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课

鸠摩罗什翻译的《金刚经》分三十二品,你们在理解的时候,若按这种方式划分,意思会一层一层比较好懂。

经典与论典不相同:经典里有很多重复的内容,所表达的意思也不一定是一个;而论典很有层次性,可以依靠科判来划分,且论典还能使经文不明显的意思明显,散于各章节的内容归纳在一起。以前大家一直是学习论典,现在初学经典时,一定要注意这个问题。

在藏传佛教中,《上师心滴》是非常了不起的法。而在汉传佛教中,最殊胜的非《金刚经》莫属。这次法王如意宝传讲《上师心滴》的同时,我也给你们传授汉地最殊胜的如意宝——《金刚经》,希望大家珍惜!

时,长老须菩提,在大众中,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

在玄奘法师的译文中,前面还有“时诸比丘来诸佛所,到已顶礼世尊双足,右绕三匝,退坐一面”。意思是说,佛陀应供完后,身体端直,于正念中安住,此时一千二百五十位比丘和大菩萨,亲自来到佛前,在佛足下恭敬顶礼,右绕三匝,然后退到一边安坐。

〖顶礼〗:分为上、中、下三等,上等者是证悟顶礼,中等者是修行顶礼,下等者是五体投地、以三门恭敬顶礼。此处从显现上讲,是指平时的三门顶礼。

具体如何顶礼呢?众弟子一一来到佛前,恭敬地跪在地上,用自己的头顶触碰佛的双足。这种顶礼方式,根登群佩说,沿袭于古印度的宫廷,眷属大臣为了表示对国王的尊敬,就请国王坐在高高的宝座上,自己用头顶接触王足。同样,为了表达内心的恭敬,佛弟子也用这种方式顶礼世尊。在密宗的《时轮金刚》中,有时上师给弟子的灌顶,也要求弟子如此顶礼。

〖右绕三匝〗:现在很多佛教徒对右绕、左绕不太懂。一般而言,左绕有毁坏的过失,右绕有兴建的功德。在藏地,只有苯波教转神山、绕佛塔、转经轮是左绕,除此以外,藏族人一看到左绕就害怕,担心功德会毁坏。以前我去汉地五台山时,常发现有信徒左绕白塔,当时随行有位老喇嘛,看了以后特别心痛,由于不会说汉语,于是一直站在路上挡着,示意人们不要这么绕。经藏中有《右绕佛塔经》,其中就讲了右绕的功德。作为佛教徒,这些基本的常识一定要懂!

回到鸠摩罗什的译本上:此时,长老须菩提从大众中站起,袒露右肩,右膝着地,双手合掌恭敬地陈白世尊。

〖须菩提〗是请问者,也是《金刚经》的关键人物,他显现上是小乘声闻,实际是文殊菩萨的化现。《般若经》中经常出现他的名字,由于他完全精通般若方面的密意,所以世尊宣讲完大乘佛法之后,须菩提是第一个被开许传讲般若法门的人。

〖偏袒右肩〗:将袈裟搭在左肩上,右肩袒露于外。不是像有些人那样理解的——把袈裟搭在右肩上。

〖右膝著地〗:一般来说,弟子在上师面前祈请时,都是左脚掌着地,右膝盖着地,这样的姿势比较如法。

“稀有世尊,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

“举世稀有的世尊,您以最殊胜的护念,护念了这些大菩萨;以最殊胜的付嘱,付嘱了这些大菩萨。”

〖稀有世尊〗:世界上那些大教主、大本师,无法使众生得到真正的解脱,但释迦牟尼佛却能够做到这一点。对此,须菩提不得不赞叹,不得不感到稀有。

〖如来〗:佛的十种名号之一。因功德的侧面不同,佛可称为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每一种名号的详细功德,麦彭仁波切在《随念三宝经释》中都有介绍。

〖诸菩萨〗:藏文中是菩萨摩诃萨,意即大菩萨。有些论典中认为,一至七地称为菩萨,八地以上才是大菩萨。但此处解释与《入行论》的一致,指凡是发了菩萨心的人,都可以称为大菩萨。为什么呢?因为观待凡夫而言,发了菩提心的人非常伟大,故称之为“摩诃萨”。

〖护念〗:鸠摩罗什译为“护念”,义净法师译为“饶益”,玄奘法师译为“摄受”。相比之下,义净法师的翻译与藏文比较贴切,但实际上三种译本的意思都一样。

最殊胜的护念是什么?就是赐予众生即生安乐,来世也安乐。父母师长用财产名声来护念我们,这并不是最殊胜的,释迦牟尼佛让我们今生来世都快乐,永远离开轮回的痛苦,才是最殊胜的护念、最殊胜的摄受、最殊胜的饶益。

〖付嘱〗:嘎玛拉西拉论师说,如来有三种付嘱——善知识的付嘱、正法的付嘱、教言的付嘱,以此方法来付嘱众生。

“世尊,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云何住?云何降伏其心?”

“世尊,发了菩提心、趋入大乘道的人,应当如何安住、如何修行调伏自心?”

在藏文和义净、玄奘的译本中,这里都是“应云何住、云何修持、云何降伏其心”,但鸠摩罗什翻译的不太明显,也许是梵文版本有缺,也许是翻译时漏掉了,有两种可能性。

须菩提所提的问题,包含了大乘基道果的一切内容:基是发了菩提心之后,应如何安住;道是如何修持六度万行;果是如何调伏自心而获得佛果。我个人认为,这里为从基道果的方面解释可以,从提出问题、引出下文的角度解释也可以。

须菩提问了三个问题后,释迦牟尼佛便开始回答了:

佛言:“善哉,善哉!须菩提,如汝所说: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汝今谛听,当为汝说: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

“唯然,世尊,愿乐欲闻。”

佛陀说:“问得好,问得好!如你所言,如来以最殊胜的护念,护念大菩萨,以最殊胜的付嘱,付嘱大菩萨。须菩提,你要仔细谛听,这三个问题我为你一一解说:发了菩提心、趋入大乘道的人,应当这样安住,这样修行降伏自心。”须菩提言:“遵命,世尊,我洗耳恭听。”

乍看之下,这段经文似乎有点重复,但仔细推敲就会发现这些话并不多余,而是为了认可须菩提的提问,佛陀以此方式来加强语气。打个比方说,你们说:“上师,您今天传讲《金刚经》很了不起,真是稀有啊!我们以后怎么修呢?”我回答说:“是啊是啊,我给你们传《金刚经》是很了不起。以后要修的话,好好听着,我跟你们说啊……”平时为了强调,我们一般也会重复一遍,以引起大家的注意。

〖善哉,善哉〗:须菩提受到释迦牟尼佛的表扬了。有些弟子做了让上师高兴的事,上师会赞叹:“好,好!”“对,对!”“就是这样,就是这样!”

在玄奘和义净的译文中,下面是“汝应谛听、极善作意,当为汝说”。意思是:须菩提,你要好好聆听,将这些道理记在心间,切莫忘失,我来为你宣说。这句话在《大圆满前行》闻法“三过”中也引用过。

〖汝应谛听〗:佛经与其他的语言不同,每个字、每句话都有甚深的含义。鉴于此,许多大德在讲经之前都会强调:“你们要专心闻法,不要说话,否则,我也没办法给你们传。当时释迦牟尼佛都有这个要求,心不专注是不行的……”

〖极善作意〗:只是听了并不够,还要把所闻的法义记在心中,忆持不忘失。《极乐愿文大疏》这方面的公案很多,在此不广讲,有兴趣可以自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