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节课

2004125日                                 

2004124日法体荼毗)

法王如意宝老人家在世的时候曾要求不留遗体,也不能修舍利塔,生前再三地嘱咐。他说如果一个人的肉身一直存放,就好像寺院都已经变成尸陀林一样,失去了寺院的价值,所以不要求留遗体。

昨天火化的过程当中他老人家的心脏一直烧不坏,后来我们也保存起来了,这也是很好,昨天现场有些人也看到了,火力非常猛,塔子上面装有的钢条都已经融化了,上面稍微垮了一点,但他的心脏大概从六点钟一直烧到九点半左右还不融化,后来我们学院的负责人再三商量,觉得这也是为了后来的众生而留下来的,就请回到他老人家原来的无量宫殿中保存了起来。

我们大家都知道,大圆满的修行成就者中有眼珠不坏、舌头不坏,还有心脏不坏的,眼、舌、心,很多续部当中有记载。以前的很多高僧大德,像汉地鸠摩罗什是舌头一直烧不坏,还有很多高僧大德的心脏和眼珠留下来的情况在历史上是屡见不鲜的。虽然一切万法都是无常的,上师的色身已经离开了我们,但是这所谓的金刚心已经留下来了!

最近新来的人,有时间可以听听课,转转坛城,如果没有什么事也不要在学院破坏纪律。现在法王的后葬全部已经圆满结束了,我们非常担心在处理后事的过程中出现一些违缘,处理后事的各方面也是比较如法,所有常住的人、新来的人在这方面还是很发心支持的,所以这件事情非常圆满。

下一步大家都不应该从此全部倒下去,我们不是一般的世间人,应该是修行人,虽然修得不好,但是所谓的修行人在违缘和痛苦面前应该有一定的承受能力,世间人遇到痛苦时或者想自杀,或者实在没有办法而选择其他的道路。我们上师的色身虽然已经离开了,但是上师的教言,上师的甘露法宝全部留存在这个世间,有教言就和上师在没有什么差别,因此,从今天开始大家应该逐渐将闻思修行纳入正轨,希望大家不要在闻思修行方面有所退失。

有些人认为上师没有了,马上要离开,离开也是可以的,因为以前你们也是依止上师如意宝而来的,但是离开以后不管到哪里,像这样闻思修行的道场恐怕找不到。有些金刚道友曾经离开了,回来了以后,我的邪见中看出他们好像没有很大的收获,不管是在修行的境界还是人格脾气方面能够观察出来,连基本的法理都不懂,一直搞世间法,回来以后与我们这里的修行人有很大的差别。

我们常住的人,有些修行真的很不错,但是这仅仅是我的赞叹,你们要去其他地方当然我也没有意见,但是我不太想理那些离开的人,有很多金刚道友回来以后问我有什么教言,既然已经舍弃了我们而依止了其他的上师,我想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你有你的金光道,我们还是走自己的独木桥,没有什么教言,我的教言你不一定听,但是你的修行境界各方面如果有发展固然是很好的。

希望大家诚心思维,学院中真正想安住下来的、如理如法的修行人,如果没有出现什么大违缘,我想在这几年中好好地培养,对他的各方面我们也尽量地照顾,不想闻思、不守清规戒律又经常跑来跑去的人,准备离开。我心里想什么,嘴里就说出来,不像现在的有些人心口不一,这就是所谓的狡诈者,《萨迦格言》当中也是这样讲的。我的心脏不好,因为你们而使其他道友在课堂上受影响也不好,真的要住下来要如法。有些人可能认为上师没有了,学院肯定会解散的,但是有一部分解散,有一部分闻思修行的人还继续下去,因为上师培养了我们这么多年,我相信我们有这个能力,不管是从管理上、智慧上,还有培养人才的能力应该是有的,五明佛学院不会因此垮下去!

法王的法体很多人看都说缩小了,你们拜见的过程当中也有明显的感觉吧,大家都知道以前他老人家的法体非常庞大。以妄语来赞叹自己的根本上师也是不合理的,这些道理在《君规教言论》中也有宣说,所以我一直没有提,又担心说上师缩小可能第二天又有很多人去看,这样次序就会混乱,就一直不敢说。但有缘、有信心的人拜见的过程中也肯定有这种感觉,不是我在这里宣扬,昨天丹增活佛他们也拍了照片,但是什么时候公开不太清楚。从我个人的角度讲不管上师缩小也好,扩大也好,不管怎么样从信心上确实没有任何改变,真正认为上师是金刚持如来的化身,所以我一点也不在乎瑞相。

确实不管是从教法还是弘法利生的事业推测,完全是如来的化现,我没有任何怀疑。但是有些世间人特别可怜,尤其唯物论的一些人对外相特别执著,对上师的法身舍利不一定执著。现在社会上的传说也是法体缩小了,我们学院里学因明的、平时不大接受别人的观点的堪布也都有不同程度的看法,有些人说缩得非常小,有些说反正有一点缩小,不管怎么样,从自己的感觉上不折不扣地评价还是有一点缩小,虽然上师如意宝以前说过,广传密法的原因身体不一定缩小,也许有可能增长,但是确实五佛冠帽好像都一天比一天显得大了,你们很多人可能也有这种感觉,我顺便提一下。

我们照常闻思修行应该没有大困难,因为大家都是修行人,尤其很多男、女众确实做得很好,遇到困难痛苦的时候应该坚强,遇到高兴的事情时也能堪忍,有承受能力作为修行人来讲是非常重要的。整个过程中大家肯定会伤心,这一点毋庸置疑,有时候想起来很多事情好像如梦初醒的感觉,但是不管怎样,万法都是无常的,在我们的根本上师和金刚道友身上发生的事情,不久的将来也会发生在我们的身上,因此很多高僧大德的圆寂全部是为了在众生面前显示无常。

我想这个修心法门讲完以后,我们就讲法王如意宝的《厌离今生》,以前益西彭措堪布翻译过。我看了《教言集》,以前我们没有翻译的很多教言以后尽量讲,这样就与上师在我们身边没有很大的差别,以前他老人家在世的时候也经常看不到,一直住在他老人家的无量宫当中,但是他的教言我们经常有接受的机会。同样的道理,现在上师的色身虽然已经融入法界,但我们反反复复去看上师如意宝的《直指心性》、《忠言心之明点》、《教诲甘露明点》等等的教言,实际上跟上师交流和拜谈没有任何差别。因此,希望在座的人也不要太伤心,应该自我安慰。 

大成就者叶莫瓦说:“觉受未能得增上,犹如杲日隐月光,彼皆二取贪境致,具缘之士当断执。”

如果我们没有看破今世,修行的境界就不能增上,就像太阳隐蔽了月光一样,这全部是能取、所取的贪执境所致的。很多人不管是修密法还是修显宗的法要,境界和觉受始终没有进展,此中原因是什么呢?全部是我们对外境能取、所取的执著所导致的,有缘的人一定要首先断除执著,不管是对财物的执著、对人的执著、对名声的执著等等,我们很多的执著无非是对今世的执著,所以很多人觉得自己以前修行是可以的,但修行越来越搞不上去,为什么呢?不用问上师,成就者叶莫瓦已经讲得很清楚了,就是贪执今世的念头较重的原因导致的,所以,我们对二取、对外境的贪执应该尽量地断除,不然自己的修行不一定能增上。

藏巴加惹也说:“修士如若乏主人,则如风扫富翁财,雄狮沦落为狗伴,稀世珍宝陷淤泥。当具断贪之主人。”

藏巴加惹的这个教言下面还有大量的解释,意思就是说:修行的士夫不能缺乏主人,如果缺乏主人,就像是富翁的财产全部被风扫光了一样,这种修行人最后会一败涂地,就像雄师最后沦落为恶狗、稀有的珍宝陷在泥土当中不能发挥作用一样,我们作为修行人第一个条件就是断除贪执,断除贪执就是所谓具足主人,如果说一个家庭没有主人,那么他们家里面的财产就会被其他人偷盗抢夺或随便享用,自己一点也享用不到,没有主人的家财就是这样,不能看破今世的没有主人的修行人,他所有的境界,有些会忘失,有些以各种原因而退失,所以作为修行人,如果没有主人,修行是不能成功的。我想有些人可能已经缺乏主人了,虽然在这个上师面前听一点,那个上师面前听一点,自己也看一些书,但是缺少最主要的主人,就是看破今世的条件不具足,如果你能断除对今世的贪执,看破、放下,那么你会自然而然精进修行的,但是你整天为家庭、为自己的名闻利养而奔波,同时又想增上自己的修行境界是不能现实的,因为你的心思大量地放在今世上面了,修行实在是不可能成功。

如果从心坎深处生起了舍弃贪执今生之念,则无论修习其他任何之法,都不在话下。只需稍下工夫,就能大见成效。

如果首要的条件——对今世的贪执真正能放下来,不是口头上说,而是在内心中认识到今世只有短暂的几十年,不该特别地执著,如果从心坎深处生起看破今世的念头,修任何法稍加巩固就没有困难。

比如说修菩提心,如果没有看破今世就没有出离心,菩提心是不可能生起来的。为什么呢?真正想利他是乃至生生世世都利他,并不仅仅是短暂的今生当中利他,因此,菩提心的基础是出离心,出离心生得起来,菩提心也生得起来,菩提心生起来后修其他任何法门都轻而易举。很多人认为自己原来的境界很不错,为什么后来就越发不见进展,原因就是看破今世还没有修好,修好这一点,很多修行的功夫就很容易现见。

反之,如果没有生起舍弃贪执今生之念,即使生起了一些觉受及证相,也会倏然退失。这是屡见不鲜、时常耳闻的事实,并且以理证也是可以成立的。

反过来说如果没有生起看破今世的念头,也许你在修行的过程中能看到明点、证相、生起次第的法相,或者你真的认为自己已经证悟了,就是一些暂时的觉受和证相而已,就像没有墙基的墙上的花纹一样,很快的时间中会销声匿迹。这个事实我们经常看得到,听得到,而且不说教证,通过理证也是能成立的。因此,为什么有些人的境界就像云间的太阳一样稍微显一下就很快消失,原因是没有打好基础,否则这些境界是不会消失的。

卓衮巴大师也云:“如若此生未断除,纵生信觉及禅定,犹如前辈诸大德,刹时一切皆退却。设使此念已坚定,胜法自于相续生,安住并且辗转增,所有卓然之妙慧,恰似高广虚空生。犹如撒播贤妙种,此念固增智超群。”

卓衮巴大师说:如果我们没有生起看破今世的念头,虽然禅定和觉受像以前的高僧大德那样已经生起来了,但是也有可能在一刹那中全部都消失得无踪无影,因此,观察自己是否具备第一个条件——看破今世。

如果看破今世的念头不但在自相续中生起,而且比较稳固,所有的大圆满、大手印的境界就会在自己的相续中自然而然产生,且在相续中不但不会退失反而越来越增上,这个时候你的智慧也会自然开启,像广大的虚空一样。

很多人请求我给他加持令其开智慧,但是你没有看破今世,没有好好修行,单单把手放在你的头上加持不一定就智慧大开。真正的开智慧就是义无反顾地将所有今世的事情放下来,然后心一心一意地专注于佛法方面。刚来到学院的有些人智慧不是很好,但是他自己真正能放下来,心专注于智慧,最终超越很多人的境界了。有些人小学也没有读过或读过小学没有读过中专和大学,但是只要自己精进,放下杂事努力闻思修行,不久他的智慧就超越了很多大学生、研究生和博士。为什么是这样呢?有些大学生自认为很不错,但也许在世间法方面有一些智慧,真正佛法方面的智慧连小学水平的人都不及。因为有些人完全能把今世放下来,就像善妙的种子已经播下了一样,自相续当中存在看破今世的意念并且稳固,智慧就会大大地增长。

有些人从心底里生起了修法之念,似乎信心、出离心也十分高涨,心性安稳、循规蹈矩地修持,却因为没有生起美妙的禅定,终于灰心丧气。

有些人原本出离心和信心各方面很不错,也是老老实实、如理如法、有次第地修持,但是因为相续中禅定的境界没有生起来就很伤心。比如说有些人修大圆满、修菩提心,好几天当中闭关,结果善妙的境界没有升起来,就非常伤心。

我希望你们没有看破今世之前最好不要去闭关修一个法,不然会出问题。自己最基本的基础都没有,仅是修一些风脉明点没有必要,风脉明点不是我们宁玛巴最着重的修行,菩提心才是我们修行的核心,不要什么窍诀什么传承都没有,就依止一位上师,可能上师也非常慈悲地让你住下来,住下来后就开始观明点、观风,风入中脉的时候真的很容易发疯,很危险,所以大家一定要注意。在你没有打好基础、没有修完加行、没有在自相续中生起出离心和菩提心之前,不要以身试险地修这些法。

心想:如我这般之人恐怕是无力胜任修习佛法之重任的吧?然后就退失信心,从此一蹶不振。这就是藏巴加惹所讲的那种缺乏主人,犹如雄狮沦落为狗伴的所谓修行人。

想到可能自己没有修密法的机会和缘分了,不是这种根基,然后就开始退失信心,从此以后倒下去就再也没有站起的机会,一蹶不振,这些人真的有点可惜。我们最主要的是先看破今世,努力修菩提心,然后在此基础上观察自己的相续中今世的念头。来世和今世相比较起来对来世比较重视,如果这样的念头已经生起来,虽然自私自利的心还没有断除,对利他比较重视的时候再修其他的法门会成功的。很多人修习密法不成功的原因是什么呢?以前没有找到这个根据。

这就是缺乏主人,没有看破今世的主人,所有修行境界的财产全部会被盗者抢夺精光的,因此修行一定要有主人。噶当派对修行的主人非常重视,没有看破今世就像无有一家之主,哪怕他家里有再多的财产最后也用不上。修行的主人不具足,你修得多、听得多、看得多,但是结果还是一无是处。

因此,藏巴加惹说具有修行的主人极为重要,没有主人的修行人就像雄狮沦落为狗伴的修行人。以前在上师面前听过法、灌过顶,但是自己没有看破今世,耽著今世的原因依靠恶友最后生邪见,就是雄狮已经变成恶狗了,有些修行人真的是这样,非常可怜。我们既然遇到了这么殊胜的密法,修行一定要成功。我们现在可以说是如来传承弟子当中很有缘分的人,最后不要变成恶狗,应该从雄狮的位置离开人间才很有意义,虽然没有即生中虹身成就,没有看见各种各样的境界,只要你的相续中具足出离心和菩提心的境界当中离开人间,人身就是有意义的。有些人认为自己什么境相也看不见,活在人间没有意义,不是这样,我们每天行持一些善法,能够在善法的意念中死去,活在人间就是有意义的。

正如前面大量阐述的一样,如果没有生起此念,则不会有任何的快乐与善妙;如果一旦生起,则一切快乐善妙都会如愿以偿。

即生和来世中不能看破今世的人是非常痛苦的,不管你是出家人还是在家人。有些人认为在家人很痛苦,出家人都很快乐,但是我们出家人中看破今世的人不管是生病还是遇到违缘、痛苦他还是很快乐,对今世短暂的时间没有很大的执著,所以他很快乐,没有生起此类念头的出家人虽然没有头发,但是仍然很苦,有些出家人在自己的禅房里特别痛苦。执著自己名声等一无所有,就是耽执今世而导致的。世间人也是一样,有些世间人真正看破今世,对世间不是很执著,不管他在世间上做什么事都很快乐,如果没有这个念头,他也会痛苦难表。

看破今世之心,诸佛菩萨都众口一词地予以高度评价,一切凡夫的相续都极难产生。一旦生起稍许幼苗,都应欣喜非凡、喜出望外。

如果没有看破今世就会很痛苦,如果能看破今世,诸佛菩萨、高僧大德,尤其是噶当派的大德们都会高度评价和赞叹的。禅宗当中也认为看破、放下很重要,因此,禅宗的大德,藏传佛教里的噶当派和我们宁玛巴华智仁波切的《大圆满前行》等等很多教言中,看破今世作为修行人是最首要修持的一个法门。

看破今世的境界在一般修行人的心相续中很难生起来,如果我们心的相续真的生起看破今世的境界是值得欢喜的。从前对今世是如何执著,现在最起码明白执著今世没有多大的意义,应该对自己生起欢喜心。

如果不能视其为理所当然之事,并且习以为常,则不但会削减自己的福报,最终连起码的自知之明也不具备了。

这句话跟藏文稍微有一点出入,噶当派藏文的古文也非常难懂。意思就是说如果看破今世的念头在相续中生起,却把它看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是不合理的,不应该习以为常,很多修行人认为看破今世的念头不重要,看得见大圆满的明点才是最高的境界,看破今世的意念在相续当中生起来不认为怎样了不起,最主要的就是别人看不见的东西我看得见,这是很多修行人都可能会有的想法,不应该这样。

以前没有看破今世的念头,听了这一堂课确实生起了,这都是诸佛菩萨和上师的加持,所以回去以后好好上班挣钱,为今世做好各种准备,可能看破今世和不看破今世两种境界都同时生起来了。

如果你觉得看破今生无所谓的话,那么这种人连起码的自私自利都不具足了。

博朵瓦尊者(在《蓝色手册》中)也曾教诲道:“如同人们所说的‘没有牙齿用牙龈也要啃’,即使令心趋于法并非一帆风顺,但无论如何我们也应修持佛法,生起智慧与修法成功也就是如此。

比如人们喜欢吃牛肉,本来应该是用牙齿来啃,但因为老年人没有牙齿,因为他特别喜欢的缘故,就一定会用牙龈好好地啃一啃,这就是人们经常说的没有牙齿用牙龈也要啃一啃的说法。

同样的道理,任何一个人的心趋于佛法都不是一帆风顺的事情,每一个修行人在修行的过程中会遇到一些艰难,不是很快乐很容易的,不管是生活上还是心理、生理等很多方面。但我们对于修法还是应该下工夫,必须要具有这样的毅力,就像有些老年人虽然啃不动,但还是要吃一吃,有些老年人有这种毅力。同样的,有些人虽然修不动,但还是要精进地修一修。我们生起智慧和修法能成功就是依靠这样的毅力和精进。

‘此生乃至发愿勤修习,其上仅且播撒善妙种,如是恒时发愿且修持,如获大手印般具大义。’

博朵瓦的《蓝色手册》中也引用了偈颂,意思是不管怎样都要好好修持,乃至发愿菩提心以上的修持也会在相续中种下善根,如同获得大手印一般有重大的意义。以下博朵瓦格西做了解释。

意即此生当勤奋修习出离心及无常心,并与乃至愿菩提心以上的法相结合,在此基础上即使没有生起胜观等,也至少播下了善妙的种子,如果在发愿之中死亡,也如同获得了大手印的果位一般具有极为重大的意义。

我们平时修行的时候应该尽心尽力,我虽然修行不好,但是我还是要努力修无常观,乃至发愿菩提心。愿菩提心最初是比较简单的,比如愿一切众生获得快乐,在此基础上其他的法门方面播下种子就可以了。现在很多人恰恰相反,先修最深高的法门,出离心和菩提心在相续中播下种子而已,已经完全颠倒。噶当派的修法不是这样,先在相续中生起万法无常的观念,生起看破今世的出离心,在此基础上学习乃至愿菩提心以上的法门,在这个基础上得个灌顶或教授,修习大手印等密法,如果修不懂也会种下一个善根,人身是有意义的。意思就是说即使没有生起生起次第、圆满次第,或者是止观、寂止等功德,但如果观修无常,生出离心,在此基础上发愿菩提心,能够在临死的时候发愿,实际上与获得大手印果位没有差别,极具意义。

这一点有些修密宗的人不大接受。为什么这样讲呢?有些人的要求比较高,一定要在即生中获得虹身成就,在自相续中生起看破今世和无常观,他不满足,认为看破今世有什么了不起,无常观起不到什么作用,死之前没有虹身成就就觉得没有多大的意义。但噶当派的大德们对人身的价值观和认识方面大相径庭,他们认为如果我们的相续中真正能生起出离心、无常观、菩提心,在临死的时候发愿往生极乐世界和生生世世利益众生,在这样的发愿中死去,虽然没有获得其他不共的成就,但就与获得大手印果位没有什么差别。大手印果位按照显宗的说法是第一地菩萨以上的境界,我们前面已经讲了四种持明,其中一个叫做大手印持明,所以米朗派和索惹派大手印持明的高低有不同的说法,但总而言之是一地菩萨以上的境界。

我们在这种境界当中死亡没有什么做不到的。

因此,从现在开始希望你们不要给我提出:“我要成就密法,一定给我传密法,不然我今生没有虹身成就就白活了、白来了、白费了。”但我觉得不是白活不是白费,也不是白来,在这里你的相续当中真正能生起看破今世的出离心和无常观就是非常有意义的。

无常观很容易生起,昨天我想,像上师如意宝那样的高僧大德,全世界公认他的离开是世界佛教的一大损失,但是这样的大德在将近十来天的时间连一点骨灰都剩不下来地消失了,我们小虫一般的人,今天虽然在吃吃喝喝,明天不知道是否在六道轮回中开始下一期的生命,谁都不固定。

因此大家应该抓紧时间行持有意义的善法,就是要自相续中生起看破今世和无常观。无常观有时候是很容易在自己身上体现的。现在世界上的忙碌的人们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寿命有多长,还在作能活一千年、一万年的打算,一直这样迷迷糊糊地过生活,看见有些世间人真是非常可怜。但我们作为修行人生起无常观和出离心不是那么艰难的事情,有了这个基础,其他的境界也会无欺获得,即使没有生起,即生当中在这样的修行法门中死去还是有意义的,没有白费,也没有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