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节课

《金刚经》分三十二品,是梁昭明太子后来加的,这在藏文译本中没有,汉地的其他译本中也没有。有人认为:“佛经中不能妄加分别念,因为昭明太子给经文分品,至今仍在地狱里受苦。”这种说法是否可靠也很难确定。一般来讲,佛经中是不能加自己的分别念,但如果不是故意诽谤,为了帮助理解经文而加一些科判,应该不会有很大过失。当然,因果方面的问题,凡夫是难以判断的。昭明太子在《金刚经》中加上自己的语言,这是否大逆不道,确实不得而知。

以前香港有个居士,他按照自己的分别念,把《大圆满心性休息》的颂词和《三处三善引导文》合在了一起,看起来特别乱。后来我给他写了个辩论书,告诉他不要在无垢光尊者的金刚语上乱改,我们凡夫没有这种权利。从这个角度而言,昭明太子的做法可能不太好,但此举却对我们理解经文有一定的帮助,所以孰是孰非,望大家自己斟酌。

昨天佛陀对须菩提说,一切法犹如船筏,只是引导众生的方便,实际上并不存在,今天佛又提出一个问题: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如来有所说法耶?”

佛陀问:“须菩提,你是怎么想的?如来正等觉真实存在吗?如来所说的法真实存在吗?”

这段文字,义净法师译为:“如来于无上菩提有所证不?复有少法是所说不?”意思是说,如来所证悟的智慧功德存在吗?如来所说的法存在吗?两位译师在字句上略有不同,但意义并无太大差别。

〖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这是梵语,“阿耨多罗”是无上,“三藐”是圆满,“三菩提”是正等觉,合在一起就是:无上圆满正等觉。

六祖在《金刚经口诀》中解释为:“阿”是无妄念,“耨多罗”是无傲慢,“三”是心常住于等持,“藐”是心常住于智慧,“三菩提”是心常住于戒律。

六祖是依靠《金刚经》而开悟的,这一点没有任何怀疑,但他的这种解释,与某些经论不太相同。对此,法王如意宝曾说:“一些大成就者的语言,在显现上有时候与经论有一定出入,但不管怎么样,对大成就者的金刚语,我们都应当恭敬受持。”

佛陀提出的问题,若是我们回答,可能支吾半天也憋不出来,但是须菩提很有智慧,他不假思索马上就说:

须菩提言:“如我解佛所说义,无有定法,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亦无有定法如来可说。”

须菩提说:“根据我的理解,如来正等觉不存在,佛法也不存在。”

为什么如来不存在呢?本经云:“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如来是一切诸法的本性,不是一个具体形象,尽管历史上确有如来的出世及涅槃,但这只是在迷乱众生面前安立的,绝非实有。经云:“佛出世或不出世,诸法法性无变化。”龙树菩萨在《中论》也说:“若无有自性,云何有他性?离自性他性,何名谓如来?”

为什么佛法不存在呢?虽然在名言当中,释迦牟尼佛成道后应机施教,开演了八万四千法门,但这也是在众生面前的显现,究竟而言,佛陀没有丝毫说法的分别念,众生前的转法轮完全是佛智慧力的任运示现。经云:“虽未说一法,众生现如是。”《圣者如来秘密经》亦言:“自如来成道现前无上圆满正等觉之夜,及至无诸取受而获得涅槃之夜,如来未曾说一句法,未来亦不说。”

以上是略说。下面在广说时,先阐述“法不存在”的理由,再讲“如来不存在”的原因。

“何以故?如来所说法,皆不可取、不可说,非法、非非法。”

“为什么法不存在呢?因为实相中如来所说的法不可得、不可言说,不是无实法,也不是有实法。”

〖不可取、不可说〗:诸法的自性就是涅槃的自性,说法者、所说之法、说法之境皆了不可得,无有能所,平等一味,自性寂灭。《中论》云:“诸法不可得,灭一切戏论,无人亦无住,佛亦无所说。”宗喀巴大师也说:“世尊自成道以来,不管在天上人间未曾说过一个字,因为实相远离能说、所说等一切戏论。”

〖非法、非非法〗:非法指无实法,非非法指有实法。格鲁派的有些人以单空见为究竟,故在解释此问题时有点捉襟见肘,他们认为:非法(无实法)不是世俗中的空性,非非法(有实法)不是胜义中的名言,二者必须用轮番的方式来抉择。但对我们宁玛派而言,这个问题就十分简单:佛陀所说的法,非法(无实法)之故,远离常有的边;非非法(有实法)之故,远离断无的边。这即是释迦牟尼佛的究竟密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