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净土法第78节课

第七十八课

 

现在正在讲忏悔佛制罪。我们应该在阿弥陀佛及其眷属面前忏悔违犯别解脱戒、菩萨戒、密乘戒的罪业。欲忏悔罪业首先要认识罪业,现在很多人都犯过佛制罪,这些人应该对自己的罪业有清楚的认识,如果连自己的罪业都不认识,那就和世间不可救药的犯人一样了。

在座的道友们首先应该忏悔罪业,之后以强烈的信心发愿往生极乐世界。每一个人什么时候离开世间是不好说的,因此平时一定要对往生净土有所准备。以前我对自己能否往生净土信心不足,有时候会怀疑:我到底能不能往生极乐世界?最近一段时间,我觉得自己应该有往生的希望。依靠净土法和传承上师的加持,我现在经常有这样的感觉:不管什么时候离开世间,我一定能往生极乐世界。不管白天还是夜晚,始终有这种强烈的信心。

各位听法的道友也应该经常发愿:我死后一定要往生极乐世界,面见阿弥陀佛、法王如意宝等圣众,圆满菩萨的如海功德,然后再回到娑婆世界利益无量众生。每天早上起床、晚上睡觉或者平时修法时都要念念不忘这一点。

我觉得在座的各位都有往生净土的殊胜因缘:一、很多授记中说,凡是和法王结缘的众生都能往生极乐世界;二、大家对净土法有系统的闻思,因此往生净土应该不是很困难。有些人虽然以前造过罪业,犯了小乘戒或者大乘戒,但只要能忏悔还是有往生的机会,佛陀的金刚语也是这么说的。所以有些罪业深重的人不要太轻视自己,应该对往生极乐世界怀有信心。

 

下面继续讲忏悔破密乘戒的道理。

如果没有忏悔失毁密乘三昧耶戒的罪业,一定会堕入金刚地狱感受无量的痛苦。因此,如果自己对金刚上师产生邪见或者发生矛盾,最好在过夜之前忏悔。如果过了一夜、一月、一年、二年,时间越长罪业越难忏净,过了三年就没办法忏净了。大家一定要注意这个问题。

有些人求灌顶的时候特别热心,可是对守护誓言一点都不在乎,这可能跟汉地的一些传统习俗和所受教育有关。今后不应该这样。要认识到戒律的重要性。如果在这个问题上持有世间的观念:让我向他认错多不好意思啊,还是算了吧!这说明你对因果不相信,这是相续中没有因果正见的标志。在这些关键的问题上,大家不能跟随世间之见,应该以佛法为准绳。

守护密宗誓言有极大功德,如果能认真忏悔旧罪、防犯新罪,可以迅速获得佛果。如《水晶楼续》云:“若具殊胜之誓言,长寿无病受用增,空行相助并护佑,暂时获得八成就,究竟现前菩提果。”智悲光尊者在《功德藏》中也说:“入密士夫之去处,恶趣佛外无三处。”如果把蛇装在竹筒里,蛇要么上来、要么下去,不会有别的出路;同理,入了密乘之后,守护誓言会迅速成就佛果,不守护誓言会堕入地狱,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去处。

现在有些人虽然受了三乘戒律,可是任何一个学处都没有认真护持。这些人如果能精进忏悔,虽然不会感受破戒的果报,可是要想迅速获得解脱却没有希望。如果平时能好好地护持戒律,则有希望很快获得解脱。因此严持戒律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

当然,如果平时戒律守得很好,那即使稍微有所违犯,只要能马上忏悔也能从根本上灭尽罪业。如《增一阿含经》云:“设有作重罪,悔过更不犯,此人应禁戒,拔其罪根原。”意思是,一个人造罪后如果能忏悔,并发誓今后再也不造,可以说此人是守持净戒者,一切罪过都可以从根本上拔除。

在持戒的过程中,大家要注意一个问题:以上三种戒律的忏悔、恢复方法是不同的,不能将其混为一谈。具足三戒的人要像饲养马、牛、羊三种牲畜那样分别护持。马、牛、羊的饲养方式不同:马在平地上放养,牦牛在山坡上放养,而羊在山顶上放养。要依各自的习性分别放养,不能把它们混在一起。同样,别解脱戒有别解脱戒的护持方法,菩萨戒有菩萨戒的护持方法,密乘戒有密乘戒的护持方法,犯戒后要依各自的仪轨和要求进行忏悔,不能混为一谈。不能以得过密宗的灌顶为借口,便忽视别解脱戒和菩萨戒。密乘戒是最难守的,如果连灌顶的誓言都不清净,又怎能依靠密乘戒来救护下面的堕罪呢?

有些人说:“我得过密宗的灌顶,什么都不要紧。”这种以密宗为借口来推卸责任、不护持显宗戒律的做法是行不通的。虽然续部和论典中说过,三戒的本体可以转依,别解脱戒可转依为菩萨戒,菩萨戒可转依为密乘戒,一个小乘比丘入密后可以成为密宗的金刚持比丘。但这并非指初学者相续中三戒的细微、单个戒条可以混为一谈,三戒转依没有那么简单![1]

现在很多人认为,进入密宗后什么事都可以做,显宗的戒律可以忽略。这种想法非常愚蠢。我们应该分开守护三戒,要根据自己的分别念和烦恼分别进行对治。关键是要认识到,只要产生自相的烦恼,就是不合理的。《三戒论》中说得非常清楚:“不管声闻乘、菩萨乘还是密宗金刚乘,都要遮止自相的烦恼。”

 

以上讲完了忏悔佛制罪,下面讲忏悔未认识之自性罪。

庚三、忏悔未认识之自性罪:

未受戒律造恶业,非梵行及饮酒等,

一切自性之罪过,发露忏悔未知罪。

如果一个人没有受戒,虽然不会犯下佛制罪,但可能造下不可胜数的自性罪,如非梵行、饮酒、杀生、偷盗、抢夺、吸烟等。佛制罪是佛陀在戒律中制定的,违犯了三乘戒律就会造下佛制罪;自性罪则是以烦恼引发的一切恶业。不管在家还是出家,不管受戒还是没有受戒,也不管知不知道这是罪业,只要造了就会感受果报,这就是自性罪的特点。虽然汉地有“不知者不为罪”的说法,但这只是世间的说法。实际上只要做杀生、抢劫、邪淫等恶行,不管你知不知道这是罪业,都不得不感受苦果。如《因缘品》云:“愚者若未知,造作诸罪业,一旦果成熟,各自受其苦。”

因果是无欺的,《诸法集要经》中说:“若人造恶业,随因则受报,应知苦因缘,自作而自受。”人如果造了恶业,必定会随其因而感受果报,很多人在苦果现前时叫苦连天,应该知道这是有原因的,都是自作自受。现在有些人遭受种种痛苦:身体不好、心情不佳、生活状况不如意、别人对自己不公平、遇到不开心的事情……这些痛苦都有无欺的因缘。因此,如果要避免今生来世的一切痛苦,就应该在阿弥陀佛及其眷属面前发露忏悔往昔所造的罪业。

藏地的大德有这种说法:“一想到异熟果报的痛苦,仅仅口中都不敢言说,所以这种恶业称为罪。”也就是说,一想到恶业的异熟果报,不要说真正去感受,口中说出来都很恐怖,由于能引生痛苦的果报,所以杀盗淫妄等行为都称为自性罪。下面我们对部分自性罪略作介绍。

非梵行:

非梵行的过患无量无边,概括而言,如《月灯三昧经》云:“为贪诸愚者,依靠腐女身,将成恶劣众,彼堕恶趣中。”具贪欲的愚者依靠腐臭的女身造作恶业,将来会转生为恶劣的众生,会在地狱、饿鬼、旁生中感受痛苦。这部经中还说:“极大怖畏之绳索,乃为难忍女人索,是故诸佛皆未赞,依止贪欲及女人。”在这个世上,能带来极大恐怖的绳索就是难以忍受的女人之绳,一个人一旦被女人捆绑住,不管是高僧大德还是君主、名人,他的身心都将无法自在,所以一切诸佛从来没有赞叹过依止贪欲和女人。

《正法念处经》中说:“女人祸害根,毁坏现后世,若欲利己者,当舍一切女。”女人是一切祸害的根本,她能毁坏现世、后世的安乐,如果有人想利益自己,就要舍弃一切凡夫女人。所以,如果依止了散发毒气的毒蛇般的女人,就是摧毁今世来世的祸根。此经又云:“女人坏世间,令善皆尽灭,是地狱因缘,大仙如是说。”女人能毁坏世间,令众生的善根灭尽,女人是众生堕入地狱之因,这是大仙人佛陀所说的。《月灯三昧经》中说:“菩萨恒远离,犹如恶毒蛇,常不亲女色,知非是佛道。”菩萨知道依止女色不是佛道,因此他们恒常远离毒蛇般的女人。此外,《宝积经》等经中对依止女色也有许多呵斥。

男人贪执女人有很大过患,反过来说女人贪执男人也有很大过患。以前我在讲《宝鬘论》时说过,佛陀为了遮止比丘的贪欲而广说女人的过患,反过来说,对女众修行人来说男人也有诸多过患。《正法念处经》中说:“如妇女身,男身亦尔,妇女男子,九种疮流。”不管男人还是女人,都是九孔流出不净。女众依靠不净的男身也会增长贪心,以贪心会摧毁相续中的善根,因此女众也应该观修男身不净。

《佛说摩邓女经》中记载:以前摩邓女很喜欢阿难,一直缠着阿难不放,阿难化缘时她跟在后面,阿难回僧舍时她守在门外。最后阿难实在没办法,跑到佛陀面前求救。佛陀问摩邓女:“你为什么一直跟着阿难?”摩邓女说:“阿难没有妻子,我没有丈夫,我要和他结婚过一辈子。”佛陀说:“阿难是出家人,没有头发,而你是在家人,有头发。如果要和阿难结婚,你也得剃发出家,然后我才会同意阿难和你结婚。”于是摩邓女让母亲给自己剃头,母亲说:“你为什么一定要嫁给沙门?世间有那么多有财富、有地位的男人,我可以让你嫁给一个大富豪。”但摩邓女不听,她说:“如果你真的疼爱我,就应该随顺我。”母亲没办法,一边流泪一边把她的头发剃了。

摩邓女回到佛陀面前,佛陀又问她:“你爱阿难什么?”摩邓女说:“我爱阿难的眼睛,爱阿难的耳朵,爱阿难的口,爱阿难的鼻子,爱阿难的身体,爱阿难走路的姿势。”佛陀开导她说:“阿难的眼睛里有眼屎,耳朵里有耳屎,鼻子里有鼻涕,口里有唾液,身体里有大小便。你跟阿难成家后,从男女不净物中会出生孩子,有了孩子又会有很多痛苦,不会有真正的快乐。你好好思维,这样的男身有何可贪呢?”摩邓女听后便思维男身不净。由于她是利根者,再加上佛的加持,当下就获得了阿罗汉果。

佛陀知道她获得了圣果,便说:“你现在可以去找阿难了。”摩邓女很不好意思,跪在佛陀面前说:“以前我因为愚痴而追逐阿难。如今我心开意解,如暗夜得见明灯,如盲者得遇搀扶,如坏船得靠彼岸,现在我已经远离烦恼,不想再找阿难了。”诸比丘问佛陀:“为什么摩邓女最初一直缠着阿难,后来能获得圣者的果位?”佛陀说:“她在过去五百世中都是阿难的妻子,每一世中都非常贪执阿难,所以今生也特别贪执。这一次她遇到了我的佛法,所以能获得圣者的果位,断除了相续中的一切烦恼。”这个公案说明,女众通过观察男身不净也可以获得解脱,希望女众多看这部经。

一般来说,虽然戒律中只遮止在家居士行邪淫,并没有遮止与自己的妻子行淫,但因为和女人行淫能引发贪心,这是轮回胜义不善业[2] 之因。也就是说,从本性而言,贪执女人的身体是一种低劣的行为,所以居士也要尽量断除淫欲。

龙树菩萨说:“贪嗔痴及彼,所生业不善,无有贪嗔痴,及彼生业善。”贪心、嗔心、痴心以及由彼所生的业都属于不善业,无贪、无嗔、无痴以及由彼所生的业都属于善业。因此不能仅根据身语的行为来判定善恶业,应该根据内心的动机来确定业的善恶——动机如果是贪、嗔、痴,就是恶业;动机如果是无贪、无嗔、无痴,就是善业。作为欲界众生,许多男女相续中都有强烈的贪欲,在贪欲的推动下,他们不可能入于解脱正道,所作所为都是下劣的恶业。当烦恼现前时,一个人会丧失惭愧心,根本不顾忌今生来世的果报,也不可能以正知正念约束自己的行为。

《宝积经》中说:“愚夫耽欲故,弃舍诸佛教,贪求下劣法,造作诸罪业。”愚夫因耽执世俗的欲乐,而舍弃了诸佛宣说的妙法,由于贪求下劣之法,执著肉身接触、眼看异性、感情沟通为快乐,结果在贪心驱使下造了很多罪业。

佛经中还说:“为贪所缚者,不知理非理。”如果一个人为贪欲所缚,他不会知道什么是合理、什么是不合理,即使知道也没有取舍的自由。有些人也知道应该守持戒律,不守持戒律是不合理的,可是在烦恼的驱使下也没办法:唉!下地狱就下地狱吧,实在没办法控制自己了。最终因一念之差而堕落下去。以前欧阳修在颍州任职,当地有一个官妓,她前世是一个比丘尼,精进诵持《法华经》三十年,可是因为一念之差,致使后世沦落风尘[3]

人一旦内心产生烦恼,失去正知正念,就会无恶不作。在贪欲的推动下,不要说其他的罪业,甚至连五无间罪都会造下。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出家事》中有一则公案[4] 。从前舍卫城有一个施主,他家有一个男孩。后来这个施主到外国做生意,再也没有回来。他的妻子独自将孩子抚养大。有一天,这个男孩和其他少年到一个长者家去玩,长者的女儿扔给他一束花。其他少年问:“你跟这个女孩有约会吗?”他答是。那些少年告诫他:“这家人对她管得很严,你最好不要和她有来往,否则会惹麻烦的。”然后伙伴们一直守着他,不让他跟女孩交往。到了晚上,他们又把他送回家,并对他母亲说:“你儿子想跟某长者的女儿交往,白天我们一直守着他,今天晚上你不要让他出门。”说完就离开了。

母亲听从他们的说法,把儿子关在房子里,又在房间里放了水瓶、便桶等用具,然后把门锁上。到了半夜,儿子对母亲说:“我要出去方便。”母亲说:“屋里有便桶,你就在里面方便。”过了一会儿,儿子又说:“放我出去!”母亲还是不开门。儿子发怒地说:“再不放我出去,我就杀了你!”母亲说:“我知道你要去哪里,宁可被你杀死,我也不让你去。”在贪欲的推动下,这个儿子无法自控,他撬门出来用宝剑杀死了母亲,然后跑到长者家。

因为他刚刚杀了母亲,整个身体都在颤抖。少女说:“现在是半夜,没有其他人,你不用这么害怕。”他想:如果我把杀母之事告诉她,她可能会更加喜欢我。于是对少女说:“为了你,我杀了自己的母亲。”少女问:“你杀的是乳母还是生母?”他说是生母。少女心想:他连亲生母亲都敢杀,何况我这样的外人呢?于是她说:“你等一会儿,我先上楼办点事。”上楼后少女大声喊:“强盗来了!强盗来了!”他听到事情不妙,马上逃回家中,把宝剑放在母亲的尸体旁边,也大声喊:“强盗来了!把我母亲杀了!”后来那个少女也没有告发他,他就用这种办法蒙混过了关。

这件事过去后,虽然没有受到王法的制裁,但他知道自己造了大恶业,内心一直非常不安。他向很多外道打听灭除重罪的方法。有的外道说要自焚,有的说要投河,有的说要跳崖,有的说要自缢……总之,除了死以外,没有其他出路。他觉得这些办法都不一定能清净罪业。有一次他路过祇陀林,听到一位比丘在诵经,其中有一颂:“若人作恶业,修善而能灭,彼能照世间,如日出云翳[5] 。”听到这个偈颂,他想:只有佛教才有灭除罪业的方法,我应该出家修行善法来灭除罪业。于是他就在那位比丘面前出家为僧。因为他的智慧很不错,加上又特别精进,所以很快就通达了三藏。别的比丘很羡慕他,问他:“你为什么这样精进?”他说:“为了消除重罪。”比丘们问:“你造了什么罪?”他回答说:“我杀了母亲。”比丘们又问:“是乳母还是生母?”他说:“是生母。”比丘们听后觉得很可怕,立即将此事告诉佛陀。佛陀依此制定戒律:“从今以后,在我的教法中不允许杀母亲的人出家,杀母亲之人不能在僧团中共住。”之后他就被僧团开除了。

被开除以后,他不愿意还俗,就独自前往一个佛法不兴盛的地方。当地有一个长者对他生起了信心,为他建造了一座寺院。许多客僧逐渐集聚在这座寺院,他天天为这些人讲经说法,在他的弟子中出现很多获得阿罗汉果位的圣者。后来他身患疾病,服用很多药都不见效。接近圆寂时,他要求为僧众造一个浴室。弟子们依教奉行,造了一座浴室。最后他说偈道:“积聚皆消散,崇高必堕落,合会终别离,有命咸归死。”说完就圆寂了。

因为造了无间罪,他死后直接堕入无间地狱。他的一个阿罗汉弟子以神通观察:我的上师转生于何处?在天界没有见到上师,在阿修罗界也没见到上师,在人间、旁生和饿鬼界都没有见到上师,最后见到上师在无间地狱感受痛苦。当时上师本人还不知道自己死了,由于被地狱猛火所烧,他认为自己在浴室里,抱怨说:“这个浴室太热了!”狱卒一边用铁锤打他的头,一边骂:“你这个福报浅薄的罪人,这是无间地狱,怎么说是浴室?”被铁锤打头时,他生起了一个善念,随即命终并转生到四大天王的天宫中。当阿罗汉弟子再次观察时,发现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上师已经因为善法的力量转生到天界了。他感觉非常稀有,连连赞叹佛法的威力不可思议。

因果的确是无欺的。这个人为什么死后堕入无间地狱?因为他杀了母亲。为什么很快从地狱转生到了天界?因为他长期串习佛法,经常给僧众讲经说法,使很多人获得圣者果位,而且临终前还给僧众造浴室,所以以善法的力量很快就从恶趣获得了解脱。

一般来说,天人生来都会起三种心念:我从什么地方来?现在生在什么地方?以什么因缘来到这里?他以神通观察,发现自己是从无间地狱转生到天界,是由于善法的力量才从地狱生天的。他想:我因为佛法的力量而转生天界,我要感谢佛陀的恩德。于是他来到人间,在佛陀面前听法后获得了初果,然后又返回天界。

从这个公案可知,在贪心的驱使下,人确实会无恶不作。所以大家要努力对治烦恼。

作为在家人,应该远离一切邪淫,不要贪执他人的妻室。《喜者婆罗门经》中说:“佩带装饰他人妻,犹如火焰当舍弃,获得自妻应满足,邪淫如毒切莫行。”别人的妻子就像烈火一样,与之接触会焚毁自己的今生来世,因此在家人应该满足于自己的妻子,千万不要作毒药般的邪淫恶行。邪淫确实像毒药一样,世间的很多过患都是由邪淫引起的。2009年,中纪委有官员宣称,在中纪委查处的贪污腐败大案中,95%以上的贪官都有女人问题。可见,不要说学佛的人,就是对不学佛的世间人来说,贪著女人也能毁坏自己的一切。

如果在家人不满足自己的妻子,喜欢与其他女人行邪淫,这是十分严重的罪业,不仅今生不幸,生生世世都会不幸。英国有一位著名的轮回学家伍尔格博士,他曾通过催眠术使很多人回忆起前世。有一位女士心理很不健康,总觉得做女人是一种不幸,一直对自己自暴自弃。通过伍尔格的催眠,那位女士回忆起:在中世纪的欧洲,她也是一个女人,当时她被三个男人强暴致死。为什么那一世她会遭受这种果报呢?再往前回忆才知道:原来,很久以前她是一个男人,当时那个男人无恶不作,而且特别喜欢强奸妇女,以此果报,他死后转生为女人并在许多世中感受不幸。按照佛教的说法,这就是在感受邪淫的等流果。所以,即使不谈佛法,通过一些科学家的研究,大家对邪淫的严重后果也应该有所了解。

对终身断除淫欲的梵净行居士来说,不要说行邪淫,一切非梵行都应该遮止,不要说真正作不净行,仅仅以贪心眼看女人也属于犯戒。续部中说:“宁可燃铁片,蒙蔽自双目,不可失正念,眼看女人面。”《苏婆呼童子请问经》中说:“宁以火星流入眼中,失于双目,盲无所见,不以乱心,观视女色。”希望大家守持清净的戒律,不要以烦恼心看女人、接触女人。

如果恒时不失正念并守持清净的戒律,则会顺利获得解脱。《莲社高贤传》中记载:晋朝有一位昙翼法师[6] ,他独自在山中诵《法华经》有十二年之久。一天傍晚,来了一位身穿彩衣的妙龄女郎,手里提着一个小筐,筐里装着一只小白猪和两根大蒜,请求法师让她借宿一晚。昙翼法师坚决不肯,女郎就一直苦苦哀求。最后法师没办法,便让女郎住在茅棚里,自己在外面露天坐着。到了半夜,那个女郎忽然说肚子痛,要法师给她按摩。刚开始昙翼法师不答应,后来看她痛得确实很厉害,就用布包着禅杖,远远地用禅杖给她按摩。第二天早上,女郎身上的彩衣化为祥云,小白猪变成大象,大蒜变成两朵莲花,女郎现出普贤菩萨的身相,对昙翼说:“我是普贤,特地来试探你。我看你戒律清净,不久可以到我的众会中。”之后普贤菩萨在种种妙音中消逝了。这件事后来传到朝廷,感动了当时的皇帝和大臣,于是皇帝下令在那个地方修建了法华寺。昙翼法师又修行了三十年,圆寂后往生到了普贤菩萨的刹土。

从昙翼法师的故事可以看出,清净戒律者可以轻易往生清净刹土。在座的各位都想往生净土,应该像昙翼法师那样守持清净的戒律。关于这方面的公案还有很多,在这里恐繁不述,大家课后可以自己去看。

 

 

[1] 麦彭仁波切的《建立三戒一体论》中对这个问题有详尽阐述。

[2] 《俱舍论释》中说,解脱是胜义善,因为远离一切痛苦、最为安乐之故;轮回是胜义不善业,因为被痛苦所缚、最不快乐之故。

[3] 《龙舒净土文》中载:欧阳永叔知颍州,一官妓口气作莲华香。有僧知宿命,言此妓前世为尼,诵《法华经》三十年。一念之差,遂至于此。问妓云:“曾读《法华经》否?”答云:“失身于此,何暇诵经。”与以《法华》,则读诵如流;与之他经,则不能读。以此知僧言可信矣。

[4] 此公案在《亲友书》中也有,即能乐的公案。

[5] 如果人造了恶业,可以通过修行善法来灭除恶业,就像太阳出现时能驱散一切迷雾。

[6] 昙翼前世是一只山鸡,当时有一位法志法师每天诵《法华经》,山鸡在法志法师面前听《法华经》长达七年之久。以闻经的功德,它死后托梦给法师,说自己转生为附近王居士家的孩子。后来法志法师到王居士家应供,居士家的小孩一见到法志法师,就欢喜地说:“我师父来了。”法志法师抚摸着孩子说:“这就是我的山鸡啊。”解开孩子的衣服一看,腋窝下有三根羽毛。后来这个孩子七岁就入山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