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节课

2004128                                

现在大多数人的心情基本上平静了,如果真的要忘记,恐怕在我们一生中也是难忘的。今年我们学院出了最大的事情,也可以说是最大的违缘,以后不管学院处于什么样的状态,也不会像以前上师在的时候那样欢乐欢快,这是肯定不会有的,可能我们以后回忆当年的时候,大家心里还是有一定的执著和难以忘怀之情。

上师健在的时候很多金刚道友有这个准备,我也在课堂上说了很多次,有些金刚道友当时提醒我说法王如意宝他老人家会住世很多年,其他的高僧大德也会住世很多年,你在课堂上不要说不吉祥的话,但我想事实就是如此。从上师的病情以及从众生的福报各方面来看不可能住世那么长的时间。很多高僧大德的语言和上师老人家他自己的金刚语是如何解释呢?这是有密意的。以前空行母授记说无垢光尊者还要住世很多年,无垢光尊者却对眷属说:“不一定,空行母的语言有时候是三百六十五天算一年,有时候一个月算一年,所以不一定是这样。”后来确实无垢光尊者也没有住世很长时间,55岁就圆寂了。

当时我们早有准备,一旦上师离开以后我们怎么办。有一个成语叫做一蹶不振,一倒下去再也没有办法振作起来是不行的,悲伤应该化为力量和勇气,这并不是口头上说,我们实际在闻思修行中应该体现出来。

也许上师离开以后这里几年、十几年当中的闻思修行比较兴盛,因为上师的发愿力非常强大,而且此地非常殊胜,但也许再过一段时间各方面都会退化,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尽一切力量振作精神。

关于我个人的事情也跟大家声明一下,我管理金刚降魔洲很多年了,还会继续发心,如果没有出现自身和其他的违缘,五部大论要讲完。这个过程中大多数人非常支持我翻译、著书,也有很多人现在突然有一种无常的感觉,碰到我就经常说“上师您要长久住世”,有些是说恭维话,有些是说心里话,而且我听说有些男众到处问高僧大德,算命、打卦,有些女众也劝大家放生、造佛像。大家要稳重下来,我不喜欢这些,如果真希望我来给你们讲经说法也没有必要问任何人。

我的很多病应该是前世的业力,打卦也没有用,交钱念经我也非常反对,所以以后要做关于我的事情,应该征求我个人同意,给我个人化缘,我对任何人也没有开许,因此,应该让我自己安安稳稳住下来,不要去赞叹,也不要去毁谤。说我是佛菩萨谁都不会相信,也没有任何必要,说我如何不好,我想我也不是最坏的人,因此也没有必要。你如果愿意听法就听,不愿意听法不听也可以,有些金刚道友对我的评价太过分了,有些说得太高了,有些把我压得太低了,我都不愿意接受。

人应该稳重,什么事情都随俗沉浮不太好,法王如意宝和曲恰堪布,别人转变、利用他们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我们这里的有些人,别人说什么就随波逐流,作为修行人变来变去没有用。昨天很多人说阿弥陀佛来了,全学院的人跑来跑去,我没有去,有个别人通知我说:“阿弥陀佛在那里。”我说:“也许是也许不是,我不去。”我有自己的性格,来了阿弥陀佛有什么了不起,你的心就是阿弥陀佛,外面的现象没有用,再庄严也没有唐卡上的庄严。有些人心变得特别快,而且对外相也特别执著,所以这些人生起信心很容易,退失信心也很迅速,尤其是被人利用的时候很容易改变。以前的曲恰堪布,任何人不会转变他,如果你有这样的性格和见解,别人不会利用你,所以希望你们在学院不要变来变去,心唯一专注在闻思修行上,如果你们愿意听,不要发动别人,三个人以上要做一件事之前必须要通过堪布或管家,任何人不要私下做很多事情,大家要注意。

人身很难得,像《开启修心门扉》这样的法门希望大家修持,要观无常。观无常方面我给大家提醒一下,我们应该在世间法方面观无常,生活上不要有很多打算,在修行方面希望大家不要观无常,背五部大论等闻思修行上面观无常,这样不好。佛法方面就像上师以前说过的一样,应该有所打算,比如对未来学习的准备,闻思上要做一些安排。

我从我们这里个别金刚道友的言行举止中得出来的结论是什么呢?对世间法很有打算,但是对佛法方面观无常特别强烈,是不是颠倒了,希望你们观察自心。前辈的高僧大德观无常非常好,但是他们在闻思修行上是不间断的,用最大的力量、最大的勇气闻思修行,因此,不管是《开启修心门扉》还是其他的法,每一句希望大家好好地修。

所谓的修行是什么?比如我昨天讲的内容可能只有一篇,但是这一篇里,你应该在心里面认真思维,这就是所谓的修行。现在很多人对佛法的基础知识也不懂,只知道要灌大威德顶,要灌普巴金刚的顶,除此以外一无所知。

大家要仔细地看《开启修心门扉》,心应该完全转移过来,不要每天沉浸在痛苦当中不能自拔,那我们就与世间人没有两样了,应该观痛苦的本性,应该以上师的窍诀来对治。

下面我们讲课。

至尊仁达瓦也云:“何处令贪欢心极炽烈,自续已为名缰利索缚,嫉妒他人竞争心相煎,彼处瞬间不留速逸逃。”

仁达瓦是宗喀巴大师的上师,他著有《四百论》的讲义,是非常了不起的大德。他说:在任何一个地方如果自己的贪欢之心非常强烈,并且有名闻利养的缰索束缚自己的相续,还有嫉妒别人,与别人竞争,这个地方一瞬间也不能停留。

尤其是我们在大城市、在自己的家里或者是其他寺院里,如果自己的贪心、嗔心非常炽盛,名闻利养的心也非常强烈,这个地方最好是一瞬间也不要逗留。

有些人认为在学院当中的名闻利养之心,或者贪嗔痴的心非常强烈,一瞬间也不停留。以前我劝大家安心留驻,因为有法王如意宝,但现在也可以给你们自由,只不过在《札嘎山法》里讲了,我们凡夫人在没有上师的地方还是非常可怕的!

ra瓦尊者也曾感人肺腑地说道:“浊世众生极惨烈,乡邻压伏且力害,捐税难逃尚繁重,受迫无机可喘息。

ra瓦尊者深有体会地说:浊世的众生非常可怜、悲惨,要遭受邻居乡亲们的压迫,竭力地损害众生。

他们难以逃脱苛捐杂税,从世间搞商业的人中可以看得出来,炉霍的一个小卖部里面,大概一个月当中需要交两百多元的税务,还有房屋税等等,做生意的人特别痛苦,因为每天商店里面赚得钱很少,交税的压力却非常繁重。我们小小的一个县城都需要这样繁重的税务,大城市中的赋税问题就更不用说了,现在在家人受着逼迫,没有时间喘息,特别痛苦,今天一个事情,明天又是另一个事情,他们这些世间人真的很惨。如果我们也是在城市里面,我们也过在家人的生活,肯定也特别悲惨可怜。

恶世眷恋故乡极艰难,当萌厌离之心趋深山,已知自境生长贪嗔念,尚且贪恋暂具之顺缘,何时趋往相宜寂地修,修乐法者师必慈摄受。”

如果我们在末法时代贪恋故乡,从轮回中解脱是很困难的,所以当我们萌发一个出离心的时候,就一定立即前往寂静的深山。

我们自己应该知道故乡实际上是贪心和嗔心念头的来源,而且如果我们贪执暂时的所谓顺缘而呆在家乡,自相续会彻底毁坏。

所以,住在大城市里面的人随时都应该这样想:我什么时候前往一个适合我的寂静地方,喜欢修法的我什么时候有慈悲的上师来摄受。我们这里的很多人已经被慈悲的上师摄受,传授很多的教言,大家避开了喧嚣的城市,但是我们千万不要立即就返回自己的城市中去,不然生活的压力和痛苦可能也会导致自己非常后悔。

加哲仁波切也云:“自之亲眷恭侍已割舍,当弃期盼他人侍奉念,故乡亲友受用皆弃抛,尚为求名之念所羁缚,如断镣铐反以绳索捆。”

加哲仁波切的语言:我们对自己的亲戚、眷属和恭侍自己的人已经全部割舍、抛弃了,期盼侍者的念头也应该舍弃。因为与自己情同手足的好友和父母亲眷都已经抛舍,到了寂静地方如果不断除对侍者和眷属的贪心也是不行的。因此,既然故乡、亲友、受用全部都已抛弃,如果在寂静地方被名闻利养束缚的话,这个人就像已经斩断了镣铐,但是却被一根小小的绳索捆缚一样。

意思就比如说有些出家人虽然将单位和家庭全部舍弃,到寂静的地方已经出家,却以出家的身份又带一些上师化缘,这就是大的镣铐虽然已经断除,但是仍被小的绳索捆住,二者实际也无有差别。不管捆着你的是用金子做的镣铐还是用绳子做的镣铐,反正是把你捆得紧紧的,没有利益,尤其是作为修行人,很多人会利用你的,这时候你自己也应该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因此,我们希望既然在座的人都已经抛弃自己的家庭而出家了,不应该为一些暂时的名闻利养奔波,自己有知足的生活用具好好地闻思修行。我看到这里很多人的行为还是很起信心,我都舍不得离开。我有时候心想:到其他地方会是自由自在,以前害怕上师不高兴,现在自己出去谁都不会阻止,但是看这里个别的修行人特别精进,不管守戒律还是闻思修行,心的状态非常不错,再次给他们传授佛法,佛法的加持不可思议的。所以,看见有些如法的道友,不管怎样也舍不得离开,我们这里以后也应该是这样。

由此我们可以知道,即使并非故乡,只要令自他烦恼有增无减,那么,不管是何地,都应毫不留情地抛弃,过着行踪游移、居所不定的生活。

不管是寺院还是在其他地方,只要你的烦恼有增无减,就不要再思前想后,一定要舍离此地。但是过居无定所的生活,只有到了一定境界的时候才可以行持,所以《札嘎山法》中也讲了,有些人连佛法的基本基础都没有,然后认为自己应该到别的地方去,但是到其他地方去真正对你的修行有没有利益,修行有利益,不管你在哪一个上师那里都没有差别,但如果是对你的修行没有利益,整天漂泊流浪是不合理的。像米拉日巴那样的大成就者,行踪不定也是可以的,或者是我们这里的有些已经依止上师十几年或二十多年的堪布,过着这样居所不定的生活也应该只有对众生有利。去年法王也说过,我们这里有些大堪布、大活佛出去的时候劝别人行善放生,这些功德是一般的人难以想象和企及的,我也不敢阻止他们,他们这样做对众生有利,但是一些小小的人物不要学他们,青蛙不要学老虎,不然自己的修行可能会丧失。

博朵瓦尊者也诚挚地教诲:“当以化缘维持生存,寡欲不为热恼围困,恰似日月逍遥自在,不拘一处浪迹天涯,友人施主莫长计议,颈项之肉勿与他人。”

博朵瓦尊者重宣此意:我们应该以化缘来维持生计。过清贫寡欲的生活,不受烦恼的热恼围困。就像日月无有阻拦一样,不留驻于任何一个地方。对自己的朋友和施主不要有长期的约定和协商:“以后你作为我的施主,我下次也会来的,你的电话号码给我,可能明年、后年我会来的。”目的不一定是真正利益这个众生,看他有一些钱财而已,有一些利益便与他相约,以后作为自己的施主,作为自己的道友,这样不应该。这样就是将自己颈项上的肉给予了别人,不要把自己的脖子送到别人手里面,自己的命运应该自己掌握,如果在施主的手掌下,任何事情就都要听从施主的安排,因此,真正的修行人,自己的牵鼻绳不会交给别人,甚至也不要交给寺院。

我们这里的有些堪布对寺院的关系也很平淡,自己的寺院如果经常束缚他,他也觉得不舒服,没有自由,自己的修行最好不要受任何人的约束,不管是家人、施主、寺院,自己颈项的肉不要交给别人,如果是别人拿着绳索,何时都会把你牵走。我们这里的有些人已经将自己的脖颈交给了寺院里的人,有些人把自己的脖颈交到了施主手上,有些人把自己的脖颈交给家里的人,他们什么时候用绳索来拉你的时候,你就规规矩矩地买一张车票,开始向我请假:“听说我们寺庙里面出了一些事情,上师您老人家开许,我们寺院除了我以外没有住持。听说这个居士和那个居士之间发生了一个矛盾,我要去处理这件事情,那个施主对我恩德很大,我刚来的时候他供养给我五百块钱,他好可怜,我一定要下去帮助他。”这说明自己的脖颈已经交到别人手里了,失去了自主权。真正的修行人是不会把自己的命运掌握在别人的手里,自己应掌握自己,前面也讲了牵鼻绳的比喻。

名副其实的修行人应当坐只留下臀印,行仅印上足迹,除此之外,一无所留。

真正的修行人,坐下来的时候只有臀部的印记,除此之外不会留下房屋等各种资具。行走的时候除了脚印以外也根本不会留下任何东西。很多人不是这样,做的都是些不如法的行为。

昨天我题了“喇荣精舍”的词,在一个很适合修行的地方,他们一直要求我题词,我也题了,实际上这也是已经留下了除了臀印以外的另外一个印记。但是如果真正对众生有利,有些行为也不能以一般的规矩来约束,我题“喇荣精舍”的那个地方,几百个人住在那里都舒心惬意。我曾和诺巴堪布说:“这个地方周围没有嘈杂的城市,只有广阔无垠的大海,气候也很不错,可以修托嘎法门等等,大概两三公里以外的地方有一座城市,生活来源可以是那里,对修行人来讲是可以的。”但是我们始终在这个环境中可能不现实,不管怎样我在那里圆满地完成了《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的翻译工作,无垢光尊者在《大车疏》后面说此论已无误宣说显密基道果,有智者一定要精进地修持,所以这个完成《大车疏》的地方应该是有一点加持的地方。

即使前往他方,也无有任何后顾之忧。如果临行之时,将这样那样的琐碎物品托付他人,又再三吩咐务必将大包小包的物件装上驮子。如此大动干戈,实在于理不容。

真正的修行人前往其他地方,没有任何顾虑。我们现在的修行人在临行的时候,这个让别人看,那个让别人看,大大小小的东西非常多。古代是把物品驮在牦牛或者马匹上面,现在是装在车上,有些道友可能有一卡车的东西。

与正法背道而驰的地方,也顷刻不能停顿。如果所呆之处令自己积攒罪业,就应毫不迟疑地扬长而去。背弃正法的处所若不逃离,必将贻害无穷,无有丝毫利益。

如果在自己所呆的地方罪业越积越多,就不要有任何顾虑,在尽快的时间中离去。如果没有逃离与正法违背的地方,危害会是无穷无尽的,没有丝毫利益,因此作为一个修行人首先观察自相续极为重要。

《月灯经》云:“于何恒时不执为我所,一切时日亦不耽执彼,犹如鳞角住于此世间,恰似清风游荡于虚空。”

《月灯经》中说:在一切时候最好不要有我所的执著,譬如这是我的房屋、我的财产、我的施主等等。无论是人、财物还是其他什么东西。应该如同鳞角住于世间般无忧无虑,了无牵挂,因为它是特立独行的动物,不管在什么地方生活都没有牵挂,只自己过生活。我们作为修行人也应该这样,如同清风在虚空中荡漾般无有任何阻碍,作为修行人,自己创造条件,如果对众生无有利益,自己应该过清贫无有阻碍的生活,但如果对众生有利,孑然一身独居一处过清贫的生活也不合理。

法王如意宝在一生当中一直行持弘法利生的事业,并没有一个人住在谁都看不见的寂静地方,否则这么多的弟子恐怕对佛法的信心和见解一点也是得不到的。真正具有菩提心的高僧大德也不一定单独住在静地。

希望在座的金刚道友,相续当中不被名闻利养束缚,虽然受到别人的诽谤,遇到弘法利生的困难,但是你仍然要精进地弘法,哪怕令一个众生的相续中种下一个善根的功德也是不可估量的,因此一定要弘法利生。

《念住经》也云:“日中之前化缘胜,及至明日不忙奔,仅能果腹已称心,彼等方为比丘身。”

《念住经》中的这段经文,泰国的僧人始终这样行持。在尚未过午的日中之前去化缘,化缘以后直至明日之前不用奔波。我在《泰国游记》里面也写了,清晨,很多施主来到十字路口,拿着各种丰盛的供品等待出家人,僧人鱼贯托钵到来以后,他们就开始供养,之后出家人把钵里面的东西拿回寺院,交给寺院里的一些居士,他们帮忙准备上午和中午的食物,过午不食,一直保持这样好的传统。以前释迦牟尼佛时代的传统也是这样,我有时候很想过这样的生活。但是他们很多高僧大德的菩提心方面却不尽然,他们受持小乘佛法,用菩提心摄受众生方面不是特别强调。

仅仅自己过活没有其他的牵挂,这些人是真正的比丘僧。

也就是说,如果能像经中所言的那样行持,即使何处对正法有稍许危害,也有足够的能力立即弃绝而去。

如果真正做到经中所说的那样,那么我们不管到哪里,只要修行不能增上,对佛法、对自相续中的教法和证法稍许有危害的话,最好不要在那里。

奎怎旬呢哲云:“久居一地繁衍贪嗔因,亲眷众多增长偏袒执,蓄积众多断截身语善,何不漂泊游于生疏地?此乃肺腑之言当铭记。”

如果恒长居住在一个地方,认识的人也比较多,贪嗔痴便很容易在自相续当中滋生起来。如果眷属众多就会增长偏袒心,有此人对我好。彼人对我不好的差别。如果积累的财产越来越多,就能够断尽自己身体和语言的善法,那么为什么我不漂泊在陌生的地方呢?到任何人都不认识的地方去多么好,这就是肺腑之言,一定要铭记!

奎怎旬呢哲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让我们不驻留在一个地方,也不要摄受眷属和积累很多财产,应该独自一人到陌生的地方去,像泰国、不丹或者是印度,如果这些地方去不了可以去拉萨。

那天我们去了石渠后面的一个叫做丹塘的地方,就是以前华智仁波切造《莲苑歌舞》的神山。我当时想:如果以后到这里来,起码在两三年当中不识一人,在这里过清净的生活该多好。有一些特别好的山洞,如麦彭仁波切圆寂的地方,在这些地方没有认识的人,吃饭也没有什么问题,山脚下有一些餐厅,应该到这样的地方去。不然眷属很多,今天批评明天赞叹也很懊恼,财产多的话,自己身体和语言的善法都搞不上去,也不是很好。这就是大智者的肺腑之言,你应该牢记于心中,总有一天一定要逃脱,到一个寂静的地方去。

“来往频繁后悔因,安住一处善行增。”

这个教言,他又转变了语气。如果在外面游荡不增长善法,还是应该安住在一处讲经说法、闻思修行才有意义。

这些话虽然是一个上师的教言,但是以下解释的时候也说我们要谨慎抉择:居住在一个地方,如果你的贪嗔痴越来越多就一定要离开,但是如果贪嗔痴并不增长,而且到外面去你的很多善法不能承办,你还是应该安住在一处,不能一概而论。有些人说不能呆在一个地方,一定要离开,有些人说一定要住在一处,但是个人的情况有所不同,有些人在一个地方恐怕会增长贪嗔痴,离开才是上策,有些人始终来来去去结果却一无所获,甚至清净戒律也全部抛弃。

这次我们学院当中回来的有些道友在这里安住的条件已经不具足了,不得不离开,来来往往成了后悔的因。如果安住在一个地方,就像我们学院的有些堪布、堪姆,安住一方将近十几年了,善法日夜增长。所以虽然是一个上师的教言,有些人来来往往变成后悔的因,不如安住好,有些人安住在一个地方贪嗔痴会增长,还是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好,要自己选择。

又云,“时常迁徙善遭霜冻。”

经常跑来跑去的人,相续中的善法、戒律、慈心、悲心全部都会被冬天的霜或者是违缘的霜冻坏的。有些人出去以后不要说修持善法,甚至将以前的悲心和善心全部都已经毁坏,最终后悔而回的也有,有些人得精神病回来的也有,反正你的善法已被霜冻,这样不好。

我们的希望:希望真正想学法、想闻思的人不要到其他的地方,这就是我的心里话。搞财色名利、世间八法的人不要呆在这里,住在这里经常扰乱上师和金刚道友的心没有多大意义,希望你们自己审慎选择,有两种路,你走哪一条?

我经常说,有些人的戒律、善心、闻思修各方面很不错,如果跑来跑去,过了五六年以后,其余的金刚道友都已经精通了五部大论,但是你的相续空空如也。有些人认为在上师那里得一个灌顶,然后自己好好地修一修,你所谓得到的大威德和玛哈嘎拉的灌顶,修了半天也不一定用得上。

因此,无论行走还是停留,衡量何者合宜的标准,就是应当观察善法是否增上,如此权衡之后,方可如理行事。

这句话讲得非常清楚,不管怎么样,你停留还是离开,主要看你的善法是不是增长。如果善法增长,每天一堂课的功德在别的地方可能没有,如果没有,你还是住下来。如果在别的地方超越这些功德,听课没有多大功德,另外的地方真正有大功德,那你就可以离开。

我们这里没有任何约束,其他的一些院校,可能进入时也很困难,从学校里出来还要办很多手续。在这里很简单,在管家那里签个字就可以了,但是关键是看你的善法能不能增长。每一个人应该是有智慧的人,每个人的情况都不同,应该仔细观察。

以后我们的闻思修行上面应该有一点压力,没有压力就像小孩没有老师一样,有压力每天的日子也过得快一点,不然整天都很痛苦,“哎!这个时间怎么过啊。”这样没有多大的意义。

博朵瓦尊者云:“何为如意外境及伴侣?菩提妙心所摄之三学,居于何地增长即彼境,以何为伴递增即佳侣,否则即非胜境及良伴。”

所谓的悦意外境,菩提心所摄受的三学能增长的地方就是好的环境。依靠什么样的朋友呢?能令你相续当中的菩提心所摄的三学越来越增长的人是好道友。

意思就是说你在任何一个地方,菩提心所摄大乘三学如果能增上,对你来说这就是个好地方。如果你呆在寺院里,你的戒定慧三学的功德能增上则说明这个寺院是修行的地方。依靠任何一个道友,你相续中菩提心所摄的戒定慧三学能增长,说明这是好道友、好上师。如果你相续中菩提心所摄的三学不能增长,反而退失,那么说明这个地方不是好地方,你所依止的道友和上师也不好。这个教言是很深的。

有些人依止了上师和道友,在他的相续当中菩提心等善心越来越增上,这样不管别人说什么,你的上师和你所处的环境一定都很好,但有些人依止上师或者依止道友的过程中,自相续当中的菩提心三学不要说增长,反而追求名闻利养和财富、名声的心越来越增上,这说明上师和环境都不好,这一点自己好好地选择。

又云:“犹如在火上添加柴草,无论遭受何等的痛苦与陷害,如果对正法不但没有伤害,反而成为修持正法推波助澜的助缘,像这样的环境就不必放弃。”

这句颂词中“正法”的意思是指自相续中的正法,也可以说是教法和证法。我们所做的闻思修行可以说是教法,证法是指自相续中的信心、悲心、出离心、菩提心等等。

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危害,遭受什么样的痛苦,但是自相续中的信心、悲心、出离心、菩提心等等没有受到丝毫损害,反而成为信心、悲心等推波助澜的助缘,这样的环境不能舍弃,这样的上师也不能放弃,一定要全心全意地依止。

这以上《开启修心门扉》当中第一个最重要的问题——看破今生已经讲完了。很多人认为自己已经出家,一定已经做到了看破今世,但是没有详细分析恐怕不行,词句上比较简单,但是意义上比较难,所有的人是不是要用每一句金刚语衡量自己、检点自己,这样对自己的行为和调伏自心有很大的帮助,否则我每天讲了这么多也不一定有很大利益。虽然我们有些做得到,有些做不到,但首先从道理上知道以后,对自己以后的修行方向或者对调伏自心方面应该起到一定的作用。 

第一看破今世品释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