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课

昨天讲了“三轮体空”的布施是一切布施中最殊胜的,这种福德资粮所摄的果位——佛的庄严色身并不存在,因为凡有相状皆非究竟实相。今天继续讲: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颇有众生,得闻如是言说章句,生实信不?”

佛告须菩提:“莫作是说。如来灭后,后五百岁,有持戒修福者,于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为实。当知是人,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种善根,已于无量千万佛所种诸善根。闻是章句,乃至一念生净信者,须菩提,如来悉知悉见,是诸众生得如是无量福德。”

须菩提问佛陀:“世尊,将来很多众生听到如此甚深的般若法门,能否生起真实的信心?”佛告诉须菩提:“你不要这么说。我灭度后末法五百年时,有持戒清净、修积福德的三藏法师,将对《金刚经》生起无比的信心,这一点毋庸置疑。你要知道,这些人不是一般的缘分,他们往昔并不是在一尊佛、两尊佛、三四五尊佛面前种过善根,而是在无量千万尊佛前种过善根。乃至有人听闻《金刚经》的词句,仅仅生起一念清净的信心,须菩提,如来以无漏智慧悉能了知彻见,此众生将获得无量福德。”

〖后五百岁〗有两种说法:1、通常指现在五浊兴盛的末法时代,“五百”不是一个具体数字,而是一种抽象的时间概念;2、按嘎玛拉西拉的观点,释迦牟尼佛的教法期共有2500年,平均分为5500年,“后五百岁”是最后一个500年。

今年是佛历2545年(公元2000年),若依嘎玛拉西拉的算法,现在是否不是佛的教法期了呢?并非如此。在藏地,各大教派公认佛陀的教法期有5000年,普巴派和华智仁波切、麦彭仁波切认为,现在已过了2900多年,萨迦派认为过了3000多年,但不管怎么说,今后仍有2000年左右的佛法驻世。

普巴派在历算方面相当准确,他们依“时轮金刚”的推算法,每次日食、月食都算得分秒不差。之所以能推出佛教的具体时间,是因为佛陀成道时天空中有启明星,第二天又出现了日食,依此特殊天象,故能算出佛教至今有2900多年的历史。

〖持戒修福者〗:玄奘译为“具足尸罗、具德、具慧”,义净译为“具戒、具德、具慧”,与鸠摩罗什的翻译稍有不同。是指持戒清净、修积福德、具有智慧的持藏者。

〖已于无量千万佛所种诸善根〗:不仅《金刚经》中有这种说法,按密宗的观点,我们今生能遇到大圆满,也是往昔于无量佛前种下的善根。全知无垢光尊者在《胜乘宝藏论》中云:“凡是值遇无上密乘之人,往昔必定已供养过无数佛陀,并成过普贤如来的眷属。”

〖闻是章句,乃至一念生净信者〗:释迦牟尼佛对须菩提说:将来若有众生对《金刚经》生起一念的清净信心,也能积累无边福德。

在座的道友,现在有缘听闻《金刚经》,一方面要对自己的福报生欢喜心,另一方面也应对空性见生起信心。般若法门的功德不可思议,哪怕对空性产生合理怀疑,也能摧毁三有的根本,诚如《中观四百论》所云:“薄福于此法,都不生疑惑,若谁略生疑,亦能坏三有。[1]

〖悉知〗:以佛陀的智慧,完全能了知未来有很多众生对《金刚经》生信,以及这些众生的根基因缘等。譬如,现在我们在讲《金刚经》,大家对经义生起怎样的信心、生信之因源于在无量佛前积累过什么资粮,这一切的一切,释迦牟尼佛都能洞察分明、丝毫不差。

〖悉见〗:未来众生闻思《金刚经》后生信的场面,佛陀依慧眼也能彻见得一清二楚。比如看到我们这里人坐得特别挤,有些人在打瞌睡……释迦牟尼佛全部都能见得到。

〖是诸众生得如是无量福德〗:大家过去在无量佛前积累过资粮,现在又对《金刚经》生起信心,这种福德是尽虚空界也无法衡量的。

“何以故?是诸众生无复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无法相,亦无非法相。”

“为什么会获得如此不可思议的福德呢?原因很简单:若对空性生起信心,能迅速超离一切执著,不再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没有法相,也没有非法相。”

“四相”前面已经讲过,但嘎玛拉西拉有不同的说法:

〖我相〗:将五蕴的假合执著为我;

〖人相〗:由我执而引生的我所执;

〖众生相〗:今生为人,来世为天人,后世又堕落恶趣,众生接连不断地在轮回中流转;

〖寿者相〗:执著一个相续的寿命延续不断。

若对《金刚经》的空性义产生信心,很快的时间内就能远离四相,利根者甚至当下即可解脱。犹如鱼已经上了钩、马上会离开水面一样,相续中如果有了空性见,尽管外表的身体跟凡夫一样,好像没有多大变化,但不久的将来,便能脱离轮回大海,趋至解脱的彼岸。《弥勒菩萨愿文》中也云:“无我、无人、无补特伽罗、无寿命,愿证悟无法究竟义。”

我们通达了一法的空性,就能通达万法的空性,如果明白了《金刚经》的空性义,就能明白一切法的空性义。《中观四百论》说:“以一法空性,即一切空性。”《般若经》亦云:“知自及诸众生等,乃至诸法亦复然。”意思是说,我怎么样,众生也是这样;众生怎么样,一切法也是这样。如果证悟了我是空性,那众生的本性也是空性;如果证悟了众生是空性,诸法的本性也是空性。

此处没有解释“法相”、“非法相”,下面会有广讲。

反过来说,假如有了这些执著,会有什么过失呢?下面从三方面来分析。

1、执著相:

“何以故?是诸众生若心取相,即为著我、人、众生、寿者。”

“为什么不能执著这些相呢?因为任何一个众生,只要他的心耽执相状,势必会执著我、人、众生、寿者四相。”

执著任何相都是菩提道的障碍,帝洛巴尊者曾说:“诸相的显现不是障碍,对诸相的执著才是障碍。”心不取相,一切皆离;一念取相,即著四相。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虽然反体不同,但本体上都是一个。

2、执著有法:

“若取法相,即著我、人、众生、寿者。”

“如果耽执法相,则会执著我、人、众生、寿者四相。”

〖法相〗:既包括调伏各种烦恼的佛法,也包括世俗中显现的有法。执著任何一种法相,都会落入四相当中,不能获得究竟的佛果,《般若十万颂》云:“须菩提,若起毫端许之名相执著,亦不得真实佛果。”

耽执世俗中的有法,是对五蕴的一种执著,有了对五蕴的执著,必然产生我的执著(我相)、我所的执著(人相)、众生相续不断产生(众生相)、彼在轮回中的寿命长短(寿者相),有了这四相,众生难免造业轮回,感受生死。《宝鬘论》云:“尔时有蕴执,彼即有我执,由我执造业,从业复受生。”

3、执著无法:

“何以故?若取非法相,即著我、人、众生、寿者。”

“为什么呢?如果耽执非法相,也会执著我、人、众生、寿者四相。”

〖非法相〗:“法”与“非法”有两种解释:1)“法”指佛陀的教法,“非法”指外道的邪法;2)“法”指名言中显现的法,“非法”指单空方面的法。此处的“非法”是指单空。

执著单独的空性,也会落于四相当中。因为认为空性存在,显然是一种我所执(人相),有了我所执就一定有我执(我相),进而人我的分别也会产生(众生相),既然人我的相都有了,那有情从生至死的现象不可能不存在(寿者相)。

因此,对单空的执著,很多佛经论典都予以了破斥。如《般若摄颂》云:“虽说五蕴空,菩萨勇士者,尚行相状故,未信无生处。”意即仅证悟了五蕴的空性,并非究竟见解,菩萨若执著空性相,则没有对无生处生起信解。《中观四百论》也说:“愚宁起我执,非说无我理。”与其让愚者有“我”的执著,也不可对他宣讲“无我”的道理,因为若对空性产生执著,这是谁也救不了的。《宝积经》亦云:“宁可住于如山之补特伽罗见,不可落于真实我慢之空性见。”

“是故,不应取法,不应取非法。”

因此,既不能执著诸法实有,也不能执著一切皆空。

“以是义故,如来常说:汝等比丘,知我说法,如筏喻者,法尚应舍,何况非法?”

“鉴于此,如来在了义经典中常说:诸位比丘,你们应当知道,我所宣说的法犹如船筏,最终必须要舍弃,非法就更不用说了。”

渡河时离不开船筏,但到了对岸后,船筏就没有用处了。同样的道理,佛陀宣讲的八万四千法门,暂时可帮我们积资净障,获得解脱的果位,但究竟而言,对这些法的执著也要远离,更何况是外道的非法了。或者还可解释为:世俗中取舍因果的法都要舍弃,执著单空的非法就更不用说了。月称菩萨在《显句论》中也有一个很好的比喻:为了舀水,必须要准备水器,但水得到之后,水器就没有用了。

当然,没有真正获得解脱前,世俗谛的法千万不能舍弃,否则就无法证悟胜义谛。《入中论》云:“由名言谛为方便,胜义谛是方便生。”龙树菩萨也说:“若不依世俗,不得第一义。”假如还没有到岸就轻易抛弃船筏,半途掉到大海里是很可怕的!



[1]福德浅薄者,对此烦恼的对治妙法——缘起性空,都不会产生合理的疑惑。若谁略略对此法生疑,也能坏灭三有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