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行论第125节课

第一百二十五节课

今天接着剖析所贪对境的身体不清净:

皮表迸裂尸,见者生大畏,

知已复何能,好色生欢喜?

前面也讲了,通过几方面的观察,身体全是不清净的物质组成,如果对此仍有怀疑,那可以到尸陀林去看看。然而有些人虽然去了尸陀林,看见了死人的身体,结果不但没有对治贪心,反而生起了更强烈的贪心,那应该怎么办呢?

作者回答说:去了尸陀林以后,光是外表上看一看不行,一定要让天葬师把身体划开。否则,有些尸体依靠装饰化妆,也不见得那么恶心,但是真正剖开身体,让内脏流出来后,身体里除了尿屎、脓血、脂肪、黄水等以外,找不到一丝一毫清净的东西。这样一来,你定会生起强烈的厌恶、怖畏之心,觉得人身没有什么可贪执的。

佛经中说,身体的初因不清净,是父母的不净种子形成;后因也不清净,依靠饮食而得到各种不清净肢分。因此,身体完全是不清净的,了解到它的真相以后,怎么会对美色产生贪欲之心呢?

有些人可能想:“佛经中说,诸佛菩萨在众生面前显为庄严之人,所以对别人的身体生欢喜心,过失不是那么大吧?”昨前天也有位道友给我打电话说:“人的身体不好看,我觉得这种说法不对。修安忍波罗蜜多的果报,不是相貌端严吗?为什么不能喜欢美色?”

其实“喜欢”跟“贪执”还是有一定的差别。如果去“贪执”,依靠贪心会造很多恶业,其他烦恼也随之而生,最后让自己堕入三恶趣。而仅仅是对诸佛菩萨或众生有“欢喜”心,也没什么不对的。佛经有关公案中说,佛菩萨的化现,除了极个别以外,一般都显为庄严的身相,这也是非常合理的。但是在这里,作者主要是破除众生无始以来的贪执。如龙猛菩萨云:“内腐外皮包,烂尸此自性,显现极丑恶,如何未曾见?”人的体内腐臭不堪,外表用一层薄皮包裹着,显现上极为丑恶,可是很多人并不了解这一真相。

大多数人对外在的美丽很着迷,岂不知美丽的心灵比美丽的相貌更重要。三国时期的诸葛亮,相貌堂堂、潇洒倜傥,而他娶的妻子特别丑。他妻子姓黄,未出嫁时叫“黄阿丑”,但她相貌虽丑,心地却极为善良,知书达理、性格豪爽,辅助丈夫成就一番大业。两人终成百年之好,传为千古佳话。

然而现在的人们,不断贪执外表的美色,媒体上也尽是宣传如何保养皮肤,对内在的品德与智慧毫不关心。很多人一直接受这种教育,认为贪著美色理所当然,于是人格沦丧的现象,在世间上层出不穷,将来的趋势可能更为可怕。

福建省一位姓林的县委书记,先后和22个女人长期保持不正当的关系。看着自己在这群女人之间游刃有余,没有谁为此争风吃醋,他心中很是得意,遂于一星级宾馆中举办“群芳会”,让22位身着华服、美丽妖娆的女人,在包房里彼此见面。席间他还宣布:今后每隔一年就举行一次群芳会……[1]

还有一个姓金的贪官,在很多人面前毫无惭愧地说:“像我这种级别的领导干部,谁没有几个情人?这不仅是生理的需要,更是身份的象征,否则,别人会打心眼里瞧不起你。”如今,世人都认为美色值得追求,永无止境地乐此不疲,然而“多行不义必自毙”,最后达到无可救药的境地时,想后悔也来不及了。

对异性的贪心难以克制,不仅是在家人,甚至出家人当中也存在这种问题。但以理论去详细观察时,人的肉不能吃,血不能喝,外表再怎么美,里面也没有可贪的精华。莲花、明月等事物,尚且没有不净的部分,可是我们所贪爱的对境到底如何,望大家再三观察。

以前我们上学校时,老师从来没有讲过这方面的知识,现在学了大乘佛教以后,终于认清了这一实相。当然,佛教并不是蔑视美人的身体,只是原原本本将身体真相解释得非常透彻、非常圆满,对此,任何智者也无力反驳,所以佛法并不是以教条的方式强加于人。

我们知道了身体的不净后,能否彻底断除贪心呢?从究竟来讲,有一定的困难,因此《入中论》说不净观是颠倒作意[2] ,原因也在于此。其实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认识心的本性,依靠上师的窍诀,通达所有的烦恼和分别念,全是无明愚痴幻变的,若能如此,一切执著均会迎刃而解。如果做不到,那么依靠本论的剖析,过去特别爱打扮的人,这方面的执著也会减轻。这一点,从某些道友的行为上也能表现出来。

丑三(破彼清净相)分三:一、以他功德贪身不合理;二、身体本性不应贪执;三、喜彼不应理。

寅一、以他功德贪身不合理:

如果说:“尽管身体的内在臭恶不堪,但是经过妙香的薰染,身上会散发微妙的香气,贪执身体有什么不合理的?”

涂身微妙香,旃檀非她身,

何以因异香,贪著她身躯?

若在身体上涂抹妙香,如旃檀香、沉香、麝香,或者法国香水、茉莉花香水等,(男人可能不会涂吧?好多人说有有有。很香是吧?不说话了。)女人涂在身上,男人也涂在身上,这种扑鼻的芳香,闻起来很惬意宜人。但实际上去观察,香水并不是真正的身体,身体是血肉、骨架等物质组成,而香水是另外一种物质,既然如此,为何因不相干的香气而贪著异性的身体呢?

有些人特别贪著女人,一闻到她身上有香味,贪欲心马上就会被引发。所以,很多女人为了博得男人的爱,拼命在身上洒好多斤香水。前面也讲过,香妃的身体有香味,但也有人说,她的香味不是俱生的,而是后天常使用具有妙香的药,食用具有芳香的食物,在香水里经常沐浴,通过种种的造作,身体才发出奇特妙香。“香妃墓”好像在新疆,到了那里以后,很多人都说:“我们这个地方有香妃墓,虽然那里埋了七十多个人,但乾隆皇帝的妃子是最香的,至今她的香味还在飘荡着。”但她真正的尸体有没有埋在那里也不知道,据说在河北这边,也有一个“香妃墓”。但不管怎么样,从古代的历史来看,人们对香味还是特别重视。

龙猛菩萨的传记中,也有关于香味的故事:有一次,龙猛菩萨给大众讲经说法,闻法行列有两位年轻人。令人惊奇的是,在他们周围,弥漫着一股浓郁而沁人心脾的芬芳,但到了龙猛菩萨面前,可能因龙猛菩萨的威力或是加持吧,香味忽然消失。龙猛菩萨问其原委,两人回答道:“我们是龙王的儿子,来到人间就要用果协喀檀香[3] 护身。”龙猛菩萨说:“能给我一些这种檀香吗?”龙子道:“待我们请示父王之后,才能答复您。”

随后,二位龙子返回龙宫向龙王禀报。龙王说:“如果龙猛菩萨能来龙宫传法,我们将予以供奉,不来就不给。”(现在有些人也是这样:“上师您到我们这里来的话,我可以供养;不能来的话,那我就有别的发心。”)得知龙王的条件之后,龙猛菩萨考虑了一下,一方面需要这种檀香,另一方面也可给龙宫的龙族培植善根,及迎请《般若十万颂》等诸多经典,于是他应邀前往龙宫。

一个人身上若有香味,别人在旁边闻到时,也会觉得:“啊,这个人好香啊!”前段时间我过路时,一个人擦肩而过,这个人特别香,最后我也不得不停下脚步,往后看了一眼。所以,身上喷太多香水的话,还是给大家带来一种“快乐”。

记得我原来读书时,有一天上美术课,有个女孩子特别调皮,整天跟社会上不三不四的人跑到外面去玩。当天到了中间的时候,她就敲门进来,进来以后身上特别香,全班的同学都闻到了,大家都“哇,好香哦”,她的座位在后面,同学们纷纷往后看。老师说:“今天非常感谢某某同学,给我们带来如是的芳香。好!同学们,不要看了,还是继续上课吧。”过了二十年,那天我们同学聚会时,大家在讲很多事情,她就开始摸自己的头发。当时我就想:“她这么爱漂亮,是不是还在继续涂香水啊?”

现在许多人喜欢涂香水,贪心炽盛的异性闻到后,就想入非非、心猿意马。其实有头脑的人可用智慧进行观察:身体和香味是一体还是他体?如果是一体,那每个人不用买香水了,只要身体存在,就会自然发出芳香,但这是不可能的,因此肯定是他体。既然是他体,身体和香味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物质,为什么因喜欢香味而贪爱身体呢?你既然如此喜欢檀香、沉香等香味,那将它涂在蛆虫、猪、狗等身上,你为什么不生贪心?这是什么样的执著在作怪啊?所以,大家应该经常反思、经常观察。很多人平时的耽著,完全是颠倒的分别念,可怜的是,到目前为止,很多人还没有意识到。

身味若本臭,不贪岂非善?

贪俗无聊辈,为何身涂香?

从因、果、本体等方面剖析后,身体非常肮脏、臭恶不堪,不贪恋它就不会有嫉妒心、傲慢心、嗔恨心,这是最好不过的。现在家庭不和的来源,大多是因为贪心强烈,自然也就带来了其他烦恼。

现在很多人特别耽著身体,每天除了打扮以外,别无目的,如果你天天如此这般,那么死了以后,很可能堕落为恶趣众生。以前萨巴施主的妻子长得十分漂亮,她与其他商人一起去大海取宝时,命绝身亡。死后因贪执自己肉身的美色,而转生为一条蛇,在她尸体的口鼻中钻来钻去,不愿意离开。这是目犍连尊者亲眼所见,佛经中也有详细记载。还有些女人特别爱打扮,天天想着自己的身体,来世则会变成飞蛾,一见到美丽的灯火,就拼了命地扑过去。

那些无聊的庸俗之辈,整天为了打扮身体,花了无数的精力、财力、人力,有没有这个必要啊?当然,我也并不是说,学习大乘佛法后,什么个人卫生都不用搞。应该如何掌握分寸?戒律里有明确规定,自己也不能太过分了。

从医学角度来讲,很多化妆品对人体有害,所以那些喜欢化妆的人,没化妆就特别难看,面容异常恐怖。听说宋美龄也特别爱化妆,美国的陈香美女士,赞叹她是智慧与才华双全的人,但听她的侍者说,她从成年到死亡[4] ,从来没有间断过化妆,不化妆的话,她就像魔女一样难看,而且她平时必须要化浓妆。

现在有些女人也是如此,整天就像要表演节目一样,在脸上画得五颜六色,自己也是特别累。与其这样,还不如拿这些钱去做有意义的事,譬如帮助可怜众生、上供下施、放生、作功德,把这些时间用于修学佛法、观想人身难得等方面。可是,现在有成千上万的迷惑者,根本不知自己的方向。

当然,学习了本论之后,也没必要特别厌弃自己的身体,从此再也不洗脸刷牙,这样太过偏激了,但也不要像以前那样特别执著。有些老修行人为什么现在特别笨?因为自己在年轻时,没有把时间用来学习、思维佛法的真理,完全浪费在一些无聊的事情上了,现在醒过来,恐怕也已经迟了。所以有智慧的人,应通过智慧来作如理抉择。

我也不要求你们把化妆品全部扔在尸陀林或者厕所里,你要化妆的话,也可以相应做一点。但如果以前你化妆两个小时,现在能不能减到一小时?这也算是闻法起到一点作用,否则,最后自己也会迷失方向的。

了解佛法相当重要,现在很多人在这方面非常欠缺,这样一来,自己活在世上相当痛苦,别人也因为你而趋入邪道,极其可怜,所以大家理应引起重视。

若香属旃檀,身出乃异味,

何以因异香,贪爱女身躯?

妙香来自于旃檀,身体的味道与此完全不同,何必为了不相干的香气,而贪爱女人的身躯呢?

譬如,猫对酥油很喜欢,而不愿意吃无油的饭团。若将酥油抹在它鼻子上,然后再放上无油的食物,猫即会傻乎乎地认为这是很可口的油饭,于是津津有味地吞食。同样,有些人虽然不喜欢遍体不净的身体,然而通过香水、花鬘打扮之后,即认为这是清净可爱的身体,由此而生贪著,这实际上如同傻猫一样非常愚痴。月称论师也说:“愚人极贪著,香花鬘所饰,污秽不净身。”

可是对这一点,很多人根本不知道。尤其在当今社会中,一打开电视,大多数广告都是化妆品,或怎么样让头发飘。那天我跟一个人说:“现在的电视没什么可看的,除了宣传牙膏、洗发水以外,对今生来世没有任何教育意义。”在泰国、斯里兰卡等国家,打开电视以后,主持人首先向佛顶礼,顶礼之后经常出现人体不清净、不应该贪执的佛教内容,小孩从小就有这方面观念。而在我们这里,整天都是宣传皮肤光滑、牙齿洁白,这能给观众带来什么利益呢?有时候我确实觉得,现在已成了疯狂世界。

《四百论广释》中说,以前有个婆罗门夜观星相后,告诉国王几天后要下一场雨,如果喝了雨水,肯定会精神疯癫。几天后果然降下暴雨,整个国家的人都因此而发疯,只有国王记住婆罗门的预言,没有喝雨水,因而保持正常。但是,他的臣民见国王与他们不一样,便纷纷指责国王是疯子。在众人呵毁下,国王最后不得不喝了雨水,真的变成了疯子。同样,我们极少数人认为人体不清净,不应该贪执,大家都会觉得“这个人发疯了”,最后在公众的压力下,我们佛教徒也不得不“发疯”。

在世间上,最鲜艳的蛇往往是毒蛇,最绚丽的蘑菇常常是毒蕈,最美丽的女人大多是祸水。所以,一切表面美好的东西,我们不要为之迷惑,要透过现象看本质。根登群佩也说过:“若详细观察,世上的一切所为都是痛苦的事,能熄灭其因的唯有佛法。只要深深地思维,定能感受到其中滋味。”

遗憾的是,现在很多人不学佛,他们不但自己不学,见到别人去接触,马上站起来强烈反对,说这是封建迷信。在这样的氛围中,真正了解人身的人还是非常少。

要知道,人身跟不净粪没什么差别,龙猛菩萨说:“粪团虽色美,崭新及形妙,于彼不应贪,女色亦如是。”对于厕所里的不净粪,即使赞叹它的颜色很美、形状不错、味道新鲜,也不会有人愿意贪执,同样,人的身体也是如此。不过听说在日本个别地方,有些人特别爱吃不净粪,尤其是小孩的不净粪,认为对身体极有营养,有些书里一直打广告。现在社会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好像头不是头、尾巴不是尾巴!

其实人的身体涂上香水后,有一种“挂羊头卖狗肉”的感觉。外面是香水,里面全是不净物,这是不是迷惑很多人呢?但大多数人非常愚痴,觉得所贪的对境特别香,于是殚精竭虑去追求。

寅二、身体本性不应贪执:

长发污修爪,黄牙泥臭味,

皆令人怖畏,躯体自本性,

如伤己利刃,何故勤擦拭?

假若对身体的本来面目丝毫不做修改,任其自然生长,那就会变成蓬散脏乱的长发、又长又尖的指甲。不过现在人觉得指甲越长越好,在外面的城市里,有些人的十个指甲,就像演魔女一样长长的,有些人只是小指的指甲特别特别长,以后跟丈夫吵架时,抓胸口可能很不错……开玩笑!也许说到某些人了,很抱歉,对不起啊,我真的害怕得罪很多人。

如果对身体不作任何装饰,披头散发、蓬头垢面,确实特别难看。有时候我们在路上看见一些精神不正常的人,身上没有衣服,全身粘满泥垢,头发也是乱乱的,在垃圾桶里捡东西吃,看了以后特别可怕。其实也没什么可怕的,只不过他这几天没洗脸、没洗澡而已,荣获世界冠军的那些美女,倘若一两年中不加装饰,身上也不穿衣服,也会变成这幅模样,到时候谁还会对之生贪心呢?

身体的本性若是清净,即使长期没有清洗打扮,也应该依然美丽动人。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不管是头发、指甲、牙齿,如果任其自然,过不了多久,那种臭味会令人闻而生畏,谁都不敢靠近。

中国古代的美女,纵然能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其身体的本性也是如此可怖。以前西施在河边浣沙时,鱼儿看到她的美貌后,羞愧得沉入水底;王昭君出塞的途中,拨动琵琶,倾诉离乡之情,天上的大雁见此情景,竟忘了扇翅膀而跌落在地上;三国的貂蝉,晚上在花园拜月时,月亮见其倾国倾城的容貌后,不好意思地躲到云后去了;杨贵妃到花园赏花散心,牡丹花含羞地低下了头,后人赞她有“羞花”之貌。当然,这是诗学的夸张手法,其实她们也不一定特别好看。我们很多道友来的时候,前面的牦牛也是不好意思,跑了;老鼠见到后,也是马上躲了,以后我们也可以这样来修饰。(众笑)

此处还说,装饰打扮自身、涂香抹粉,唯是伤害自己的愚蠢举动。人们越是努力去做,就相当于将伤害自己的武器磨得越锋利,这样的后果也就可想而知。

明白上述之理后,我们怎样对待这个身体,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有寓言说,一个年轻人跟睿智的老人打赌,他手里握着一小雏鸟问:“既然你能洞悉一切,现在请告诉我,我手中的鸟是死是活?”年轻人认为他胜券在握,老人若说是活的,他手指轻轻一动,就把小鸟捏死;如果说是死的,他手心一张,小鸟就会飞走,不管怎么样,老人一定会输。没想到,老人微微一笑,说了一句话:“生命在你手中!”

同样,我们修行人选择什么样的道路,让人生过得有意义,也掌握在自己手中。以前上学时老师苦口婆心地讲,但还是要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愿意学习的人,一生会得到不可言说的利益;而整天混日子的人,不可能有任何前途。

总而言之,大家对身体的本质需要了解,但也不能堕入极端,否则对家庭、生活都不利,我们应该过比较正常的生活,这样谁都能接受。现在的社会有一种疯狂的味道,大家不能同流合污,拼命去追求那种生活,而要以正知正念来摄持,尽量把时间和精力用于对今生来世有利的佛法方面!

[1] 并以30万设“年度佳丽奖”,奖给当年最让自己满意的女人。他的这一荒唐建议,竟然赢得了众情人的热烈掌声。

[2] 修不净观而见恶露之识,只是压制粗大贪欲心的强力观修法,不仅胜义中不成立,连真世俗中也不成立,因而是一种颠倒作意。

[3] 果协喀檀香:马拉雅山所产的一种白旃檀。

[4] 她死于2003年,享年106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