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行论第172节课

第一百七十二节课

前段时间也提醒过大家,在听法的时候威仪一定要如法,应该聚精会神地闻受所传法义,以恭敬心来谛听。我看见外面很多人在电视前、光碟前听法时行为很不错,但也有极个别人一边听法一边打电话,或者走来走去、吃东西,这是不太合理的。听法之前,该做的事情必须先做完,在听法的一个小时中不要有其他行为,华智仁波切说过,甚至念珠和转经轮也要放下来。

当然,作为一个修行人,不闻法的时候,应该随时拿着念珠和转经轮。我们藏地有一种说法:“真正的修行人,不离念珠和转经轮。”现在外面有很多居士,平时上班或者在家时,经常拿着念珠、转经轮。尤其在听法前后的念诵阶段,使用转经轮是很好的一个习惯。以前没有这种习惯的道友,希望以后能纠正过来,听课前后要一边念《普贤行愿品》,一边拿着转经轮。

你们在家念诵功课的时候,能用转经轮是最好的。念诵时要把乱七八糟的事情全部放下,一心念诵,同时用上转经轮。其实做功课有一种行为,比如说合掌、专心念诵,哪怕时间再短,也应该每天坚持这么一段,这对修行人来讲很重要。平时走路的时候,不管你的心是否清净,也应该拿着转经轮。法王如意宝在晚年时,最精华、最广大的发愿就是弘扬转经轮,对于转经轮见闻忆触,是往生极乐世界非常殊胜的因缘和方便,千万不要轻视这些善根。前面也刚刚讲过,即使证悟空性的人,也不会堕入断空,不会离开世俗善根的积累。

我们每个人都会面临死亡,当你死亡来临时,纵然全世界的人都变成敌人,也无法真正害你,唯一能害你的就是所造恶业;纵然全世界的人都变成朋友,你拥有全世界的财产,死时也带不走一针一线,唯一有利的就是行持善法,在阿赖耶上种下善根。任何人都要经过这一条死亡长道,现在不做准备的话,非常愚痴,因此大家在闻思修的过程中,不要离开法王如意宝传下来的善行,这是我顺便提的一个要求。

接下来,继续抉择法无我。前面讲了破除与支分相联的身体,今天开始讲破除与支分不相联的身体。

子二、破与支分不相联之身:

手等外无他,云何有彼身?

前面观察了手脚头等支分找不到真实的身体,那么现在换一个角度,支分以外是否有一个身体存在呢?当然也绝对没有,通过下面的观察即可得出结论。

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的身体就是五蕴聚合,不会执著其他东西为身体。除了五蕴之外,有些外道以为有一个手指那么大的我,有些内教认为有一个不可思议的我,或者有个如驮负担子般的我。但是对一般人而言,除了现在的肉身以外,并不会执著支分以外有一个身体,谁都觉得肢体聚合才称为身体。

其实身体只是手脚等支体聚合的设施处,仅仅是一种形状而已,真正去寻找,什么都没有。“身”在象形文字中,其形状是一个人侧着身、躬着腰,其实这个字的形状,换成直立着的人也可以,用其他字来代替也可以。(我以前读书时,有个老师给我们上美术课,讲了很多美术的概念,以及现代建筑、绘画、雕塑等学问,并让我们每个人找一个最贴切的字,用美术字写出来。我们班个头最小的拥塔拉姆,就画了一个甲骨文的“身”字,结果里面少画了一横,老师在黑板前说:“我们班里一个小女孩,她的身体少一条肠子,正因为如此,所以她现在特别瘦。”全班人一听就知道是她,目光齐刷刷地投向她……现在过了20年了,那天我遇到美术老师,他仍然记得这个玩笑,我们也是记忆犹新。)如果从小就有人告诉我们“月”字代表身体,那么现在一说“月”,大家就会认为是身体。只不过取名者最初不是这样起名的,所以我们至今没有这种执著。同样,执著身体也是如此,无论与支分一体还是他体,这样的身体都不存在,它只是一种错乱执著,除此之外毫无实质。这个道理,通过中观推理就可以明白。

当然,大家道理上虽然明白了,但不修持的话,对自己也没有用。根登群佩大师说过:“以理观察的时候,我确实不存在,但当自己的手接触小小针尖时,我又似乎真实存在了。”所以,明白法无我的道理之后,务必要进一步修行。

在修行的过程中,有些人修得非常成功,视身体如草芥,毫无执著;而有些人不但没有断除贪执,反而更加疼爱、执著身体,到医院里去检查,报告上说得了癌症,他马上痛哭失声、昏倒在地……在漫长的轮回道路中,每个人都以不同的方式在比赛,有些人相当成功,有些人则一败涂地,但不管怎么样,无我的道理一定要先明白,然后在此基础上进行修持。

癸二、身执说为迷乱:

无身因愚迷,于手生身觉,

如因石状殊,误彼为真人,

众缘聚合时,见石状似人,

如是于手等,亦见实有身。

这两颂以比喻来说明:执著身体是一种迷乱。通过以上推理,大家都清楚,身体在里里外外、上上下下,丝毫也不存在。之所以我们从小到大执著它,是因为自己的愚昧无知。由于缺乏善知识的引导,再加上无始以来的深厚习气所致,我们将本不存在的东西执为存在,将手脚等支体的聚合误认为身体,这种感觉是非常不合理的。

就像农夫在田中做一些草人,给它穿上衣服,系上腰带,戴上帽子,远远看上去就像真人一样,野兽很容易受骗而不敢靠近。不仅动物有这种感觉,有些人在黄昏时或因缘聚合时,也会将假人误认为是真人——据说以前有个偏僻地方的人到城里买衣服,看到一个服装模特,没有分清楚它不是人,就一直跟它说话,见对方不理自己,他特别不高兴,于是破口大骂,完全被假象迷惑了。执著身体也同样是一种迷乱,因为身体本是虚妄不实的东西,诚如龙猛菩萨所言:“譬如幻化象,无来亦无去,唯心愚痴尔,实则无而住。”犹如幻化的大象,其本体无来无去,但在被迷惑的眼识前,可以感受到大象的存在。同样,众生由于有无明愚痴,于是将骨肉的堆积视为身体,进而产生男女执著,生起各种贪嗔之心。人们都认为身体是存在的,但若用中观方法来剖析,无论是自己的身体还是他人的身体,根本没有容“身”之地,执著它与执著假人没有任何差别。

当然,对初学者而言,这些道理乍听起来,可能有点不适应,但是通过慢慢串习,到了一定时候,就会明白我们的身体确实与假人没什么不同。尤其是现在科学比较发达,假人制作得非常逼真,原来我去泰国时,看到很多高僧圆寂之后,在他的寺院里、卧室中有许多栩栩如生的蜡像,不注意的话,根本看不出来不是活人。当时我就特别惊讶,每遇到一位高僧的蜡像,就在那里留个影,想带回来给大家瞧瞧。

在现实生活中,也有许多执假为真的现象。据说在2004年,沈阳发生了一件事情:有个目击者看到一个红衣红裤的人落水,情急之下赶紧拨打110报警,随后,十几个武警和二十多名消防队员赶到了出事地点。潜水员吕班长下水后,拼命游向落水者,准备搭救。当他与“红衣人”近在咫尺时,突然发现那人的胳膊比一般人粗,于是游得更近些,仔细一看,原来不是真人,而是穿着红衣服的圣诞老人!事后有关部门为此专门提醒人们注意,处理报废的模特和人形玩具时一定要慎重,不可随意丢弃,以免发生不必要的误会。

其实我们执著的身体,本质上与这些假人也没有差别。《三摩地王经》云:“如幻作多身,谓男女象马,是相非真实,诸法亦复然。”幻化师所变出来的男人、女人、大象、骏马,它们的身体只不过是一种幻象,并不是真实存在的,世间上的万事万物莫不如此,虽然显现却无实有,执著它完全是一种颠倒。然而这一甚深道理,若没有学过《华严经》、《宝髻经》等大乘经典,以及龙猛菩萨、月称菩萨等所造的大乘论典,是不可能真正了解的。

总之,大家产生任何一个执著时,一定要观察所执著的东西到底存不存在。不仅仅是这个身体,此处抉择的是法无我,故还要观察身体以外的一切法,比如茶杯、麦克风、花朵等。很多人都认为这些法实有存在,但实际上它们与梦中的法完全一样,梦境中的感受也非常真实,别人拿刀砍你,你的身体也会流血、也会痛苦,这与现实没有任何差别。这一点,大家抉择空性时就能完全明白。

当然,仅仅听一个《智慧品》,便想彻底通达般若空性,除了利根者以外,恐怕有些困难。因此,有时间的话,大家还是要广泛阅读一些大乘经典,如果对大乘经典有兴趣又喜欢学习,那把一些宝贵教言记在心里,对断除实执会有相当大的帮助。

以上宣讲了贪执身体是一种愚痴。这时有些人可能认为:“身体不存在倒是可以,但身体的支分应该存在。比如说,车通过一一剖析,真实的自性不存在,然而车轮、车厢、方向盘等零件是存在的。同样,身体通过一一剖析后,真实的本体并没有,但手脚等支分应该是存在的。”下面开始破除这种邪见。

壬二、支分不成立:

手复指聚故,理当成何物?

指亦指节聚,指节犹可分。

分复析为尘,尘析为方分,

方分离部分,如空无微尘。

此处说支分也不存在。怎么不存在呢?就像昨天所说身体不存在,因为是手脚等支分聚合的缘故一样,现在我们说手脚等也不存在,因为也是支分聚合的缘故。

譬如你的右手,其实是由手指、手掌、手背等很多部位聚合而成,用同样的方法来观察,这些部分上并不存在手的自体,那么所谓的手又在哪里呢?再观察细致一点,手指等支分是由上指节、下指节等组成;指节是由皮、肉、骨、髓等组成;指节上的一小块肉是由血、肉等许多微尘组成;微尘又可以再分,成为不可分割的无分微尘;用六种微尘的方法观察,无分微尘也不存在……这样观察下来,任何支分都不能成立为自体,最后得出结论:一切万法皆是空性的。

依靠这种观察方式,任何一个法都可抉择为空,这是佛教独一无二的超胜理论,世间上的科学再发达、技术再卓越,最多也只是朝这个方向迈步而已,根本无法达到最究竟的观点。前不久给大家简单介绍过,现在主要是以量子力学抉择微观世界。以前在牛顿时代,人们认为原子和分子有实质性的本体,后来科学家发现它们仍然可分,于是就有了原子核、电子、中子、质子、核子、夸克、亚夸克的产生。对是否存在不可分割的最小粒子的问题,当前物理学家分为两派,一派认为物质是无限可分的,夸克以下有亚夸克,亚夸克以下有亚亚夸克……;一派则认为,对物质微粒的分割必有一个极限,到了这个极限,就没有更小的粒子了。

听说人们最近又在研究“场”,它包括电子场、磁场、量子场等几种。比如通电体周围普遍有一种能量,这叫电子场;吸铁石等周围存在着能吸引其他东西的能量,这叫磁场;任何色法都有一种不共的能量,它是粗大物质的构成基础,这叫做量子场。量子场可以组成各种微小粒子,这些微粒具有不同的性能和形体,至今发现的粒子大概有两百多种,每种粒子无法单独构成物质,但都具有一种特殊的能量。当然,这种能量只是推测,并非现量所见。

所谓的“场”,尽管眼睛看不到,手也摸不着,但物理学家认为,它存在于真空当中。真空是一切都不存在的空荡荡的境界,在这种境界中没有任何色法,但没有色法不等于什么都没有,它还是存在一种能量,这种能量就是“场”,或者叫做“零点能”。然后零点能与真空二者互相起作用,产生形形色色的物质世界。

我估计,他们所谓的“真空”,相当于佛教中的空性,而“场”相当于空性中的显现,现与空之间的关系,由于物理学家没有学过中观,所以无法解释清楚。不过,他们对物质的研究还是非常透彻的,爱因斯坦曾说过:“物质是由于人类的错觉。”又说:“宇宙中的存在只有场。”西方哲学家也有这方面的探索,如法国著名哲学家、数学家兼物理学家,解析几何学奠基人之一的笛卡儿就认为:“我怎么知道我不是在做梦?我又凭什么将梦境和现实区分开呢?世间上包罗万象、形形色色的东西,虽然一个也不成立,但却能在眼前无欺显现,因此,完全可能有一个魔鬼,一直在欺骗我,让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是真的、什么时候是假的。”

其实,空性中显现万法这个道理,不要说我们佛教,道教当中也有。老子在《道德经》中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由此可见,天下万物生于“有”,而“有”生于“无”。这一点,佛教中阐述得尤为殊胜,《入中论》云:“如是一切法虽空,从空性中亦得生,二谛俱无自性故,彼等非断亦非常。”以前有一个法师(如今在美国),二十多年前我们辩论时,他最喜欢用的就是这个教证,说一切法虽然是空性的,不像物理学家认为场存在、粒子存在,但空性中可以产生妙有。这样的教言若能真正通达,便会明白世俗谛和胜义谛本体都不存在,如此既不会堕于常边,也不会堕于断边。

然而,现在很多科学家都害怕一说万法不存在,就什么都没有了,一旦地板没有了,那自己就掉下去了。这种观察的智慧是很敏锐,毕竟在没有窍诀、没有上师的情况下,通过自己的智慧进行观察,达到这种境界已经非常不错了。佛教有部宗和经部宗也认为,不能什么都空了,无分微尘必须存在,这相当于物理学中承许亚夸克或场存在一样。

可是若以正理来抉择,无分微尘也不存在。比如在无分微尘的东南西北上下六方,放六个微尘,假如六个微尘都能与它接触,那说明它有方分,而不是无分微尘;如果它没有方分,东方的微尘就会融入西方的微尘,这样一来,所有的微尘都将融入一体,那须弥山也变成一个微尘了。《唯识二十颂》云:“六尘同时触,微尘成六分;六尘若一位,山王成尘许。”(这种唯识宗的推理方法比较简单,用不着中观宗的离一多因、金刚屑因等,刚入佛门的人也会推。)

对这些抉择万法为空的方法,爱因斯坦等西方科学家、布朗等著名哲学家非常赞叹,于是他们将目光纷纷投诸于东方文化,尤其是中观和禅宗的佛教思想。我们若能通达诸法本体皆空,空性中又可显现一切,这是最稀有的道理,圣天论师说过:“世间诸所有,无不皆稀有。”这就是所谓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不存在中可以显现,显现的本体根本不存在。现在很多人口头上都会念,但它的意义又有多少人了达呢?

知道这种现空无二的窍诀后,我们应该明白一切万法均为空性,连微尘许也不存在。现代微观物理学中,许多人担心最小微尘若不存在,面前杯子中的水就没有了,构造庞大的世界就失去所依了。这种想法,其实小乘行人也有,麦彭仁波切在《中观庄严论》中说,有部宗和经部宗认为如果万法都空了,器世界和有情世界由何而显现呢?二者的担忧完全相同。但以中观和唯识的道理来观察,这种担心纯属多此一举,因为万法是在缘起中显现的——“缘起”在胜义中怎么观察,世俗中怎么了解?这些问题以前讲《中观根本慧论》时详细阐述过,也许你们记得清清楚楚,也许已经荡然无存,但不管怎么样,我不可能天天重复。

壬三、摄义:

是故聪智者,谁贪如梦身?

如是身若无,岂有男女相?

综上所述,身体在整体上不存在,在支分上也不存在,除了一个名称概念外,根本没有真正的实体,既然如此,依靠闻思修行对中观有所了解的智者,谁会贪执现而无实如梦境般的身体呢?(真正的修行人,对身体一点都不在乎,依靠身体日日夜夜苦行。而不明白道理的人,无论如何都做不到这一点,他们对身体的执著非常可怕。)倘若身体不存在,身体的差别男相与女相又如何建立呢?

此处所谓的智者,并不是世间懂电脑、精通工艺的人,也不是研究生毕业、博士生导师,而是了知自他身体虚幻不实、如梦如幻的修行者。《四百论》云:“若谁见众生,如机关幻人,彼等极明显,能趣入胜位。”如果谁人能现见众生如同机关幻人一般不实,那他很明显已趋入了解脱道。

见到身体虚幻不实,这是一种境界。我在修行过程中,确实感觉很惭愧,自己闻思修行了这么多年,有时候生一个小病就特别执著,别人说我的缺陷、我难看、我不好,马上产生抵触情绪,这说明我对身体的贪执一点都没有减少。其实在实相当中,身体的自性根本不存在,既然不存在,男相、女相的差别也不可能有,《父子合集经》云:“自性空故,无有男相亦无女相。”

禅宗也有一则无男女相的公案:从前有位龙潭崇信法师,他有次遇到一个女尼,女尼对自己的女身很反感,就问法师:“我可不可以变成一个比丘?”禅师没有直接回答,他说:“你当女身多长时间了?”女尼一怔,说:“您不要乱了话头,我问的是:我有没有变成比丘的一天?”禅师问:“那你现在是什么?”“我现在是比丘尼啊!难道您不知道吗?”“谁知道你。”实相中并无男女之别,女相是了不可得的,舍利弗曾劝一位天女要转女成男,天女告诉他:“我从十二年来求女人相,了不可得,当何所转?”可见,胜义中远离一切诸相,无有任何分别执著。

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抉择,最终我们可达到一种境界。以前无垢光尊者讲《七宝藏》时,有时候一直分析,不经意就会进入一种境界;法王如意宝讲中观时,不知不觉也会安住在大圆满境界中。如果你的大乘善根比较深厚,详详细细观察下来,应该也会得到不可思议的收获。所以大家不要听完课后,就把法本扔在很远的地方,从来也不悉心思维。如果是这样,那你只能得一个闻法的功德,自己的相续离真正的法义还有一定距离。

当然,要想法义融入自己的相续,千万不能离开勤奋。我自己刚来学院时,那时还算比较精进,十多年来都没有松腰带,但现在身体不行了,跟以前比起来,真的特别惭愧。刚开始的十几年,我晚上只是睡一点觉,其他时间都用于修行和闻思,对自身的贪执也很少,修行境界应该算是很不错,虽然现在也没有特别明显的退转,但有些行为好像不如以前了。有些道友也是如此,刚出家的一两个月,马上把床拆掉,每晚坐在一个小箱子里,夜不倒单,但没过两三天就倒下去了,无法一直坚持苦行。

其实,长期苦行还是很重要的。若能长期这样努力,到了一定的时候,入定时离一切戏论,出定时万法如梦如幻,对相的执著会完全推翻。《金刚经》也说:“我相即是非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是非相……离一切诸相,即名诸佛。”世间上一切相全部是假象,非假象就是佛陀的相。这样的境界,每个人都可以得到,只不过很多人努力不够、勤奋不够,再加上信心可能有点问题,因缘不聚合,法就会与相续脱离。因此,值遇殊胜教言而没有融入相续,原因就是自己没有实修。

了脱生死的大乘空性法门,任何一个高等学校都不会有,现在我们依靠上师三宝的加持和种种因缘聚合,能够闻受这样的空性法门,摧毁无始以来三有的种子,应该说是非常有福分的,大家务必要长期精勤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