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利刃轮

达玛绕卡达造

索达吉堪布译

顶礼三宝!

此论分三:一、初义;二、论义;三、末义。

甲一(初义)分二:一、论名;二、顶礼本尊。

乙一、论名:

击敌要害利刃轮

乙二、顶礼本尊:

顶礼忿怒大威德!

甲二(论义)分二:一、总说行者修心法;二、别说如何修心。

乙一、总说行者修心法:

如孔雀游乌毒林,虽有药圃善严饰,

孔雀群会不喜彼,依乌毒精自生存。

勇士入于轮回林,安乐福苑虽严饰, 

诸位勇士不贪执,苦林菩萨自生存。

欣受快乐之懦夫,是以怯懦感痛苦,

欣受痛苦彼菩萨,是以勇力恒安乐。

今贪欲如乌毒林,勇如孔雀能调解,

懦如乌鸦命葬送,自私焉能调此毒?

其余烦恼此类推,如鸦者丧解脱命,

故如孔雀诸菩萨,于如毒林众烦恼,

转醍醐入轮回林,欣受摧毁此毒物。

乙二(别说如何修心)分二:一、略说;二、广说。

丙一、略说:

今无自由流转者,执著为我此魔使,

当离自私求快乐,欣受利他之苦行。

业力牵引习烦恼,同类众生诸痛苦,

当堆欲乐我之上,恋私欲时摧毁彼,

自之安乐施众生。                        

丙二(广说)分二:一、根除自私珍爱执我;二、行持两种他利菩提心。

丁一(根除自私珍爱执我)分二:一、以温和教诲业力之轮摧毁自他;二、以粗暴教训威猛之利刃降伏我执。

戊一、以温和教诲业力之轮摧毁自他:

眷属于己邪行时,心想是自散乱致。

身现难忍病痛时,是害众生之身体,

恶业利刃轮自己,今自取受诸病痛。

自心出现苦楚时,定是扰他心相续,

恶业利刃轮自己,今自取受诸苦厄。

自为严重饥渴逼,是欺盗夺行吝啬,

恶业利刃轮自己,今自取受诸饥渴。

不由自主他使时,是嗔下者且奴役,

恶业利刃轮自己,今以身命事他利。

若闻一切刺耳词,是两舌等语之罪,

恶业利刃轮自己,今当摈弃语过失。

若生不净外境中,是恒常习不净相,

恶业利刃轮自己,今当唯修清净观。

别离饶益挚友时,是自招引他眷属,

恶业利刃轮自己,今莫分离他眷属。

若诸圣贤不喜自,是舍圣贤依劣眷,

恶业利刃轮自己,今当弃离诸恶友。

遭受增损他责时,是自诽谤众圣贤,

恶业利刃轮自己,今莫增损诋毁他。 

唐捐必需用品时,是蔑他人之所需,

恶业利刃轮自己,今当成办他之需。

心不明了不喜时,是于他众积累罪,

恶业利刃轮自己,今当断除他罪缘。

不能成事心乱时,是于胜事造违缘,

恶业利刃轮自己,今当断除诸阻碍。

如何亦令师不喜,是于妙法有表里,

恶业利刃轮自己,今当于法表里一。

众人群齐反驳时,是轻有惭及有愧,

恶业利刃轮自己,今当警惕不防护。

眷属集聚即嗔时,是劣秉性蔓诸方,

恶业利刃轮自己,今当处处人格妙。

凡亲皆成怨敌时,是内存有歹毒心,

恶业利刃轮自己,今当时时无谄诳。

自患痼瘤水肿时,是无戒肆耗信财,

恶业利刃轮自己,今当断夺信财等。

传染病骤萦身时,是做失毁誓言事,

恶业利刃轮自己,今当断众不善业。

于诸所知蒙慧时,是行本应放置法,

恶业利刃轮自己,今当串修闻等慧。 

行法睡眠压逼时,是积障碍微妙法,

恶业利刃轮自己,今当为法而苦行。

喜惑严重散乱时,未修无常轮回过,

恶业利刃轮自己,今当极度厌生死。

如何皆现下堕时,是曾轻视业因果,

恶业利刃轮自己,今当精勤积福德。

凡作佛事逆反时,是曾指望邪恶方,

恶业利刃轮自己,今当退离邪恶方。

祈祷三宝不灵时,是于佛教不诚信,

恶业利刃轮自己,今当唯依三宝尊。

妄念晦气魔起时,是于本尊咒积罪,

恶业利刃轮自己,今当摧诸恶分别。

如熊漂泊山野时,是将师等摈出境,

恶业利刃轮自己,今莫将谁驱逐境。

遭霜雹等不幸时,是未如理守戒誓,

恶业利刃轮自己,今当清净誓言等。

欲望极大财乏时,是未布施供三宝,

恶业利刃轮自己,今当精进作供施。

相貌丑陋眷凌时,未造佛像嗔焚烧,

 

恶业利刃轮自己,今当造像性宽容。

如何做皆贪争时,是入刚强劣相续,

恶业利刃轮自己,今当根除我与你。

修行皆不切要时,是劣见解入心中,

恶业利刃轮自己,今当所作悉利他。

行善自心不调时,是图即生大富贵,

恶业利刃轮自己,今当策励求解脱。

诵经思择后悔时,无愧喜新好高攀,

恶业利刃轮自己,今当交往悉谨慎。

他之狡诈欺己时,是自私慢贪念大,

恶业利刃轮自己,今当于物悉寡欲。

讲闻反增贪嗔时,是未深思魔过患,

恶业利刃轮自己,今当思择断违缘。

一切妙行变劣时,是曾恩将以仇报,

恶业利刃轮自己,今当顶戴大恩人。

总之不幸临头时,如铁匠由自剑伤,

是恶业刃轮自己,今当于罪不放逸。

于恶道中受苦时,如箭者由自箭伤,

是恶业刃轮自己,今当于罪不放逸。 

家庭痛苦临头时,如养子孙杀父母,

是恶业刃轮自己,今当恒常生出离。

戊二(以粗暴教训威猛之利刃降伏我执)分四:一、以认清敌我承接;二、略说打动能毁无我怒尊之心相续及降伏方式;三、广说宣告所毁我执魔过且降伏;四、以将我执摧毁无遗而摄义。

己一、以认清我敌承接:

如是我已认清敌,我识暗窃之盗匪,

装己欺骗伪君子,奇哉无疑是我执。

己二、略说打动能毁无我怒尊之心相续及降伏方式:

现今业刃挥头上,怒姿头上旋三匝,

张二谛足方智目,露四力牙压仇怨,

亦是对敌明咒王。                        

持业兵刃能击入,轮回无有自在处,

我执厉鬼极凶残,失自他妙当回转。

转转祈怒大威德,打打击中我敌心,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吽吽圣尊显神变,匝匝紧捉此仇怨,

啪达啪达救脱诸束缚,卸卸斩断执著结。

迅降怒尊大威德,陷轮回业淤泥中,

业惑五毒臭皮囊,祈求当下速撕破。

己三、广说宣告所毁我执魔过且降伏:

三恶趣中虽受苦,不知畏惧造作因,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求乐强烈不积因,耐苦薄弱贪婪重,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急于求成不勤修,行事繁多悉不竟,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喜新无愧无长情,奢想盗夺勤奔波,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擅长邪命欲望强,苦积有财为吝缚,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于众行少吹虚大,自无功德声势大,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师多担负誓言少,徒多饶益护持少,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承诺繁多利行少,名大观察鬼神耻,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寡闻空口说大话,乏少教理多分别,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眷多无有荷担者,主多远离可依怙,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位高功德比鬼少,师大贪嗔较魔暴,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见高行为比犬劣,德多基本吹风中,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一切如愿终归己,亏损无端推于他,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身著袈裟求救鬼,受戒威仪随同魔,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佛赐安乐供厉鬼,正法引导欺三宝,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常居静处散乱转,求妙法典护苯卜,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舍解道戒继家业,乐付东流追逐苦,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弃解脱道游边地,得人身宝造狱因,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置法殊胜牟商利,置师经院逛城区,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置自生计夺僧财,置自父业盗他财,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呜呼修弱神通锐,未踏入道神足行,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利教嗔心执怨敌,受欺无智报恩德,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己人心语告敌人,挚交无耻窃肺腑,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易怒妄念分别重,难以相处秉性恶,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嘱咐不听暗加害,礼来不往远怀争,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不乐从谏恒难处,冒犯频繁常记仇,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过分压制圣执敌,贪欲强烈纳少年,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无情抛弃昔交友,极度喜新说甜言,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无有神通妄取过,无悲伤害依人心,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寡闻普皆作揣测,乏教悉皆生邪见,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串习贪嗔诋毁他,串习嫉妒增损他,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不经求学轻博大,不依上师谤圣教,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不讲法藏自妄造,不修净观讽研讨,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于非法事不谴责,于诸善说百般驳,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于惭愧处不惭愧,于无惭事反执惭,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可行一事亦不行,非理之事皆行持,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己四:以将我执摧毁无遗而摄义:

奇哉能摧我见鬼,善逝法身威力尊,

持执无我业刃杖,无疑头上旋三匝。

祈祷大勇降此敌,祈祷大智毁恶念,

祈祷大悲救护业,祈祷粉碎决定我。

凡流转者所有苦,决定堆于此我执,

凡是所有五毒惑,决定堆于此同类。

如此无余过根本,无疑由智而认清,

若仍袒此作狡辩,祈祷摧彼执著者。

丁二(行持两种他利菩提心)分三:一、修世俗菩提心;二、修胜义菩提心;三、修果回向成办二利。

戊一、修世俗菩提心:

一切过咎归一己,于众生观具大恩,

他所不欲自心取,我之善根回向众。

如是他众之三门,所造三毒我取受,

犹如孔雀毒增艳,愿烦恼成菩提伴。

我之善根施众生,如鸦食毒以药复,

掌握有情解脱命,愿速获得善逝果。

终究我与父母众,未于密严证觉前,

以业漂泊六道中,愿彼此间怀同心。

尔时为利一众生,我亦普入三恶趣,

不失伟大菩萨行,愿恶道苦我灭除。

即刻所有地狱卒,于我生起上师想,

兵刃悉皆成花雨,愿无损害增寂乐。

愿恶趣众得总持,受人天身发觉心,

我以正法报恩德,视我为师而依止。

愿尔时诸善趣众,同我修习无我已,

三有寂灭无分别,平等性中识本面。

戊二(修胜义菩提心)分三:一、略说连接文;二、以观察修广说;三、以安住修摄义。

己一、略说连接文:

如是而行败此敌,如是而行败妄念,

串习无我无念智,色身因果岂不得?

己二(以观察修广说)分三:一、抉择实相空性无我;二、实修现相无欺缘起;三、宣说甚深现空无别。

庚一、抉择实相空性无我:

诸位一切是缘起,缘起观待无独立,

转来变去妄相幻,如旋火轮是显像。

如芭蕉树无实质,如晨霭观非可怖,

如阳焰水远美妙,如镜中影似真实。

如云如雾似停住,此敌凶手我亦尔,

似有毕竟永非有,似真悉皆不曾真。

似现超离增损境,彼者有何业之轮?

庚二、实修现相无欺缘起:

此虽如是无自性,然一碗水显月影,

业果虚妄多鲜明,显现许中当取舍!

梦境劫火盛燃时,虽无自性热恐怖,

地狱等虽无自性,炖烧等惧故当弃。

如烧迷时虽无暗,深长洞中游弥漫,

无明等虽无自性,当以三慧除迷乱。

唱起乐师伴奏歌,观察声音无自性,

未察聚合出悦音,驱除人心之忧恼。

业与因果详分析,虽无一异之自性,

然显现法能生灭,似有苦乐受种种,

显现许中当取舍!犹如水滴满瓶器,

第一滴水非满瓶,非由末等一一滴,

缘起聚合盈瓶器。谁受未受苦乐果,

非由第一刹那因,非由最末刹那等,

缘起聚合感苦乐,显现许中当取舍!

庚三、宣说甚深现空无别:

奇哉未择似欢喜,此种显现无实质,

然而显现似存在,此法甚深劣难见。

己三、以安住修摄义:

今若入定于此中,定显现许亦有何?

有何有复有何无?承许是非悉何有?

无境有境之法性,离诸取舍离戏论,

本来性中无智慧,坦然安住成大士。

戊三、修果回向成办二利:

祈愿如是析世俗,以及胜义菩提心,

二资无碍至究竟,获得圆满二利益。

甲三、末义:

击敌要害利刃轮,于种种恐怖猛兽出没之林间,具教理、证悟之大瑜伽士达玛绕卡达依殊胜上师之言教汇编后于浊世有畏惧之深林中实修,彼恩授阿底峡,阿底峡也为调伏芸芸难化众生,无偏实修生起证语而说此偈:

我舍国政苦行时,积累福德谒师尊,

得此甘露法灌顶,今能对治续法脉。

我于宗派无偏颇,展露智慧博学时,

虽见无量稀奇相,觉此法方利浊世。

其后,阿底峡为印藏不可思议弟子中由佛母度母等无量本尊授记堪为法器之高足俄巴色嘎(即仲敦巴)恩赐调伏藏土刚强所化之法,本论译师与班智达也是由他们师徒担任。

2012 7 23 日(藏历六月初四)

自寿五十岁生日于五台山那罗延窟译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