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节课

20031230                                  

课前简单讲几件事情:

第一、今天经堂里从上午八点半到下午四点半一直要念金刚橛,喇嘛四点半的辩论暂时取消几天,现在法王已经做完手术,希望大家在这几天中专心念诵,各方面应该好好地发心。

第二、最近虽然漫天飞雪、天寒地冻,但大家不要退失信心,虽然出家是自由的,学法也自由,不强迫住在这里,但有些是违缘现前离开了就难以返回来,所以本着对自己负责的道友,不要轻易离开。

第三、无依无靠的病人大家要帮助。

第四、一会儿要念一个颇瓦,有一个金刚道友上吊死了。以后道友中动这种念头的时候应该马上祈祷上师,按戒律讲,修行人自杀也有杀人的过失。自杀一般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以前杀过众生,必须用这种方式来偿还债务,还有一种是暂时被外魔侵害成为今世的违缘,心不安宁,应该好好地祈祷。

 

《开启修心门扉》是噶当派的教言,因为不大习惯,翻译的过程中花了很长时间,如果你们没有详细看就太可惜了。可是有人认为《开启修心门扉》异常简单,而《俱舍论》又深涩难懂,结果两个都不愿学。难怪无垢光尊者也曾生起厌烦心,说是给有些弟子传密法的时候,他请求上师给他传一个显宗的法,因为需要理论作基础,当给他传理论的时候,他又责难上师没有给他传一个密宗的窍诀,所以无垢光尊者生起厌烦心。有些好修行人,什么食物都吃得津津有味,所以佛法全部是甘露妙味,因此,遇到什么法好好修都会对自己有利,有些人却全然相反,就像《札嘎山法》中对山羊的比喻:广袤草原中肥沃的青草它不吃,到了没有丁点草的地方,它就像安家落户一样呆在那里啃草根,还自得其乐。

因此,我们遇到怎样的法都一定要精进地修,不管是哪一位上师讲的,一定要认真听。我们应该依法不依人,不管是哪一位堪布、堪姆讲法,也不管他的表达方式如何,虽然不可能完全满你的心愿,但他所讲的法毕竟是以佛法为中心,所以应当善始善终地听受。有人认为这个法也不好,那个法也不殊胜,这样一来得不到任何利益,有些精进的人,不管是在哪一个善知识面前得的法,他都会认真修持。我不是自己赞叹自己,反正以前不管是哪一个堪布所讲的法,我就花时间一定要记录,现在再遇到那个法,因为当时认真地听了,所以都有一些印象,听过又一点印象也没有的法一个也没有,再稍微看一下就恢复到原来状况了,就像刀子曾经磨过,再稍磨砺就会很锋利。

有一个极为恰当的比喻可以更进一步地说明这一点。如果自己早已饥肠辘辘,即将被迫入死亡的边缘,好不容易竭尽全力来至一乐善好施的有钱人家中,却不去索取迫切急需的饮食,以解燃眉之急,而于只对将来有利的金银财宝垂涎三尺,贪得无厌地拼命索拿,(也许,还没有等到出门,自己已呜呼哀哉,命归黄泉了)。

如同前面所讲的听受高深法固然非常好,我并不是要你们对密法起邪见,心全部专注于加行,不是这样的,对密法的见解不能退,比如说有些金刚道友每天不间断念诵《大圆满直指心性》或者是《大圆满基道果发愿文》,密法确实有不可思议的功德和加持力,又遇到了上师如意宝这样的密法瑜伽士就更稀有难得,他老人家的法脉传承一定要重视,在修学密法的同时也不能轻视加行法门,此中密意应该是这样的。

这个问题接下来进一步说明:如果你早已饥饿难挡,已经濒临死亡,好不容易来到了一个喜欢布施的有钱人家,此时对你来说最关键的问题就是吃一点东西,马上吞下一碗面或者是一碗米饭就不会死了,但是你没有迫切地去希求饮食来解决燃眉之急,即将饿死之时却对钱财特别贪执,垂涎欲滴地想要获得,贪得无厌地拼命索要人家的金子、银子,很有可能马上死了还在要金银财宝,所以我们想一想值不值得?不值得!

比喻有些初学者对最关键的看破今世和观无常等基础法门不重视,如果没有打好基础,虽然密法和有些高深修法非常殊胜,但是在希求它的过程中会把最关键的命根断掉。初学者就比喻一个特别饥饿的人马上要死了,是给他一点金子好还是给一点食品好呢?当然是后者。所以,对于新来的人不要马上传一个大圆满灌顶,传一个托嘎,还是给他讲一些《大圆满前行》、《入菩萨行论》比较应理,因为他的相续中基础都没有,他一定用不来大圆满,就像将金子给一个快饿死的人,金子还要换钱,钱要换粮食,粮食还要做熟,最后他一定来不及吃就死掉了。

所以,我们应当对修法的次第生起信心,《札嘎山法》刚刚讲完的一段时间中,大家都变成真正的修行人一样,曾经我们经常听到的一些“怪声”在一段时间中全消于法界了,现在又开始出现一些“怪声”,所以,我认为有基础的人不要舍弃密法和甚深的大圆满窍诀,但是没有基础的人先打好基础,再修高深的法最好不过,这是噶当派的不共特点。所以,藏地的修行人就像进了保险公司一样,有一定的安全感,作为修行人来讲,应该欢喜。

下面是另一个比喻:说百遍。

所谓“口说百遍”,也即康巴人商讨之时“口说百次,尾摇千遍”之意。说一千道一万,追根溯源,最根本的就是,不论如何勤恳黾勉地闻思修行,若修法无有进展,都是因为不能放下盘算今生之安富尊荣的缘故。

康巴人商量事情的时候,有些年老有经验的人说话过程中会引用很多比喻。比如:口说百次,尾摇千遍就是口说百遍也好,尾巴摇一千遍,总而言之怎样怎样,或者说一千道一万,追根溯源,根本就是如何如何,归根结底总结起来应该什么什么。这里的意思:不管说一千说一万遍,归根结底我们再勤勤恳恳地修学,但是修法不成功的原因是什么呢?就是怪我们不能看破今生,不能放下今世的荣华富贵,不能舍弃现在的安富尊荣的缘故。

很多修行人这样讲:我修了很多法,依止了很多上师,现在还没有成就,好像我修行越来越退步,为什么是这样?上师你可不可以给我打个卦、算个命?我可以告诉他说一千遍也好,道一万遍也罢,观察自己看破今世没有,如果你没有看破今世,你求再大的法也于事无补,你依止再大的上师,法王的法王,法王的主席也不一定起到作用。学校里面的老师再好,学生一点也不精勤的话,老师相续中的知识也不可能传播到学生的心地当中。因此首先要看破今世。

高僧大德们的此番教诲都是立意深刻、回味悠长的,应该能给我们一些启迪,引起世人的深思。

高僧大德给我们留下来的这些教言像价值不菲的美味佳肴,细细品味,回味悠长,意义深远,对每个人都有一种启发。高僧大德们的甚深教言,并不像世间人中哪位领导语重心长的教育,领导的教育中有世间的意念、自私自利的毒药,甚至还可能有害众生的企图,但是高僧大德给我们留下来的箴言只要我们自己能回味,定会获益匪浅。

前辈们给我们这些浊世的修行人,留下了浩如烟海的经教,汗牛充栋的论典,但无论说法如何,归纳其要就是,要从现在开始精勤实修,并且励力断除的不是其他什么,就是要斩断对今生的贪恋,看破今世。

前辈的高僧大德们将浩如烟海的佛经教典已经留下来了,汗牛充栋[1]的论典也有。像印度的六大庄严、全知龙钦巴、麦彭仁波切等等,他们所著的教典非常多。

浩如烟海的佛经论典在短暂的一生中全部修持是困难的,但是我们全部归纳起来不是其他什么,就是要斩断对今世的贪恋,看破今世。最初对它们贪恋,之后要认清它的本质是没有什么可贪恋的,所以要看破,看破以后从自己的实际行动中要舍弃,看破和舍弃在汉语当中是有所差别的,看破今世,然后舍弃。

这一点对我们具有深远的意义,其他的一切都毫无价值,我们应对此再三权衡掂量。

这一点对我们具有深远的意义,其他的一切都毫无价值[2]。自己应该再三地衡量。这是一个比喻。

下面是博朵瓦尊者《喻法书宝鬘论》中的另一个比喻,比喻中这样讲的:

所谓“雪鸡门基狐与鼬”的说法,包含了几个比喻。“雪鸡”是指黄鼠狼在河的此岸紧紧地叼住雪鸡的脖子,雪鸡拼命挣扎,奋力飞至对岸,

《喻法书》中的比喻特别难懂,如果不是一些大德来解释它,只是雪鸡门基狐与鼬是很难弄清楚它的意思的。这句话包括了几个比喻,其中第一个比喻是“雪鸡”,在汉文中翻译为雪鸡,在藏文中叫贡牧,它的叫声很动听。

雪鸡的比喻是指:有一只黄鼠狼在河的此岸,它狠狠地咬住了雪鸡的脖子,最后雪鸡由河的此岸拼命飞到对岸去了,最后死在黄鼠狼的口中。

(最终仍死于黄鼠狼之口。获得了猎物的)黄鼠狼神色怅惘地悲叹道:“我虽然杀了如同空怀母牦牛的雪鸡,却离开了我那可以安睡的故土。”

但黄鼠狼极度伤感地悲叹道:空怀母牦牛般地雪鸡虽然已经被我杀害并美美地享用了,但是却已经离开了我的故乡。因为它的故乡原本是河的此岸,因它始终咬着雪鸡的脖子不放,最后雪鸡已经把它带到了河的彼岸,它虽然已经杀了雪鸡,但是却不能回去了,为什么不能回去呢?黄鼠狼不会过河,这条河可能比较宽。因为已经离开故土的缘故,所以非常痛苦。

在此应该着重解释一下“空怀母牦牛”,藏人一般都会明白,空怀母牦牛是不能生育的母牛,也没有被挤过牛奶,所以它的肉特别肥,藏人一般也会认为它的肉特别好吃。因此,我们放生的时候,空怀母牦牛买得比较多。这是噶当派的一个比喻。

同样,如果挖空心思地追求此生的享乐,或许会得到一些荣华富贵,但却因此而与善趣解脱相去甚远了。

意义上是我们挖空心思地追求现世的安乐,也许能获得钱财、名誉等等,有一些利益,但是已经与解脱相去甚远了,非常可惜。我们也是这样,有些修行人通过化缘等各种方法,将房子也装修得不错,别人给他供养的钱财也很多,名闻利养等各方面都如愿获得,还是非常快乐的,可是轮回的解脱和善趣的果报从此以后再也不能找回。

就像那黄鼠狼,它虽然得到了一块肉,这一点是可喜的,但是它再也回不去那可爱又可以安睡的故乡了,这才是最伤心的。

噶当派的修行人对现世的荣华富贵、名声财产唯恐避之不及,因为拥有这些,很可能就阻塞了自己的解脱之门,所以,我们这一生中为现世的名闻利养奔波就像黄鼠狼获得一块肉一样。

看噶当派的比喻在意义上对比的时候,还是会有许多感触。我曾特别想翻译《喻法书》,在成都还专门买了一本《喻法书》,本想在那里翻译,但后来看无著菩萨的《入行论释》也比较重要,就改变了初衷。《喻法书》中的每一个比喻讲起来,表面上讲了黄鼠狼飞离故土的故事,但是真正去思维,确实世间的名声、财产、利益真的不值得希求,否则终将远离解脱。无著菩萨也曾说过,他因为一段时间当中具足了所谓福报,结果修行的境界全部荡然无存了。对此在以下第十品中还会讲到。

所谓“门基”,是指从此地出发前往印度,没有必要花费心思去探察一百由旬以外的深渊。因为,如果对位于门基的险地不加以提防,最终会摔倒致死。

门基是指门口上的深坑险地。有些人从此处前往印度,关键就是看自己眼前的路况,先不用看印度和尼泊尔交接的地方路好不好,因为你出发时是从这里到成都,从成都到拉萨,然后再到阿里,过了阿里以后到了尼泊尔的边界地方,进入尼泊尔的首都加德满都后才前往印度,路途较远,所以,在刚刚要出门的时候就去研究尼泊尔首都到印度的路好不好走没有很大意义。

我们求法也是这样,我们刚入佛门,像大圆满的第三步境界、第四步境界,或者见道中的第一刹那、第二刹那、第十六刹那还很遥远,到那里还要一定的时间,不是非常重要。对你来讲,第一步境界的明点显现成什么呢?风入于中脉时候的境界是什么样?就像我们谈论印度地方的悬崖一样。如果你在门口上就已经倒下去了,去不成印度了,所以到了那里以后再说吧!因为对门基的险地不加提防就有摔倒致死的可能。

同理,钻研探究高深的断证也并非当务之急,如果对贪执今生的悬崖掉以轻心,也会因此而堕落于三恶趣感受难以堪忍的痛苦。

同理,最甚深的比如说中观应成派最后获得果位时的所断是什么呢?这些作为初入门的人来讲真是有一点……所以,一般来讲修行派对理论派从语气上有一点排斥的味道,理论派对修行派的盲修也有一种排斥的味道,这是高僧大德们的出发点不同所致,但是我们要实修的时候确实各有所长,这一点不能混杂。

如果我们贪执今世,在你还没有走到三公尺的时候就掉在悬崖中了,在没有到拉萨之前的路上就摔死了,你还没有到成都,在色达到甘孜中间有一座山叫做索陀山,你在那边翻车死了都不知道,所以,研究尼泊尔的路也没有多大的意义,还是不要去考虑远的地方,而是应该解决眼前最紧迫最主要的事情。这是一个比喻。

所以,杯形糌粑做得薄固然不错,但也应注意质量。

还有一个比喻,从前有人请一位客人吃饭,做了酥油汤和糌粑,古人全部是这样吃糌粑的:比如用辣椒或葱蒜做一个汤,再把糌粑做成像碗样的杯形糌粑团,然后用杯形糌粑团当作碗用来盛汤,最后糌粑和汤一起吃下去。但是有人贪心比较大,他就把糌粑杯形弄得特别薄,因为他想多舀一点汤在里面,结果汤舀在里面后糌粑杯就全部烂了,因为质量不好,做得太薄了,所以应该注重质量,不要贪心。同样的道理,用糌粑舀汤的时候不能把糌粑做得太薄,太薄了会全部烂在碗里什么都得不到。修行的时候不能贪得太高深了,不然最后也不能成功,因此修行的时候质量为主,不要追求数量和其他方面。




[1]汗牛充栋比喻书籍非常多,堆满了房屋,用牛来运输,牛都累得大汗淋漓。此处指多得不可计数的论典。

[2]藏文里比喻为毫无意义,但“价值”和“意义”基本相同,所以未加改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