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节课

2004123                                

最近学院的僧众一直在念《普贤行愿品》,要念49天。虽然上师如意宝已经圆寂了,对我们整个佛教界,尤其是传承弟子来说是非常伤心的事情,但是他老人家的后事现在来看办得比较圆满。以前的很多高僧大德圆寂以后,后来的有关处理法体的事宜等方面出现过很多不愉快的事情,因此,我们也比较担心,学院所有的管理人员每天都非常忙,对这些事情做了大量的工作。当然上师的离开对于每一个弟子来说是非常悲痛、悲哀的事情,但是我们只有把悲伤化为力量和勇气。我们跟世间人不相同,世间人的尸体处理过后全部都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剩下,非常伤心,但是我们作为传承弟子,上师所传下来的法仍然陪伴着我们,上师的悲心和智慧还是在每一个人的相续当中,一刹那也不会离开。为了报答上师的恩德,他老人家用藏文写的很多的教言,我想我们以后会一一传授给大家,这就是真正的法身舍利。

无论你是在哪一个国家、哪一个寺院还是其他哪一个地方,自己应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一些有意义的佛事,比如说供灯或者是做放生。以后我们不管在哪里,每年在上师圆寂的周年纪念日,还是要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尤其是放生,我想每一年上师圆寂的日子,杀场上的众生应该卖光,希望大家都记住,因为明天上师的荼毗仪式完毕以后,很多在家弟子可能要纷纷回去,现在的世间人不像过去,受西方国家的影响,可能非常忙。所有外来的弟子,趁这个机会来看望学院,我们也非常感谢,你们回去的时候应该好好发愿,不一定非要在看见法体的地方,在金刚萨埵殿或者是大经堂里面发一个终生要精勤行持的愿。比如说一生当中尽心尽力地利益众生,一生当中一定要好好地闻思修行,今生中好好地受持戒律等等。

明天的仪式学院不宣传,希望所有的四众弟子在经堂里面念经,也没有什么可看的,很早的时候,大概五六点钟做这个仪式,你们也不能在跟前,我们安排了一两百个管理人员,如果要看就在山那边看。

一般人的火葬和一些高僧大德火葬的方法也不相同,普通人的火葬是在一个空地堆木柴的方式火葬的,但是高僧大德的火葬要做一个佛塔,法体在佛塔里,佛塔里面有一个门要用水泥封死,封死以后火葬,看起来只有佛塔上面冒一些烟。在塔子里面火化完,可能7天或是21天一直不打开。有些人不是有信心而是喜欢热闹,有些看了也可能是比较伤心的。附近的房屋上面也不能去,不然有很多房屋倒塌,今年学院是不吉祥的一年,经常房子着火的现象是史无前例的,倒塌房屋的事情也时有发生,一般高僧大德涅槃的时候也会同时出现吉祥的事或者不吉祥的事,不管怎么样希望大家不要去看热闹。很多外来的人没有作荼毗仪式之前不想离开的心情我们是理解的,大家心目中还是有一些执著,但是明天希望大家从安全各方面注意,任何人也不能去经堂上,所有的骨灰都不公开,有种种原因、密意和他老人家生前时候的嘱咐,所以我们按照上师的意愿去办事,有一些老年人本来身体不好,人山人海,要注意安全。

我知道大家都很伤心,我自己看书也不像以前那样,这几天好像心里空空如也,根本记不住什么。我怕你们在课堂上昏厥,为了控制情绪,在课堂上尽量压抑,可能有些人认为太过分,不应该这样欢喜,有时候我们作为修行人遇到欢喜的事情装着痛苦,遇到痛苦的时候装得欢喜,心里面有这种境界多么好!但是我确实没有,欢喜和痛苦遇到的时候都难以承受。但我想这几天我们听课和讲课不断,这也是法王的意愿。

原来有个老年人,他说:“痛苦永远都不会彻底忘却,但是慢慢会陈旧、慢慢会习惯,习惯以后再大的痛苦也逐渐能接受。”那天我们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大家都难以相信,天昏地暗的感觉,但是现在稍微有些自然了,习惯了,所以,不管怎么样,作为佛教徒,尤其是传承弟子,可能家里人死了都不一定如此痛苦,这件事情对很多人来讲,心里的痛苦难以自抑,但我们还是尽量……

我们是修行人,不是一般的俗人,一般的俗人对痛苦没有办法转为道用,但我们还有可以安慰的地方,因为上师的肉身虽然不在,但是他的智慧,他的教言还有很多。我想他一生中所讲的教言,对我们来说,今后的道路和很多安排也说得非常清楚,因此我们四众弟子一定要坚强。另一方面大家一定要注意,千万在这几天中不能出什么事情,我们也安排了很多管理人员,一定要听从他们的安排。现在是特殊时期,如果不服从管理,一定要严厉惩罚,前段时间有一个喇嘛稍微对管理人员有点不满,大管家非常不高兴,马上集中理事商量处理办法,后来他去忏悔了。没有必要这样。

尤其明天大家好好地在心里发愿,没有什么看的,也没有什么可听的,有些人想看一些瑞相,但有瑞相也可以,没有瑞相也可以。以前竹庆仁波切的金刚上师圆寂的时候,他说:“我的金刚上师哪怕是变成魔,我也知道我的上师究竟是怎样,外面的相状我根本不执著。”他这样讲的。我也这样想,很多大成就者应该有瑞相,但也许也没有,因为他老人家摄受我们很多刚强难化、不具足法相的弟子,以前上师的很多教言当中也说得非常清楚,如果一直没把秘密的教言传给众生的话恐怕虹身成就不会有很大问题,但是我们坚信上师已经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因此,有时候我们很伤心,有时候也不用为上师伤心,只不过我们这些众生比较可怜而已!

上师健在的时候就他妹妹的圆寂也对我们说了很多教言,说死者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是高兴的事情,不应该伤心。对我们来讲,我作为一个凡夫人比较执著,今天早上,路上好像有一种前所未见的雪花,很光亮,我想是不是我的眼睛看花了。但更重要的,上师对我们的证悟、对我们的慈悲,每一个人在心中都有数。

明天恐怕很多金刚道友返回自己的地方,希望你们按照上师的遗教来修持。人身是非常短暂的,获得像上师如意宝那样的金刚身最后也是显示无常,我们这样的肉身确实没有什么可靠和可依赖的,大家应该每天精进地修。虽然你们有些在家人有工作、儿女还有父母,每天为家务和工作不得不忙碌,但还是自己抽出一些时间来修持正法是非常重要的。同时修正法一定要稳重,有些出家人和在家人的心情一直是不稳固,今年修这个法明年修那个法,今天依止这个高僧大德,明天依止那个高僧大德,本来人生非常短暂,你这样翻身辗转几次,就没有时间真正修持,最后临终的时候没有一个可靠的法。你首先观察善知识,观察以后一心一意地依止他,之后一定要修持他的法为最主要的。不然上师的传承是不相同的,你依止这个上师的时候,上师有不同的要求,明天又依止另外一个上师的时候,原来的法可能有很多要舍弃的,这样一生当中最后真正成就恐怕有困难。

现在人的心不稳固,这是最大的一个毛病,希望回去以后通过上师如意宝的圆寂,短暂的人生大家应该有所启发,本来高僧大德和诸佛菩萨显示涅槃最重要的就是为了断除众生常有的执著,这是很多高僧大德的传记中讲得非常明显的。因此,如果没有很多修法的时间,每天念一遍《释迦牟尼佛仪轨》、金刚萨埵心咒和百字明的咒语,这些你再忙也应该可以抽得出时间,还有对于一些在家人,每个月的十五号或者三十号受八关斋戒、受三皈依戒这些应该能做到。

出家人也好好地安住在一个寺院当中闻思修行,没有闻思光是有一碗饭吃就不太应理,作为出家人对佛法没有一点见解、没有一点境界,光是剃了头发,身上披着袈裟,虽然释迦牟尼佛的法衣很有加持,但是真正在内心当中没有生起见解和定解的话,我觉得这也是形象上的出家人。出家人有时间,不需要搞农、牧业,应该安住在一个道场,好好地闻思,可是现在的出家人很多都变成了旅游观光的新闻记者一样,今天采访这个上师,明天又到那个上师处采访,整天都是说这些上师们的过失,这样的话我想光是剃了头发也没有多大的意义,因此希望出家人应该在上师面前接受教言。

明天很多修行人返回故土,这是我最后的一个希望,当然我的话也许有用,也许不一定有用,但从我个人来讲是好心好意。以前有一个高僧大德的教言里说:“我的话如果对你们有用就可以接受,如果无用也希望你们不要不高兴,放弃就可以了。”我好心好意说了,你们不要不高兴。

这次在学院里面曾住过很多年的人也回来了,多年当中不知道在外面有什么样的收获,如果有收获很好,不管是哪一个上师面前得到法义都可以,如果没有很大的收获,上师健在的时候不听受教言,回来看上师的法体可能心里很伤心,很多人对上师的教言不知道了解得怎么样,所以在上师健在的时候应好好依止,很多讲经说法的道场最后也显示无常,以后应该从上师如意宝的《厌离今生》开始学习上师的教言。虽然上师已经离开了我们,融入法界,往生清净的刹土,但是他的智慧和留下来的宝典一直是我们学习的资料。

下面我们讲一点《开启修心门扉》,明天我们不上课,过两天以后《俱舍论》开课,大家的心情稍微缓和一点的时候,我们还是要抓紧闻思修行,闻思修行上不管是有再大的困难我们也不会放松的!肯定不会放松的!!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顶礼文殊智慧勇士,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

为度化一切众生,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总的来讲我们修行人应该经常看《开启修心门扉》,会有很大的利益。前面讲了不能贪执今生的一些道理。

《呵责破戒经》云:“舍利子,吾之教法以罪业无力毁灭,吾之诸声闻将永不乏少法衣、斋食。

释迦牟尼佛宣讲了专门呵责破戒的一部经典,这部经典是这样说的:舍利子,我的教法不可能以罪业染污、以罪业毁灭。

比如说有些人做坏事造了恶业,佛法会不会因此而毁灭呢?造恶业自己成熟果报,实际上造恶业的行为不可能毁坏佛法。从学院所发生的有些事情上也可以看得出,有些人虽然利用上师和学院造了一些罪业,但是学院真正的佛法和弘法利生的事业并没有受到损害。

从广义角度来讲出家人可以称之为声闻,因此,释迦牟尼佛说:我的随学比丘等出家人从来不会乏少法衣、斋食。

因为释迦牟尼佛的加持,出家后刚开始的生活可能有一点困难,渐渐信众自然而然会供养,只要你是一个如理如法的修行人,斋食根本不会有缺乏。从很多修行人的自身也可以看得出来,如果我们不是出家人,现在成千上万的人每天不劳动,看书或者呆坐的话,如果是世间的城市,那么这座城市的人们早就已经饿死了。我们只要发心为利益一切众生闻思修行,外面无数信众会供养,所以声闻不会缺少法衣和斋食。

舍利子,当精勤修持佛果。舍利子,切莫爱重世间资财。舍利子,当观吾云此言,瑜伽行之比丘蒙成千俱胝天人依凭妙力而精勤赐予一切安乐。舍利子,凡人无力如是供养承侍。”

又说:舍利子,不要爱重世间资财。真正如理如法修持的瑜伽行比丘,他会蒙受成千上万天人依靠殊胜的威力赐予一切安乐。我们如果修行很好,所有的生活资具和全部的安乐,天人可以赐予。

“舍利子,何者若为得善逝果位而出家,并精进修法。则少欲之天人、少欲之众人及少欲之众生均供养此瑜伽行比丘钵盂法衣。”

如果真正是为了佛果而出家的一个修行人,有很多的天人、人和非人都会供养他。因此法衣和斋食等根本不会缺少。这一点大家应该有深刻的体会,我们学院有这么多人,我都经常很奇怪,活在世间上的人们每天都忙碌不已,有些在生活上还是缺衣少食很困难,但我们出家人只要自己好好地修行,在生活上虽然有些人有一点点困难,但是没有像世间人那样痛苦和困难的。

《悲华经》中云:“往昔佛陀曾如是发愿:吾之教法中身著四指法衣、袈裟者,若未能遂意而得饮食,则我已欺诳如来,故我不得成佛。”     

《悲华经》中讲佛陀曾经在因地时是这样发愿的:我本来在诸佛菩萨面前已经发愿为利益一切众生而成佛,在我的教法中凡是身上穿着四指法衣以上的出家人,如果他们所得饮食不能如愿以偿,那么我已经欺诳了所有的如来,愿我不要成佛。

但后来释迦牟尼佛真正已经成佛了,说明在他的教法中真正具有出离心、身着四指以上袈裟的僧众在生活上不会有困难。

又云:“所有在家众,指甲上耕耘,吾之出家僧,生活无贫困。”

这个教证在《赞戒论》和乔美仁波切的《极乐愿文大疏》等很多论典中都引用过,所有的在家人最后都乏衣少食,在田地里实在没办法耕耘而在指甲上耕耘,已经到了这样的生死关头的时候,出家人的生活也根本不会很困难,这是一个假设句。

原来50年代的藏地遭受到极严重的饥荒,那个时候有些清净戒律、受持教法的出家人的生活还算过得不错,在我们藏地文革期间和解放期间,藏地的生活状况陷入非常可怕的境地,但是也有人对修持不错的修行人供养。因此,整个世间遭遇极大的灾难或者饥荒,出家人的生活也不会有大困难。

金厄瓦仁波切云:“我等纵然面临衣食无着之窘况,也当心依于贫,一切具信之士必将竭力供养。

金厄瓦仁波切也进一步宣说道:我们这些人虽然已经到了衣食无着的状况,如果内心不畏惧贫穷,不管怎么样好好地修持,如果具足这样的耐心,所有具有信心的人都会竭力供养。

因此,最首要的财物是无有贪执,贪得无厌地储积资财等毫无价值。即使被人们冷嘲热讽,也当无有谄诳地修行,最终,人们会心悦诚服地聚集。

最首要的财物就是无有贪执,无论出家人还是在家人,如果贪得无厌,对积累财产朝思暮想不是人生的价值,真正人生的价值就是自己的相续当中获得无伪的智慧和悲心。首先可能很多人会冷嘲热讽地评论某人出家了,连家庭都不要,到学院里面去了,到上师跟前去了,这个人是没有头脑的精神病。但是你自己不是假装而是无有欺诳地实地起修,最终人们也会欢喜集聚的。

因此,名声赞誉的源泉是无咎之行为,一切诈现威仪的奸佞之行都毫无意义。”

有些人喜欢名声,但获得名声的前行是你的行为要没有错咎、没有过失,一定要正确无误,一切诈现威仪的奸诈之行一点意义也没有。人应该做得正,现在社会上的人不管是说话、做事情,全部是非常奸诈,我们有些修行人也带有这种加持——社会上的加持,所以欺骗道友、欺骗上师,做任何事情跟世间人没有差别,这样不行。不论你的事情成功与否,都要当一个老老实实的人,如果你诈现威仪,在别人面前装着一套,心里面想得一套,这样口是心非、表里不一的修行人并非是好修行人,一定要注意。

格西喀ra巴云:“力筹此生衣食终年迈,死时菩提胜果未能寻,明日后日几时亡未知,是故理应速捷觅菩提。

ra巴格西说:如果我们尽心尽力地为今生的衣食而奔波,最后到年迈的时候没有任何实义,死时也根本不会获得菩提果位,我们明日后日什么时候死根本不知道,所以一定要在尽快的时间中希求菩提。以前夏噶措哲让珠的教言中是这样讲的:“明年和今年当中是哪一年修行?应该今年修行,下一个月和这个月中一定要选这个月,明天和今天当中一定要选今天,下午和上午中一定要选上午。”不能拖时间,有些人说:“我现在应该好好地工作,以后等孩子长大了,我退休了以后,再到学院去修行。”这是不现实的,那个时候你不一定有现在的信心,也不一定有学院,什么时候死都不知道,我们没有把握,人命只在呼吸间,很多人的死亡是非常快的。

夏噶措哲让珠的教言中说:一个人提一瓶水准备到田地那边做什么事情,结果还没有走到目的地,在中间时就死了。包括上师如意宝的圆寂也是非常突然,只不过他老人家是很有名声、很有功德的人,实际上在每一个人的身上也会显示这样的无常,无常来得特别快,也有些人长年累月病很长时间,但很多人的死来得特别突然,因此,在死亡之前应想尽办法在自己的相续中具有出离心、菩提心,或者做有意义的闻思修行极为重要。世间人们没有头脑,人身是那么的短暂,他们根本不知道,还一直忙碌着世间法,年轻时赚钱很重要,到糊里糊涂的时候再出家学法,有很多人有这种打算,这种想法和做法是极为不合理的,一定要在尽快的时间内希求菩提。

不事稼穑不积诸资具,饥寒致死大修之胜士,前所未闻亦未曾目睹,未来亦无目睹听闻也。”

此处告诫我们不应该积累资具,不应该耕种田稼,真正的修行人饿死冻死的历史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以后也不可能出现,只要我们把所有的琐事全部放下来,一心一意地修持。以前在整个人类历史上虽然有冻死、饿死的现象,但是真正的修行人修行的过程中冻死、饿死是没有过的。我原来想,在法王年轻时求学的石渠一带,天气非常寒冷,我们这个地方根本没那么寒冷,虽然有些修行人有寒冷和饥饿的痛苦,但是饿死、冻死的现象,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博朵瓦尊者也云:“即使纷纷扬扬下了九天九夜的大雪,云雀也能寻觅到栖身之地。同样,即使整个国土动荡不安,正法衰落隐没,如果孜孜不倦地策励修习,也必能找到隐藏容身并促进修行之胜地。”

博朵瓦尊者做了一个比喻:在九天九夜当中下大雪,但是云雀是小鸟雀,它可以找到容身之地躲避大雪。同样的,原来我们这里经历暴风骤雨的过程中,我在厦门翻译《释迦佛广传》,听说你们特别害怕,我曾给你们写了一封信,我说:“即使下了九天九夜的雪,云雀能找到栖身之地。即使整个国家战乱纷争、动荡不安,但是真正的修行人也可以找到一个容身之地。”所以,即使遇到违缘,真正孜孜不倦的修行人还是能找到自己的容身之地,修行没有舍弃,原来的违缘变成了一种顺缘,这就是我们修行人的一种特征。

前年虽然很多人的修行遇到了违缘,按世间人的角度讲是很伤心的,会处于绝望之地而最终离开,但是大家应该清楚上师如意宝的坚强和勇往直前,我们也应该学习这种精神,大家一定要在违缘面前坚强。很多修行人没有离开,不但没有在违缘面前倒下去,而且闻思修行一直没有中断过。说明一点教言有时候也起到很大的作用。

原来文化大革命期间,整个藏地可以说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只要有一个人念三宝的名号,就会马上受法律的惩罚。但是真正的修行人仍然在山里面坚持他的风范,根本没有随着世间而变化,所以,我们遇到来自家庭、社会等的任何违缘和困难,自己的修行行为、形象和意志都不要舍弃。

上师如意宝最后给我们留下来的教言:其一,不要扰乱其他众生的心;其二,不要舍弃自己修行的标志和象征。这两句话中有很多内、外、密的意义,就是说我们要稳固地修持,不要舍弃自己的见解和行为,意思就是这样的。所以整个国家、社会、家庭还是环境动荡不安,都不要舍弃自己修行的行为,这是上师的教言,真正修行人的意志永远都不要改变。

所有在座的金刚道友,原来也说过不可能经常在上师身边,在上师身边的时候,重要的教言和重大的问题应该牢记于心,这样一来你不管到哪里,都有你的修行境界。那天我也讲了,以前参军的人回来以后,在社会上还是坚持他原来的一些观点,一直是持守不放的,我们佛教徒也应该这样,在喇荣学习过的见解上的问题,以后不管到城市里还是其他哪一个环境里,不应该舍弃你的行为,这非常重要!

藏巴加惹云:“看破红尘不贪恋此生是最殊胜的布施;

尤其是出家人,供养和布施的钱财不一定具足,但是最好不要贪恋今生,这是最殊胜的布施。虽然有些有福报的人具有布施的机会和功德,释迦牟尼佛也并没有规定出家人一定要做大量的供养和布施,所以作为出家修行人看破今世是最重要、最殊胜的布施。

千方百计为众生着想是最殊胜的利众;

我们千方百计地为众生着想这就是最殊胜的利众。有些人说要弘法利生,利众的方法是多种多样的,因此你应该千方百计地照顾你所看到的可怜众生。(听说扶贫医院有一个病人,照顾他的人这些天有点累,现在需要有人发心在今明天去照顾,他们家里的人很快就会来了,应千方百计地利众。)真正的利众是让众生的相续种下善根,当然所谓的给别人吃穿上的帮助也是利益众生,但是主要用佛法来利益众生是最好的。我们世间的人读一所学校的目的是想毕业以后有工作,有工作就会有很好的家庭。而我们闻思的目的应该是利益众生,这个方向大家一定要注意。自己应该想,我们修大圆满是想成就,成就以后干什么呢?就是要利益众生,所以方向要明确,用世间的话来讲教育的宗旨要明确。一言以蔽之,我们作为修行人闻思修行的目的就是要利益众生,弘法利生是佛法的结果,利生的途径和方法虽然多种多样,宗旨就是要千方百计地为众生着想,这对每一个大乘修行人来说是不可或缺的。

不然我们闻思想要成就的目的就是自己往生极乐世界多么快乐,根本不想众生的事情就是一种小乘声闻的发心。为众生着想,首先是我们心的相续中一定要有一颗出离心,没有出离心为基础,行持清净的戒律也是救畏和善愿戒,是不合理的。一定要看破今世,从轮回中解脱,这是第一个条件。第二个条件,解脱的目的就是为众生的利益,一定要在自相续中有一颗菩提心,如果在具备这两点的基础上修大圆满、大手印、生起次第和圆满次第都是可以的,如果这两个基础都没有打好,第一步就想获得成就、开天眼等,这样的修行目的一点也不正确,方向问题希望所有人应该认真地思维。

什么叫做声闻乘?什么叫做菩萨乘?声闻乘的目的就是我自己想往生极乐世界,我自己获得大圆满的成就,自私自利,所作所为全部是为自己,以自我为中心。我们大乘修行人和密宗修行人一定要把众生的利益作为自己修行的核心,不管我念经、烧香、拜佛,做任何一件事情为众生利益,千方百计地为众生想非常重要。

《开启修心门扉》中有关菩提心方面讲得不是很广,只是有时候出现一些,但是大家应该认识到菩提心的重要性,如果我们相续中没有菩提心,自私自利就成了轮回的因,不一定成为解脱的因,不一定成为佛果的因,也很可能变成非法的因,也就是说恶趣之因。

原来上师如意宝讲过一个公案,托嘎如意宝对这个公案特别重视。学沃色迦有口才,讲经说法非常得心应手,他的眷属中有一来果和无来果的,还有很多超越凡夫的圣者,但是他的母亲性格不好,经常向他告状,后来学卧色加对他的弟子取马头、牛头、狗头等恶名,最后他自己变成一种非常可怕的大鱼。释迦牟尼佛在世的时候还授记他在将来的成千上万个劫当中仍在受苦。一个讲经说法的大法师,因为有母亲为恶友,最后自己造了如是的恶业。上师如意宝在讲《百业经》的时候大家也非常清楚,平时说话的过程中不能给别人取恶名。因此,我们自己闻思修行没有纠正发心就很可能变成恶趣的因,闻思修行的过程当中应该尽量地调伏自心,原来刚强的习性和恶劣的习气一定要尽量地改正。

这里也说千方百计地为众生着想是最殊胜利众。我原来也说过,我们不一定都要变成高僧大德,非要坐在法座上只依靠讲法来利益众生。我看很多人还是很不错,接触别人的过程中想尽各种办法引他们入佛门,比如说首先给从来不信佛教的人讲一些佛教的功德,如果佛教的功德他不能接受就先给他从世间法上说服,他稍微对你有一点信心和感情的时候再通过不同的方式令他趋入佛门,这就是利益众生。一个人一生当中能度化一个众生也有无量的功德。还比如我们接触一些旁生、一些凡是具有生命的众生的时候,自己有能力就马上放生,如果没有能力放生,在它的耳边念一些咒语,这些都是弘法利生,都是利益众生。利益众生的事情每一个人都可以做,只不过是在程度和范围上有一点差别。

每一个居士,哪怕是一个很弱小的居士,在回去的路上会接触很多人,比如说坐班车时旁边有一个人,那么就可以问一问他信不信佛教,如果他不信佛教,让他说出理由,有什么理由可以证明释迦牟尼佛的教法不正确,可以与他辩论。如果他信,我们从见解上可以与他沟通。

所以,弘法利生随时随地都可以做,佛法的结果就是弘法利生,自己稍微有一点见解的时候,一定要度自己身边的众生,因为身边的众生我们有能力度,有办法度,这样会有很大的利益。我们给旁边的人一点财物也许暂时给他解决一些问题,但这不能解决长远的问题,如果在他的相续中真的撒下了解脱的种子,功德才是无量的。因此,以后大家应该大胆地弘扬佛法,这很必要,弘扬佛法一定要从我们每一个修行人实地做起。

任居何处能知餍足是最殊胜的富豪;

不管你住于何处,只要你有知足少欲的心,你就是最殊胜的富豪。现在很多富豪是非常贫穷的,为什么这么说呢?他一直忙碌,一直觉得自己没有财产,其实你只要知足少欲就是最殊胜的,奔公甲只有一个瓶子和一件袈裟,其他一无所有,但是他心里很满足,心里很满足是很快乐的,这就是所谓的富翁。

前往任何国土能随遇而安是最殊胜的故乡;

不管你到哪一个国土都是很快乐,这就是最殊胜的故乡。有一些修行境界的人,像以前根登群佩、虚云老和尚,他们不管是到了哪里都能接受,不管是到哪一个国家,哪一个民族,到哪一个方所。有利益众生的心,什么事情都好办。因为他对自己没有执著,如果对自己的执著非常大,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整天就是为了“我”而奔波和痛苦,如果没有所谓自私自利的“我”的执著,不管到哪里都尽心尽力地利益众生,自己就不会有大的痛苦。

无论卧居何方能欢畅欣悦是最殊胜的无量宫殿;

不管到哪里,住五星级的宾馆、坐高级的轿车也很快乐,很简陋、破烂的五块钱的旅店也很快乐地唱金刚歌,都是如幻如梦的,没有什么可执著的,如果有这样的境界,生活就有一定的价值和利益。

哀伤是经验最殊胜的良伴;

有时候哀伤的经验在人生当中是最殊胜的良伴。挫折和痛苦是一生当中最难忘的、对修行最有帮助的一个好友。比如说你的上师离开了,你的道友离开了,这样无常和伤心的事,是在修法中最有能力的一种鞭策、最好的一个劝阻,是这样的意思。

持之以恒是最殊胜的壮士;

独立自主是最殊胜的强大;

内心不为贪嗔之念所转是最殊胜的悲心;

这里是从胜义悲心的角度来讲的,因为胜义悲心以贪心和嗔心是根本不会转变的。

遮止非理作意是最殊胜的持戒;

内心具有证悟是最殊胜的摄受空行。”

所谓世间的空行母不一定是最殊胜的空行,内心当中证悟空性才是真正的般若佛母,这就是最好的空行母。

这是藏巴加惹对我们的教言。

加哲仁波切云:“舍弃今生是最善妙的清净业障之法。”

加哲仁波切也说:我们能看破今世、舍弃今世的话,这就是最好的忏悔方法,最好的金刚萨埵心咒。

根方扎加尊者的弟子喀ra格西,一向为人贤达,福泽盖世,却不幸罹患麻风病。

ra格西对人一向豁达,性格很平和,他的福报也是超越世人的。有些高僧大德得各种各样的病,死的时候也有很不吉祥的暴死现象,以前静命菩萨也是被一匹马踢死的,对于有些高僧大德死亡和得病的方式,有些人很不理解,其实所谓的高僧大德是在轮回当中显示为一般的众生,不可能是直接以佛和菩萨的形象来度化众生的,因此上师如意宝健在的时候也经常说我的身体……嗯……

想尽一切办法都无力回天。在一天夜晚,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独自一人陷入了沉思:既然得了这种病,就应当远离人群,真正地飞遁离俗、归隐山林,将自己的一切身财都捐作善法。到节莫山崖的岩石下去过枕山栖谷的隐士生活,向素昧平生的过往行人乞讨口粮,专心专意地念诵观音心咒。他就这样一直思索着,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当时他得麻风病的时候想尽一切办法终究回天乏力。一天晚上他睡不着,非常痛,于是他想一定要从世俗中逃出来。

我们有些病人,有些精神痛苦的人也应该这样想,现在我的病也治不好,我的痛苦也消不了,莫不如归隐山林。有些人说有狐狸、老虎等很多众生缠绕着自己,如果你真正是去了很多医院也实在没有办法,最好把自己的身体和受用全部捐给这些众生,捐作善法。

他自己心里这样打算,一定要到节莫山的岩石下,把山作为枕头,山谷作为自己的栖身之处,应该过这样的隐士生活,因为自己现在病得这么严重,去了很多医院也没有用,看了很多医生也不一定说得让我心满意足,所以,我还是到山谷里面去过隐士的生活,一心一意地念诵观世音菩萨心咒,修自他交换就可以了,再也不求任何医生,再也不去看病了,最后就进入梦乡。

他梦见自己被一股巨浪冲击着,极其惶恐不安,正当生死攸关、千钧一发之际,一名白人挺身将他从水中救出放到了节莫山崖的岩石之上。自己的身体中流出了大量的液体。当他一觉醒来,床榻之上积满了水,他的麻风病也不治而愈。

他在梦中非常害怕,就在被水冲走的生死攸关、千钧一发的时候,有一个人把他放在了节莫山的岩石上,最终他的病也不治而愈了。我们在生活中很难免出现违缘,修这种法还是很殊胜的。

总而言之,看破今生的信念如果前所未生,就当励力生起。如果已经生起,就应令其越发增盛,历久弥坚。

我们如果看破今世的信念和智慧还没有生起来,就应该想尽办法使它生起来,如果我们真的能看破今世,觉得现在世间的所作所为都没有意义是很好的。

我想在学院里面常住的大多数出家修行人应该是已经生起了看破今世的定解,不然这里这么寒冷,有时候连青菜都买不到,如果这些人住在城市里,生活肯定比在这里好,因此,很多人在相续当中应该已经生起看破今世的念头了,如果已经生起,就应当随着时间的推移使之历久弥坚,智慧越来越增强,信心越来越坚定,不会遇到违缘和损失。

舍弃今生是修行人唯一的出路。

大家都认为自己是修行人,修大圆满法,修宁玛巴的法,但是你观察自己有没有具足第一个条件——看破今世,如果没有,所谓的修行人就是假修行人,如果你已经看破今世,对世间的所作所为真的看淡了,觉得没有任何实义,觉得是自欺欺人而已,如果有这样的信念就是已经生起了看破今世的境界。在此基础上继续修持,所有境界、功德、智慧、悲心也会油然而生的,如果没有这个基础,真是黄粱美梦,怎样希求也不一定实现。

因此,我们作为修行人,看破今世是唯一的修行之道,所以这本书也是把看破今世的这一品讲得较广,费了大量的笔墨阐述了很多高僧大德的教言,我们的心并不是石头般刚强,应该有一点转化。以前对看破今世没有很大的转变,但通过这些教育,很多人的心里面应该是有所改变的。我刚翻译完的时候,我打电话问这里的修行人《开启修心门扉》怎么样。很多修行人说:“非常好,您老人家以后能不能给我们讲一遍。”我确实心里面很想讲,这次可以说是如愿以偿了。在讲解的过程中,希望大家将重要的教言铭记于心,我想讲解此法在人生当中也可能是最后一次,因为很多法一讲再讲很不现实,舍弃今世是修行人唯一的出路,一定要牢记在心,不然这个再重要,有时候在语言上也无法表达,但是心里面的确觉得对修行人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