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节课

200433                                   

原来我们认为上师圆寂以后,大家肯定会离开或者很多人都不想闻思修行,现在看来,可能是上师给我们上了生动的无常课吧,以前不太喜欢听课的人现在也是……那天我统计,男众有一个人不听我的课,女众当中有一个人,以前都不会这样,有听课的部分,也有不听课的部分,但是现在大家还都乐意闻法。昨天看喇嘛班也有这种情况,大家都觉得闻法的机会相当难得,以后不管到哪里,可能真正听受佛法和研究佛法的机会不一定很多,有一种鞭策,很好。从这个角度来讲是不苦,但是从轮回皆苦的角度来讲还是很痛苦的。

 

下面讲第十八个问题,修持正因。

十八  修持正因

诸位修行人还应当修持在相续中生起无常之心等等的种种正因。

诸大善知识们都众口一词地说:观修之时,对于无常而言,能专注到什么程度,内心就尽量配合进行思择;

我们观修无常、菩提心还有大圆满,在修持的过程中一定要专注,内心尽量地去配合自己的境界,去思择。

如果不能专注,就尽力陈设各种供品供养三宝并修习七支供;

有些人背诵也不行,专注无常也不行,心特别散乱烦躁。男众稍微好一点,不知道是他们四大的原因,还是前世业力的原因,他们的情绪还比较稳定。但是女众经常有这种情况,心里面确实很想专心学习,也同时明白机会难得,但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心不堪能,观无常、背诵等等都没有办法,这个时候应该静下心来,在上师和佛菩萨的像面前好好地忏悔,作七支供,一些偶尔的违缘障碍也可以通过这种办法遣除,这是高僧大德们给我们唯一的办法。

如果这些条件仍不具备,就不要勉为其难,只需将心思转到思维业因果方面;

实在是任何法也修不下去,心不要苦苦地专注,修行的心不能太勉强了,否则反而起反作用。

比如实在不能背诵就观修,不能观修无常,可不可以观想轮回因果,轮回因果也不行,那你就什么都不要想,专心地忏悔,念金刚萨埵心咒,如果念金刚萨埵心咒还不行,那就只有拿一条白色的绳子去外面看一看!

如果这一点还是力不从心,就尽力净除罪障;如果心力仍不够成熟,就顺其自然,心中能忆念到什么,就根据自己的情况随力而修。

很多人确实想了很多办法,问了上师、空行母、地行母,该念的经也念了,该忏悔的已经忏悔了,但有些就像《弥勒请问经》里面所讲的一样——前世的业障。前世断了传承,前世没有好好地闻法,前世诽谤其他的高僧大德和说法上师,所以,今世对听法的兴趣漠然、耽延修行,也有一些即生当中的违缘,但也实在不能太勉强,否则起反作用。可能到外面去看电视,你的心很能专注吧,到处去花钱,结果一无所得地回到学院,也有这种情况。

但坐下来安住非常重要,这里也只有这样的办法了。

一种修法若能获得成功,其他的成就也会相应而至。

如果一个法能成功,比如说你对观无常特别有信心,其他菩提心和出离心也很容易生起,如果你对出离心很有兴趣,那么其他的功德也相应而至。

所以,应当量力而行,尽力修持自己力所能及的修法。

这是修行人非常重要的,有些时候不能太紧张,因为修行是一辈子的事情,不是一个月、两个月的事情,要长期精进,不要一两个月、一两天当中特别精进,晚上一点钟的时候还在看书,但是第二天早上八点钟还在睡懒觉,这种精进不太好。

在修持无常之类的法门时,应当依止一位恒常修持无常的上师及道友。

比如我们修无常,依止在这些方面有经验的上师和有感触的道友。

阅读的书籍也选择无常方面的经论,包括行持积资净障的一切善行,都应紧密围绕生起无常之心的主题。

选择无常方面的经论也很有必要。在这里噶当派主要是宣讲无常,修持无常确实对自己的修行有很大的利益,有些人修菩提心、修出离心,尤其是修无上大圆满。以前上师讲过很多,我也讲过,除了个别新来的人以外,以前讲的《直指心性》、《大幻化网》、《三自解脱》还有《直断要诀》等等的觉受和境界如果没有,作为宁玛巴的传承弟子,尤其是学密宗的人来讲修持密法和祈祷密法还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因此,我想讲完《入菩萨行论》以后,要在得过灌顶、真正闻思修行的人面前,讲一些无垢光尊者和麦彭仁波切的大圆满法,不然以后有没有这样修行的机会很难说。

所以,修持密法和观无常方面,要依止上师,书也一定要看,有些人对密法很有信心,比如很多人能背诵《直指心性》而且每天都读一遍,或看几个颂词,这也是很必要的。《窍诀宝藏论》里面也有很多的教言,密法和显宗的法都已经给大家讲过,只不过现在时间比较紧,背诵其他论典也是可以的。我有时候这样想:个别的人修行密法的时间是少一点,但是真正用在闻思上,时间一点都不浪费,一点都不可惜,全部是智慧的结晶,都没有大的差别,只不过把密法全部放弃的话对于我们修密宗的人来讲有点可惜。

宗喀巴大师云:“首先依靠福田力,内心力量方生起,供养上师三宝业,应当连绵不间断。”

宗喀巴大师说:依靠上师和福田力,供养上师三宝,自己好好忏悔,自相续中也会生起功德。

因此,在对上师、本尊、护法供养供物及食子时,应当尽力祈祷以生起此念。并对修习此法的功德,不修此法的过患善加思维,而恒时对修行生起莫大的愿望。

自己努力地祈祷:让我的相续中一定要生起无常的念头、一定要生起大圆满的无上觉性、一定要生起菩提心,经常在上师三宝和本尊面前顶礼发愿,早中晚均如是思维,充满信心。任何一个世间法或出世间法,如果你没有信心、耐心的话,都不可能有活力,如果没有活力和动力,任何事情不可能成功。成功在于我们的心力,因此首先对此法门一定要有信心。

仅仅在座中修习还不够,在所有的座间,也应当反复忆念死期不定、一切无需的两种根本大义。念诵有关方面措辞尖锐、语言犀利、旗帜鲜明的词句,以增强意念。

光是闭关和入定是不行的,在座间,甚至在提水的时候或者烧火的时候也要观想死期无定和一切无需。(现在很多人提水的水桶变成了装色拉油的桶,很难看,不过也可以,尤其是力量不太足的人提一桶水刚好够自己一天用,不过有些大概七、八十岁的老年人提两桶水还走得飞快。)

“旗帜鲜明”是不是世间上的语言?噶当派的很多教言是旗帜鲜明、直截了当,说得还是一针见血。

不要说造作恶业方面的世间事务,即使是佛法方面的其他无关紧要的事,也应当尽量削减。如果出现不虞而至的违缘障碍,也应当以自己正在观修的法门予以遣除,从根本上断除制造违缘的因素,聚集不可或缺的顺缘。

当出乎意料的违缘贸然造访,就用所观的法去遣除,比如说出现身体上或生活上的各种违缘时,用观无常法或者观菩提心、出离心。任何一个法,只要修得好一点,此法就可以作为它的对治,聚集不可或缺的顺缘。

绝不染指一切与此法相违背的事情,励力劝谏他人趋入此法的修习,并对此法极力赞叹。

尽心尽力地将自相续中的境界转告别人,比如说我相续中对无常法有一种感触,看见有缘众生的时候,甚至我坐车时候的邻座,我把无常的法讲给他听,碰到修行人的时候,也宣讲无常法门的好处,《札嘎山法》有如何的教言,《大圆满前行》当中有如何的教言,给他推荐一些好书,赞叹功德,语言的功效不可忽略,比如我赞叹《开启修心门扉》,劝勉别人去看,他看了以后也会感觉里面的内容很不错,如果别人说这是一般的书,他看了以后也觉得是很一般,因此,我们应经常给别人推荐有关无常修行的法,让他好好地看书。

如果这一切都已经具足的话,那么,就在短暂的今生,此念也一定会在相续中生起。即使没有生起,那么在来世生起也就易如反掌了。

如果特别重视,那么短暂的人生中出离心、菩提心和无常观一定会生起来。在座的人中大多数的人可能有希望生起,但还有部分的人……博朵瓦格西的两千个弟子当中真正能看破今世的只有五百人,我们这里真正能看破今世、生起无常观的有多少也不知道,即使即生当中因业力特别深重,没有生起也不会白费,所观修的串习在来世中生起是轻而易举的事。很多人出家的因缘是非常巧妙的,有些是听到上师的功德,有些是看见出家人,这说明我们以前有这方面串习的缘故,这是智者的一种选择,极为重要。

从前有一个人,当他在偶然的机会看到一具女尸被开膛破肚的景象,(恐惧厌恶之余,)心中反反复复地思量:这个女尸如此令人恶心,那么,天下所有的女人也都应当如此,包括我自己的身体也不能例外啊!

他看见女尸后真正生起厌恶之心,包括自己和他人的身体生起了无常观和不净观。

他死后转生于印度,成为福报可与多闻天子相抗衡的一位大国王的王子,取名为“扎巴”。

扎巴成年以后,被许多美艳绝伦的后妃众星捧月般地围绕,集百般娇宠于一身。

他可能也修了不净观,此处没提。他转世长大以后在王宫里享受生活,如星星捧着月亮一般,有成千上万的王妃集聚在一起,集百般娇宠于一身。白居易有个诗词中说“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于一身。”这是对杨贵妃如是说,杨贵妃是古代四大美女之一,与唐明皇在皇宫里过着穷奢极欲的生活,将国家大事全部弃舍一旁。当时白居易说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指很多的意思,三千宠爱全部归于杨贵妃一人身上,当时国家动乱,但唐明皇不为所动,大家都有很大的成见,都特别讨厌贵妃,后来国王不得已赐她自杀,贵妃后来吊死。喇嘛钦!这也是无常的。

一次,当他尽情地与众妃享受完具备各种妙欲之游舞嬉戏后,众妃都进入了梦境。他环顾四周的后妃们,忽然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腐臭熏天的尸陀林一般,立刻生起肮脏与反胃作呕的感觉。他一下子惊恐不安起来,迅速仓皇出逃。最后来至佛陀身边,拜见了佛陀。以听闻佛法而现见四谛,成为一名名为“扎巴”的大阿罗汉。

他看到人的身体后有这样的感受,是因为他观过无常观,看女人的身体观过不净观,此时具备因缘马上就生起来了。

原来是王子,后来变成了大阿罗汉。

据说,佛陀在世间界初转法轮之时,紧随佛陀身边的五位比丘与扎巴等五近比丘中的扎巴,指的就是这位扎巴。他最终(因为观修无常的缘故,而)获得了阿罗汉果位。

扎巴的前世因缘是这样的。这说明从两方面打算很重要,有些人有即生成就、即生成佛的机会,有些即生中不一定成就,弘法利生的事业不一定能展开,但是能弘法利生固然最好,如果不能,这一辈子应该有个好结局,一定不要在即生中心生邪见,应如理如法地修持,这样来世一定会成熟前世的因缘,这一点每一个修行人应该有所打算。很多人说即生中没有成就就没有任何意义,一定要成就!一定要成就!!一个乞丐马上要去美国,一定要去美国,任何能力都没有,去美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但是你即生当中作准备,来世也有解脱的机会,强迫不一定修行成功,因此,不要把藏密和佛法看得太稀奇了,否则修行万一不成就没有力气重整旗鼓,特别可惜。

所以,有一些基础的人,尤其是在学院中呆了五六年以上之人的见解就比较稳固了,以后即使上师和道友不在身边,不管遇到何种情况,到哪一个环境当中,我觉得此人肯定会以修行人的身份终其一生。新来的有些人虽然聪明,但是半途而废的情况也不乏其人,因此,长期修行很重要。即生不成功,种下来世的善根,修行人应有这样的打算。

如果我们也能如此仿效他的行为,现在以真实的无常心进行修持,则即使有其他什么功德暂时没有生起,也必将会在往后的日子里纷纭而至。因忆念无常,则会对一切都无有贪求,就无需因此而造作非法之业,这样,即使是圣妙的佛地,也能毫无阻碍地趋往。所以,我们应当精勤地修持无常。

除了无常以外,其他的任何功德和觉受在相续中暂时没有生起,以后生起也轻而易举,所以,从世、出世间法等多方面来观想,无常观并不困难,从一些盛衰不定的公案也可以了知。

原来长春制药厂的老板叫做王彦申,他的家产曾有上千万,名噪一时,后来他失踪了,他的原配妻子死了,可能他的很多资产被再娶的妻子携之而逃之夭夭,后来他又娶了一个妻子,他自己得了脑瘀血,当他精神失常的时候,他的妻子又把他的全部资产倾囊夺走,后来他沿街乞讨,特别可怜,而且精神也有点失常,头脑不太清醒,但他特别憎恨后来的这两个妻子。我们在南方的时候知道了这个情况,他曾经合作的一个老板看到这个情况比较同情他,把他送到养老院,在养老院中他也经常特别不高兴地说:“我恨这些人,我的财产……”他稍微清醒过来就一直这样说。

《大圆满前行》里面也讲了,上半生富裕的人最后沦落乞丐的也有,上半生是乞丐,下半生也有富裕的情况。如果我们经常把这样的无常观念挂在心上,虽然神通、神变、生起次第、圆满次第等境界和觉性全然无有,但是对今生的贪念自然看破,如果看破,对解脱肯定有强烈的希求感,这就是为什么噶当派的修行人除了无常观任何境界都没有提倡的原因。

本来《菩提道次第》主要抉择的是大乘菩提道次第的一种法要,但是这位尊者是格鲁派的大德,无常的科判本来已经讲完,但是他老人家一直想方设法、不厌其烦地讲无常,讲到第十八、十九个问题,修持正因、修持正果、正行、加行全部在讲无常。意思就是要我们能在相续中真正生起无常,倘若生起无常之念,虽然对世间法还有一些贪念,但是这种贪念弱得就像春天的和风,一点都不冷,虽然相续中具有贪嗔痴,但是不会很强烈,不像没有观过无常的世间人,对名闻利养、世间八法特别地执著。

因此,我觉得最根本的几个要点——无常观、出离心和菩提心,大家要掌握。释迦牟尼佛的八万四千法归根结底一定要以窍诀来结束,如果只在理论上说,恐怕临死时什么境界和把握都没有,当然临死之前获得一种境界是最使人羡慕的事情了,但即使没有任何境界,只要在心里有无常观的境界,那么即生就没有白费,大家应该牢记。

第十八修持正因品释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