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子行

 

无著菩萨 著

 

那莫罗给夏ra雅! 

虽见诸法无来去,然唯精勤利众者,

胜师怙主观音前,三门恒时敬顶礼。

利乐之源诸佛陀,修持正法而成就,

亦依了知其行故,于此宣说佛子行。

 

已获暇满大舟时,为自他渡轮回海,

日日夜夜不懈怠,闻思修持佛子行。

贪恋亲方如沸水,嗔恨敌方如烈火,

遗忘取舍愚暗者,抛弃故乡佛子行。

离恶境故惑渐轻,无散乱故善自增,

净心于法生定解,居于静处佛子行。

长伴亲友各分离,勤积之财留后世,

识客终离身客店,舍弃今世佛子行。

交往恶人增三毒,失坏闻思修事业,

令成无有慈悲者,远离恶友佛子行。

依止正士灭罪业,功德增如上弦月,

殊胜上师较自身,更为珍爱佛子行。

 

己尚缚于轮回狱,世间天神能救谁?

故知殊胜无欺处,皈依三宝佛子行。

佛说难忍恶趣苦,皆为恶业之果报,

是故纵遇生命难,永不造罪佛子行。

三有乐如草尖露,乃是瞬间坏灭法,

了知恒时无变法,希求解脱佛子行。

无始时来慈我者,诸母若苦自何乐?

是故为度无边众,发菩提心佛子行。

诸苦由求自乐生,圆满正觉利他成,

是故己乐与他苦,真实相换佛子行。

何人以大贪欲心,夺或令夺我诸财,

自身受用三世善,回向于他佛子行。

我虽无有些微错,何人若断吾头颅,

然以悲心将彼罪,自身代受佛子行。

有者百般中伤吾,恶名纵遍三千界,

然我深怀慈爱心,赞其功德佛子行。

何人大庭广众中,揭露吾过出恶语,

于彼亦作上师想,恭敬顶礼佛子行。

吾如自子爱护者,彼纵视我如怨敌,

犹如慈母于病儿,尤为怜爱佛子行。

与我等同或下士,虽以傲慢而凌辱,

然吾敬其如上师,恒时顶戴佛子行。

贫穷恒常受人欺,且为重疾恶魔逼,

众生罪苦自代受,无有怯懦佛子行。

美名远扬众人敬,亦获财如多闻子,

然见世福无实义,毫无傲慢佛子行。

自嗔心敌若未降,降伏外敌反增强,

故以慈悲之军队,调伏自心佛子行。

一切妙欲如盐水,愈享受之愈增贪,

令生贪恋诸事物,即刻放弃佛子行。

一切境现唯心造,心性本来离戏边,

了达此理于二取,皆不作意佛子行。

逢遇悦意对境时,视如夏季之彩虹,

虽显美妙然无实,断除贪执佛子行。

诸苦如同梦子死,迷现执实诚疲惫,

是故遭遇违缘时,视为幻相佛子行。

获得菩提身尚舍,何况一切身外物,

故不图报异熟果,慷慨布施佛子行。

无戒自利尚不成,欲成他利诚可笑,

故于三有无希求,守护净戒佛子行。

于求妙果之佛子,一切损害如宝藏,

故于诸众无怨恨,修持安忍佛子行。

唯成自利小乘士,勤如扑灭燃头火,

饶益众生功德源,具足精进佛子行。

当知止观双运理,以此摧毁诸烦恼,

真实超越四无色,修习禅定佛子行。

若无智慧以五度,不得圆满菩提果,

故以方便三轮空,修持智慧佛子行。

若未观察自错误,以法形相行非法,

是故恒时审自已,断除过患佛子行。

以惑谈他菩萨过,则将毁坏自功德,

故于大乘诸士夫,不说过失佛子行。

为求利养相互争,失坏闻思修事业,

故于亲友施主众,根除贪执佛子行。

恶言刺伤他人心,亦失菩萨品行故,

莫说他人不悦词,杜绝粗语佛子行。

烦恼串习难对治,执持正知正念剑,

贪等烦恼初生时,立即铲除佛子行。

总之一切威仪中,观心处于何状态,

相续具足正知念,成办他利佛子行。

如是勤修诸善根,为除无边众生苦,

皆以三轮清净慧,回向菩提佛子行。

 

为利欲修菩萨道,依照经续论典义,

诸圣者言而撰著,三十七颂佛子行。

因吾慧浅无修行,虽无智者所喜词,

然依诸多经论故,此佛子行定无谬。

而诸佛子广大行,如我愚者难测故,

相违不符等诸过,诸圣者前祈宽恕。

以此善愿众有情,以胜世俗菩提心,

等同不住有寂边,大悲怙主观自在。

 

译于二○○一年五月二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