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行论第166节课

第一百六十六节课

己二(深入对境无我)分二:一、深入人无我;二、深入法无我。

庚一(深入人无我)分二:一、承上启下而略说;二、广说。

辛一、承上启下而略说:

实我若稍存,于物则有惧,

既无少分我,谁复生畏惧?

无论是俱生我、遍计我,我若有少许存在,对外境的违缘生畏惧也是理所当然,但以人无我和法无我的智慧来剖析,所谓的我一丝一毫也不存在,那么生畏惧者到底是谁呢?

这个道理是显而易见的。如果我存在,受到伤害痛苦时,畏惧是合情合理,但如果我像石女儿、龟毛、兔角一样本体不成立,那依靠它而产生的恐惧从何而来?比方说,石女儿从来没有降生过,说他特别害怕痛苦,这无疑是痴人说梦。

世间上熙熙攘攘的芸芸众生,有些执著“我”,有些执著“法”,他们要么认为我存在(我执)、我的东西存在(我所执),要么执著瓶子、柱子、大山等(法执),其实这都是妄想分别,会给自己带来无边痛苦。尤其是有了我执的话,即使没有天大的事情,也经常提心吊胆。有位大德传法时说:“若没有减少我执,哪怕晚上睡觉老鼠吱吱叫,自己也是特别害怕,担心敌人来了或房子垮了,半夜三更就坐起来,不敢关灯。”假如没有我执,老鼠又有什么可怕?它的个头那么小,人的身体这么大,你长得再矮也肯定比老鼠大,根本没有必要害怕它。

因此,轮回中最可怕的就是我执,众生有了我执,便会对空性法门产生恐惧,担心一切都空了我也就不存在了。《中观四百论》云:“愚闻空法名,皆生大怖畏。”萨1哈尊者在道歌中也引用一个比喻说,譬如雪山狮子的吼声,小狮子听后欢腾跳跃,而众兽听后悉皆丧胆;宣说本来无生之法,与大乘佛法有缘的弟子数数欢喜,而具有邪知邪见的愚夫会心惊胆战。

平时也看得出来,有缘弟子一遇到无上大圆满等大乘佛法就欢喜若狂,像自己的生命一样来爱护,纵受再大的困难也不舍弃;而前世对大乘生邪见、造诽谤的人,即生中遇到这些大法,绝对有放弃的可能性。因此,按照下文的窍诀观察很重要。这次学习《智慧品》,希望大家通过寂天菩萨的引导,真正生起牢固的定解:“我从小到现在,一直认为我存在,但这种想法是错误的。现在我终于如梦初醒,认识到了无我奥义,从此之后,在这一正见的基础上,我要继续修持,不再堕入轮回。”月称论师说过:“慧见烦恼诸过患,皆从萨迦耶见生,由了知我是彼境,故瑜伽师先破我。”烦恼、恐怖、不悦等过患,其根源都是萨迦耶见(我见),了知这一点后,修持大乘佛法的瑜伽师先遮破“我”。(你们不要以为留着长长的头发、披着一个白色披单,才是瑜伽师。其实不管是居士、出家人,只要通过智慧观察我到底存不存在,就是所谓的瑜伽师。)只要破了“我”,做什么事情都会快乐,修行也会很成功。

否则,我执太重的话,修行起来非常困难。法王如意宝也说过,这种人哪怕坐车从洛若到色达,短短的20公里,也会跟人吵架——“不行,我要坐靠窗户这边!”“你离我远一点,不要总是碰到我!”有史以来,无数人为了我的国家、我的民族、我的家庭、我的感情,发生了一系列的冲突矛盾。本论第八品中也说:“世间诸灾害,怖畏及众苦,悉由我执生,此魔我何用?”世间上的一切天灾人祸,都是由我执而生,所有痛苦的祸根就是我执这个大魔,如果没有降伏它,快乐永远不会出现。

当然,“我不存在,法不存在,眼耳鼻舌身全是空的”,这种口号谁都会喊,但口头上说说是不够的,一定要反反复复思维,悉心琢磨、不断修行,这样一来,我执重的人就能减少我执,而我执轻的人依靠传承上师的加持和自己的努力,证悟无我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佛教历史上成千上万的大成就者,都是依此道而证果,所以你们不要认为:“我业力深重,即使修了无我也不可能开悟。”只要对此法门有信心,自己又努力,因缘一聚合,我执是可以破掉的。

般若空性的狮吼声,世间学问皆无法相比。且不说中观正见,光是小乘人无我,鼎鼎大名的科学家、文学家在它面前也不足挂齿。无量众生没有遇到佛法,实在令人心生悲悯。如果他们有缘通达无我,就会明白轮回中的一切微不足道,只有无我境界才是至高无上的,到了那个时候,诚如杜甫在《望岳》中所言:“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任何世间学问都显得特别渺小。而不懂无我的话,不要说证悟胜义空性,就连当个好领导也很难,因为自私自利太重,我执如山王般强大,这种人不可能真正利益众生。

因此,大家应常观修无我法门。麦彭仁波切有一个无我的轮番修法,通过观察修和安住修,最终揭示所谓的“我”绝对不存在,这种不存在,并不是找不到而不存在,而是根本就没有。比如说一根针掉进垃圾堆里,说它不存在,只不过是找不到,实际上它就在垃圾堆里。而“我”并不是这样,它犹如虚空中的花园,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东西,执著它只是众生的一种无明习气而已。

这样的教言,你们听了刚开始可能不适应,尤其是初学佛的有些居士,一说我不存在,就认为因果也没有了,造恶业也不用堕入地狱。其实此处的我不存在,是胜义中实有的我不存在,而名言中如幻的我依靠因果所依是存在的,但这种存在并非实有。可惜凡夫不明白这一点,把“我”一直当作实实在在的,所以大家一定要闻思空性法门,断除对自己的强烈执著。

如今依靠上师如意宝的加持,有了五明佛学院这么殊胜的道场,大乘佛法业也完好无损地传下来,使我们有机会一字不漏地听受圣者教言。假如没有上师如意宝及历代传承上师,很多殊胜的道理虽然书本上有,但我们不一定能通达。对我自己而言,确实发自内心地感恩传承上师,如果没有他们留下的“钥匙”,《大藏经》中的无我空性之理,在短暂人生中我可能是不会懂的。甚至我也许会迷失方向,觉得法轮功的身体健康修法不错、某某气功又如何高妙,把赝品当作如意宝,穷尽一生致力于此。因此,大家现在遇到了殊胜善知识,一定要珍惜这种福分,对何为正法、何为最殊胜的教言有取舍能力,对无我法门不要恐惧!

辛二(广说)分三:一、分析蕴而总破;二、别破所许之我;三、遣除无我之争论。

壬一、分析蕴而总破:

“蕴”是从身体角度来讲的。下面总破人我,这三个颂词一起作解释。

齿发甲非我,我非骨及血,

非涎非鼻涕,非脓非黄水,

非脂亦非汗,非肺亦非肝,

我非余内脏,亦非屎与尿,

肉与皮非我,脉[1] 气热非我,

百窍亦复然,六识皆非我。

对于这段文字,善根不错、信心较大的人,反反复复读几遍,可能会从总相上了知人无我。我在小的时候,与此颂有很殊胜的因缘。当时我还没上小学,只懂一点藏文,有次放牦牛遇到一个客人还是什么原因,现在记得不是很清楚,得到一个红色的小日记本,里面有《入行论》这段文字,据说是我们那边修行非常好、一辈子闭关的匝喀喇嘛慈罗写的。我看了以后,虽然当时没闻思过佛法,但感觉上非常舒服。有时候牦牛丢了,父母狠狠骂我,我特别痛苦时就想:“头发内脏不是我,既然如此,我为什么痛苦啊?”这样会起一点安慰。读中学时,那个笔记本还在。后来我来学院听了《入行论》,才知道那是抉择人无我的教言,是佛教中很重要的一段文字。小时候不懂这么多,但也有一点皮毛上的理解,知道我是不存在的。

此处的抉择方式,有些讲义中说是先剖析“我所”不是我——头发不是我、指甲不是我、血肉不是我,从而得出结论:“我”不存在。《现观庄严论》中也说,萨迦耶见的所缘,即是我的指甲、我的身体、我的头发等我所,如果我所不是我,对我的执著会一并消除,就如同没有章,便不可能有印,二者是互相观待的。

从字面上看,这几颂很好懂,幼儿园的孩子也会明白,但其中的重大意义,没有闻思修行过的人是不会了解的。所以在分析的过程中,希望道友们认真思维。

我们每个人从无始以来一直认为我存在,但寂天菩萨以理抉择时,我绝对不可能存在,为什么呢?

首先,牙齿不是我。一般人有32颗牙齿,有些老年人只有1颗牙齿,有些人也有多的牙齿。有些人认为牙齿是我,牙痛的时候说“我好痛啊”,拔牙的时候说“我好害怕”,但若牙齿就是我,没有牙齿的话,岂不是我执也消失了?有些老年人牙齿全部掉光了,嘴里只有一个红色的舌头,但我执依然特别严重,小小的事情就大动干戈;牙齿多的人,我执也不一定就很重,因此说明牙齿肯定不是我。(我们这里有一个牙医,他拔牙的时候,天天给别人说“齿发甲非我、齿发甲非我……”,他今天没有来啊?)

头发不是我。有些论典中说头发有21000根,也不知道谁数的,但有些人可能少一点,有些人可能多一点。如果头发是我,那出家人剃了光头,我执就全部没有了吗?这无疑是不成立的。

指甲不是我。正常人有20个指(趾)甲,现在有些人一直留着长长的指甲,北京金教授在演讲里说:“如果男士留指甲,就是人妖。”其实这也不能一概而论,男士留指甲是人妖,女士留指甲不是妖魔,这也没什么道理。不过指甲特别长,还是有点可怕。如果指甲就是我,那剪指甲的时候,我执也随之剪掉了,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骨骼不是我。一般人有360个骨节,《格萨尔王传记》中也这样讲。假如骨骼是我,那有些人没有大腿,有些人没有小腿,有些人切除了关节骨,我执为什么没有减少?如果说每个骨节上有不同的我?那也不成立。因为“我”是一体的,若360个骨节上都有我,“我”就成众多的了,众多与一体的执著相违,《经庄严论》也有这方面的教言,所以骨骼不是我。

血液不是我。有些人生病或受伤时,血液几乎流光了,但我执还是照样存在,因此血液不是我。

不是我。涎指唾液,这些东西也不是我。

鼻涕不是我。人哭的时候,通过鼻泪管,鼻涕和眼泪全从鼻子出来,如果鼻涕就是我,鼻涕流完了,我执就没有了,但也不是这样的。

脓、黄水不是我。按照藏医的说法,脓是腐坏的血液,黄水是关节或皮肉之间血液的沉淀物,这些也不是我。

脂肪、汗不是我。如果脂肪、汗是我,那胖人的我执就特别大,瘦人一点我执也没有,但实际上并非如此。有时候胖人的我执比较少,反而瘦人的我执比较大,这种情况也有。

肺、肝不是我。现在医学比较发达,有些病人移植肝脏、切除肺叶,我执也不会减少一块。而且,肺叶是左二右三,执著众多的我也不合理。

其他内脏不是我。胃、大肠、小肠等五脏六腑也不是我。

不净物不是我。大便、小便这些,谁也不会执著为我吧?

不是我。不管是肥肉、瘦肉,统统都不是我。

皮肤不是我。现在有些年轻人认为皮肤是“我”,对解脱不关心,对利益众生也不关心,整天关心自己的皮肤,但这些绝对不是我。

地、水、火、风、空、识共六界,从头发不是我一直到皮肤不是我,大部分都具有坚硬的性质,属于地大,其中的脓等液体属于水大,以上抉择了地大、水大不是我。其实,呼吸的风大、身体热量的火大、百窍的空大(耳朵、鼻子、嘴巴里的虚空)、眼耳鼻舌身意六识的识大也不是我,因此六界全部不是我。

而且五蕴不是我,四大结合也不是我。前面讲过离婆多尊者的公案,他的四肢换成尸体的四肢,但依旧行动如常,他问佛是什么道理,佛对他说:“四大是虚伪的,五蕴不是我,真实的我并不存在。”听了这番道理,离婆多豁然大悟,顿证阿罗汉果。

佛陀在《大念处经》中也讲了几个比喻,说明我非实有、只是聚合。第一个是:以前有个屠夫,他把牛杀了分成多块后,坐在街上卖肉,这时候他并没有卖“牛”的念头,只有卖“肉”的念头。另一个比喻是:一个口袋里装满了芝麻、青稞、麦子等谷物,打开的时候,不会有一袋子的念头,而会有众多谷物的念头。同样,没有按六界观察时,人人都执著有一个我,一旦详细剖析之后,就像把肉切成一块一块后,“牛”的想法没有了,只剩下了“肉”的想法一样,对“我”的执著也消失了,只剩下了指甲、头发、内脏等,这时贪嗔痴等烦恼便不会产生。

通过这种方式分析人无我,确实有很大的利益。当然,在中观窍诀中,抉择人无我的方式各不相同。比如佛经中有通过四相推理来抉择,如云:“色非为我,我不具色,色不具我,我无有色。”意思是色法不是我,我不具足色法,色法不具足我,我没有色法,通过这四相抉择人无我。龙猛菩萨在《中观宝鬘论》中依六界来观察:“士夫非地水,非火风虚空,非识非一切,此外士为何?”所谓的我,本身不是地、水、火、风、虚空、意识,除此以外,其他的一切也不是,这样一来,我到底在哪里呢?

(这些抉择方式,你们学习时不要落在文字上,而应该融入相续中,如此对自己才是有利的。我自己就有这种体会,大概在1991年,我给很少的人讲过《善解密意疏》,当时自己学得比较深入,现在印象还比较深,什么话在哪一页、哪一行,不用翻书也很清楚,不要说这一辈子,也许来世仍能记得住。但如果浅表地学一下、背一下,虽然会说七相推理、四相推理,但并没有产生定解,只是一种表面上的闻思,一会儿就消失了,没有很大意义。)

还有一种观察方式,前年学习《中论》时,《燃可燃品》、《本住品》、《观我法品》里面有,龙猛菩萨宣讲了五相推理。在此基础上,月称论师于《入中论》中又加上积聚和形状两种,共有七相。五相推理主要针对外道,七相推理是针对佛教有实宗,包括自续派的个别论师。《入中论》云:“如车不许异支分,亦非不异非有支,不依支分非支依,非唯积聚复非形。”以车为喻,车与车的支分不是一体,不是他体,不是具有支分,不是互为能依、所依,也不是唯一的形状和积聚,以此而抉择我与蕴不是一体,不是他体,不是人具足蕴,不是人依靠蕴、蕴依靠人,形状和积聚也不是人,因此实有的我不存在。这样的观察方法,文字上先要理解了,理解以后,再慢慢通达其中意义。

此外,麦彭仁波切还用比喻说明了抉择人无我的几个过程:如同在黄昏时,将花绳误执为毒蛇,产生极大恐惧感;后来听人说这不是毒蛇,而是绳子,虽然会放心一些,但恐惧感仍无法消失;只有自己拿电筒看了一下,然后亲手摸一下,证明确是绳子而不是毒蛇,恐惧感才会消失。修持人无我的过程也大致相同,首先人们将五蕴妄执为我,产生种种痛苦;然后通过闻思,虽知五蕴非我,但因为没有深入,所以无法引生定解;只有通过反复观察思维,最终才会发现我不可得。

这样的无我境界,大家一定要真正修行,否则就会像曲恰堪布所说:“现在讲人我不存在、法我不存在、一切都远离戏论,好像每个人都懂了,可是等一会儿下课,你的鞋子被人偷了,这时‘我’就马上产生了。”因此,了解与修行有一定的距离,理论上虽了解我不存在,但由于无始以来的串习根深蒂固,无法一下子彻底根除,故一定要以强有力的对治方法长期修行,这样才有可能开悟。

世间上的名人、智者、文学家,尽管一个个很了不起,但由于我执没有消除,所作所为看起来非常可怜。当然,佛教徒的我执,其实也不容易消除,在龙猛菩萨时代,犊子部的小乘行人甚至认为我是存在的,一切法相也存在,所以龙猛菩萨在《中论》中云:“若人说有我,诸法各异相,当知如是人,不得佛法味。”认为我存在的人,根本没有品尝到佛法美味。阿底峡尊者也说:“一个人修行好不好?就是看他的我执能不能减少,烦恼能不能减少?”倘若烦恼、我执丝毫未减,口头上说自己开悟了,意义也不是很大。

在日常生活中,大家应长期串习这样的殊胜佛法。只听了一两堂课,就认为我执像剃头一样剃掉了,或者无缘无故消失了,这是不可能的。消除我执一定要靠修行,一定要通过具加持力的般若空性来观察。我个人而言,也许是有点善根吧,看一些抉择人无我和法无我的法本,会生起极大欢喜心,世间小说、打仗的书,虽然有时候好奇翻一下,但里面的内容没有什么价值,就扔在一边。空性法门真的有甚深味道,然而一般人都不愿意品尝。

通达人无我的道理,我们可以用各种推理:要么用五相推理,要么用四相推理,要么用七相推理,要么对士夫与六界进行观察,要么用《入行论》的观察方法,在身体上找“我”在哪里。我们从小到大,从来没有想到我不存在,上学的时候,整天为了我的铅笔、我的文具盒而吵架;成家立业之后,为了我的股票、我的车子、我的工资而奋斗;老态龙钟的时候,也是为了我的药、我的健康而努力。电视上一些男女也经常问对方:“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心本来是无形法,我也根本不存在,就像问石女儿头上有没有兔角一样,非常可笑。但现在人不明白这个道理,动不动就喜欢问:“你心里有没有我的位置?有没有我的形状?有没有我的颜色?有没有我的地位……”一旦用无我的智慧宝剑来剖析,这种痛苦真的是自寻烦恼。

现在很多人在无我空性上没有打好基础,外面的形象再精彩,有时候不一定演得成功。我们应该扮好人生的角色,尤其是学习大乘佛教,假如只停留在表面上,那没有多大意义。假如你对我执有所了解,别人诽谤也可以、赞叹也可以,修行成功也可以、不成功也可以,怎么样都无所谓,但若我执一点都没减少,纵然人人说你是世界上唯一的大成就者,意义也不是很大。

大家值遇具殊胜加持的传承上师们的教言如意宝,千万千万不要放弃,应当始终爱惜,这样的话,自己的人身才有大义,最后也有机会弘扬殊胜的教法,利益无量无边的众生!

 

 

[1] “脉”在藏文里不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