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艳芳居士有怎样的“前世今生”?

 

一段隔世的师徒缘,梅艳芳重拾依止,放下自在。红尘滚滚,感恩醒悦人生。慨叹时下青年糟蹋生命,寄语为人父母者聆听子女心声。一席肺腑言,焕发生命光华……

梅艳芳信佛,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自幼跟随妈妈拜神拜佛,以为自己早已是佛教徒。好一个美丽的误会,说出来,可能很多人同样的想当然。阿梅小时候身体弱,梅妈妈恐怕女儿养不大,所以将她给观音菩萨。

对我来说,观音菩萨好比是第二个母亲般亲切。我习惯把心事埋在心底,不对别人讲,只向观音契妈倾诉,被妈妈打骂、读书不好,有委屈,统统对观音契妈说。可能是心理作用,说了就感觉平和,其实那是童年发泄情绪的一种方法。

 

佛法打开心结

阿梅长大后,朋友知道她信佛,送经文,佛书,但她很少看。直到有一天,心情不那么好,随手检起一本佛书翻开,发觉原来很容易阅读,内容结合生活,是现代的哲理,并非抽象、难懂的玄妙东西。从此以后,阿梅爱上了看佛书。

某时某候,某一句映入眼帘,霎时间就打开一个心结。那阵子心情复杂,心底缠满心结,而一段一段的佛法智能,恰好把我的心结一个一个的打开。阿梅自认念书少,有些字看不懂,便翻查字典看过明白。

看书认识佛教以后,才知道以前所谓信佛只不过是民间的信仰,有迷信的色彩。现在理解到佛法并不是胡乱的拜本头,佛法的智能是无量无边的。

佛教讲缘份,大概七、八年前,梅艳芳遭遇困扰,满心苦楚解不开,人越来越骨瘦形销,思想混乱。朋友看在眼内,心有不忍,送她一张某一位大师的照片,对她说:要是他到香港的话,我介绍你认识这位大师,可能他会帮助你。说也奇怪,阿梅内心竟然涌起一股定力。她暗暗发愿,希望能与照中人见面

经过一段时间,与朋友喝茶,谈起未知何时有机会见到这位师父?缠绕心里头的问题,迟迟还未有解决。

突然间,朋友的手提电话响起来,是一位西藏佛教上师问:你的朋友是否想见我?简直不敢相信,阿梅二话不说便去见这位师父。

 

烦恼无疾而终

我的性格很硬颈,以前也见过很多大师,但从来不肯下跪。可是这次见到夏玛巴仁波切,说不上三句话,双腿不期然便跪下来,还问他我可否皈依为佛教徒?

就在那个酒店房间内,夏玛巴仁波切用简单的仪式为梅艳芳进行了皈依。

仁波切一脸慈悲,永远带着微笑,因英文不太好而当初有点心怯的阿梅,从上师的笑容里松弛下来……他不用多言,但却给我无限的力量。他的鼓舞是毋须语言的!

好不容易盼到了,阿梅那个难题解决了没有?

本来一厢情愿准备一五一十向师父诉苦,但他三两句话便令我茅塞顿开。

夏玛巴仁波切轻轻的说:烦恼是自己还未想通,多打坐,看佛书,问题并不是那么严重的。

四两拨千斤似的,阿梅那个所谓大问题,突然好象消失了。剎那,强烈感觉自己太渺小,自己的问题也没甚么大不了,不值得提出来,只不过是自己钻牛角尖而已。

 

朝圣艰辛消业障

仁波切还邀请阿梅改天到他的钖金的寺院去参观,因为那时候将会有一批闭关完毕的喇嘛进行法会。阿梅坐言起行,按时启程,在该寺参加了一个大型的皈依灌顶仪式。事后想回来,上师其实希望我正式的皈依,在香港的皈依只不过是行一个方便而已。

那次到锡金,路途遥远而辛苦,上山偏遇倾盆大雨,原本三小时的车程,却花上七小时,乘坐的车辆又没有水拨,视野模糊,行车时差不多滚下山坡,还遇上大石掉在公路上,总之惊险百出。历尽艰苦,终于到达寺院了。

见到师父时,内心说不出的悲喜交集,很想哭,但又觉得很开心,深感一切的辛苦都很值得。

仁波切也担心他们的安危,看见他们都安全到达,安慰的笑说:朝圣有阻滞,正好消业障。翌日是大法会,阿梅记得是白观音灌顶。

当喇嘛开始念诵时,我只觉得全身的毛管都竖起来,一股气升起,我不由自主的哭,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亲切,我喜不自禁的流泪!这种感觉,绝非偶然!

 

今生再续前世缘

有一晚,阿梅做了个梦:在一个密宗的寺庙里,她看到地上排满了打坐的垫子,上面有经书,突然她猛然撞向那些书,一下子画面消失了,好象停止呼吸一样,惊吓中醒过来。她问上师甚么解究,仁波切回答说:你可能返回前世去。听来离奇,还不及反应,仁波切接着说:你前生是我的弟子,所以你觉得那么熟悉。恍如隔世,怪不得阿梅出现久别重逢的激动与兴奋! 

夏玛巴仁波切不会说甚么神通的话,但他常常看穿阿梅的心事。

我英文不好,每次见师父都很害羞,不太敢说话。我私下发愿,希望凭师父的加持,我可以学好英语,与他沟通。想不到有一次师父看着我,没头没脑的说:“慢慢来,你会懂的!”

又有一次,师父委托阿梅办点事,但她还没有做到,阿梅正盘算怎样向师父交代,岂料仁波切突然嚷她:“Anita,如果太麻烦,迟一步吧。这些年来,每当情绪在起伏中折腾,阿梅不期然便很想见到师父,然而见着他,却又甚么话也不用讲,一切烦恼也都淡然化去。

我出道以来,绯闻、是非、中伤从来不绝,曾经有报道说我纹身、吸毒、当过舞小姐,我很不开心,觉得忿忿不平,为甚么老是胡说八道来攻击我?

师父对她说,那是业力。阿梅听后,内心释然。

 

自杀不是潮流

说名利,梅艳芳拥有不少;数压力,她比别人还要多。看见时下青年人动不动便自杀,阿梅有感而发:

我很想对青年朋友说,我是过来人,我反叛过、痛苦过、更曾经有自毁的倾向,但是人是应该有责任感。人的躯体是借来的,我们无权把它毁掉。我们难得拥有这个肉身,就应该好好的珍惜、利用。你们试想想。自己四肢健全,己经很幸福,可以工作、活动。要是肢体残废,想走路也不成。说甚么读书压力大,要自寻短见,其实是逃避、不负责任的表现,辜负了父母的养育。

自幼失学,还要跑场表演歌舞的梅艳芳,另有一番深刻的感触。

我要再三不厌其烦的说,自杀不是潮流,不是有性格,更没有借口可言!

 

现代人忽略与子女沟通

成长在这物资丰富的年代,青年人不懂珍惜自己拥有的一切,只懂不断地需索要求,心灵空虚。

以前我们为了要得到一双波鞋,要做暑期工来储钱购买。物质得来不易,所以非常珍惜。可惜现代人过分向钱看,忽略与子女沟通,子女觉得父母不关心、不了解自己,所以有甚么困惑,也不会向父母倾诉。彼此间的鸿沟更深,从而引起不少社会的悲剧。

阿梅认为父母应该多关注子女的成长,物资的供给还不是最重要,最要紧是聆听。

每天花十五分钟听听子女说话,自己不用说甚么,听听他们这天发生甚么事,那怕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情,父母愿意聆听,对子女来说,就是莫大的关心!谁挤不出十五分钟。怕只怕更多的一五分钟都让给了电视,光阴都浪费在关心八卦是非!不要让子女回家有面壁的冷漠感觉!家,应该是温暖、安全、融洽的。

 

抗争病魔,往生净土

百变天后梅艳芳,于20031230日凌晨不敌癌变,在养和医院逝世,终年四十岁。治丧委员会负责人刘培基说,梅艳芳是因癌症导致肺功能失调病势的。当天清晨,逾百挚友纷纷赶往医院探望,丘淑贞(豆豆)及其丈夫沈嘉伟,他们带同四位身穿黄袍的西藏喇嘛一起进入医院为阿梅临终助念。

阿梅自小体弱多病,从小过继观音菩萨,因此笃信佛教,她说过一生最崇拜的就是佛,因为凡人都会犯错,只有佛祖最令她信服。而阿梅亦拥有菩萨心肠行善无数,在SARS(非典)期间,她不顾身上的癌变,为了筹集善款支援非典灾情,阿梅一个月内不眠不休的举办了八场义演音乐会,因为过度操劳,令她本已大有好转的病情再度恶化……

112日,香港知名女艺人梅艳芳举殡,丧礼全过程都按照佛教仪式进行。先由她的好友讲述其生平,之后致悼词,再由法师誦经,中午灵车驶离殡仪馆。阿梅生前指定的8名好友扶灵,将遗体送到柴湾歌连臣角火葬场火化。

梅艳芳的灵堂尽显高贵,灵堂牌匾写有往生净土四字,黑白遗照四周放满了鲜花。丧礼以佛教仪式进行,灵堂布置以青绿色为主色,并摆满梅生前喜爱的食物,如青苹果、青芒果及芝士蛋糕等,灵堂内亦点起多支白蜡烛。梅妈妈送给爱女的花圈,与梅的好友刘培基、徒弟何韵诗的,一起摆放于灵堂右边。

近万名香港及来自世界各地的歌迷,500名中外记者,一起向毕生奉献舞台及社会、把生命燃烧到最后一刻的百变天后梅艳芳致依依之情。因为阿梅生前曾表示,即使自己离开,也希望自己的朋友们都开开心心地生活下去,所以在昨天这么个悲伤时刻,大家都极力保持平静。不过就现场所见,有许多生前好友都在强忍悲痛,默默祈祷送别。 

阿梅有个遗愿,就是往生后把器官捐给有需要的人,她随身亦有一张器官捐赠卡。

祝愿梅艳芳居士再续佛缘,解脱轮回苦,往生极乐净土。

文章來源: 中華佛教網

 http://www.zhfjw.org/wh/mr/17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