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品 轮回痛苦

 

轮回痛苦品分四:一、总说痛苦自性;二、分别广说;三、思维轮回痛苦之理;四、回向本品善根。

甲一(总说痛苦自性)分八:一、略说痛苦;二、宣说痛苦之比喻;三、宣说为欲所诱之比喻;四、不断受六道痛苦逼迫;五、怨亲不定之理;六、投生无数痛苦之理;七、纵得梵天之果亦终将受苦之理;八、变化之性故痛苦。

乙一、略说痛苦:

如是已证悟寿命无常之后,为宣说轮回自性本是痛苦,首先承上启下:

如是三界轮回法,无常变故极痛苦,

苦苦变苦及行苦,六趣众生真悲惨!

《教王经》中云:“大王,此有(三有)变化,此有无常,此有痛苦。”为苦苦、变苦、行苦所折磨的此等六道众生沉溺于苦海中(真是悲惨)!

乙二、宣说痛苦之比喻:

以比喻说明产生痛苦之理。

如火猛兽野人中,陷入国王囹圄众,

连续不断受痛苦,仍无解脱时增忧。

如是众生感受种种苦厄,前一痛苦尚未消失,后面的痛苦已随踵而至,无有堪忍之时,遭受着无量无边的痛苦。《宝鬘论》中云:“诸方虚空地,水火风无边,如是许苦难,有情无边际。”又云:“苦短尚难忍,何况时久长?”《业分辨经》中云:“三有之苦,无有清凉之时,故如火坑;恐怖悲惨,故如处于暴怒猛兽、野人之中;难有解脱时机,故如困于国王囹圄中;屡屡涌现,故如海涛;摧善趣命根,故如哈拉哈拉毒。”

乙三、宣说为欲所诱之比喻:

虽有离苦得乐心,现行苦因受苦果,

犹如飞蛾扑灯火,贪恋欲境受诱惑。

犹如野兽蜂鱼象,为声香味触引诱,

当观五欲惑有情,唯受痛苦永无乐。

此等一切众生由于不知取舍,尽管千方百计欲求享受乐果,但是没有断恶行善怎么能离苦得乐呢?他们虽然想获得安乐却从来没有行持过善因,虽想脱离痛苦,却勤造恶业之苦因。一切痛苦都是从三毒五毒等烦恼中产生,形成集相,以致感受各种苦果。然而,愚昧的众生却执迷不悟,依然如故造罪,如同盗贼虽受到断臂的惩罚却仍旧盗窃,最后惨遭断头之苦。《入行论》中云:“众生欲除苦,反行痛苦因,愚人虽求乐,毁乐如灭仇。”

众生到底是如何毁灭自乐的呢?由于贪执五欲使烦恼增强,从而感受痛苦,犹如飞蛾因贪求色法而扑向灯光以致被焚;野兽因贪恋听闻琵琶妙音而遭杀;蜜蜂因贪享蜂蜜之源花朵而缚于花丛中闭气身亡;鱼类为鱼钩上的诱饵所欺惑而遭捕杀;大象因贪执清凉所触而步入湖中导致送命。《道情歌集》中云:“三有手印欺诸众。”又云:“呜呼愚众中箭[1]言,当观鱼儿飞蛾象,蜜蜂野兽亦复然。”

烦恼从五种欲妙中产生,以此漂泊于无边无际的轮回中,这五欲比剧毒更可怕。关于此理,《致弟子书》中云:“如毒欲妙初享仅生乐,如毒欲妙成熟苦难忍。如毒欲妙愚痴黑暗蒙,难除动摇如毒欲妙力。心若详察诸毒与欲境,欲妙过患非如毒易忍,毒发一次毒性即灭尽,欲妙他世亦会转成毒。倘若毒中掺毒可息灭,殊胜密咒解毒药可疗,方便运用毒能利于人,剧毒欲妙永远非如是。”

乙四、不断受六道痛苦逼迫:

众生接连不断流转于三有中感受种种痛苦。

天界人趣阿修罗,旁生饿鬼及地狱,

轮回六道如水轮,周而复始苦无边。

《宝鬘论》中云:“三道之轮回,无初中末转,犹如旋火轮,彼此互为因。”

乙五、怨亲不定之理:

如是流转于轮回中时,众生彼此成为亲、怨、不亲不怨皆不定。

多生累世每有情,皆成亲怨与中等,

苦乐利害不可数,父转成母母成妹,

妹成自子皆不定,亲友成怨亦无穷。

自无始以来,于多生累世中,无有任何一个众生未曾做过一切有情界之父母等,并且彼此互为父母、亲怨的数量也不可胜数。《亲友书》中云:“智者于此求不得,病老死等众多苦,根源轮回当生厌,亦应倾听彼过患。父转成子母成妻,怨敌复次成亲友,是故流转轮回者,无有少许确定性。”

乙六、投生无数痛苦之理:

若思前生后世业,厌离更为增厌离,

自成蝼蚁诸身体,倘若堆集于一处,

则比四宝山王高,哭泣泪水超四洋。

堕狱饿鬼时所饮,铜汁脓血不净液,

遍布江河不可比,其余无量如虚空,

为欲所断头肢数,世间微尘数不及。

《念住经》中云:“诸比丘,当于三界生厌离心。何以故?流转于无始轮回中时,生为蝼蚁所弃之身,若积一处,则高于须弥山王;哭泣之泪过于四洋之水;无数次堕于地狱、饿鬼时所饮之烊铜汁、脓血、黄水、鼻涕,亦多于四洲内汇入大海之四大江河水;为贪欲所断之头肢亦超于恒河沙数世界中地、水、火、风之极细微尘数。”《亲友书》中云:“每一众生所饮乳,胜过四大海洋水,今仍流转投异生,未来所饮更过彼。过去每世所遗骨,堆积一处超山王,地土抟成枣核丸,其量不及为母数。”

乙七、纵得梵天乐之果亦终将受苦之理:

流转于轮回中时,即使享受梵天等之安乐,最终也会感受无量痛苦。

转畜夜叉鸠盘荼,腹行等受多苦乐,

纵得梵天帝释果,四禅无色七宝地,

功德圆君主位,亦堕恶趣受剧苦。

连续流转于轮回中时,地、水、山、洲、虚空界的一切境域,无有一处未曾去过,也曾无数次做过天人、龙、夜叉、乾达婆、鸠槃荼、历蛰波(音译)、梵天、帝释以及转轮王,期间没有未曾享受的快乐与未感受的痛苦,又堕入恶趣受苦,这真是令人极生厌离之处。《致弟子书》中云:“百次流转何有未成众?往昔多次岂有未享乐?何有未获如白拂尘福?纵有一切然仍增贪欲。岂有未住之洲未存水?无有任何未住之境处,未至之方虚空亦非有,然未满足增长诸贪欲,往昔多次无有未受苦,然无离贪知足之有情,无有未入彼胎之众生,然诸轮回众生未离贪,投生流转此等广大众,享乐受苦多次辗转故,无有任何未成亲友者。”

乙八、变化之性故痛苦:

如是不断漂泊于轮回中时,也理应思维其余厌烦之事。

即生享受无边福,一切高者死亡后,

亦成贫苦可怜仆,如梦富足醒时无,

苦乐无常变苦性,若深思维更增厌,

是故三界诸有情,莫贪有乐修菩提。

纵然获得帝释天、梵天、他化自在天以及人间的安乐,当往昔的善果穷尽时也会感受痛苦。梵天、帝释天、转轮王、天人、从凡夫到广果天之间的禅天、无色天界的众生死后都会堕入恶趣诸处,以往昔的业力而感受多种苦乐。《现行经》中云:“某时导师狮子尊,自兜率天降临前,于诸天人赐教言:断除一切诸放逸,天界众多之喜乐,皆由善业因中生。故当报答其恩德,所积善根今穷尽,何处感受不乐苦?复将堕于恶趣也。”关于此等详细内容在《广大游舞经》、《毗奈耶经》中也有明说。如同梦到自己成为财物、住宅、受用圆满的天王或人君,醒来后一无所有,如《入行论》中云:“人生如梦幻,无论何事物,受已成念境,往事不复见。”又云:“死时舍一切。”《亲友书》中云:“帝释堪称世间供,以业感召亦堕地,纵然曾为转轮王,于轮回中复成仆。纵然长期于天界,享受婀娜之天女,复堕地狱遭碎断,感受极难忍受苦。长久居于山王巅,随足起伏极惬意,复沦煻煨尸粪泥,同熏难忍之苦味。与诸天女相倚喜,美丽乐园共嬉戏,复将为诸剑叶林,斩断手足与耳鼻。或入曼陀妙池沼,天女金花艳彩容,舍身步入无滩河,炽门难挡受热浪。欲天界中大乐者,梵天离贪得安乐,复成无间狱火薪,不断感受痛苦也。获生日月自身光,照耀一切世间界,死后复至黑暗处,伸展自手亦不见。如是知成罪恶后,当撑三福之明灯,独自趋入日月光,无法遣除之暗处。”

之所以分别称欲界、色界、无色界为现、半现、不现城,是因为彼等分别乃粗大、明清、不现。劝诫诸位切莫贪恋此等些微安乐,当勤修无上菩提。换句话说,必须毫无间歇地精进修持善法。《亲友书》中云:“头或衣上骤燃火,放弃一切扑灭之,精勤趋入涅槃果,无余比此更重要。”

甲二(分别广说)分三:一、迷基;二、迷理;三、分类。

乙一(迷基)分二:一、宣说三界迷乱之所依;二、宣说八识聚迷乱之基。

丙一、宣说三界迷乱之所依:

所有一切痛苦的根本所依即是内在身语意三界。

众生身语意三门,欲界色界无色界,

现与半现不现城,苦苦变苦行苦逼,

由心意识增长故,不断迷现境苦乐。

因为身体是粗大物质聚合而成,故为现城;语言犹如空谷声无而显现,故为半现城;意识无有五根门之相无实,故为不现城,从而分别立名为欲界、色界、无色界。有何根据呢?《集密意续》中云:“粗大身欲界,微细语色界,极微意无色。殊胜童子光,住于此三城。”所谓“殊胜童子光”是指自然本智。如是三门为三苦所逼,均以分别念之缘而连续感受迷乱显现。

是如何显现的呢?六识分别由经各个根门而出现在六识聚的对境中,由于缘取对境的缘故,心识的相续沉迷在痛苦、安乐或不苦不乐任何一种中,分别显现色等相的部分为识;首先笼统认知对境的粗略相者为心;尔后观察它的差别并持续起贪嗔痴任何一种之心所称为意。《菩萨地论》中云:“现外境为识,初寻思为心,尔后伺察彼差别之心所即为意,此三者相应具足,即以遍行之本性而存在。”意思是说,心存在的缘故,心所也随之相应产生,心所以助缘的形式存在于心遍行之中;心所也因为以心普遍相关而形成,为此心也是以相应助缘的方式存在于心遍行中。通过智慧衡量外境时,最初缘外境总相或本体的部分称为心;尔后衡量它的别相者,称为心所。尽管如此分开立名,实际上仅是认知伺察对境之识而已,别无其他。《宝鬘论》中云:“若谓谁见心,名言中说心,无心所无心,实无不许俱。”

对于实相无有分别的佛地,虽然通过了知外境而分别衡量现境却不能称为心、意、识,因为无有能取了知所取而执著二现之故。《赞心金刚经》中云:“众生心意识,习二取假立,无念智无彼,见性意胜智。”《宝积经》中说:“既远离心、意、识又不舍等持,此乃善逝不可思议智慧之密。”即是说,外境中无论显现色声等什么形象,依靠可与它相同的心来认知,故称为识,或者令生起与对境相同的心,故称为识;当认知对境时,最初觉知所谓的“这个”的部分称为心;不断出现伺察其差别使相续相联产生,故称为意。能衡量境相之识刹那明然出现于各根门而伺察时,若执著安乐则为贪心;若执著痛苦则为嗔心;若无有苦乐感受仅仅耽著所谓的“这个”则是痴心。譬如,看见曾经相识已久的妻子(生起贪心);见到击败自己的敌人(生起嗔心);看到墙壁、水流、大路、树木以及一般之人无喜无悲(生起痴心)。《毗奈耶经》中云:“见亲人生贪,值害敌起嗔,遇中者增痴,当护汝根门。”

丙二、宣说八识聚迷乱之基:

现在广说彼等现基与分类:

普基识意五根识,依次乃为处次第,

彼生因果三有苦,根本无明能所取,

形成境身心习气,执我我所成轮回。

心识出现在各自对境上的当时,清然无分别而觉知的心称为阿赖耶识(即普基识),尔后执著它的心详细或笼统地伺察对境的形象,即是意。《文殊智慧庄严经》中云:“心乃阿赖耶识,我执即为意。”此外,依靠眼睛看见色法的见到部分,即为眼识。同样,依靠耳朵听到声音、鼻子嗅闻气味、舌头品尝味道、身体感受所触的认知分就是它们的识,这是五根识。从前面的部分产生后面识的缘故称为处;因为它们的境与识一切存在之缘不可估量,故而数量多、范围广,又不舍各别之分,由此称为界;如同有境的识依于对境一样依缘而现并且前后相联而起,成为有法与法性的关系,故称为缘起。境与有境之识二者聚合时,从感受、觉知安乐等相的角度来聚合,依触之缘而称为受。诸如此类的差别无量无数。

归纳而言,即依靠境、根、作意三者聚合所生之三毒而引发的一切业均是不善业;所生之安忍等远离三毒的一切业为大善业;未以智慧、大悲摄持十善之类的业是劣善业。因为这类善业为愚痴地所摄,产生轮回乐果以后将会穷尽,所以称为随福德分善。只要是以(智慧大悲)正道所摄持的善业就能成为菩提之因,故称为随解脱分善。

由三毒引发的不善业成为堕入恶趣感受诸苦之因;以随福德分善业将会拥有增上生人天之安乐;随解脱分善业成为获得暂时增上生、究竟决定胜之因。《宝鬘论》中云:“贪嗔痴及彼,所生业不善,无有贪嗔痴,及彼生业善。不善生诸苦,投转诸恶趣,善业生善趣,世世享安乐。”

人们将一切如梦般似乎显现的外界事物认定为“他”,由此便形成了境之习气,从而显现出形形色色的清净和不清净相,并且成为迷乱之处;尽管身体是由四大产生的,但由于未了知真如本性而形成了身之习气,由于执著从蕴、界、处等染污法以及由此所生的苦果部分而成为迷乱之所依;自然光明智慧本体空、自性明、显现种种现相之门不灭,由于耽著为自相能取所取而形成心之习气,以致出现三毒、五毒,并且成为具有我执与我所执之迷乱的根本,从而产生如影像、梦境、毛发飘落般无而显现、似乎真真切切的轮回迷乱相。也就是说,将能取执为我、所取执为我所,诸如将住宅执著为我所之心。

乙二(迷理)分二:一、了知本面而解脱与未知本面而迷乱之理;二、以我所执漂泊轮回受苦之理。

丙一、了知本面而解脱与未知本面而迷乱之理:

现在广说迷乱之基与迷乱之理:

心性无变圆成实,法身然以无明执,

所生遍计之串习,迷现不净依他起,

执著心境自他法,由此自生无量苦。

将证不变心性义,修道无倒圆成实,

诣净依他起刹土,弃离有城得休息。

唯识宗论典中宣说了三大宗义,即遍计所执法、依他起性、圆成实性。

(一)遍计所执法包括相成就遍计与差别遍计两种。

相成就遍计:指不存在本体仅以分别念假立的任何一法,如兔角和所谓的“我”。而且,也包括所谓的劣宗与某某事物的名义由心安立的一切法。为什么呢?例如有人被取名为狮子,然而寻遍其身体各处也无法得到此义。所谓的义共相也仅仅是心安立的,口中所说的(名言共相)和心里所忆念的(义共相),在真实对境中并没有自相,就像火的声义一样。

差别遍计:在迷乱者前暂时显现的器情、苦乐、蕴界处等种种相,这一切实际上都不成立,如同迷乱心前所现的梦境一样,因此称为差别遍计,因为它们从本性上讲皆不存在,同时显现于迷乱者面前,由于是增益的缘故而称为遍计。《瑜伽师地论》中云:“一切遍计法,无而迷心生。”

(二)依他起也有两种:即不清净依他起、清净依他起。

不清净依他起:是指现于各自根门前的一切迷乱显现,诸如由习气增长而形成的土石山岩等不清净之器情相。

清净依他起:指清净刹土与现在佛净见境中的刹土、七宝以及光芒耀眼的无量殿等一切现相。

有些人辩论说:“唯识宗论典中所说的依他起不合理,因为一切皆可包括于唯一的自现当中。”

答辩:此种观点不应理。因为此等显现根本不是从自己心识习气的角度而安立为自己的,如同镜中的影像虽然依靠面容之外缘而形成但它不是面容一样。你们所说的一切外境皆摄于唯一的自现中也需要详细观察,请问:是现于心中而说摄于的还是显现是心而说摄于的?如果按照第一种回答,则正在显现时并无有摄与不摄之概念,所谓的“摄于”实际上也仅是词句而已,其外境显现行相还保留在外。如果依照第二种回答,那有什么理由呢?如果说:因为从心中产生,所以外境是心,这样一来,就有女人所生的儿子也应成为女人以及身体所排出的不净物也应成为身体的过失,但事实上并非如此,因为明明现量见到儿子不是母亲、不净粪不是身体。

此外,如果说:因为现于心中,所以外境是心。

驳斥:那么色法也应成为眼识,因为色法浮现在眼识前的缘故,并且现在颠倒众生前的佛陀也应成为众生之心。若承认这一点,则有具颠倒心之众生成为佛陀的过失,因为众生皆现于佛前,结果整个众生界全部应成为佛陀了,或者远离一切垢染的佛陀也应成了众生,这种过失永远无法避免。

如果说:由于无心不生外境,故而承许外境是心。

驳斥:那么因果也将成为一体,因为无则不生之故;敌人与自己的嗔心也应成为一体,因为无有敌人就不会生起他们所带来的嗔心。

如果说:由心所造的缘故承许外境是心。

此种说法也不合理,如果这样,所绘的图案也应成了画家,因为是画家所作之故。

由此可见,承认外境的土石山岩是心岂能合理?但是,可以承认外境是由心之习气所生的迷乱显现。如果不是这样,(而认为外境是真实的心,)那么,当一百个人看同一个瓶子时,共同所见的那个瓶子将成为所有人的识,结果一切众生的识成了一体。如果承认这一点,就应成一者成佛时一切成佛,一者堕入恶趣全部堕入恶趣了。倘若如此,那么在世界上,应成只有你或我,而不存在别的任何一个众生,因为一切显现唯是自心,别无其他。或者,只该有“释迦牟尼佛”一位佛陀,不该有其余的一切,因为佛陀所彻见的一切外境皆是他的心识之故。如果这样承认,那么实际上并不是这样吧,我们明明存在的嘛!

执此种观点者在当今时代屡见不鲜,这只能说明他们对大乘的法义颇为迷惑而已,(可以说,此类人与愚昧的大象无有差别。)如云:“莲网遮巨身,佩有花耳饰,面饰金闪闪,大象唯傲立。”

若问:这样的显现到底是什么呢?

答:按照无垢假相唯识所承认的较为应理,此宗论典中说:如是各自之显现虽是各自之心,然而显现境并不是心。如《瑜伽师地论》中云:“诸显现为心,现境非如是,无始具习气,迷乱如毛发。”前面的观点没有辨别显现与显现境。也就是说,依靠现境之山,心中产生是山的概念,明然缘取似乎是他法的“山”这一识的显现是依靠眼根而产生的。即自心执著自己所到处之外境分为自现,当前往别处时现境虽然不跟随,但依靠执著从前眼根识现量所见外境习气之心和无而明现意对境的义共相却可以清晰现在意根前。所以,意所量之显现、缘取之心、他众之显现、缘取显现之心虽然都是心,但缘任何法而生起意的对境才能安立为显现境,五根门前的一切对境是由无始之习气无而显现的,如同毛发纷纷飘落一般。

如果对方说:倘若如此,则应成了两者,因为显现境与显现成立异体之故。

驳斥:那么,你们自己也已成为两者,因为你们承认外面存在一个显现之心、内在又有一个缘取之心的缘故。

若对方又说:因为这二者在心上是一体,所以,尽管说是两者,但实属一类。

驳斥:同样,这里也是以迷乱习气为缘,而使显现境与认定它的显现二者都是无而显现的迷乱习气相在名言中是一体,这二者实际上皆不存在,因此成立无二之自性。

我们中观派认为:若详细观察,不仅显现境不是心,而且也不承认显现是心,因为内在的心不存于外面,而识在里面观察现于各根门中的外界显现。倘若外面存在显现,则人同时有两个心识或自己将成为无情法等有许多过失。所以,缘取现不现者虽然是心,但显现不成立为心。例如,尽管以耳识了别是否为鼓声,然而鼓声不成立为耳识。总之,自心尽管好似外散却并未到外面去,外相现于内心。因此说,外面的显现根本不是内心。正由于一切都是无而显现的缘故,所现的白红等形形色色的景象如同胆病患者眼前显现毛发飘落一样,是在外中内何处皆无有而显现的,故称为无自性或自性空。实际上,承认外境是心与心外成立他法的两种观点均未脱离实执,因此绝无差别。

如果说:你们中观派承认外境并非是心识,所以与声闻有部观点相同。

驳斥:并不相同,有部宗承认外境无情法自相成立,而我们是说习气迷乱相如梦般在本无的同时显现在心中。中观自宗不破此理,具有合理性。

若对方说:中观应成派不是破一切承认吗?

反驳:并非破显现分,如若有实执,则要遮破。如阿阇黎龙树说:“显现非所遮,实执乃所破。”此处是遮破真相唯识宗所承认行相为心,以及真相、假相唯识共许胜义谛中成立自证的观点,怎么会破由习气无而所现的迷乱相与悟入合理宗义的一切道理呢?因为在安立世俗谛时都是一致的缘故,如同外依他起与心识由前生后一般,显现也观待前面的其它境而运用所谓内依他起的说法也需要观察。如果是因为似乎现为前后而这样安立,则仅是名称不同而已,实际上就是自宗,所以与我们的观点是一致的。

此外,若认为(显现与心)是异体,那就说明显现不成立是心,而是真正的他法,结果与你们所许相违,这实在不妙。《瑜伽师地论》中云:“如此种种现,余相相同故,不净依他起,清净依他起,虽非依他缘,现似他说彼。”

圆成实也分为无变圆成实与无倒圆成实两种。其中:

(一)无变圆成实:无论是在迷乱还是未迷乱的时候,自性清净法性本来具有的空性,前后无有差别而存在,就叫做无变圆成实,也就是本性实相。从这一角度而言,空性也安立为三种:即自空、他空、自他空。自空又分为离自相自本体空与遍计自本体空两种。离相自本体空指无而显现如水月;遍计自本体空是指虽然没有分成自他的部分却不舍任运自成之法。他空分不具他空与异名他空。自他空也分为两种,即具二差别空与声义自相空。

(自空:)心之法性光明如来藏的这一自性无有一切过患,具足功德之相,从本体清净分而言,超越功过破立;所显现的白红等各种迷现垢法以及此等分别或八识聚在本性并不存在,所以本体也是空性,诸如柱子、瓶子,以差别而言也是空性并具有过患分,但从本体清净的角度而言,也是超越功过破立;诸道亦是自本体空,并具有功德过患之分,从本体清净的角度而言远离功过;究竟清净时一切过患习气荡然无存,因为现前了如来藏的所有功德故而不空,从本体清净的角度而言超离功过破立。

总而言之,自空是指任何法之自性无实有。若分类,则有离相自本体空与遍计自本体空两种。

离相自本体空:无有任何相状,诸如兔角,于迷乱者前显现而在本性中或实际上无有,诸如水月般的空性。

遍计自本体空:所假立的名称、词句、文字都仅是以心安立的,并没有外境的自相。例如,为小孩取名“狮子”,他的名称为狮子,意义为具有鬃毛的动物,但此名义在小孩的身上何处也不存在。虽然能知的名称不能诠表所知的意义,但对于能起作用的法进行的一切命名(都属于遍计自本体空)。

他空:是从某一法上不存在他法的角度而立名的,分为不具他空与异名他空两种。

不具他空:诸如太阳上不存在黑暗或者柱子、氆氇等凡是太阳上没有的一切其他外境自相法。

异名他空:对所谓的太阳,一般取名为能明、七马等不同名称,分别所说的界、喻、摄的这一切名称实际上都未触及到太阳的自相,因此名为异名他空。

自他空:某一法上自他二者都不存在。

若分类,则有差别遍计空与义自相空两种。

差别遍计空:即所谓迷乱轮回的蕴界处等三界一切法自相空无,因为是由名言分别心安立为名称的缘故。

自相空:因为无有自相故(自他)二者皆不存在,诸如石女儿或阳焰水,以及自性虽无实有但显现不灭而明现如清净依他起的空性。如是由三本体分成六空,这些也全可包括在体性清净之所说空与能说异名空这两种离心之理中。因此,也要通过这种方式来证悟诸法空性。那些言说“无有”之断空派不知空性之理,与顺世外道的观点相同。所有声称“此空、此不空”之空见派是持相似空性的常见者,与诸声闻缘觉的观点相同。可见,这些是堕入常断边的宗派,所以切切不可依止。

(二)无倒圆成实:解脱正道,证悟真如实相后不舍现分而于世俗中积累福德资粮;观想空性而勤修胜义中离一多如虚空之法性智慧资粮。《瑜伽师地论》中云:“所谓之无倒,道谛真实摄。”

总之,如果通达心性光明无变之真如并证悟诸法仅是假立实为空性后精进修道,一切不清净的迷乱显相及遍计心将完全转依或彻底清净,从而趋至原有的本性中,圆满拥有身语意无尽庄严轮清净刹土,这就是一切佛法合而为一的修证法。

丙二、以我所执漂泊轮回受苦之理:

现在宣说众生以能取所取漂泊于此如梦般的轮回时沉溺在苦海中的情形:

呜呼难察轮回边,疲惫痛苦三有道,

转生何处无微乐,不善业生难忍果,

颠倒自现如梦境,各于六趣感受性,

无而迷现苦无量,依教略说请谛听!

《广戒经》[2]中云:“不净粪中无妙香,如是六趣无安乐,火坑之中无清凉,三有中亦无欢喜。”从欲界转生到色界,从色界无色界转到欲界,从无色界转至色界,此三有的一切众生投生流转于六道中,唯一感受痛苦,无有安乐之时。依照《念住经》等佛经而于此宣说,以劝勉具有智慧者舍弃欢喜三有之心,勤修解脱正法。因为如果没有精进努力,就会反复漂流于轮回之中。《致弟子书》中云:“何者恒时旋转轮回中,片刻休息亦思获安乐,彼者定无自由渐百般,漂流于同不同众生中。”

乙三(分类)分六[3]:一、地狱之苦;二、饿鬼之苦;三、旁生之苦;四、人类之苦;五、非天之苦;六、天人之苦。

丙一(地狱之苦)分三:一、热地狱之苦;二、寒地狱之苦;三、摆脱地狱痛苦之教言

丁一(热地狱之苦)分十二:一、复活地狱之苦;二、黑绳地狱之苦;三、众合地狱之苦;四、号叫地狱之苦;五、大号叫地狱之苦;六、烧热地狱之苦;七、极热地狱之苦;八、无间地狱之苦;九、彼等之摄义;十、孤独地狱;十一、近边地狱;十二、摆脱此等痛苦之教言。

戊一、复活地狱之苦:

复活炽铁余烬上,众聚互以兵器杀,

复活声起苦如前,如是受苦至业尽。

地狱众生以业力所牵集聚于炽铁的余烬上,每个有情手持棍棒、斧头、长矛、铁轮等相互打杀,犹如见到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样,结果全部死亡。正在这时,从空中传出“愿复活”的声音,即刻这些地狱众生又恢复如初,依旧用兵器相互残杀,日夜无数次感受如是痛苦。《亲友书》中云:“于此一日中感受,三百短矛猛刺苦,彼较地狱最微苦,难忍之分亦不及。”

寿量人间五十年,四大天王天一日,

彼三十日为一月,十二月则为一年,

复活一日五百年,自寿五百年受苦。

详说彼之细分类,经说此地狱寿量,

相当人间之年数,十六万二千俱胝。

寿量:依照共同经藏中所说,复活地狱众生在业力没有究竟之前一直受苦。共同大乘诸经续论典中只宣说了按各自业力轻重而命终,并没有说堕入此趣众生确定性的寿量。诸如有些众生相续中生起猛烈对治等也可突然转生,有些轻蔑金刚阿阇黎等者需住若干大劫,因此是以业障而区分的。如《亲友书》中云:“如是剧苦极难耐,百俱胝年亲感受,乃至恶业未穷尽,期间必定不离命。”此处就共同乘的说法而言,如《俱舍论》中所说的“复合地狱等六狱,日渐等同欲天寿”以及按照《念住经》、《业分辨经》中所说来计算,人类五十年相当于四大天王天之一日,如是三十日为一月,十二月为一年,四大天王天的五百年相当于复活地狱的一天,复活地狱的众生需要在自寿五百年中感受痛苦(360×500×360×500×50=1,620,000,000,000年即人间一万六千二百亿年)。若以人寿计算,则如《念住经》中说:“复活地狱众生寿量达人间十六万二千俱胝年(即一万六千二百亿年)。”

戊二、黑绳地狱之苦:

黑绳燃锯剖粘合,粘合复剖极痛苦,

寿量人间一百年,三十三天之一日,

彼天千年狱一日,佛说彼自寿千年,

人间一百廿九万,六千十二俱胝年。

《亲友书》中云:“有者以锯锯割之,有以难忍利斧劈。”

寿量:人间一百年相当于三十三天的一日,三十三天的一千年相当于黑绳地狱的一天,彼地狱众生自寿一千年(360×1000×360×1000×100=12,960,000,000,000年即人间十二万九千六百亿年)若按人间年数计算,则如《念住经》中云:“黑绳地狱寿量达人间一百廿九万六千零一十二俱胝年(即十二万九千六百零十亿二千万年)。”

戊三、众合地狱之苦:

众合地狱形如马,驼虎狮等山岩间,

毁如微尘重复活,铁域中为锤粉碎,

极度压榨血不止。寿量人间二百年,

即为离诤天一日,双胞欲天二千年,

众合地狱之一日,经说自寿二千年,

人间俱胝之年数,一零卅六万八千。

《致弟子书》中云:“形如羊角二怖之山间,众生聚集全身皆粉碎,清凉微风刮起重复活,如是百次被碎成粉末。”《亲友书》中云:“有被压榨如芝麻,另有碎成如细粉。”

寿量:因为远离斗争故称为离诤天,又因为此天界中的天子天女同胎双生,故也叫双胞天。人间二百年相当于离诤天的一日,离诤天二千年相当于众合地狱一天,众合地狱的众生自寿长达二千年(360×2000×360×2000×200=103,680,000,000,000年即一百零三万六千八百亿年)。若以人间年数来计算,则如《念住经》中云:“众合地狱寿量达人间一千零三十六万八千俱胝年。”

戊四、号叫地狱之苦:

号叫地狱火焚叫,沸铁液中受熬苦,

寿量人间四百年,乃为兜率天一日,

兜率天之四千年,号叫地狱之一日,

自寿四千年受苦,等同人间之年数,

八千二百九十四,万数四千俱胝年。

《亲友书》中云:“有者置于火烬堆,不断焚烧口亦张,有于铁制巨锅中,身成小团被烹调。”《致弟子书》中云:“有者堕入沸腾油锅中,另有狱众脚触火星地,立即倒于炽热地上焚。”

寿量:人间四百年相当于兜率天的一日,兜率天四千年相当于号叫地狱的一天,如是而算,号叫地狱众生自寿为四千年(360×4000×360×4000×400=829,440,000,000,000年即八百二十九万四千四百亿年)。若以人间年数计算,则如《念住经》中云:“号叫地狱众生寿量达人间八千二百九十四万四千俱胝年。”

戊五、大号叫地狱之苦:

燃铁室中大哀嚎,为火焚烧阎罗打,

寿量人间八百年,即是化乐天一日,

化乐天之八千年,同此地狱之一日,

自寿八千年受苦,即是人间俱胝数,

六亿六千与三百,五十五万二千年。

《致弟子书》中云:“地狱烟火滚滚成天色,放射火舌遍布十方界,白骨之鬘所饰极恐怖,著象皮卒折磨而惨叫。有者崩射火星出恐声,有者无法出音焚火声,胸骨腔中冒烟声凄惨,末劫火烧无量堕其中。”

寿量:人间八百年相当于化乐天的一日,化乐天八千年相当于大号叫地狱的一日,大号叫地狱众生自寿八千年(360×8000×360×8000×800=6,635,520,000,000,000年即六千六百三十五万五千二百亿年)。若以人间年数计算,则如《念住经》中云:“大号叫地狱寿量达人间六亿六千与三百五十五万二千俱胝年。”

戊六、烧热地狱之苦:

烧热铁室诸众生,短矛刺头锤击打,

炽热火舌焚全身。人间一千六百年,

他化自在天一日,此天一万六千年,

烧热地狱之一日,烧热地狱之众生,

自寿一万六千年,即是人间俱胝数,

五十三亿零八百,四十一万六千年。

《致弟子书》中云:“阎罗狱卒手持时绳索,昂头毒蛇自脊骨髓出,乌鸦马鸡苍鹫与鹰鹫,啄尽彼等众生眼脑油。”

寿量:人间一千六百年相当于他化自在天之一日,他化自在天一万六千年相当于烧热地狱的一天,烧热地狱众生自寿一万六千年(360×16000×360×16000×1600=53,084,160,000,000,000年即五十三亿零八百四十一万六千俱胝年)。若以人间年数计算,则如《念住经》中云:“烧热地狱寿量达人间五亿三千八十万四千一百六十俱胝年。”

戊七、极热地狱之苦:

极热地狱之众生,炽热双层铁室内,

燃火三尖矛刺入,双肩顶出铁片缠,

沸液锅中受煮苦。寿量已达半中劫,

人间年数不可量,成住坏空一小劫,

四小劫为一中劫,八十中劫一大劫。

经中云:“害众盛燃极炽热,金刚三尖矛刺身,炽锅中煮铁片缠,火焚全身方稍憩。”

寿量:这一地狱的众生寿量无法以年数衡量,以成住坏空劫之次第计算,达到半个中劫。如《念住经》中云:“极热地狱众生需于半中劫内惨遭苦受。”

戊八、无间地狱之苦:

无间炽燃铁室内,唯闻狱众哀嚎声,

火与众生辨不清,如燃油灯烧灯芯,

火中剩存微生命,需一中劫久受苦,

无余较此更剧苦,故称无间无息狱。

《致弟子书》中云:“肺积干草燃心熊熊火,口喉冒出火焰与黑烟,腹裂灌浇铁水焚内脏,仅仅发出难辨惨叫声。欲求解脱剧苦之狱众,反复见门开缝远眺合,业力门栓紧闭复阻断,尔时又生灰心之他苦。炽燃锋利长箭如雨降,狱卒以棒殴打泪涟涟,同时灌入火星鬘铁汁,口鼻耳孔向上冒青烟。乃至眼脑凝膜皆糜烂,头破紫色火舌烧无余,忿怒火焰于彼身躯上,如于干柴加油火更旺。”《亲友书》中云:“如是一切痛苦中,无间狱苦最难忍。”《业分辨经》中云:“无间地狱狱门中,具六千万由旬之铁山,彼地狱众生磨尽此山方至命终,寿无量。”其中明显地说明了造舍法罪、破誓言等业力极其深重的众生堕入此地狱。《念住经》中云:“无间地狱众生过一中劫寿方尽,假使转生为人,亦是诸根不全者。”

戊九、彼等之摄义:

以上所述诸地狱,火焰渐增七倍热,

下者痛苦较前胜,业未尽前受痛苦。

以上所说的所有地狱火焰的热度呈七倍递增。《业分辨经》中云:“平常旃檀火,劫末地狱火,热渐七倍增,苦亦成七倍。”下面的地狱具有上上地狱的一切痛苦,则如麻风病上又出现疖肿一样,依次积多,感受呈七倍地粗大,痛苦也成七倍地增强,这些地狱众生在业力没有穷尽之前一直需要感受痛苦。

戊十(孤独地狱)分二:一、真实宣说孤独地狱之苦;二、破斥其他谬论。

己一、真实宣说孤独地狱之苦:

孤独地狱摄彼中,住于山树与虚空,

岩石水火不定处,少数多聚或独居,

彼为不同痛苦逼,是故称为孤独狱。

形如杵、绳、笤帚、薪烬、树干及不同有情相的孤独地狱众生,住于山、岩、水、火、虚空等不定之处,它们无论是群居还是独存,都受到寒热、饥渴、剖剁、炖煮等不同痛苦的逼迫,无有堪忍之时机。因为半日或瞬间或恒常被各不相同的业力所折磨,故称为孤独地狱。《毗奈耶经》中云:“目犍连尊者到海边时,见如杵、笤帚、树木之孤独地狱众生为诸多痛苦所迫而言:‘三有无安乐,孤独地狱众,分别为苦迫,如住炽火中。’”

己二、破斥其他谬论:

遮破其他颠倒分别念:

有谓因此地狱众,寿命短暂少数聚,

故称孤独实谬论,岩间恶蝎寿亦长,

经说孤独狱五百,比丘午斋集互争。

有些人说:“孤独地狱众生寿量仅有一日,故称为孤独地狱。”

这种说法是不合理的。如《铁室传》云:“又经数多年,仍住此狱中。”此经中已遮破了这种谬论。

还有些人说:“因为独一无伴、孤苦伶仃,故称为孤独地狱。”

这种说法也不正确。经中记载:珠辛吉尊者去往一处时,见到在一经堂内击犍槌后有五百声闻相众生集中便互相争吵、以兵器残杀,死尽无余。午斋时过又恢复如初。以此教证可以遮破彼观点。

戊十一(近边地狱)分二:一、略说;二、广说。

己一、略说:

现在宣说存在于无间地狱周边的十六个近边地狱。

无间地狱之四周,煻煨坑与尸粪泥,

利刃原及无滩河,四四十六近边狱。

己二(广说)分六:一、煻煨坑;二、尸粪泥;三、利刃原;四、剑叶林;五、铁柱山;六、无滩河。

庚一、煻煨坑:

无间地狱之众生,感觉门开行至外,

见妙壕影立即往,坠入没膝煻煨坑,

肉皆焚焦骨成白,恢复如初极痛苦。

以前在无间地狱的铁室中备受酷热之苦的众生,因业力多数减轻而觉得地狱之门开启,便逃到外面,看见一处好似凉荫般的妙壕前往那里,结果被铁狗所追,痛苦之中陷入煻煨坑中,肉焦骨露,又再度恢复。《致弟子书》中云:“为彼载满剑丛发威犬,长长金刚利齿啃刺身,驱向遍满火舌无滩河,处于难忍锋利尖石中。”

庚二、尸粪泥:

认为从煻煨坑中解脱出来的众生继续前行,又落入尸粪泥中。

脱离煻煨坑众生,复见爽泥即踏入,

沉于恶臭尸粪泥,为虫金铜铁喙刺。

《致弟子书》中云:“有为密密麻麻小虫蝇,蚀食身体拖拉其尸体,业力所牵缚于网中者,虽活然仅移动亦不能。”

庚三、利刃原:

复见悦原而前往,炽利刃剁身成段。

《致弟子书》中云:“入于锋利兵刃剑叶林,竭力奔跑遍体鳞伤时,堕满三尖短矛利剑箭,较阎王口更厉之井中。”

庚四、剑叶林:

抵至悦意森林处,为剑叶林狂风毁。

《致弟子书》中云:“难忍烈日所逼厌恶身,见一枝繁叶茂林前往,落入百种刃叶中毁身,长久住此唯以哭为友。”

庚五、铁柱山:

此等众生向前行,耳闻悦意山顶上,

昔友呼唤循声去,利铁刀锥刺血肉,

至顶鹫吸其脑髓。复闻山下呼唤声,

下山刀锥向上刺,且为原间具燎牙,

炽男女抱极痛苦,并为多犬狼所食。

离开了剑叶林的众生来到一座十分悦意的山前,看见昔日与自己作不净行的男女以及亲友在山顶上呼唤,于是便向上攀爬,结果铁器刀锥向下刺入血肉。下山时刀锥向上刺,感受如此剧烈痛苦。《致弟子书》中云:“速攀难忍铁柱山之时,丛生荆棘向下直刺入,穿透体内毁身受剧苦。”又云:“下山之时铁刺朝上方,倍加锋利刺身忆念失,有者为炽利刃三尖矛,猛烈刺身无法向下行。尔时具刃喙之乌鸦群,齐上掏肠腹脏拖在地,有者堕入山崖深渊处……可怖铁女身燃熊熊火,四处崩射火星鬘严饰,无顾虑中为如锯粗身,极其可爱姿态紧拥抱。”

庚六、无滩河:

复见清凉之河流,欣然前往涉入时,

热灰没腰焚骨肉,见其两岸狱卒护,

此等众生于彼处,数千年中受痛苦。

《念住经》中云:“彼如是往时,生起河流想,刚入之时,没及腰际,身肉皆焚,身骨皆离,恢复时又见昔日嬉戏者成为阎罗狱卒于其两岸护之。”

戊十二、摆脱此等痛苦之教言:

灼热剧苦所折磨,如是地狱谁不畏,

三界之苦无有量,知此理者当修法。

丁二(寒地狱之苦)分二:一、宣说八寒地狱;二、宣说彼等寿量。

戊一、宣说八寒地狱:

现在宣说寒地狱的痛苦:

八寒地狱之众生,寒冷所逼有八种,

雪等严寒之诸处,暗中暴风雪冻身,

疱起疱裂頞嘶吒,矐矐婆与虎虎婆,

裂如青莲如红莲,裂如大红莲伤中,

炽燃利喙含生食,乃至业尽方离苦。

八寒地狱的众生受到冰冷的大雪以及黑暗中刺骨寒风同时的侵袭,周身起满水疱,水疱破裂后形成伤口,口中不停地喊着“阿啾啾”,而说不出话,又发出“矐矐”的声音,牙关紧咬出不了声音,伤口逐渐裂成如青莲花般,有细小脉瓣,内向外翻,又裂成如四瓣莲花形,裂成如八瓣大莲花形,许多含生爬入仅由细筋连结的伤口内,啄食着。关于所感受无量寒冷之苦,《致弟子书》中云:“无可比喻寒风刺入骨,身体瑟瑟发抖缩成团,长出百疱破裂生含生,剑唇撕扯流髓黄水液,苦痛咬牙毛发皆杂乱,伤害眼耳喉结损全身,身体疲乏神志不清醒,住于寒地狱中大哭嚎。”

戊二、宣说彼等寿量:

如此痛苦的寒地狱众生寿量:

革萨拉斗二百倍,装满芝麻容器中,

百年取一粒至尽,起疱狱寿余廿倍。

《念住经》中云:“此革萨拉城中秤芝麻之斗二百倍量之容器盛满芝麻,每百年从中取出一粒,取尽之时,起疱地狱之众生于此狱寿尽也,余地狱寿量渐次增二十倍,以此类推,需受剧苦也。”与之相同,《俱舍论》中也说:“芝麻器中每百年,取出一粒至穷尽,即是具疱地狱寿,余寿渐成二十倍。”

丁三、摆脱地狱痛苦之教言:

如是思维寒热地狱的无量痛苦,教诫诸位精进修持解脱之方法:

为离一切地狱界,诸具心者当精进。

《亲友书》中云:“造罪之人乃至于,气息未灭存活时,闻诸地狱无量苦,毫不生畏如金刚。即便见闻地狱图,忆念读诵或造型,亦能生起怖畏心,何况真受异熟果?”

丙二(饿鬼之苦)分三:一、住界饿鬼;二、空游饿鬼;三、劝勉不贪三有勤修正法。

丁一、住界饿鬼:

现在宣说饿鬼的痛苦:

饿鬼住界与空游,身大腹宽手足微,

口如针眼喉腔细,不得饮食饥渴逼。

见花药树等即枯,境不悦意食呕物,

虽见饮食亦被护;内障腹部燃烧火,

口中喷火冒浓烟;共障饿鬼极贫穷,

恐怖受害无依怙,痛苦逼迫处惨境。

住界饿鬼有外障饿鬼、内障饿鬼、共障饿鬼三种。

外障饿鬼:因外境不悦意而得不到满足,身体恶劣,食用呕吐物,即使见到饮食也是被守护着的,或者到了近前便干涸无余……真是痛苦不堪。

内障饿鬼:在外障饿鬼痛苦的基础上,腹中燃起大火冒出浓烟。

共障饿鬼:在以上二者痛苦的基础上普遍具有的痛苦:贫穷饥渴、丑陋根残、无依无怙,因为恒受他众损害而惶恐不安。《致弟子书》中云:“难忍干渴远见净河流,欲想饮用而前往彼处,然成遍满毛发水棉物,脓血淤泥大便之浊水。狂风习卷巨浪至山巅,且见青翠檀香林前往,熊熊大火焚烧彼森林,树成柴烬多倒变坑洼。复见恐怖翻滚之大海,炽燃浪花高溅即前去,彼亦变成热沙与狂风,汹涌铁水滚滚悲惨境。虽欲此地云集降下雨,然云中降夹烟铁箭雨,燃烧金刚磐石火红雹,伴随金光闪电雨淋身。”

丁二、空游饿鬼:

空游饿鬼是指分散而居的饿鬼:

空游饿鬼诸鬼魔,罗刹药叉鬼王等,

业力神变无碍行,常造种种损害事,

散播疾病夺色泽,断除他人之寿命。

人间一月彼一日,饿鬼自寿五百年,

人间年数一万五,阎罗世界受痛苦。

因为这些鬼魔众生也包括在饿鬼中,所以同样感受无量痛苦,诸如外境不悦意,受害忧苦,饥渴所迫,去亲友面前也是将自己前世临终气息分解的病痛传染给他们,自己也是长久为此所恼,并且夺取该病人的寿命、色泽,唯行种种损害他众之事,心不安乐,即使以神变而行,可是甚至险隘之处也被守护着,也有自身如门、如锯、如柴烬以及犬鸟等种种形相者,有些饿鬼虽以往昔的微小善根而拥有资财,却为其他诸多痛苦所折磨,并且大部分时节颠倒,对他众来说是安乐之事,而在饿鬼身上却成了痛苦,诸如此类,数之不尽。《致弟子书》中云:“酷热所迫冰雪亦炽热,严寒所逼火亦成冷触,极其难忍异熟所蒙蔽,饿鬼显现种种颠倒相。口如针眼大腹数由旬,悲惨恐怖虽饮大海水,喉细无法进入宽阔腹,口中毒气亦令水滴干。”《亲友书》中云:“饿鬼所欲不遂意,屡生痛苦不可转,饥渴寒热疲畏惧,所生极其难忍苦。有者口小如针眼,腹如山丘饥所缠,虽得少许不净物,然无享用之能力。有者裸体皮包骨,瘦骨嶙峋如干薪,有者夜晚口燃火,投火飞蛾吞入口。有者劣种排脓血,粪等脏物亦不得,相互殴打从喉中,生出肿瘤化脓食。诸饿鬼界春季时,月亮亦炽冬日寒,树木不生诸果实,仅望一眼河亦干。连续不断受痛苦,有为所造罪业索,紧紧束缚之众生,寿量五千或万年。”也就是说,人间的一个月相当于饿鬼界的一日,饿鬼自寿五百年,即是人间一万五千年。

丁三、劝勉不贪三有勤修正法:

如此教诲:

知此生厌苦性理,具智慧者为解脱,

弃离喜爱三有心,必定修持寂灭法。

丙三(旁生之苦)分二:一、痛苦之理;二、劝勤修法。

丁一、痛苦之理:

宣说旁生界也无有安乐:

海居旁生四洋中,互相啖食苦无量,

住于黑暗洲海处,畏食寒热饥渴恼。

海居旁生住于四洲之间的大海中,鱼螺鲸等如酒糟般密密麻麻遍满其中,它们大的吃小的,小的也吃大的,超出铁围山范围形如簸箕之外边的洲间是黑暗处,因为这里无有日月光芒的照射。水生动物都会受到互相啖食、饥渴等无量痛苦。

散居人间鸟兽等,猎人侵害各自损,

牛马驼驴山羊等,役使殴打苦无边,

因肉皮骨而遭杀,感受痛苦无边际。

散居旁生是指住于人间的高山、平原、水中、岩洞、虚空等处的昆虫蜂蝇、飞禽走兽等。这些旁生也各自感受着饥渴寒热、相互为食、疾病危害等无量痛苦。尤其遭受猎人、渔夫、捕鸟人的侵害,有些因为自己的肉、皮、骨(价值昂贵)而遭杀。有些被役使到最后也是被宰,期间屡遭毒打、刺血等,感受无边痛苦。

诸龙苦乐日夜半,午前午后乐变苦,

有处降下热沙雨,有者无友孤贫逼,

共愚畏惧大鹏等,具有多种多样苦。

寿亦不定有一日,经说龙王等住劫。

龙宫内,无论是昼夜还是午前午后,快乐也会成为饥渴寒热等各个痛苦,受到诸多苦厄折磨。有些地方降下热沙雨,有些被同类所弃,摈出群外,孤独无助。龙类的共同痛苦即愚昧无知、大鹏之侵袭、密咒之威胁(指人间密咒师念咒降伏),还有其他无量损害。

寿量:旁生的寿量不固定,有些寿命仅仅一瞬间或一天,也有安止龙王[4]等寿量长达一中劫的。《俱舍论》中云:“旁生最长一中劫。”《龙王请问经》中云:“我于此海中已住一中劫矣。”《亲友书》中云:“旁生生处亦遭杀,捆绑殴打各种苦,弃离趋寂诸善法,相互啖食极难忍。有因珍珠有因毛,血肉骨皮而遭杀,毫无自由受人打,鞭抽铁勾等役使。”

丁二、劝勤修法:

思维此理欲解脱,旁生界者为利乐,

昼夜精进而修持,增上决定胜妙道。

正是由于没有奉行十善等妙法才导致堕于旁生界中,所以劝诫想摆脱旁生痛苦的诸位精进修持暂时获得人天之正道即随福德分的十善业、四禅、四无色,以及究竟解脱之妙道即福慧资粮的空性大悲藏、六度等。

丙四(人类之苦)分三:一、总说受八苦之理;二、别说八支分苦;三、劝诫为摆脱人间痛苦勤修正法。

丁一、总说受八苦之理:

宣说获得善趣也无安乐之理:

人类亦无安乐时,悲伤苦恼烦乱等,

一苦未消一苦至,食用杂毒食变苦,

衣食行过患病等,生后痛苦为行苦,

即是三大根本苦,生老病死怨憎会,

爱别离与求不得,近取八分苦无量。

人类是如何受苦的呢?苦苦、变苦、行苦即是三大根本苦;生老病死、怨敌相会、所爱别离、所求不得、近取五蕴之执著即是八种支分苦。人们周而复始地感受着此等痛苦。首先,苦苦是指痛苦重叠出现,如父死母又亡;变苦指当下拥有的快乐随后变为痛苦,诸如正当娶媳欢庆之时房屋倒塌,食用杂毒的饮食等;行苦指服毒、衣食行为不当而引起生病,或者加害有权势者反遭到报复……《毗奈耶经》中云:“轮回具苦蕴,苦苦与变苦,行苦八分苦,众人受剧苦。”

丁二(别说八支分苦)分八:一、生苦;二、老苦;三、病苦;四、死苦;五、怨憎会苦;六、爱别离苦;七、求不得苦;八、近取蕴苦。

戊一、生苦:

往昔享用的习气占大部分,如是漂泊于中阴的寻香识,将母胎执为住所而投生。

痴识风心明点聚,凝酪膜疱及血肉,

坚肉支节鱼龟形,经七七日渐成身。

母稍受累饥渴寒,热等亦觉苦无量,

需受黑暗狭畏臭,蜷曲难忍之痛苦。

中阴意识进入父母交媾白红明点融合之中,最初的七天形成如水银般荡荡悠悠的凝酪,第二个七日形成如柳絮、鼻涕状的膜疱,第三个七日成为如拇指形的血肉,第四个七日成为如蛋形的坚肉,第五个七日形成如莲花瓣状的支节,第六个七日如鱼形,第七个七日如乌龟状,因为手足稍稍突出酷似龟形而以此作为比喻。母亲所进饮食之精华对胎儿起到饮食营养的作用。此时,因胎儿活动母亲也感到身体不适。期间,胎儿觉得处于黑暗、狭窄、令人发呕之处,倍受蜷曲之苦。如果母亲过饿或过饱则有坠入海中或被山所压之感,倘若母亲劳累过度或作剧烈运动,则出现堕入深渊般的痛苦[5]

七至廿六七日间,形成根肢汗毛等,

乃至三十六七日,体力增大且能动,

后束缚于骨穴中,业风所感倒头生,

险死苦如众合狱,生后接触如剥皮,

倘若为之作沐浴,则如宝剑刺肉瘤。

住胎直至第二十六个七日之间,身体的支节、手指足趾、双目等器官乃至汗毛、头发、内脏、风脉明点、血、黄水、男根或女根等之间(十二)处皆明显形成,到第三十六个七日间体力增长。所有的男孩在母亲的右胁部位,面朝内,双掌覆面而住。女孩在母亲左胁部位,面朝外而住。随后由业力所感头足颠倒被夹在骨穴中间而降生,遭受了众合地狱般的痛苦。生后其身刚一被接触,好似剥皮一样,沐浴时,如同用宝剑刺肉瘤一样,感受无量痛苦。有关详细内容,当阅《阿难入胎经》。关于此等情形,《致弟子书》中云:“进入难忍充满不净物,十分狭窄漆黑之暗处,住于如同地狱母胎中,身体蜷曲需受大痛苦。次受苦如硬器榨芝麻,一旦降生亦以恶业牵,感受此等难忍之痛苦,尔时不亡往昔罪业致。沉于遍满不净物处身,为胎盘缠具有难忍味,此苦逼盛如伤痕复坏,正发呕时遗失昔记忆。”

戊二、老苦:

老苦极其难忍受,韶华逝去皆不悦,

不堪赞毁依手杖,食难消化体温失,

体力失故行动难,不至欲处关节变。

根失蔽眼不见色,声香味触皆不觉,

忆念不清痴沉眠,享用外境力微弱。

食等美味亦反感,寿逝畏死识紊乱,

如童脆弱无耐力,如油已尽灯速熄。

人到了老年,由于韶华已消逝,所以体力丧失,关节变形,食不消化,因诸根障蔽而造成眼花耳聋、言语结结巴巴,忆念不清,从前所喜爱的外境、食物等也不像以往那样悦意,由于舌根功能减退而不像年轻时能品尝出饮食的味道,忧虑死亡而受折磨,犹如孩童般无有承受力,老年人有诸如此类的无量痛苦。《致弟子书》中云:“尔后死主伸出衰老手,无可奈何为彼所擒住,满头白发露出诸獠牙,大笑之中捉住其头部。尔后彼之关节皆分散,心亦改变行走力丧失,身体亦成摇摇晃晃状,唯使罪业必定增长已。诸根悉皆依次而萎缩,贪恋外境能力亦丧失,暂时此去将至于何处,若有地狱罪业畏惧之。”

戊三、病苦:

病苦极为难堪忍,患者身体已改变,

内心悲伤意不悦,外境受用不称心,

疑虑丧命生忧愁,无法忍苦出呻吟。

人在遭受疾病折磨时,心烦意乱,容易发怒,对任何事物都生不起欢喜心,十分担心死亡,有时又认为不如死了好而想自杀,接近自杀时痛苦的感受简直等同于在地狱中受苦。《百业经上释》中云:“病恼之有情,如地狱感受,后后愈增大,如贪者世苦。”

戊四、死苦:

无论是寿尽而亡还是寿未尽而夭折,都要感受死亡的剧烈痛苦。

死亡痛苦极剧烈,衣食语榻皆最终,

舍身命眷仆亲财,独自漂泊而生畏。

人在临命终时,卧最后床,住最后处,说最后语,吃最后食,穿最后衣,此生的一切都是最后一次享用,必然要舍弃眷属、受用。所拥有的一切皆无有权利带走,只能独自前往陌生的地方,想到这些,在心不欢喜的心态中感受气息分解的强烈痛苦而中断生命,漂泊于自现的中阴界,无依无怙。人们将其尸体放在担架上抬着,扔到尸陀林中而被豺狼等啃食,亲友们悲伤不已,万分痛苦。《致弟子书》中云:“尽管死主践踏自顶上,然我丝毫未曾觉察到,生起如同金刚之忧愁,心灵感受痛苦之折磨。亲友悲痛哭泣泪涟涟,当知为如金刚苦所压,气息分解剧苦所逼迫,如入极其难忍黑暗处。精心悉力所护之身体,相识已久今将舍弃之,阎罗王以绳索紧束缚,纵拽头发放声大哀嚎,彼之嚎声已为诸亲友,各自哭声淹没而不闻。于难行河磐石淤泥间,锋利荆棘丛生诸险途,凶狠阎罗狱卒持时索,系颈棍击驱赶而带走。”

戊五、怨憎会苦:

如是怨憎会痛苦,遭受不悦害恐怖。

如果遇到憎恨的怨敌,则对自己的生身性命、财产受用都将构成严重的威胁。

戊六、爱别离苦:

慈爱对境相别离,内心忧伤悲哀泣,

意不欢喜之根源,追忆优点贪所恼。

如果与慈爱的亲朋好友别离,忆起他的音容笑貌种种优点,更加伤心难过,苦不堪言。

戊七、求不得苦:

所欲不遂之痛苦,事不成故心刺痛,

感受贫穷可怜苦,饥渴逼迫如饿鬼。

倘若愿望没有实现,则心不舒畅,资具贫乏或者一切欲望未得到满足也会刺痛内心,闷闷不乐。

戊八、近取蕴苦:

经说色受想行识,近取五蕴有漏性,

是故乃是诸苦处,苦依苦器与苦源。

《中般若经》中云:“须菩提,近取五蕴乃有漏法故为诸苦之处、诸苦之所依、诸苦之器、诸苦之源也。”意思是说,色蕴现量造成苦害的缘故是苦处;受蕴承受痛苦的缘故是苦器;想蕴能生起分别妄念而成为最初之门的缘故是苦依;行蕴与识蕴是作者与知者的缘故为苦源。此等之理在《般若八千颂广释》中也有如是宣说。

丁三、劝诫为摆脱人间痛苦勤修正法:

劝诫诸位对人间痛苦生起厌烦心而力求摆脱。

如是一切人世间,苦因果故无安乐,

为脱此苦思善道,当求解脱轮回法。

有些人现行痛苦之因——不善业,他们将于后世感受苦果,有些人现今正在感受往昔的苦果,所以必须从中解脱。

丙五(非天之苦)分二:一、无乐之理;二、劝勉精进修法。

丁一、无乐之理:

诸非天亦无乐时,无义战争起嗔恨,

嫉妒天福不堪忍,沙场百般受痛苦。

阿修罗自己内部互相斗争,看见三十三天的快乐与财富后为嫉妒怒火所迫(,难以堪忍)。有时在与天人作战的沙场上,遭受断头断肢之苦,或者被金刚、利矛、铁轮等击伤,有些丧命,有些感受濒临死亡的恐惧与痛苦。《亲友书》中云:“非天嗔恨天福故,心中生起大痛苦,虽具智慧以趣障,无法现见真实谛。”此中所说的不见谛是指诸如声闻缘觉之见道,并非是大乘见道。《宝积经》中云:“尔时说此法门,天、龙、非天、大鹏、人非人、大腹行等不可胜数之众生获得见诸法之无尘离垢法眼。”因此,应当通达诸乘之理。

丁二、劝勉精进修法:

非天也是如此痛苦,所以,应当勤修正法。

故求善妙寂灭众,当速修持解脱法。

丙六(天人之苦)分四:一、死堕之苦;二、投生之苦;三、有漏乐苦;四、当修解脱法之摄义。

丁一、死堕之苦:

善趣中的天界也摆脱不了痛苦。

欲天处苦亦无量,放逸欲醉与死堕,

花鬘枯萎不喜垫,为诸亲友所舍弃,

见后生处生畏惧,天界七日难忍受。

如是四大天王天、三十三天、夜摩天、兜率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六欲天的天众,表面上十分快乐,实际上这种快乐也超越不出变苦、行苦的范围。天人濒临死亡时,身色不美,不喜宝座,花冠枯萎,天衣染垢,出现前所未有的汗水。此时,被天界的伴侣抛弃,孤苦伶仃,心烦意乱,又以天眼见到将要投生之处而惊恐万分,昏厥过去。这时,他的父母、亲友从远处呼唤他的名字并说:“愿你死后转生于南赡部洲人间中,在那里行持十善法,将来再投生到此天界。”一边说一边散花,之后就离去了。天人(于临终前)七天中感受此等死堕痛苦。《亲友书》中云:“天界虽具大安乐,死堕痛苦大于彼,如是思维高尚士,不贪终尽之天趣。身色变得极丑陋,花鬘枯萎不喜座,衣染污垢身体上,前所未有汗汁流。天境天人已出现,天界死堕之五相,犹如地上临终者,所示一切之死兆。”

丁二、投生之苦:

梵天等处之色界,四禅诸天之众生,

往昔业尽堕下有,感受变苦而苦恼,

无色寂止业已尽,见后投生具行苦,

虽得善趣不可靠,善缘者当修解脱。

从梵众天到广果天之间所有禅天的众生也是同样,死亡时,自己所拥有的安乐转变为趋入后有的痛苦。龙树菩萨亲口说:“梵众天等禅自成,光色威力虽无量,未证无我随眠性,死堕地狱无定耶?”

无色界众生虽然安住于一缘寂止中,死亡时也有趋入后世的行苦。因此,应当生起厌离心。如《亲友书》中云:“轮回自性即如此,天人地狱饿鬼畜,生于何趣皆不妙,当知乃为多害器。”

丁三、有漏乐苦:

贪轮回乐诸众生,如爱火坑受苦已。

此外,(贪恋轮回安乐的众生)只会播下长出后世投生恶趣的种子,为四大瀑流(生老病死)所害而已。《致弟子书》中云:“痛苦火堆恐怖此世间,自矜安乐士生增上慢,彼令阎罗王开其大口,此为投生后世之树种。”

丁四(当修解脱法之摄义)分四:一、若不修法不得解脱之理;二、从前未被调化故若不精勤不得解脱之理;三、大悲不度无缘恶业者之教言;四、虽说痛苦亦不生厌之理。

戊一、若不修法不得解脱之理:

倘若有人认为对于恶趣众生佛也会救护的,于此宣说自己造恶业则恶趣之果成熟于自身,所以难有蒙受大悲观照之机会。

如是解脱依自己,释尊已示解脱法,

他众骤时不能度,如眠醉梦无他遣。

若能佛菩萨悲光,早令轮回成空无,

是故今披精进铠,时至踏上解脱道。

从轮回和恶趣中解脱出来完全依赖于自己的精进,他人除了指示方法外,是无法代替你精进修法的。如《毗奈耶经》中云:“吾为汝说解脱法,解脱依己当精进。”就是说,自己方能遣除自己所积累的自现之业,如同睡梦消除与否主要取决于自己能否从梦中醒来,依靠他人破除梦境是不可能的。如果有这种可能,那么以一尊佛的大悲光,于无量劫以前就应使此轮回完全空无了。

戊二、从前未被调化故若不精勤不得解脱之理:

由自己的罪业所致,

昔日无数佛陀尊,如我未能被化众,

漂于苦性有旷野,若如既往不勤修,

反复感受六趣苦,诸位于此当深思。

寂天菩萨云:“饶益众有情,无量佛已逝,然我因昔过,未得佛化育。若今依旧犯,如是将反复。”这其中所说的道理,实在值得深思。

戊三、大悲不度无缘恶业者之教言:

轮回苦如空无边,如难忍火种种境,

忍受非处呵责处,放逸无愧不知惭,

如此无缘恶劣众,岂有大悲度化时?

经说佛方便事业,所化清净因缘生。

是故当知己罪过,诚心忆念轮回苦,

我与诸众为解脱,踏入寂灭正道中。

如是轮回痛苦不可思议漫无边际,故如虚空;难以忍受,故如火堆;各种各样,故如白红种种现境,忍受如此痛苦是不应理的。《入行论》中云:“犹忍不嗔彼,非当应呵责。”忍受轮回之苦是无惭无愧者,此人怎么会蒙受佛陀大悲日光的照耀,犹如太阳光芒无有入于地下暗处的机会。也就是说,好似地下的黑暗因为存在方式不清净而使光芒照耀的因缘不具足一样,自相续笼罩着黑暗也难有大悲调化的机缘。佛陀的大悲也根据所化众生的福德缘分而显现,倘若众生不具备福德与缘分,则不可能被调化。如《华严经》中云:“如月纵出升,非器不显现,佛陀大悲月,亦不照无缘。”因此,现在就应该勤修必定解脱的方便法。

戊四、虽说痛苦亦不生厌之理:

微苦尚且不堪忍,难忍有苦何堪言?

虽已如是作开示,然却毫不生厌离,

我心真如巨铁球,或如石头无有心。

寂天菩萨云:“于今些微苦,若我不能忍,何不除嗔恚,地狱众苦因?”必须以这种方式来思维。如果生不起少许厌离之心,则诚如《宝箧语》中云:“虽闻有苦不生厌,此人委实极愚痴,犹如石头或铁球,显然可谓我无心。”

甲三、思维轮回痛苦之理:

轮回难忍具苦蕴,根本随眠诸烦恼,

多种痛苦之来源,若是有心知理者,

谁人于此增贪欲?故当迅速超三有。

如是轮回是痛苦之本性,众生感受苦蕴之果。苦因即是六种根本烦恼与二十种随眠烦恼,理应对烦恼谛中所摄、众多病害之大根源的这一自性生起厌离心。

甲四、回向本品善根:

现在将此等妙音善说之福德为利益众生而回向。

以此乐源法喜宴,愿三有城诸众生,

享受喜乐除众苦,疲劳心性今休息。

如是以所穿成善妙句义之珍珠般的善根回向众生,愿以此使无始轮回中善资正法贫乏、身心疲惫的三界一切有情,具足圣者殊胜财富,并得到休息。

 

愿为地狱等世火逼者,前往缓流清凉之天湖,

珠宝珍珠钏镯之光芒,饰面天界之中获菩提。

如是愿诸饿鬼与旁生,非天人天同缘之有情,

已得善趣一切喜乐后,获得离尘寂灭菩提果。

愿诸禅天众生行善法,四无色界众亦醒寂止,

圆满究竟福慧二资粮,获如怙主无量光佛果。

我愿以此殊胜善良心,引导三有众至最寂位,

日夜精勤究竟自他利,获得相好无边怙主果。

 

大圆满心性休息中第三品轮回痛苦释终

 



[1]中箭:指萨绕哈尊者。

[2]《广戒经》:分辨教。四分律之一。此中分辨比丘戒二万四千九百颂,分八十三卷。

[3]本来,藏文中此处分七,第七是脱离此等痛苦之教言,但在下文中每一趣有单独说明,而没有总体说明脱离六趣之苦的教言。

[4]安止龙王:八大龙王之一,梵名德巴迦。

[5]此段中从“母亲所进饮食……出现堕入深渊般的痛苦”在藏文中本是后文中的内容,但为了与颂词相对应,便于理解,故在翻译时稍微将顺序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