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节课

尔时,须菩提闻说是经,深解义趣,涕泪悲泣,而白佛言:“稀有,世尊。”

昨天讲了以恒河沙数的身体作布施,不如念《金刚经》一偈的功德大。此时,须菩提听到这部经的殊胜功德,深深地了解此经密意,生起极大欢喜心,悲泪俱下,陈白佛言:“稀有,世尊。”

〖涕泪〗:是从空性方面而言的。须菩提确实体会到这部经殊胜无比,当佛宣说其了义功德之后,他从心坎深处激动不已,《入中论》说:“若异生位闻空性,内心数数发欢喜,由喜引生泪流注,周身汗毛自动竖。”可见,须菩提是空性法门的法器,佛陀见到须菩提热泪盈盈,已经流出眼泪了,可以给他宣讲空性了!

〖悲泣〗:是从大悲方面来讲的。须菩提了知空性法门相当殊胜,但三界轮回中的许多众生无缘得闻,于是生起无比的大悲心,情不自禁地流下眼泪。就像佛经中所说:“大悲心是一切菩萨之根本,大悲心是一切智慧之母。”

〖稀有〗:藏文中有两个“稀有”,唐玄奘译的是“甚奇稀有,世尊!最极稀有,善逝!”也是用了两次感叹。我们有些人也是这样,以前没有听过《金刚经》,现在知道它的功德这么大,也快要流泪了。

须菩提为什么赞叹“稀有”呢?因为依靠这样的空性,在凡夫相续中可以种下善根,遣除一切迷乱,斩断生死轮回,而一般的法门根本不具备这种功德。

《金刚经》的功德甚深稀有,但仍有无量众生根本没有听过,甚至还诽谤《金刚经》、烧毁《金刚经》,所以我们很多人听了以后,就流出了空性和大悲的泪水。好!我不能再讲了,你们很多人都哭了。

“佛说如是甚深经典,我从昔来所得慧眼,未曾得闻如是之经。”

“佛陀您宣讲如此甚深的《金刚经》,我从获得慧眼以来,没有听过这么殊胜的经典。”

须菩提是大阿罗汉,从预流果开始,就已经获得了慧眼。肉眼只能见色法,而慧眼什么都能看得到,可以见到众生的心,也能听到一切声音。

当然,作为小乘阿罗汉,不可能完全通达空性,智慧肯定与大乘菩萨有极大差别。佛经中说:“声闻所证空性,犹如蹄迹之水;菩萨所证空性,犹如大海之水。”由此可知,声闻阿罗汉虽然证悟了空性,但境界并不是特别高。嘎玛拉西拉说:“从这句话也能推出,声闻缘觉还没有通达最甚深、最究竟的空性。”

《金刚经》能断除疑惑及有无执著,揭示一切法相不存在的真理,而且功德也非常大,如此殊胜之法,在小乘经典中根本找不到,须菩提也可能是第一次听,因此觉得非常稀有。

我对《金刚经》十分有信心,但一直没时间专门研究,现在趁给大家宣讲,也看了很多《金刚经》的功德文,讲了一些《金刚经》的甚深意义,确实感觉此经非同寻常,在汉地弘扬《金刚经》的法师非常了不起,听受、持诵《金刚经》的信士也非常了不起。以前有人持诵《金刚经》时,我总觉得“可以可以”,但没有注意它的功德大不大。现在对我来讲,可以说从来到人间,第一次看见这么殊胜的显宗经典。

当然,密宗的方便方法更加不可思议,与《金刚经》比起来确实远远超胜。从无垢光尊者的教言中也可了知,只要将“系解脱”带在身上,不用思维也能获得解脱。但从显宗的经典来讲,《金刚经》是非常了不起的!

“世尊,若复有人,得闻是经,信心清净,即生实相,当知是人,成就第一稀有功德。”

“世尊,若有人将来听闻《金刚经》,生起清净的信心,同时也产生证悟的境界,当知此人的证悟并非一般,而是成就了世间上第一稀有的功德。”

我们成办世间的琐事或得到一些名闻利养,并不算是特别稀有,因为很多凡夫都可以办得到,但如果对《金刚经》的功德生起清净的信心,相续中产生实相智慧,这个功德是最稀有的。

〖信心清净〗:什么叫清净的信心呢?认为《金刚经》十分了不起,是佛陀宣讲的非常殊胜的法,这就是清净的信心。什么是不清净的信心呢?一边认为《金刚经》很殊胜,一边又怀疑有没有这么大的功德,这种信心被疑惑所染污,所以不清净。若谁对《金刚经》生起一种清净信心,那他的相续中必定会生起实相的智慧——最了义、最究竟的证悟境界。因为弥勒菩萨说:“胜义谛唯一通过信心而证悟。”《华严经》亦云:“信为道源功德母。”

世间人成办大项目、大工程,人们都会认为很稀有,其实这没有什么,行持善法有所证悟,才是真正的了不起。因此,希望大家能多观自己的心来调伏烦恼,对上师三宝生起信心,产生真实的证悟境界。现在的人认为有神通很了不起,实际上外道鬼神也有这些,这不是特别值得赞叹。只有像六祖一样,依靠对《金刚经》的信心而证悟实相,才是世间上最最稀有的功德!

“世尊,是实相者,即是非相,是故如来说名实相。”

“世尊,所谓的实相,并不是真正的实相,所以如来名为实相。”

在藏文中,此句之前还有“何以故”。连结上文,是在解释为什么相续中生起实相是第一稀有?因为“是实相者,即是非相”。凡夫之所以无法解脱,是由于执著相状,被贪嗔痴束缚,被习气遮蔽,而圣者并不会这样,他境界中无有任何执著。炯尼夏智仁波切说:“无有任何实执的境界,才叫实相。”假如执有、执无,都不是最究竟的,《中论》云:“浅智见诸法,若有若无相,是则不能见,灭见安隐法。”智慧肤浅之人,只能见到诸法有相状,或者没有相状,而无法见到远离一切戏论的实相。

那怎么样才能达到实相的境界呢?《智慧品》中说:“若久修空性,必断实有习;由修无所有,后亦断空执。”先要长时间观修空性,断除执诸法实有的习气;然后进一步观万法无所有,断除对空性的执著,达到“若实无实法,悉不住心前,彼时无余相,无缘最寂灭”的离戏境界。

总之,在真实义中观察,相状和实执了不可得。佛陀在了义经典中也说过,胜义中没有真实之相,所谓的相,只是在虚幻的世俗法中暂时安立的,因为如来从来没有说过一个成实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