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节课

“须菩提,汝若作是念:如来(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须菩提,莫作是念,如来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须菩提,如果你认为以三十二相、八十随好来认识佛陀的真相,这种想法完全是错误的。须菩提,你千万不要这样想,因为如来的真相并非如此(昨天已讲过)。”

此处的“”字,藏文与玄奘、义净的译本中均无,连贯上下文来看,没有“不”的话,意思应该更明确。这个“不”字,不读也可以;但因为是谛实语有加持,读也是可以的。我个人认为,也许鸠摩罗什的译文中本来没有,后来在流通过程中不小心加上的。

这里再三地讲了“相”,若认为以相获得如来正等觉,这是不对的。所谓的相是什么呢?《楞严经》云:“相者,若处所、形相、色像等现,是名为相。”不管是如来的妙相也好,外在的处所相也好,都不是真实究竟的相,《百论》云:“无相,即不忆念一切相,远离一切受,于未来、过去、现在之法,心无所住。”

其实,相只是一种因缘,凡是因缘所生法,都是空相,《大智度论》云:“因缘生法,是名空相。”若执著依靠相而得无上佛果,就会堕入常边,始终也不可能获得无上佛果。

“须菩提,汝若作是念: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说诸法断灭。莫作是念!何以故?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于法不说断灭相。”

“须菩提,你若认为发了无上圆满正等觉菩提心的人,说一切法是断灭的,实相上没有,现相上也没有,这种想法也不对。为什么呢?因为发了无上圆满正等觉菩提心的人,对所有的法不能说为断灭相。”

在抉择诸法时,若认为一切显现皆无,单单是一个空性(单空),这就是一种断灭。譬如声称没有因果轮回、善恶果报,只存在一个空性,从法性来说,这也是不合理的。《心经》云:“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大般若经》亦云:“真实理中,无有一法,可生可灭。”如果说诸法实相只“灭”而不“生”,就会堕入断灭的边,其结果诚如《中论》所云:“大圣说空法,为离诸见故。若复见有空,诸佛所不化。”

 

从修行上说,仅仅修持这样的一种灭法(单空),则属于转生无色界之因,无色界的众生虽然安住于一缘等持中,但死时也有趋入后世的行苦,无法超离三有轮回。从见解上讲,无垢光尊者在《大圆满心性休息》中对持此见者有专门批评,说他们是外道派,至于具体分析,在此恐繁不赘。

“须菩提,若菩萨以满恒河沙等世界七宝,持用布施。若复有人知一切法无我,得成于忍,此菩萨胜前菩萨所得功德。”

“须菩提,若有菩萨用遍满恒河沙数世界的七宝,布施无量无边众生,此功德肯定非常大。但若有人通达般若空性法门,了知一切法无我,从无我中获得无生法忍,二者相比起来,后者的功德远远超过了前者。”

供养、布施对初学者来说,功德非常大。但是通过闻思修行,对无我的真理生起定解,功德更为不可思议。大家都知道,如果自己的心不清净,表面上布施行善不一定有很大功德,但是通过闻思修行,哪怕观修一刹那的空性,对无生法(无我空性)生起不退转的定解,其功德也无可言喻。

学院的四众弟子将来去汉地时,希望能够好好地弘扬佛法。但话又说回来,对此我也没有很大把握,因为环境的影响太大了。在你们当中,真正对佛法有稳固定解的人不太多,有些人来到学院后,因为看大家都在学佛,自己也不得不装成很有正见的样子。但如果到了汉地的话,周围大多都是不修法、持邪见者,一两个人在这么多人当中弘扬佛法,首先可能会起一点作用,但逐渐就随着外境转了。不要说弘扬佛法,在那种环境中稳住也很困难。

作为我,也没有很大的把握。我不敢说自己有很大的成就,但坚信即生中不会生邪见,不会做业际颠倒的行为。然而,若长期处于经济文化发达的汉地,最后变成什么样子也不好说。

昨天我和有些居士谈话时,他们讲道:“现在不要说居士能了达佛法真理,就算出家人也不一定明白。”我觉得这句话有点道理。现在的社会上,很多人都认为佛法是迷信,或把佛法和气功、外道混为一谈,有些人学佛就是为了遣除烦恼痛苦,根本不懂佛法的真理——无生法门。

《大智度论》云:“于无生灭诸法实相中,信受通达无碍不退,是名无生法忍。”一切法的实相无生无灭,能够真正信受通达,并获得无碍不退转的境界,就是无生法忍。我很希望大家都能得到无生法忍,若能如此,不用做很多的功德,即使安住于此境界中一刹那,也超过了相似的布施。然而我担心的是,你们在学院时“无生法忍”还不错,到了其他地方两三年,能不能保住也是个大问题。

为什么无生法忍的功德远远超过了财布施呢?

“何以故?须菩提,以诸菩萨不受福德故。”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萨不受福德?”

“须菩提,菩萨所作福德,不应贪著,是故说不受福德。”

释迦牟尼佛告诉须菩提:“因为菩萨不受福德的缘故。”《六祖坛经》云:“不知正法,造寺度僧,布施设斋,名为求福,不可将福便为功德。功德在法身中,不在修福。”从名言现相上说,积累福德资粮能现前佛陀色身,此因果关系真实不虚,但就胜义实相而言,这也是一种戏论,因为菩萨没有可得的福德。《心经》云:“无智亦无得。”

须菩提问佛:“为什么菩萨不受福德呢?”佛告诉须菩提:“菩萨修积福德目的是什么?就是不执著任何相,此乃最究竟的法性。贪执佛法也是一种所知障,实相中没有能得所得,故而菩萨不受福德。”《维摩诘经》亦云:“诸法究竟无所有。”既然诸法无所有,同样,福德也不存在,它只是修道中暂时的所摄之法,以究竟法身来衡量,菩萨根本没有所得的福德。

空性是诸法的实相,大家应当经常观修。当然,没有学过中观和大圆满的人,光是闭着眼睛观什么都没有,《定解宝灯论》中也讲了,这只是初学者的修法,虽可以暂时对治实执心,但并非最究竟的修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