喇拉曲智仁波切略传

 

索达吉堪布 著

缘 起

在精神园地荒芜贫瘠的世界上,每个人在阅读、学习、研究一部著作时,首先会把注意力集中在作者身上。当然,作为佛教徒对于绝非世间凡夫俗子“纯属虚构”之作品、犹如甘露般的此殊胜论典《极乐愿文大疏》,大家更会迫不及待地想了解其作者的事迹、功德。诚如大智者帝洛巴所说:“欲趋入金刚乘,相续中生起甚深胜义智慧,即生成佛,必须对上师生起恭敬心,而这种恭敬心完全依赖于信心,要想产生强烈的信心务必知晓其功德,其功德唯有通过其传记才能了知。”故此,我将此论作者喇拉曲智仁波切的生平事迹奉献给您。尽管文中既没有精辟华丽的词藻,也没有一鸣惊人的妙语。然而,我所希望的是您能通过朴实无华的词句,对尊者不同寻常的功德一览无余,生起敬信。这也是我撰写此文的意旨所在。

前 世

尊者是文殊菩萨、莲花生大士亲自摄受加持的大成就者。据伏藏大师嘎托卡萨授记中言:“胜士索南曲智尊,你本来为圣境处,陈那论师之化身。”认定其为因明创造者陈那论师之化身。法王噶玛巴也曾如此赞誉过。秋嘉朗巴的未来授记中写道:“喇拉曲智仁波切是莲师二十五位大弟子之一吉哦琼尊者的转世。”此外,卡托堪仁波切也作过如是授记:尊者是吉哦琼之化身,所结缘有情一万,弟子中广弘佛法者千余众,获殊胜成就者八十人。彼遇到违缘时,观修莲师、金刚橛,本来年寿七十余岁,依此亦可住世八十几年,后将成为铜色吉祥山刹土空行主尊。尊者在自传中说:“我自幼便对闻思修十分感兴趣,这也是宿世的因缘所致。”一次,尊者讲经时对弟子们说:“我自己虽然无有广大的功德可言,但从小就对正法有强烈的希求心,对闻思修有浓厚的兴趣,这完全来源于生生世世祈祷本尊文殊以及莲师的善缘,你们若如此而行,也定会开显广大智慧。”

童 年

尊者出生于四川省甘孜州新龙县境内莲师伏藏神山库路扎嘎附近,宛如绽放的莲花一般的吉祥圣地——那朗地方。父亲才望南嘉是一位颇具修证之士,母亲班玛秋措是一位心地善良、温柔慈悲的女性。公元1862年(十四胜身周水狗年),伴随着遍地盛开前所未有的绚丽多彩的鲜花等诸多瑞相,一个相貌庄严、聪颖伶俐、十分可爱的童子诞生了。他生来便诚信上师三宝、悲悯慈爱众生,并具有无伪的出离心,对正法与解脱有浓厚的兴趣。孩提时代,经常在游戏玩耍过程中显出种种与众不同之处。

不幸的是当他年仅1岁时,新龙人与拉萨人之间发生了一场激烈的争斗,最后新龙人失败了。父老乡亲们迫不得已离开故土,流落他乡,他们一家也同样未能摆脱这种厄运。

5岁时,父亲又惨遭暗杀。不久,家中所有的财产几乎被一抢而空,只剩下几头牦牛,贫困已极,后来迁移到了拉库地区居住。当时,生活十分拮据,仅仅依靠母亲挖虫草、卖草药、卖木柴等维持生计。一次尊者为弟子传法过程中面带伤感地说:“我在幼小之时生活非常贫穷,母亲含辛茹苦地精心哺养我长大,历经了种种苦难。当时我没有饿死,也是母亲的恩德。”

也许有人会问:尊者既然是一位了不起的大成就者,为何还会遭受如此不幸呢?对于这一问题,稍微懂得佛法教理的人都会理解。例如,大慈大悲的我等大师释迦牟尼佛降生七天,母亲就离开了人世。即生成佛的米拉日巴尊者童年时历经各种不幸遭遇,父亲身亡,家产被夺……依止上师修行时更是备受艰辛。一生获得虹身成就的白玛邓登尊者也惨遭家破人亡等种种痛苦。著名的虚云老和尚在永泉寺时仅以松子、溪水充饥解渴,24岁时又身染重病被送往新加坡传染病院医治……凡印、藏、汉的诸位大成就者中许多人求法时都历尽苦行,此类实例举不胜举。

尊者8岁时开始学习文字,由于智慧超凡的天赋,很轻松地精通了文字的念诵书写、绘画坛城、击鼓吹螺等工巧明,尤其是其书法精妙绝伦,在藏地是人们有目共赏的。就像义成王子一样,尽管身在尘世,却丝毫未沾染世俗的习气,宛如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一般。

受 戒

尊者16岁时,对整个三界轮回生起了根深蒂固、极为强烈的出离心,于是前往罗桑赤诚堪布处剃发出家,法名为罗桑秋吉札巴。正如《三百颂》中所说:真正受持教法的是比丘。年至20岁时,于根桑金刚持上师前受近圆戒。从此之后,对别解脱戒的一切学处守护如眼。这在当时的藏地雪域实在难能可贵,宛如群星环绕的明月放射出清凉皎洁的光芒。我们从尊者给后人留下的教言中不难看出其何等重视戒律。他平时也经常对弟子们说:“一切庄严之中戒最胜。”

在大善知识根桑索南仁庆前受菩萨戒。他对无偏的一切众生具有不共的大悲心。大乘的菩提心是尊者的最主要传记。如同智悲光尊者的传记中所说:“我自幼便具有无伪的慈悲心、菩提心,此为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传记。”又如:根桑朗巴大师的马匹被盗时,诸弟子请上师念恶咒降伏窃贼。大师厉声呵责道:“你们不要造恶业,我绝对不会用多生累劫所积累的资粮去换几匹马的。”正像许许多多高僧大德的言行一样,尊者无论遭受任何损害,从未反唇相讥,以牙还牙,而以大慈大悲心来对待加害者,真正体现了大菩萨的高尚品行。

要持密宗戒律首先必须获得灌顶,也就是说密乘戒只有通过灌顶才可得受。尊者在大瑜伽士晋美秋旺前依靠影像坛城获得了外、内续的全部灌顶。从此之后精勤修持生圆次第,尤其是对光明大圆满的一切窍诀全部通达无碍。他对于诸续部的三昧耶均十分重视,清净受持誓言,从未违背过上师教言,扰乱过上师的心。

求 学

在家乡期间,已于堪布嘎仓座下听闻了《入行论》、《宝性论》、《丹珠尔》等诸多经论传承。并于三个月中在诺洛丹增仁波切前听受宁玛巴续部。

到了22岁,尊者远离故土奔赴异地,寻求殊胜妙法甘露。在竹青西日桑哈依止洋彭塔意的化身闻受大圆满心滴教言,又先后依止数位成就者上师广泛地听闻《功德藏》、《真实名经》、《四心滴》等等数不胜数的密续。在江扬西绕尊者前研学了《释量论?大疏》等因明以及历算、诗学、医学、词藻学等,特别是对于医学极为精通,以高明精湛的医术令无数众生摆脱了身体的疾患,遣除了病苦。

他对麦彭仁波切十分仰慕,在其前获得了《文殊赞》的传承,本想祈求其他许多甚深法要,但因当时麦彭仁波切正在撰著诸多大论典,而且法体不佳等缘故,未能如愿。

为了求得般若法门,尊者也经历了千辛万苦。在一个天寒地冻的冬季,一次前往石渠的途中,北风呼啸、凛冽刺骨,大雪纷纷扬扬地下个不停,他的脚几乎冻僵了。然而,他却依然继续向前行进……就像昔日的常啼菩萨百般苦行依止法胜菩萨那样,最后在蒋花益西前获得了般若波罗蜜多妙法及噶当派诸多教言。

于色西寺格拉达吉尊前听闻了《俱舍论》及格鲁派的教法。于堪布根华座下听受了《中观庄严论》为主的中观法要。于贡秋洛诺前听闻《三戒论》等律藏,求得了五部大论为主的殊胜妙法。尤其是当他听到窍诀上师邬金丹增洛诺的尊名时,与米拉日巴尊者听到马尔巴译师尊名时相仿,不由自主地产生了难以抑制的强烈信心,见面后将上师视为真佛,在其座下恭听了无垢光尊者著作有关的大圆满法,以及乔美仁波切的《极乐愿文》等净土法门。上师对他说:“你要时时祈祷华智仁波切,在他与你之间只有我一人,所以具有近传加持。”他以对金刚上师及顶乘胜法的猛烈信心而完完全全地证悟了大圆满的实相密意。尊者常说:“我幸遇了这么好的金刚上师,得此人身实在有意义。”

总而言之,其依止了麦彭仁波切等功德等佛的十九大上师,竹庆哲仁波切等恩德胜佛的七大上师,邬金丹增洛诺等如目、心、命般的三大上师共二十九位殊胜具相上师,均以三喜依止,获得了意传加持,乃至听闻四句法义以上的善知识皆恭敬承侍。

可是,如今有些人由于缺乏佛法的基本知识,已在某位上师前闻受了许多法要,还要重新拜师,这实在是荒唐可笑的事。尊者正像往昔的诸佛菩萨一样仅为一偈颂妙法“越过刀山与火海,舍身赴死求正法”。

事 业

在释迦牟尼佛的教法中,讲法、辩论、著书是智者的三大事业。佛法必须通过此三者才可抉择通达。因此,尊者十分热衷于讲经说法,慈悲摄受有缘徒众。由于他智慧非凡,来自西藏、青海等地的求法者络绎不绝,纷纷涌至,其座下的四众弟子日益增多。上师从《大圆满前行引导文》开始传授了许多加行、正行法。诸多弟子发愿十三年中精进修持,开悟的高僧大德不乏其数。后来,尊者在竹青西日桑哈重建佛学院,深入细致地传讲《文殊赞》等许多显密教法。嘎托堪仁波切的授记中说:“尊者的弘法利生事业在东方。”这里的东方是指新龙札宗寺。尊者于该寺传法长达十三年之久。每年安居期间均传授《三戒论》等,总共于此地传讲《三戒论》二十一遍、《入行论》十三遍、《经庄严论》三遍、《中论》三遍、《入中论》五遍、《大幻网》五遍、《俱舍》两遍,总之,以五部大论为主的经论多次传授。尤其对不超过十人堪为法器的有缘者传授《法界宝藏论》等大圆满窍诀,共传八次《无上智慧》。上师屡次传讲亦毫不厌烦,耐心细致、举一反三直到弟子理解为止。一次,他为一个弟子讲解了十三遍《智慧品》,最后说:“我已为你讲了十三次,如果你还不懂,那么你可能没有缘分了。”

传法时其声音洪亮,吐字清晰,深受闻法者的欢迎。有一次,红原地区的一位官员来此处办事,他带着好奇心来听尊者传法,结果被他那极富感染力的声音吸引住了,延误了去办事,完满听受了一法要。凡是听到他的法音之人都会觉得受益匪浅。无论地位高低、供养多少,只要是虔诚的求法者,他都会授以相应的法要。

其辩才也是无与伦比的,因想到末法时期的众生很难以接受辩论而未现场施展辩才。但是,我们从其论著中很容易看出:他的辩才犹如狮子吼声,令一切邪见邪说的野兽闻风丧胆。

由于已完全证悟了法性实相,以自然觉性中流露出的智慧所著的论典词句优美、意义深奥,《宝鬘论大疏》、《大幻化网摄义》、《大圆满基道果密要》等现仍留世,广为修学。

弘 法

尊者经常云游各个寺庙,为不同根基的出家僧人传授相应法要,为在家信众讲授《极乐愿文》等净土法门,定期举行极乐法会。他常说:“乔美仁波切的《极乐愿文》是大圣者的金刚语,你们若时常持诵,则会得到不共的加持。”为了广利有情,尊者不吝笔墨,撰著了通俗易懂的《极乐愿文大疏》,博得了诸多高僧大德的好评。自此以后,净土法门在藏地犹如明媚灿烂的阳光普照大地一般广泛弘扬开来。如今我们五明佛学院每年定期的四大法会之一的极乐法会也完全是遵照这一传统。

尊者平时极力劝人断恶行善、戒杀放生。通过他大慈大悲的加持,整个藏土的男女老幼纷纷发愿受持五戒。

一般来说,尊者从不宣扬自己的成就与神通。但是,我们从其作品中便可推知,他具有不共的成就。一次,新龙地区遭受严重的干旱灾害,尊者让僧众们念诵《大云经》。第二天倾盆大雨从天而降。当地的人们个个笑逐颜开、欢喜雀跃,都说这是尊者示现神通所致。但尊者却谦虚地说:“这是三宝的加持。”尊者极为注重僧规,他要求僧众日常绝对不能食用不净肉,应身着法衣……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其总共去过一百多寺庙着重宣说戒律,据其《广传》记载:他已创办了一百二十多所寺院和法会,其中真正学习律藏的有十三所。他虽然未曾涉足于汉、蒙等地,但那里修学彼之法门的弟子也颇多。

总之,尊者以其大慈大悲力所行的弘法利生事业,成绩斐然。

行 为

尊者的见解虽然是超越因果、高深的大圆满之见,但在行为上却始终如一地守护小乘戒律。自出家以后,一直坚持过午不食。本来戒律中对于外出、生病之时有开许。然而,为了不使不良习气滋生蔓延,他在任何特殊情况下也从未开过午进餐的先例。

在取舍因果方面更是谨慎入微,从不享用亡财,所有的亡财全部让僧众念经超度亡灵或建造佛塔等作回向。信财中也只是以少许来充腹蔽体,其余都用于上供下施及作其他佛事。甚至对于饱经沧桑、恩重如山的年迈老母也只给过两袋青稞并要求母亲做许多小泥塔。除此之外,从未将信财赠送给官员、亲眷等。终生过着知足少欲的简朴生活。他不仅以阿底峡尊者的教言“必须细微取舍因果,万万不可肆意妄为,否则将感受难以想象的果报”来严格要求自己,而且也如是教诫弟子。一次,他对众弟子说:“我依止上师言教奉行,身上从未带过较多钱财。老父我过世后,你们也要如理如法行持!”

一次尊者闭关修金刚橛一百天。出关后,有些弟子问:“上师,听说您老人家已面见本尊了。”上师说:“你们不要道听途说,世人没有什么可信赖的。不过,这次闭关期间,从梦境、净现来看,的确获得了些许成就,所有的本尊中金刚橛是最殊胜的。现在,我立刻给你们灌顶,希望精进诵修金刚橛,依此可遣除一切违缘障碍。”

喜 静

尊者从小就由衷向往无有愦闹的寂静圣地,一生中从未掺杂世间八法为人宣说佛法,始终乐于安住寂静之处闻思修行。

一次外出求学回来时,金刚上师邬金丹增洛诺对他说:“你以后不要任寺庙住持,不要广摄眷属,不要享用信财亡财,不要离开寂静圣处。”他依教奉行。在45岁时于当地建造一处闭关房,观修所有本尊、诵持心咒,精进修行生圆次第及大圆满。而且每月初十、二十五空行节日时不间断会供,每月初八药师佛节日诵药师经。如同金洲大师一样其极热衷于灯供、花供。每晚坚持作大礼拜,一有空闲便念诵百字明,供修曼茶罗等,心不外散、稳如山王。他经常教诫弟子说:“内心杂念纷纷,修法不成;经常与人交往,增上贪嗔。”

65岁时又在卡刚静处建一闭关房。于此闭关久至七年。期间,远离一切散乱,夜以继日地专修加行至正行法门,自始至终毫不松懈。无论任何高官要员一律不予接见,谢绝一切来访客人,也未因任何琐事外出过。与此同时也常告诫众弟子:“从古至今,依止静处的修行者从未出现过饿死冻死的现象。我自己也是追循前辈诸高僧大德的足迹一心安住于寂静处。希望你们不要到处乱跑,闭关不应只是口头上的漂亮言词而应落实到行动上。”尊者真正为如今我们这些修行人树立了榜样。

现在的有些人口口声声说是要闭关,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修了一间闭关房,一切就绪之后,在门外扣上一把大锁护关,自己跑到喧嚣的城市滚滚的红尘中去搞世间八法。真不知道房中谁在闭关,也许是他发心为小老鼠修建了一所闭关房吧。

入 灭

82岁时,尊者示现生病。弟子们请求他长久住世时,他说:“功德圆满的佛陀也趋入涅槃,难道在这个世界上有生而不死的吗?”在患病期间,眼前所现均是大圆满任运自成的成就证相。之后将所有的财产全部上供下施,并嘱咐弟子:“我死后不留任何财产,你们也不必为我念经作佛事。”

接近83岁时再次身染重病并且在人来人往时大声叫喊,他问身边的弟子阿索喇嘛:“我这声音外面的人能否听得见?”弟子说:“听得一清二楚,上师啊,您老人家忍着点吧!”“听见了很好,应该让大家听见。”在无人往来时上师却平静安详而住。一日,上师以狮子卧式入定良久。旁边的许多弟子都认为上师已圆寂了,惊恐万分。上师出定后说:“我的意识在铜色吉祥山,现在你们把我的身体捆绑起来搁置一旁。众弟子面面相觑,谁也不敢上前。上师显得很不高兴,呵责了他们。弟子们只好遵命。之后上师说:“现在可以了,你们给我供茶吧。”喝茶时,上师凝视着杯中的茶水,面带微笑地说:“这哪里是茶呀,这都是光明自然法界。”

1945年(木猴年)12月初(药师佛节日),朝阳从地平线上冉冉升起之时,他对一旁的阿索喇嘛说道:“你不要坐在这里,莲花生大士来了。”阿索不敢再呆,便到一边偷偷地看,只见上师满面笑容地对着他那幅珍藏的金刚橛唐卡注视了很久很久……然后以狮子卧式神态安然地圆寂了。此时,室外晴空万里,虽然正值寒冬腊月,天气却异常的暖和,虚空中到处呈现彩虹、明点等圆满成就之征相。后来,众弟子为上师建造灵塔以作人间供养之处。

尽管尊者的色身已趋入了法界,但他为佛教所培养的高僧大德不断将其弘法利生之事业发扬光大。他为后代所撰的论著及其美名必将流芳百世。

后 记

我们虽然无有缘分亲见尊者金颜、亲聆其法音,但是,如果我们以虔诚猛烈的信心专注祈祷则一定可获得意传加持。诚如乔美仁波切所说:“虽然未亲见得法,自视彼为根本师,专心一意而祈祷,亦可证悟获加持。”当然这方面的实例也不胜枚举。如智悲光尊者未曾见过全知无垢光尊者,拜读其《七宝藏》后生起无以言表的信心猛厉祈祷,结果蒙受无垢光尊者先后三次以幻化身摄受、加持。我等大恩根本上师法王如意宝也没有亲见依止过麦彭仁波切,但依靠其所著的《大圆满直指心性》获得了意传加持,从而彻证了诸法的本来实相。因此,我们这些后学者也应相似效仿而行。

通过历代高僧大德的传记,我们就会发觉:自诩为修行很好的人与他们相比也是相差十分悬殊。尤其是科学技术飞速发展的当今时代,修行人的思想也随之变得越来越复杂。许多修行人走入繁华的都市,他们手持大哥大,腰挂BP机,出门叫的士……这似乎与前辈高僧大德们精勤修持的情景差得太远了。不能不令人发出慨叹,深为忧虑。尽管我们不能像泰国那样仍保持托钵乞食这一优良传统,但也不要随波逐流,被迷乱的外境冲昏头脑,时时刻刻不要忘记自己是一位修行者。作为修行人,最好能追循往昔的成就者依止静处,反观自心。若不能做到这样,也应修持正法、取舍因果、祈祷三宝,力求身在尘世不为垢染。愿我们共勉,终获具德上师的果位。

于漫山遍野鲜花盛开的色达喇荣草原上的银白色帐篷里恭书。

公元二○○○年七月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