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品 观察正行

 

圣者殊胜金光经,所云天王之妙语,

君主法规论之中,所宣诸义当明说!

《正圣殊胜金光经》中载有天王妙语所宣说的君主法规,此论中所涉及的各种要义,在此为我等简明地概述!诸有缘者当谛听!这部经,藏文版本中也有,藏地牧民们往往为了一年中家里能平安顺利,尤为重视念诵此经,每年至少在家中念上一遍祈求加持。

昔日天王梵天前,天界诸众祈问言:

为何人间之君主,称为天人与天子?

天界之中诸天人,如何成为人主尊?

昔日,在天王大梵天前,天界诸众兴会一堂,向大天王询问道:为什么人间的君主国王们被称为天人或天子呢?藏族古来就有眷属习惯将国王称为天或天人,华夏史上的历代帝王也是均以天子自称。为何我们的名字他们同样可以引用呢?那么,又为什么说天界的诸天人是人间的主尊呢?请您一一明示。

于护世间诸天众,天王梵天作答言:

天界尊主天王等,保护世间诸天众,

为止非法造罪业,依法治理国境故,

加持人间之尊主,故称国王为天人,

抑或称之为天子,名声传遍天界中。

大慈大悲的天王梵天,他视所有众生为自己之爱子,常护世间众生及诸天众,其慈心无量。如是慈善的天王回答说:譬如天界的主尊天王等,他们乐意保护所有的天众,而世间人们的尊主同样是为了保护人们不造罪业,遮止人们的非法行,这样如理依法治理国家的缘故,取名为天子或天人。

这里采用了藏族文化中优美的诗学风格来宣说:天王常加持人间的尊主,以此原因可称他为天人抑或天子,他的名声已传遍天界。从而说明了人间尊主与天子的相同之处是具有保护的作用,堪可如是称名。

为示今生行善业,作恶犯罪之诸人,

异熟果报现前故,任封人间之君主。

为了显示今生行持善业能得安乐,作恶造罪者即生感受自作自受的果报,以及现前异熟果报的缘故,所以封其为人间的君主。有了君主,他就会对杀人犯、盗窃犯等违法者判以徒刑,关进牢狱等相应的皮肉之苦使其现前受报。对那些舍身救人、赈灾济贫等作善之人给予金钱名位上的奖励和赞扬,使他们现世得到身体的安怡和心里的快乐。册封君主这是对人们示现因果报应的必要。

何时君主依法律,合理制裁诸罪犯,

以及为非作歹众,如若不能制止彼,

则此君主国境中,非法之徒日益增,

频发战争多动荡,天等众生起争斗,

为此目的诸天众,封为人间之君主。

尔时被封为众人所依的君主,依照国法合理地制裁那些罪犯以及为非作歹之徒。如果不制止彼等,任其胡作妄为,则君主所主宰的国境中,非法行会日益增多,国境之内内乱频发、战火连绵、政局动荡,人民不能安心度日,天界也因人间多行不善的原因,非天的气焰嚣张,与天界挑衅作战。为此,诸天众允许人间可立国王,保护众生,以免他们做一些非法行。

旨在防止罪人增,舍弃善业力所致,

非时狂风与暴雨,敌军侵略疾疫多。

在人间册封君主,其宗旨是为了防止造罪的人增多,若是罪人增多造诸恶业,势必会引起非时狂风与暴雨损害人们的住宅庄稼等;邻邦敌国无端地侵犯,殃及苍生,人们的生命如坠于涂炭,无法生存;非天不悦,各种瘟疫一时俱起,这些都是舍弃善业所导致的后果。

并且凶恶星曜等,不祥噩兆时出现,

鲜花叶果不成熟,盗匪雷雹与饥荒,

各种各样诸横死,伤忧畏惧屡发生,

施主以及阿阇黎,一切眷属行非法。

由于业力现前,空中出现凶星恶兆,流星屡屡出现,如东方的燃火星、南方的螺头星等很多不吉祥的星曜;人群中会出现女人打架、嚎哭等八十一种不吉祥的征兆;植物中鲜花萎落,叶果不成熟;道途中多有盗贼拦截,土匪抢劫;天公不作美,降下冰雹打坏庄稼,饥荒连年等等;各种各样的横死接连不断;平民百姓整天忧伤度日,畏人惧兽,甚至以前行善的施主、品优的阿阇黎以及眷属们也会行持非法。

尔时彼等诸君主,亦于非法者供养,

制裁奉行正法者,行法者若遭惩罚,

出现洪水星风灾;恭敬非法之人故,

众生光彩正法藏,大地精华皆毁灭。

若于尔时不幸值遇彼等昏庸君主,颠倒是非,不知理与非理,对非法行者恭敬供养,对奉行正法却横加制裁,若如此惩善扬恶,国境中则会遭洪水之灾、流星恶兆、狂风侵袭等人与非人所作的危害。同时,由于恭敬非法人的缘故,众生光彩的正法宝藏,大地的精华悉皆毁灭。

叶果不具精华味,虽食亦不得饱足,

众生丑陋不安乐,无欢喜心不安稳,

百种烦恼扰乱心,行持非法之君主,

远离一切喜悦后,遭受种种难忍苦。

国王若行持非法,则大地上的叶果不具有精华美味,人们虽然经常享用饮食,但始终也觉得不能饱足,其眷众相貌丑陋,性情乖戾,心不安乐,无论做什么都没有欢喜心,身心不安稳,各种各样的烦恼扰乱其心,难得片刻的安宁。如此君主,今世喜悦与他无缘,来世种种难忍之苦与他有份,总是伴随不去。

任封君主徒无义,天界诸众议论言:

此乃非法之君主,天众减少恶趣增。

任意封赐造诸恶业者为君主,他对众生的三门行持善法徒劳无益,天界诸众也纷纷议论说:这是一个非法行之君主,恶君不能引导人们避恶向善,致使作恶者渐增,行善者愈来愈鲜少,如此天众越发减少,堕入恶趣者日有所增。这样的君主天众皆大为不悦。

君主所做诸事业,未满天众之心愿,

是故并非天子也,天王父辈天界中,

亦成具有罪业境,天界胜众亦失望,

尔后舍弃彼昏君,故此国境速毁灭。

若君主所做的各种事业,未能满天众好善的心愿,则成了魔子,并非是天子,以从恶弃善故。

如此整个天王父辈所在的天界中,因为天众减少,非天兴盛而染污了天界,而成为具有罪业的天境,天界中所有的胜众见君主行持非法招致诸多不祥之事,也非常失望。尔后,他们都舍弃此昏君,不再护佑帮助他,因此他统领的国境会迅速毁灭。

倘若制裁非法者,依靠正法护自境,

亦无偏袒心护持,其他境中诸眷属,

则彼具法之君主,声誉传遍三界中。

如果君主依法制裁非法者,断除非法行,依靠正法护持国境,也没有任何偏袒心,平等护持其他任何国境内的众生,所亲近他的人都具足法相,那么这位君主的美名就会传遍于三界中。

住于三十三天中,天王满心欢喜说:

南赡部洲我等子,如是行法之国王,

依法治理国家故,地上人类转生此。

安住在三十三天的天王见到地上行持善法的情景,满心欢喜地说:南赡部洲的某某君王,真是我等天界之子,他能将佛法弘扬一方,依法治国,众生多造善业,守持净戒,殁后将转生于三十三天,天人会越来越多。

从而遍满诸天界,如此行法之君主,

天王眷属生欢喜,恒时护之如亲子。

以持善法故,天人增多得遍满整个天界。如果天王和天众对行持佛法的君主都生起欢喜心,则会恒时护持国王如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以此君主的事业会顺利圆满,声誉财富等一切欲妙受用都会称心如意。

彼境运行善星曜,遣除非时暴风雨,

上述所说诸过患,出现极多胜功德。

为诸天所护持的缘故,彼境之内空中出现很多吉祥星曜,遣除非时的暴风雨之灾难等上述各种过患,出现许多吉利的事情,增长殊胜的功德。

是故此等诸君主,纵遇命难亦不舍,

一切世间安乐因,珍贵难得之法宝。

因此,像这样的君主,纵遇生命之难也不舍弃世出世之安乐因,即极为珍贵难得的法宝。任何人无论遭遇怎样的不幸也不能舍弃正法,舍法之人,只能是离命之行尸走肉,不会受任何神灵的护佑。若是不违背佛法,承蒙佛力的加被,则痛苦和违缘如梦一场,醒来一无所有,痛苦不会增上。一切安乐的因是法宝,故永时不能舍弃。

依靠具法功德后,当以正法护眷境,

恒时断除非法行,亦应正确宣佛法。

君主自身依靠佛法功德后,复当以正法如理护持自己的眷属国境,恒时断除自私自利、贪污邪念、杀生邪淫、饮酒妄语等一切非法行,也应以正确如理的方法为民众宣说佛法。

令诸众生行善法,避免造罪行恶业,

不可避免造罪者,如理惩罚可调化,

君主获得美名声,国境繁荣又昌盛,

一切众生亦安乐。上述之义当铭记!

君主尽量让所有的众生行持善法,尽力避免他们造五逆十恶之罪业。其中那些野蛮者不可避免地造一些恶业时,也应以佛陀的教言如理处罚,方可调伏。如此善恶之人同时向善,则整个大地上会回响着君主的美名,整个国境繁荣昌盛,一切众生都能获得今生来世的快乐。上述之义,君主们当刻骨铭心不忘行持!

世尊郑重而宣说:曾于昔日久远时,

我转生为力王顶,国王太子庄严顶,

于父王前聆听此,君规教言之论典。

世尊当时十分郑重地对眷属众说:曾经在久远的过去,我成为力王顶国王的太子,名为庄严顶,那时我于父王前亲聆此君规教言的论典。

依此法理于往昔,直至二万年期间,

身为国王一刹那,亦未行持非法事,

如今一切诸君主,皆当忆念导师言。

依照此论中所宣说的道理,于往昔执持国政直至二万年期间,身为国王,我一刹那也没有行持过于世理不合、于佛法相违的任何非法事。如今的一切贵为苍生之上的大君主们,皆当恒时忆念导师释迦牟尼佛所传的此甚深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