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净土法第70节课

第七十课

 

毁坏佛堂:

一般来说,僧众聚集闻思修行的场所叫做佛堂;根据阿底峡尊者的教言,佛像、佛经、佛塔等三宝所依存在的地方叫做佛堂。佛堂是非常严厉的对境,不用说真的毁坏佛堂,就是在佛堂里睡觉、吐口水、擤鼻涕、丢茶渣或者放屁也将堕入恶趣,因此大家在使用佛堂时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行为。汉地很多居士家里都设有佛堂,为了避免因不恭敬而造业,佛堂最好是单独设立,如果没有条件,也可以把佛堂设在卧室或者厨房里,但别忘了在中间隔一个帘子。

毁坏佛堂有非常大的过失,反过来说修建佛堂也有非常大的功德。《佛说大乘造像功德经》云:“优楼频螺迦叶、伽耶迦叶、那提迦叶并曾于往世修故佛堂,由此因缘永得解脱。”大家应该懂得造佛堂的功德,以后如果有钱要发心造佛堂,如果没有钱要随喜他人造佛堂。

今天下午,我和负责工程的几个道友去看居士林经堂的地基,看完地基后,他们一直追着我传法。他们对我说:“这么多年来我们天天搞建筑,没有做任何有意义的事,您能不能给我们传一个瞬间成佛的法?”听了他们的话,我心里想:造经堂的功德就是最大的,除了造经堂之外,哪里还有更深的解脱之法?

和他们一样,很多人也不清楚造佛堂的功德。《俱舍论》的讲义中说:供养僧众经堂可以获得等同梵天的福德,会在多劫中感受善趣的安乐。以前法王如意宝说过,他在石渠求学时,托嘎如意宝建造了一座经堂,当时法王亲自挖地基、背石头。本来戒律中不开许比丘随便挖地,作为一位清净的持律比丘,法王都亲自去挖地基,请大家想一想:造经堂的功德该有多大啊!

现在我们学院也在建经堂,但所有的工程都包给外面的施工队了,所以很多道友没有直接发心的机会,这些福报只有让那些不信佛的工人去积了。以前学院的老经堂是由僧众亲自建的,当时我和很多道友背了半个多月的石头,有时候从喇荣的山后背上来,有时候从居士林往上背。当时法王在课堂上讲了很多建经堂的功德,有一次法王说:“虽然我的身体状况不允许和你们一起天天背石头,但我也要从附近背一些石头。”我亲眼见过法王去工地干活。

从表面上看,佛教的经堂和世间的公安局、税务局、粮食局等建筑是一样的,但实际上二者在功德和意义上完全不同。现在有些居士把自己的房子腾出来,让菩提学会的佛友在里面闻思修行,我内心对此非常随喜。这种行为能给自己带来巨大的利益,而且这些利益在生生世世都不会穷尽。现在有些富人房子特别多,在这个城市有一座别墅,在那个城市有一栋洋楼,可是这些房子都没有派上用场。而且当这些富人死的时候,所有的房子不得不留在人间,一点实义都没有。而有些人把房子提供给大家学习佛法用,虽然有的房子很小,只能坐几个人,但这也等于供养一个经堂(房子里面设有佛像、佛经、佛塔,道友们又在里面闻思修行,这样的房子就是经堂),这样使用房子才有实义。

作为一个佛教徒,一定要知道这些功过的道理,否则就和不懂佛法的世间人没有区别了。明白了这些道理之后,今后各位如果有钱财、有能力,应该尽量修建佛堂或者把自己的房子腾出来做佛堂,这对自他都有极大利益:对个人来说,可以遣除今生的一切不幸和违缘,来世也可以获得巨大的福德;对大众来说,也有了共同行持善法的场所。我经常想:在我们学院的大经堂里,每天有成千上万的僧众从早到晚闻思修行,不要说长期闻思修行,哪怕一天的闻思修行,这个功德如果有形色,整个虚空界也无法容纳,供养经堂的施主真是太有福报了!《毗奈耶经》中说:若有施主供养僧众佛堂,僧众只使用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佛堂就被大火烧毁了,施主也能获得无量福德,他们供养的佛堂也不算虚耗。

如果在佛堂里陈设三宝所依,让参拜、供养的人种下善根,这当然是很好的,但我觉得佛堂最好用做闻思修行的场所。以前法王如意宝到香港时,去过白玉派的一个中心(实际上就是一套三室一厅的公寓),那时汉地很多地方还没有藏传佛教的中心,当时法王欢喜地说:“在繁华的大城市里能有这样的道场,人们能在一起学习佛法,这非常好。”1991年,我在四川绵阳市建立了学院在汉地的第一个中心——喇荣金刚道场。到现在接近二十年了,这个中心一直在运作,中心的会长也一直在发心。(我觉得那个老居士还是很发心的,一个人能坚持二十年非常不容易。)那个中心面积不是很大,里面是我的一间卧室,算是金刚道场的方丈寮,外面是一个小客厅,算是开展活动的场所。和现在大城市的一些中心比起来,这个中心确实太小了。但不管怎么样,这也是最初的一个缘起,还是有一定的加持力。

希望有能力的人为大众提供闻思修行的场所,甚至可以把自己住的房子腾出来让大家学习。我今天这样说了以后,也许很多道友都开始考虑:要不要把房子提供给道友作辅导?我们学院的住房比较紧张,尤其是在女众区买房子非常困难。那天有一个上海人对我说:“在上海买房、租房都没学院难。”她说的也是,学院有些人不要说腾出房子给别人用,连自己住的地方都没有。但山下有些人是有条件的,这些人应该将有漏的财产用到有功德、有意义的方面。

言归正传,经堂是非常严厉的对境,我们应该爱惜经堂,甚至不能在经堂里使用污秽的坐垫。以前佛陀去广严城化缘时,看见一个人背部的颜色像黑瓷罐一样。世尊解释说:“此人曾是迦叶佛时代的一个出家人,当时他在僧众的经堂里使用肮脏的敷具[1] ,以此业力,他在五百世中转生为背部黑黝黝的人。”现在有些人的相貌、肤色很难看,可能也和前世的业有关。

《佛说因缘僧护经》记载,释迦牟尼佛在世时有一位僧护尊者,他在游历地狱时见到很多形如墙壁、柱子的众生,这些众生之所以堕入地狱,就是因为在经堂的墙壁和柱子上吐痰、吐口水、擤鼻涕,或者因为倚靠而弄脏了经堂的墙壁和柱子。这部经中还讲到,僧护在地狱见到三根肉柱,回到人间后他把自己的所见告诉了佛陀,佛说:“这三根肉柱并不是真正的柱子,他们是地狱众生。第一个众生以前是迦叶佛时代的一个出家人,当时他私自用了佛堂中的柱子,死后变成被大火所烧的肉柱;第二个众生以前是一个在家人,当时他用刀刮取佛像上的金子,以此恶业,他死后变成肉柱,被地狱的狱卒用利斧砍杀;第三个众生以前也是一个出家人,当时他把经堂的木材随便送给在家人,结果死后变成了燃烧的肉柱。”

汉文《大藏经》中有这部经,道友们应该好好看这部经。现在很多人连基本的因果正见都没有,却大谈高深莫测的法语,这是非常颠倒的。虽然学习高深之法也很重要,只要你的智慧能跟得上,完全可以深入佛法的大海,佛教有一个不共的优点——无论一个人有多深的智慧,佛教中都有相合他智慧的法,所以学习中观、密法等深法是可以的,但也不要因此而忽略了最基本的因果取舍之理。

《佛说因缘僧护经》中还记载,僧护在地狱中见到一个形似厕所的众生,这是以前在经堂附近随地大小便的果报。现在这种情况也很普遍,很多人因为不懂因果,依靠经堂也造了不少恶业。前一段时间,我在居士林经堂看到很多特别脏的坐垫,我问居士林的堪布:“你们不是天天学《极乐愿文大疏》吗?怎么还把这么脏的坐垫放在经堂里?”因此学习这些道理后,大家去经堂时千万要注意:不要有抽烟、喝酒等不如法的行为,也不要故意染污经堂。如果经堂铺有地毯,不能不脱鞋直接进去,否则来世会转生为铁脚饿鬼。

在毁坏佛堂中,有一种需要特别注意的情况:有些人虽然没有直接毁坏佛堂,但盗取建造三宝所依或者佛堂的钱财,结果造成三宝所依或者佛堂因材料不足而缩小面积,这种行为的后果和毁坏佛堂是相同的。

有些人不懂因果,经常擅自使用修建佛堂的钱财,由此造下了严重的罪业。汉地有很多这方面的公案:以前有一个叫绍明的和尚,他以建佛殿为名四处化缘,可是他没有把化来的钱建佛殿,反而私自享用了。后来他生病,总是见到自己被大火从头到脚燃烧,烧完又烧,反复感受剧烈的痛苦。还有一个人用佛殿的木料给自己盖华宅,不久他身染重病,怎么治疗都没有效果,后经他人打卦,方知是盗用常住木料的果报。

文革期间,藏地的很多寺庙和佛堂都被毁坏了,我家乡的多芒寺也被摧毁了,我小时候多芒寺只剩下一堵长长的墙,其余什么都没有了。我想,当年那些搞破坏的人现在肯定在恶趣感受痛苦。

汉地也发生过多次灭佛运动。据历史记载:唐玄宗为了提倡道教、抑制佛教,曾下令削减全国僧尼的人数,导致全国一万两千个出家人还俗。后来他又下令:天下的村坊佛堂,小者拆除、大者封闭,禁止造新寺院,禁止铸造佛像,禁止传抄佛经。在他当政期间,佛教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也许正是这些行为的果报,唐玄宗执政末期爆发了安史之乱,在仓皇逃离皇宫的路上,杨贵妃也被部下杀死。叛乱平息后虽然他回到长安,但已成了有名无权的太上皇,最后在郁郁寡欢中死去。从历史上看,唐玄宗时代是唐朝从兴盛到衰败的转折点,这个转折可能就是毁坏佛教造成的。宋徽宗也是如此,他也崇信道教、贬斥佛教,曾下令全国的佛寺改名为道宫,和尚必须身穿道士服。不久,北宋就被金朝灭亡,宋徽宗和他的儿子都被金人掳走,最后在五国城坐井观天、困顿而死。

不仅唐宋等朝代的衰亡与灭佛有关,任何朝代的当权者如果仇视佛教并以暴力毁坏佛教,都会给国家带来灾难,并使国家逐渐走向衰亡。上世纪五十年代末,藏地进行了所谓的“宗教民主改革”,很多寺院被摧毁,大量出家人遭到迫害,不久中国就出现了三年大饥荒。相反,如果一个国家护持佛教,就像《君规教言论》所说的那样,这个国家就会繁荣昌盛,战乱灾难也会自然消失。只要认真观察历史就会发现,个人和国家的兴衰确实和佛教有密切的关系。了知这些道理后,我们要发下坚定的誓愿:今后无论遇到什么因缘,绝不损害上师三宝!这样的发愿非常有必要,因为凡夫人很容易受环境和他人的影响,如果没有愿力的摄持,说不定以后也会造下严重的罪业。

前面说到,历史上有很多人因为毁坏寺院而造下罪业,也有人因为保护寺院而积累功德。《太平广记》中记载:开元十五年,唐玄宗下令全国拆毁、封闭寺院。当时豫州新息县的县令名叫李虚,他本来是个横行霸道、喜好杀人的恶人。朝廷的文件到达时,李虚正在和朋友喝酒。听到要在三天内拆毁全县的寺院,李虚觉得时间太紧,愤怒地说:“如果有人胆敢毁坏寺院,一律处死。”李虚并非以好心保全寺院,只不过出于愤怒而和上面对着干,但客观上却保全了全县的寺院。第二年李虚病死了,他的中阴身到冥府,阎王根据生前的罪业给他判罪。正要用刑时,李虚说:“去年朝廷下令拆佛堂、毁佛像,我管辖界内的佛堂和佛像都得以保存,这个功德能否抵罪?”阎王一查,果真有此事。于是改判:以此功德抵消一生的罪业,延寿三十年,死后转生善处。之后阎王命狱吏将李虚放回人间。他醒来时已经是晚上,家人听到棺材里面有声音,刚开始母亲和媳妇以为是老鼠,后来声音越来越大,母亲便让人打开棺材,结果发现李虚复活了。后来李虚果真又活了三十年。李虚保全寺院并非出于好心,尚且获得如是功德,如果他是好心为之,可想而知功德就更不可思议了。

了知毁坏佛堂以及三宝所依的过患以后,我们务必要小心谨慎不造这些恶业,对于以前造的此类恶业应该尽力忏悔,这一点十分重要。很多佛教徒不信佛时也造过这些恶业,不知道我们这里的老年人有没有造过?其实有些老年人造的业还是比较重的,特别是在文革期间,人们好像发疯了一样拼命造恶业。我家乡有一个叫普杰的女人,在一次批斗大会上,她一边打父亲一边狠狠地说:“我父亲是个非常坏的牧主[2] ,希望党和政府判他死刑!”后来她的父亲虽然没被判死刑,但一直被关在监狱里,以后她再也没见到自己的父亲。那个女人现在还活着,看起来很虔诚,手里拿着一个转经轮。前一段时间看到她,我还在想:那个年代的人造的业实在可怕。

现在的年轻人虽然造的杀生、偷盗、邪淫等业比较多,但由于时代不同了,不会造下批斗父母、毁坏三宝等特别严重的恶业。当然,世事无常,在我们的有生之年,社会也许还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每个人应该好好考虑:如果再来一次运动,那时自己会不会对佛法生邪见?会不会损害上师三宝?

壬三、忏悔舍法罪:

三宝殿经所依等,以彼作证违誓等,

发露忏悔舍法罪。

此处所讲的舍法罪和一般的舍法罪不同,这里的舍法罪是以寺院、佛堂或者三宝所依等殊胜的对境作证而造下的。比如在说绮语时以这些对境随便发誓,或者在打官司、做生意时以这些对境发誓,后来却故意自食其言。这种行为过失极其严重。不要说以三宝为对境发誓,甚至仅仅说“天尊为证”(类似汉地的对天发誓),如果后来违背了誓言,就必须造天尊的身像,否则就舍弃了天尊。我们应该在阿弥陀佛及其眷属面前发露忏悔此类舍法罪。

我觉得汉族人造的此类舍法罪不太多,因为汉地很少有人以三宝来发誓,而藏族人造的此类舍法罪比较多,因为藏族人有以三宝作证发誓的传统。比如甲方指控乙方偷了自己的牦牛,但是乙方不承认,当双方扯来扯去、说不清楚的时候,如果当地的活佛或者重要人物说:“如果你(乙方)真的没偷,那让你的父母发誓。”只要乙方的父母以三宝发誓,甲方就会认为:既然敢以三宝来发誓,他们应该是清白的。甲方也会从此罢休。不过这种做法在汉地行不通,如果一个人要通过发誓来证明自己或某件事情,对方一般都不会接受,他会说:“不行不行,光发个誓有什么用?”这也许和文化传统有一定的关系。

一个人无论如何都不能随便发誓并自食其言,否则过失极为严重。喇拉曲智仁波切说:“如今有些人连做一个小泥塔或者刻印一句观音心咒的能力都不具足,竟然口口声声以《甘珠尔》、《丹珠尔》[3] 作证而发誓。这些人到底在想什么?大多数人以开玩笑的方式发大誓,结果福德在口中耗尽。”随便发誓的后果非常可怕,不能动辄就发誓:“我发誓绝没有偷东西”、“我发誓没干坏事”、“我发誓……”

邬金莲花生大士说:“劣者自食其誓时,灭福损失庄稼也。”卑劣之人经常违背誓言,当这样的人越来越多时,说明世间的福德越来越损减了,那时在外境会出现很多恶相,如草木不茂盛、庄稼不丰收等。当今时代就是如此,很多无有智慧的人为了一件区区小事也要作大量盟誓,这都是不顾盟誓、言而无信的表现。如果你的语言真的确凿可信,根本就不需要许多盟誓,只要说一句——“绝不是这样”、“我绝对没有做”就可以了,根本没必要发很多誓。

一般来说,如果没有特殊的必要不能随便发誓,一旦发了誓,无论如何都不能违背,否则一定会遭受报应。2008年8月的《东南快报》报道,8月26日,福建有一男子为赖账不惜对天发誓,称如果自己确实欠钱就遭雷劈,结果一分钟后就被雷击倒。具体情况是这样的:该男子姓许,三年前他的一个朋友结婚,当时许某让朋友黄某代包了五百元礼金,事后许某一直没有还这笔钱。黄某对此颇有怨言。8月26日下午,黄某手持棍棒冲到许某家逼债,许某也手持棍棒并不承认欠钱。最后黄某表示:如果许某敢对天发誓没有欠钱,他就不要这笔钱了。许某一听,马上对天发誓,声称如果自己欠钱就遭天打雷劈。没想到不到一分钟,许某就被雷击倒了。幸亏那个雷不大,经过抢救许某又活了过来。当时很多人对此非常奇怪:为什么对天发誓后立刻遭到报应?实际上这没什么奇怪的,誓言的力量非常大,如果违越誓言会有很大过失,以此过失很可能立即遭到报应。

誓言的力量如此大,因此如果我们能发善的誓言,以誓言的力量也可以帮助我们实现所愿。以前米拉日巴尊者在山洞闭关时立誓:“我若不得殊胜成就,纵然饿死也不为觅食下山,冻死也不为求衣下山,病死也不为找药下山!”之后就在山洞里一心修行。几年以后,所有的食物都吃完了,就靠吃荨麻维持生命,一直没有下山,最终他获得了殊胜的成就。大译师仁钦桑波也立下过修行的坚定誓言,后来也获得了成就。阿那律尊者也是如此:佛陀讲经时他经常打瞌睡,佛呵斥他:“咄咄何为睡,螺蛳蚌蛤类,一睡一千年,不闻佛名字。”阿那律生起了大惭愧心,于是在佛面前发誓:今后纵然形枯体烂,也不在世尊前合眼睡眠!从此以后,他无论昼夜都不睡觉,一心一意修行。佛见阿那律过于精进,便劝他:“你应该适当休息,否则眼睛会坏的。”阿那律说:“我已在佛面前发了誓,无论如何不能违誓。”后来阿那律因疲劳过度而双目失明,世尊便教他乐见照明金刚三昧,通过修持他获得了天眼通,成为佛陀十大弟子中的天眼第一。

有些高僧大德的誓言非常坚定,只要一发下誓言,以后永远都不会改变。可是坏人恰恰相反,刚刚以上师三宝为对境发下誓言,一转眼就把誓言忘得一干二净。《二规教言论》中说,不舍弃誓言非常重要,如果一个人舍弃了誓言,一定会遭受报应。

敦煌壁画里有一个“鹿王本生”的故事:佛陀在因地成为九色鹿时曾救过一个人,那个人得救之后频频向九色鹿磕头,说了很多感恩的话。九色鹿说:“你只要不向任何人泄露我的住处,就算是对我报恩了。”他发誓道:“请您放心,如果我背信弃义,就让我浑身长疮、嘴里流脓!”之后就千恩万谢地走了。后来,当地国王的王妃梦到一只美丽的九色鹿,梦醒后她想用九色鹿的皮毛做衣服,于是她恳求国王捕捉九色鹿。为了让王妃欢喜,国王下令:若有提供九色鹿行踪者,将赐予重赏。那个人见利忘义,便向国王告密。后来他果真遭到了报应:身上长满烂疮,嘴里流出脓血,浑身臭不可闻。

这个故事说明,人无论如何都不能违背自己的誓言。一个人是好还是坏,关键是看他的誓言坚不坚定。如果是一个好人,不管出家学佛还是在家做事,只要一发誓就不会动摇;不好的人则相反,即便已经发下誓言,可是他今天这样想,明天那样想,根本不受誓言的约束。如果一个人不守护誓言,一切护法神、天人都不会保护他,由于没有护法神和天人的保护,他的很多事情都无法顺利成办。所以,誓言坚定也是成办事业的秘诀,大家应该掌握这个秘诀。

从因果的角度来说,自食其言的增上果成熟于外境是:将转生在土地贫瘠、食物没有营养、恒时遭到地水火风灾难的地方;自食其言的果报成熟于自身是:将成为没有威力、没有智慧、没有福德之人。希望大家备加警惕,不要因为自食其言而损害自己的福德。

 

在颂词“以彼作证违誓等”中,“等”字指的是一般意义上的舍法罪,前面我们对这个问题有所阐述,下面对此再稍作分析。

舍法罪是如何出现的呢?有些人依止了一位无有智慧、具偏袒心的上师后,也跟着上师以贪嗔之心扰乱佛教,仅仅是表面上听闻了一点佛法,或者在迷乱显现中得到了上师、本尊或护法神的“授记”,便自认为是受持宗派者或者大修行人,于是以傲慢之心说:“我通过观察认为这一点是合理的,那一点是不合理的。”这些人就像盲人评论色法的贤劣一般,对内道各教派的见解、教规胡乱破立取舍,致使很多愚人跟在后面随声附和。结果不仅自己造了舍法罪,还让别人舍弃了正法,这个罪过比同时造五无间罪还严重。

经论中对舍弃、诽谤佛法的过失说得非常清楚。《入大乘论》中说:“谤法之罪,重于五逆,恶道长远,久受苦报。”诽谤正法的罪业超过五无间罪,谤法者将长期在恶趣感受难以忍受的痛苦。《般若八千颂》中说:“何人若造五无间,不及相似谤佛法。”如果一个人造下五无间罪,当然会感受可怕的果报,但这个果报远远不及诽谤正法的果报。

如今诽谤佛法的现象非常普遍,有些人口口声声说:“格鲁派不对”、“宁玛派不对”、“禅宗不对”、“密宗不对”,甚至有的法师也经常说某个法门不是纯正的佛法。还有些学者声称《楞严经》、《维摩诘经》是伪经,《入大乘论》是后人伪造的,等等。听到这些言论,有些没有智慧者随声附和,最终也造下了舍法罪。这些舍法者将来的果报非常可怕。

佛教徒对佛法要有敬畏之心,如果是孤陋寡闻、偏执一方的人,面对佛法时要特别小心谨慎,否则不仅自己可能造下舍法罪,他人也会因为自己而造舍法罪。

《经庄严论》中说:“随闻具智慧,若谤所闻法,异相无量身,愚者何定为?”有些人表面上听闻一些佛法,有了一些相似的智慧,然后就开始诽谤所闻之法,这种人将在无量世界以各种身相感受痛苦。此论又云:“尽解直声义,生慢失智慧,舍弃诸善说,毁自嗔法障。”有些人学习佛法时望文生义,根据字面的意思直接理解法义,由于生起增上慢而障碍产生真正的智慧,这种人舍弃了诸佛菩萨和高僧大德的善说,最终只会毁坏自己,而且他们对正法的嗔恨也成了获得成就的障碍。

末法时代,很多人的语言和行为非常可怕。我经常想:如果这些人没有学习佛法,还不至于落到那么悲惨的境地,正因为他们稍微学了一点佛法,对解脱道一无所知,只知道一些名相,然后就开始诽谤佛法,结果学到的皮毛不但对解脱没有帮助,反而毁坏了自己的相续,也毁坏了其他很多愚昧无知的人。作为一个希求解脱的人,大家要恒时以正知正念守护自相续,恒时祈祷上师三宝,千万不要造毫无实义的舍法重罪。

 

 

[1] 敷具:即坐垫,长三肘,宽二肘六指。是比丘的十三种资生具之一。

[2] 当时把牧区的人划分为四种成分:牧主、富牧、中牧、贫牧,其中牧主是重点斗争的对象。

[3] 藏文《大藏经》分《甘珠尔》、《丹珠尔》两部分:《甘珠尔》是佛陀所说的经典,有108函;《丹珠尔》是诸论师所造的论典,有213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