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节课

2004215                                 

(外出四天后)

第十四个问题——修习苦为助伴,也就是痛苦转为修行的助伴。说是这样说,但实际上遇到痛苦的时候,很多人不但不能将痛苦转为道用,而且还成为修行的违缘,作为初学者,这种现象是很正常的。

很多人认为所谓的修行就是修一个本尊,修一个法就马上成就,马上出现什么验相,但这非常罕见。对一般的人,尤其是没有打好基础的人是根本不可能的,但为什么藏传佛教中提到修玛哈嘎拉,修某某本尊,六个月就立即成就,这是什么原因呢?一方面是对上等根基者来讲的,一方面是打好修行基础的情况来讲的。所以首先应修炼自心。

前辈的上师们都勇于承受三安忍等的磨难,或者将苦难看作是促进修行的助缘而进行实修,并与前面所讲的“四依”等“十大至宝”结合起来进行修持。

前辈的高僧大德们都能勇敢地面对以上所讲的这三个安忍,真正能实修。遇到怨敌他们也能安忍,遇到比如大圆满的见解、中观的甚深法要的时候,他还是能堪忍。遇到生活上的苦难或者疾病的缠扰等等,他也能安忍,是安受苦忍。所以所有的高僧大德们不像我们一样,他们对这三大安忍确实是能勇敢地面对,或者说上面所说的苦难全部是他们修行的助缘。

很多人修行的过程中存在一些问题,为什么这样讲?我们修安忍就是为了自己的解脱,很多修行的所作所为全部是以“我”为中心。从小乘出离心的角度来讲应该是有我, “我”从三界轮回中要获得解脱,所以我为中心。从大乘的角度来讲我不存在,因为菩提心就是为了利他而修,从无二智慧方面也根本不存在我。从这两个角度来修。我们口口声声说我是大乘修行人,但实际上整天都以我为核心,所有的修法中以我为中心而修都算不上菩提心,所有的修法中以我为存在而修,不叫无二的空性智慧。这是个问题,大家还是要想一想。

所以我们在闻思修行的过程中希望大家不管做什么样的事情,心里面应试着慢慢串习,如果能慢慢串习,五六年、七八年以后,虽然不敢说所有的我执和所有自私自利的心全部断除,但是跟以前的心态比较起来还是有很大的差别。前辈的高僧大德或者坦然面对而修安忍,或者把所有的苦难看作是修行的助缘来实修。

我们讲“看破今生”的时候已经讲过四依、三金刚和三类这十大至宝,所以应与四依等十大至宝结合起来进行修持,前辈高僧大德们全部是依靠四依等,希望大家不但是口头上说,真正在实际行动中实行。我们前面所讲的不缓金刚先行、不耻金刚后卫、智慧金刚助伴等等的修法随时随地都非常需要。如果没有三金刚,恐怕我们的修行很容易被其他摧毁,如果我们具足了这三大金刚,不管是遇到什么样的磨难、违缘都无有障碍,因此应该与四依等十大至宝结合起来进行修持。

谛察法忍与所谓“智慧金刚助伴”,说的都是同一含义,我们应当对其进行观察抉择,并以观修的方式来修心。

谛察法忍实际上是遇到什么样的甚深法都能接受,不像现在所谓的大法师,看见密宗的大空性时,“噢,不不不,这个不能修,不能修。”看见大圆满法的时候,“噢,不能修,不能修。”他就忍受不了,头都马上要裂开了,有这么害怕。真正闻思比较广大的人,对显宗、密宗、小乘、大乘所有的法全部能接受,这叫做谛察法忍。谛察法忍和智慧金刚助伴相结合,自己有了真正的智慧,无论面对世间法还是面对出世间法都容易解决,如果没有智慧,遇到小小违缘,我们就可能倒地,一直抬不起头来。

首先用智慧来观察、抉择,抉择过后,不仅在口头上,而是实际修持中实践。

《开启修心门扉》的文字大家都明白,这里的有些小孩子,整天打瞌睡的有没有?除了这几个以外,文字上都清楚,但重要的是我们实际能不能修持,再过三年的时候能不能经常用《开启修心门扉》的每一句衡量自己、要求自己、恒时观想,如果没有这样,今年讲完了以后明年就舍弃了,再过十几年也从来没有看的话,虽然传承有一点点加持,除此以外不一定对你的相续有大的帮助和利益。

云龙瓦格西闭关时,一位信士拉着他的衣服,急不可耐地祈求尊者赐予一段言教,尊者语重心长地说:“你年纪轻轻就出家,应该专注地修持一门临死不后悔的法。

云龙瓦格西对这位信士说:你是年轻出家,年轻人的心不定,你要专注一个真正能看破今世的法,不然没有出家几天就带一个大活佛到汉地去化缘,也许化到一点,但这是不是真正的佛法很难说。也许你当一个大法师,但实际上你是年轻出家,烦恼还很炽盛,佛教的基本方向可能还没有搞懂,因此你应好好修持临死不后悔的法。

吃糌粑维持生存,披破衣抵挡风寒,与乡邻素不相识,持低劣之位,着褴褛衣衫。

临死不后悔的法是什么呢?

吃糌粑维生,披破破烂烂的衣服抵寒。

我们这里的人有些也这样的,没有了生活费吃糌粑就可以,吃糌粑也不是那么容易,其实吃糌粑可能比买菜还贵,有些人是这样讲的,以前藏地有糌粑的人是最富裕的人了。

吃糌粑很方便,应该吃的不讲究、穿的也不讲究。现在很多人对衣服特别执著,对食物要求很高,这样一来所有的时间全部耗费进去了。在寂静山要求太高不现实,每天不吃东西是不行的,但是我们这里有些新来的人把在城市中的习气带进来,我观察过很多新来的人,他每天的午饭起码三四个小时之前就开始考虑,但一会儿吃完了就无所事事了,不如还是吃得简单一点。

远离故乡,像服用甘饮一样地聆听善知识的教诲,即使此生遭受闲言碎语式的讥毁詈骂,即使林木断塌、山洪暴发也无动于衷,只有这样精勤修持,才能(在临死之时)不会后悔。”

聆听善知识的教言非常重要,一定要认真地去听。

别人用什么样的闲言碎语来毁谤你,说:“这个人没有人情,没有感情,对家庭不负责任……”怎么样说都无关紧要。

而且你所在地方的山上的林木全部都倒塌,山洪暴发,你还是如如不动地坐在家里面。有些人不是这样的,外面有一个人的叫声就马上出去看热闹。比如说去年我们学院发生火灾,几个商店都着火了,但有些心比较稳定的人看都没去看,听说起火了还在安心背书,心应该这样稳重。

来到这里最主要的事情是要修法,真正获得法要是我们来到这里最主要的目的。可是我们的有些觉姆和喇嘛来到这里的目的还没有搞清楚,当然自己没有方向。

法王圆寂以后我就想,这几年先要明确目的,教学计划都给你们安排好,你学不学是你自己的事情,如果我们没有这样,尤其是在这个非常时期,可能大家的心都乱了,认为闻思修行的地方都没有,马上要跑到别的地方去,当时很多人的心情我们也基本上了解,所以我想我还是把方法给你们定了,很多人的心就安下来了,好好闻思,但是我们闻思的时间比较短,希望在闻思期间不要有很多违缘,更不要自己对自己造违缘。

山上的林木倒塌也好,洪水暴发也好,对这些都无动于衷、置之不理,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自己住在家里精进修持。外面出现怎么样的热闹,对你的心不起任何作用,仍一如既往地闻思修行,如果不是这样,外面稍有风吹草动,自己的心也跟着它此起彼伏,闻思修行的机会每天都不会有的。

总而言之,格西对他临死的教言就是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应该不加理睬,不管是亲戚朋友死了,还是家里的人死了,你给他念一个“嗡玛呢叭美吽”,一边吃饼干一边背书,不要管他,这就是真正修行人的作为。

这样到了临死的时候会由衷地想到:“没有遇到佛法之前当然是我的缘分不具足,遇到佛法以后有生之年都用到了佛法方面,尽心尽力,并没有荒废我的时日和精力。”这样我觉得有意义。

我们来到这里并不容易,肯定不能享受生活,如果要享受,大城市里面特别舒服。我那天在成都,蔬菜也一个比一个香,身体也可以沐浴,城市里面过生活也很简单,吃蔬菜什么都很方便的,不会像这里这样寒冷。但我们不是为享受,所以来到这里还是要把心思放在闻思修行上面。闻思和修行哪一个都不浪费你的时间,有人认为闻思好像很浪费时间,要修行;有些人说实修不行,要闻思。但不管怎么样,将你的精力全部放在闻思修上面一点也不会浪费的。

博朵瓦尊者云:“他人于我生悲心,吾则恒时欢喜住,此人具法他人无。”

博朵瓦尊者也说:别人认为我这个人真的很可怜,家庭也没有,工作也没有,头发也没有,别人对我生悲心,我反而心里很高兴,因为这个人具足真正的佛法,其他人没有。当然有些人自己做一些非法的事情,别人生悲心,不是这种情况。

原来米拉日巴传记中也讲:他的亲戚告诉他,你真是很可怜的修行人,你看绰迫罗扎瓦他们那么富裕,财产那么多,你应该要想办法发财,你不要整天在山洞里面,不然亲人没有脸见人了,后来米拉日巴说:你们对我生悲心是个好事,我不会学他们的。当时绰迫罗扎瓦他们是很出名的,但是他没有学这些人。所以表面上看来,世间人可能对你心生悲悯,认为你应该想办法发财,否则可怜兮兮地过生活,很多人都可能毁谤你,但你自己心里应该很高兴,这种人应该是具有佛法的。

又云:“佛陀教法隐没之时,喜黑法方实力强大,喜白法方势单力薄。是故趋入非法之徒,长寿无病利惠众多,趋入正法适得其反,此本规律修士莫惧。敦巴格西如此教我,故当思维此对治法。”

在末法时代,喜欢黑法造恶业之人的势力非常强大,喜欢善法之人的力量非常薄弱。趋入黑法的人可能会长寿无病,我们这里有些人特别精进地背书,身体都不好,汉地也是这样的,经常给寺院布施、给出家人结缘的人,他的生意也搞不好,经常出现违缘。经常杀生造恶业的人,工作顺利,身体也很好,这是为什么呢?这一方面是黑法方面的护法神帮助他,一方面他前世造的业力如今现前。所以,世间人可能不理解,自己造的善业越来越多,为什么身体越来越差,为什么不顺利,可能会怨天尤人,但实际上他们都不懂因果的规律。

趋入黑法的人也许是长寿无病的,趋入正法的人与其相反,身体不好、寿命短暂、没有财产等等,但是希望修行人不要害怕,为什么不要害怕呢?我们要明白这是前世的业力,并不是我们现在造善业,当下就马上现前。

博朵瓦格西说:这是我的上师仲敦巴教我的教言,所以你们应该好好地思维。我们修行人也应该如此,遇到一点点修行的违缘时,“是不是佛法没有加持,上师没有加持?干脆我还俗了吧,佛法好像是假的,我修行越来越精进,身体越来越不好,修行越来越精进,什么都越来越不顺利。”世间没有佛法基础的人经常怨天尤人,实际这就是在显露愚痴的本性。

显而易见,于此五浊兴盛之时,想没有痛苦简直是天方夜谭。所以,我们应当坦然地面对各种厄难,而毫无怯懦之心。

修行人没有痛苦简直是天方夜谭的事情。很多高僧大德在修行中很顺利地度过的,哪里有?从他们的传记中可以看得出来。所以修行中没有痛苦简直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与天方夜谭的故事没有差别。

在中学的课本中老师讲过,是阿拉伯发生的一个故事:一个国王特别霸道,每天杀人,晚上娶一个王妃,天亮的时候就要杀掉她,他杀了很多很多的王妃,还有一个国王有一个非常聪明的王妃,她去了以后,她附近的人都忐忑不安,但她晚上一直给国王讲精彩的故事,天亮准备要杀她的时候,那个故事没有讲完,就延缓行刑。最后她讲了一千零一个故事,因为故事的情节很多都是劝人行善、不能杀人的一些动听的故事,后来国王已经感动了,没有杀她。但是《天方夜谭》里的故事全部是王妃的虚拟捏造、根本不存在的事情,就像说不完的故事一样。

所以这里说修行人没有痛苦等就像天方夜谭的故事一样。一定要有无怯懦的心,这对修行人很重要啊!有些人稍微有一点违缘和痛苦的时候就认为很痛苦、认为不应该,痛苦转为道用的方法一点都不懂。

萨迦班智达云:“诤时福报圆满者,百里难得挑其一,朽塘若将水注满,必有一方会毁塌。

萨迦班智达:在浊世末法时代的时候,圆满所有福报的人,一百个当中难以挑出一个人,比如说他的名声也具足、修行也具足、人才也具足、身材也具足、智慧也具足,样样福报圆满的人在一百个人中可能一个也没有,有些修行好一点,人格不好,有些人格好一点,但是没有名声,一者好另一者不一定好。我们观察别人时也是这样,有些人称许为美好端正的人,真正仔细观察,也许是他的鼻子太大了,也许耳朵太长了,有各种各样的缺点,真正圆满齐全之人的面孔也是找不到的,所以说福报圆满的人在末法时代百分之一也难以寻觅。

将腐朽的池塘里灌满水,必定在一个地方会倒塌。人也是这样,在末法时代,修行稍微好一点的时候肯定身体不好,譬如心脏不好,或者心情不好,全部圆满很困难。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现在生长的世间太浊了,这样的浊世中样样齐全圆满具足是很难得的,所有修行人都在思忖自己为何遇到如此多的磨难,其实每一个修行人都会有不同的违缘。

何人如若具财富,彼则难有贵种姓。子孙满堂富者鲜,彼者若具怨敌至。尔等俱皆圆满者,多数即将趋死城。”

有些具足财富的人,难以有珍贵的种姓。如果子孙满堂可能财富就消失殆尽,财富俱全的人没有子嗣,整天都求上师加持自己有个孩子,否则财产没有继承人。

如果财产和子孙都具足,那么可能就有怨敌来损害他们的财产。

如果名声、福报、智慧、势力、财富、子孙全部都已经圆满了,那么这个人可能马上要死了,会趋入死城。如同夏天在牛粪堆里面小小的虫,小小翅膀刚生出来的时候就马上会死,秋蝇一样的。

现在很多当官的就是这样。有个姓马的官员,他贪污了很多钱去赌博,后来判了死刑,前两天一个副市长也判死刑,所以这些人真的有福报、有钱财,结果却一死了之。修行人也是如此,各方面比较不错时,这个人就即将死去,很可惜。

ra瓦格西也殷切地说道:“违缘乃为善知识,障碍本是劝善者,苦难实为恶扫帚,莫视不喜为祸矣!”

喀ra瓦格西告诫我们:违缘实际上是善知识,有了违缘我们有修法的机会。障碍本来是劝你行持善法的。苦难是真正要扫除你的恶业的扫帚。遇到一些祸害的时候你不要认为是:“哎呀,我遇到了痛苦,又不行了,我身体不好了,我名声受到了损害,我财产没有了。”修行不好的人每当遇到痛苦的时候就开始闷闷不乐,不应该这样,遇到痛苦的时候就像前辈高僧大德那样,一定要生起欢喜心。

《入行论》也云:“得此不乐食,嗔盛毁自他。”

《入行论》中说:吃了不快乐的食物会毁坏自己和他人,生起嗔恨心。有时候别人说了什么话,好像吃了不乐的食物一样,肚子里面不舒服,之后开始生起嗔恨心,摧毁自己和他人。

“遭遇任何事,莫挠欢喜心。”

我也曾经引用过《入菩萨行论》的这句话,按理说真正的修行人不管是遇到什么样的事,都应坦然地面对,不要影响自己的欢喜心,不破坏他人的欢喜心,但是这很难做到,心里这样想,道理上很多人都知道,但真正遇到一些不欢喜的事情时,不破坏自他的欢喜心难能可贵。为什么是这样呢?

“若事尚可为,云何不欢喜,若已不济事,忧恼有何益?”

如果这个事情可以更改,可以重新来过,你有什么不欢喜的呢?如果这件事情已经来不及重整旗鼓,已经毁于一旦,你烦恼又有什么用呢?《入菩萨行论》中所讲的这个道理是很深奥的。

“苦害有诸德,厌离除骄慢,悲愍生死众,羞恶乐行善。”

其实苦害有很多功德——生起出离心、断除自己的傲慢心、对众生生悲悯心、喜欢善法和对罪恶有丑恶心等等,所以我们遇到违缘和遇到痛苦,修行人应该乐意接受。

比如说我们生病的时候,依靠病会在自相续中生起很多功德,但关键是我们能不能利用它。如果说我今天生病了,如果能利用就是非常珍贵的,生病的时候可以观想为众生代受痛苦,但有些人修自他交换是为了身体康复,这个目的不是很好,为了“我”的身体,以“我”为中心,我想 “我”的病马上应该好,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呢?听说自他交换是最好的,然后观想我为众生代受,我求三宝加持,马上令我的病好转,这种发心肯定是不对的。而应该发心:病也好、痛也好,不管怎么样,我愿解除所有众生的苦难。如果生起了这样的念头,那么你的病就有意义。

一般噶当派的修行人不管是快乐还是痛苦,会利用当下的心。当遇到快乐的时候,愿所有众生获得像我这样的快乐,这种心力的功德力量是非常大的。当你痛苦的时候,所有众生的痛苦愿我来代受,愿我继续再病下去,继续再痛下去。如果心里面能发出这样的愿,这个时候的苦已经有价值了。但是你心里面想,我千万不要有痛苦,我很痛苦,这样就没有什么价值,是一般的分别念。

所以,关键是我们能不能把它利用起来,就像金子,本来是金子,但是你没有把它做成耳环,光是一块金子不能当装饰品,你如果把它做成耳环装饰在耳朵上就很好。能利用这些痛苦的和快乐的分别念,就没有一个不是修行。

密宗的一些修行人和噶当派的一些修行人,在观看娱乐活动的时候,看见鲜花,都马上供养,当下生起的欢喜心,也想让众生获得。所以修行人不一定要坐在一个地方,头上观一个马头金刚才修行很好,随时将违缘和痛苦转为道用就是修行。

我们如果能生起如此定解,则能将过失转为功德,将痛苦化为快乐。修法之时,无论出现何等的违缘障碍、艰难险阻都不能损害。

生起了这样的定解后,本来是过失也可以转为功德,痛苦化为快乐。这样,你修行过程中不管遇到什么样的艰难困苦,全部都转为道用了。

博朵瓦尊者云:“有的商人在下雪之时也会说:‘这样对马蹄有利。’晚上下雨的时候会自我安慰:‘这样敌人就不会来侵扰了。’

博朵瓦尊者说:以前过路的商人也是特别害怕下雪,本来以前藏地的商人从康定把很多行李驮在马上面过路,如果第二天下雪的话可能就走不成了,下雨的时候也同样,晚上连个住处也找不到,因为商人夜晚时一般在露天过夜,所以他特别伤心。

但是有些商人,这样的天气还是会转为道用,他会说:没有事,下雪很好,因为天气太干燥,马蹄会慢慢裂开,马就不能上路了,如果下雪,马走路时很方便,下大雪也很好,对马蹄有利。

有些司机也同商人一样,开车时都是祈祷千万不要下雪,不然路上打滑,很害怕。

晚上下大雨时,大多数的商人不喜欢,但是有的商人也会说:晚上下大雨,敌人就不会来,我们就安心地睡了。他们的观点不同。

同样的道理,大多数的修行人不喜欢遇到痛苦,“最好我烧香拜佛不要有痛苦,不要有磨难,平平安安,我的修行要成功。”他是这样来求加持的,但是有些个别噶当派的修行人不会这样。他希望修行过程中发生一些违缘和痛苦,假设有违缘和痛苦就可以转为道用。

同样,我们也应将疾病、贫困、诽谤,乃至梦中的痛苦都转为道用而使罪障清除,并生起诸多功德。

同样,我们遇到一些病苦、困难、毁谤,甚至我们做梦的时候,梦中不吉祥,都可以转为道用。小乘的转为道用用出离心来摄持,比如说我做了可怕的梦,今天可能不吉祥,但通过可怕的梦可以知道轮回都是痛苦的,自相续中生起出离心。如果是大乘就用菩提心和无二空性来摄持。

那天我们学院几个负责人商量第二天出发到别处,有些人说明天是不吉祥的日子,不要出去,后来我们几个人说:“没事,不吉祥转为道用就可以,明天就出发。”后来好像各方面还是可以的。

转为道用有时候用无二慧的空性来摄持,用空性来摄持哪里有不吉祥和吉祥的事情。如果不是自己的事情,以利益众生的心来转为道用,如果只想着我自己不要遇到违缘,不要遇到痛苦,自私自利的心没有去掉就不能转为道用,但是以菩提心、利他的心来摄持,可以转为道用。

因此,甚至我们遇到梦中的痛苦以上都可以用菩提心、无二智慧和空性见解来转为道用,这样不但不起违缘,而且产生了很多功德。

此时,能出现违缘障碍反而成了再好不过的事情。如果能这样的话,违缘就成了我们修行的最佳良伴。”

违缘成了我们最好的助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