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节课

前面说预流果、一来果、不来果都要断除执著,阿罗汉也必须如此,若没有断除执著,则不能称之为阿罗汉。此问题还没有分析完,今天继续讲下去。

“世尊,佛说我得无诤三昧,人中最为第一,是第一离欲阿罗汉。”

须菩提说:“世尊,您说我获得了无诤三昧,在人中最为第一,是离欲第一的阿罗汉。”

〖无诤三昧〗:藏文中是“无恼禅”,玄奘和义净法师译为“无诤住”。《华严经》云:“有诤说生死,无诤即涅槃。”《俱舍论释》中说,在家人由于贪图乐受,为了财产、田地、牲畜、女人而争论不休;出家人由于对自他宗派有好坏的想法,进而展开辩论破立。不管是世间人、修行人,如果没有远离争论,不要说获得无上涅槃,就算处理人际关系也非常头痛——今天两个人相处融洽,明天就可能势同水火。因此,《涅槃经》云:“一念不生,万法无诤。”只有息灭执著分别念,才能断除一切争论,证得须菩提的境界。

〖人中最为第一〗:佛陀的十大弟子虽然都是阿罗汉,但证悟的境界各有所长。如迦叶是头陀第一、舍利子是智慧第一、目犍连是神通第一、富楼那是说法第一、阿难是多闻第一、须菩提是解空第一(或者说离欲第一)。这些都可称为“人中第一”。

〖第一离欲阿罗汉〗:所谓“离欲”,是指离开一切烦恼。本来阿罗汉都是离开一切烦恼,但根据小乘的论典,其境界也有高低之别,须菩提在阿罗汉中是最殊胜的阿罗汉。

在世俗现相上,须菩提对般若空性的领悟最高,每次说出自己的体会,佛陀都赞叹“善哉、善哉”,完全同意他的说法。佛为了印证弟子的根基,也曾于大众面前说:“我的十大弟子中,须菩提是离欲第一、解空第一。”但这也只是名言中的说法而已,真正的阿罗汉不可能有增上慢,认为“我是人中第一,我很了不起”。

下面从胜义中分析阿罗汉的境界:

“世尊,我不作是念,我是离欲阿罗汉。世尊,我若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世尊则不说须菩提是乐阿兰那行者,以须菩提实无所行,而名须菩提是乐阿兰那行。”

须菩提说:“尽管佛陀说我是离欲第一阿罗汉,但实相中我根本没有这种执著,如果我有这种执著,自认为已得阿罗汉道,那佛陀根本不会说我是离欲第一、喜寂静者。正因为证悟了实相,无有所行,佛陀才称我为喜寂静者。”

阿罗汉虽有各种显现,但已断尽我与我所的实执。就像大乘菩萨一样,《宝性论》中说,在众生面可以显现生老病死等种种痛苦,但他的真实境界中,并无有凡夫的丝毫执著。大家若能通达缘起性空,就会知道一切法根本不矛盾,不但不矛盾,且其中颇有甚深意味。

〖乐阿兰那行者〗:“乐”是喜欢,“阿兰那”是寂静,“乐阿兰那行者”是喜寂静者。此处的寂静,指身口意寂静、调伏烦恼,这一点只有阿罗汉才做得到。最殊胜的阿罗汉,就是最寂静者。我们凡夫不是寂静者,而是愦闹者、散乱者,身口意三门整天为了名闻利养而奔波忙碌。

只有远离了能所执著,才可证悟阿罗汉果,成为最寂静者。《定解宝灯论》讲义中就曾引用过七个教证、三个理证,说明阿罗汉必须要证悟法无我。其实用《金刚经》的教证也可证明:阿罗汉若没有证悟法无我,而仅仅证悟了人无我,就会堕入一个边,故对缘起性空必须有所了悟。

在胜义中,须菩提并没有执著自己是离欲第一的阿罗汉,但名言中佛陀的确如此赞叹,这就是“现即是空,空即是现”的缘起之理。《七十空性论》中云:“以此一切法,皆是自性空,故佛说诸法,皆从因缘起。”缘起之理,唯有佛陀方能彻底了知,世间人则很难通达。但若不懂这个道理,纵然你是名声盖世的大法师,解释佛经也有一定的困难。龙猛菩萨在《出世论》中说:“戏论说众苦,自生及他生,俱生无因生,佛说是缘起。”依靠分别念承认自生、他生、共生、无因生的戏论者,由于尚未通达诸法实相,难免会遭受种种痛苦,而佛陀所说的缘起生,才是一切万法的真相,是宇宙唯一的真理。

缘起性空之理非常重要。假如通达了这一点,就会明白须菩提在实相中没有任何执著,但在如梦如幻的现相中,可以称之为离欲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