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行论第171节课

第一百七十一节课

《智慧品》主要是抉择人无我和法无我。前面抉择了人无我,无论是遍计我还是俱生我,都是一种分别执著,实际上并不存在。这一点,大家先要从理论上明白,再思维它的内容,然后不断去串习。所谓的修行,一定要有修行体验,若没有长期贯穿这些道理,以后很难起到真实作用。就像一个医生,即使再精通中西医的理论学说,但没有临床经验的话,给别人治病也很难对症下药,自己生病时也无济于事。我们修行也是如此,理论上明白了还不够,一定要将理论付诸予实践。

当然,在修行之前,首先要抓住修行的根本。《智慧品》主要抉择的是空性,空性中最关键的是人无我和法无我,若能通达这两个无我,将一切万法抉择为空性没有任何困难。所谓的我,是轮回的根本,若没有铲除,不可能从轮回中解脱。月称论师造《入中论》时阐述正文之前,首先说明了我执和我所执的危害,如云:“最初说我而执我,次言我所则著法,如水车转无自在。”众生若有我执和我所执,就会像水车一样,永远漂泊在轮回中,毫无自在。

现在有些人喜欢修行,但修行不要建立在“我”存在的基础上,否则你大乘法修不成,小乘法也修不成。佛教与外教有本质上的区别,外道大多数是常派,认为“我”实有存在,而佛教抉择“我”不存在,若有“我”的念头,修行不会圆满究竟,这是观察胜义谛必须要了解的。因为“我”是一切轮回之因,若不断除这种对五蕴聚合的执著,在三界中绝对无法解脱。正如龙猛菩萨所云:“何时有蕴执,尔时有我执,有我执有业,有业亦有生。”只要有五蕴的执著,就会有“我”的执著,进而产生贪嗔烦恼,造作一切善业恶业。法称论师也说:“有我则知他,自他中执嗔,此等尽相系,而生诸过失。”倘若有了“我”执,定会产生与之相关的“他”执,于是贪爱自方、嗔恨他方的过患依之而起,可见,我执与所有烦恼痛苦紧密相连。

我执的本体及其过患,大家一定要明白,这样的“我”只是一种假象、一种虚妄分别,用智慧来观察辨析时,就会认识到万法不存在,如同空中鲜花或阳焰水一样,世俗中只是一种显现分,胜义中远离一切戏论。我们何时能了达这种本体,何时就能具有中观正见。

如果经常串习万法不存在,通达中观的道理也不难。昨天我遇到中观班的一个法师,在交谈的过程中,他也认为多年传讲中观的原因吧,别的修行不敢说很有进步,但诸法空性方面,自己应该有比较坚固的定解。在座的道友也应该如此,依靠月称论师、龙猛菩萨以及寂天菩萨的智慧,不管抉择人无我还是法无我,在空性问题上不要生邪见。诸法实有的观点,理论上说不过去,比喻上也举不出来,就算你有再高的学历,也无法驳斥中观正理,既然如此,你又何苦执迷不悟呢?

大家以后给别人传讲佛法或自己修行时,一定要明白佛法的根本就是空性,而空性在不同场合有不同的理解方法,这方面我们藏传佛教就有许多殊胜窍诀,只要以三喜[1] 依止善知识,再加上自己苦行就可以获得。堪布阿琼在《前行笔记》中说:“漂泊轮回中的众生,最初觉得很快乐,最后会以痛苦收场;而希求解脱的修行人,暂时看起来很痛苦,但却是以快乐结尾。”世间人似乎很懂享受生活,但实际上他们因此而沉溺苦海,非常可怜。我就遇到一个修行人,他跟我说:“看见城市里不信佛的人,无法用其他语言来形容,只有一个词——可怜!”我有时候也有这种同感,现在很多人的所作所为、所言所行,确实没有多大价值,在此我恭敬祈求大家:短暂的人生中,宝贵的人身要希求解脱妙法,千万不要白白空耗了!

要抉择无我空性,一定要先认识我执的祸患、我不存在的道理,通达了这两点之后,才能把对我的执著变成无我的理念。当然,这种理念不是一两天就可以建立的,我们无始以来一直串习“我”为实有,俱生我执、遍计我执遍及每个众生的相续,现在明白这个道理后,一定要通过各种教理、窍诀及修行方法来摧毁我执,建立无我的理念而精进修持。从印度、藏地、汉地大成就者的传记中看,很多高僧大德刚开始也有一定的我执,他们没有入佛门时,我执可能相当严重,但后来用上这种窍诀之后,获得了不可思议的境界。大家也要看自己能不能在这方面下功夫,如果能,你的境界就可以与法的本体相应。

无我是万法的真相,与我们的心有殊胜关系,所以每个人都有开悟的机会。只不过有些人暂时的障碍比较大,信心和精进不足,对无我法只是听听而已,没有付诸予行动,在我执的网罟中一直不得自在,因此今天开始讲法无我。

法无我是对治法执的一种智慧。所谓法执,指除了人我以外,对外在器世界的物质、内在有情世界的心识所产生的一种执著。这种执著从凡夫地到十地菩萨末尾之间都有,凡夫地时非常粗大,一地以上越来越微细,但执著仍是存在的,它属于一种所知障。

法执分为粗法执、细法执。一、粗法执,包括遍计和俱生两部分:1)遍计粗法执:如小乘宗所许,无分微尘、无分刹那真实存在;2)俱生粗法执:执著器世界的柱子瓶子等物质,或者有情世界的各种心态。这两种法执都是粗大的执著。二、细执著,也包括遍计和俱生两部分:1)遍计细执著:经过教理的剖析,认为柱子瓶子等的色相在本体上存在;2)俱生细执著:没有经过教理的剖析,直接认为色法为主的法相存在。

一切法可摄于心法与色法中,那么心法与色法到底存不存在呢?下面作者开始抉择。抉择法无我有几种方法,最好方法就是四念处[2] 。以四念处来分析诸法空性寂灭,就叫法无我,如《金光明经》云:“五蕴舍宅,观悉空寂,是名法无我。”法无我通过四念处来抉择,是佛陀最殊胜的教言。《大般涅槃经》中记载,佛陀近涅槃时答阿难四问,其中之一就是嘱咐阿难∶佛灭度后,比丘们应依四念处严心而住。当然,“比丘”只是代表,每个修行人都应该修四念处。有些人问:“我现在已经出家了,到底该修什么法啊?”佛陀没有让你天天修房子,也没有让你天天化缘,而是说应该以四念处为师。

《增一阿含经》、《大念处经》中以大量篇幅阐述了四念处法门,龙猛菩萨在《大智度论》四十八卷中也特别提到关于四念处的修学方法,并强调大乘行人应该修学四念处。这些教言极其殊胜,但是我担心现代人对生活很关心、对世间法很关心、对自己的身心很关心,而对佛陀的教言根本不关心,把这些统统放在书柜里、佛堂中,从来看也不看。我曾去过一个居士的家,他佛堂里有一套一套的书,我问:“你佛堂什么时候建的?”他说:“5年前建的。”我说:“当时是不是就有这些书?”“是,我是把书和佛堂一起买的。”我看了一下,书上布满灰尘,肯定一本都没有动过。当然,把书作为供养对境也有功德,但是作为修行人,还是应该对里面的内容有兴趣,一定要看。

四念处不仅是小乘的修道要门,同样也是大乘的修道要门。《集学论》十三品将四念处的教言诠释得很清楚,但汉地不大提倡这种修法,由于古文晦涩难懂,很多人不愿意动脑筋,于是这种修法乏人问津。

四念处的修法,大乘和小乘是不相同的。麦彭仁波切讲过,小乘修持四念处,是为了自我解脱,而大乘是为了安住寂灭之后广利众生。至于大乘的具体修法,《集学论》中讲得非常细致,其中引用《宝髻经》等经典说,胜义中将四念处抉择为空性;而世俗中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观法无我,以对治四种颠倒分别。

泰国等南传佛教国家虽有四念处的修法,但跟本品抉择空性的修法有所不同,这是因为他们修的只是世俗谛。也就是说,众生认为身体清净,他们通过身念处抉择为不净;众生认为感受是一种快乐,他们通过受念处抉择为苦性;众生认为心是常有,他们通过心念处抉择为无常;众生认为诸法有我,他们通过法念处抉择为无我。《俱舍论》中也以总相和别相的方式进行剖析,摧毁这四种颠倒相[3]

南传佛教有一位著名的上师阿姜念,她讲了许多四念处的修法,教导我们先从观察呼吸开始,然后才修观身不净等等,否则以散乱心来观修,会起到相反的效果。在汉传佛教中,天台宗的智者大师也写过一本《四念处》,以大乘思想来讲解四念处的修行,但自此以后,很少有人宣扬这种修法了,这是很可惜的。

南传佛教的四念处修法,与本论所强调的四念处修法有本质上的区别。很多讲义中说,如果只是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则无法从轮回中解脱,也无法完全根除我执。因为仅仅对身体观一个不净,但身体还是存在的,对去除我执起不到很大作用,故一定要将身体抉择为空性,按《大念处经》、《宝髻经》等大乘经典的观点,一一抉择身体、感受、心为空性,只有了达一切法如虚空,才不会有任何执著。

这次寂天菩萨讲的窍诀,跟南传佛教的有点不同。原来我去泰国时,那里有很多四念处修法,每次开大法会,很多上师就弘扬四念处,尽管每个上师的讲法各异,但几乎都是围绕身体不净等宣讲的。当然,这种讲法在许多教典中也有,但我们要知道四念处的修法有两种——世俗中摧毁四种颠倒,胜义中将一切抉择为空性,若能如此修持,功德是不可思议的。修持四念处,可以趋入四圣谛,这种必要性在《辨中边论》中也已经讲过[4]

以上介绍了修四念处的必要性及其修行方法。

庚二(深入法无我)分四:一、身念住;二、受念住;三、心念住;四、法念住。

辛一(身念住)分三:一、具支分之身不成立;二、支分不成立;三、摄义。

壬一(具支分之身不成立)分二:一、对境身体不成立;二、身执说为迷乱。

癸一(对境身体不成立)分二:一、破与分支相联之身;二、破与分支不相联之身。

子一(破与分支相联之身)分三:一、破各自分支为身;二、破身住于每一部分中;三、摄义。

丑一、破各自分支为身:

这些科判很重要,无著菩萨在科判中有非常细微的窍诀,希望大家将科判与颂词相结合,详加了解。

前面剖析了头发不是我,牙齿不是我……身体每个支分都不是我,但这里没有说“不是我”,而是说“不是身体”。因为抉择法无我和人无我的侧重点不同,所以二者有一定的差别。

平时很多人认为,即使“我”不存在,“身体”也应该存在。但这只不过是虚妄分别念所假立的。就像未经观察时认为车存在,不管马车也好、轿车也好,各种零件的聚合就称为车,但若一个一个分开观察,每个零件都不叫车,除了零件以外也没有车,因此人们的执著完全是一种错觉。

当然,这样的说法,世间人是不会承认的,可是他们不承认也举不出理由,因为相续中有深重的邪见,一听说身体不存在,他们就目瞪口呆:“怎么不存在啊?身体就是这个嘛,你看你看!你们佛教太可怕了,怎么说连身体都不存在?”其实我们不会有这种过失。如果说身体真实存在,那身体每个支分与身体的关系,要么是一体,要么是他体,此外不会有其他方式。假如身体与支分是他体存在,那么除了支分以外,另外还有一个身体,这是谁也不承认的。因此,身体与支分唯是一体,身体唯有在支分上安立,既然如此,下面就会观察:支分上是否有身体的真实存在。

如果能通达下面的推理,就会明白所有法都是执著分别假立的。《集学论》中引用教证说:“由是观察身如虚空,则见一切诸法皆空。”《四百论》也说:“以一法空性,即一切空性。”了达身体的空性之后,依此类推,任何人的身体都是空性,因为大家的执著方式一样,迷乱因缘也完全相同。

下面是怎么样剖析的呢?

身非足小腿,腿腰亦非身,

腹背及胸臂,彼等复非身,

侧肋手非身,腋窝肩非身,

内脏头与颈,彼等皆非身,

此中孰为身?

抉择人无我时是从上往下分析,此处抉择法无我时是从脚开始,自下而上进行分析。

很多人认为身体存在,但身体存在于哪一个部分呢?首先,腿骨以下的双脚不是身体,如果它是身体,那砍断了脚,身体就不存在了。而且,众生所执著的身体是完整的整体,有头、有目、有皮肤,可是光有一个脚掌、脚跟,这与众生的执著截然不同,其法相也不符合。再加上,如果说脚就是身体,有两只脚的人就有两个身体了,任何人都不会这样承认。

同样,膝盖到踝骨之间的小腿、膝盖到腹股沟之间的大腿以及腰,都不是身体。(有些人特别喜欢腰很细,听说梦露的纤细腰肢就是通过去掉两根肋骨才达到的。)因为所谓的身体从时间上讲,是一种连续性,从形象上讲,是一种整体性,但无论小腿、大腿还是腰,都无法独立具足身体的法相,因此它们不是身体。(个别人可能认为:“这些虽不具备身体的完整法相,但却具足身体的部分法相,所以应该是身体。”这一点我们下面会破,你们的分别念先不要冒上来。)

然后,前面的腹部、后面的背脊、腹部上面的胸部、胳膊、两边的肋骨、双手、腋窝、肩膀、腹腔和胸腔中的内脏、顶部的头以及脖子等等,这些也不是身体。既然身体的所有支分都不是身体,那身体又在哪里呢?

当然,没有观察时,说支分的聚合是身体,这是可以承认的,就像车的零件聚在一起称为车一样。其实零件聚合在一起,也要有一定的规律,否则一堆零件堆在那里,这也不能叫车,只有把车轮放在车轮的位置上……这样逐一安装,才能成为车。身体也是如此,将它切成一块一块的,放在大毛毯上,这不叫身体,而叫人肉。如果有一种特殊“安装”,把双手放在两边、头放在中间,就可以形成完整的身体,名字上可以这样叫,分别念也可以这样想。但实际上身体这个东西根本不存在,不管是“我”也好、“身体”也好,确实都找不到。佛经中最深奥的就是无我,假如身体没有了,“我”又在哪里存在呢?

众生都认为“我”存在,甚至很多人说“我”在大脑中,但这种说法不正确。以前六世达赖见过一个无头人,他没有头却活了很多年。汉地也有这样的公案:南宋时期,有个叫刁端礼的文士,因事路过浙江境内一个村庄,看见一个没有头的老人在打草鞋,动作非常利落。刁端礼感到惊奇,就上前询问,房里走出一个壮年男子,他说:“这老人是我父亲,宣和庚子那年(公元1120年)时逢战乱,被斩首。我在死人堆里找到父亲的尸体,他的手和脚还能活动,我们不忍心把他安葬,只是把他的头埋到屋后,又用药敷在他脖颈的伤口上。后来创口痊愈,中间喉管处可以发出啾啾的声音,我们从这孔窍给他灌粥汤,竟然一直活下来了,至今已有三十六年。他七十多岁了,还能干活。”刁端礼听后,惊讶不已。

无独有偶,唐朝开元年间,某地县令崔广宗犯法被斩首,家人把他的尸体抬回去,也一直活着。他每当吃饭时,就用手画地写“饥”字,家里人把食物粉碎成屑状,从他食管中塞进去,用汤冲下;吃饱了,他又用手在地上画“止”字,这样一直维持很多年。而且,他还可以和妻子一同生活,后来妻子生了一个男孩。(他的妻子很喜欢他啊!)

这些公案说明,“我”并不是存在于头脑中,“我”的存在方式,对于现代神经学、医学而言,完全是一片空白。现在有些人邪见比较重,一听说佛教的无我空性,就嗤之以鼻、不屑一顾。假如你真有一些理由,那不妨拿出来进行辩驳,但我觉得你的见解恐怕是靠不住的。

总之,这里所讲的是,观察身体哪一个部位有身体的存在。你们也可以观察一下,这不是讲其他法是空性的,而是在你自身上观察,应该是很容易的。

刚才讲了身体不是各个支分,明白这个道理后,下面进一步观察身体是否遍于每一个支分:

丑二、破身住于每一部分中:

若身遍散住,一切诸支分,

分复住自分,身应住何处?

有些人说:“手不是身体、脚不是身体、头不是身体,每一个支分确实不是身体,因为不具足身体的法相,这方面没什么可怀疑的。但手、脚、头每个支分上,都有一个身体的东西,因此身体还是存在。”

下面从两个方面来观察:你所谓的身体存在,是身体总覆于每一个支分上?还是身体分别住于每一个支分上?

如果是第一种,认为身体是一个总体,覆盖在所有支分上,就像一个大毛毯,盖在一大堆菠菜、土豆等蔬菜上一样。这种观点是经不起观察的,假如身体遍住于一切支分,那应该能被五根识发现,但除了各个支分以外,根本没有发现一个覆盖全部的身体。每个支分都住在自己的位置上,比如手臂住在手臂的位置上,除了手臂的自体外,绝对没有一个身体依附着它,或者与手臂以无二无别的方式存在。打个比方说,车的零件——车轮上有没有车的整体呢?如果认为有,那你只要买一个轮子,就可以在高速公路上跑了,用不着花那么多钱买车。可见,身体总体并非真实,只是你想象出来的而已,这种身体根本不存在,不仅与支分一体的方式不存在,以隐藏的方式也不存在。

五蕴聚合的身体中,其实并没有真正主宰。《集学论》云:“菩萨观于身,如刻木众像,筋骨假连持,应知无主宰。”菩萨明白身体如同雕刻的木像一样,唯是皮肉筋骨连在一起的假象,不可能有实有的东西在操纵。我们每个人从小到大都认为有一个我的身体,现在通过这种分析,对身体应该有所认识。前面观察了“我”不存在,此处观察“身体”不存在,假如认为有“我”的“身体”,就如同石女儿说空中鲜花是自己的财物一样,非常荒唐可笑。然而可怜的是,无量众生十分迷乱,他们最珍贵的、最爱执的身体,犹如泡影一样不存在却不自知,我们理应对其生起大悲心。

若谓吾一身,分住手等分,

则尽手等数,应成等数身。

如果是第二种观察方式:认为身体不是总覆于每一个支分上,而是分别住于每一个支分上,比如手上有一个身体,脚上有一个身体,眼睛上有一个身体……很多人手痛时就叫:“哎哟,我身体好痛!”头痛时也是大叫身体好痛,这说明头上有一个完整的身体,手上也有一个完整的身体,这样的话,过失非常大。因为正常人有两只脚、两只手,还有一个头,单拿一只手来讲,手有手背、手掌和手指,手指又有五个,假如说每个支分上有一个身体,那一个人就有无数身体了。手指上若有一个完整的身体——指头上有眼睛、有嘴巴,看了就觉得特别可怕!

因此,“我”本来是空性的,就像河流、雨水、空宅,本体一点也不成立,诚如麦彭仁波切在有些修法中所说:“若观我本空,如河雨空宅,如是定解中,一直当安住。”然而众生由于被分别念所惑,永远认为“我”存在、身体存在,其实这都是一种假象,若能真正安住于无我的定解中,即是观察轮番修的第一个要点。

总而言之,若每个支分上有一个完整的身体,那身体有多少个支分,就会有多少个身体。不说别的,光是一个手指,就由无数微尘组成,如此承许,身体就会有微尘数那么多,这样一来,一个人不止有一个身体,而是有无量个身体,这与众生执著一个身体的习惯不合,正常人都不会这样承认。因此,身体本体是空性的,只是众生颠倒迷乱,糊涂地将之执为实有。

丑三、摄义:

内外若无身,云何手有身?

综上所述,通过里里外外、上上下下、东南西北、前后左右的剖析观察,在外面的皮肤、肉,里面的骨髓、内脏中寻找遍了,也找不到身体的真实存在。假如总的身体都没有,那手、脚、头等支分上怎么会有身体呢?众生妄认为四大是自身,《圆觉经》云:“妄认四大为自身相。”通过这种方式观察可知,身体就像虚空一样不存在,故佛经中说:“观身如虚空,是为身念处。”

关于抉择法无我的众生之差别,有些传承上师以比喻说,好比一个幻化师变出大象骏马,一部分人的眼识被迷惑,认为外境中有自相的象马,对此既有显现也有贪执;幻化师面前虽有显现,但一点贪执也没有;未被幻术迷惑的人,看不到象马的显现,也没有对其的贪执。同样,对于骨肉血液组成的身体,凡夫人既有显现也有执著;作为大乘菩萨,后得时(出定)有身体的显现,但却没有对身体的贪执;获得佛果以后,既没有身体的显现,也没有对身体的贪执。

我们作为凡夫人,对无我法门刚有初步了解,肯定既有显现也有贪执。但这是不真实的,就像在做梦时,认为梦境中的人真实存在,接触也有感觉,吃东西也能饱肚子,但醒过来以后就会发现,这完全是心的幻变。同样,三界众生所执著的法都是错误的,我们先要认识到这一点,然后想方设法把它推翻,建立正确合理的观点。若能在无我见解的摄持下进行修持,则可逐渐根除执我的分别妄念,豁见事物的本来面目,因此,大家务必要定位自己的修行方向。

以上宣讲了身念处的一部分内容。

 

 

《前行引导文》云:“上等承侍为修行供养,也就是以坚韧不拔的精神,历经苦行孜孜不倦地实地修持上师所传的一切正法;中等者以身语意承侍,也就是自己的身语意侍奉上师,为上师服务;下等者以财物供养,也就是慷慨供养饮食受用等等。我们要通过以上三种方式令上师欢喜。”

唐玄奘翻译为“念住”,实际上念住、念处都一样。

《俱舍论》云:“即已成就寂止者,应当修持四念住,以自总相遍观察,一切身受心与法。”

《辨中边论》云:“为入四圣谛,修念住应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