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净土法第80节课

第八十课

 

下面继续学习藏传净土法,今天讲以现行对治力忏罪中的第四个内容——忏悔未知就犯之佛制罪。

庚四、忏悔未知就犯之佛制罪:

虽受皈戒灌顶等,不知守戒护誓言,

发露忏悔佛制罪。

有些人虽然已经受了三皈五戒、菩萨戒、密乘戒,可是他们根本不学习戒律,也不知道守护戒律,就像放牛羊一样对戒律全然不顾,这是非常可笑的。如果是放牛羊,放了以后就不用操心了,可是受戒并非如此,受戒以后必须学戒、守戒,这样才有意义。

学习戒律非常重要。如果没有学习戒律,连有没有犯戒都不清楚,就更谈不上如理如法守戒了。以皈依戒来说,受戒以后一定要清楚皈依的学处。按照阿底峡尊者的观点[1] ,皈依戒有五条共同的学处,如《三戒论》云:“不为命奖舍三宝,何等要事不寻他,常供令自他皈依,顶礼所去之方佛。”具体是:一、为了生命或者财富、地位、权势等奖赏也不舍弃三宝;二、即便遇到再重要的事情,也不在三宝之外寻找救护方法;三、不间断供养三宝;四、令自他虔诚皈依三宝;五、不管去往何方,都要顶礼那个方向的佛陀。在座的各位都皈依了三宝,应该扪心自问:我知不知道这些学处?

此外,《大圆满前行》中讲了皈依的九种学处。首先是三种所修学处:皈依佛以后要把佛当作导师,乃至对佛像都要作真实佛宝想;皈依法以后要把佛法当作解脱的津梁,对一字一句的佛经都要生起恭敬心;皈依僧以后要恭敬供养僧众,对红黄补丁以上的僧衣都要生起僧宝想。其次是三种所断学处:皈依佛以后不能顶礼世间天神;皈依法以后必须断除恼害众生之事;皈依僧以后不能与外道为友。再者是三种同分学处:把上师作佛宝想;把上师的教言作法宝想;把上师的眷属及自己的道友作僧宝想。

这些都是皈依戒的学处。不管是汉传皈依戒还是藏传皈依戒,受戒后都要知道有何学处,这才谈得上守持皈依戒。

密乘戒也是如此,接受密宗的灌顶以后,必须懂得密宗的十四条根本戒及支分戒。尤其要知道对上师的誓言,既不能诽谤自己的上师,也不能故意违背上师的教言,甚至在梦中都不能违背上师的教言[2] 。在很多灌顶仪式的结尾,弟子都要发誓:“主尊如何教,一切我当行。”主尊即灌顶上师,意思是上师如何吩咐,我都会不折不扣地奉行。得灌顶后需要了解这些誓言。

很多人都受过三乘戒律,可是由于不知道学处而经常违犯,这些人应该在阿弥陀佛及其眷属面前发露忏悔犯戒的罪业。

现在很多人存在这种问题:受戒后根本不学戒,由于不知道有哪些学处,所以根本无法护持戒律。如今这种现象非常严重。如果自己因为无知而犯过佛制罪,一定要以勇猛心精进忏悔。《华严经》中说:“若欲求除灭,无量诸过恶,应当一切时,勇猛大精进。”所以忏悔时要勇猛精进,不能心不在焉地念几句金刚萨埵心咒,要有发自内心的大惭愧心:自己学佛、受戒已经那么长时间了,可是对要守护什么戒条还不清楚,造了这么多罪业,实在太惭愧了!以这种强烈的后悔心来忏悔,罪业就很容易清净。

现在很多人不重视戒律,对他们来说戒条是无所谓的。如今想出家受戒的年轻人比较多,如果他们能守持清净的戒律当然很好,可是我担心他们不一定能守得住。因为有些人最初的发心就有问题:如果我成了比丘(或比丘尼),别人会觉得我很了不起。在这种心态下,他们不问有什么戒条就匆忙受戒。由于不知道要守护什么戒条,受戒后很快就会破戒,结果给自己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其实,要守持清净的戒律并不容易。戒律非常复杂,如果没有认真学戒,不要说真正去持戒,连戒条的数目都说不清楚。以出家戒来说:在《四分律》中,比丘戒有250条,比丘尼戒有348条;在《五分律》中,比丘戒有251条,比丘尼戒有370条;在《巴利律》中,比丘戒有227条,比丘尼戒有311条;在《一切有部律》中,比丘戒有253条,比丘尼戒有358条;在《十诵律》中,比丘戒有257条,比丘尼戒有354条[3] 。末法时代,有些人连有多少戒条都说不清楚,就更不用说守持戒律了。

以前我在讲《三戒论》时,曾经详细介绍过比丘戒,因为藏地没有比丘尼戒的传承,所以没有广讲比丘尼戒。在根本说一切有部的律藏中,对比丘尼戒讲得很清楚,有兴趣的人可以自己翻阅。

话说回来,如果因为无知而犯过戒,一定要在诸佛菩萨面前好好忏悔。不仅是违犯戒律,其实许多罪业都是因为无知而造下的。由于没有真正通达佛法,有些人在讲经说法或者说话时都造了很多罪业。学净土法的人在这方面尤其要注意,否则无意中也会造下很多罪业。

现在有些弘扬净土的人说:“你们只学净土法就够了,净土法的加持最大,学净土法不容易着魔,学禅宗、密宗容易走火入魔。”其实这是不一定的。净土宗十一祖省庵大师在《念佛着魔辩》中说:“夫参禅、念佛,论其难易,固有自力、他力之分,若论魔事,二俱不免。魔事之来,其由有三:一者教理未明,二者不遇善友,三者自不觉察。”

还有些人说:“净土宗比任何宗派都殊胜,其他宗派都超不过净土宗。”这样的偏执也是不合理的。净土宗二祖善导大师说过:“各宗同以诸佛为师,以佛法为母而养成,不得赞自毁他,否则即是破坏法眼,法眼既灭,如何能生净土?”

另有些人说:“念佛要一门深入,其他法不用学,否则就成了夹杂。”这种说法也是片面的。印光大师曾说:“一门深入,尽废余门,唯打七时方可。”意思是很明显的,平时并非不能学习其他宗派。况且现在很多净土宗大德不仅弘扬净土法门,还宣讲《法华经》、《华严经》等很多经论,这也是我们有目共睹的。

所以我们在弘扬佛法时一定要头脑清醒,应该遵循祖师大德的传统,如果没有把握好分寸,很可能误人子弟。诸如此类的罪过,也要在阿弥陀佛及其眷属面前忏悔。

当今时代虽然存在少许教法,但并不是很兴盛。所谓的教法是通过讲闻来受持的,现在有一些法师在引导众生,也有一些人通过看光盘等途径学习佛法,这说明讲闻佛法的传统还没有彻底隐没。可是由于浊世的魔业极其猖獗,大多数佛教徒对讲经说法不感兴趣。就像在重病者面前摆再好的美味佳肴,他们也不会有兴趣一样,有些法师即使传讲再殊胜的法,许多业障深重的人也不愿意听闻,这就是教法衰败的一种恶相。教法非常重要,我去任何一个道场时,首先要看那里有没有讲闻佛法,如果没有讲闻佛法,即使有很多佛像、殿堂,也不代表有真正的教法。

和教法一样,如今证法也不是很兴盛。所谓证法就是相续中生起悲心、信心等善心,或者内心对佛法的道理有所领悟。如同世亲论师所说的那样,除了教法和证法以外,再没有其他所谓的佛法了。可是现在证法隐没的现象也出现了。比如在有些人看来,接受密宗四续部的灌顶好像和摸顶一样,他们把灌顶当成儿戏对待。这正应验了一句话——“求法纵多守护少,发誓容易难实践。”求法的人很多,可是守护戒律的人却很少;发誓也非常容易(有些人今天学这个宗派,明天学那个宗派,今天依止这位上师,明天依止那位上师,让他发再多誓言都可以),可是要实践誓言却不是很容易。

讲经说法可以开示因果、戒律等取舍之理,可是有些人从来不听闻佛法,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受了很多戒,然后对所受的戒律置之不理,根本不把守戒当做一回事。在座的各位想一想:我受过多少戒?受戒后有没有重视持戒?如果没有认真持戒,虽然受戒有一定的功德,可是以破戒必定会堕入地狱,这是非常可怕的。

戒律是上升和下堕的关键。有一个偈颂说:“佛陀之学处,不勤堕地狱。”如果精勤守护佛陀制定的戒律学处,会转生人天善趣乃至获得解脱;如果没有精勤守护学处,以破戒必然会堕入地狱。所以不管在家人还是出家人,受戒后都必须了知学处并精勤持戒,这一点至关重要。

释迦牟尼佛曾经说过:“浊世的修行人犹如口朝下的沙箱般堕入恶趣。”装满沙子的箱子被翻过来口朝下时,沙子会直接掉下去,一点都不会剩下;末法时代的有些人也是如此,表面上似乎有一些修行,可是因为没有好好持戒,死后也将直接堕入恶趣。

圣天论师在《中观四百论》中也说:“由于诸人类,多持不善品,以是诸异生,多堕于恶趣。”由于大多数人都行持不善法,所以随业流转的凡夫死后大多会堕入恶趣。的确是这样的,有时候我去城市里,看见很多人天天造恶业,心里就非常清楚:这些人死后不会有其他去处,肯定会直接堕入地狱、饿鬼、旁生。

没受戒的人天天造恶业,死后当然会堕入恶趣,而有些人虽然受了戒,可是因为造恶业、破佛戒,死后也逃脱不了堕入恶趣的命运。《佛说沙弥十戒仪则经》中说:“如是破戒因,永沉三恶道,地狱鬼畜生,如次受罪报。”所以受戒后最重要的是守戒。

现在很多人都希求得到灌顶,当然,如果你有信心,得多少灌顶都是可以的,但关键是得法后要守护誓言。可是现在有些上师光是传法,从来不讲取舍的学处,结果弟子也不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最后得到的法反而对自己有害。

如果我们买一副药,一定要弄清楚:它能治疗什么病,有什么副作用,每天服用多少等。受戒也是如此,我们也要清楚相关的取舍之理。拿皈依戒来说,一个人受了皈依戒后就成了真正的佛教徒,他一定要明白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以前我遇到过一个皈依了十五年的老居士,我问她:“皈依三宝后有什么要求?”她说:“我也不知道,反正佛很好,我就皈依了。”我试探地问:“那基督教这些行善的宗教也可以皈依了?”“是是,我对基督教也有信心,有时候也去拜一拜。”这就是不懂皈依戒的表现。

受任何戒后都有需要守护的戒律,所以我们不但要受戒,更重要的是要守戒。求别解脱戒、菩萨戒、密乘戒固然很好,但更重要的是要知道守戒的功德、破戒的过患以及守戒的方法,然后再如理如法地守戒。在座的很多人都得过密宗的灌顶,大家一定要懂得密乘戒的学处,最起码要知道不能和金刚上师、金刚道友发生严重的矛盾,这是最根本的一条。如果连这些都不懂,那你今天去求灌顶,明天就诽谤上师、和道友发生冲突,这就没有意义了。

有些人读书的时候,虽然《学生守则》里规定不能和同学打架,但他和同学打架后并没有受到严厉处罚。也许是受此影响,他觉得戒律和世间的纪律一样,犯了戒也不会有大问题。这种想法说明不诚信因果。其实戒律和世间的纪律完全不同,戒律是涉及到来世升沉苦乐的大问题。有些人如果以前犯过戒律,希望能在这次金刚萨埵法会期间精勤忏悔。

破戒有极大的过患。《正法念处经》中说:“破戒属地狱。”说得非常清楚,破戒者就是系属于地狱的人。《福盖正行所集经》中说:“彼破戒人,如贫无手,虽至宝山,而无所得。”破戒者就像没有手的穷人一样,虽然到了宝山却无法取到宝。因此,破了任何佛制戒后,如果没有好好忏悔,想获得善法的功德是非常困难的。

要提醒大家的是:虽然就胜义法性而言,没有能忏悔的人,也没有所忏悔的罪业;但在世俗如幻的境界中,能忏和所悔都是存在的,而且暂时往生极乐世界、究竟获得佛果也是存在的。所以,学大乘法的人也不要以空性见解为借口而轻视忏悔罪业。

要想将罪业真正忏悔清净,必须具足四种对治力。此处所说的现行对治力是指通过修持善法来灭除罪业,如以发菩提心来灭除罪业,或者依靠安住见解灭除罪业[4] 。实际上,现行对治力就是以善法的力量强行灭除罪业,你可以依靠菩提心的威力灭罪,也可通过观修本尊灭罪,还可以通过信解大乘灭罪,如《入大乘论》云:“所作重恶业,能深自悔责,敬信大乘法,拔除诸罪根。”

《入大乘论》是印度坚意菩萨造的。坚意生活在大乘佛法初兴的时代,当时印度有很多人毁谤大乘,所以坚意继承龙树、圣天之宗造了这部论典,旨在教诫不应诽谤大乘并证成大乘为佛说。此论首先宣说了诽谤大乘的过患,随后宣说了菩萨十地的功德,最后讲了佛果三身的功德。

藏地的荣素班智达也造过一部《入大乘论》,不过他所谓的大乘指的是无上大圆满,在此论中以教理和窍诀宣说了趋入大圆满的方法。

另外,无著菩萨根据《大乘阿毗达磨经》造过一部《摄大乘论》。此论和坚意的《入大乘论》一样,也宣说了菩萨十地的功德、佛果无学地的功德。不同之处是《摄大乘论》属于瑜伽行派的论著,对成立唯识的理由、三自性以及阿赖耶识等问题也有详细的阐释。

很多道友都是大乘佛子,如果对这些大乘论典一点都不懂,那该有多惭愧啊!提起康熙、乾隆皇帝的故事,你们非常熟悉。如果问有没有看过他们的电影、电视剧,很多人都会举手:“我看过”、“我也看过”。可是谈起佛教的论典,有些人却不是很熟悉,这样不太好。今后大家要多看一些对自相续有益的大乘法要。

回到《入大乘论》中的教证。对于往昔所造的罪业,如果能有深深的自责感,在此基础上对大乘佛法产生强烈的信心和恭敬心,则能从根本上灭除罪业。

做到这一点并不难。虽然有些人以前造了一些罪业,但现在遇到了大乘佛法,你可以这样想:大乘佛法非常了不起,世间的任何宗教和学说中都没有这么伟大的精神。为什么呢?因为大乘佛法的思想就是无我和利他,无我是把一切万法抉择为空性,利他是没有任何条件、全力以赴地帮助众生,给予他们暂时和究竟的利益。在利他的过程中,不只是利益一两个众生,也不是利益一两个国家的众生,而是利益天边无际的一切众生。世上哪有这么崇高的精神啊?这样思维以后,自然而然就会对大乘佛法产生信心和恭敬心。

这并不是我们故意赞叹自己的宗派,每一个人只要通过智慧观察就会明白:世界上的确再没有比大乘佛法更伟大的思想了。

 

在四力忏悔中,以上讲完了以现行对治力忏罪,下面讲以厌患对治力忏罪。

己二、以厌患对治力忏罪:

若无悔心忏不净,昔所造罪如服毒,

以大惭畏悔忏罪。

如果没有强烈的后悔心,罪业就无法忏悔清净,因此对往昔所造的罪业要有误服毒药那样的后悔心,之后以这种心态进行忏悔。

如果有人不小心吃了毒药,毒药发作时身心会非常痛苦,那时他肯定很后悔:糟了!我不该吃毒药,我实在太愚痴了!同样,对自己以前所造的罪业,我们也要有这样强烈的后悔心、畏惧心、惭愧心。

为了引发对罪业的后悔心,我们应该这样思维:从无始以来,我肯定造了无量的罪业,造这些罪业就像吃毒药一样,真是太愚痴、太没有意义了!前一段时间,有一个人从成都专门到学院戒毒。我跟他聊了一会儿。我问他:“你为什么吸毒?”他说:“刚开始,我的家庭、工作都很不错,后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像着魔了一样开始吸毒,到现在已经吸了五年了。很多朋友劝我不要再吸了,我也觉得再这样下去太可怕了。我上有老人、下有孩子,再吸下去不但毁了自己,还会毁了其他人。”他一边说一边哭,浑身都在发抖。如果我们对罪业有这样发自内心的后悔心,再深重的罪业都能得以清净。

造罪业是非常卑劣的行径,确实应该对此感到无比惭愧。如果有人公开裸奔或者吃不净粪,人们都认为这是非常可耻的事情,可是从佛法的角度来看,获得人身后肆无忌惮地造罪业,则比前者更愚蠢、更可耻。大家应该想一想:我获得了宝贵的人身,用这样的人身造罪业合理吗?

很多人以前没有值遇佛法,跟着恶友造了许多罪业,别的不说,光是杀生就不计其数,这些恶行确实值得惭愧。《亲友书》中说:“谁以宝饰之金器,清除肮脏呕吐物,转生为人造罪业,与之相比更愚蠢。”如果有人用珍宝装饰的黄金器皿清除呕吐物,人们都会认为他非常愚痴,获得人身后如果天天造杀生、偷盗、邪淫等恶业,或者受戒后屡屡犯戒,这种无恶不作之辈则更为愚蠢。

《本生传》中说:“纵然未见中造罪,亦如服毒岂安乐,天众以及瑜伽士,清净之眼定现见。”有些人在造罪业时虽然没有被别人发现,但事后也会像服毒一样不会快乐[5] ,而且即使凡夫人看不到他的恶行,可是具有天眼的上师、本尊、空行、护法、瑜伽士完全能看到,根本没法瞒过他们。

因此对于以前所造的罪业,不管是暴露的还是隐藏的,想得起的还是想不起的,自己都应该至诚地发露忏悔。如果能以恐惧心至诚忏悔,罪业也可以清净,最终也有成就的机会。

北齐有一个叫僧云的出家人,他聪明又有辩才,曾经在宝明寺领众修行。有一次僧云在诵戒时说:“戒律是防止过失的,只要知道内容就可以了,而且人人都会念诵,今后不用诵戒了。”由于他是寺院的上座,所以没有人敢反对他,结果在很长时间中,宝明寺没有再诵戒。后来在一次安居期间,僧云忽然失踪了。僧众四处寻找,最后在一个古墓中找到了遍体鳞伤的僧云。众人问他何以如此,僧云说:“有一个巨人把我抓到这里,他痛骂我改变诵戒制度,又用刀割刺我的身体。”从那以后,僧云对诵戒再也不敢轻视,并且十年如一日地精进忏悔。临终时,他在种种瑞相中圆寂。当时的人们都赞叹他能及时改过,终有所成。

另外,《付法藏因缘传》中记载:以前有一个比丘破了戒,后来他生起了强烈的惭愧心,四处高声说:“我是罪人,谁能救我?”阇夜多尊者[6] 了知此事后,对比丘说:“只要你能听我的话,我就能让你的罪业灭尽。”比丘想:只要能清净罪业,怎么样都行。于是爽快地答应了。阇夜多尊者便幻化出一个火坑,让他跳进去。比丘毫不犹豫地跳了进去,结果火坑当下变成了清凉池。阇夜多尊者对比丘说:“你以善心至诚悔过,现在所有的罪业都清净了。”之后为他说法。比丘依教修行,后来不但没有堕落,而且获得了阿罗汉果。

可见心的力量相当大,一念之恶就会造下大罪业,但事后如果能生起大惭愧心,以一念之善也可以胜伏罪业。

以前有一位妙高禅师,他修法非常精进,经常不分昼夜地打坐。由于一直不休息,打坐时难免打瞌睡。为了对治瞌睡,他来到一处悬崖打坐,意在警策自己:如果再打瞌睡,就掉下去摔死。由于过于疲劳,打坐时他又打了瞌睡,结果一头栽下悬崖。掉到半山腰时,韦陀菩萨现身救了他。妙高禅师产生了一念傲慢心:看来我的修行还不错,连韦陀菩萨都来护持我。韦陀菩萨知道他生起傲慢心,生气地说:“因为你产生了傲慢心,所以我二十世不再护你的法。”妙高禅师惭愧万分,后来他想:我还是回去打坐吧,韦陀菩萨也不管我了,再打瞌睡摔死就摔死吧。于是他又在悬崖边上打坐。不久,他又打瞌睡掉下去了。离地三寸时,韦陀菩萨又出来救了他。妙高禅师很奇怪:“你不是说二十世不护我的法吗?怎么又来了?”韦陀菩萨说:“因为你一念惭愧心,已经远远超过了二十世。”

一念善心就有这么大的力量。正因为这样,所以在金刚萨埵法会期间,我们通过短短几天的忏悔,也能清净无始以来的罪业。如同千年的暗室,一盏灯瞬间可以照亮一样,无始以来的罪业,通过真心忏悔也可以当下清净。当然,这里的关键是要有方便:你的衣服上虽然有许多垢染,但只要有洗衣机、洗衣粉,一会儿就能洗得干干净净;同样的道理,你的相续中虽然有深重的罪业,但是依靠佛法的方便很快就会忏悔清净。

作为凡夫人,一点罪业不造是不可能的,如《地藏经》中说:“南阎浮提众生举止动念,无不是业,无不是罪。”虽然我们造了罪业,但只要以佛法的殊胜方便,再多的罪业也可以清净。在座的很多人都觉得自己是坏人,都知道自相续中有很多罪业,所以都有忏悔罪业的意乐。有这样的心就好办了,依靠忏悔的强大力量,罪业肯定有清净的机会。

在忏悔时,大家一方面要想到:我造了这样的罪业,诸佛菩萨一定会知道,一定会羞辱自己。由此产生无比的惭愧心。另一方面要想到:堕入恶趣将感受极其痛苦的异熟果报。由此产生强烈的畏惧心。要害怕得茶不思、饭不想,甚至达到疯癫昏厥的程度。有些诚信因果的人就是这样,一想起从前造的罪业就特别害怕,身体几乎要病倒了,精神也恍恍惚惚。这样也是很好的,有了这样强烈的后悔心,罪业才能得以清净。

以前未生怨王杀害了自己的父亲,事后他产生了强烈的后悔心,最终罪业因此而得以清净。我们对罪业应该生起像他那样的后悔心。未生怨王就是阿阇世王,他的父亲是频婆娑罗王,母亲是韦提希夫人。母亲怀他的时候,相士就预言这个孩子以后会弑父。频婆娑罗王很害怕,生下来不久就把他从楼上扔了下去。但由于前世的业,他没有被摔死,只是摔折了一根手指。由于没有出生时就跟父亲有怨,所以频婆娑罗王给他取名为“未生怨”。长大以后,他经常和提婆达多混在一起。提婆达多劝他:你杀害父王,当上新王,我取代佛陀,成为新佛。未生怨王听从了提婆达多的谗言,把父王关在七重室内饿死,自己登上了王位。后来提婆达多死了,未生怨王渐渐受到良心的谴责,对自己的行为开始心生悔悟。

有一次,未生怨王全身长满恶疮,请了很多婆罗门和外道治疗也没有效果。一天耆婆医师去探病,未生怨王对耆婆说:“我不只身体有病,心里的病更重。一想到自己杀害了父王,就懊悔得无法入睡。你虽然是天下名医,恐怕也救不了我。”耆婆说:“大王,我确实没法救你,但世间的大医王佛陀可以救你。”未生怨王惭愧地说:“我跟随提婆达多做了很多对不起世尊的坏事,世尊会救我吗?”耆婆说:“佛陀等视一切众生,他一定会救你的。”听了这番话,未生怨王便请耆婆选一个吉日,准备前去拜见佛陀。耆婆说:“佛教中没有一天不是良辰吉日[7] 。如同严重的病人不能拖延等待,应该立即请医生治疗。大王既然要向佛陀忏悔,今天就请启程吧。”(忏悔要越早越好,不要一拖再拖。“我今年没办法参加金刚萨埵法会,我过三年再参加,可不可以啊?”这种说法真是可怜,千万不能拖延,一定要立即忏悔!)于是未生怨王立即前去拜见佛陀。佛陀入于月爱三摩地,身体发出清凉的光芒,光芒照射到未生怨王身上,他的病当下就痊愈了。未生怨王又在佛陀面前发露忏悔,清净了杀害父亲的恶业。后来他成为佛教的大护法。

在提婆达多的唆使下,未生怨王不仅杀了父亲,还做了许多对佛教不利的事情;后来在耆婆的帮助下,他见到了佛陀,而且清净了罪业。可见朋友的影响有多大。所以各位道友要舍弃恶知识、恶友,依止善知识、善友,这对自己非常重要。

总而言之,我们对罪业要有未生怨王那样的追悔心,要像吃了毒药一样特别后悔,应该想到:唉!自己没有学佛时做了许多坏事,学佛以后也做了许多坏事,我真是太愚痴了!如果有这样的追悔心,罪业就容易忏悔清净。世间也是这样,你要向别人认错的话,只有态度特别认真,别人才可能原谅你。所以大家要认清自己的罪业,以强烈的追悔心进行忏悔!

 

 

[1] 阿底峡尊者到藏地后经常传讲皈依法,所以被人们称为“皈依上师”。

[2] 密宗的誓言种类繁多,关于无上瑜伽部的誓言,在《上师心滴》中讲了总誓言,《时轮金刚》、《大幻化网》等续部中讲了分别的誓言,关于事部、行部、瑜伽部的誓言,在各自的续部中也都有宣说,在这里不一一介绍,大家可以自己了解。

[3] 各律部的说法虽然不尽相同,但本质上没有区别,按哪种律部受戒都可以,受戒后只要按本律部的学处行持即可。

[4] 即认识到,在世俗中虽然存在如梦如幻的罪业,但在胜义中罪业是离戏的空性,然后安住于这样的见解。

[5] 这是一种自然的规律,《律藏》中说,犯戒者内心恒时痛苦不安,他们经常会痛苦地想:我是破戒的人,我愧对佛陀、天龙、非人。

[6] 阇夜多:北天竺人,禅宗的西天第二十祖。

[7] 有些佛教徒喜欢选吉日,但我觉得不选日子也可以,在这里未生怨王本来想选一个好日子,但耆婆医师却说不用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