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净土法第79节课

第七十九课

 

下面继续学习藏传净土法。在忏悔未认识之自性罪中,昨天我们讲了非梵行,今天讲饮酒。

饮酒:

本来,凡是受了五戒的人都不能饮酒,但据说现在有些居士很喜欢饮酒,而且有些地方的佛教徒对饮酒也并不怎么遮止,一直都有饮酒的习惯,这是很不如法的。还有些人以密宗的会供或者大成就者的行为作借口而肆意饮酒,这也是不合理的。

虽然密宗对饮酒有一些特殊的开许,但并没有对普通修行人开许。以前印度的萨哈巴、帝洛巴等大成就者在行持禁行时经常享用美酒,但他们具有把美酒转变成甘露的能力,饮酒后根本不会迷醉。不像现在有些密咒师那样喝完酒后就开始撒酒疯。莲花生大士曾说:“如果密咒师被美酒迷醉,这是堕地狱的象征。”因此,希望有些人不要以密宗为借口饮酒。

很多佛教徒都想获得解脱,可是在寻求解脱的过程中,也许是自己搞错了,也许是被某些误人子弟的上师引导错了,经常误入歧途。他们看到密宗对饮酒有开许,便认为凡是学密宗的人都可以饮酒,这种想法不符合续部的观点。在这个问题上,有些人是不知而犯,有些人是以轻毁心明知故犯。作为一个佛教徒,首先要明白经论中的观点,然后以正知正念对治相续中的烦恼并如理如法地行持。

对出家人来说,草尖、露珠许的酒也不开许饮用。有些出家人问:“如果药里面有酒,这种药能不能服用?”、“能不能用酒泡中药?”、“如果身体有病,为了治病可不可以喝酒?”这没什么可说的,只要是受了戒的出家人,一点一滴的酒都不能饮用。

饮酒是失毁一切戒律的根本,所以在受戒时首先受酒戒非常重要。在藏传佛教中,受居士戒时首先要受酒戒,在受酒戒的基础上方可受其他戒而成为少分居士、多分居士或者圆分居士。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烂醉如泥者连自己的生命都无法保护,又怎么能保护戒律呢?大家都知道,人最宝贵的就是生命,可是喝醉酒后连自己的生命都保护不了,要保护戒律肯定很困难。

佛在经中说:“饮酒者非吾后学。”因此佛教徒一定要戒酒,否则就不是真正的佛弟子。邬金莲花生大士说:“身著狗皮戴草帽,携带兵器与棍棒,宣说断空之劣法,饮酒同时讲法者,毁灭佛法之五相。”莲师授记了末法时代佛法毁灭的五种恶相:一、身穿狗皮衣,汉地有些人认为狗皮衣很好,其实这是一种非常不好的恶兆。二、戴草帽,在农民中戴草帽的人比较多,有些住山的出家人也戴草帽,按照莲师的授记,这不是个好兆头。以前法王如意宝引用过这个教证,提醒弟子警惕末法时代的恶相。三、携带兵器与棍棒。四、宣说断空之法,如声称单空是般若的究竟之义。五、讲经说法的人喝酒。从莲师的授记来看,佛教徒饮酒是佛法毁灭的恶相,所以我们不应该饮酒。

一般来讲,大多数佛教徒是不喝酒的,但也不排除少数人做这些事。在汉地,个别寺院的出家人抽烟、喝酒、吃肉,甚至在宾馆等场合公然做这些事情,有些学佛十几年的居士也是如此。在藏地,有些没有任何境界的人冒充大成就者,在众人面前做抽烟、喝酒等不如法的行为。这些现象经常能看到。如果一个人能弘扬佛法是最好的,即使对佛教做不出贡献,也没必要以佛法为借口而损害佛教的形象,真正疼爱佛教的人不应该这样做。

有些人没有遇到具相的善知识,没有听闻过佛法,所以行为不是很如法。有些人以前虽然没有不如法的行为,但如果不能善加观察自相续,没有经常祈祷上师三宝,以后很可能会产生邪见,行为也会变得疯疯颠颠。作为一个大乘佛教徒,自己的不如法行为会导致很多人对佛教生邪见,进而舍弃佛法,希望大家注意这个问题。

《极乐愿文》的颂词中说,饮酒属于自性罪。为什么饮酒是自性罪呢?《毗奈耶经》中记载,当年世尊曾禁止释迦族的病人饮酒,并且说:“承认我是导师的人,连草尖许的酒也不能喝。”佛制罪对病人一般有开缘,可是佛陀连病人都不开许饮酒,这说明饮酒有极大的过患,因此属于自性罪。在家信众要重视佛陀的教言,大家毕竟都是佛教徒,最好不要找各种借口饮酒。当然,如果不是佛教徒,我们也没办法勉强,喝不喝酒只能看他们自己了。

佛经中说:“在家人饮酒是身恶行,若多次饮酒,不断熏习,则堕恶趣。”经常饮酒确实很不好。以前我们村有个叫嘉尼玛的人,不知道他前世是什么因缘,如果没有酒连一天都过不下去。当时藏地的生活条件比较差,他家的经济状况也不太好,可是他不管到哪里都要带一瓶酒。他五六十岁以后,什么东西都吃不下,每天只是喝一点酒。只要接近他,就能闻到一股难闻的酒臭味,他说话的时候我们都不敢靠近。最后他越来越憔悴,整个人好像被烤干了一样,身体已经彻底垮掉了。前一段时间,听说四川有一个人每天喝两三斤酒,甚至半夜还要起来喝几口,不然根本睡不着,最后这个人因为饮酒过量死了。也许是前世的熏染太重了,有些人今生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这些人实在是可怜。

喝酒的过患多之又多。以前我翻译过《饮酒之过失》,里面引用了很多饮酒过患的教证,其中有一个教证说饮酒有三十五种过患。龙树菩萨在《大智度论》中也宣说了饮酒的三十五种过患,并对饮酒者的丑态作了形象的描述:“不应嗔而嗔,不应笑而笑,不应哭而哭,不应打而打,不应语而语,与狂人无异,夺诸善功德,知愧者不饮。”的确如此,饮酒者的一切所为都是颠倒的,不该生气时生气、不该笑时笑、不该哭时哭、不该打人时打人、不该说话时喋喋不休,和疯狂者没有一点差别。饮酒不仅有损自己的形象,还会夺取善法功德,给修行带来违缘,所以知惭有愧者不应饮酒。

在戒律的注疏里,对饮酒是自性罪还是佛制罪有很多辩论。大部分声闻宗认为饮酒是自性罪,任何人饮酒都有过患。有一部分声闻宗认为饮酒是佛制罪。不管怎么说,饮酒有极大过患是毫无疑问的。

不仅我们自己不能饮酒,也不能向别人布施酒。现在有的寺院用烟酒招待来访的领导,这种做法很不好。我们学院不搞这一套,不管来访的领导高兴不高兴,我们从来不向他们提供烟酒。佛经中说,布施酒肉、兵器、毒药属于不清净布施,布施这些不但没有功德,反而有过失。有些经典中说:如果布施别人酒,自己将于五百世成为断臂者。现在有些人没有手臂,也许就是前世布施酒的果报。

《难提迦请问经》中说:“极其喜好饮酒人,无法利己令他乐,酒使迷惑面丑陋,如哈拉毒切莫饮。”喜欢饮酒的人无法利益自己,更不可能利益他人,饮酒会让人神志迷乱、相貌丑陋,所以有智者不应该饮用如哈拉毒般的酒。对出家人来说,不饮酒没有任何困难。可是有些在家人却觉得不饮酒很麻烦,他们经常说:“无酒不成席,我需要应酬,没办法不喝酒。”如果你一定要天天参加宴席,天天和别人应酬,不喝酒确实很困难,尤其是在素质比较低的人群中,酒似乎是不可缺少的。我这样说也许会得罪很多人,但事实就是如此。

实际上,不论以科学的观点还是以佛教的道理来观察,人们都不应该喝酒。喝酒对今生来世没有任何利益,世界上有那么多甘美的饮料,人们为什么非要喝酒呢?可是很多愚人偏偏要饮用这种对自他没有利益的毒水,这真是一种很不好的恶习。也许这就是魔王的加持吧。

如果以理证的智慧观察,很容易发现饮酒的过患。一般而言,人们主要是以贪心饮酒的,也有以慢心、嗔心、痴心饮酒的。还有些人因为受到挫折而借酒消愁。以前我遇到一个人,他本来已经戒了酒,后来因为在感情上受到刺激又开始喝酒。他自己也无奈地说:“我如果不抽烟、喝酒根本没办法,只有自己的神经被麻醉的时候,才能稍微止息内心的痛苦。”

饮酒是以贪嗔痴等烦恼引起的,反过来说饮酒也能增长贪嗔痴。《正法念处经》中说:“酒能炽燃欲,嗔心亦如是,痴亦因酒盛,是故应舍酒。”《诸法集要经》中也说:“由酒发生贪,嗔恚亦复尔,展转增愚痴,是故常远离。”饮酒能增长三毒烦恼,所以有智慧的人要远离酒。很多人把毒品看作低劣的东西,可是却认为酒是很好的饮料,其实真正观察起来,酒和毒品没什么区别。

根据《宝鬘论》中的教证:“贪嗔痴及彼,所生业不善”,凡由贪嗔痴所引生的都是不善业,所以饮酒肯定是不善业,它只会给人们带来痛苦,不可能带来快乐。

不仅饮酒本身是有罪过的,依靠饮酒还会导致自食其言、言而无信、说妄语、说绮语、说离间语、杀生、不净行等一系列不善业。佛在经中也说过:“酒乃诸罪之根本。”

曾经有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以前有一位僧人在山中修行。有一个女人牵着一只山羊,带着一瓶酒,来到他面前说:“你或者杀这只羊,或者喝这瓶酒,或者和我作不净行,三件事情中必须选择一件。”(这个僧人是一个软弱的人,本来他完全可以说:“这三件事我都不做”,可是他却听从了女人的话。)僧人心想:杀害一个众生将五百次偿还命债,不能杀生,作不净行会破根本戒,也不能作不净行,看来我只有喝酒了。于是他选择了喝酒。喝完酒后他神志迷乱,结果先杀了羊,又跟女人作不净行,最终三种罪业都造了。

《大方便佛报恩经》[1] 中有一则类似的公案:迦叶佛时代有一个居士,他因为喝醉了酒,先是和别人的妻子行邪淫,然后又偷宰了别人家的鸡。当别人追问时,他说自己没干这些事。最终他因为饮酒而破了杀盗淫妄四条戒。[2]

可见,饮酒会使人神志不清,由此会引发其他很多罪业,所以我们应该以戒律约束自己,千万不要饮酒。

不仅饮酒有很大的过失,卖酒也有很大的过失。宗喀巴大师在世时,有一个女人经常向寺院的僧人卖酒,很多僧人因此而饮酒破戒。后来那个女人即生中变成一人大的恶蝎,径直融入一块房屋那么大的岩石中。从那块岩石中经常传出嚎啕大哭的声音。有一只老鹰每天用翅膀拂拭那块岩石。弟子们向宗喀巴大师问起这件事,大师说:“这个女人不仅今世卖酒,往昔的许多世中她也让别人饮酒。凡是喝过她酒的人都转生为蝎子崽,吃着那只大蝎子的肉。那些蝎子崽们也互相啖食,每天要感受许多次生死之苦,而且死后接连不断地投生为蝎子崽。直到那只老鹰用羽毛把大石头拭尽时,那个女人才会从蝎子中解脱,然后还要堕入地狱。”

可见卖酒的过失确实相当大。现在藏地寺院开的商店都不准卖酒。但很多世间人特别喜欢饮酒,所以社会上卖酒的人特别多。像四川宜宾的五粮液酒厂,据说是全世界最大的酿酒基地,曾经连续14年稳居中国酒业头把交椅。这个厂生产50多种品牌的酒,每天有100多辆专车把各种酒送到四面八方。八十年代,这个厂的员工还不到1000人,现在员工已经达到30000多人。以佛法的观点来看,这么多人做的都是不清净的工作,和从事烟草、毒品行业一样,会毁坏很多众生。

有些人认为:饮酒没那么大危害吧?其实饮酒的危害非常大,饮酒不仅浪费钱财,而且对健康非常不利。据研究显示,酒里面含有多种有毒物质,饮酒会导致大脑萎缩、肝硬化、胃溃疡、胃出血等一系列疾病。现在全中国饮酒人群已达5亿,每年约有11.4万人死于酒精中毒,273.7万人因过量饮酒致残,饮酒已经对人们的生命和健康构成了严重危害。

有些人认为:饮酒是一种快乐,所以我要饮酒。这些人应该好好考虑:饮酒到底对自己的今生来世有没有利益?如果没有利益,为什么要贪酒呢?《诸法集要经》中说:“破坏于慧命,竭尽法财宝,毁彼净梵行,皆由心乐酒。”破坏法身慧命、耗尽法财、失毁戒律,这一切过患的来源都是饮酒。喜欢饮酒之人会自然而然出现各种罪业,所以我们不要贪执如毒品般的酒。

如果真正观察就会明白,酒其实和毒品没有什么差别。《正法念处经》中说:“莫喜乐饮酒,酒为毒中毒,常喜乐饮酒,能杀害善法。”这个教证说得很清楚,酒是毒药中的毒药,如果一个人经常喜欢饮酒,他相续中的出离心、菩提心等一切善法都会被杀害。

我们可以看到,那些爱抽烟、喝酒的人基本上是无法行持善法的。有个人说:“我实在没办法,只能一边修加行一边喝一点酒,如果没有酒根本不行。”虽然他说要修加行,但实际上不会修的,因为嗜酒的心态和善法是相违的。如果一个人行持善法的心很强,他一定会远离杀生、饮酒等非法行为。所以喜欢抽烟、喝酒的人嘴上说要学佛,实际上他们不会真正学佛。作为一个佛教徒,希望大家不要有这些不良的行为。

刚才提到,对于饮酒是不是自性罪有两种观点:大多数人认为饮酒是自性罪,但也有些佛经中说是佛制罪。法王在世的时候,一个戒律班的堪布在讲考时,对于饮酒是自性罪还是佛制罪,引用《戒律大海疏》中的教证和理证进行了广泛的分析。在我的印象中,他讲了一个多小时。所以这方面的辩论还是比较多的。

按世亲论师的观点,饮酒属于佛制罪。他认为:只要没有强烈的贪心,在家人喝少量的酒没有过失,就像食用普通的饮食一样。当然,他的意思不是说喝酒完全没有过失,所有人都可以随便喝酒。他的密意是,如果不以强烈的贪心喝酒则不会有过失。实际上,如果以强烈的贪心过量饮酒,肯定会导致争吵、战争、灾难等发生,这一点无需多说。

现在有些人说,喝酒能让人精神愉快。还有些人说酒能软化血管,适量饮酒对健康有利。从中医和藏医的某些角度来讲,少量饮酒暂时对身心有一定的利益,这一点我们也不完全否认。但如果全面权衡饮酒的益处与害处,我觉得不喝酒才是最好的选择。毕竟绝大多数的医生都不赞叹饮酒。当然,这只是从世间角度而言的,如果从出世间角度而言,饮酒就更不会有任何功德了。

有些人认为:有些瑜伽士经常饮酒,在举行会供时也要饮酒,所以密宗修行人可以饮酒。这种观点也是值得观察的。我们并不否认个别大瑜伽士有超胜的境界,他们饮酒确实不会有任何过患。以前无垢光尊者有一个饮酒的赞颂文,用大圆满的“了然”、“明然”等术语描述饮酒后恍恍惚惚的境界。汉地有些大彻大悟的禅师的行为也没有任何约束,印度有些大成就者也经常行持各种禁行。可是老虎能跳过的山涧,青蛙不一定能跳过去。所以凡夫人不要轻易模仿大成就者的行为。

凡夫人有这种毛病——如果是自己能遵守的戒律,那什么话都不说;如果是自己不能遵守的戒律,就四处去寻找开许。一旦找到开许的文字,就马上安慰自己:看!这里有开许,以后我可以这样做了。以此作为自己造恶业的借口,还以这些教证来搪塞别人。其实这是非常愚痴的。虽然你找到了表面上的开许,但因果是不会开许你的,痛苦的果报一定会在前面等着你!所以大家应该小心谨慎,千万不要学这些人。

 

吸烟:

以前藏地和汉地都有吸鼻烟的传统。现在流行的则是吸纸烟。不仅很多男人吸烟,有些女人也吸烟。我看过一篇描写女人吸烟的文章:“细长的女士香烟,纤巧的手指,鲜艳的红唇,指间不断有烟雾升起……”这种情况也是有的。

和饮酒一样,吸烟也是一种不良行为。现在中国吸烟的人一年比一年多。前一段时间有新闻说,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要求,2011年中国将实施大规模的禁烟,中国境内的所有室内公共场所、室内工作场所、公共交通工具都必须禁烟。据说医疗系统已经提前行动,截止2010年底,至少50%的医疗卫生机构将成为无烟单位。卫生部规定,以后卫生系统将禁止用烟招待宾客,如果卫生系统的单位有吸烟现象,该单位将不能获得卫生系统的先进奖。

这些政策如果能落实当然很好,否则现在确实烟草已经泛滥成灾了。一个很一般的宾馆,其他什么条件都没有,房间里也要首先摆一个烟灰缸。不过有些人认为,中国的禁烟是“雷声大、雨滴小”,不一定能真正实现。中国人向来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2008年北京市决定在公共场所禁烟,1995年广州市也要求在公共场所禁烟,规定在公共场所吸烟将罚款20元,但是在执行的过程中,这些政策却不了了之。

吸烟不仅对自己的健康不利,而且会让旁边的人吸二手烟,造成更大的危害。比如一个车厢里有一个人吸烟,其他人虽然不吸烟,但由于吸入了吸烟者吐出的烟气,很多致病物质也会随之进入体内。

据研究显示,烟草的烟雾中有4000多种化学品,其中有250种有害物质,其中50多种为致癌物质。尤其是烟草中有一种叫尼古丁的剧毒物质,只要向一只活蹦乱跳的狗注射一滴尼古丁,就能立即杀死它。一个人每吸一支烟,平均将减少11分钟的寿命。因此即使不谈佛法,仅从健康角度来讲吸烟也是很不好的。

现在中国从事烟草行业的人非常多,如果真的实施禁烟,相当一部分人可能会下岗、失业。我去过云南玉溪,当地有一个红塔集团。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这家企业就开始生产香烟,现在已经成为亚洲最大的烟草企业,年产香烟几百万箱。在其他地方,也有不少大大小小的烟厂。禁烟肯定会对这些烟草行业者有一定影响,但我认为,只要是对人们有害的毒品都应该禁止,即使某些人的生活因此而遇到一些困难,也可以通过其他途径解决。

末法时代有许多对人们今生来世不利的因素,吸烟就是其中的一个。佛教徒应该远离这样的行为。在佛经中虽然没有直接说不能吸烟,但是世尊曾经概括一切所断(的恶业)说:“凡能产生罪业的行为都必须舍弃。”吸烟者显然违背了世尊的这个教言。此外,许多伏藏品以及玛吉拉准空行母的授记中也说吸烟有极大过患。

为什么烟草有这么大的危害呢?喇拉曲智仁波切说,这与烟草的来源有关。烟草最初是从一个魔女的经血中产生的,由种种不净恶劣之物形成,而且魔女发了很多恶愿:愿人们都喜欢吸烟,一旦吸烟就上瘾,而且生生世世感受痛苦,等等。以前我讲过这个公案:有一次佛陀在入定时,来了两个魔女诱惑世尊,但佛陀不为所动。于是一个魔女把自己的便溺拋向中国,发愿它变成大蒜,另一个魔女把自己的经血抛向印度,发愿它变成毒害众生的烟草,后来世间就出现了这两种不清净的植物。

关于烟草的起源,还有一种说法:很久以前,魔王临死前一直咽不了气。他的大女儿说:“我发愿杀害一千个众生。”他没有死。二女儿说:“我发愿杀害一亿个众生。”他还是没有死。三女儿说:“我将经血洒在地里,愿以经血为因生出烟草,以烟草毒害一切众生。”这时魔王才安心地死去。

另一种说法是这样的:佛陀在世时有一个破戒的比丘尼,当时她发恶愿要在世间留下恶种子,让众生无法修学佛法。她死后变成了一个魔女,来到人间破坏佛法。当时是正法兴盛的五百年,她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几百年后,她又出来兴风作浪,可是因为莲花生大士的威力又没有得逞。但她没有罢休,捏碎一个魔蛋,并把魔蛋的粉末抛洒到空中,这些粉末落在印度附近的一个地方,第二年在当地长出了一种毒草——烟草。有一个五百岁的婆罗门发现了这种毒草,把它拿到印度去贩卖。一个魔化现的妓女发现后买下了这种毒草,不仅自己吸食,而且向其他人传播。从那以后,烟草就逐渐在世间传播开来。[3]

烟草的来源如此不清净,依靠这种低劣之物不仅会引生贪心和许多罪业,并且会激怒诸天龙鬼神,因此我们要将吸烟视为罪业。事实上,吸烟已经对人类造成了严重危害。据科学家估计,全球每年因为吸烟而致死的人有300万,预计到2025年这个数字将达到1000万。

关于饮酒、吸烟的详细过患,可以从其他论典中了知。我翻译过华智仁波切的《饮酒之过患》、班玛乐夏嘉措的《烟酒杀生过患》,这些论典以大量教证宣讲了饮酒、吸烟的过患,有时间大家应该看一下。

此外,吃葱蒜[4] 后步入佛教徒的行列或者经堂中也属于罪业。总而言之,哪些行为有过失、哪些行为没有过失,我们不需要费口舌一一列举,概括地说:凡是对今生来世有利无害的事,任何人做都无有罪过;凡是对今生来世有害无利的事,或者是以贪嗔痴三毒而做的事,任何人做都是有罪过的。如果有人以前造过这些罪业,应该发露忏悔并且发誓今后再不犯。

对于这些问题的取舍,我们没有必要问很多人,关键是要通过闻思懂得道理。如果自己没有闻思,连基本的道理都不明白,要如法取舍因果肯定有困难,所以首先要懂得佛教的道理。即使不能完全通达,起码也要大概明白哪些事能做、哪些事不能做。拿吸烟来说,我们首先要明白:不管出家人还是在家人,任何人吸烟都会有过患,不可能因为自己有地位、有名声,吸烟就不会有过患。有毒的东西谁吃了都不会有好处,无毒的东西谁吃了都不会有害处,因果的道理也是一样。

以前我在讲《三过患》时,讲了很多饮酒、吸烟的过失。喇拉曲智仁波切在《极乐愿文大疏》中也以很多教证宣说了这些行为的过失。这些道理其实很简单,可是现在很多佛教徒都不懂,结果在生活中造了很多恶业。这一方面有损于佛教的形象,一方面对自己的修行也有障碍。真正想行持善法的人不应该再造这些恶业了!

其实,除了前世恶习深厚的人以外,一般人不饮酒、不吸烟并不是做不到的。如果要我们不吃饭、不吃菜,那确实非常困难,但烟酒不是生活必需品,饮酒、吸烟只是一种愚痴的习惯,不饮酒、不吸烟对工作、生活不会带来任何麻烦,所以瘾君子们应该下决心戒掉烟酒。

有些人说戒烟很困难,其实也没有那么困难。马克思烟瘾很大,后来戒掉了。法国总统戴高乐每天吸三盒烟,后来也戒掉了。毛泽东每天吸五十根烟,可是在重庆谈判期间,因为蒋介石不吸烟,所以当时他一直没有吸烟;在去世前的两年,他还完全戒了烟。邓小平吸了七十年的烟,八十五岁时也戒了烟。还有美国总统里根、清朝的康熙皇帝也成功地戒了烟。这些人的烟瘾特别大,佛教徒中不一定有那么大烟瘾的人,既然他们都能成功地戒烟,可见只要自己有决心,戒烟应该不是很困难的。

对我们来说,学习佛法当然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行持佛法,不能总是停留在纸上谈兵的层面。有些人以前饮酒、吸烟特别厉害,出家后明白这是不对的,从此彻底断除了这些恶行,甚至连想都不想,这样非常好。要断除以前的恶习,我觉得关键是要立下坚定的誓言。有了誓言,断除恶行会很容易。当然,我们也应该借助三宝的加持,如果能在有加持力的佛像、上师面前发誓,就很容易戒除恶习。

希望大家今后不要做非法行为。佛教的团体应该是清清白白的,如果我们身心内外完全清净,不仅对自己的今生来世有利,也不会让身边的人染上过患;如果我们经常吸烟、喝酒,不仅自己受害,与自己有关的人也会染上过失。现在有些人因为吸烟、喝酒而影响后代的健康。有的人因为酗酒而经常发生家庭暴力,因为家庭不安宁,造成社会也不安宁,最终整个世界也不会安宁。

佛教提倡的不饮酒、不吸烟有重大意义。很多世间人虽然也提倡不饮酒、不吸烟,但他们对这个问题认识得非常肤浅,而且也只是部分地约束人们的行为。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进步,我相信,人类对佛教提倡的不饮酒、不吸烟、不杀生、不邪淫等道理一定会有更深刻的认识。当然,这也许是几百年以后的事,我们这辈子不一定能看到所有人都成为身心清净、守持五戒的佛教徒。

 

 

[1] 《法苑珠林》里也有此公案。

[2] 杀生根本戒是杀人,妄语根本戒是说上人法妄语,杀鸡和撒谎说没干坏事没有破杀生根本戒和妄语根本戒。

[3] 大约在明朝中后期,烟草从南洋群岛传到了中国。

[4] 五荤:葱、蒜、韭菜、兴渠、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