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课

 

200579日晚上9时)

 

明天六月初四,是释迦牟尼佛在印度鹿野苑第一次转法轮(四谛法轮)的吉日,虽然现在佛陀已示现了涅槃,但依靠佛陀的加持,才使佛法的慧命从来没有间断过。为了报答佛陀的恩德,希望各位金刚道友明天根据各自的情况发菩提心!

如何发菩提心呢?念诵仪轨为《喇荣课诵集》中的“发心仪轨”。念完三大祈请后,观想在十方三世诸佛前,或者在佛像、僧众等三宝所依面前发菩提心。

以前法王如意宝在世时,每年这时都会为大家传一次菩萨戒,明天虽然没有单独的授戒仪式,但按照龙树菩萨的观点,在所依面前也是可以获得菩萨戒戒体的。

说到举行仪式,学院对此一向不重视,我个人也认为没什么必要。可如今,很多人只喜欢看热闹,来学院参加法会,首先看有没有剪彩、放鞭炮,如果仪式隆重,大家就会很感兴趣,倘若冷冷清清,大家就会非常失望,觉得这个法会不重要。作为佛教徒,我们应该明白,外表形式是次要的,只有内在的发心才是最主要的。

发菩提心并不只是口头上念念,而是应该发自肺腑。在座的道友以前也可能发过菩提心,但当时是否具足菩提心呢?这个不好说。对自己以前发心有怀疑的人,希望明天能重视此事。从世间的角度,很多人都会记得一些比较有意义的日子,比如“某年某月某日,我正式加入共青团,成为了一名共青团员,同样,大家也应该铭记——2005710日某时,我真实发起无上殊胜的菩提心,成为了一名大乘佛子。这不仅是一种决心,而且也是一种祈祷,从今以后,大家就是真正的大乘菩萨了,这一点,对于每一个修行人来说,都非常重要。在此基础上,我们还可以再发一些其他的誓愿,如“生生世世成为戒律清净的人”、“生生世世成为利益众生的人”……但除此以外,像“愿我身体健康”、“愿我年轻漂亮”、“愿我长命百岁”等等这些对自己今生来世没有意义的恶愿,就没有必要发了。

如果明天你们真正生起了菩提心,那当然是最好不过的,但若只是发了心,而没有真实生起,这就需要再接再厉了。只要继续发心、多次发心,功德就一定会越来越增上。这就是我对大家明天的希望!

 

接下来继续讲《〈修心七要〉耳传略释》。

昨天讲解“以世俗菩提心将恶缘转为道用”时,主要谈了两个问题:一个是“报应皆归一”,所有的报应、祸害全部归于我执;另一个是“于众修大恩”,将所有的众生观为大恩父母,把他们作为自己成就功德的对境。

表面上来看,这本小册子文字很少,但对于真正的修行人来说,依靠本论,即生就能获得圆满的佛果。本来我打算在前一段时间的“金刚萨埵法会”上传讲此论,因为那时新来的人多,他们长期闻受甚深教言的机会又很少,若能在短短的八天里,圆满听完一部法,这对他们今后的修行将有很大帮助。可是后来因为身体不好,所以没有讲成。这次法会新来的人虽然不多,但有缘能够听闻到这部论,大家的福报还是非常大的。这本小册子尽管只有一两万字,内容读起来也比较简单,但若想真正生起菩提心,还是要再三地思维、再三地串修,生起菩提心以后,违缘就能逐渐转为道用了。

昨天已经讲了,以世俗谛的观点,我们可将各种违缘转为道用。今天接着讲,通过胜义谛的观察,也能将一切违缘转为道用。这种境界,对于以前没学过大中观、大圆满的人来说,也许会稍微困难一点。

 

丙二、(以胜义菩提心而将恶缘转为菩提道用):

【迷境观四身空护为最上】

遇到违缘损害时,以胜义菩提心将其转为道用,也可分为两种情况:

将迷乱的对境,直接观为法、报、化、本性四身;

将能损害者、被损害者、损害过程三者观为空性,以此作为最无上的护轮。

颂词“空护为最上”,无著菩萨在后面的讲义中没有具体解释,但依贡智仁波切的解释方法,其意思是观修空性乃最好的护轮。

 

【依靠烦恼以及内外器情世间的损害,就会产生种种痛苦。然而,这些烦恼和痛苦都是因为心的迷惑而产生的幻相,其体性是稍许也不可能成立为实有的。】

众生的痛苦是怎样产生的?有些是依靠自相续中的烦恼,有些是由外器世界所致(如自然灾难),有些是源于有情世界(人、非人)的种种危害。

这些痛苦无论是由烦恼引发,还是四大不调导致,如果真正依靠中观正理进行抉择,就会发现无一不是由心幻化出来的,其体性根本不存在一点一滴,只不过是一种迷乱显现而已。

为什么说痛苦是心的一种幻化呢?以下从世俗、胜义两方面来进行分析。

 

【世俗谛的这些现象,就像在梦中梦到自己被烈火焚烧、被洪水冲走时的悲惨状况一样,都是因为将无实执著为实有而产生的灾难。】

首先,从世俗的角度来看,每个人都有过做梦的经历。在梦中,我们的房子突然着火,所有的财产被火吞没,自己家破人亡、欲哭无泪;或者我们被洪水冲走,冰冷的河水不断呛进口鼻,马上就要临近没顶之灾……这些痛苦对梦中的我们来说,确实是真真切切、苦不堪言。但醒来以后呢?一切都会荡然无存,我们只有嘘一口长气,拭拭头上的冷汗,叹道:“哎,幸好只是一场噩梦!”

同样的道理,在现实生活中,有人无端伤害我们、恶言侮辱我们,虽然当时我们也是心生烦恼、极度痛苦,但如果静下心来,对这些烦恼的心、损害的外境进行观察,就会发现它们同样也是虚幻不实,就像一场噩梦一样。对此,《中论》和《现观庄严论》中皆讲过:抉择二谛时,胜义中远离一切戏论,世俗中则如梦如幻,尽管有种种显现,但其自性根本无法成立。

 

【在胜义谛中,因为一切法的体性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成立,所以,如果观察烦恼以及痛苦的本面就可以发现,因为它们首先从何处也无生,因此就是无生法身;既然无生,也就无灭,因此就是无灭报身;既然没有生灭,当然也就不可能存在中间的住,所以就是无住化身;而(法、报、化)三身体性的无二无别,就是本性身。这些将一切幻相观为(法、报、化及本性身)四身体性的方法,就是直指四身的教言。】

在胜义谛中,若以中观宗的金刚屑因、有无生因等胜义量观察,一切法的体性也同样无法成立。所以,如果观察烦恼和痛苦的本面,就会发现它从何处也无生,比如我们正在对怨敌生嗔恨时,这个嗔恨源于自心,而这颗心通过里里外外观察,就如同石女的儿子一样,根本找不到产生之处,倘若认识了这一点,就是所谓的“无生法身”;石女的儿子没有出生,便不可能死亡,同样,嗔心的本体没有产生,就不会存在毁灭,从这个角度,可称之为“无灭报身”;石女的儿子连出生、死亡都没有,中间就更不可能有做生意、发大财的生活过程了,同理,嗔心之前没有产生,之后没有灭亡,那中间也绝不会有它的安住,这称为“无住化身”;法、报、化三身,体性无二无别,就是所谓的“本性身”。至于三身的定义,还有些人认为:法身看不见摸不着,报身有眼有鼻,化身是二者的显现。其实,这也算是一种解释,且与大圆满“本来清净”中的认识极为相似。在抉择大圆满时,心的本体空性称为离戏法身,显现不灭称为光明报身,显现与空性无二周遍称为大悲化身,三身本体无离无合则为本性身。

我们在生起贪心、嗔心的当下,如果从生、住、灭这三个角度分别寻找,就会发现其本体怎么也找不到,这便是所谓的法报化三身,三身本体无二无别,从这一点来说,又可称为本性身。当明白了这一切烦恼皆为四身之幻相后,这就是直指四身的教言,此种抉择方法,在显宗中是最甚深的窍诀,也即禅宗经常谈到的“烦恼即菩提”。关于认识烦恼本性的方面,《大圆满心性休息》中也有一些与显宗不共的窍诀,对于某些利根者,尤其是以前学过大圆满、大中观的人来说,烦恼痛苦产生的时候,根本不需要其他对治方法,只要依靠这些窍诀,通过观察烦恼的本面,就能直接将其转为道用。

“空护为最上”的解释,加在此处比较合适。此修法在断法中也有,具体是说,我们在值遇违缘、魔障、人、非人等种种损害时,应把自己的身体观为空性,外面的魔怨观为空性,损害自己的方式也观为空性,这就是最无上的护轮,也是在胜义当中将违缘转为道用。平时,有些道友出远门时,喜欢找人先打个卦,算一下是否出门大吉,会不会碰到违缘,其实,如果具备了一些中观的胜义境界,通过一观空性,就会发现这只不过是自己的分别念而已,分别念是空的,外缘也是空的,根本没有必要多此一举,观空性就是最好的金刚护轮。

下面是把世俗、胜义结合起来的观想方法。

 

【另外,这些害己者也是促使激励自己修炼世俗菩提心和胜义菩提心的善友,所以对自己有很大的恩德。】

害我们的这些人与非人,实际上是激励自己修炼菩提心的最佳善友,对于他们的损害,不但不能心生嗔恨,反而还要感恩戴德。

今天我听说,有两位常住道友依靠这几天学的窍诀,在发生矛盾时,互相观待修菩提心,获得了极好的效果。我知道以后非常欣慰,其他道友也很羡慕。他们能在遇到违缘时,把这些方法全部用上,将其转为菩提道用,这种修行境界,虽然从平时不一定能看得出来,但通过这件事情,我们却可以明显感受得到。这种能将烦恼转为道用的人,即使现在到外面去弘法利生,也是完全有资格、有能力的。

修学大乘菩提心的人,如果遇到有人加害自己,也应该认为他们的恩德相当大。以前学院搞“治理整顿”时,有些道友依靠这种外缘,生起了极大的嗔恨心,当时道心马上就退了;然而,有的道友看到这些无常的景象时,切实感受到了佛法难闻、轮回痛苦,对于那些造违缘的人生起了难忍的大悲心,而且菩提心日日增上,对他们来说,这些违缘是难得一遇的修法良机。同样,“文革”时期也有一些大乘修行人,把牢房当关房,别人侮辱打骂他时,他将这个人当作自己圆满忍辱度的善知识,打骂过后,马上将刚才修安忍的功德全部回向,的的确确把大乘佛法用到了实处。

我们现在处于有漏的三界,修行从头到尾一帆风顺是不可能的,但是就算以后遇到了违缘,依靠所学的这么多教言,我们也能想方设法将其转为道用。如同一个人在饿的时候,则只要能填饱肚子,什么东西都可以吃,同样,我们在遇到违缘时,只要能将其转为道用,就什么窍诀都可以尝试。平时没有违缘时,看起来修行还不错,可一遇到违缘,自己的烦恼习气马上就暴露无遗,这种人,就不是真正的修行人。

 

【只因为我们远离了对治之法,才会在不知不觉之间生起烦恼,正是仰仗着这些害己者,才让我了知这一切。所以,他们就是上师、佛陀的化身。】

《中观四百论》中说,众生烦恼的存在方式有两种:一种是以种子的方式存在,一种是依靠对境而现形。前者比较细微,一般不容易发现,后者只要有了对境,烦恼马上就会产生。所以,在害我的对境没有出现时,我无法发现自相续中潜藏的嗔恨烦恼;一旦他人伤害我,引发了我的嗔心,我才知道自己相续中的嗔心竟然还是那么强烈。正是仰仗他们的提醒,才让我认识了相续中的烦恼,所以,害我者对我的恩德非常大。

有些道友平时不接触人时,看起来非常寂静调柔、和蔼可亲,然而一旦他们接触外人,听到几句贬低自己的话后,马上就火冒三丈、怒不可遏了。这个时候,他们应该反观一下:这个让我生气的人,实际上对我的恩德很大,为什么呢?因为没有他,我就不知道自己原来修得这么差,通过他对我的毁谤,就把我的嗔心种子挖出来了,我才明白自己其实还需要修持,所以害我的人跟我的上师、佛陀没有什么差别。阿底峡尊者也说:“三宝、本尊、上师、五趣众生(天与阿修罗归为一趣),全部都是我的至尊。”

 

【还有,在出现患麻风病等异常痛苦时,也应当思维:假如没有这些痛苦,我反而会落入追求今世者的行列,并将正法忘得一干二净。承蒙这些害己者的逼迫,才使我能够忆念正法,它们的确是上师三宝事业的化现啊!】

即使我们不幸罹患了麻风病,也应当思维:“正是因为这些痛苦,才使我有机会舍弃今世、忆念正法,它们的确是上师三宝的化现!”当时在藏地,麻风病是最可怕的传染病,其令人闻名丧胆的程度不亚于现在的艾滋病、非典,据说罹患上这种病主要是因为触怒了龙王,得了此病以后,患者马上会被隔离人群,驱逐到荒无人烟的地方。然而,对于一个真正的修行人来说,即使染患上这种可怕的疾病,也同样能转为道用,切实体会一把“寿命无常”。就像去年有位佛教徒不幸染上非典,之后才明白“死亡无常”并不只是口头上说说,继而对轮回生起了厌离心,舍俗出家。我想,如果没有那一次非典,也许他一辈子都会忙碌于世间琐事之中,宝贵的人身也就这么白白浪费了。所以,如同高明的医生能运用善巧方便,将致命毒药变成活命良药一样,修行人只要拥有了佛法妙宝,世界上的一切磨难就全都可以转为修行的助缘。

因此,鉴别违缘、顺缘的标准,不在于外境的好坏,关键在于内心能否将之转为道用。如同五十年代的大饥荒,当时只要不中毒,所有野草都可以吃,尽管生活很艰苦,但大家围着热腾腾的一锅野菜,照样吃得有滋有味;等到日子好过了,这个不能吃,那个也不能吃,人们口味越来越挑剔,也越来越难以满足了。修行也是如此,修行好的人虽然身处劣境、值遇种种危害,但依靠菩提心的力量,仍然可以将之全部转为菩提道用,不觉其苦反而乐在其中;修行不好的人尽管物质条件极为优越,生活资具一应俱全,可他的心始终无法轻松快乐,看谁都不顺眼,似乎周围的人都跟自己过不去,之所以这样,就是因为相续中没有菩提心。故对于修行人来说,周围的环境并不重要,关键是要调整自己的相续。

正是由于这些违缘的逼迫,我们才有了趋入正法、步入解脱的机会,所以,这些害我的违缘就像无价之宝一般珍贵,我们应当视其为本尊、上师,恭敬依止,龙树菩萨赞云:“此等如意宝,妙瓶如意牛,故如本尊师,应当依彼等。”

 

【最后观想:总而言之,有如依靠上师可以生起菩提心一样,依靠伤害我的众生以及这些病痛,就能使我的相续生起两种菩提心。因此,我应该从心灵深处来感谢它们。】

依靠上师传授的修心窍诀,我们的相续能生起菩提心;依靠怨敌、疾病的危害,我们同样也能生起菩提心。既然如此,那为什么我们只对上师恭敬顶戴,而对怨敌、疾病却恨不得灭之而后快呢?

比如,一个人看见一头牦牛,以其为对境,观想它沉溺轮回所感受的各种痛苦,依靠它的因缘,在相续中生起了强烈的菩提心;而另一个人依止了一位了不起的大活佛,通过观修活佛赐予的殊胜教言,同样也生起了菩提心。这两个人所生起的菩提心,其实在价值方面是完全等同的,我们不能说依靠牦牛生的菩提心价格便宜,而依靠大活佛生的菩提心就价值不菲。所以不管什么样的众生,只要能让我们的相续生起菩提心,就是值得恭敬的大善知识,与自己的上师没有任何差别。

大家在遇到痛苦违缘时,应该看看自己是不是大乘修行人,如果是的话,就根本不会斤斤计较,想方设法避免违缘的损害,而会心平气和地完全接受,并且将之尽量转为道用。我们周围有一些菩提心修得好的道友,他们生病也好,痛苦也罢,什么违缘也无法动摇他们平静的生活;相反,像我这样修行不好的人,只要遇到一点点违缘,马上就心急如焚、焦虑万分,这就不是真正大乘修行人的表现。以前,金厄瓦格西称赞夏日瓦格西说:“您能将一切恶缘转为道用,一切痛苦观为快乐,这种境界实在稀有罕见!”的确,这种修行境界非常令人羡慕,但愿所有的人,也能具备这样的殊胜境界。

 

【下面讲述以集资净障将恶缘转为菩提道用的殊胜行为。】

以上已经讲完了在发心方面(世俗菩提心、胜义菩提心)应该将恶缘转为道用,下面接着讲,在行为方面如何将其转为道用。

 

【四行胜方便】

在行为方面,具有四种殊胜的方便方法:积累资粮、净除罪障、布施魔鬼、供养护法。

这四个科判讲完后,大家就可以休息了,安住于你们的光明境界当中(指睡觉)!有些新来的人坐了这么久,现在一刹那也坐不住了,脚伸过来、伸过去,心里非常羡慕旁边的出家师傅一两个小时跏趺坐都不动,但自己又实在坐不住(众笑)!理解,理解,不要笑,这一点没有什么,真的很理解!

 

乙二、(将恶缘转为菩提道用的行为)分四:一、积累资粮;二、净除罪障;三、布施魔鬼;四、供养护法。

丙一、(积累资粮):

【第一个殊胜的方便法门,就是积累资粮。

当自己遭受痛苦的时候,心中时常会想:“如果能没有这些痛苦,那该有多快乐啊!”但在此时,我们却应该这样观修:这一切其实是在告诉我们,如果你不想遭遇痛苦而只想得到快乐,就必须通过行持乐因来累积资粮。并尽力供养上师三宝、承侍出家僧众或为魔众供施食子等等。】

一般来说,我们病得很严重时,会想:“我要是没有病该多好”;没有生活来源时,会想:“我要是有人民币该多好”;生意不顺利时,会想:“这笔生意要是能顺利该多好”……多数人在遭遇痛苦时,都希望自己能够远离痛苦,获得快乐,但是作为一名修行人,这个时候该怎么做呢?

诸佛菩萨告诉我们:要想获得快乐,必须要有产生快乐的因。快乐的因是什么?就是积累资粮。比如,供养上师三宝、承侍僧众、为魔众施食子、供灯、磕头、做泥塔、念经、转绕坛城等等,甚至有时将自己吃剩的饭,以观音心咒作加持后布施给众生,也能积聚很多的福报。

在供养三宝时,如果有条件,最好用真实的上乘的供品作供养;倘若没条件,则哪怕是一根香、一盏灯,或者在心中作意幻供养,也都是可以的。值得注意的是,供养时一定要具备清净的发心,千万不可以夹杂吝啬心。譬如自己在供养一百元时,如果发现相续中有吝啬心,那就不要供养一百,看看供养十元有没有吝啬心,如果没有,就把十元拿出来,倘若还有吝啬心,那就干脆不供好了。现在有很多人今天供养,明天就后悔了。记得以前有个人供养了学院一百元钱,过了五年还挂在嘴上,念念不忘,这些都不是清净的供养。所以,供养时的发心清净非常重要,若能在此基础上同时具足菩提心,这样的话,福德将会更为圆满。

 

【总之,就是要用我们的身、口、意三门尽力地积累资粮,并皈依三宝、发菩提心、向上师三宝敬献曼茶罗,并且殷切地祈请:“如果自己生病能更有利,就祈求你们加持我生病;如果自己病愈能更有利,就祈求你们加持我能够痊愈;如果死亡对我更有利,就祈求你们加持我,让我死亡。”就这样将一切希求、疑虑抛之脑后,专心专意地诚恳祈祷。】

《大圆满心性休息》中说,所有的积资净障都可以包含在“七支供”里面,因此,平时我们应该多修“七支供”来积累资粮。然而,很多学禅宗、大圆满的人对此不屑一顾,认为“我现在经常处于光明法身的境界中,根本不用供养、念咒,也不用磕头”。可是,你们真的有这种境界吗?你们观察一下,自己相续中是否已经完全具足了菩提心?如果是的话,那倒很值得随喜,因为菩提心在相续中即使生起一刹那,也远远胜过了以遍满世间的七宝供佛之功德,但是如果没有,那就要老老实实,不要夸夸其谈、乱说大话。

还有些修行人因为自己囊中羞涩,没有力量供养上师三宝,经常很苦恼。其实,你们大可不必如此,因为你们相续中菩提心的价值,已经远远超胜于世间的金银财宝。比如说,现在让你们拿十斤黄金来作供养,很多人可能都办不到,但是只要相续中生起了菩提心,即使只有短短的一瞬间,价值也绝对超过了十斤黄金。关于这一点,也许很多人从来没有计算过!

在积累资粮的基础上,我们还要作皈依、发心、供曼茶罗,接着在三宝面前恭敬合掌,依《断除希疑祈祷文》(凡夫经常处于希望与疑惑中,患得患失。观修此文,能断除他们的希疑,故噶当派的修行人对此文非常重视)一心一意地祈祷:“如果生病对我的闻思修行以及利益众生更有利,就请加持我的病怎样都治不好,病痛一刹那也不要停息;如果我病愈对自他更有利,就请加持我的疾病早日康复;如果我死亡对自他更有利,就请加持我快点死亡;如果我不死对自他更有利,就请加持我暂时不要死!”

这篇祈祷文的境界非常深,一般的凡夫人,不要说白天,即使在梦中也不会有这种想法,有人甚至认为:“怎么会是这样呢!三宝的加持不可思议,如果我真的永远痛下去、病下去,甚至死掉了,那该怎么办?生病已经让我苦不堪言了,如果还要请佛菩萨加持我的病永远都不要好,岂不是让我苦死了?”一般而言,人们对自己的生病和死亡非常执著,这几年我去过很多大医院,每次一有时间,我就到旁边的病房找病人聊天。在与他们交谈的过程中,我发现没有一个人希望自己生病、希望自己快死,如果你问他们:“什么时候出院?”他们肯定会说:“愿我早点好起来,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我可千万不能死,我还有好多事要做。”“我特别害怕死!”……世间人有这种表现尚且情有可原,毕竟他们以前没接触过大乘佛法,一点儿也不懂佛法的奥意,可是,偶尔我还会碰到一些所谓的大乘修行人,甚至是密宗修行人,对这个问题他们的反映竟然也一样,这就令我百思不得其解了。其实,倘若对众生没有什么利益,自己病好了又有什么用?徒是造业而已!

 

丙二、(净除罪障):

【我们还应当这样思维:这些伤害我者,其实是在告诉我,如果我不想遭受痛苦就应该与痛苦之因——恶业一刀两断。】

痛苦的因就是恶业,如果我们不愿遭受痛苦,就千万不要再造恶业,否则造了恶业,想种子不生果是不可能的,这是一个自然规律。

对以前造的恶业励力忏悔,发誓今后绝不再造此业,这是净除罪障必须具备的两个条件。

 

【并对往昔所造的恶业产生深切的后悔之心,这就是破恶对治力;发誓今后纵使遭遇命难,也决不再造恶业,这就是恢复对治力;皈依三宝、发菩提心等,就是所依对治力;而修习空性、念诵殊胜咒语等等,就是现行对治力。我们应当在具足以上四力的前提下励力忏悔,直至将罪业忏除清净的验相出现为止。】

与“金刚萨埵修法”中讲的一样,忏悔必须具足四种对治力,才可以忏净。

破恶对治力:自己对往昔所造的罪业,就像误喝了毒药一样特别后悔。

恢复对治力:发誓今后纵遇命难,也决不再造此恶业。比如,有些道友出生在海边,以前每天都吃海鲜,几十年来吃了几十万条生命(去年印度尼西亚的海啸,我想此事也难逃干系),学佛之后明白了因果,于是非常害怕、后悔,发愿今后再也不吃这些生命了。

所依对治力:皈依三宝,或在上师、佛像前发菩提心,以其作为忏悔的所依对境。

现行对治力:观修空性,念诵金刚萨埵心咒、百字明,以及“等等”所包括的传讲大乘菩提心的甚深经典、造佛像、供养、持名号,这是寂天菩萨在《集学论》中所讲的六种现行对治力。作为修行人,早晨起来时还应最少念21遍百字明,以遮止罪业的增上。

我们应当以四对治力为前提,精进地忏悔罪业,直至出现清净的验相为止,比如梦见日月、自己身着白衣、沐浴、罪障变成黑色的东西从体内排出等等。

 

丙三、(布施魔鬼):

【向(伤害自己的魔鬼等等)布施食子,然后祈祷它们:“你们是督促我修习菩提心宝的助伴,对我有无比的恩德,希望你们能帮助我,使所有其它众生的痛苦能够成熟于我的心相续。”我们应当如此这般地向它们祈请。】

对于害自己的妖魔鬼怪,我们应向它们布施食子,并百般祈请:“虽然你们这次害了我,让我生病,让我发疯,但却是对我修菩提心最大的帮助,对我具有无比的恩德,所以非常感谢你们!希望你们能够继续害我,让我生病,给我制造各种各样的违缘,而且使所有众生的痛苦都成熟于我的相续。”

大乘的修心方法确实与常人的思维背道而驰,一般的世人见了以后,会认为这种想法简直不可理喻。但不管他们怎么说,大家学完以后,如果遇到此类情况,虽然将这些教言全部用上非常困难,但至少也应该用上一点点。否则,学了这么好的大乘论典,回去以后稍微有点人或非人的危害,自己就像没有学过的人一样睚眦必报,这些教言岂不是白学了?如同一个司机,明明跟教练学了很长时间的开车,但正式驾驶上路时,却不按照以前所学的去做,仅凭自己的想象开车,后果会怎么样,大家可想而知。

我们现在所学的这些大乘法要没有丝毫错误,正因为它如此殊胜,我们才必须要按照它来行持。有些道友虽然皈依了多年,出家了半辈子,但从来没听过这么稀有的窍诀——被害后竟然还要对害自己的魔鬼感恩不尽。其实,这也不值得什么大惊小怪,作为大乘修行人,必须要这样做,而且也只有这样做,才能令我们的心力不断增强,心的力量增强后,积累资粮就易如反掌了。

《释迦牟尼佛广传》曾有一个公案:嘎乐嘎国王将忍辱仙人的四肢砍断,仙人对他却没有生丝毫的嗔恨,以此忍辱的功德,刹那圆满了八万大劫的资粮。这就是心的力量!可一般人却根本没办法做到,虽然很多人口口声声说“我要成佛”,但你们凭什么成佛?没有这种强大的心力,成佛遥不可及!

 

【如上所讲的方法如果没有办法做到,就应当(向魔鬼)布施食子、修持慈悲心,并且向它们祈祷:“往后我一定尽力让你们得到眼前的利益和究竟的利益,也希望你们不要来障碍我的修行。”】

倘若有些人心力不够,不敢如此观想,那还有个退而求其次的方法——向魔鬼布施食子,对它们修自他交换菩提心的同时,心里默默祈祷:“我会将自己念经、修行等一切功德回向你们,尽力帮你们获得暂时与究竟的利益,以此希望你等不要再给我制造违缘,障碍我的修行了。”

总而言之,“利益众生”是我们修行当中最大的目标。就如往昔的释迦牟尼佛一样,佛陀在因地累劫勤苦,最后终证无上菩提,目的是什么?就是转妙法轮来利益众生。除此以外,愿自己获得快乐的念头一刹那也没有。与此相比,我们很多人在修行过程中,始终不离“让我快乐,让我健康,让我解脱”的发心,将众生的利益完全置之不理,这种做法是大错特错的。学完了这部大乘论典以后,大家的心态能否从根本上扭转过来?如果不能,即使你认为自己是学佛的人,实际上就连佛法的大门也没有摸到。

 

丙四、(供养护法):

【向护法供养食子,祈求它们加持自己能够平息修法过程中的违缘障碍,并帮助自己能够成办修行中的顺缘。】

在学院有不少道友喜欢供护法,在他们的草坯房顶上,经常可以零零星星看到很多糖果、饼干。但他们供护法是为了什么呢?对此我曾一一采访过,答案不外乎是“愿我不要生病”、“愿我生活快乐”、“愿我的修行没有违缘”……一切的核心都围绕着“我”。虽然供护法是件好事,但如果发心太小,就不是大乘供护法的方式了。

那么,什么才是大乘的供护法呢?《修心七要·日光藏》中讲,大乘供护法应该具备三种发心:“愿我相续中利他的菩提心早日成熟;愿我见闻觉知的一切众生皆获利益;愿能遣除众生修行过程中的所有违缘。”因此,大家供护法是为了“众生”遣除违缘,还是为了“自己”遣除违缘,这是有天壤之别的,倘若只是为了个人的利益,那就不是大乘的发心。这个界限,大家一定要分清楚。

 

【为了能将突然遇到的恶缘转为菩提道,(故于颂词中云:)】

下面讲的,虽然在科判中不明显,但主要是在总结以上的内容,即突然遇到违缘时,我们应该如何将其转为道用。

 

【所遇修道用】

将自己所遇到的顺缘、违缘,全部转为修行道用。

 

【当病魔、鬼怪或者敌人等忽然出现,使自己产生极大痛苦的时候,我们应当思维:在这个世界上,有着无量无边的众生,它们也同样遭受着如此的极大痛苦。并对它们生起悲心,观想将这些众生所有的痛苦,全都聚集在自己身上。】

当病魔、怨敌、违缘等给我们带来极大痛苦时,应当这样思维:“在这个世界上,肯定还有很多众生正在感受着和我一样的痛苦。我依靠上师教的窍诀,都无法对治、忍受这些痛苦,那么这些众生从来没有听过善知识的教诲,也没有任何的对治方便,他们的痛苦就更不言而喻了。”进而对他们生起强烈的大悲心,通过修持自他交换,观想将这些众生的痛苦全都集中在自己身上。

 

【或者观想:这些伤害我的众生,是帮助我修习菩提心的善友,它们就像上师一样,对自己有着极为广大的恩德。】

或者还有另一种观想方法:正是依靠这些害我的众生,才使我生起了菩提心,所以它们对我的恩德极大,与我的上师没有差别。

以前,噶当派的格西有时也会通过呵斥弟子,来激励他们生起菩提心。就像仲敦巴格西圆寂之前,严厉地对博朵瓦格西说:“你必须给我好好修菩提心!!”后来,博朵瓦格西每每念及,都会感慨地说:“尊者当时的教言,就像在我心坎深处刺了个桩子一样,简直太尖锐了。”由此可见,为了能令弟子生起菩提心,上师们可谓用心良苦啊!

 

【当看到其他众生遭遇痛苦的时候,就应该马上观想由自己来领受这些痛苦;当自己或其他众生生起极大烦恼的时候,就应当情真意切地观想:但愿其他众生的所有烦恼,都能够聚集在我自己的身上。】

当看到众生正在遭受痛苦、正在产生烦恼时,我们应马上观想:希望诸佛菩萨加持,把他们的痛苦、烦恼全部转移到我的身上。

噶当派的教言中说,如果看到某个众生正在生贪心、嗔心、邪见等恶分别念时,应该观想:但愿这人相续中所有的恶分别念,都聚集于我的相续。由此推及,如果我们偶尔听到有人在惊叫,也要马上想:愿这个人的恐惧成熟于我的相续!

 

【朗日塘巴说:“转恶缘为菩提道的这些殊胜方便法门,其实就是在灭除我们的期望及疑惧,并将我们推向通往究竟的、远离期待与疑惧境界的通衢大道。现在对亲怨二者所做的修持,就像想法将一根弯曲的木条绷直的过程一样。”】

朗日塘巴尊者说:“将所有恶缘转为道用的殊胜方便,总而言之只有两条:灭除我们相续中的希望与疑惧。”根登群佩在前面也讲了,凡夫人都生活在希望与疑惧当中,成天想的无非是“我能不能成功”、“我能不能成就”、“我会不会有什么违缘”……其实,对于一个听过本论的修行人来说,违缘来了又怎么样,我们完全可以将其转为道用,依靠本论的殊胜窍诀,断除一切的期待和疑惧。

尊者又说:“我们现在对亲友、怨敌所做的修持,应该像将一根弯曲的木条绷直一样。”很多人也许没有见过弯木绷直的过程,要将一根弯木绷直,并不是轻而易举的,其间需要很长的时间和繁琐的工序,才能逐渐达到预期效果。比方说,要把它先放到火中烤一烤,表面抹一点酥油、泡一点水,然后和一个很直的东西绑在一起,或在上面压一些重物,这样经过多次,才会渐渐由弯变直。同样,我们每个人无始以来不断串习护亲伏敌的习气,要想一下子完全转变过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以前我们一直对自己的亲友相当执著,对怨恨的敌人特别仇视,如果让自己最亲爱的人和最讨厌的人一下子平起平坐,很多人心里根本接受不了。如同将弯木一下子拉直就容易折断一样,我们也不能因为听了一两天的教言,马上就想改变自己亲怨不平等的心态,要知道,修行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倘若自己太急躁,反而会欲速不达。

改变习气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否则阿底峡尊者也不会在金洲上师身边一待就是十二年了。当时,就智慧而言,尊者已经完全超过了金洲上师,但是为了修持菩提心,尊者每天仍在上师座下聆听教言,依教言观想,然后于实际中一点一滴行持,如此经过了十二年,才最终令上师满意。试想,阿底峡尊者是当时印度最有智慧的班智达,印度东西方根本找不到第二个人可与他齐肩,连他都修了整整十二年,那么我们要想生起菩提心,最起码也得二十四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