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行论第127节课

第一百二十七节课

《入行论》正在讲贪欲的过患,现在讲的是第二个问题“与他罪相联”,即贪执异性的身体还连着很多罪业。

丑二(与他罪相联)分六:一、获得身苦;二、阻碍解脱机会;三、以比喻说明过患;四、空耗暇满;五、痛苦无义;六、痛苦无法比拟。

寅一、获得身苦(贪著别人的身体,会给自己的身体、事业等方面带来很多痛苦):

或人为谋利,因愚卖身讫,

然利犹未得,空随业风去。

有些人为了妻子、生计等出卖自己的身体,本想谋求一些利益,但最后得到了什么呢?可以说是空手而归,一无所得,只有随业风不由自主地漂泊在轮回中,今生来世都极为痛苦。

古往今来,很多人为了养家糊口,以及满足自己的欲望,不惜将自身卖给他人,以换取一点可怜的财利。成为他人的奴仆后,自己些许自由都没有,完全要听从主人的吩咐,什么事情都愿意做。本来正如麦彭仁波切所说:“广大无垠大地上,谁成谁人之奴仆?”每个众生都有自主权,可是遇到贪欲的对境时,很多人没有控制能力。如《君规教言论》云:“若为贪欲铁钩缚,虽是君主无自在。”倘若被贪欲的铁钩束缚着,纵然是有智慧、有才华的大君主,也一点自由都没有。

《吃亏是福》一书中,讲了这样一个公案:上海某学校的一个女孩子,长得天姿国色,追求者非常多,但她谁也看不上,一心要嫁给有钱的老外。在一次舞会上,她认识了一个叫吉田的日本人,(不是寂天菩萨,不过寂天菩萨也是个老外。)他自称在日本开了一家肉类加工厂。他们认识后,吉田出手大方,送给姑娘的项链、耳环、戒指等首饰一应俱全。定婚那天,气势更是不凡,在五星级宾馆订了10桌酒席,每桌的标准不下5000元。(那个年代,5000元还是比较多的。)大家都羡慕她找了一个有钱的丈夫。

(现在人的眼光就是这样,交友恋爱时不看人格,也不看内心,唯一以金钱作为择偶标准。很多父母从小就给孩子灌输这种观念,希望孩子长大后找一个有钱人。所谓的钱,就是他们追求的偶像、希求的目标,至于获得解脱,他们提也不会提,假如即生中只有一种成就,那一定是人民币。)

不久,姑娘随丈夫前往日本。当飞机快要在东京机场降落时,她看着窗外繁华的都市,心里一阵阵激动,觉得已经往生到“极乐世界”了。可是他们在东京停留片刻后,即转火车、乘汽车,去的地方越来越偏僻,窗外的景色也越来越荒凉。(在我们的心目中,整个日本非常有钱,那天我问一个佛教徒:“你们日本有特别穷的吗?”他们说:“有有有。”)姑娘一次次问吉田家在哪里,吉田默默不言。

终于,汽车载着他们在一座农舍前停了下来,这是一所木质结构的简单房子。姑娘气愤地问:“你的肉类加工厂呢?”吉田指着一排排猪圈说:“那不就是吗?”姑娘这才知道自己上当了,但身在异国,想走也走不了。就这样,她从大学生变成了一个养猪女。姑娘每天以泪洗面,有一次打算卖了金首饰偷偷回国,但找人一看,所有的首饰都是镀金的,根本不值钱,最后她彻底绝望了。

现在的社会中,这种现象相当多,很多人为了钱财、女人或者地位,落入不能自拔的网当中,一辈子都毁坏了,来世就更不用说了。对此圣者们早就洞察到了,可是世间上的迷乱众生,一直贪执眼前的利益,结果吃了大亏,误了终身。

现在的环境非常不好,就像一个医院中,很多精神病住在一起一样,大家都没有自主,迷迷糊糊地随顺环境,别人怎么样追求,自己也如是拼命地追求,但大多数目标完全不符合实际,自己也无力扭转过来。

因此,大家应该有一种控制能力和选择能力,否则所追求的目标,就像乾闼婆城一样虚无缥缈,再怎么努力也徒劳无益,到头来只能是毁坏自己。通过闻思修行这样的论典,我们应该从迷茫中清醒过来,人生很短暂,若能清醒过来的话,还有机会重新做人,行持善法,对将来会有一定的利益。

或人自售身,任随他指使,

妻妾纵临产,荒郊树下生。

有些人的身体出卖给别人当奴仆后,自己一点自主权也没有,服服帖帖地任由役使,如同主人手中的工具一样。

不仅奴仆的生活有这种痛苦,现在有些公务员也不例外。前段时间我遇到一个地位很不错的领导,但他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要担心下面的人,又要担心上面的人,还要担心自己的地位。他说妻子生孩子时,他在医院里一天也没有呆,因为担心工作,马上就回去了。仆人都有一两天陪妻子的时间,而这些领导或者大公司的老总,连稍微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始终随着外境和他人转,就好像是机器一样,这边转起来的话,那边也不得不转起来。但他们自己并没有觉察到,反而认为获得了很高的地位。这种可怜的人,在社会上比比皆是。

在古代,没有自由的仆人或丫鬟,要生孩子时,不能呆在主人家中,只有到荒郊野外、树下或山洞里,将孩子生下来。以前的藏地这种情况非常多,那些富人家中的丫鬟仆人,一到临产时,必须离开主人家,而她自己又没有家,女人生孩子既痛苦又肮脏,谁的家里也不愿意接受,最后只有到树下生子。

佛陀时代的微妙比丘尼,在家时也是怀孕满月后,和丈夫回娘家,途中临产,宿于树下。她一生的经历非常凄惨,《贤愚经》中也有她的公案。也许印度有这种传统吧,不仅是乞丐仆人,甚至皇室贵族也有这种情况,比如我等大师释迦牟尼佛,当时就是在蓝毗尼花园树下降生的。

蓝毗尼花园,位于尼泊尔境内,现在那里仍有一棵大树,树下有一块大石头,摩耶夫人生释迦牟尼佛的经过,原原本本地刻在上面,令人见后生起极大的欢喜心。旁边有一座阿育王立的石碑,碑文是用梵文写的,根登群佩大师说,文字的意思是:我等大师释迦牟尼佛最初降生于此。至今已经2500多年了,这个石碑仍然保存完好。我们以前去印度时,首先拜了其他很多圣地,回来路经尼泊尔,在一个下午,朝拜了这座蓝毗尼花园。

言归正传,世间上许多人因为贪欲,落得非常凄凉的下场。我熟悉的一个人,以前是出家人,人品和智慧相当不错,后来他喜欢一个女的,就还俗成家了,两人漂泊到拉萨、青海等地,生活条件非常非常差。他妻子生孩子时,只租了一个月租30块的房子,里面极其破烂,布满蜘蛛网,是一个补鞋人的隔壁。他们没有钱去医院,旁边有些老太太说,生孩子要吃有营养的东西,他就给妻子吃了一碗面,里面加了两个鸡蛋,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想起当初的出家生活,他感到非常痛苦和后悔。我听到这种状况后,也觉得他特别可怜,原本出家过得自在快乐,但变成在家人之后,真的跟仆人没有任何差别,完全成了生活的奴隶。

然而,即便是在家人,生活也不见得尽如人意,毕竟兴旺与衰败是无常的。以前汉地的慈禧太后,每天吃饭时有100多道菜肴、点心。为了庆贺自己的生日,她不惜动用海军经费修建颐和园。后来英法等八国联军打入北京,慈禧只得抛弃一切,化装成农妇,从北京城逃走。从北京到西安,她像讨饭的乞丐似的,一路上狼狈不堪。你们看过电影的人,应该知道当时的情况。

所以,我们学习佛法的人,对世间欲妙不要过于希求,如果因缘具足,该得到的自然会得到。那时候也不必太过欢喜,有些人稍微有点钱财、地位、名声,就高兴得无法抑制,一旦掉落下来,又痛苦得无法面对,甚至想到了自杀。实际上,世间上的沧桑荣华,犹如秋天的白云时而显现、时而不现,没有丝毫稳固性,懂得这个道理之后,在漫长的人生路途中,自己会坦然面对一切得失。

昨天晚上,我一个同学来电话说:“我的父亲马上要死了,给……我……加持……”听她的声音,好像也马上要死了。放下电话以后,我想:“作为出家人,遇到家人去世肯定也会痛苦,但跟那些表面上学佛,却对无常一无所知的人比起来,差距还是比较大。”我当时觉得她也快死了,我得好好超度这两个。(众笑)

欲欺凡夫谓:求活谋生故,

虑丧赴疆场,为利成佣奴。

被贪欲所欺惑的愚夫,口口声声说:“为了生存,我必须要去战争,这样才能养家糊口。”于是一边担忧送命,一边赴往战场。还有些人为了谋利,情愿去做他人的奴仆。

不论是古代还是现代,到战场上从军的人,发心保卫国家的非常少,为自己获得地位的比较多。我们附近的有些国家,男人到了一定的年龄,必须要服兵役,到军队里去当兵,就像义务教育一样。在他们当中,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国家的人屈指可数。即使是为了国家而消灭敌人,这种行为也没有功德可言,不像为了佛法和众生而牺牲自己。

仅为得到一点蝇头小利,这些人虽然贪生怕死,但仍然披甲从戎,赴入战场与敌人拼命。(“如果我死在战场上,你把我埋在高高的山岗上,啊!朋友再见……”南斯拉夫的《桥》,以前是对我们影响最大的一部电影。)表面上说来很漂亮,“当兵如何光荣”、“军人是人民心里的支柱”,实际上就是把生命作抵押,而在那里为自己奋斗。

《法华经》云:“汝等莫贪欲,贪如木鳖果。”世间上的所贪对境,其实跟木鳖果没有什么差别[1] ,唯有愚者才会对它有兴趣。圣天论师也说:“犬等亦所共,恶慧汝何贪?”以习气而选择异性为生贪境,甚至猪、狗等旁生也会,所以除了极其低劣的人以外,智者谁会贪执这些呢?

当然,有些人为业力所迫,有了家庭以后,生活压力特别大,既要供孩子,又要照顾老人,有时候不得不在外面当仆人。现在不像以前那样,因为实行计划生育,孩子还是比较少,这无疑给夫妻双方带来沉重的负担——要养孩子,还要照顾两边的父母。有时候看来以前倒好一点,一家有好多孩子的话,大儿子养父亲,小女儿养母亲,从个人来讲,生活压力不太大。但就整个国家而言,现在稍微好一点吧。过去在汉地、藏地,每家的孩子特别多,当时在我的同学中,有些人家里有十个孩子,有些有五六个孩子。

那天有个道友去一个居士家,发现他们有四个孩子,认为特别可怕。其实这也不算多,康熙年间,江南有一个姓郑的小吏,虽然收入不菲,却破衣烂衫,显得穷困潦倒。一日,长官见他衣冠不整,说他有意装穷,有辱脸面,将他训斥了一顿。他委屈地辩解道:“小人实在因家境贫寒,并非有意装穷。”上司问其故,他说出一番惊人的话来:“小人有子女36人,每月的俸禄连穿衣吃饭都非常勉强。”

长官大惊,转又训斥道:“你一个小吏,为什么娶那么多小妾?”“回大人话,小人只娶妻一人,并无小妾,小人子女都是妻子所生。”“胡说,一个人哪能生36个孩子?”“小人18岁娶妻,每年均生双胞胎,如今小人36岁,故有子女36人。”长官有点不相信,到他家一看,不得了!家里像一个大杂院,男男女女,大大小小,一屋子孩子。此事在当地极为轰动,后来禀告皇上,称太平盛世方有如此奇观。

所以,见到四个孩子就啧啧称奇,这可能是少见多怪。青海也有一个女人,生了20个孩子,许多记者从很远的地方专程到那里去采访。其实这也没什么可采访的,众生的业力不可思议,一个众生生很多众生是正常现象。我讲什么呀?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好,下一个颂词。

为欲或丧身,或竖利戈尖,

或遭短矛刺,乃至火焚烧。

有些人为了自己的贪欲,或被杀身亡;或被穿在利戈的尖端上;或遭到短矛的刺杀;或被投入火中活活烧死。

《中观四百论》也有关于这方面的描述,世间上的很多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标,在贪欲的支配下,不惜采用偷盗、抢劫等非法手段。现在很多刑事案件,真正找来源的话,不在于外境的事物上,而在于人的贪心上。我们平时看报纸、看电视,新闻中报道的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部落与部落之间的战争冲突,无一不是因追逐财利女色所致。今天这个领导贪污了多少万,判了死刑;明天那个老总因为某种原因而跳楼自杀;后天某公司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悲剧的来源去观察,全部是贪心在作梗。

现在很多贪污分子,本来贪心的种子没有断,面前又摆着特别喜欢的人民币、美金,这个时候,就像在贪吃的小孩面前放很多糖一样,周围没有人的话,小孩不知道后果会怎么样,就悄悄地吃吃吃,最后被父母发现了,开始狠狠地打。若能早点知道贪欲的来源及过患,这些人应该会有一种控制能力。

因此,判死刑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我们应该从教育上抓,从小就要了解贪欲的过患、知足少欲的功德,如果从这方面下手,那么社会稳定、治安管理会非常容易。否则,众生的欲望不断在增长,有多少个公安武警也无法根除各种非法行,毕竟根没有断的话,果会不断地生出来。

《赞戒论》中说:“以贪漂泊大地如饿狗,多数不成反而冻饿死。”愚者为了取悦女人,想方设法求得财物,以强烈的贪心漂泊在广阔无垠的大地上,犹如饿狗般虚度人生,多数人不仅不能成办一切所愿,反而最终冻死、饿死、判死刑、关监狱。为什么现在很多国家的监狱不够用,每年都要新修一个?因为腐败分子、贪官污吏越来越多,多的原因就是教育上没有爱的传播,没有人性道德的弘扬。

刚才有个道友说:“您以前赞叹鲁迅等是不合理的,他们的文章,对人类的伦理道德无有任何促进,反而有退化的作用。”我说:“我的赞叹,并不是对他们的一切全盘接受、盲目崇拜,只是说他们对人类的贡献,对佛教的研究,在某个层面上还算不错,但这不代表他们与释迦牟尼佛或者大成就者等同。”

其实别人说的也对,因为比较著名的人说出来的话,相当有权威性,可以带动很多人。比如有些领导把自己的欲望说出来后,大家都觉得这种道理值得借鉴,自己也就拼命地追求,根本不知取舍方向。甚至有些人为贪欲所蒙蔽,不仅毁坏了自己的今生(本颂讲的只是今生果报),来世的痛苦也在等着他。

曾经有一个船夫,经常在江上接送来往客人。某日他遇到一个巨商,因为觊觎他的财产,便趁狂风大浪之时,将他推入江中,此事谁都不知道。后来这个船夫成了大富翁,开始娶妻生子,可是儿子从小就视他如仇人,关系一直不好。有一次他去问乩仙,乩仙判说他于某年某月某日,在什么样的环境中,所做的事情理当扪心自问。他大惊失色,才知道儿子原来就是那巨商的转世。后来他以各种因缘离开家乡,死的时候极为凄惨。有些智者在分析时说:“他夺人钱财不能自用,今生中不得好死,死后阴司的帐还没有算呢。”

所以,大家有一点控制能力的话,希望不要特别贪。我遇到很多很多居士,他们给老板、领导做事时,上级强迫自己干坏事,明明知道那是非法,如果陷进去,对今生来世都不利,但在他的手下也身不由己,不干的话就会被开除。这种现象非常多。但不管怎么样,懂得这些道理后,生活还是要过得简单一点,不要随顺五浊恶世的潮流,行为越来越不如法。

寅二、阻碍解脱机会:

积护耗尽苦,应知财多祸,

贪金涣散人,脱苦遥无期。

积累财产、守护财产、耗尽财产的过程中,充满着痛苦及苦因[2] 。《亲友书释》中说:“被称为寂静调柔、财物丰足的诸位智者,因积累、守护、毁尽这些财产,也历经同样多的辛酸。”为此,我们一定要认识到,财产是无边祸害的根源。

当今社会中,人们对财产的执著相当可怕,包括很多大学生,不管是男孩子、女孩子,几乎没有想过以后把所学的知识用于社会,为人类造福。而是快要接近毕业时,成天考虑“我能不能找到有钱的工作”、“会不会找一个好看的对象”、“我怎么样发财”、“哪个人有钱”……一直都是需求这些。老师也根本不考虑怎样培养人才,而是终日以打麻将、赌博打发时光。

前不久我接触了一些老师,确实看到了当今教育界的某些状况。很多老师整天混日子,随随便便得过且过,只要把工资拿到手以后,对孩子、对人类一点也不负责任。这样一来,现在孩子成长的氛围是:父母从小就灌输要发财,老师鼓励的是赚钱,领导也是赚钱赚钱……我们人活在世上,除了赚钱难道没有其他目标吗?我觉得并不是这样。有良知、有智慧的人,希求的绝不是自己的利益,而是帮助所有众生。

要知道,财富从开头到结束都充满痛苦,华智仁波切也说:“有一匹马,就有一匹马的痛苦;有一只羊,就有一只羊的痛苦;有一条茶叶,就有一条茶叶的痛苦。财富越多,痛苦越大。”前两天,一个著名的相声演员死了,他的几千万家产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处理,因为他没想到这么快就离开人间,所以没来得及写遗嘱。其实一个人不管有没有名声,积财、护财时肯定痛苦,不是担心被别人偷了抢了,就是一直舍不得用,但死了以后什么都带不走,一生中几乎没有享用的机会。

现在提倡两个文明一起抓,但物质文明是有一点进展,精神文明却毫无起色,二者完全处于失衡状态。这样的话,社会到底有没有发展呢?换一个角度来看,物质生活虽然大幅度改善,但人们的欲望却越来越强,如果缺乏知足少欲和断除贪欲的佛教理念,恐怕会越来越不择手段地追求所欲。

如今有些状况已经病入膏肓,我们在小范围中传授佛法,不一定能扭转过来,但大家至少应该明白这些道理,不然的话,自己也可能落入这种可怕的陷阱中。米拉日巴尊者说过:“财初自乐他羡慕,虽有许多不知足;中被吝啬结束缚,不舍用于善方面,乃着敌魔之根源,自己积累他人用;最后财为送命魔,希求敌财刺痛心,应断轮回之诱饵,我不希求魔之财。”

因此,解决人们的欲望和贪婪别无他法,一定要靠佛教的教育。希望很多居士在教育孩子时,从小不要让他重视钱财,在他脑海中种下不好的种子。当然,让他出家,有这样的因缘倒很好,其实出家人在这方面还是做得不错。唐代有位智则法师,他身上只披一件破僧衲,屋里只有一张床、一个钵盂、一把勺子,其他再也没有东西了。他出门时根本不用关门,他常说:“出门时门要锁,箱子要盖紧,这样既浪费时间,又扰乱道业,整日忙碌而散乱人生,没有任何意义。”这种修行人真的非常洒脱。

出家人在吃住穿方面根本不愁,从这方面讲,我觉得出家还是非常自在。那天我们同学二十年后聚会,大概有三十九个人,其中只有两个人出家。我们出家时,老师和同学都担心我们吃不好、穿不暖,有些人好心劝我们,有些人也给一点钱,说留着以后补身体用。但不知不觉过了二十年,大家再次相会时,他们有些在家人过得虽然比较可以,但都没有我们两个自在。我们在二十年中没有受过任何刺激、痛苦,过得平平淡淡,从脸色各方面看,我自己感觉有一定的差别,很多人也是这样说,我们老师当时由衷地赞叹:“出家真的很伟大!”

佛陀在律藏中说:“出家人如住净室,在家人如住火宅。”《法苑珠林》亦云:“出家修道易为,如海中泛舟;在家修道实难,如陆地行船。”然而现在有些人声称:“出家、在家一模一样,在家也可以好好学佛,我对出家非常反对,因为每个众生都有佛性,不需要出家。”倘若正如你所说,出家、在家都一样,那么以释迦牟尼佛为主的贤劫千佛,为什么全部以出家身份而成就?有些在家人不要认为自己跟出家人完全一样,甚至好像自己更胜一筹。释迦牟尼佛在经典中说过,只要披上袈裟,就有超越在家人的功德,对他们理应值得恭敬。

当然,在末法时代,也有个别出家人不护戒规、贪得无厌,整天奔着大城市和大施主去。诚如《正法念住经》所言:“贪执财物之比丘,内心恒时外散乱,彼等日夜皆无修行之机会。”贪执财物的这些比丘,白天晚上都在想着财物,修行不可能有丝毫进展,就像米拉日巴的一个故事中所阐述的一样。但是,真正的出家人相当伟大,他的生活也非常快乐,在家人考虑得比较多,而出了家以后没有这些痛苦,故大家应该随喜出家的功德。

那么作为出家人,既然已经出了家,一生中就要发愿善始善终,假如你业力深重,有些行为不如法,则应该好好地忏悔,发誓以后变成很好的出家人来度过一生。寂天菩萨这部论典所讲的这些道理,真的是非常珍贵,大家要尽量融入自相续,这样,修行肯定有很大的进步!

 

 

[1] 木鳖果表面鲜艳欲滴,实则剧毒无比。

[2] 这里阐述的是财产,其实对人的贪执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