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净土法第82节课

第八十二课

 

在七支供里面,忏悔支已经讲完了,今天开始讲随喜支。

戊四(对治嫉妒之随喜支)分四:一、随喜之功德;二、随喜有漏无漏善根;三、分别随喜大乘善根;四、随喜特殊十善业。

己一、随喜之功德:

闻听他人行善时,若舍嫉妒不喜心,

诚心欢悦作随喜,佛说同获彼福德。

耳闻目睹他人在做闻思修行、塑佛像、印佛经、造佛塔、上供下施等善法时,如果能舍弃心胸狭隘、忍无可忍或者担心别人的善根胜过自己的嫉妒心(如暗自想:他的弘法利生的事业如此广大,他行持的善法如是巨大,我远远比不上他了)和竞争心(有些人见到别人做善事,也非要和别人一样,就像生意场上的人一样,看到别人赚了多少钱,自己也要赚那么多),放下所有的不欢喜心、诚心诚意生起随喜心,佛说此人将获得同等福德。

对于修持大乘佛法的人来说,应该彻底抛弃一切嫉妒心。嫉妒心有很大的危害,《法苑珠林》中记载:在拘留孙佛时代,有六十个比丘对两位法师的弘法利生事业产生了嫉妒心,于是诽谤他俩戒律不清净。以此恶业,这六十个人死后堕入无间地狱,感受了无量的痛苦。这个果报非常可怕。今后大家要随喜他人的善根,不要产生嫉妒心,否则不仅算不上修行人,还会在恶趣感受苦果。

《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经》中说:“不应嫉妒,但生随喜,若能如是除贪嫉者,是名菩萨持心净戒。”如果能断除嫉妒心等烦恼,恒时随喜他人的功德,这种人就是守持清净戒律的菩萨。细心想来,这一点确实很不容易做到。我们口头上可以说要遣除嫉妒心、要随喜功德,可是当见到别人在做善事时,也许自己不但不生随喜心,反而会生起嫉妒心和竞争心。在这个问题上,大家先要搞清楚道理,然后在实际生活中串习。刚开始会有很大困难,但是只要长期努力对治,相续中的不良习气就会逐渐减弱乃至完全消失。

在见到别人行善时,我们应该想:他能做这样的善事,实在是稀有难得!我真是太高兴了!如果能这样诚心诚意随喜,按照佛的说法,自己可以获得与对方同等的福德。可见随喜是一种无需费力便可获得善根的殊胜方便,大家应该重视这种方便。

有些人说:“藏传佛教重视随喜,汉传佛教中没有这样的教言。”这种说法不符合实际。永明延寿禅师在《万善同归集》中说:“随喜赞善,助他胜缘,如观买香,傍染香气,虽不亲作,得同善根。”大师说得非常清楚,如果能随喜、赞叹他人的善根,虽然没有亲自去做,也会获得同样的善根。汉地的很多经典中也有这方面的教证。所以,如果有人想破斥别人的宗派,最好先看看自宗的祖师大德是怎么说的,然后再破斥别人也不迟。否则你破斥完别人后,翻开自宗的论典才发现:原来是在破斥自己的宗派!其实有些道理非常简单,甚至是家喻户晓的,可是孤陋寡闻的人却不承认。

很多大德的教言都明确提到,随喜不需要任何人力、物力、财力,仅以分别心就可获得广大福德。所以当见到别人在做善法时,要对自己不能成办这样的善法感到惭愧,对他人做这样的善法感到欣喜。平时我们要经常想:别人能做这样的善法,这多么令人欢喜啊!

《无著菩萨传》中记载:每当听到有人快乐或者行持善法,无著菩萨就由衷地随喜道:“这真是太好了!”不仅口中如是说,脸上也是一副开心的表情。在座的很多人会不会这样啊?有些人一听到别人的功德,心里就闷闷不乐,脸上也浮现出不高兴的表情,这都是自己的嫉妒心、嗔恨心和竞争心在作怪。这些人应该想一想:通过随喜他人的功德,自己也能获得功德,为什么我不随喜呢?

我们不仅要随喜别人的功德,也应该让别人随喜自己的功德。虽然修行人不能炫耀自己的善根,但是以好心让别人随喜是可以的,所以也没必要一点都不告诉别人。以前有一位老太太天天转坛城,别人问她:“你转多少圈了?”她说:“我不告诉你。如果你随喜了,会减少我的功德。”可能她只知道别人随喜可以获得同等功德,却不知道自己的功德不会因此而减少。

在《四十二章经》中,对此道理有很好的宣说。佛说:“看到别人行持善法时,如果自己产生欢喜心,可以获得很大福德。”有弟子问佛:“那行善者的善根会因此而穷尽吗?”佛说:“譬如一个燃烧的火炬,成百上千的人分取它的火来做饭、除暗,这个火炬依然如故。随喜福德也是如此(,并不会减少)。”我们举行传灯法会时,一盏灯、两盏灯……这样依次传下来,最初的那盏灯并没有损失;与此相同,别人随喜自己的功德后,自己的功德也不会有任何损失。

一个人懂不懂佛理,并不需要很长时间观察,只要听他说几句话便可知道。最近我遇到两个佛教徒,他们自称皈依十几年了,有如何的修行境界。我听后很高兴:在末法时代,皈依了那么长时间,还有一定的修行境界,很不错啊!可是再聊一会儿,我就感觉不对了:他们的见解、修行、行为都很不如法,而且完全凭自己的分别念断定问题,说出来的话特别可怕,可是他们还以为自己说的是对的。

现在很多佛教徒都存在一个大问题——不懂佛理,甚至有些出家人和皈依很久的人都是如此。很多人的佛学素养不够,连基本的佛理都不懂,虽然他们很热情、很虔诚,但仅此并没有用,也许他们的虔诚心是一种迷信。以随喜而言,稍微学过教理的人都知道:别人在行持善法时,缘他们的善根生起欢喜心就是随喜,这种心态有很大的功德。可是有些人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解释不来,即使能解释几句,也是胡乱解释,根本不符合经论,只符合自己的邪分别念。然后他们按照自己的邪分别念行事——不但不造善业,反而经常造恶业,最终给自己带来了生生世世的痛苦。我觉得这样依靠佛法堕落没有任何必要,世间堕落的因成千上万,何必要依靠佛法堕落呢?在这方面,大家一定要小心谨慎,否则很可能缘严厉的对境造下恶业,最后落得非常可悲的下场。

我们看一则随喜的公案。以前胜光王(波斯匿王)在四个月中供养佛陀及其眷属,当时有一个流浪的乞女对此生起随喜心,她想:胜光王因为前世积累善根,今生成为有大福报之人,现在他遇到佛陀这样的福田,又继续积累福德,这真是太稀有了!到了傍晚回向功德时,佛陀问胜光王:“你积累的功德是回向给你自己,还是回向给比你获得福德更大的人?”[1] 胜光王说:“谁的善根大就回向给谁。”于是佛陀念那个乞女的名字作了回向,连续三天都是如此。后来胜光王有点接受不了:明明是我作供养,可是善根却回向给一个乞丐!于是他和大臣们商量对策。大臣们献计:“明天乞女再来的时候,我们狠狠殴打她,这样她就不会随喜了。”第二天,大臣们殴打了乞女,结果她生起嗔心,没有生起随喜心,当天佛陀便念国王的名字作了回向。

从这个公案可以看出,如果以特别清净的心随喜他人的善法,可以获得与对方同等甚至超胜的功德。

《汇集经》中说:“三千须弥可称量,随喜善根无法量。”三千大千世界所有须弥山的重量虽然巨大,但也可以称量,而随喜的功德无法衡量。《大般若经》中也说:“假使三千大千世界为一大海,有取一毛析为百分,持一分端沾大海水可知渧数。此善男子善女人等,随喜俱心所生福德不可知量。”[2]

你们可以看一下佛经,很多经中对随喜的功德都有宣说。这并不是佛教的传说,实际上随喜确实有非常大的功德。可惜很多人不知道这个窍诀,否则可以轻而易举获得无量的善根。

《经律异相》中有一则随喜的精彩公案。以前有一个人想造寺庙,可是他的钱不够。于是他发愿到大海中取宝,用取到的钱财建寺庙(现在很多人说:“等我赚了钱以后,一定要作大功德。”可是他们赚到钱后却不作功德)。后来他从大海中取到了宝,他想:我虽然有钱了,但是没有人力,谁能和我一起建寺庙呢?后来他想到了国王,于是他到国王面前说:“我想造一座寺庙,可是没有人力,希望大王能帮助我。”国王也信仰佛教,便爽快地答应了他的请求。于是他把珍宝交给了国王。国王想找一个王妃主建寺庙,于是来到后宫,对夫人们说要送给她们珍宝。五百位夫人都打扮得很漂亮,每个人都想得到珍宝。唯独大夫人穿得很普通,而且对珍宝没有一点贪心。国王问她为何如此,她说:“我希望的是能经常行持佛法,兴建三宝。”国王很高兴,便把珍宝交给大夫人,要她负责建寺庙。大夫人又拿出自己的钱助修寺庙,最后建成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寺庙。

寺庙建成后,国王心想:这么殊胜的功德不能只是我们三个人拥有,应该让全国人民都得到。于是他下令,要求全国人民对此随喜结缘。

见到别人做善事时,产生随喜心非常重要,不一定非要出很多钱。当然,对做事情的人来说,没有一点钱也办不成事。有人说:“我想做一件事,可是没有钱,怎么办呢?”我说:“既然没有钱,就干脆不要做嘛。”总之,不一定要出很多钱,关键是要产生随喜心。前一段时间,我在《重修学院老年经堂的信》中说:“即使您没有太多钱,哪怕以清净心、菩提心捐助一元钱,甚至仅仅生起一个随喜的念头,这种功德也无法言说。”以前学院大经堂落成开光时,我也要求大家尽量产生随喜心。这只是一念短暂的分别心,每个人都应该能生起来。

国王下令后,全国人民纷纷进行随喜,有些是内心生随喜心,有些是出一些钱财表示随喜。当时有一个贫女,除了一件裙子以外,她没有任何财产。她想:我因为宿世不布施导致贫穷的果报,应该趁这个机会作福德。于是她解下身上的裙子,从门缝中扔到房外,让别人供养寺庙。(在玉树赈灾期间,有一个人说:“我只有一件棉衣,我把棉衣捐出去了。”)国王知道此事后,非常赞叹贫女的善心,于是下令五百夫人各捐一件衣服给贫女。后来国王又拜她为第二夫人,并要求众夫人学习她的美德。

如果没有深入思维,有些人也许会觉得这只是一个故事,这样放过去就太可惜了。其实许多经论都是如此:《大圆满前行》是一部非常殊胜的论典,里面的很多内容都是公案;现在我们学习的《藏传净土法》也很殊胜,但在没有信心的人看来,这也只是一本故事书。如果我们听了公案后认真思维,肯定能从中领悟到甚深的因果道理。以前法王经常传讲《百业经》、《贤愚经》、《释迦牟尼佛广传》,听了这些经论中的公案后我受益匪浅,虽然自己的分别念很重,有时候无法像公案中那样行持,但至少明白了很多取舍的道理。

今后在见到别人做善事时,我们要尽量生随喜心,即使生不起随喜心,也不能生嗔心、嫉妒心,更不要去制造违缘、摧毁别人的善根。有些经典中说,菩萨在利益众生时,如果有人以恶心制造违缘,这个罪业是很难清净的。以后大家要小心:谁是利益众生的大菩萨,凡夫的肉眼很难分辨,所以自己最好随喜他人的功德,没有必要制造违缘。

我在一堂课上曾经说,要发自内心地随喜别人的功德。听了这堂课后,有一个居士反省说:“以前虽然我经常说‘随喜功德’,但内心还是有很多不良成分,从现在开始我一定要调正自己的心态。”后来他经常劝勉自己:“要发自‘内心’地随喜!”当说到“内心”两个字时,他脸上也有一种很深刻的表情。

平时谁都会说“随喜功德”,但是不是发自内心的随喜就不太好说了。别人在做善法时,比如传讲一堂佛法,举办一次法会,修建一座佛塔,印一部佛经,耳闻目睹这些善法后,我们不要有不好的心态,应该像刚才这位居士所说的一样——发自“内心”地随喜。

己二、随喜有漏无漏善根:

故于圣者及凡夫,所作诸善皆随喜。

既然随喜有巨大的功德,所以我们应该随喜圣者和凡夫所作的一切善根。

具体而言,首先要随喜小乘圣者积累资粮、断除烦恼障、修证人无我空性以及现前有余涅槃时广利有情的善根。

圣者对众生有非常大的利益。《印度佛教史》中记载:佛陀入灭后,有一位叫商那和修的圣者,他的弟子中有十万人现见真谛,一万人获得阿罗汉果。还有一位叫优婆鞠多的圣者,他在一次传法期间,就让一百八十万人现见真谛。《阿育王传》中也记载过他,佛陀曾对阿难说:“我入灭百年后,有圣者优婆鞠多,虽无相好,化导如佛[3] 。”不要说圣者,就是一个影响比较大的善知识也能度化许多众生,过去、现在、未来,有多少人在他座下皈依、发心、闻法、受灌顶?他带动了多少人行持善法?这些我们都应该清楚。

作为大乘修行人,也要随喜小乘圣者的功德。其实小乘圣者的功德是很不可思议的。缅甸、泰国、斯里兰卡是小乘佛教盛行的国家,在历史上,这些国家的有些小乘圣者摄受过成千上万名比丘,为无数众生广转法轮。对于这些圣者的功德,我们也应该真诚地随喜。

其次要随喜大乘圣者的功德。大乘菩萨在许多大劫中积累资粮、修证二无我空性、圆满五道十地的功德、最终圆满自他二利,我们也应该随喜这些善根。

最后要随喜凡夫的功德。什么是凡夫?如颂云:“分别趋异道,故名为异生。”也就是说,由于造了不同的业,后世将分别趋向天、人、阿修罗、地狱、饿鬼、旁生等不同的六道,所以名为“异生”。如果是圣者,要么安住于自证境界中利益众生,要么安住于涅槃的境界,不会不自主地随业流转;凡夫则不同,完全是随着业风不自在地漂泊。

这次金刚萨埵法会结束后,来自各地的居士背着包、带着唐卡和法本纷纷离开:有些往路上方走,有些往路下方走,有些自己都不知道要往哪里,只是在路边迷茫地站着,看见一个人招一招手,看见一辆车也招一招手。凡夫人就是这样,确实非常可怜。在人间时,每个人的道路不同;死了以后,各自的道路也不尽相同——造善业的转生善趣享受快乐,造恶业的堕入恶道感受痛苦。

总之,众生因为不同的业而趋往六道,其中有些已经入了解脱道(资粮道以上、加行道以下者),有些还没有入解脱道,对于这些凡夫所造的一切善根,我们也应该诚心随喜。

善根分为无漏和有漏,圣者造的善根属于无漏善根,凡夫造的善根属于有漏善根。《俱舍论》中说,无漏善根不会漏于三界,它可以直接导致获得圣者的果位;而凡夫造的是有漏善根,如果没有被随解脱分摄持,这种善根将在轮回中成熟有漏的果报。

不管有漏善根还是无漏善根,我们都应该随喜。《华严经》中就是这样要求的:“十方一切诸众生,二乘有学及无学,一切如来与菩萨,所有功德皆随喜。”对于一切众生、二乘的有学(预流果、一来果、不来果)和无学(阿罗汉)圣者、一地到十地的菩萨、一切如来的所有善根,我们都应该随喜。

在随喜时,不一定要亲自看到、听到别人做善法,也可以观想十方三世的一切善法,然后对此进行随喜。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凡夫人在行持善法,如参加这次法会的很多人显现上是凡夫,他们都在精进念咒忏悔;也有很多圣者在行持善法。我们应该对这一切善根诚心诚意随喜,这样自己也能获得无量的功德。

己三、分别随喜大乘善根:

于发无上菩提心,广利有情皆随喜。

一切诸佛最初发了无上殊胜的菩提心[4] ,中间以清净意乐于无数劫以六度万行成熟众生的相续,究竟了圆满、成熟、清净三种功德后现前圆满正等觉果位,然后示现十二种相[5] 广利俱胝那由他刹土的无数众生。这些在《经庄严论》、《释迦牟尼佛广传》中都有详细宣说,我们应该随喜诸佛的这些善根。

在这个世界上,发菩提心的人非常多。学习了《入行论》等大乘经论后,很多人都发起了菩提心,发心后每刹那都能出生无量的善根,我们要随喜这些功德。自己应该观想:发了菩提心后,有些人已经成佛了,有些人成就了菩萨的果位,有很多人还是凡夫,我要随喜他们的一切功德。

依靠随喜可以无勤获得巨大功德。《大智度论》中说,随喜虽然没有身语的勤作,却能轻而易举圆满一切善根。《过去现在因果经》中说:“若有贫穷人,无财可布施,见他修施时,而生随喜心,随喜之福报,与施等无异。”大家应该牢记这些教证。如果想迅速圆满功德,就不要忘了随喜这种简单易行的方便法。

不过有些人有点过头了,他们认为只要随喜就可以了,一点实际行动都不用。看到别人放生时,只是口头上说:“你们去放生吧,我随喜就行了。”这样的“随喜”不会获得什么功德。所谓的随喜,不仅是对别人做善法生起欢喜心,自己也要有想真正参与的意乐。可是有些人什么善根都不愿意做,只是以“随喜”两个字来搪塞,我担心他们不会得到功德。

要随喜佛陀的功德,首先要知道佛陀做过哪些功德。佛经中有许多佛陀在因地行持善法的感人事迹。很多公案中记载,佛陀即使转为旁生,依然以各种方法利益众生。

如《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药事》中提到,往昔世尊在转生为大乌龟时,曾救过五百个商人的性命。具体经过是这样的:以前有五百个商人过海,他们的船被海兽打坏了。正当商人们束手无策、恐慌万分之时,一只大乌龟出现在他们面前,它让商人们趴在自己背上,并把他们安全地送到岸边。那只大乌龟就是佛陀的前世。

《菩萨本行经》[6] 中记载:往昔有一个国家,当时佛陀是这个国家的国王。那个国家有一条河,全国人民都饮用这条河的水。河的上游有一棵毒树,毒树的叶子落入水中,人们饮用后都生了怪病。国王非常着急,问医生该怎么办。医生说,这种病只有吃鱼肉才能治好。于是国王站在树上发愿:“愿我死后转生为鱼,病人吃我的肉后能恢复健康。”之后跳入河中。依靠发愿力,国王死后变成了一条大鱼,它用人语说:“我就是你们的国王,病人吃了我的肉都能康复。”听了大鱼的话,人们都割下它的肉来食用,后来他们的病果真好了。大鱼又对人们说:“如果你们想报答我的恩德,一定要广行善法。”

从这个公案可以看出,佛陀在因地时不仅以行为饶益众生,甚至以自己的肉身利益众生。大乘佛教提倡,要把自己的身体、受用、善根奉献给一切众生,佛陀在因地的示现就是这种理念的真实写照。

世间人也有类似的说法:为了革命,应该抛头颅、洒热血。有一本书中说:1951年,毛泽东派张国华和彭措旺嘉去拉萨会见达赖喇嘛,他要求张国华按照西藏的传统向达赖喇嘛顶礼三次。张国华说:“我鞠躬是可以的,但要我顶礼不行。”毛泽东说:“为了革命,抛头颅、洒热血都可以,你磕三个头都不愿意吗?”张国华当面没敢说什么,可是在见到达赖喇嘛时还是不愿意顶礼。于是彭措旺嘉代表他磕了三个头,然后供养达赖喇嘛佛像、佛经、佛塔。会见结束后,彭措旺嘉对张国华说:“我要告诉毛主席,为了革命你连三个头都不愿意磕。”张国华连忙说:“你千万不要说,千万不要说,不要告诉任何人。”彭措旺嘉虽然没有说出去,但张国华去世后,他把这件事写在了文字上。

为了自己的理想,世间人都愿意付出一切(当然,这有诚心诚意做的人,也有做表面文章的人),更何况佛教徒呢?作为大乘修行人,看到佛陀在因地时为了利益众生毫不顾及自己的行为,大家应该清楚以后要怎么做了吧!

《毗奈耶经》中记载:以前佛陀成为一只狮子王,当时有五百个商人经过一处危险的地方。商人们的声音惊动了一条大蟒蛇,大蟒蛇用身体把他们圈了起来。商人们惊恐万分,发声求救。狮子王听到求救声后,它明知和大蟒蛇搏斗会付出生命,但还是把商人们救了出来,最终它也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白莲花传》中记载:佛陀以前曾经是一只天鹅王,和五百个眷属在一处湖泊过着快乐的生活。当地的梵施国王派人去捉天鹅王,天鹅王让眷属们逃走,结果除了一只天鹅以外,其他天鹅都逃走了。猎人把它俩带回王宫,并告诉国王事情的经过。国王感到很稀有:居然有天鹅甘愿陪天鹅王就擒!由此国王对天鹅王也生起了信心。天鹅王便用人的语言为国王说法。国王听法后下令:“从此以后,在我的国家中,任何人都不能杀水生动物。”

看看这些公案,佛陀在因地的所作所为无不是利益众生。我们一定要随学佛陀,即使不能像佛陀那样利益众生,至少也不能伤害众生。如果是无意中害了众生,那当然另当别论,如果是故意伤害众生,或者别人伤害自己时不修安忍,那自己就不是真正的大乘佛子了。

现在有些人自称是大乘佛教徒,外面也穿着出家的法衣,可是内心却低劣无比,不要说大乘的境界,连小乘的境界都不具足,末法时代的有些现象确实令人生厌离心。当然,现在也有一些高僧大德和修行人在行持善法,每当看到他们的行为,我也会由衷地生起随喜心:太好了,多么了不起啊!在座的各位可能也有同感。不管怎么样,如果看见别人善法做得特别好,我们一定要随喜对方。

世尊不仅在因地时广利众生,成佛后更是以种种形象利益众生。《贤愚经》中记载,以前金地国的国王叫摩诃劫宾宁(藏文为嘎谢国王),他势力强大,统领三万六千个小国。有一次,他派人给胜光王捎信说:“我的威风,遍满阎浮提。现在我命令你向我投降。如果你躺着听到这个命令,要立即坐起来;如果坐着听到,要立即站起来;如果吃饭时听到,要吐出口中的饭……限你七天之内来见我,否则我要攻破你的国家。”胜光王特别害怕,急忙到佛陀面前求救。佛陀说:“不要害怕,你告诉使者,附近还有一个更大的国王。”胜光王按世尊的指点转告使者。使者去见佛陀时,佛陀化为转轮王,目犍连化为将军宝。转轮王让使者给金地王捎一封信:“这封信到达时,如果你躺着,要坐起来;如果坐着,要站起来;如果你在吃饭,要吐出口中的饭。如果七天之内不归顺,我就消灭你的国家。”金地王接到信后非常害怕,立即去拜见佛陀。后来佛陀以方便让金地王皈入佛门,金地国的众生也都皈依了三宝。

在佛经中,诸如此类的公案非常多,如果能对佛陀的这些善根生起欢喜心,则可获得无量无边的功德。如佛经云:“佛德不可思,正法不可思,圣僧不可思,若信不可思,果报不可思。”意思是,佛陀的功德不可思议,正法的功德不可思议,僧众的功德不可思议,如果能对这些不可思议的对境生起信心,则可获得不可思议的果报。所以大家要想方设法对三宝的功德生起随喜心。

今天我遇到一个领导,他说:“堪布,你应该知道,我是经常研究佛教的。你们不是经常说要皈依三宝吗?三宝里面,佛宝没有出问题,佛像在佛堂里面供着;法宝也没有出问题,佛经完整无损地存在;僧宝里面呢,有些人的行为出了问题,所以我对僧宝生不起信心。”这是一种邪见。虽然有些人出问题了,但是还有很多人没有出问题,可是他天天对出问题的人生邪见,从来不随喜没有出问题的人,这样不太好。在僧众里面,当然会有个别不如法者,但这不代表所有的僧人都不好。如果一个坏人能代表所有的人,那整个人类都没有好人了。所以还是应该观清净心。

虽然僧众中有许多凡夫,可是这样的凡夫也能利益众生。比如对众生生起一刹那的饶益心,想方设法使众生心生欢喜(甚至开玩笑让大家高兴),令一个众生的心转向正法,等等,这些善根也值得我们随喜。前一段时间,我要求大家发愿至少度一个众生,昨天有一个人给我打电话:“你那天不是说,至少要让一个人皈入佛门吗?我现在已经让七百多人皈入佛门了。”我怀疑这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当然值得随喜。此外,成办少许善业后回向一切有情,比如把听一堂课的善根回向给众生,这也是在利益众生,我们也应该随喜这种善根。

看问题不能只看反面。平时人们也经常说,要一分为二地评价人。如果我们一只眼睛好,另一只眼睛不好,好的眼睛看东西很清楚,不好的眼睛看东西模模糊糊,那我们没必要闭着好眼睛,非用不好的眼睛看世界。在看待凡夫修行人上也是同样的。

总而言之,我们应该随喜大乘的善根,也就是要随喜佛陀、菩萨以及凡夫在菩提心推动下所作的一切善根。大家要记住:凡是无有自私自利心所做的善事都是利益众生的,这就是大乘的善根;凡是以自私自利心做的善事都不是为众生做的,这不属于大乘的善根。对于大乘的广大善根,我们一定要好好地随喜。

下面大家首先随喜大乘的一切善根,然后再回向给所有的众生。

 

 

[1] 前面说随喜可以获得同等福德,可是这个乞女因为随喜的心特别强,她获得的福德已经超过了胜光王。

[2] 《大智度论》中也有同样的教言。

[3] 虽然没有佛的相好庄严,但度化众生的事业和佛一样广大。

[4] 如本师释迦牟尼佛最初在古释迦牟尼佛面前发心。

[5] 十二相:从兜率天下降、入胎、出生、通达五明、受用王妃、出家、苦行、趋往金刚座、降魔、证道、转法轮、涅槃。

[6] 《大圆满前行》中也有这个公案,那里的国王名叫莲花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