛坐像

明代(15世纪)

黄铜

高23厘米

独特的弥勒佛像 五叶天冠弥勒佛

明代(15世纪)

铜鎏金镶嵌宝石

高约150厘米

西藏拉萨大昭寺

解读:在汉地不仅弥勒佛没有戴宝冠的,所有的佛像都没有戴宝冠,惟有菩萨才戴宝冠。宝冠弥勒佛的出现象征着藏族人民渴望弥勒提前下生成佛,度化众生。56亿7千万年才下生龙华,太遥远了!

弥勒菩萨

元代——明代(14——15世纪)

西藏阿里地区丁青县金卡寺

解读:菩萨的形象一般是头戴宝冠,上身袒露,身上饰有缨络、臂钏等装饰品。弥勒图像也不例外。

弥勒在未成佛之前,先于释迦而圆寂,升兜率天宫为天人说法,为一生补处菩萨(未来佛),故现菩萨相。

 

2、明王相

明王又称持明王、忿怒尊、威怒王,是佛、菩萨的愤怒相,是为降服诸魔而示现的化身。《真伪杂记》十三曰:“明者光明之义,即象征智慧所谓愤怒身,以智慧力摧破烦恼业障之主,故云明王。”

《金刚顶瑜伽经》曰:“诸佛菩萨依二种轮,现身有异。一者法轮,现真实身,所修行愿报得身故;二者教令轮,现忿怒身,由来大悲现威猛故也。”

密宗有“五大明王”、“八大明王”、“十大明王”之说。其中“八大明王”和“十大明王”中均有弥勒(大轮明王)。

大轮明王

石质 尺寸不详

南诏末期至大理国初期

云南石中寺区第六号窟

大轮明王的象征意义:

此尊雕像均作半身相,明王浓眉豹眼,目瞪如铃,獠牙上立,怒发上冲,周身火焰腾空,明王威猛凶煞,怒不可遏。,三头六臂,上二手持蛇或执扇,中二手持金轮或作手印有蛇缠绕,下二手当胸。

大轮明王乃慈氏菩萨所示现的忿怒身,是以消除一切业障及越法罪,以成就清静圆满戒品为本誓之明王。大轮明王又叫大轮金刚,是密宗胎藏界金刚手院三十三尊金刚之一。大轮明王表断惑之智德,以清净圆满戒品为本誓。

 

3、高僧像(布袋弥勒)

布袋弥勒造像本肇始于汉地,明清时期也常出现于密宗图像之中。其形象有两种:

一种是与汉地形象相仿的大肚弥勒,但与汉地不同的是,弥勒的持物往往不是布袋或佛珠,而大都是仙桃,在唐卡中出现较多;

另外一种是头戴天冠的大肚弥勒,如西藏哲蚌寺等寺院就供奉此种类型的弥勒, 现存汉地最早的布袋弥勒像为杭州飞来峰68龛南宋弥勒造像。

仙桃弥勒

天冠弥勒

清代唐卡

解读:

弥勒佛的大肚比丘相,又称作布袋和尚相;此尊头顶凸起,鼻阔嘴宽,大耳垂环,大肚高高鼓起;右手当胸捻念珠,左手举手左侧托一蟠桃;周围八个孩童,各以不同的姿势嬉戏玩耍,争抢蟠桃。这张唐卡明显受到了汉地“五子戏弥勒”题材的影响。

布袋和尚像

【清】青铜镏金

通高14.7厘米

象征含义:

布袋和尚游戏坐覆钵形座上,袒胸露乳,开口大笑,有儿六人攀附其身嬉戏。覆钵形座底面刻画十字形金刚杵,这是藏传式样的像座。

布袋的丰腴富态,与群儿的稚气可爱,反映了人们对生活富足,生殖繁衍的希望。

 

4、弥勒异相

在藏传弥勒图像中还有许多特殊的弥勒造像,如四臂弥勒、八臂弥勒、弥勒空行母等。

他们都是弥勒的化身,以不同的化身善巧方便,利益众生。

1)四臂弥勒

黄铜,

吐蕃时期(7—8世纪

高15.50厘米,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梵天立像 铜制 克什米尔

四臂弥勒(四臂梵天与西臂弥勒)

笈多时代以降,梵天像的一般表现,四面的同时还有四臂,手中的持物大都数是水瓶和数珠。持物有时也是仪礼中使用的木制大舀子或小勺,还有杖等。在克什米尔出土的一面四臂铜制梵天像,四臂结施无畏印,持水瓶、数珠和杖。另外还有的把施无畏印换成莲花。

弥勒菩萨坐像 犍陀罗 拉合尔博物馆

四臂弥勒(弥勒与归命印)

这种独特的印相,在B·巴塔齐鲁亚的《印度佛教图像学》卷末的词语解释,称之为“归命印”,是菩萨对佛陀表示敬意的印相,或者是第二位的神对主神表示敬意的印相。

弥勒施“归命印”,正是象征着弥勒对佛陀的恭敬。

 

《诸佛菩萨圣像赞》中的四臂弥勒

弥勒四臂的象征含义:

“三面三光对照,四臂四相领要。不识弥勒化身,但看袒腹微笑。”

三光:1、色界的第二禅天,有少光天、无量光天与光音天,叫做三光。

四相:(提醒众生不要执著于外相)

《金刚经》经常会见至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

修习密乘大圆满道,证得有学乃至无学所有道相:法性现前相、证悟增长相、明智如量相和法遍不可思议相。

四臂观音 后弘初期

四臂观音的象征含义:

一面四臂,双手合十,捧持摩尼宝,右上手持水晶念珠,坐上手持莲花,结跏趺坐。

白色身,代表她自性清净无垢;四臂代表四无量心;中央二手合掌于胸前,象征她劝勉诸佛一同救度众生脱离轮回;右手持水晶珠,则象征佛语可以讲众生从痛苦轮回中解脱出来;左手持莲花,表示清净无染;金刚跏趺坐姿,象征深入禅定,空了双运的奥义。

2)八臂弥勒的象征意义:

八臂女相弥勒佛,白色身,四面八臂,中央主臂持金轮和金刚索,右侧手由上至下持金刚杵、箭、宝剑,左侧手分别持三叉戟、弓、斧。四周为其红、黄、绿、蓝四种化身,代表四种佛业。上界为弥勒佛的上师释迦牟尼佛。整幅唐卡色调为亮丽的蓝色,象征着空性的智慧。

3)弥勒空行母

空行母,梵文音译“荼吉尼”,藏文音译为“坎竹”。空行母多为单尊女裸体舞蹈像。

 

二、弥勒图像装饰的象征含义

1、三叶冠:象征龙华树三会说法。

2、五佛冠 :象征五智佛。

3、 颜色 :黄色。

龙华树三会说法:

佛曾预言,弥勒菩萨经五十六亿七千万年出生于第十之劫,继承释迦牟尼的佛位,在华林园龙华树下成佛。在龙华树下说法三次。佛教将这三次说法称为龙华三会或弥勒三会。 ——《佛说观弥勒菩萨弥勒上生兜率天经》

 

弥勒佛(头戴五叶宝冠)

清代(1800年)

铜鎏金镶嵌宝石

通高220厘米

西藏拉萨布达拉宫

弥勒佛头戴五叶宝冠,冠上饰化佛。

五佛冠的象征意义:

解读:

五叶佛宝冠象征着五方佛的五种智慧。大日如来为教化众生,将其自身具备的五智变化为五方五佛:中央毗卢遮那佛(大日如来)——法界体性智;东方阿閦佛(不动如来)——大圆镜智;南方宝生佛——平等性智;西方阿弥陀佛——代表妙观察智;北方不空成就佛——代表成所作智。 ——唐不空所译《菩提心论》

黄色:

“空性之中,行者心间桔黄色的“曼”字转变为弥勒菩萨形象的行者自身。嗡 曼特日呀 特日。菩萨也为桔黄色身。”—— [瑞士]马丁·布劳恩、马丁·威尔森:《藏传佛教本尊大全》

 

三、弥勒图像标帜的象征含义

1、龙华树 :1)弥勒成佛之象征;2)弥勒在龙华树下三会说法,普度众生之象征。

2、净瓶 :1)象征着弥勒出生婆罗门;2)甘露普洒众生。

3、佛塔:象征着释迦预言的未来佛身份。

4、 法轮 :象征佛教传法,金色的法轮八大轮辐代表佛陀的“八正道”。

5、海螺:1)象征着佛教的教义;2)象征着“佛语”之力量。

6、手印:施无畏印、说法印、转法轮印。

7、方位 :1)证果之次第为本;2)弥勒产生地

 

1、龙华树

弥勒佛(龙华树)

15世纪

西藏

通高23厘米

铜鎏金

2、净瓶

瓶是梵文kundika的意译,音译有“军持”、“军迟”、“捃稚迦”等。是盛水的容器,俗称“水瓶”。在古代南亚次大陆,瓶可分为“净瓶”和“触瓶”两种。“触”是“不净”的意思,如冲厕所之用。

“水有二瓶”中云:“凡水分净、触,瓶有两枚。净者咸用瓦、瓷,触者任兼铜、铁。净拟非时饮用,触乃便利所须。净则净手方持,必须安著净处。触乃触手随执,可于触处置之。……” ——义净在《南海寄归内法传》卷一第六条

 

水壶和净瓶

引自:[英]罗伯特·比尔《藏传佛教象征符号与器物图解》

宝瓶

梵文名nidhana-kumbha,藏文名gTer-gyi-bum-pa。金色的宝瓶被看作是财富之神的器物。

引自:[英]罗伯特·比尔《藏传佛教象征符号与器物图解》

弥勒佛本生故事 布本设色 清代 西藏

净瓶(局部)

弥勒菩萨 元代(13——14世纪 铜 高10厘米

宝瓶(局部)

宝瓶与净瓶的区别及其象征意义:

解读:

1、区别: 宝瓶和净瓶在藏传弥勒图像中常常被混淆,因为都是瓶体宽大,颈部细小外形。其实,藏传佛教中的宝瓶与净瓶有两个最明显的区别:第一,虽然二者都是体宽大,颈部细小,但净瓶细而长,在唐卡中外形更多的似水壶或酒壶,而宝瓶颈部细而短。第二,宝瓶一般在上沿口有一颗如意宝珠或大宝石,有时是三联珠宝,代表“三宝”。

2、意义:我们可以说,宝瓶替换净瓶是臧传弥勒图像的本土风格的正式形成的标志之一。

3、佛塔

佛塔,stupa,音译窣堵波,原本是古代印度王侯贵族的坟墓,其最简单的形式是一个半球形的建筑。佛陀涅槃后,其舍利子被储藏到窣堵波中,于是窣堵波便成了解脱和涅槃的象征。在佛教还没有出现偶像崇拜时,窣堵波也是虔诚的佛教徒怀念佛陀而进行礼拜的场所,它象征着佛陀的大解脱和佛教徒的最后归宿。

1)佛塔在弥勒图像中的位置:

第一、佛塔在弥勒的宝冠或发髻上: “想慈氏菩萨,金色身左手执军持,右手施无畏印,冠中有窣堵波,半跏坐。” ——《八大菩萨曼荼罗经》

第二、佛塔在弥勒手持的莲花上: “左手持莲华,华上置法界塔印,右手作说法印结跏趺坐。” ——《慈氏菩萨略修愈誐念诵法》

弥勒菩萨头像

明代(15——17世纪)

铜镀金

高约40厘米

佛塔在弥勒的宝冠或发髻上

弥勒佛坐像

明代(15世纪)

红铜

高二五厘米

佛塔在弥勒手持的莲花上

2)佛塔在弥勒图像中的象征意义:

现在佛释迦已经涅槃,而未来佛尚未出世,塔作为一种特定的象征符号,它既是释迦法身的象征,又是现在与未来链接的桥梁。

“犹如观音菩萨将绍阿弥陀佛位,是以顶上持阿弥陀佛,以此慈氏菩萨将补释迦之处,所以手持率睹波(即窣阇波)印,以标表之。” ——《大正藏》9册,图像部,《阿娑缚抄》第286页下。

迦叶入塔,弥勒成佛:

“尔时摩诃迦叶骨身。即说偈言。 头陀是宝藏  持戒为甘露 能行头陀者  必至不死地 持戒得生天  及与涅盘乐说此偈已,如琉璃水还入塔中。” ——《大正藏》第14册,《佛说弥勒大成佛经》,第433页—434页。

礼拜佛塔,往生兜率天

莫高窟113窟

北璧

盛唐

四人正在礼拜佛塔,塔内有一佛;另有一人乘云升天。表示由于供养释迦牟尼塔,死后得以往生兜率天宫。

弥勒佛坐像明代(16世纪)黄铜 高14.5厘米

4、法轮

法轮也称金轮,藏文Chos-kyi-vkhor-lo,是佛教中众多神灵的持物,也是藏传佛教八吉祥徽中的有一个象征符号。金色的法轮八大轮辐代表佛陀的“八正道”。

5、右旋白海螺

梵文shankha,藏文Dung-dkar,作为藏传佛教八吉祥徽中的右旋白海螺,比左旋的海螺要罕见。海螺被看作是一种宣扬佛教教义的象征,是“佛语”之力量的象征。右旋白海螺被吸收到藏传佛教中,被视为吉祥之物,这样它就具有了纯粹的宗教意义。

6、手印

在臧传佛教图像中,弥勒造像常用的手印有施无畏印、说法印、转法轮印三种手印。

施无畏印,举右手,掌心向外,手指上翘。象征着佛陀布施无怖畏给予众生,免除各种灾害的恐惧,使他们能够安心,脱离轮回之苦,显示佛救济众生的大悲之心和无边的法力。《大日经》卷四云:“以智慧手(右手)上向作施无畏形。颂曰:能施与一切众生类无畏。若结此大印名施无畏者。”

《守护国界主陀罗尼经》云:“右手展掌,竖其五指,当肩向外,名施无畏。此印能施一切众生安乐无畏。”

说法印,以食指与大拇指作环形,其余三指微伸,此印常右手单结,表示宣讲一切佛法。若两手相接,同时作说法印,即为转法轮印,亦表示说法。双手食指和拇指指尖形成的圆圈,代表着法轮是方法和智慧结合而成的。三根食指代表着佛教的各种三位一。“更具体地说,右手的三根直伸的手指代表着早期佛教中的‘三乘’,左手的三根直伸手指代表着按三道修持的人的大、中、小‘三力’。‘方法’右手的掌心外缚代表着将佛教教法传授他人。‘智慧’左手的掌心内缚代表自身对这些教法的内悟。‘智慧’左手放在‘方法’右手前面,象征着方便源自智慧,或象征着‘五度’有赖于顿悟空性的第‘六度’智慧。” 三道,行位三道,即:在修行道位上的三个阶段:1)见道;2)修道;3)无学道。三力:1)我功德力,行者修身、语、意三密的力量;2)如来加持力,由佛而来的慈悲的力量;3)法界力,佛性的一如平等的力量。

7、方位

1)弥勒在在金刚界曼荼罗中的方位:弥勒菩萨为贤劫十六尊之一,坐于东方;在(现图)微细会、供养会中、降三世会、降三世三昧耶会等会中,弥勒(慈氏)皆位于东方;

2)弥勒在胎藏曼荼罗中的方位:汉译《大日经》所说胎藏曼荼罗诸尊座位示意图,弥勒位于中台八叶之东北方;基于不空、佛陀瞿呬耶之说明,西藏译《大日经》所说胎藏曼荼罗诸尊座位示意图,弥勒位于中台八叶之东北方。

3)弥勒在胎藏曼荼罗之异图中的方位:

第一、属于善无畏三藏之系统者,有《阿阇梨所传》、《胎藏图像》、《摄大仪轨》、《广大仪轨》等曼荼罗。在阿阇梨所传之胎藏曼荼罗中,弥勒位于中台八叶之西北方;在胎藏图像之胎藏曼荼罗中,弥勒(慈氏)位于中台八叶之东南方;在摄大仪轨之胎藏曼荼罗中,弥勒(阿逸多)位于中台八叶之西北方;在广大仪轨之曼荼罗中,弥勒(慈氏)位于中台八叶之东北方。

第二、属于不空三藏及佛陀瞿呬耶之系统者,有《胎藏旧图样》、《现图胎藏曼荼罗》。在胎藏旧图样之胎藏曼荼罗中,弥勒弥勒位于中台八叶之西北。

弥勒在胎藏曼荼罗中的方位

1、卢遮那如来(大日如来),2、宝幢如来,3、开敷华王如来,4、无量寿如来(阿弥陀如来),5、天鼓雷音如来,6、普贤菩萨,7、文殊师利菩萨,8、观自在菩萨,9、弥勒菩萨(慈氏菩萨)。

季羡林解释——地理环境决定论

“为什么他的方位是西北呢?我认为这也与来源有关。我在上面多处谈到,弥勒这个形象形成于印度西北,受到伊朗等地的影响。把他的方位定为西北,不是反过来也证明了密宗作者们也承认这个历史事实吗?如此说来,203b(义操集《胎藏金刚教法名号》)把弥勒的方位说成是东北方,是有问题的。……我早就怀疑《妙法莲华经》与印度西北方有关,比如菩萨地位的突出、弥勒菩萨地位的引人注目、阿逸多的出现,等等,都助成了我的怀疑。现在我们有看到,密宗大师们把弥勒的方位定为西北,不更说明了,我的怀疑是有根据的吗?”——季羡林:《吐火罗文〈弥勒会见记〉》译释》,《季羡林文集》第十一卷,江西教育出版社,1998年11月第1版,第89页。

弥勒所居方位的象征意义:《胎藏旧图样》等以此菩提心、妙慧、方便、证果之次第为本,而作普、文、弥观之顺序,画弥勒于西北隅。然《现图胎藏曼荼罗》,则以因、行、证、入之四佛次第为本,以其因位菩萨随此顺序,而画观音于西北,弥勒与东北。

 

结语

弥勒藏文为byams-pa,意译“慈氏”,藏传佛教地区称之为“强巴佛”。弥勒源于印度,盛极中土,融贯显密,化身万千。

藏传弥勒图像变的是外相形式,不变的是他的象征意义,而永远不变的是——佛法!

佛法永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