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行论第124节课

第一百二十四节课

以推理决定身体是不清净的,分三个方面。第一是以因和果来观察,这也分为两种,首先是“真实宣说”。

昨天已经讲了,世间上最脏的应该是不净粪,而不净粪的来源就是身体,所以从因的角度来观察,身体没有什么可贪的。那么今天从果方面来讲,身体也是不清净的,因为它是不净物中所产生的果。

若谓厌不净,垢种所孕育,

秽处所出生,何以搂入怀?

有些人特别讨厌不清净的东西,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你所贪爱的人,身体是清净还是不清净?

众所周知,从最初的因来讲,人的身体是父精母血、精卵结合,由不净种子中孕育出来的;入胎之后,于住胎九个月间,在母亲的腹腔内,周围的环境不外乎是污秽不堪的膀胱、大肠、小肠;最后降生的地方,也是从产门出来。从始至终,不管是哪一个环节,都是又腥又臭,没有丝毫的清净可言。

如果你学过一点生理知识,或者上过卫校及医学院,对人体的结构和组成部分,应该非常清楚。我们不是像莲花生大师那样化生,大多数都是胎生的,而胎中的来源去观察时,的确没有一点清净的部分。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将不清净物形成的身体搂入怀中呢?

清朝的《欲海回狂》一书中,也通过几个方面,用教理阐述了人身不净:一切凡夫,皆从情欲生,是“种子”不净;本为精血和合,是“受生”不净;住腹中生藏之下、熟藏之上,是“居处”不净;在胎唯饮母血,是“所食”不净;足月之后,从阴道出,是“初生”不净;身内脓血,九窍常流,是“举体”不净。月称菩萨说:“此身从出胎,皆为不净性,无法令彼净,如同不净粪。”因而,无论从果方面或因方面来观察,整个身体没有一个干净的地方。

身体如此不净,那是不是要舍弃它呢?不能堕入这种极端。以前佛陀让很多比丘修不净观,后来有些比丘修得太好了,纷纷自杀或者杀他人,这种现象在《毗奈耶经》中也有。当然,也不能过于贪执身体,每天把时间和精力都用在打扮上。现在的世间人,尤其是稍微有点条件的年轻男女,时间基本上都花在这方面了。我们有些出家师父,年轻的时候是在家人,老了以后才出家,过去天天在装饰这个“不净粪”,现在回过头一看,自己的修行一无所成,人生目标也是一片空白,这完全是愚痴所导致的。如果从小就受到佛教的良好教育,可能也不至于变成这样。

所以,现在大家遇到这么好的机会,希望你们像盲人抓住大象的尾巴一样,千万不要放弃。修行法中有这样的教言,上师如意宝也经常讲,比如一个盲人好不容易找到大象,如果丢失了,在茫茫的世间中,再找到也很困难。同样,我们现在好不容易因缘聚合,遇到了这么殊胜的佛法,假如对佛法不希求、生邪见、随便舍弃,那是极为可惜的。

前段时间,有个美国留学的道友(我认识她很多年了),在我们这里听了一段时间的课,她觉得回到那里去没有多大意义,最后发愿将《入行论广解》全部译成英文。她说如果这样的话,自己活着有一点意义,否则一点意义都没有。当时我也开许了,假如真正能完成,还是对众生有一些利益。尽管我讲得不好,可能也有胡说八道的地方,但也有很多圣者们的公案、教言,尤其是《入菩萨行论》的颂文,应该说是举世公认的。前不久,一位韩国的法师,将《入行论广释》全部译成了韩文,虽然我也看不懂,但还是比较随喜。不管怎么样,有一本书的话,对部分人可能有些许利益。其实《入行论》的教理是不分民族的,无论你是美国人、韩国人,一说到人的身体不干净,谁都不得不承认。

如今很多人一直在研究人体,但他们的研究角度,与我们这里的完全不同。有些解剖学的老师,天天在学生面前说:“人体特别不干净,肚子剖开以后,里面是什么什么成分……”但讲完了以后,自己仍继续化妆打扮。既然明知道人身这么不净,何必如此徒劳无益呢?

有时候看来,这些行为非常可笑,但是天底下的芸芸众生,都被愚痴颠倒的邪见蒙蔽着,有几个明白这些道理呢?现在很多其他宗教,在提倡慈善事业、赞扬高尚人格等方面,做得相当不错,但在用教理抉择万法实相方面,这种窍诀比较少。世间上的书就更不用提了,你们很多人也受过高等教育,哪个高等学校有如此甚深的窍诀?即便是举世公认的宗教典籍、古代文献,恐怕也找不到这样殊胜的教言。

所以,大家遇到这些教言之后,尽量不要放弃。现在的学习条件比较方便,我用你们的语言来传法,虽然表达能力非常差,但大概的意思应该能说出来。你们依照这个来理解的话,以前不知道的一些佛教观念,现在会有重新的认识,这对你们学佛应该有帮助。

下面用比喻对人身的本体进行剖析:

粪便所生蛆,虽小尚不欲,

云何汝反欲,垢生不净躯?

粪便中长出来的蛆虫,虽然很小很小,但你也不愿去触碰它,那为什么反而特别贪爱不净胎中所生、本体恶露不净的躯体呢?

厕所里的蛆虫尽管很小,但谁也不愿意去碰它,如果一大盆食物中,出现了一条蛆虫,人们就会很恶心,马上将食物倒掉。记得我在读书的时候,有个同学吃饭时,在碗里发现一只小虫,然后辗转相告,所有的学生全都不吃饭了,在那儿集体罢课。厨师们气得不得了:“这么好吃的东西,就一个小小的虫,凭什么不吃了?你们的嘴巴里面灰灰红的打!”嘴巴里面灰灰红的打,是藏地骂人的一种方法,意思是往你嘴里倒红色的灰,那个厨师的汉语不太好,说话总是顺序颠倒,惹得大家经常笑他。当时他特别不高兴,但不高兴也没办法,全学校的人都出来了。

不要说在碗里面,听说几个年轻人到一个地方去,那里是非常殊胜的地方,但他们去厕所时,发现里里外外都是蛆虫,那些虫也特别长,一想起来就恶心呕吐,饭都吃不下去,于是当天就离开了。讨厌蛆虫是常人都有的习惯,然而回过头来看我们自己,人比小蛆虫更严重,人是白白胖胖的大蛆虫!

有些人可能想:“虽然我们出生的来源不清净,但从母胎里出来后,体表的血污已洗掉了,并且涂抹了很多香脂,应该是比较干净的。”如果这样认为的话,那么反过来说,我们从厕所里捞上一条蛆虫,把它用清水洗干净,然后喷上香水,这样以后,你愿不愿意接触它?

现在的人特别喜欢吃一些虫,但是吃厕所里的蛆虫,好像没有听说过。以后可能会有的,因为人什么都敢吃,也许会把粪便里的蛆虫,洗得干干净净的,盛在精致的盘子里,津津有味地品尝着,到时候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粪坑里长出来的蛆虫,人们对它充满厌恶,但实际上人的自身也是如此,只不过相比之下,蛆虫只是小小的不净虫,而人却是大大的不净虫。《中观四百论》云:“于彼不净虫,愚故生骄傲。”人是不清净的一只虫,因为特别愚痴,才认为自己非常干净,整天对着镜子打扮,觉得世界上自己最好看。有些年轻人看见自己的皮肤后心满意足:“我如是的漂亮、如是的美啊!夏天的鲜花不算很美,天上的月亮也不算很美,整个世间上,我才是最美的。”其实你不知道自己体内多么脏,就跟厕所里的蛆虫一样,肚子里全部是不净粪。你的来源不清净,身体里出来的东西也不清净,从果方面、因方面、本体方面来观察,人完全是一个臭皮囊。

以前嘎西美男[1] 遇到一个人非人美女时,美女一见到他,立即就被其相好端严所吸引。为了引诱他,她假装说其他的人非人美女看上了他,让她来转达爱意。嘎西美男因前世修持之串习,对美女、王位等毫无贪执。(不像现在人一样,疯狂地追求自己所爱的对境。)他问:“这位美女与你相比,是比你更漂亮,还是与你一模一样?”美女答道:“当然比我更漂亮,天人见了她都会生贪心,要不要给你介绍呢?”他平静地回答:“不论你或那位美女,所拥有的美色均会瞬间消失。而且众生的躯体,无一不是储藏不净物的臭皮囊。若贪执于它,将来必定会受无量痛苦。”通过这三种原因教诫之后,美女也顿然熄灭了贪心欲火。

有些人的贪欲可能非常非常大,但是依靠一些教言,应该是可以对治的。其实现在的环境非常不好,人们把贪欲作为赞叹的对境,有些人本来对感情不是特别执著,但在身不由己的情况下,被迫要受这种教育。前段时间,有位居士在电话里哭诉:“我原本过着非常清净的生活,一辈子就是想好好修行,除此之外没有什么追求。但是母亲天天逼我,说你马上30岁了,这么大的年龄,为什么不去寻找工作?”(师言:这个工作是什么工作[2] ,知道吗?)所以,现在很多人在无奈的情况下,不得不希求一些贪爱对境,在这种环境和氛围下,他们善良纯洁的心,要保护下来也有一定的困难。

如今世间人对感情特别执著,好像已经步入了疯狂境地,他们的有些语言,在我们修行人看来太没有意义,但他们却习以为常了。什么“天若有情天亦老”,哪会有这样的情况?无为法本来无有生老病死的现象,难道它也像你一样整天执著对境吗?世间人的这些论调,若凭借诸佛菩萨的智慧来观察,真的非常可怜!

卯二、呵责贪彼:

汝自不净身,非仅不轻弃,

反因贪不净,图彼臭皮囊。

明知自己身体不净,却不但不轻视、厌弃,反而欲求别人的臭皮囊,这是何等愚痴啊!

了解自己的身体结构,然后通达世间的万法规律,这无疑是智者的选择。可是现在大多数人,根本不知道身体是什么物质组成的,整天追求所谓的美丽、干净、纯洁,一直不嫌弃自己的身体。本来一个臭皮囊就足够了,但他仍觉得不满足,还要孜孜不倦地贪求其他的臭皮囊,这是非常不合理的。

这些道理虽然比较容易理解,不像胜义空性、心性光明那么难懂,但如果没有佛教的教言,很多人都不了解整天拖着的这个身体。有些人自己的身体如是不干净,可一点厌离心都没有,别人的身体也照样不干净,还要不择手段地去希求,实在是愚痴至极!

尤其在诸佛菩萨等圣者的眼里,见到人道众生之间的贪爱,会感到很可笑、也很可怜,就像我们人看旁生作不净行、互相追求一样,觉得这些行为引人怜悯。1993年法王在美国旧金山时,我们去了一个动物园,动物园里有一个大水池,池中有很多怪模怪样的癞蛤蟆,看起来很恶心,就像一个个大肉团,然而它们在水池中,还自由自在地追逐、交合、寻欢作乐。在它们的境界中,似乎世界上唯有自己的对象最美妙,最值得贪爱。同样,人对异性的贪恋不舍,在天人、仙人及不净观的修行人看来,也是非常可笑、可怜。

平时大家应该以这些教言来对照自己,否则很多人在贪欲的粪坑里始终爬不出来。龙猛菩萨说:“如于自或他,粪便皆厌恶,自他不净身,为何不生厌?”无论是自己还是他人的粪便洒在地上,大家都不愿意接触,觉得非常恶心,同样,自他的身体都是如此不净,为什么不生厌恶心呢?

然而,因无始以来的强烈串习,有些人明明知道这个道理,却在对境现前时,无法克制自己的贪欲,陷入了疯狂贪爱的欲望坑中,难以自拔。有些人不仅对活人的臭皮囊特别执著,对死人的身体也不放弃。《释迦牟尼佛广传》中有个医生叫革夏巴,也是释尊的一个前世。有一次在某地方,有个女人在丈夫去世后,心生极大痛苦,她精神癫狂错乱,一天到晚抱着丈夫尸体倾诉,把尸体认作真正丈夫。久而久之,尸体腐烂只剩一副骨架,但她依然对它珍爱异常:白天用鲜花装饰骨架;晚上抱着骨架,睡在尸陀林里面。(当我看到这个公案时,眼泪自然而然流下来了。)

革夏巴了知女人境况后,生起强烈的悲心,到处寻找她,后来发现她在河边,正给“丈夫”洗脸。革夏巴顺手在尸陀林捡起一具女尸,扛起它就来到那里。革夏巴故意一见她就跑,女人问他为什么跑,革夏巴说:“我妻子非常漂亮,如果她看见你的丈夫,我害怕他们俩一起跑了。”女人安慰道:“我丈夫人品很好,不会爱上其他女人,你可以放心和我们在一起。”革夏巴就答应了。后来女人入睡时,革夏巴将两副骨架以绳子捆在一起,好像两个骨架互相拥抱的样子,然后扔进河中,同时大声惊叫:“你丈夫将我妻子拐走了!”女人醒来后,确实见到骨架紧紧相拥,被急流冲走。他们边叫边哭,追了一段时间,结果没有追上。

革夏巴回来就开始算账:“你还说你丈夫不喜欢其他女人,没想到他竟将我最可爱的妻子拐走,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你马上赔我的妻子,否则我用大石头砸死你。”女人战战兢兢,跪在他脚下顶礼忏悔,求他不要杀自己。革夏巴立即抓住机会,开导她舍弃抱丈夫尸身的恶念,一切均无常,众生都会死,贪执亲友只会引生痛苦,并致人堕落,希望她能从情欲中清醒过来。说完后,女人如梦初醒,心态当下恢复正常。

我以前见过一个人,她丈夫去世十几年了,但仍把丈夫当年给的定情信物贴身戴着,有时间就看一看、哭一哭,算是一种加持物。但这种加持不是三宝的加持,而是贪心的加持。听说西方有些人的爱人死了以后,把尸体用冰箱保存起来,现在中国也有各种情况,比如把头发全部存起来,衣服作为自己一生的加持物。其实用智慧来观察的话,两个人在一起,只是暂时的因缘聚合,到了一定的时候,谁都帮不了谁,如果放下这些执著,自己修行才能成功,很多痛苦也容易解决。

现在在家人的痛苦,大多数是来自贪心,也有一部分来自嗔心,如果国际上去调查统计,70%可能源于男女感情和家庭不和,跟贪执身体有着密切关系。而大慈大悲的佛陀,不仅对身体的剖析圆满究竟,对心理方面,也说所有的烦恼包括在贪嗔痴当中,其中贪心是最根本的。

寅二、以作用决定不净:

宜人冰片等,米饭或蔬菜,

食已复排出,大地亦染污。

从作用上来讲,人体也是不清净的。怎么不清净呢?无论是宜人的冰片、红花等香料,还是可口美味的米饭、蔬菜和水果,吃进身体之后,经过火大的腐烂作用,精华部分被身体吸收,而无法吸收的糟粕,则变成粪便排泄出来。这样的不净粪不管洒在哪里,整个地方都被熏臭染污了。你是美女也好、俊男也好,倘若拉肚子,在院子里到处染上不净粪,最后连自己都不愿意呆在那里,一定要搬出去。

我们的身体,完全是加工不净物的机器。如果这个身体很清净,那么食物经过它以后,应该变得更鲜美,但事实恰恰相反,即使是再干净、再好吃的东西,一旦经过身体的加工,颜色、形状和本质彻底改头换面,完全变成了臭不可闻的不净物。这是什么原因呢?就是因为身体具有不净性。

月称论师云:“若人无过失,世人应贪彼,以身有过故,智者远离彼。”倘若身体没有过失,我们没必要这样呵责,应该可以尽情地贪执,然正因为身体有诸多过患,有智慧的人,务必要摆脱贪身的迷网束缚。否则,这种过患相当大,完全超过了怨敌的危害,龙猛菩萨在《大智度论》中说:“执剑向敌,是犹可胜。女贼害人,是不可禁。”面对手持宝剑的敌人,英雄好汉可以胜伏,而面对楚楚动人的美女,很多人都无力抵挡,只有在她面前乖乖投降,在她的脚下任由践踏。

有些论典中说,具有八功德的恒河水,当它流入大海,与海水相融时,原来甘甜的味道马上变成又咸又苦。同样,任何一种清净的食物,若进入身体,即会变成不净,由此可知,身体绝无洁净性存在。《宝蕴经》中也说,黑色的炭再怎么洗,也不可能变成白色,同理,如同不净粪般的身体,再怎么沐浴擦拭,永远也不可能变为清净的物质。

对于身体的本质,通过学习这部论典,大家应该有重新的认识。以前很多人跟我讲:“其他什么事情我都放得下,唯有感情放不下。”其实,放不下就是因为你的执著,而执著的原因是认为对方好看。好看的人在身边呆一会儿,自己也好像很快乐,如果不好看的人呆在身边,自己就觉得特别苦恼。这跟习气有不可分割的关系,若能了解对境的本质,虽不一定能立即消除贪心,可是逐渐逐渐,还是会有不可思议的效果。

现在不管是藏传佛教、南传佛教,成千上万的出家人,住在寂静的山里或者寺院中,虽然没有人陪伴,也能克制自己的烦恼。而世间上的有些人,不要说长期没有所爱的对境,就算只有短短的一两年,他也是度日如年、非常难受。原因是什么呢?就是没有认识贪欲的本性,所以跟潮流随顺附和,不得不受痛苦煎熬。

总而言之,就像火的作用是燃烧事物一样,而身体的作用,就是将清净的东西变成不清净。

寅三、以比喻决定不净:

垢身浊如此,亲见若复疑,

应观寒尸林,腐身不净景。

通过因、果、本体、作用等方面的分析,身体的污浊是显而易见的,只要是正常人,对人体的不净,确实可以现量了知。所以,在某些地方宣讲女人身体不净时,女人根本没有理由反抗。

虽然这里的角度不同,剖析的主要是女人身体,但佛经中并没有说男人全部是用清净的冰片做的,因此,你们女众在学习或辅导时,完全可以把“女人”换成“男人”。不然有些道友在考试时,不愿意说“女人”两个字,只是说“可爱的对境”、“不可爱的对境”,这样倒也可以,但你们按自己的角度,把里面的内容换成男人,这是佛陀也开许的。

通过上述分析观察,不管是自己的身体、他人的身体,确实是不清净的。如果有人仍有怀疑,觉得:“虽然佛陀这样说,理论上也过得去,但我喜欢的人的身体,应该有一部分干净的地方吧?”这样想的话,那建议你去尸陀林看看。

在座的道友不知道有没有这种怀疑,如果有,明天也好、后天也好,应该去一下尸陀林,学院里几乎每天有十来具尸体,基本上从不间断,你们去的话,对人体应该会有新的认识。到了那里以后,也不要远远地看,应该勇往直前,天葬师在那里砍,你就站在旁边一直看。有些人不敢接近,一直捂着鼻子,躲得远远的,但回去后却对人贪执得不得了,这是不合理的。那个时候你越近越好,有胆量的话,拥抱也是最好不过的。

藏传佛教和南传佛教,修不净观的环境相当不错。泰国、缅甸等国家中,在一些山洞里、岩石旁,或者寂静的寺院里、森林中,陈列着许多新旧不一的骨架、尸体。很多人每天都去那里观修,他们的观修,不像有些人观光旅游一样,而是依照佛教的九种观想方法,或不净观的各种窍诀。因此,你们去尸陀林的时候,也不要用好奇心来看,不然对修行没有什么帮助。

现在很多医生整天给病人做手术,整天都是接触人体,但在他们看来,人体只是工作的对象,下班后照样追求异性,对自己的贪心一点都没有克制作用。不应该这样!应该把所认识的知识用在自己身上,看对境到底该不该贪。如果从小就有这样的培养,很多人的贪心也不至于像现在一样极度疯狂,可是正因为缺少这方面教育,现在的年轻人变成了什么样子,大家应该心中有数。

《佛的100个哲理故事》中有一个公案说,某地有一位长者,他儿子娶了一个相貌出众的妻子,简直挑不出一点缺陷,儿子与她整日形影不离,宁死也不愿离开半步。多年后,长者在邻国找到一宗生意,让儿子去那里做买卖。儿子特别不情愿,一直发牢骚,但也不得不离开妻子,垂头丧气地前往邻国。他不论走到哪里,脑海中都是妻子的身影,于是匆匆做完生意,立即赶回家去。

一踏进家门,没有见到妻子,他就问:“我妻子在哪儿?”下人说:“她已搬到侧房去了。”原来,妻子自丈夫离家后,思念成疾,全身长疮,流脓不止。家人都不愿意见到她,她只好独自睡在侧房,身边围着一大群苍蝇。他忙跑去一看,美丽的妻子竟然全身浮肿、变色,面目丑陋,惨不忍睹,以往的恩爱和欲情,一下子凉了下来。刹那间,他感悟到了世间的无常。

有些人也是一看别人的美色退失,就再也不愿意见到了,但由于没有断除执著,即使懂得一些教言,贪心还是难以对治。所以,大家平时要祈祷上师三宝,以生起不贪著对境的正见,有了这种正见,对什么对境都不会有任何贪求。这样一来,作为出家人,一生中守持净戒不会出现违缘;作为在家人,自己的生活也会过得很清净。

当然,我并不要求在家居士对自己的妻子或丈夫生起厌离心,马上离婚,这是我不提倡的。但是佛陀所说的人体不净,大家一定要有重新认识,否则,很多人为了贪求美色,造下很多很多恶业,假如即生中不烧毁贪爱的种子,来世不一定有机会了。因此,大家遇到这么殊胜的大乘佛法,应该在阿赖耶上种下摧毁贪欲的善根,这对每个修行人来讲至关重要!

 

 

[1] 嘎西美男:释尊的因地,为一国王之太子。

[2] 指找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