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观总义讲记第13节课

第十三课

昨天讲了,凡夫地无法真实修持六波罗蜜多,只有菩萨地才可以,而圆满的六度仅在佛地。所以,我们行持六波罗蜜多时也要观察相续,不能生起傲慢。下面以比喻说明:

针对智者而言,如果能借用比喻来阐述这些道理,就能使他们心知肚明,所以我们可以在此举例说明:

对一位智者,比喻能让他通达深奥的道理。所以,佛陀在《般若摄颂》中运用了许多世间比喻说明般若空性,而作者此处也运用了一个易懂的比喻,说明断除自私自利心对于生起菩提心而言,至关重要。

前面讲了,不论因地、佛地,修大乘者除了利益众生以外,别无其他。如《入行论》云:“直接或间接,所行唯利他。”发了菩提心的菩萨,有时可以直接利益众生,有时可以间接利益众生,而有时又可以修炼发心以便将来利益众生。因此,除了利生以外,大乘行者再没有别的事了。而密乘也是大乘,只是要求更高。现在有些人学密法只求自利,而且认为自私自利心越强,成就越快,其实这是颠倒的。因为密乘只有在大乘的基础上才能修成。没有菩提心,也就没有大乘教义,更不会有密乘。所以,我们不论学显宗、学密宗,都要观察自己的发心,看看属不属于大乘。这个问题很重要!

而如果我们发了大乘心,也在行持大乘道,这固然好,但也千万不要轻视小乘。因为小乘也能引导人们走向解脱,而且境界也很高。听说有的人自认为境界不错,只求大圆满法,不愿求菩提心和小乘法,他说:“我的境界很好,阿罗汉也算可以……”好像远远超过阿罗汉了。其实是不可能的。因为阿罗汉的相续已经断尽一切烦恼障,色声香味,任何对境现前都不会生贪心,怨敌出现也不会生嗔恨。所以,不要自视过高,不要看不起小乘或显宗,能有显宗的境界,我是心满意足了。所以,无论学显学密,一定要明白其中的意义。

比如,高明的医生为了消除众生的病痛,在净化提炼水银的时候,首先通过擦拭、清洗以及炼制的方式使水银变得清净,当毒性祛除以后,就可以配制成各种各样的药品,从而驱除众生所患的形形色色的疾病。

藏医、中医里面,水银都是一味好药。但水银有毒,未消毒就配成药,病人食用以后,不但不治病反而会导致中毒、死亡。所以,高明的医师配药时先要净化水银,祛除毒性后再配成药,就能遣除许多疾患。而就像水银被毒性遮蔽,与任何药材配伍都不成良药一样,大乘菩提心的妙药本可遣除一切众生的业惑疾病,但若未消除自私自利心之毒,修任何法,都会被毒性染污而不能成办利他。这个比喻非常好,法王如意宝在《辨别基和基现》的论典中也引用过,以此说明众生最初怎样迷惑、本基有无迷乱等问题。

至于自私自利心不好,这一点谁都会说,但实际行持的时候,所作所为不被私欲所染、纯洁无垢的修行者却极其罕见。事实也是如此,在凡夫地时要我们完全抛开私欲,的确困难。不过作为一个修道人,我们至少先要认识自利心的危害,知道了危害性,一旦生起此心就会立即对治。如果再能长期修行,那么获得大乘圣果也就不会遥远了。

同样,诸大菩萨将有寂衰损彻底清除的唯一之因,就是令菩提心宝在相续中生起。

三有的衰损,指贪嗔痴等烦恼以及痛苦;寂灭的衰损,指阿罗汉不理会众生的痛苦而入于寂灭。世间人贪执形形色色的法,而小乘人贪执寂灭果位,这二边都是成佛的违缘,而彻底消除这两种衰损的唯一因,就是菩提心妙宝。为了让菩提心宝在自相续中未生者生起、已生者稳固、稳固者永不退失,我们要反复消自利心之毒,否则就不能成为无垢。

但是,因为凡夫地众生具有自私之毒,所以就要通过修持甚深空性,并现前见道之法性,在以精通诸法平等而彻底远离所有自私垢染,从而获得清净之后,

凡夫地时,每个众生都有自私自利的杂染,就像水银中的毒性一样。水银的毒性以擦拭、清洗、提炼等方式可以消除。而菩提心的垢染,在长期修行空性、菩提心并现前一地果位时,因为通达了诸法平等、自他平等,能将粗大的私欲从根本上断除。那时候,身肉一块块割下来施给众生,也毫无耽执;别人怎么说、怎么打,也没有嗔恨。

这种境界,凡夫难以企及。我们平时坐在经堂里或单独安住的时候,“我好像没有烦恼了,是不是登地了……”对自己充满信心。可是,一旦你的茅棚漏水,家人死了,或者听到一些不公正的评价、受了冤枉,那时候,原来的一地境界全部消失于法界,出乎意料的大嗔恨暴发了。这说明,你还未通达诸法平等,如果通达了,私欲心就能清净。而清净以后,

才能使菩萨的一切如海之行为与三轮清净无分别的方式相互融合,进而以自私心分崩离析的、稀罕少见的精进方式,彻底治愈众生的烦恼所知二障疾患。

从登地到佛地,菩萨以布施等十波罗蜜多的广大行为利益众生。我们做一点事情也会带着强烈耽著:“我今天放生一百万,组织了很多人修法……”;而菩萨利益众生,却是以名言中如梦如幻,胜义中行持者、行持以及所行持善法三轮清净的方式而行持的。也就是说,在利益众生的过程中,菩萨如海的伟大行为与三轮清净圆融无碍,或者说现空双运,也可以说是悲智双运。在那时,自私自利心全部瓦解,伴随着稀有的精进和利他心,直至遣除无边众生的一切二障疾病。所以我们应该知道,行持念经、放生等任何善法时,发清净菩提心是根本。

当然,也不是说绝对不能为自己。有时为了遣除疾病,也可以为自己修法。像乔美仁波切、麦彭仁波切就有一些修法仪轨,专门用来遣除自己的疾病,也并没有说为了众生。也不是说绝对不能希求成就。我接触过一些佛教徒,口口声声“我要成就、我要成就”,这也算不错了。多数人根本不提成就或往生,只是耽著一些现世的、眼前的福报,没有任何修行的味道。所以,能希求解脱,也算是一种修行了。

为自己也好,希求成就也好,如果最终的目标是利益众生,也就是大乘修行。不过,大乘的修行最好能去除私欲。如《般若经》所说:杂毒的食物不是美食,而杂有私欲或三轮执著的善法也不是究竟善法。所以,我们行持善法的时候,要懂得如何行持。但可惜的是,很多人不懂;有些人懂一点,又以业力现前而不能行持。但不管怎样,作为大乘修行人,在行持善法的过程中,一定要抓住利益众生这一根本。有了这一根本,修行也就成了大乘的修行。就像医生诊断病情,能发现最根本的问题,就有治疗的机会了。否则,问题在肺却治疗脊椎,就困难了。

《总持自在王请问经》中关于清净摩尼宝珠的比喻,也是为了宣讲道之次第。其中前面的两个过程[擦拭、清洗]是很容易领会的;而后面的过程[炼制],也即关于不退转法轮[第三转法轮]的教言,则指的是大悲方便与智慧空性双运之道。关于这一点,在《经集论注疏》等论著当中都有相关的论述。

《陀罗尼自在王请问经》也有个清净摩尼宝珠的比喻:当有智慧的人探索宝山取到如意宝以后,先用严灰洗涤,再用黑头发衣擦拭,这是第一个阶段;之后用辛味水清洗,再用布缠在木棍上擦拭,这是第二个阶段;第三个阶段,先用药水洗涤,然后用极细柔的布擦拭。

对这三个过程,有些智者相应解释为三转法轮[1] 。首先遣除非福德,是一转法轮;中间遣除二我,是二转法轮;最后遣除一切见,是三转法轮。如《中观四百论》云:“先遮遣非福,中应遣除我,后遮一切见,知此为智者。”这个教证应该与《陀罗尼自在王请问经》的比喻结合起来解释。解释的时候,前两个阶段容易对应,而最后的阶段应该以大悲与智慧双运来解释。这在《经集论注疏》中有宣讲,也是麦彭仁波切的观点。

所谓的“三轮清净”,是指菩萨的布施等行为,因为(他们是)以三轮不可得的方式而行持的。

三轮清净,指菩萨以三轮体空的方式行持布施、持戒等利益众生的行为。菩萨即使度化了无量众生,也无丝毫三轮执著。入定中不缘一切,出定时以如幻如梦的方式行持而不耽执,六度万行的每一项都如是行持。这才是真正的积累资粮。所以,我们平时在行持善法的时候,尽量不要有傲慢和实执。“我今天做了个善事,这个功德,我死的时候会等着我。那时候我可能没有财产,但这个功德会让我获得永久的快乐……”这样执著实有是不合理的。

虽说我们现在是在凡夫地,但凡夫地时,对这些重要教言也应通达并相似修持。这样一来,获圣者果位时自会现前一切功德。

于这一点,圣者龙树菩萨是在《经集论》中引用该教证[2] ,从而建立了究竟一乘的观点。

对上述道理,龙猛菩萨在《经集论》中,引用了《陀罗尼自在王请问经》的教证。《入行论》里提过龙猛菩萨的二种论,一是《经集论》,一是《学集论》。《经集论》汇集了许多大乘经典的教证,宋代法护译作《大乘宝要义论》。以此教证,菩萨建立了究竟一乘的观点。所谓究竟一乘,指声闻、缘觉、菩萨最终都要获得佛果。

也即,首先以(修持)无常、痛苦等等而对轮回生起厌离之心,然后趋入甚深而广大的大乘之道。通过这些方式,从而建立起“声缘之道只不过是大乘之阶梯”的观点;

龙猛菩萨的意思,声缘道只是大乘道的阶梯。作为修行人,先对一转法轮的教义——无常、苦、空、无我进行修持,让相续对轮回产生强烈出离心并希求解脱,从而奠定一切道之基。有此基础以后,才能发起菩提心,进入甚深、广大之大乘法门。

为何本论的顶礼句也对声缘的智慧作顶礼呢?就是因为声缘也是由佛母出生,而且是上上道的基础。具体而言,声缘在世俗中以无常等所生的出离心,以及在胜义中所通达的无我空性,这两者是大乘道之基础。而小乘人希求自我寂灭的自私自利心,永远也不可能成为大乘道的基础。这一要点请大家切记!

大乘人行持大乘道,对声缘道有取有舍:对出离心与人无我这一部分,我们也接受,作为基础;而另一部分——声缘求自我寂灭的发心,不说圣者菩萨,连我们凡夫也不应当学。否则,如《般若经》所说的那样,退失大乘而发了小乘心,是最大的犯根本戒。

这是龙猛菩萨——甚深见派的观点。

无著菩萨则是在《宝性论释》中引用该教证,也即以所宣说的“因为菩萨相续依此次第而进行清净,所以(众生相续中)成立清净的所净如来藏的存在”,从而建立起(众生相续中)成立如来藏的观点。

对同一个清净如意宝的比喻,依龙猛菩萨解释:先修无常生起出离心,之后入大乘通达空性,是以声缘乘作为大乘道的基础;无著菩萨的广大行派,则将清洗摩尼宝的过程,解释为行持菩萨道时清净一切垢染,并最终成立一切众生皆具有如来藏。不论菩萨、凡夫,他们相续中都有如来藏,否则,即生修善断恶,来世怎么连接?最终又如何现前如来藏的本面。所以,无著菩萨以此比喻证明每个众生本具如来藏。这也就是第三转法轮宣说光明的教义。

总之,不论龙猛还是无著,汉传还是藏传,对轮回生厌离是共同之基础,无常、苦、空、无我都是必需的。之后,按龙猛菩萨的观点,则将诸法抉择为空性,依《般若经》所宣说的空性分,证悟一切诸法的空性本体。而按弥勒菩萨、无著菩萨的观点,又在万法空性的基础上,抉择与之无离无合的自性光明。因此,依三转法轮的教义,每个众生都有如来藏,否则,一切众生皆成佛道就无法成立了。为说明此理,《宝性论》用了很多比喻。

无论如何,这两种观点都是相同的:

无著菩萨和龙猛菩萨的观点其实是相同的。学了麦彭仁波切的《定解宝灯论》,我们知道三大法轮应该结合起来,否则无法通达佛教的教义。如果只学大乘法,因为没有小乘的出离心作为基础,修行不会成功,就像没有基的墙一样;而只学小乘法,也会因为不了知大乘空性和如来藏,使所学不完整。而如果能结合起来,所学、所修的就是完整佛法。

的确,众人面前我曾经说过,而内心也这么想:在现今世界,藏传佛教如意宝非常兴盛。你看,传承如此圆满,每一教言由历代传承上师圆圆满满交付后人;而佛法又如此完整,教法证法、教言窍诀都圆满具足,所以应该是独一无二的。也正因为如此,东西方佛教徒的目光投向了藏地,而众多知识分子的信心和兴趣得到引发,使藏传佛教遍地开花。

第一阶段,是以无常痛苦等等而进行修心;

不论修显宗还是密宗,一定要先修出离心。修出离心,先要掌握佛教的基本教义,认识四种颠倒,以理推出无常、苦、空、无我,而且还要通达前世后世等基本知识。否则,连一转法轮的法器都谈不上,更不要说甚深法要了。而只是懂了还不行,一定要让无伪的出离心生起来。出离心谁都会谈,但除了少数人以外,真能在心里忆念着轮回痛苦的人都不多。所以,光说不行,一定要修持。

修出离心因缘较深的有两种人。一种人,像某些公案所说的那样,因为前世对出离心有深厚缘起,今生一听到相关词句马上生起出离心;还有一种人特别利根,经善知识引导以后也能迅速通达并生起出离心。除此之外,一般人即使听了再多的出离心教言,不修持,也不会自然生起。所以,这种人一定要先从理论上通达,再到寂静地方修持。

修持的时候,对于从轮回中出离的理由——三界犹如火坑,转生到人、天、旁生、饿鬼、地狱有何种过患等等,要反复观修。当轮回痛苦的境界在自相续中生起的时候,再也不愿转生其中,并会从内心引发坚定誓愿:不管怎样,我一定要通过修行超越轮回。要让这种真实而非虚伪的心生起来,且永不退转。

有了出离心的人不会耽著快乐。到了花园,他会觉得好看,也有快乐感受,但这是否失去了出离心?也不是。敦珠法王的密传里有一段:一次他正坐在花园里感受快乐,一只蜜蜂为他唱歌,“夏天的花虽鲜艳,可秋天一来它也不会长久,你的心不要耽执,多思考如何出离吧……”歌词大概是这样的。所以,有出离心的人,虽然显现上也会觉得快乐,但对无常本性的认识,对痛苦本性的认识,总会提醒他不偏离出离的轨道。就像一个犯人被带到花园,他暂时有点开心,但忧愁还是会自然涌上来:我毕竟是个犯人,不久要被判死刑,还有什么可开心的……

这是初转法轮的教义。

第二阶段,是依靠三解脱门的教言而现前甚深见解之法性;

三解脱门是因无相、体空性、果无愿。万法包括于因、体、果之中,无相状、无实质、皆是空性。依此教言,让相续现前乃至涅槃之间的法都是远离四边八戏的空性境界。

这是二转法轮的教义。

第三阶段,是依靠不退转法轮的教言,以及三轮清净的教言修学菩萨之伟大行为。

三转法轮的教言抉择了光明如来藏的本体存在,而这种存在与三轮体空无离无合,无相状、无实质。而菩萨就是依大悲、空性双运行持利益众生事业的。

这是第三转法轮。

两大轨辙师[3] 都认为,道之次第只能是这样的。

龙猛菩萨、无著菩萨是两大派的祖师,对他们,佛陀在《楞伽经》等许多经典里都有授记。他们以甚深智慧解释了佛陀的究竟教义,并依佛授记及种种深妙缘起把佛法弘扬于人间。这两大祖师都认为:道次第只能如此。

由此可见,这些堪为南瞻部洲两大殊胜庄严的无垢论著,是毫不相违、互为一致的。如果一个人在修习之际,能够通达将其融会贯通的方法,就可以称之为“智者”。

所以,南瞻部洲二胜六庄严中最伟大的这两位智者,他们的无垢论著是一致的。而我们在修行的过程中,能将二者融会贯通,也就是智者。

懂一点物理化学、电子科技,是不是智者?不一定。成为博士、教授是不是智者?也不一定。是智者,一定要对万法的本体有所通达。如果他们自认为是智者,那我们要问:一切万法的空性是怎样的?心性的本来光明是怎样的?一转、二转、三转法轮的观点如何贯通?如果能说、也会修,那才是智者。如果做不到这些,就不是智者,还有一个词……

这个道理,结合密法的窍诀简单来说:当以心观察自心的时候,当时的这颗心,无论颜色还是形状一切都不存在,从这个角度,称为空性或者三解脱本体,这是二转法轮的教义;而在不存在当中,它的光明分——明明清清的明分,以自然而然、任运自成的方式具足,这是三转法轮的教义。但此二者不能分开,空即是现、现即是空,无离无合;或者说光明就是空性,空性就是光明,这就是我们心的本体。每个众生乃至一切万法的本体,皆不离此二者。什么时候,我们不是在名言上讲,也不是以分别念理解,而是完全通达了它,也就成为有一定境界的修行者,或说智者。所以在修持的过程中,对于这个道理,说得远一点,可以推至万法;但以窍诀归纳于一座上而言,何时通达了心的本性,也就贯通了二大菩萨的观点。

对本自圆融的佛法,有人偏在业果上,有人注重空性,有人则以光明为主……各执己见。但不能贯通,则难以修到真正的解脱之因。

 

 

[1] 《中观四百论释》云:“萨迦派的班钦香秋瓦论师解释此颂时,说先遮遣非福是指初转四谛法门,中间一句是指二转般若法轮,后遮一切见是指第三转法轮,如是以三转法轮对应解释此颂”。

[2] 该教证:指《总持自在王请问经》中关于清净摩尼宝珠的比喻。

[3] 两大轨辙师:指开创甚深见解派的龙树菩萨与开创广大行为派的无著菩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