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行论第188节课

第一百八十八节课

下面继续学习证悟空性后的作用。已经讲了“从自利方面平息世间八法”,而“从他利方面对众生起大悲心”分几个方面,第一个“今世辛苦维生”讲完了,今天开始讲“后世感受痛苦”,即众生表面上财富圆满、丰衣足食,权力地位等无不齐全,但他们离开人世之后,会感受无量的恶趣痛苦。

辛二、后世感受痛苦:

虽数至善趣,频享众欢乐,

死已堕恶趣,久历难忍苦。

众生虽然曾三番五次地转生于人间、天界、阿修罗三善趣,享受众多安乐,可死后仍会因恶业而堕落恶趣,感受漫长难忍的痛苦。

当然,转生善趣并不是无缘无故的。由于佛陀的教法住世,具有法相的善知识来到人间,我们也有幸获得人身,在上师面前受持戒律、行持十善、皈依发心等,种种善法因缘聚合后,才能投生到具人天福报的善趣中,享受世间的各种快乐。我们每个人均曾转生于天界当过天王,也曾在人间当过国王,也许有人认为:“像我这么弱小的人,怎么可能前世当过国王呢?”不要这样想。《因果报应经》中说,前世若欺负别人、镇压别人,即生就会变成弱小者。所以今生中弱小无力、甚至站都站不稳的人,以前肯定是大国王,肯定是有大势力的人。无垢光尊者说过:“三界怙主的天王,我们曾经当过多次,但身披袈裟的出家人,唯有今生方才获得。”确实,如果在轮回中经常是出家人、梵行者,受持清净的戒律,行持善法,我们就不会像如今这样不断流转在轮回中了。

现在的大领导、大富翁,其实也是因前世微不足道的善根,即生变成这样的,他们可能因以前的满业和引业,将来还不断地在人间享受福报。然而这些并不稀奇,获得暇满人身、修持大乘空性法门,这种机会才相当难得。我们都曾在善趣享受过许多有漏快乐,但佛经中将其比喻成木鳖果或宝剑刃上的蜜糖,初尝时甜美,其结果却是毒发死亡、断舌的痛苦。同样,色声香味等妙欲表面上很诱人,实际上唯是招致散乱之因,即使你贵为帝王将相,享受无数的世间快乐,一旦福报耗尽,也会为恶业所牵,堕入地狱、饿鬼、旁生三恶趣,历经多劫感受无边剧苦。

龙猛菩萨在《亲友书》中说:“欲天界中大乐者,梵天离贪得安乐,复成无间狱火薪,不断感受痛苦也。”梵天就算远离了欲贪而获得安乐,但业力穷尽之后,也同样成为无间地狱的火薪,接连不断地感受剧苦。龙猛菩萨在《大智度论》中还说:“无色界的天人命尽之后,堕入欲界,变成飞禽走兽等旁生;色界的天人从清净处堕落之后,受淫欲而生不净中;欲界的天人因著于五欲,而堕地狱受诸种苦痛。”所以,上至非非想天、下至无间地狱,没有一处是快乐的,暂时的快乐都离不开行苦。

三界轮回犹如火宅,我们不要有羡慕心,认为它很快乐,否则不可能生起出离心。假如生起出离心,不要说三恶趣,即使是三善趣,自己也毫无兴趣,把它看成监狱一样。监狱里的众生待遇再怎么高,也毕竟是犯人,是困在牢笼里逃不出来的人,轮回中的善趣也是如此,一旦明白了三界皆苦,自然对人天福报不会希求,就像华智仁波切的上师如来芽尊者一样,听到什么样的荣华富贵、美丽、权势,也不会生起一瞬间的贪爱之心。

然而世间人因为没有出离心,见别人住豪华的房子就羡慕得不得了,也非要分期付款去买,自己把自己困在解不开的网中,想尽一切办法满足内心的欲望,不择手段去拼命获取,如同想得到监狱里的快乐一样,所作所为没有任何意义。以前仲敦巴尊者请教阿底峡尊者:“贪著此生的幸福安乐而行事,其后果将如何呢?”尊者说:“仅仅获得此等后果。”“那么来世又将如何呢?”“深堕地狱、饿鬼及旁生三恶趣。”所以,大家现在闻思修行,不要希求自己获得快乐,或者健康无病,或者具足财富。当然,依三宝的加持和威力,这样祈祷可以暂时满愿,让你如愿以偿,但这毕竟不是解脱法,最后也有堕入恶趣的现象。

解脱的根本因就是出离心,若没有它,再大的福报也无法摆脱轮回。如今,大多数人行持善法非常微薄,造的恶业却非常可怕,这些人死后多会堕入恶趣,诚如圣天论师所言:“由于诸人类,多持不善品,以是诸异生,多堕于恶趣。”现在大城市里的人,所作所为就像《地藏经》所说:“无非是业,无非是罪。”他们的语言充满狡诈欺骗,在嫉妒心、嗔心、贪心引发下说出来的,行为具足杀、盗、淫等不善业,内心中各种烦恼也不断涌现,这些恶业的后果非常可怕,来世一定会堕入三恶趣,长期地感受痛苦。

当然,每一个凡夫造的业不同,前往的路也各自不同,月称论师云:“众生趣异处,或诸各自行,众多趣行者,此名为异生。”众生造的恶业有些是贪心引发,有些是嗔恨心引发,有些是嫉妒心引发,有些是其他烦恼引发,趋往的方向不相同,但基本上都是趋入恶趣。故而,我们现在若没有行持正法、寻求解脱根本,以后想获得解脱非常困难。

有些人一直怀疑解脱的存在、地狱的存在,在这种人面前,讲真理也没有用,就像给盲人表演精彩的舞蹈、给聋子演奏动听的音乐一样,如果自相续被邪见染污了,不要说般若空性,甚至前世后世、业因果等基本道理,他也没有接受的能力。世间上有非常多的可怜众生,寂天菩萨当年写《智慧品》时,可能也是看到印度各大城市中,许多众生的行为非常可怜,自然而然生起了悲愍之心,于是留在了文字上面。其实不要说寂天菩萨那样的证悟空性者,仅仅是我们多年在寂静地方依止善知识学习大乘佛法的人,到了城市里看到世间人的言行举止,也无法不生起大悲心。

现在社会上的有些官员,他们觉得有了地位后,领带也是长长的,轿车也是高档的,无数人对自己恭敬有加,自己就是天下第一。可在我们修行人眼中,这些人真的很可怜,就像虫窝里的一只虫觉得自己很伟大一样,广阔无垠的世界中,这种领导实在是微不足道,面对生死、面对轮回,他们的力量极其渺小。还有些明星非常出名,觉得无数人崇拜我、羡慕我,我在世界上是最成功的。其实他们身体也是骨肉组成的,心里也遍满贪嗔痴,不要说出世间的空性见解,甚至世间正见也没有,没有世间正见尚且情有可原,但高尚的人格也不一定有,往往那些出名的人物,人格和行为是最糟糕的。

所以,学习般若空性之后,不要说对旁生,即便是非常成功的人,我们也会生起悲心。这些人虽然有财有势,但若没有行持善法,积累资粮断除轮回之根,下一世只能往下堕。《亲友书》中也讲了,有些人从光明趋向光明,有些人从黑暗趋向黑暗。那些表面上享受幸福生活的人,没有行持善法的话,离开人世以后,前途只能是迷茫的、黑暗的,不断遭受无量痛苦。

这个世间上,我们修大悲心的对境非常多。有些人认为:“我的悲心倒很强烈,但找不到可怜众生。”其实修悲心的对境比比皆是,只要你真的有悲心,一出门就可以找到修悲心的对境。到了城市里面也可以,到山上看见小虫也可以,世界上没有找不到众生的地方,只要有了众生,看他们如同监狱里的犯人,被业和烦恼的镣铐捆得紧紧的,在分别妄念的控制下,一瞬间的自在和快乐也没有,我们自然就会生起大悲菩提心。

辛三(三有共同过患)分三:一、与解脱相违;二、此相违难除;三、颠倒执苦为乐。

壬一、与解脱相违:

三有多险地,于此易迷真,

迷悟复相违,生时尽迷真。

将历难忍苦,无边如大海。

三界轮回的众生,处境十分危险,上至善趣、下至恶趣,处处充满了堕落的险情,我们置身其中,时时受到引诱,很容易与解脱相违。显密经续中说,轮回与解脱只在迷悟之间,众生与佛也是迷悟之隔。假如依靠善知识和佛菩萨的加持,当下认识心的本体,断除迷乱现象,这就是开悟。可是众生一直不了知,在噩梦中一直醒不过来,虽然诸佛菩萨通过各种教言唤醒我们,说一切实有的东西都不存在,但由于无明习气太过深重,始终认为所执著的对境实有,因此我们沉睡不醒。

整个三界轮回中,危险的地方相当多,众生以贪嗔痴等烦恼造业,天灾人祸层出不穷。那天我去一个领导家吃饭,他夫人说:“哎哟!有些地方来地震喽,有些地方又来海啸喽,有些地方又来战争喽,什么地方都不平安噢——”的确,从外境来讲,打开新闻、网络、报纸,天天都是发生事故;从自身来讲,我们一会儿感冒流鼻涕,一会儿头痛,一会儿脊椎不行了,一会儿心脏不好,一会儿肺不行了、肝不行了,里里外外没有一个快乐的。其实轮回就是这样,就像一个无恶不作的坏人,不指望他能做出什么好事来。《四百论》前四品对轮回本性是如何阐述的,大家也应该非常清楚。

世间的迷乱现象很容易让人迷惑,假如我们被迷住了,则与了达万法真相、解脱一切束缚的涅槃完全相违。我们学因明时也讲过,从心识方面,增益和智慧互绝相违,存在增益就不存在智慧,存在智慧就不存在增益。同样,倘若有“我”的执著、清净的执著、实有的执著,对无我空性是没办法了达的,甚至世俗中对三宝的清净心、对众生的大悲心也很难生起。现在有些人,自己的相续不调伏,贪心、嗔心等执著妄念比较多,对三宝的正信、对上师的清净心就很难引发。因为二者完全相违,一者存在,另一者不可能存在,就像光明与黑暗、火与水一样,有迷惑就不会有证悟,有证悟就不会有迷惑。

我们同一个教室的两个修行人,一个人经常思维中观空性法理,就能逐渐有所领悟;另一个虽然听到空性法门,却可能无法跟着空性走,反而生起邪见、恐惧,甚至犯心脏病。很多人看电影、电视、武打片时,心脏病就荡然无存了,身体也好得不得了,而一听到中观法门,走路也走不动,站也站不稳,坐也坐不住,这说明他不可能开悟,因为存在与开悟相违的迷惑。

没有开悟的茫茫众生,将会经历数不胜数的痛苦,此苦难历程就像大海一样,深不可测、广大无边。众生没有通达无我空性之前,始终在漫无边际的轮回中不断徘徊、流转,一旦有了般若空性种子,就能摧毁轮回之根。堪布根霍仁波切在《入行论讲义》中,也引用《四百论》的教证讲了遇到般若法门的很多功德。即生当中,我们有幸值遇释迦牟尼佛及后代传承上师所传下来的不二法门,这并不是很容易的,务必要以难得心来珍惜。

听受般若的时候,有些人极其欢喜,甚至汗毛竖立、热泪盈眶,这是苏醒种性的征相。个别道友真的对般若法门有信心,不管听现观还是中观,只要是空性,就没有一个不听的。反之,假如你遇到空性法门,有种不舒服、恐惧、畏缩的感觉,这说明前世没有闻思过空性。因此,今生我们一定要断除邪见,认真接受空性法门,若能如此,即使没有通达它的法义,依此功德,来世也不会堕入三恶趣。

释迦牟尼佛时代有三个人,叫格穹、拉翁、善来,他们业力非常深重,刚开始显得极其愚笨,整天都非常痛苦,但由于曾在迦叶佛面前听过蕴界处的法门,后来也证得阿罗汉果位。所以,若对空性法稍稍了解,纵然今生没有获得果位,来世在弥勒菩萨的教法下或者其他教法下,也一定会轻而易举地证果。圣天论师云:“今生知真性,设未得涅槃,后生无功用,定得如是业。”有些大德也用芒果的种子作比喻:芒果的种子种下后,当时虽见不到它的果实,但若干年后一定会有果实可得。同样,闻思修习空性法义者,即使现世中无有涅槃果现前,但后世决定有解脱胜果可得。

所以,我们听闻空性法门,跟以前上学听课并不相同。有些人认为:“我读小学、中学、大学时,老师讲的课基本上跟这个一样,当时老师还是某某教授,特别出名,但现在的法师有没有这些功德啊?”不能有这方面的怀疑。虽然讲法的人不一定是成就者,但释迦牟尼佛的教法中并没有要求,传般若法门的人必须要一地菩萨以上,凡夫人也是有资格的。我们耳边听受了空性法门,这种功德不可思议。上师如意宝一辈子对大乘般若法门尤为重视,当时让学院的老年人,什么做不了也不要紧,但每天务必要听一堂课,念《普贤行愿品》来回向,发愿往生极乐世界,若能如此,得人身也是有意义的。上师的这些金刚语,恐怕很多老弟子也都记忆犹新吧。

因此,我们即生中对般若法门一定要重视,否则,在轮回的大海里,何时能逃脱也未可知。相续中没有产生无我的话,所作所为都是轮回之因,而一旦现见我不存在,便丝毫也不会执著我,对我无有贪爱,也就不会因希求我的快乐而流转三有。《释量论》云:“不见所谓我,毫亦不执我,于我无爱恋,不以求乐转。”世间上每一个众生都是围绕我在奔波,可惜的是,现在的科学家整天拿摄像机往外拍,却从来没有拍过我执,也没有拍过众生为何如是忙碌、众生围绕什么而造作的。若能明白所谓的我在名言中不存在,胜义中更是不存在,就是通达了万物的真相。

因此,对众生起悲心的理由非常合理。按照寂天菩萨的观点,以任何一个众生为对境,我们可以想一想:这个众生可不可怜?有些人可能认为:“乞丐、屠夫、特别难看的人很可怜,而那些住在别墅里、腰缠万贯的人才不可怜呢!”其实不管是什么样的人,国家主席也好,世界上最大的富翁也好,都没有什么可羡慕的,以他们为对境来进行观察,觉得他们都很可怜,我们会对其生起悲心。

壬二、此相违难除:

苦海善力微,寿命亦短促,

为活及无病,强忍饥疲苦。

睡眠受他害,伴愚行无义,

无义命速逝,观慧极难得。

众生在三界轮回中感受无量痛苦,在苦海中很难以逃脱,有时候生起一点善念,如大悲心、信心、出离心,这种善心也极其微弱。前面说过:“犹如乌云暗夜中,刹那闪电极明亮,如是因佛威德力,世人暂萌修福意。”佛陀的威德力和自己的福报具足时,偶尔会生起一点善心,比如想出家,想好好背书、看书,念1亿遍观音心咒,或者一定要每天不间断听课,早上6点钟起来修1个小时的菩提心……这些善念虽然值得赞叹,但就像黑暗中的闪电一样,刹那间就消失了。因为外面的环境太糟糕、周围的人太复杂,我们凡夫人的善心极其微弱,最后不得不随波逐流。

寂静山里的修行人和寺院中的出家人,比较而言算是好的,每天的时间基本都用来闻思修行和发心,念的咒语也效果不错。但到了城市里的话,不仅仅是城市里的人,包括我们出家人,也容易慢慢被各种散乱所污染,没办法自拔。所以,能生起善心非常不容易。昨前天发心人员中几个大学生出家了,我觉得很随喜,因为出家的念头就像是云间的太阳一样,一会儿就被乌云遮蔽了,因此想出家的话要马上出家,否则被遮住了以后,就什么都看不见了。(当然,出家还是要想清楚,不要那么草率。不然,等一会儿下完课后,可能很多人拿着剪刀就过来了。)

当然,倘若善心非常微薄,而身体是永恒的,倒也不要紧,今天没有,等久一点也可以。但实际上不是这样,我们暇满的人身,几十年一晃就过了,真正修行的机缘非常难得。我们短促的寿命,全部用来修行也可以,但小的时候天天玩,年轻的时候被世间八法所束缚,老年的时候又被迷惑控制住,一生为了养家糊口不断在忙碌,为了身心快乐而操劳,感受了各种各样的痛苦。

活在这个世间上,出家人稍微轻松一点,没有生活的压力,不用为吃穿操心,不用为感情忧虑,勾心斗角的现象也比较少。而在家人要面对很多事情,亲人、敌人、家庭、孩子……令自己非常苦恼。不说别的,光是父母对孩子的付出,简直无法想象。如果你付出以后,孩子很孝顺也可以,但事实并不是这样,你辛辛苦苦把他抚养大,他翅膀硬了,就远走高飞了。现在比较孝顺的孩子,也仅是过年给父母打个电话、寄一张贺年卡,父母就高兴得不得了,现在社会已经变成这样了,所以一辈子的操劳根本没有意义。

除了上面讲的以外,众生还必须忍受饥寒、疲乏的痛苦,恒时遭受睡眠的逼恼。很多修行人特别讨厌自己睡懒觉,但是也没办法,欲界众生都有这种烦恼。有的道友听上师在课堂上讲夜不倒单如何好,就很想晚上坐着睡觉,第二天马上把床拆了,做一个小箱子坐着。结果早上起来一看——箱子在这边,自己睡在那边。最后这个也没成功,干脆还是躺下来,但因为一两天没有睡好,三四天睡得好像尸体一样,怎么也醒不过来。所以在这个世间中,自己没有大福德的话,虽然想做一点有意义的事,可是也有一定的困难。

同时,自然界的灾难以及人类的疾病、危害也非常多。本来你想顺利地圆满传承,可中间家人打电话,发生各种事情,经常出现违缘。还有,最可怕的就是遇到恶友,其见解、行为与慈悲观念背道而驰。博朵瓦曾在《美丽的莲花》中讲过恶友的许多特征:所谓的恶友,即破誓言者、戒律损害者、亲近异性者、见解行为不一致者、唯一贪图今生不求来世者、过于愚笨心不向正法者、人格极其下劣者等等,这些人,我们一定要舍弃。我看城市里的很多人,每天不得不面对种种应酬,不随顺众人的话,大家都觉得你精神有问题。所以为了随顺他们,今天一起去看望亲人,明天一起去参加宴会,后天一起谈天说地……把特别珍贵的时日全部耗费在无意义的事情上了,非常可惜!

说真的,现在遇到善知识、信受大乘佛法的人极为罕见,即使有一些,也由于心不堪能而很快离开了上师。正如《札嘎山法》所形容的,凡夫人就像幼儿园的孩子一样,生活完全自理是不可能的。故戒律中说,依止善知识时,起码要10年以上,这个非常有必要。我们趋入佛法之后,尽量不要离开上师的教言,时间越长越好,否则面对各种诱惑,根本没有抵抗能力。

我个人来讲,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在大城市里确实不敢住,虽然也没有干什么坏事,但见修的境界一天比一天差,离道相越来越远。所以,修行人应当住在有善知识的佛教团体中,这对自己有一种提醒作用,看别人那么精进,自己懈怠很不好意思,始终有种鞭策的力量。否则,宝贵的生命很容易就流失了,到时候不要说中观、大圆满的正见,连基本的世间正见也得不到。什么是世间正见呢?就是前世后世存在、业因果存在、人身难得、寿命无常、皈依三宝等基本的佛教见解。现在表面上皈依佛教的人很多,但如果一个一个去问:“你为什么要皈依佛教?你觉得前世后世存在吗?……”很多回答会令你大失所望。

所以,获得正见极为难得,对那些没有获得正见的众生,我们要生起悲愍心。尤其是具有空性正见的人,看见众生一定会生起大悲心,觉得他们好可怜。若有这么一个念头,说明你还是有一种相似的空性和悲心。如果什么感觉都没有,认为“众生好快乐,天天可以看电视,这种生活真不错!哇——房子装修得这么漂亮,这里很好,我不回山里修行了,山里面好苦啊!尤其是我住的山洞,特别不舒服,我要永远住在这里……”,这说明你没有出离心,久而久之,你就会跟世间人的见修行果一致,最后也获得他们的“果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