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课

《金刚经》主要宣说了断除实执,获得调伏自心的境界。整部经的内容,按嘎玛拉西拉的观点,可以归纳在三个问题当中,即最初发菩提心,中间修持六波罗蜜多,最后调伏自心获得色身法身无别的果位。

先讲如何发菩提心:

佛告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降伏其心:所有一切众生之类,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若有色、若无色,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非无想,我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

佛告诉须菩提:“凡是趋入大乘道的菩萨,应当这样发心:所有的一切众生,卵生、胎生、湿生、化生,有色界、无色界,有想天、无想天,乃至非想非非想天,我都会令其远离轮回的痛苦,获得究竟的涅槃。如此度化了无量无边的众生,但在实相中,无有任何众生得以灭度。”

前一句讲了世俗菩提心,后一句讲了胜义菩提心。具体而言,为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发愿求证无上菩提,是世俗菩提心;没有能度、所度、度化方式的三轮执著,叫做胜义菩提心。虽然发心救度众生是菩萨在世俗中的最大责任,没有这个菩提心,一切的善根无从增长,但也要明白胜义中没有众生可度。

先分析“世俗菩提心”:

三界轮回中的众生林林总总、不计其数,总的来说,可以包含在九类当中:

1、〖卵生〗:顾名思义是从卵中出生,有龙族、飞禽和一些人类。例如,萨嘎拉居士的孩子全部是卵生,《佛教科学论》在讲人类的各种产生时,也引用过几则卵生的公案[1]

民间传说格萨尔王也是卵生:一天下大雪,身为女仆的母亲在家里生孩子,因为没去主人家干活,主人非常生气,提着刀子冲到她家。进门后,看到女仆蒙头大睡,于是气愤地掀开被子,发现里面有个大卵,举刀就砍。卵破开后,出现了三个孩子,一个飞到天上;一个的膝盖碰到刀子,落在帐篷上,这就是格萨尔王;还有一个仙巴,被主人扔到了河里。但这只是一种传说,正史中并无如是记载。

2、〖胎生〗:人和旁生主要是胎生。按照《俱舍论》中的观点,饿鬼也大多是胎生。

3、〖湿生〗:夏天的昆虫多为湿生。当然,人类也有湿生的情况,如以前的索首阀国王,他头顶上生阿拉律,右腿生哲巴,左腿生月哲。还有顶生王也是湿生。

4、〖化生〗:天人、非天、初劫时的人、地狱众生都是化生。此外,一些大成就者也是化生,如莲花生大士、圣天论师。

5、〖有色〗:指欲界、色界的众生。《俱舍论》中说,欲界众生贪著五种妙欲,执著非常粗大,故有实质性的身体;色界众生断除了欲界的贪心,无有实质性的身体,但仍有比较细微的贪心,所以有一个光身。这两界的众生皆有色相,故称之为“有色”。

6、〖无色〗:指无色界的众生。他们没有接触性的色相,只有一个意识的色相,这种色相极其微细,所以称为“无色”。

7、〖有想〗:指四禅中的广果天。此处没有欲界的粗大分别念,仍有细微分别念。

8、〖无想〗:广果天周围的一部分天人。《俱舍论释》中形容广果天犹如城市,无想天则如城市旁边的寺院。这里的天人除了初生与命终时会起两次分别念之外,五百大劫中不起一个念头。

9、〖非有想非无想〗:又名有顶、非非想天,是无色界最高的一层天。因为没有欲界和色界的分别念,故称“非想”;仍有微乎其微、极不明显的心识,称为“非非想”。《俱舍论》说,此处不是没有心识,而是有一种贪执禅定的分别念,由于特别细微之故,以低劣加否定而称为“非想”。

上述九类众生的意识形态比较典型,轮回中的有情均可含摄其中。对于这些众生,大乘菩萨都应发愿加以救度,使其有漏的身体和分别念融入法界,最终获得无余涅槃,这就是世俗菩提心。《现观庄严论》云:“发心为利他,求正等菩提。” 

那么,什么是“胜义菩提心”呢?

〖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菩萨虽然度化了三界所摄的一切有情,但观待胜义谛而言,被度化的众生、能度化的菩萨,如虚空般皆不存在。严格来说,这种胜义菩提心何时在相续中生起,彼时才是真正的菩萨,如《入中论》云:“从此由得彼心故,唯以菩萨名称说。”

若将胜义、世俗两种菩提心结合起来,就是《华严经》中所说的“智不住三有,悲不住涅槃”。世俗菩提心方面,菩萨因大悲心不舍众生;胜义菩提心方面,菩萨因空性慧不堕轮回。

前面须菩提问了三个问题——如何住、如何修、如何调伏自心。今天就发心方面,从世俗、胜义可以分别回答。1、世俗菩提心:以发世俗菩提心为住,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为修,以所发的菩提心随时随地来调伏自心。2、胜义菩提心:以无有众生可度为住,安住于这样的境界为修,令不堪能的分别念融入法界来调伏自心。

《金刚经》相当甚深,不是须菩提问了问题之后,佛陀要用整部经来回答,而是在每一层意思中都能找到圆满的答案。大家若深入思维,定会发现其中妙不可言!

世俗中要度化众生,胜义中无众生可度,原因何在呢?

“何以故?须菩提,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

“为什么呢?菩萨若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的执著,就不是真正的菩萨。”

想度化有情或是帮助某个众生,就胜义谛而言是一个大错误。有了相的执著,认为“我要度化他们,使其获得殊胜的涅槃”,这就不是菩萨而是一般的凡夫了,为什么呢?胜义中任何相都了不可得,发心的菩萨不存在,要度化的众生不存在,所发的心也如阳焰般无实。

其实大圆满的最高境界也是这样,若以《虚幻休息》来解释《金刚经》的教义,那是非常殊胜的。从《心性休息》中也可以看出,前八品首先讲了世俗谛,第九品就开始步入密宗的甚深境界,揭示了胜义谛的究竟实相,这些内容都离不开《金刚经》的范畴。

〖相〗:玄奘法师译为“想”,实际在这里“相”和“想”的意思都一样,都是分别心去执著,跟分别心有很大的关系。

藏文中没有“我相”,其余三相都有。

〖我相〗:依同一相续而存在。

〖人相〗:依有漏的身蕴住于有漏的世间。

〖众生相〗:依业和烦恼转生于三界轮回中的众生。

〖寿者相〗:在同一时间内,同一异熟果保持相续的寿命。比如有些人特别怕死,希望自己长命百岁,这就是寿者相。

对四相的实有执著,是解脱道的大障,有了这四相的话,无法获得真实的解脱。所以,宗喀巴大师说:“断除一切执著相,尔时见解即圆满。”

总之,《金刚经》从头到尾就是讲断除实执,以前南怀谨有本书叫《金刚经说什么》,到底《金刚经》说了些什么?现在该知道了吧!




[1]金轮王阿拉律的五百个儿子就都是卵生的,持寿国王的三十二个太子也都是卵生的。还有在佛教的一个故事里面讲到,曾经有一个商人,航行到大海里去后,与大海里的一个长颈鹤共同生活,后来生了二个蛋,一个蛋里面出来的孩子叫札,另一个叫月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