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品 依止善知识

 

通过共同四前行使心相续堪能,以宣说佛性功德令生欢喜,因如理宣说彼等之义者即是善知识,故于此宣说依止善知识品。

依止善知识品分六:一、善知识为无误引导者;二、善知识为一切决定胜之源泉;三、依止善知识弃离恶知识之教言;四、远离恶友等;五、了知取舍后求悉地之理;六、回向本品善根。

甲一、善知识为无误引导者:

现在宣说能引导众生之善知识的法相等,承上启下:

如是无谬因果道,来源依止善知识。

了知正法与非法、善业与恶业都是由依止善知识而来。《华严经》中云:“嗟!善男子,汝当令善知识生喜,以此可尽知福德与非福德资粮,故能尽除一切流转轮回之因。”

甲二、善知识为一切决定胜之源泉:

三世一切佛菩萨,以及声闻缘觉众,

获三菩提由师生,获得世间增上乐,

亦源依止诸上师,故当谨依善知识。

《弥勒请问经》中云:“弥勒,当知诸声闻、缘觉及无上佛陀之解脱、彻见诸法之智慧皆来自于依止善知识;弥勒,当知众生之一切利乐皆源于自之善根,彼亦来自善知识。”

甲三(依止善知识弃离恶知识之教言)分二:一、略说;二、广说。

乙一、略说:

犹如藤依旃檀树,依止正士自变善,

好似粪染吉祥草,依止恶人自成劣,

故当敬依善知识,弃离一切恶知识。

犹如依于旃檀树的藤条久而久之也会变得高高耸立、香味扑鼻;如同被烂鱼等肮脏物所染的纯净吉祥草也会变得污秽不堪。同样,我们发觉到依止正士的利益与依止恶人的过患后,应当依止善知识。《毗奈耶经》中云:“藤依萨拉树,依正士复然,为妙功德饰。”又云:“人前吉祥草,若为腐鱼染,不久吉祥草,亦成如是腐。故依非正士,后果亦复然。”

乙二(广说)分三:一、上师之法相;二、依师之方式;三、弟子之法相。

丙一(上师之法相)分八:一、善知识之总法相;二、善知识之功德;三、殊胜法相;四、以比喻赞颂;五、相合意义而赞颂;六、摄义;七、视上师胜过佛陀;八、依师之功德。

丁一、善知识之总法相:

善知识法相中,首先宣说总的法相或者依照外显宗而言:

若问上师之法相,为引世间与众同,

超世间故与众殊,三门诸行较众胜。

《华严经》中云:“何为善知识?为引导一切有情,故见无有不同;超越世间故与众皆不共;所作所为具义故成办无量利益。”

丁二、善知识之功德:

若问:善知识有何功德?

威仪寂静身无过,善巧遣疑语无垢,

遍知慧藏意调柔,广闻大悲德无边,

大智意行如虚空,事业无量利缘众,

仁慈无厌恒精进,众生导师当依止。

善知识以其身语意众多功德利益有情,智慧密意深广如虚空;以广大的事业令凡是与之结缘者均播下解脱种子;以大悲心恒时如独子之母般观照众生;因为富有圆满通达圣教的功德而应机广转各乘法轮。《经庄严论》中云:“当依调柔极寂静,具德精进通圣教,证悟实相语善巧,慈主离厌善知识[1]。”

丁三、殊胜法相:

在总的法相基础上,具足其他功德之内密宗上师的法相:

尤其密宗上师相,戒誓言净具灌顶,

精通如海续窍诀,念修事业皆自如,

见修行果获证相,以慈善巧之方便,

令所化众成熟解,传承加持云不散,

当依如是成就者,具有功德之上师。

大阿阇黎布玛莫札于其所著的《幻化网如镜疏》中云:“上师即圆满获得内外坛城之灌顶,戒律誓言清净,精通续部各自之义,依修及(息增怀诛)事业等义皆运用自如,因证悟见解而不愚昧,已获修行之纯熟体验,各种行为与实证相联,以大悲心引导所化众生,具足此八种法相。”我的上师(大持明革玛燃匝尊者)说:“在此八种法相基础上,尚需具足无垢传承与加持之缭绕云雾,共九种法相。”

丁四、以比喻赞颂:

若问:如是上师具何功德?

具足无边功德者,一切众生之至亲,

于此略赞善知识,令渡有海大舵手,

令入正道大商主,遣除衰败如意宝,

熄业惑火甘露水,清凉法雨妙雨云,

令众生喜大天鼓,除三毒疾大药王,

一切有情安乐源,犹如茂盛摩尼树,

遣愚痴暗大明灯,自成众愿妙宝瓶,

大慈日光无有量,除恼利乐皓月光。

《华严经》中云:“嗟!善男子,能令他众渡过轮回海,故如大舟;令入解脱道,故如商主;遣除三有衰败,故如摩尼宝;熄灭业惑之火,故如河流;普降大法雨,故如妙云;令众生欢喜,故如大天鼓;遣除烦恼之疾,故如药王;遣除一切无明黑暗,故如明灯;满足众生所欲,故如如意树;成办一切所愿,故如妙瓶;慈心无量,故如日轮;遣除烦恼酷热,故如月轮;赐予圆满功德,故如多闻天子。”

丁五、相合意义而赞颂:

密意广如净虚空,光明等持如星辰,

智悲无量如大海,悲心奔腾如瀑布,

不外散乱如雪山,毫不动摇如山王,

住有不染如莲花,等慈爱众如父母,

功德无量如宝藏,引导世间如佛陀。

《大方广佛华严经》中云:“嗟!善男子,如是善知识所生功德无有量。即悲心广大如虚空;具诸多总持、等持如星辰;大悲无量如大海;悲心无量如河流;不为散乱所动如雪山;于真如性中不动摇如山王;虽住于三有中然不为过患所染如大白莲;慈心无垢平等如父母;功德无量如珍宝之源泉;救度轮回诸众如善逝。如是功德无量无数。”

丁六、摄义:

具德上师即法王,住于何处等诸佛,

令凡见闻念触者,悉皆摧毁诸轮回,

事业广大任无量,如众所依之大地。

如若佛陀出于世间,则令凡是见闻忆念的一切众生行持善法。同样,上师也能做到这一点。上师以相应的事业利益众生,由此也说明上师等同佛陀,上师又是佛的化身,由此也说明上师等同佛陀。《大鼓经》中云:“阿难莫哀伤,阿难莫哭泣,我于未来时,化为善知识,利益汝等众。”《金刚镜续》中云:“金刚萨埵坛城主,上师等同一切佛。”

上师如大地般无有厌倦地成办他利,即使见到自利寂乐也不希求,为了他利纵然有再大的困难也甘愿承受。《致弟子书》中云:“一切大士精进而利他,纵为劣种亦勤令众乐,犹如七马无厌驾驭日,大地不畏沉重撑世界,毫不利己大士同此等,一心一意利乐世间界。见为无明云烟笼罩众,坠于痛苦火中无自在,精进之心如头燃烈火,彼等即是大士或智者。利他纵入遍火无间狱,亦如清凉月光雪极喜,利己纵是绽放莲花海,亦如熊熊火舌极酷热。利益他众一切诸智者,纵住剑叶林中亦轻松,利己刹那相处诸天女,于乐园中欢悦亦不为。为度无有依处诸有情,亦能屡屡入于无滩河,利己依于乐触之自性,热气腾腾天河亦不为。如是谨持宝饰之饰戒,明中光明寂静甘露定,喜中喜慧报恩人方得,依吉祥之吉祥寂乐因。恒时依止佛语之花朵,药树鲜花中生广大果,当依善逝花语善知识,且观蜂于蜜中极欢喜。”

丁七、视上师胜过佛陀:

上师即佛第四宝,坛城主尊黑日嘎,

调伏浊世难化众,所化之前胜诸佛,

三门无伪敬依止,悉地根本金刚师。

《佛双合续》中云:“佛法僧三宝,上师第四宝。”《广大密续》中云:“坛城主尊黑日嘎,即是胜师悉地源。”《无垢虚空经》中云:“阿难,诸如来非于一切众生前显现,而尽现为善知识宣说佛法,令播下解脱种子,故善知识胜于一切如来,当铭记此理。”又《道情歌集》中云:“悉地根本金刚阿阇黎。”《如意大庄严续》中云:“三门具敬畏,恒奉诸供品,真实依上师,令其生欢喜。”

丁八、依师之功德:

除以上所述之外,上师还有其他哪些功德呢?

上师可阻恶趣道,利乐现后善趣梯,

加持相续示真义,令入成熟解脱道,

故以稳固不变信,恒时无厌依上师。

上师开示阻塞恶趣道、开启善趣门的妙法,引导我们趋入佛地,并且是一切功德的源泉,如果我们无有狡诈、恒时稳固、诚心诚意、毫无厌倦地恭敬承侍,则今生便可获得殊胜功德。《智慧镶嵌续》中云:“恒时无谄诳,于具诸德师,虽作微供养,今长寿无病,受用丰悦意,来世得解脱。”《无尽藏窍诀歌》中云:“呜呼空行之密语,能示诸法为一义,即是犹如天鹅喙,殊胜至尊之上师,当以敬心净顶戴。能诠心性唯上师,所诠法器即弟子,证悟此义刹那间,摧毁诸苦源师恩,现见实义为报恩,当恒视师为药王。深广轮回大海中,能渡宝舟唯上师,依此大船得大乐,真敬大力舟子师。以如日之智慧光,能遣无明殊胜士,如点金剂法成乐,恒依善巧轮王师。以如河心伏二执,未舍一切具净智,未改自心住本地,皆由师言甘露生。心与心所诸名言,假立此法成助缘,源于胜师之语莲,即皆来自善知识。谁亦不知续隐义,名言以及诸佛密,窍诀眼见遍法味,礼师足尘证智慧。空箭射中诸实法,以现方便证空性,以智慧见所量境,彼慧源于无等师。方便令惑转道用,任何妄念无法转,由此窍诀藏所生,定依至尊力获得,故以方便恒依止,具有传承加持师。”

丙二(依师之方式)分二:一、依师方式之比喻;二、如同患者依医师。

丁一、依师方式之比喻:

若问:该如何依止上师呢?

如同患者依药王,黎民百姓依君主,

客人依止护送者,商人依止大商主,

舟子依赖于船桨,为灭烦恼离过害,

因畏生死成二利,为渡有海当依师。

为了消除烦恼的疾病,一定要像患者依止医师那样依止上师;为了摆脱罪过的恐怖,要像百姓依赖国王那样依止上师;为了解脱生死怖畏,要像客人依赖护送者那样依止上师;为了成办自他二利,要像商人依止商主那样依止上师;为了越过轮回大海,要像船夫依靠船桨那样依止上师。

丁二、如同患者依医师:

首先当如患者就医般依止上师。

上师明医教言药,自为患者作此想,

精进修持如服药,得寂乐果如病愈。

其余依法以此推,当以清净四想依。

《华严经》中云:“善男子,汝当于己作患者想;于法作妙药想;于精进修持作疗病想;于善知识作明医想。善男子,汝当于己作庶民想;于法作无畏想;于精进修持作灭害想;于善知识作国王想。善男子,汝当于己作客人想;于法作无畏施想;于精进修持作救畏想;于善知识作护送者想。善男子,汝当于己作商人想;于法作商品想;于精进修持作获利润想;于善知识作商主想。善男子,汝当于己作舟子想;于法作船想;于精进修持作趋彼岸想;于善知识作船桨想。善男子,汝当想善知识无厌担负一切如大地;不为一切所害如金刚;不违一切教言如弟子;唯命是从如奴仆;毫无傲慢如断角牛。”《入行论》中云:“舍命亦不离,善巧大乘义,安住净律仪,珍贵善知识。”

丙三(弟子之法相)分二:一、应舍弟子之法相;二、应摄弟子之法相。

丁一(应舍弟子之法相)分二:一、劣法器弟子之法相;二、未观察之过失。

戊一、劣法器弟子之法相:

劣缘弟子诸过根,无信惭愧悲心微,

种姓行为缘皆卑,妄念业惑五毒粗,

混淆善恶法非法,违犯学处破戒律,

不守誓言无对治,愚痴慧浅难知足,

增长嗔心多粗语,师作野兽法麝香,

自为猎人修射箭,获得法果售他人,

以五倒想依师者,无誓言故今来苦。

劣缘弟子是诸多过患之器,信心微薄,无有惭愧,悲心微弱,种姓卑贱,性格恶劣,行为下流,缘分浅薄,妄念纷纷,烦恼粗重,善恶不分,违犯学处,失毁戒律,不守誓言,不护惑门,不知对治,智慧浅薄,难以知足,嗔心增长,常出粗语,自然勤做非法之事。如此之人是出卖佛陀灵魂者,是亵渎正法者,是僧众的败类。此等弟子若向上师求法,则不调伏自心,损害他众,轻蔑有情,如同猎人,心想:我只不过要从这位阿阇黎得传承而已,其实他也有如何如何的过失,就像旁生一样。这些人只是表面闻法想胜过他人,视正法如麝香。闻法尚未圆满,却为了得到他人的奉承或在别人面前炫耀,或者为得少许资具而将佛法如同商品般出售。此类人今生不吉祥,来世将漂泊于恶趣中。《三誓言庄严续释》中云:“诽谤密宗金刚师,以法换取食财物,且不如理守誓言,彼等即生寿命短,失毁福德及善缘,空行惩罚遭痛苦,后世堕入恶趣中。”

戊二、未观察之过失:

此外,恶缘弟子,

有者最初未观察,鲁莽草率成师徒,

喜新赞德后诽谤,有者阳奉阴违依,

间接污辱师眷属,彼等将堕无间狱。

有些弟子最初没有观察上师,上师也不曾观察弟子相续,而草率结成师徒关系,虽然刚刚接触时弟子恭敬承侍供养上师,但以小小因缘便恼羞成怒,从而对上师出言讥讽、恶语中伤,独处时也想着上师的过失,并且污辱上师的一切眷属。有些弟子虽然当面虚伪地赞叹、恭敬上师,实际上却毫无信心恭敬心,并且暗中狡诈欺骗上师。此等弟子因诽谤上师的缘故罪过无量。《事师五十颂》中云:“佛经真实而宣说,诽谤上师之众生,长久住于无间狱,此等恐怖地狱中。”

丁二(应摄弟子之法相)分十二:一、贤善弟子之法相;二、思师功德忏前戒后;三、勿令师不喜所作当请示;四、于师前断除身之恶行;五、断除一切语之过患;六、断除意之邪分别念;七、观察己过恒敬上师;八、持一切恭敬行为;九、修持正念正知不放逸;十、以三喜恭敬承侍上师;十一、以方便遣除他人之诽谤;十二、如是而行之功德。

戊一、贤善弟子之法相:

宣说殊胜法器之法相:

善缘弟子信心大,精进修法智慧高,

具正知念不放逸,不违教言守戒誓,

三门调柔悲心大,胸怀宽广不急躁,

慷慨具有清净观,虔诚恭敬恒稳固。

令上师欢喜的功德也是无量的。《文殊智慧庄严经》中云:“任何具殊胜信心之善男子或善女人,若恭敬供养承侍善知识,则胜过供养恒河沙数诸佛福德无量倍。”《胜智续》中云:“若以一滴油,涂师一毛孔,其福则超胜,供养千劫佛。”因为上师是殊胜的对境。《集密意续》中云:“当知上师较,千劫佛严厉,千劫一切佛,皆由依师生,无有上师前,佛号亦无有。”

戊二、思师功德忏前戒后:

贤善之弟子,

恒时忆念上师德,不思过失见思德,

定是自现师无过,深思忏戒依对治。

作为贤善的弟子,从不观察上师的过失,而唯一忆念其功德。假设稍不起信,则应想如梦中出现的恶境皆是自心迷乱显现一般,上师决不会有过失。即使梦中对上师行为不生信心,(出现邪见等,)醒时也需要立即忏悔。《菩提轮游舞续》中云:“倘若于梦中,见上师过失,醒时即忏悔,倘若未忏悔,亦堕无间狱。”如若白日出现此等现象,必须在刹那或须臾或者未过一昼夜时忏悔。若想上师一过失,当思上师一百功德,若说上师一过失,要讲上师一百功德。

戊三、勿令师不喜所作当请示:

当断师诸不喜事,精勤令师生欢喜,

永不违背师教言,师之爱眷亦如师,

不摄师眷为弟子,说法灌顶当请示。

弟子恒时应当断除上师不欢喜之事,成办上师欢喜之事,依教奉行。《菩提轮游舞续》中云:“纵然具过失,若依师言教,亦成真实义,何况应理事?爱眷亦如师,不摄师眷属,灌顶法开光,烧施当请示。”其他续中亦云:“师喜之眷亦如师。”

戊四、于师前断除身之恶行:

师前当护身语意,不应伸足跏趺坐,

亦莫背后向上师,嬉笑显露愁怒容。

《三次第论》中云:“师前身莫作,跏趺背朝师,面露喜怒纹,总之当谨慎。”

戊五、断除一切语之过患:

切莫信口出胡言,言说妄语离间语,

他过不悦耳粗语,未经观察无关语。

切切不可在上师前言说戏谑之语、无稽之谈、人云亦云之语、妄语、离间语、诽谤他人等。即使所说是真实的,自己也会有很大罪业。为什么呢?因为既被上师所耻笑又扰乱上师的心。即使刹那扰乱上师的心也有严重的过失。《三次第论》中云:“师前切莫说,放逸无关语,凡夫若生嗔,亦堕孤独狱。违背上师意,无间地狱中,无量劫受煮。”

戊六、断除意之邪分别念:

不应贪图上师财,禁止损害其诸眷,

切莫口是心非观,上师各种之行为,

勿想彼为不合理,前后相违除邪见。

身为弟子,不应贪图上师的财物而想将其物品据为己有,也不要对上师的眷属、弟子、施主等所属之人怀有害心,因为上师把他们当作我所,如此而为将令上师不欢喜。对于上师有必要而显示寂静、忿怒或相合世间的行为时,不应该口是心非地认为这是错误的、不合理的,或者以为上师的前后语言、少许事情有许多矛盾之处。《成智慧根本续》中云:“断除贪师财,污辱师眷亲,于师为利众,所现种种行,无量如海密,断除生邪见。”

戊七、观察己过恒敬上师:

不知自己造罪业,彼相外现如影像,

倘若上师现忿怒,定观己过当忏戒,

顶上观师猛祈祷,令师生喜获成就。

当真实的善知识显现发怒,要想到事情不妙,一定因为是自己做错了事让上师不欢喜,一边想实在不该如此,一边观察自己的过失,猛烈忏罪戒犯。无论与任何人结怨,都必定有一半过咎在自己,即无有不生,如南赡部洲及北俱卢洲中的人互不见闻不会生嗔,又如鼓与鼓椎,相互接触方出声音。怨恨之因是自己不应如此,因为在他人眼里也是罪业,自己的嗔心与愤恨一生再生,久而久之就会成为地狱种子。无论与何人结怨,都要把对方观在头顶上,进行忏悔,几日后一定可化解怨恨,清净罪障。

尤其与上师结怨就更不应当了,因此将上师观想在头顶上,顶礼供养,极度追悔,以至于泪水涌出,双手合掌,念诵:“呜呼,上师如意宝,我无余依处,祈以悲目视,无明迷压我,三门一切罪,以大悔心忏。违犯三戒律,以罪垢染心,皆依您大悲,刹那得清净。因我极愚昧,无知中造罪,昔漂轮回中,今依大悲师,令我一切障,刹那得清净。如是见无知,凡夫过患时,若不悲观照,如何垂念他?如子一切罪,母除令清净,汝初发心已,立誓而饶益,吾等六道众,此时何不念?见我等迷众,若不悲摄受,以汝之事业,如何利所化?昔日无量佛,舍吾等涅槃,如今十方佛,请您利我等,化为上师相,汝岂敢舍弃?如畏送者欺[2],您今欺骗欤?若祈如意宝,亦赐众所欲,汝通悲方便,何不观照我?供施说谛语,罗刹尚立即,弃前嗔降临,您乃众悲怙,敬供虔祈祷,忏罪何不见?我罪未净前,若转生他世,唯有狱火焚,您若不观照,岂谓大悲主?呜呼哀祈祷,我罪悉清净,刹那悲垂念,灌顶加持我,赐共胜悉地,遣除诸魔障,即生成诸愿,临终无诸苦,中阴脱诸畏,引至密严刹。”如是在昼夜四座中每座祈祷七遍,依此可以清净所失毁的一切戒律,迅速获得共同殊胜成就。在所有忏罪酬补法中再无有比此更深的要诀了。

戊八、持一切恭敬行为:

见上师时起顶礼,坐时敷垫供资具,

合掌美语作赞颂,行时起立敬随行。

见上师到来时,要起立并铺设坐垫,合掌赞颂上师;上师来去时,应当起立迎送等。《胜法毗奈耶经》中云:“见堪布时当立即从座上起立。”《百业经》中说:“如果上师来时未起立,则五百世转为跛子。”如果在上师来去之时起立承侍,则获得相好。《现观庄严论释》中云:“若迎送上师等,则将具足手轮足轮相。”

戊九、修持正知正念不放逸:

与师相处时恒具,正知正念不放逸,

当以敬畏心而住,犹如新媳之姿态,

师前三门极寂静,放荡不羁不应理,

不求名利无偏袒,无有谄诳不狡诈,

表里如一不虚伪,一视同仁无贪嗔。

也就是说,坐在上师面前,务必要以正念摄持,谨小慎微严禁身语意的一切恶作;以正知摄持,以心观心,不为烦恼所转;以不放逸摄持,需要像新媳妇或新比丘那样寂静调柔来成办所愿。《入行论》中云:“尽力遍观察,此若狂象心,紧系念法柱,已拴未失否?精进习定者,刹那勿弛散,念念恒伺察,吾意何所之?”又云:“合掌诚劝请,欲护自心者,致力恒守护,正念与正知。”

独自住于自己的室内等处时也不该有放逸的行为,要以正知正念摄持,因为佛陀等具有天眼者可无碍彻见。《入行论》中云:“佛及菩萨众,无碍见一切,故吾诸言行,必现彼等前。如是思维已,则生惭敬畏。”

此外,在何时何地,自心都不应散于善法之外。《入行论》中又云:“无义众闲谈,诸多赏心剧,临彼境界时,当断意贪著。无义掘挖割,于地绘图时,当忆如来教,惧罪舍彼行。若身欲移动,或口欲出言,应先观自心,安稳如理行。吾意正生贪,或欲嗔恨时,言行应暂止,如树安稳住。掉举与藐视,傲慢或骄矜,或欲评论他,若思伪与诈,或思勤自赞,或欲诋毁他,粗言并离间,如树应安住。或思名利敬,或欲差仆役,若欲人侍奉,如树应安住。欲削弃他利,或欲图己利,因是欲语时,如树应安住。不耐懒与惧,无耻言无义,亲友爱若生,如树应安住。应观此染污,好行无义心,知已当对治,坚持守此意。深信极肯定,坚稳恭有礼,知惭畏因果,寂静勤予乐。愚稚意不合,心且莫生厌,彼乃惑所生,思已应怀慈。为自及有情,利行不犯罪,更以幻化观,恒常守此意。吾当再三思:历劫得暇满,故应持此心,不动如须弥。”也就是说,刹那也不应散乱于非法方面今生的琐事上。

如若长期依止上师,承蒙上师教诫,那么畏惧恶趣等轮回痛苦,恭敬精进修行自己所实修的法门,具有正知正念不放逸,许多善法自然而然会生起。《入行论》中云:“恒随上师尊,堪布赐开示,畏敬有缘者,恒易生正念。”如是行持善法,恭敬上师也是说要无有偏袒、一视同仁、不求名利、无有谄诳、表里如一,时时刻刻都要这样去做,因为依此无有差别可圆满自之资粮、净除罪障。

戊十、以三喜恭敬承侍上师:

自己有财供上师,身语恭敬而承侍,

舍弃今生修正法,三门当令师欢喜。

上等者勤修正法;中等者身语承侍;下等者财物供养,必须做到其中之一。

戊十一、以方便遣除他人之诽谤:

他人谤师制止之,若无能力则思德,

覆耳悲心行饶益,莫依止彼勿交谈。

有些人恶语诽谤上师时,应当想方设法加以制止,如果自己无有能力制止,则一边思维上师的功德一边用手指捂住耳朵(不听他的胡言乱语),切莫与该人亲密交往、畅所欲言。《生甘露续》中云:“若谤金刚阿阇黎,则以寂猛方式止,倘若无有此能力,当以正念捂自耳,莫依于彼勿交谈。倘若与彼互来往,则堕恶趣受煎熬。”

戊十二、如是而行之功德:

以此生世成利益,值遇正士闻正法,

地道等持陀罗尼,种种功德皆圆满,

摆设寂乐之喜宴,款待一切诸众生。

《华严经》中云:“嗟!善男子,如是依止承侍善知识,则恒常回忆宿世,利乐众生,值遇诸善知识,成就地道殊胜等持。”

甲四(远离恶友等)分六:一、弃离恶知识之教言;二、弃离造罪之亲友;三、弃离恶知识恶友之利益;四、彼等之摄义;五、依止善知识善友之教言;六、如理依止之功德。

乙一、弃离恶知识之教言:

分别教诫弃离恶知识及恶友、谨依善知识:

诸恶知识皆应舍,不具前述之功德,

破戒誓言过失多,慧浅寡闻无慈悲,

懈怠愚昧我慢高,暴躁粗野烦恼重,

贪图今生弃后世,传法亦成非法因,

如不净堆之上师,所化蛆眷多亦弃,

引信士入歧恶道,欲解脱者永莫依。

如是恶知识,破别解脱戒及誓言,无有悲心,孤陋寡闻,懒惰懈怠,贡高我慢,暴躁易怒,五毒粗重,贪求现世之眷属资具、名闻利养,虽居静处却降下愦闹烦恼之雨,弃离后世,诽谤其他正法与补特伽罗,虽然口中似乎是在传讲正法,外表也显得无所不知,但实际上对自心无利,因而言行不一的此等上师即是所谓的旁生种姓之上师。如肮脏粪堆般的恶知识即使聚集众多如蛆般的眷属,也只能将求解脱的信士引入恶趣,所以一定要远远弃离这样的恶知识。《佛藏经》中云:“世间之敌仅仅掠夺生命,只是令己舍弃身体而已,不能令堕恶趣。而入邪道之愚痴者将寻求善妙者引入地狱千劫。何以故?因其行持有实有相之法,宣说颠倒之法故。如此宣说令入邪道之法,则较断一切众生之命罪还重。”

乙二、弃离造罪之亲友:

附带教诫弃离恶友:

亦当弃离罪恶友,愈亲近彼愈增罪,

灭善降下烦恼雨,阻塞善道恶趣梯,

诽谤正士嗔白法,赞叹劣者依黑法,

赞扬同行不善者,恒时将其引入于,

邪道恶趣中之故,具慧眼者当远离。

若依止了增长罪业、恒造罪恶,而赞叹这些恶人,就会被远离善法的恶友引堕恶趣,所以必须弃离。《宝积经》中云:“所谓之恶友,即一切灭善造罪之人,切莫亲近,切莫依止,亦不应见。”又如颂云:“声闻勤利己,利自不利他,谁依摄财物,永不以法摄,佛说恶师友,彻底远离之。”

乙三、弃离恶知识恶友之利益:

不依止恶知识、弃离恶友之利益:

远离恶友恶知识,今来世乐成妙德,

获解脱道恒增善,永远不见恶劣者,

亲睹佛子中怙主,垂念自己赐加持。

安祥而逝趋善趣,具彼不可思议德。

《般若八万颂》中云:“须菩提,弃离恶友之功德不可思议,恒行善法,见诸善逝,安详而逝,转生善趣,生生世世不离菩提心,迅速现前无上真实圆满菩提果。”

乙四、彼等之摄义:

恒依正士与善友,以此增上诸善业,

灭尽罪惑止过患,成就增上决定胜,

现世安乐后得果,成人天师恒具义。

律典中也说:“持梵净行者乃殊胜善友,若依止之,则梵行究竟,善根增上,成解脱因故,诸长者当身恭敬、言敬语、以畏惧心依止。”《念法经》中云:“若依止善友,则具清净正知正念且能圆满善根。”

乙五、依止善知识善友之教言:

依止善友善知识,增长善资得乐果,

不畏三有利乐广,成办无量众二利。

上师乃是佛化身,浊世如是而显现,

乃至菩提果之间,当依一切善知识。

《殊胜等持经》中云:“善男子,末法之时,我化现为善知识宣说此等持法门,是故善知识乃汝之本师,直至菩提果之间当依止且恭敬承侍。”

乙六、如理依止之功德:

以此无偏现净观,圆满慈悲菩提心,

增上证悟与觉受,利他无量成所愿。

《顶宝龙王请问经》中云:“天子,若依止善知识恭敬承侍,则亲睹一切如来清净刹土,获得殊胜大悲等持,不离智慧波罗蜜多,令一切众生圆满成熟,圆满一切所愿。”

以上已宣说了上师之法相。

甲五(了知取舍后求悉地之理)分五:一、修法;二、念诵法;三、修事业;四、分别之次第;五、功德。

乙一、修法:

了知依止善知识弃离恶知识之理后,于此宣说求悉地之理:

如何观修祈祷师?平时积资与净障,

昼观顶上夜心间,随信观想根本师,

本尊空行无有别,相好严饰四周绕,

空行勇士传承师,意供祈求赐所欲。

《聚宝续》中云:“何者十万劫,观十万本尊,不如稍忆师,此福无边际。”大阿阇黎莲花生大士将此义结合窍诀这样说道:我们平时祈祷时,应将上师、本尊、空行三者合在一起修持,因上师赐加持、本尊赐殊胜悉地、空行遣除违缘并且主要成就共同悉地。修法:坐在舒适坐垫上,皈依、发心后于空性中,将自己明然观为有信心的一位本尊,顶上狮子日月莲花上,根本上师威光灿然,周围由有法缘的传承上师所环绕,空行如云密布。如若喜欢广修,则迎请智慧尊者后作意幻供养、赞颂、忏悔罪业等。如若略修,则念诵三遍:“上师佛陀如意宝,本尊空行圣众前,恭敬顶礼而皈依,供养内外密供品,分别忏悔一切罪,随喜一切诸善根,祈请广转妙法轮,祈求不入涅槃地,愿赐共不共悉地,遣除魔障及违缘,成就圆满菩提果。”

乙二、念诵法:

师名梵语前加嗡,后加啊吽所欲咒。

嗡啊吽三个字是诸佛身语意本来任运自成之心咒,因此加在上师名字中念诵,若能将上师尊名翻译成梵语,则译成梵语;若不能,则加在原来名字中再加上所欲咒即可。所欲咒:息业加“现当革热耶索哈”;增业加“毕张革热耶索哈”;怀业加“瓦相革热耶索哈”;诛业加“玛日雅啪”。例如,嗡班则革热班玛萨巴瓦啊吽噶玛毕张革热耶索哈。也就是说,修上师时,外修寂尊,内修寂猛尊,密修猛尊,即是化身、报身、法身之意趣。

乙三(修事业)分三[3]:一、息增怀诛业;二、结行;三、验相。

丙一、息增怀诛业:

现在宣说四种事业:

若息病魔罪障者,观想一切放白光,

遣除违缘获悉地;欲增寿德财等者,

观想黄光降愿雨;自在招引等怀业,

观想红光铁钩状;制伏魔障等诛业,

观想青光兵刃状,千辐火聚轮摧之。

修息业时,观想上师身体等一切均为白色,放射白光,所有光的顶端出现上师本尊遍布虚空,并发出轰隆隆的咒语声,以此获得息业的悉地;修增业时,观想一切为黄色,降下财寿等所欲之雨,遍满自己的住处、身体,并念诵咒语;修怀业时,无论做怀柔、勾召或招引等任何怀业之事,观想一切现为红色,皆放射铁钩状红色光芒,引来所欲后置于自己足下,同时念诵咒语;若出现魔障等违缘,则观想一切成青色放出兵刃状光芒,以此粉碎邪魔,又观想住处与虚空界具有千辐的火轮,交织着向下旋转,勾召作害者,并将之粉身碎骨。

丙二、结行:

咒声震动三千界,成就事业修生次。

后摄无缘空性中,须臾放松作回向。

观想:诵咒声轰轰隆隆,传遍一切世间界,分别观修四种事业的生起次第。之后,现有一切摄为本尊相,本尊相又摄入自身,自己摄入顶上之上师,于无缘中安住。此修法等同圆满次第,最后将善根回向菩提。夜晚于心间观想上师后入眠,这样有着使迷乱梦境现为光明的必要。

丙三、验相:

现各事业之验相,此乃深道大乐海。

息灭病魔之验相:梦见自己沐浴、流脓血、身着白衣等;增上寿命之验相:梦到含生成群、庄稼丰收、日月升起等;增上受用之验相:梦到降下宝雨、收割庄稼等;怀业自在之验相:梦到众人向自己顶礼、赞颂等;降伏邪魔之验相:梦到燃起大火、杀害炖煮众生、作战胜利等。(除以上梦相之外)会出现相应各事业的真实验相。

乙四(分别之次第)分六:一、观想对境;二、净增甘露;三、布施宾客;四、作回向;五、宣说功德;六、修持之理。

丙一、观想对境:

赎死除障病魔时,观想前方虚空中,

无畏狮子莲座上,师佛无二露笑容,

为诸菩萨与空行,传承上师所围绕,

六道债主可怜客,三世父母轮回众。

出现死相、魔障或严重疾病时,观想前方虚空中与佛陀无二无别的上师由传承上师、空行众所围绕,其前下方是六道众生父母、作害的魔障。迎请智慧尊者,略作供养、赞叹。

丙二、净增甘露:

自心吽字顶上出,变勇士持剑托巴,

自身眉间处斩断,置于骷髅三灶上,

内满身骨及血肉,降下甘露下燃火,

托巴量等三千界,其中充满妙甘露。

观想:自己心间的白色吽字从头顶上出来,变成白色勇士,右手持宝剑,左手持托巴,用剑从自身的眉间斩断,将尸体放于骷髅的三灶架上,托巴内充满了尸体的血肉,托巴下的“样”字吹风,“让”字燃火,从而煮沸托巴内之物。从托巴上降下甘露流,量等同三千世界。

丙三、布施宾客:

自心化现无数士,同持托巴洒甘露,

令诸息客皆欢喜,圆满资粮获悉地,

有客生喜还宿债,令害魔喜遣违缘,

诸众皆大欢喜光,照射自己去疾病,

魔障逆缘皆灭尽,赎死获得二成就。

观想:自己化现出与宾客数量相同的勇士,同时供养一切宾客,令彼等心生欢喜。即令诸佛等出世间圣众欣喜,从而获得二悉地;令六道众生欢喜而还清宿债;令魔众生喜而遣除违缘。令诸宾客皆大欢喜之光芒照射自己而止息一切病魔违缘。

丙四、作回向:

不缘诸法自心性,不缘心性法界性,

如是境界中安住,如幻性中作回向。

如是了知宾客、施物、施者皆是自心,而在诸法除了自己离戏之心性外别无其他的境界中入定,在如幻的境界中作回向。

丙五、宣说功德:

修革萨里的瑜伽士圆满一切内会供:

以此可除诸违缘,圆二资粮离二障,

心生无量加持悟,急生出离无我执,

现有现师成所愿,安乐临终现光明,

中阴解脱圆二利,故当勤修上师法。

此外,修上师法还有酬补一切失戒,成为供养诸位天尊之最,断除我执、常执,从而毁灭二取迷乱等无量功德。

丙六、修持之理:

佛说刹那念上师,胜过劫修生次第。

《菩提轮游舞续》中云:“佛陀说忆念,怙主上师福,胜过俱胝劫,观修天尊身。”

乙五(功德)分二:一、上师为一切功德之本故当依师;二、追循前辈依师之教言。

丙一、上师为一切功德之本故当依师:

欲求遍德云聚中,所降三地甘露者,

当依胜德财根本,具信大悲上师尊。

遍知佛陀是自他功德的尊主,即佛陀以无死正法财富救度众生,想要获得拥有无量功德佛陀利乐云聚中所降下的滋润三界之三转法轮妙雨者,应当依止善知识。《中般若经》中云:“须菩提,欲得遍知佛果者当依善知识。”《般若摄颂》中云:“当恒依止智者师,智者德由彼生故。”三转法轮:出有坏佛陀成佛后于七七四十九日未说法。于第一七日中跏趺不解,第二七日中凝视菩提树,第三七日踏遍赡部洲,第四七日踏遍三千界,第五七日诣至龙宫,第六七日在柱吉林园中说道:“深寂离戏光明无为法,犹如甘露法性我已获,纵于谁说亦不能证悟,是故默然独自住林中。”如是默然安住。当时,嘎滚与桑波商人供养世尊蜂蜜,佛无有器具接纳。尔时,四大天王同时各献一石钵。佛陀仅诵吉祥文作加持。第七七日后经梵天、帝释祈请,前往鹿野苑为五比丘及八万天子转了四谛法轮。尔后于灵鹫山为来自十方的菩萨、四众眷属以及天龙等转了无相法轮。之后赴往天界、龙宫、明月城等处为种种不定眷属转了了义法轮。转三次法轮之密意是相应下根、中根、上根或初学者、入道者、悟实义者以能说三藏、所说三学之方式而次第宣说的。尽管有些阿阇黎说三次法轮是同时转的,只是在不同众生前如是次第显现而已。但我认为:根据诸经藏中所说的各个年数,此种说法不妥。《大毗婆沙论》中说佛住世八十年;《涅槃经》中说是八十年零三个月。如《八大佛塔经》中云:“珍达祈请三月后,世尊涅槃礼彼塔。”也有些阿阇黎说佛住世八十二年。诸多佛经中所说八十年零三个月一定是确切的。关于佛住世八十年,《大毗婆沙论》中云:“说法处[4]及广严城,具白地城与天界,雪巴瘦与僑赏弥,静处以及佛塔山,竹林园及具怨城,及与迦毗罗卫城,佛于此等圣地处,各自安住一年矣。炽热山洞住二年,妙药林中住三载,王舍城中住五年,苦行之处住六年,舍卫城住廿三年,王宫中住廿九年,如是佛寿为八十,尔后能仁趋涅槃。遍知世尊所安住,此等福德之圣地,当以身语意三门,恒时恭敬而顶礼。”

丙二、追循前辈依师之教言:

为息无始时串习,以及意惑而求法,

如同善财与常啼,无有厌倦依上师。

在还没有达到业和烦恼不复存在之前,为了消灭这些业和烦恼,必须依止胜过自己的善知识,因为还需要获得殊胜功德。应当像善财童子与常啼菩萨那样寻求正法,乐源城商主坚财之子善财走遍南方一带,恒时求法,依止了文殊童子等授记并加持的五十四位上师和随学彼等教言的五十四位上师,共一百零八位上师。常啼菩萨寻求智慧波罗蜜多法门时卖身,后与商主之女等五百随从一同乘车前往东方香积城,供养承侍法胜菩萨而求得正法。

甲六、回向本品善根:

将本品善根回向于一切众生:

利行帝释琵琶声,善缘者闻成甘露,

令依恶师邪道者,疲劳心性今休息。

关于利行,《莲聚经》中云:“以布施招手,以爱语迎接,以同事安抚,以利行劝谏。”依止真实善知识中所得之善说,胜过帝释所弹奏的琵琶声之妙语。以此福德愿长久依止恶知识流转轮回中疲惫不堪的一切众生于人天导师出有坏佛陀之乐园中,在如意云下得到休息。

 

祈愿因依颠倒恶知识,长久沉于三有众多罪,

自心疲惫不堪诸有情,诣至大乐佛陀之尽地。

愿诸小乘根基心低劣,唯一自寻寂乐之道者,

悉皆追随佛子之足迹,趋入大乘圣道成佛果。

诸佛金身如同满月轮,人天群星之中极庄严,

利乐白光遣除惑恼热,愿诸众生获得彼功德。

 

大圆满心性休息中第五品依止善知识释终



[1]唐译:调静除德增,有勇阿含富,觉真善说法,非深离退减。

[2]如畏送者欺:意思是说在可怖的地方被护送者所欺骗。

[3]此处科判与藏文原文稍有不同,藏文中将息增怀诛分开,共分七,翻译时将四事业合在一起,将第五所缘与第六后行合为结行。

[4]说法处是否该指鹿野苑与灵鹫山两处,各住一年,合计两年,请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