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节课

20031228                                

今年的冬天有一点冷,感觉上有些金刚道友听课不太如法,听课的时候如果是卧在被窝里没有看书,也没有点灯,恐怕一会儿就会睡着了,应该不怕寒冷,振作精神,一定要看书。有些世间人虽然在天气寒冷的情况下,还是非常辛苦,学院里捡垃圾的工人,他们白天不好意思工作,晚上才开始开拖拉机装垃圾,为了一点钱,晚上那么冷,他们还是有这种精神和毅力,所以,我想我们为了获得佛法,要坚强一点,否则在这种环境和气候下可能会倒下去一蹶不振,佛法是所有希求中最重要的,大家应该有这样的信心。

我看到一本书里说,以前台湾有个卖饺子的人,他早上三点钟起来开始做饺子,一天要做一万个饺子,每天都是这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周而复始地生活。学院中卖油条的也是早上起得特别早。不过大多数金刚道友的精进、信心的确非常不错,有的时候我看到他们的行为真的有点惭愧,使人羡慕。因此,我想大家应该从好的方面去发展,精进一点,稍微苦一点、痛一点应该转为道用。

昨天晚上我认为今天肯定不能来上课,但是早上起来的时候使劲动一动,基本上能坚持。最好五部大论讲完之前不要死,确实心里面有这个希望,但人什么时候死谁也定不准,佛经中也是这样讲的。一般来讲作为病人被病魔折磨得久了不一定在世间呆很长时间。我现在没有信心到医院里去,原来在成都最大的华西医大住了大概半年的时间,后来在厦门较好的军区一七四医院也住了大概六个月左右,今年在杭州呆了两三个月,但是他们都说治不好,所以我对去汉地也没有很大的兴趣。

前一段时间,我们学院有一个出家人,据说是格西,到很多医院去看病,医生说治不好,回来他就上吊自杀了,但我想应该不是格西,格西不可能没有一点境界而选择自杀吧。我个人而言,对自身的执著作为凡夫人来讲是有,但最主要的是我特别贪执五部大论,怕讲不完,因为一切都是无常的,来自很多方面的逆缘、违缘数不胜数,也害怕你们挺不下来,如果五部大论讲完了的话,我想在世间上,作为凡夫人可以说是誓言坚定,我是特别地执著。

 

我们在修法的过程中每个人都有他自身的违缘,希望大家应该坚强,确实像刚才上师如意宝所讲的,需要坚强,需要自立和自信,没有自信修学是不会进步的,下面我们开始讲《开启修心门扉》第一品舍弃今世。

昨天我们学习了玛尔巴罗扎对米拉日巴的教言,米拉日巴对寂光的教言,今天讲《大圆满前行》中经常提到的达波仁波切的教言。

达波拉杰说道:“现境有如恶人不恒常,幻身恰似借物速灭失,财物幻化欺诳痛苦因,

达波拉杰是这样讲的:现在我们显现的外境有如恶人,恶人也许今天比较开心,明天就满面怒容,今天做事比较妥当如法,明天就颠倒黑白。

昨天我问一个人:现在信心怎么样?

现在还可以的。

那会不会稳固呢?

可能不会吧,我的信心就像空中的云彩一样,一会儿就变了,也许是前世的业力现前。

我并不是说他是恶人,虽然他自己说自己是恶人。不过显现的外境的确就像恶人一样不恒常,有时可靠,有时不可靠,会引诱你欺骗你,因此我们对任何色声香味的美妙外境都不应贪执。比如说外面的声音或者是色法,初次接触的时候觉得很引诱人,非常美妙,但是日子久了,总有一天你就会发现他引诱、欺骗的本质。

我们幻化的身体就像借用物一样,很快的时间中会消失殆尽的,现在学了《入菩萨行论》,很多人在学静虑品,尤其是讲法无我的时候讲了身念住,其中很多是有关我们身体的虚幻性。我们长久地住在这个世界是不可能的事情,昨天我想了一下,大概是1980年宗教局刚刚开放的时候,开法会的几乎所有的喇嘛都是老喇嘛,但是现在看来所有的老喇嘛都相继离开了人间,所以,现在不管是年轻人还是中年人,再过几十年多数都会离开人间,身体这个借用物也没有什么可特别贪执,世间人们根本不知道,他认为身体是永恒的,所以才会永远对它执著。

财物也是幻化,幻化和魔术是欺诳和痛苦的因。

故乡如同魔狱束缚源,何人贪执此等漂轮回,当断轮回命脉我执根。”

故乡就像魔的监狱,是束缚的来源。

任何人如果贪执自己的身体、故乡、财产、外境,那么此人永远都会流转三界,所以我们一定要断除轮回的命脉。比如说人的命脉已经斩断就不可能再行动了,会倒下去,我们的我执之根因为是修断,不是见断,所以瞬间断除是很困难,获得阿罗汉果位的时候才完全断掉人我执。虽然如此,我们现在还是应从道理上观察自私自利的心,通过观察可以破析,原来我执特别强,现在通过修学有了很大的转变,这也是一种修行的象征。我们修行人不要寻求外面看到什么东西,现在大多数的人就是喜欢开天眼显示神通,他们特别执著。但是这并没有很大的意义,最有意义的就是在自己的相续中生起出离心和无我的智慧,这一点非常的重要,因为这是断除轮回命根我执之首当其冲的条件。

博朵瓦仁波切也绘声绘色地比喻道:“死缠牧桩忧水冲,牛鞧呃难湿皮裹,箭矢远射说百遍。”

博朵瓦格西的比喻是一个颂词,以后的一两天中都要讲这些比喻,博朵瓦格西引用过很多比喻,后来他的弟子将这些比喻收集起来汇集为《喻法书宝鬘论》,这些比喻非常殊胜,我在杭州的时候想翻译噶当派的《喻法书宝鬘论》和一些比喻方面的教言,但后来心又转移到其他的法上面。

此处引用的是:死缠、木桩、担忧被水冲走、牛鞧 、呃难、湿皮裹,这些都是不同的比喻。以下每一个比喻都会广说,所以在颂词上先不作解释。

意即当人已处于弥留之际,仍然犹如针线相连般,对此生的安逸享乐至死都执持不放,瓜葛相连,无法脱离,修法就不会有成就。

首先第一个死缠的问题:有些人已经到了弥留之时,就像针和线互相牵连一样,对于享受今生的安乐临死时还紧执不放,执迷不悟,瓜葛相连,无法脱离,修法是不会成功的。

意思是说现在我们就要看破今世的一切财产和琐事,如果没有这样,当你临死的时候,就像线穿在针眼当中,不能很快把线拉出来,因为二者相连之故,线到哪里,针也跑到哪里,针到哪里,线也会紧紧相随。

古代生活比较贫穷,《极乐愿文》里说很多比丘贪执钵盂或法衣,孩童贪执玩具。现在的人们生活水准不同了,就会贪执房屋、轿车和其他的一些昂贵物品。

所以,我们活着的时候,对财产一定要断除贪心,如果没有断除贪心,你临死的时候就会挣着凸怖的眼睛看着你的牦牛、你的财产……原来我也讲过,以前我小的时候有一个叫果让的人,当他的眼睛都慢慢变了的时候他说:我的牦牛……我的口袋里面有……青稞。说着就死去了,这是我亲眼所见的事实。我们这里的金刚道友可能也没有太多的财富,如果我们对财物没有强烈的执著,临死的时候也不会留下遗嘱:我的水桶交给谁,房子留给常住用,我的系解脱里面有50块钱……这样是不行的,这种人是无法成就的。

这以上讲的是死缠,临死的时候仍然对财产缠绕不休,不能瞑目。

下面讲第二个比喻:牧桩。

如同牛犊已系于牧桩之上,自己却并未察觉,仍然四处蹿动。开始,拴牧绳尚有一弓的长度,可以任其继续跑动。绳索不断牵挂、转绕,最终被牧桩缠绕,直至脖颈绊于牧桩,牛犊也不能再往来穿梭、东跑西撞了。

这个比喻听说是博朵瓦尊者以前在热振寺的时候,有一次看见一头小牛被绳子拴在桩子上,但小牛自己没有发觉,绳索有一弓长,它可以自由自在地跑动,它看见很远的地方,母牛来了,它就四处蹿动,最后绳索越来越短了。这一点我们平时也不难看出,尤其夏天的时候附近有很多小牛,小牛被拴在桩子上,开始时绳索比较长一点,它就自在地跑动,绳索逐渐缠在桩子上,越来越短,最后牦牛系于桩子上,不能动了,最后叫个不停。有时马也是如此,晚上栓起来的时候绳索还很长,到了早上它的脖颈紧紧贴在桩子上一动不动。以此来比喻有些修行人非常贴切。

同样,首先渴望通过修持某一法门而获得自在,但被贪执今生衣食等牧桩所绊,终究无法自由自在地尽情驰骋。

同样的道理,今世的琐事相当于桩子,我们就相当于小牦牛一样,很多人首先是想获得自由自在的法要,却没有想到已经被缠附在没有看破今世的桩子上。很多人来了以后想剃发出家,目的是要自由自在地获得法,初来乍到,修行很精进用功,但因为没有看破今世,对爱网情执、虚华财色、蜗角虚名不知放下,看不破就会深陷其中。有些修行人就是这样,首先热衷于钱财的积累,逐渐贪得无厌,最后还俗了,变成毫无自由的可怜人。有些人贪执家中父母,就频频回家看望,结果钉在绳索上面再也不能出来。最终,自在的看破今世的法没有求到,对世间法却越来越执著,最后有了自己的家庭就相当于小牛已经缠在了牧桩上,所以这个问题非常关键。

我在将近二十年的经历中看到很多修行人如法的行为,也看到很多不如法的行为,有些修行人原本很不错,但是最关键的没有看破今世。我想在座的有些人以后肯定也会这样,看破今世的法门没有修好,即便你修了大圆满等最高的法要,结果晚年也还是像小牛犊一样缠在家中不可终日。

那天发过《开启修行门扉》的法本以后,很多人都表示说已经看了,但我想博朵瓦尊者的这些比喻可能你们心里面还没有生起定解,所以,我一定要讲一遍,否则对这些比喻可能大概的意思都不懂。本来书本上的问题就是这样的,反正有一个牧桩,好像有一个小牛犊的故事……这样一目十行、走马观花不会有深刻的理解,因此应该观察自身,如果能看破今世,以后自己的修行会飞黄腾达,否则也只是暂时落得个修行人之名,到了晚年甚至再过几年,你还是会……小牛犊暂时也是在绳索范围内自由攒动,但结果会越来越短,没有看破今生很多人最终也是如此,所以最后无法自由尽情地驰骋[1]

一位叫萨西的格西在一次纷争中不幸丧生,仲敦巴格西惋惜地感叹道:“我的萨西如果三年前死去,还是以三藏法师之身份死的,只可惜他三年后才死。”他所牵挂的寺院成了阻碍他的牧桩。

萨西是仲敦巴的一个弟子,他也是一位格西,他是在一场奋战中丧生的,仲敦巴非常惋惜地说:我的萨西三年前真是一位好修行人,他当时好像舍弃了今世一样,如果三年前死去的话,他是以三藏法师的身份而死的,只可惜他三年以后离开了人间。

我们这里的有些修行人也是这样,三年以前真是一个好修行人,此时死去很好,后来做很多不如法的事情——搞生意、搞世间法,慢慢自己已经不是修行人了。我们这么大的学院在整个世界中是很罕见的,学院中虽然大多数人比较如法,但也有个别的少数人鱼目混珠。我们自己应该时常观察,令修行永远稳固非常重要。

真正的修行人存活的时间越长越好,如果不是真正的修行人,还俗或者以后对世人、对自己留有不好印象的话不如早一点离开的好。《四百论》中说:“具戒久存活,能做大福德。”

有些修行人发愿很清净:愿我生生世世做清净的出家人,即生中即使遇到生命危险也不舍弃出家的本分。这样发愿非常好,可如果没有看破今世,对亲朋好友、财产身体特别执著,慢慢就会落到小牛的下场。虽然已经出了家,可是不能看破,一旦家里的人以自杀威胁,他就觉得家人真的可能会自杀,须臾就跑回家中。最后不能回来特别苦恼。小牛还是自己把自己缠在桩子上了,不是其他人,自己如果能看破,拔出桩子,问题就解决了。

此处也是一样,如果三年前死去,他尚且还是以三藏法师的身份死的,可惜已经迟了三年,现在相当于在家人一样。

他的寺院变成了他的牧桩,因为放不下他的寺院,为了寺院而奔波操劳直至死去。就像小牛紧紧缠绕着桩子,最后在桩子上死去。或者有些修行人不能看破,最终到亲友面前死去,他的牧桩就是家人。

噶当派的比喻非常贴切,对修行也很有助益,大家应静下来仔细思维。人的一生从一方面来讲光阴荏苒,转瞬即逝,但从另一方面讲,人生又比较漫长,一生中很可能还要扮演很多角色,真是可怜。

以前在学院住过的个别人,现在已经还俗了,还俗以后想租一间房子,房租费也特别高,各方面开销很大,不搞一点生意也是不行的。确实是这样,我们出家人有很多在家人供养,不劳动也不会饿死,虽然这里的大多数人条件较差,很多人只用八十块钱来维持一个月的生活。

有一天我采访了这里的很多金刚道友,生活费刚刚发下来的时候,马上买一些生活必需品,有时只剩下一点点,但还是可以过得去,钱就是这样,有多少就会花多少,没有钱不花也可以。他们这样说。

很多金刚道友的生活还是非常简单如法的,与世间人大相径庭。如果我们不是出家修行人,根本不会有人供养,如果你在外打工,一点钱也没有挣到,你跟任何人打电话,他们会让你老老实实地等着,马上寄钱给你?这是根本不可能的。如果你说现在修行的过程中已经身无分文,寻求资助的话,他们就会立即帮助你,即便无人资助,金刚上师和道友也会想办法帮助的,尤其这里的冬天有些寒冷,生病也可以扶贫。在这里生活很简单,在这里修行也真是有意义。我有时想:在这个世界上,在学院生活可能是最简单的,一般说来,现在在这个社会中以每月八十块钱的生活费维持生活是根本办不到的,譬如台湾和新加坡,人均每月消费三千元人民币是最低标准,为用这份钱来糊口,你就必须要奔波,没有奔波就无法生存。

因此,世间人每天为了生活,非常的奔波劳累,我们暂且不谈来世,而是从短暂的今生来讲的。

所以,没有看破今世,在修行过程中会有很大的违缘和痛苦,最后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晚年到底该如何度过,大家在这方面应该想一想。

如果能够挣脱大中小三种牧桩,修行必将无往不胜。

三种牧桩是指大中小的不同贪执,如果我们能挣脱牧桩、拔出牧桩、看破今世,不管我们到哪里修行都会成功。

如果我们没有拔除牧桩,虽然暂时有些神通、神变,有些别人羡慕的境界,实际上是不可靠的,在其他上师面前印证自己是大圆满第一部境界、第二部境界的人,结果去战争,在战场中死去等现象也是屡见不鲜的,如果能看破今世就根本不会这样。在此我并没有褒己贬彼之意,我举一个例子,我以前可能也提到过:我们那边有一个叫拉龙的人,有上师说他是大圆满第三步境界还是二步境界?去年在色尔坝纠纷的时候,他的儿子还是其他的亲戚已经被打伤了,他就气急败坏地骑着马往战场上跑去。如果真正是证悟大圆满、看破今世的人,根本不会对自己的儿子或亲朋如此地执著,更不会对怨恨的敌人生起烈焰般的嗔恨心,所以一些表面的境界并不重要。

对于提婆达多这个人,从大乘的角度讲他是古佛的化身,有这种说法,但是从显现上是因为神通害了他,有些经典中是有记载的,因为他有很大的神通,获得了未生怨王对他的恭敬,他们同流合污、狼狈为奸与佛陀并战,罪不可恕。这样一来神通对他来讲成了灭顶之灾,祸患无穷。

所以,我们没有看破今世之前,暂时的境界是一种违缘,不是顺缘,我们这里的有些人说自己看到了本尊、观世音菩萨、地藏王菩萨,好像比无垢光尊者的境界还更胜一筹,但是你究竟看见没有,我不清楚,我没有他心通。

昨天有一个人说我很了不起,是成就者,看来他更了不起,因为很了不起的成就者他都知道,说明他心通的神通已经具足了。

曾有两个和尚在杭州西湖游览,有两条鱼在水里游戏,其中一个和尚说:这两条鱼很欢喜。另一个和尚问:你怎么知道?第一个和尚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但我觉得这些神通神变并不重要,如果有看破今世的境界就已经超越一些显现上的神通、神变。

因此,我重宣此意:如果能挣脱大中小三种牧桩,那么不管他在哪里,修行肯定会成功,而暂时的一些表象、境界,不一定是通往修行成功之路的基石,大家应该记住。

牧桩的比喻已经讲完了,以下是小羊羔的比喻,此比喻在《喻法书》中可能是与下面的比喻连在一起讲的。

小羊羔能被网罟所囿,野犏牛却能挣脱网罗的羁勒。

一些较细的绳索做的网,也会把小羊羔困在里面,而一些大犏牛[2]根本不可能被小小的网罟所控制,它会断掉绳索逃之夭夭。

这个比喻引申为像羊羔一般修行境界不好的人容易被世间八法所诱惑,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如果修行比较好的,像野犏牛一样虽然身边有一些违缘,但是他不会被这些违缘束缚。有道友对家人说:不管你以后给我打多少电话,我都不会理你。割掉电话线以表坚决,可是第二天思来想去还是不行,又开始打电话,所以大牦牛又瞬间变成小羊羔。

柔弱的蜘蛛网(虽然可以粘住弱小的昆虫,)但却不能束缚羊羔嬉戏的脚步。

柔软的蜘蛛网虽然可以粘住弱小的昆虫,但是不能束缚羊羔,这也是比较而言,从大乘和小乘的修行人来比喻,或者看破今世的不同程度来作比喻,比如说能束缚昆虫的蜘蛛网当中小羊羔是不会被束缚的,小羊羔被束缚的网中,大犏牛是不会被束缚的。那么最坏的世间人所束缚的地方,普通的修行人是不会束缚的,但是与修行好的人比较起来,他也会被捆缚,有些普通的修行人与世间人相较,还是好一点,但是他不能放弃家人,这一点就像是处于中间状态的小羊羔一样。根本不能看破今世或不能放弃现世的世间人,此处用昆虫来比喻。

还有一个比喻:忧水冲。

牛马等牲口过河时,首先若未毫不犹豫地将其驱赶过河,它们就会被湍急的河流吓得心惊胆战,停步不前,即使以强力往前驱赶,也会返至原地。

驱赶牛马过河的时候,首先应该毫不犹豫将它们撵过去,否则对于面前湍急的河流,有一个牦牛感到害怕,它们就都不愿意过河,停滞不前,这个时候你再强力驱赶,它们也根本不会过河而立即返回。

所以,我们作为修行人首先一定要下定决心强烈断除,否则如果首先犹豫不定,没有出家或者没有看破今世的话,后来别人怎样规劝你好好修行,还是起不到作用,修行就不会成功,我们的心跟牦牛的心并无二致。

博朵瓦尊者的《喻法书宝鬘论》里是以羊羔过河来比喻的,此处比喻为牦牛过河。

如果羊羔不想喝水,纵使强按其头,使其嘴没于水中。(它也不但不会喝水),甚至沾上的水珠,也会奋力抖动使其坠落。

以前养过小山羊的人都会知道,如果它不愿喝水,有些小孩子强硬地把它的头埋下去扎在水盆里,它也不会乖乖服从,当头抬起来以后,它嘴上沾有的一些水珠,也会呸儿——地极力抖落。

同样,如果草率地以强力斩断对今生的贪恋,却未修持任一法门,最终不但不能抛却贪执,尚会强词夺理地应付他人的规劝,甚至连以前所学的也丧失殆尽了。

在修行方面也可以这样比喻,首先应自觉地断除世间法,如果不是自觉地断除,我们强迫其好好修行,他也一定会离开的,回去以后将以前学过的知识一并扔掉,认为受骗上当,连相续中少许的学问也全部抛掉,所以如果不是自愿修行是很麻烦的。在座的所有修行人应该都是自愿修行,这样很好。

现在有些寺院到了结夏安居的时候,因为寺院的收入比较多,很多做父母的就要求自己的孩子出家,目的就是为了这一点收入,长大以后就会还俗,而我们这里的大多数人想得开并自愿出家。

原来有一个女居士问圣严法师:你们出家人对爱情和性的问题是怎样看待的?圣严法师回答说:出家人全部是自愿出家的,所以,他有能力、有把握,也有办法抗拒对感情和性的执著(有把握、有办法是我自己加的)。因为是自愿的缘故,而且性欲在生活中不像饮食一样是一种不可或缺的东西,有也可以,无也可以,尤其是修行比较好的人完全可以面对并且认为这些欲望没有丝毫实义。后来圣严法师问她:是不是你也要出家?她有点难为情,大家都笑起来了。有些书中是这样讲的,我想也是这样。

同样的,如果强烈地让他斩断贪恋,出家修学密法,最后他会认为你害了他,他以前所学的知识也会觉得没有意义,也许法本都要寄回给你,就像小羊羔嘴上面沾有的一点水珠都要吐掉一样。但是我想很多修行人自己反反复复观察过,对自己的家人、财产、亲朋好友都斩断了贪执,觉得一定要出家,每一个出家人是仔细思择以后才来出家的,因此有办法对待自身的一些问题。

看破今世确实非常重要,希望大家把这些比喻思维透彻,如果我没有讲,可能比喻和内容不能结合起来,表面看来《开启修心门扉》是简单的加行中的加行法,其实并非如此,翻译的过程中,我确实翻查了很多书,比如说《喻法书》,前面也有说明,当时慈诚罗珠堪布也在讲,他也觉得非常难,讲《俱舍论》不是那么难,因为以前已经听过了,但噶当派的有些比喻我们不太熟悉,但是如果熟悉了这些比喻的用法就会觉得特别契合。

《札嘎山法》中也有狐狸、饿狗等比喻,这也是后来我看《喻法书》的时候才知道很多是札嘎仁波切在《喻法书》里面选取出来的。尤其博朵瓦格西是修心法门的创始者,身体和语言上根本表现不出来,而是看你的心能不能看破:

第一个问题断除世间的贪恋,自相续中一定要生起一个出离心。

第二个问题就是要断除自私自利之心,在心的相续中一定要生起菩提心。

第三个问题当然是如果你的相续中生起密宗的境界是再好不过,中观的无二智慧,断除我执见的这种境界自然是我们非常羡慕的,但是我们暂且不谈后者,首先宗喀巴大师在《三主要道论》中所讲的出离心,即是对世间的贪执应该抛开,否则在轮回当中是没有办法生起出离心的。我们发了菩提心以后,即便不是每天去思维,只要不出现菩提心的伪品就不会失去戒体,但有时自私自利的对世间的贪执心太重了,所作所为用噶当派的这些修心法来衡量时,全部都变成了非法。

对在座的道友来说,现在应该是最好的修行时代,以后不一定有这样的时光,当这一切变成回忆的时候,会认为在喇荣的时候真是很好的修行人,每天如是的精进,现在每天睡到九点钟才看到高高的太阳,而且整日里全部做着非法的事情,会不会这样我有时候很担心,不管怎么样,大家还是要重视修心法门,如果没有修行,光是理论上走马观花没有丝毫用处,光是修心法门,理论上一点也不管也没有用,应该不脱离、不偏不堕一起抓,这样才对相续有利。

好,今天暂时讲到这里,今天不讲《俱舍论》。



[1]驰骋一般指骑马奔驰,在此可引申为自心不能驰骋,心有挂碍、无有自在的意思。

[2]  犏牛与牦牛有一点差别,犏牛在所有的牛中力气是最大的,一般耕地的时候必须用犏牛,否则难以耕耘。藏地的习惯是不吃犏牛肉,回教喜欢杀犏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