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义慧剑释第12节课

第十二课

下面讲八辩才果之结尾:

自在富不离,无尽八大藏,

佛菩萨赞叹,成三界怙主。

通过闻思修行获得八种辩才之后,时时刻刻都不会远离这八种功德,也就是说自在富有地拥有无量无边的八大功德法藏。具有八大辩才者,就是一切如来的法太子,他会受到十方诸佛菩萨、高僧大德以及人与非人异口同声的赞叹,称赞他为大德、佛子、持明者、智者等。不仅如此,他在很快时间当中将成为三界怙主, 也即获得正等觉佛陀的果位。

作为修行人,大家应该懂得获得八种辩才的方便方法,其实前面已经讲了,也就是依靠四理和四依。当然,想真正获得八大辩才并不容易,即不可能一蹴而就。但是,对获得它的因,我们一定要认真去做,这样就会变成好修行人。在末法时代,能成为一个如理如法的修行人,这也稀有难得。比如在座的各位,不管是法师也好,或者是普通的修行人,从行为、智慧、利他心等方面反复观察,都非常值得随喜。虽然人和人在表面上并没有多大的差别,但实际上在根基、修证等方面还是有很大差距。获得真正的八大功德藏虽不容易,但修行人最起码的人格一定要具备,在此基础上,发心和行为要尽量往利他方面发展,这样的话,此人也是诸佛菩萨以及人与非人之所赞对境。

其实,得不到八辩才的主要违缘就是我执,当然这无始以来的执著,也是修行的最大障碍。所以我们应像噶当派的大德那样,用一切修行之力彻底灭除自私自利之心。实际上,人们特别执著的贪心、嗔心的对境就像昨晚的梦一样,根本没有任何实义。前段时间有一位佛教徒写了一首歌,说是:“太阳星星挂在天空,月亮倒映水中,童年的梦,遥远的朦胧,没有一个永远不变的地方……”我觉得有些内容还可以。的确,很多执著都是童年的梦,毫无实义。因此,大家在修行过程当中一定要放下执著,并尽心尽力行持利他,这样修行就会成功。

丙三、宣说如此衡量之果:

前面已经讲了所量的二谛和能量的二理,只要能以观察胜义量和观察世俗量二理来抉择二谛,那我们都将获得不欺之果。

量因佛陀语,依量成立故,

量道生定解,见量语谛果。

堪为正量的就是佛陀的语言,即佛经乃为正量。这是怎么成立的呢?以观察世俗量和观察胜义量来成立。前面则讲,释迦牟尼佛所说的教言或教典没有任何虚妄,这是以符合实际道理的比量来确定的。但这两者并不冲突,角度不同之故。有人认为,佛陀所说皆为正量的说法只是一种虚妄假说,其实并不是这样。当然,这是他们不懂佛陀的功德的原因导致的,其实佛语即是正量,谁也没办法驳斥。

陈那论师云:“敬礼定量欲利生,大师善逝救护者。”此句赞叹佛陀具有利他心,以及佛陀成为量士夫等功德。龙猛菩萨云:“我稽首礼佛,诸说中第一。”这是说,佛陀所说的语言是世间一切语言中的第一,谁也没办法比得上。世间理自在法称论师在《释量论·成量品》中,就以名言观察量,详细阐述了佛陀成为量士夫之理;佛陀亲自授记的龙猛菩萨则在有关论典中,详细叙述了佛陀所讲空性之理,即以胜义理证让后学通达万法空性;获得第三地的无著菩萨在有关论典中,对佛陀所讲的五道十地等广大方面的教言讲得极为透彻。如果能深入这些名言与胜义的法,或者说踏入观察二谛的理证渠道,那我们就会坚信佛是量士夫、其语的确为正量。若不被他转、不为他夺的信心与定解真正从内心深处生起,我们就是名副其实的佛教徒。这个时候就能现见量的果,完全能现见包括天界在内的世间智者和声闻缘觉的智慧来衡量也难以通达的真理,在那个时候,一切邪魔外道及所有邪念分别网,都没办法摧毁这种境界。

尊者摩咥里制吒在《一百五十赞佛颂》中说:“世雄真实教,邪宗闻悉惊,魔王怀恼心,人天生胜喜。”意思是说,世间的雄狮——无等大师释迦牟尼佛所说的真实教言,任何一个邪宗听到之后都会心生恐惧,魔王波旬也会心生恼害,而人天善缘者却会从内心深处生起殊胜的欢喜。所以大家对佛及法应生起真正的信心,就像麦彭仁波切在《定解宝灯论》中所讲的那样——生起随法的信心,这非常重要。

世间有很多知名人士,如明星、歌星以及国家领导等,他们能受到很多人的崇拜与恭敬,但真正远离一切过患、具足一切功德,尤其能为众生宣说解脱道的,唯有我等大师释迦牟尼佛。这一点,不管是老年人还是年轻人,只要好好学习佛教的教理就会明白。 现在无数人都喜欢歌星,但听他们的歌对今生来世到底有什么利益呢?只不过暂时迷醉而已。而佛陀的语言并不是这样,它对一切众生的今生来世都有真实的利益。所以我们应唯依佛陀及其圣教,此乃一切利乐的源泉。

乙三(末善结尾之义)分二:一、造论方式;二、回向此善。

丙一、造论方式:

所见极清净,大悲臻究竟,

善逝示道言,我得甘露味,

愿依四道理,四依得品尝。

佛陀具足两方面的功德:一是所见极清净,即在佛陀智慧面前,世间万物的真相全都能了如指掌;二是大悲臻究竟,即对世间没有通达诸法实相的众生生起周遍的大悲心。法称论师在《释量论》宣说佛陀功德的时候,也从这两方面作了赞叹。凡夫人由于眼翳的原因,其所见并不清净,悲心也有条件和界限的局限,所以不能周遍,而佛陀与之恰恰相反。

《释量论》云:“由悲故善说,由智而谛说。”意思是说,佛陀以智慧完全通达一切诸法,所以能宣说胜义与名言的真相;佛的悲心已达究竟圆满,故能为一切苦恼众生宣讲解脱之最胜方便——佛陀亲证的深广法道。佛陀在成道时说:“深寂离戏光明无为法,犹如甘露法性吾已得。”这样殊胜的甘露我们应以什么样的方式来获得呢?其实佛陀在众多经论中早就三番五次地说过,要以四种道理和四种依止的途径来获得。

大家一定要留心,虽然本论只有104个颂词,但里面蕴含了极为殊胜的众多窍诀,其中极为关键的一个窍诀就是:我们应以四种道理和四种依止的方法,来获得佛陀和高僧大德所证悟的犹如甘露般的法味。如果没有这种方法,除了前世有缘的极个别利根者外,一般根基的众生都很难获得。所以现在很多修行人都在盲修瞎炼,这非常可怜。

分享此甘露,然于此浊世,

由反其道致,难尝法妙味,

见此以净意,最敬教心著。

应该说,这样的醍醐美味——甘露妙法,各方面条件聚合的时候,每个众生都可以分享。因为每个众生都具有如来藏,而且佛陀对所有众生都平等宣说,也希望大家都能如实证得,但是,自己能否真正获得,还有缘分的差别。比如,我今天给所有人都讲了麦彭仁波切的甘露教法,但是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获得非常大的收获呢?不一定。有些人有信心、有善根、有希求心,对他来讲,通过这次学习,对终生乃至生生世世都会带来无尽的利益。然而,有个别人不但生不起信心反而生邪见,那要想得到利益就不可能。所以,虽然佛陀是平等的,众生的本性也是平等的,但众生的缘分不相同的缘故,所获得的利益也不相同。

尤其是现在值遇末法,五浊非常猖狂,在这样恶劣的时代,虽然佛陀已宣说了如甘露般的妙法,但是很多人都与之背道而驰,并没有依靠四理和四依来希求佛法甘露。既然没有这样做,那这种因缘聚合的果就不可能得到,因此很多人很难品尝到佛法的真理。这一点不仅是现在,就是佛陀涅槃不久也有这样的情况,世亲论师在《俱舍论》中说:世间明目已闭——本师已经示现圆寂,堪为正法见证人的圣者阿罗汉,像目犍连、舍利子等,大多已销声匿迹,即入于寂灭,而没有见真谛的放肆者却依靠邪分别来扰乱佛教。

被誉为第二大佛陀的世亲论师等高僧大德在世的时候都这样,那何况现在这个时代?正如佛在《楞严经》等经典中所讲的那样,末法时代“邪师说法,如恒河沙”。确实,所说符合实际教理的上师,就像白天的星星那样稀少,而说邪道分别的人却非常多。在这个时候,许多人自然不能品尝到量士夫佛陀所宣讲的二理所成的醍醐美味,也就是说上面所讲的真理根本不能通达,这非常可惜。

麦彭仁波切见到末法时代的情况之后,心中自然而然对这些可怜众生生起了非常清净的利益意乐:看到现在这个时代的很多人根本不懂佛陀是量士夫,以及佛教的真理必须依四理和四依来生起正信的道理,自己生起了不可遏制的大悲心。在此基础上,以对佛法如意宝非常诚挚恭敬的心撰著了《解义慧剑》。麦彭仁波切作《解义慧剑》的心情应该是这样的:一方面对可怜的众生生起深深怜悯之心,另一方面对佛法如意宝生起极为难得的恭敬、敬仰之情。

这次学习大家也应该有这样的心情,于我而言,确实有这种心情,因为现在很多人都颠倒了四依。面对本论所阐如此精辟的道理,我在翻译的过程中就这样想:这个论要赶快翻译出来并早一点讲,不敢说它能对所有人都带来利益,但对极少数人一定会起一点作用。因为,现在很多人都不依四依,可以说这种现象极为普遍,故对这些众生生起一种相似的悲心。再加上自己对佛法如意宝也有一种恭敬之心,觉得这非常珍贵,以此我才作了翻译。虽然不敢说无有勤作,但也有这样一种分别念。我想在座各位也应以恭敬心来听受,以后如果有因缘,应将此法宝弘扬到世间当中去。这样的话,依靠麦彭仁波切如此殊胜的论典,一定会对许多人带来无穷的利益。

丙二、回向此善:

愿此思所生,无垢慧生理,

略说之善根,众成文殊果。

前面所讲的,能在善缘者的相续中生起的思所生慧并没有任何错误垢染,从发心上讲也极为清净。而一般的世间人著论就不是这样了,他们有自私自利或名闻利养的心。现在有些人,不管是翻译也好、写作也好,虽然书很多,但都各怀私心。在短暂的人生当中,有些人为了搞名声,有些人为了搞钱财……但麦彭仁波切并不是这样。不仅如此,作者于此宣说的思所生慧所生的无垢智慧,即《解义慧剑》所宣说的道理,也毫无错误可言。

“略说之善根,众成文殊果。”“略说”是指本论文字不多,篇幅极为简短。但它却涵盖了浩瀚无边的显密经论与续部,虽然表面上看来只有104个颂词,但它囊括所有佛陀教法。作者在此将善根回向,愿一切众生都获得利益——成就文殊师利菩萨的果位。

不说成就文殊师利的果位,即使听到文殊菩萨的名号也有不可思议的功德,这在讲《入行论》的时候已讲过,我写的藏文《五台山志》中,也讲了一些听到文殊菩萨名号的功德以及念文殊心咒的功德。

前一段时间网上有一个居士问,说:“您讲了那么多文殊菩萨的功德,那所有人都只学文殊法而不学其他法怎么办?这个后果您怎么负责?”后来我说:“这倒不一定,虽然文殊菩萨的功德非常大,但是因为众生的根基不同,不可能所有众生都只学文殊法。”我还讲了一个比喻,比如从世间正规工厂生产出了三菱车,打广告的人都说三菱车如何如何好,那是不是所有人都只会买三菱车呢?不可能。虽然他的广告很真实、车也很好,但有的人就不愿意买,他要买另外一种车。同样的道理,人的根基不相同,有些人对文殊菩萨起信心,有些人对观音菩萨起信心……况且我并没有唯独赞叹文殊菩萨,观音菩萨在内的众多诸佛菩萨我都在赞叹。众生的根基不同,即使只赞叹一尊佛的功德,那也不用担心其他佛就没有所度化的众生了。在没有闻思的时候,这方面担心可能比较多,但我觉得这没有必要。

关于麦彭仁波切,我们也知道,很多论典都说他就是文殊菩萨的再现,这也为人们所共称。但在显现上,他所著的很多论典的结尾,经常愿众生获得文殊菩萨的果位,在顶礼句也经常顶礼本尊文殊菩萨。看过麦彭仁波切传记的人都知道,他生生世世与文殊菩萨有不共的因缘,因此在他老人家所著的论典当中就经常赞叹文殊菩萨。我们上师如意宝也是同样,一个是对文殊菩萨赞叹比较多,回向的时候也经常愿众生获得文殊菩萨的果位,另外上师如意宝对麦彭仁波切的赞叹也相当多。

甲三、圆满末义:

蒙文殊语日,心莲以信启,

溢此善说蜜,愿善缘蜂喜。

其实,《解义慧剑》是作者受到文殊菩萨的加持之后才造的,他将加持比喻成璀璨的日轮,说自己心的莲花依靠日轮的璀璨光芒才得以开启。当然这必须以三种信心来引发。因为,没有阳光,莲花就不能开启,而加持的明媚阳光必须依三种信心来引发,这样心莲才能竞相绽放,才有证悟的机会。

如果具足这样的因缘,一个是文殊菩萨的加持,一个是三种信心,那从心莲当中自然而然就可以流露出很多善说,上面所讲的这些善说,或善妙语言的花汁就可以涌现出来。这个时候,所有的善缘者——前世今生与大乘佛法具有殊胜因缘的蜜蜂,自然而然都会欢喜而来。

麦彭仁波切在这里以形象化的比喻和拟人的手法说明:谁获得了文殊菩萨的加持,谁就会自然而然开悟心的奥秘或心的本性,那个时候,此人就能说出许许多多利益众生的善妙语言。如果说出善妙的教理,那有缘弟子就会蜂拥而至,自然而然欢聚在你的身边。在世间,这就像阳光出现的时候莲花就会开启,而莲花开启的时候花蕊里的花汁就会产生,那个时候十方的蜜蜂自然而然都会欢欣而来。

此比喻说明,后学者应对文殊菩萨生起虔诚的信心并再再祈祷,长此以往,文殊菩萨的加持就会融入自己的心,这样就能开启智慧,之后就能无碍阐演无尽佛法。那时就不用天天都苦苦背诵,就像上师如意宝那样不用背诵,也不用看书,每天都安住修行,而一旦讲经说法或做事情的时候,承蒙文殊菩萨的加持,智慧全部自然而然流露出来。上师如意宝的道歌也讲,不用特别勤作,也不用特别苦修,只直视分别念,到时候智慧的伏藏自然而然就会流露出来。到这个时候,利益众生就没有任何困难,所以没有必要——“你可不可以到我寺院里去,我给你讲法。”来一个弟子就高兴得不得了,准备第二天转法轮;但第二天这个弟子却跑了,于是又特别伤心。如果你真的已经开启智慧,宣讲佛法的善妙因缘也具足,那十方的弟子自然而然就会欢聚。

所以,我们上师如意宝在世的时候,根本不怕没有弟子,反而大家都说人太多了,这就是文殊菩萨和传承上师的加持。但别的一些道场并不是这样,包括现在藏地的很多寺院,在七八十年代时,有的寺院人还比较多,法师也天天讲经说法,但慢慢慢慢人就越来越少了。

对在座的法师来讲,祈祷文殊菩萨非常重要。当然,自己本尊是哪一个都没有什么差别。但我觉得,自己的记性以及善恶取舍等方面的功德要得以增上,都离不开智慧本尊文殊菩萨的加持。因此,大家要多念“嗡阿巴扎纳德”。

此《解义慧剑》,我本有书写之意,近日承蒙智者净意幢(拉色丹毕嘉村)劝请,而于护地年三月二十九一日内,文殊欢喜(麦彭仁波切)撰写,愿吉祥!共有一百零四颂,善哉!

我经常这样想,麦彭仁波切都承认他是智者的话,那他肯定很了不起。虽然在麦彭仁波切的传记当中,拉色丹毕嘉村并不是特别大的弟子,但麦彭仁波切承认他为智者,他一定具有相当的功德。这就是《解义慧剑论释·普照佛教之日》的作者。

释者在《解义慧剑论释·普照佛教之日》中说,本来麦彭仁波切早就有为利益众生而造这部论典的意图和打算,后因我等恭敬祈请(智者自己造论的因缘是:遵文殊上师之吩咐——于此理写一略释),麦彭仁波切才给我们造了这部论典。

“一日内”?我们学习好要花多少时间,而麦彭仁波切造这部论典,是在一日当中完成。

《解义慧剑》全部给大家讲完了,我心里非常高兴,因为这部论典虽然只有104个颂词,但实际上,它是一切欲品佛教深广教法甘露者不可或缺的智慧之光。希望大家以后能经常看一看,里面讲的道理千万不要忘,这对今生来世都会有非常大的利益,因为麦彭仁波切这个教言相当殊胜,这一点很多道友都应有所了解。

至此,《解义慧剑》已圆满传讲完毕!以此功德,祈愿十方一切高僧大德长久住世、佛法越来越兴盛,也为天下无边的老母有情获得暂时与究竟的安乐而回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