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规教言论

 

麦彭仁波切 著

 

 忆念何者能开启,二规智慧宝藏门,

一切诸佛慧藏者,文殊勇士护汝众。

于此世间应赞处,即谓圣天及世德,

犹如磁石吸铁屑,诸君若欲得彼二,

则于此说善教言,当阅并思彼等义,

思已对此起深信,如理行持彼之义。

世上行为总分二,高尚及与卑劣行,

高尚之道现来乐,卑劣之道现来苦。

下品高尚世间规,上品高尚圣者道,

世法即是佛法根,若无世间高尚行,

则彼始终不容有,殊胜佛法之规故,

如无树根即无茎,或如无福即无财。

此等士夫之次第,虽无他人作分析,

然将世间高尚行,分为上中下三品。

此等世众爱安乐,恒时唯有求自利,

除圣者之诸士夫,无有其余之所求。

然由前世业所感,有人获得胜财富,

有人不幸病所缠,呜呼当观众苦乐。

无食空腹之痛苦,即是无誉之意苦,

何人若有名誉德,彼前财食如泉涌。

是故凡自知事始,悉为美名而奔走,

哎呀美名虽悦意,然愈追逐愈远离。

彼之理由此宣说,往昔福报浅薄故,

犹如汉茶过滤器,留住垢秽漏精华。

父母上师长老等,利己人前不报恩,

护法诸天耻笑彼,失却助伴如僵尸。

鲜廉寡耻且轻视,今生来世之因果,

言谈发誓难足信,见证智者心生厌。

颠倒利害随意行,得势诸天亦役使,

失势恭敬怨敌故,守神战神皆不悦。

不敬三宝信心微,彼于人前及人后,

为事先后不同故,护法诸天意生厌。

违盟无耻非法行,所获财食无愧用,

不顾闲言恶语故,身神肩神皆消遁。

他人财富圆满时,自心无端感刺痛,

恒时讥毁众人故,依怙神众无力护。

如此彼等之因缘,摧毁自续之福德,

如人住于不净池,虽求百千天龙尊,

然欲亲近极难为,尔时有人如此说,

哎呀吾辈多祈诵,何故于事无稍利?

浊时众生福报浅,平时行为不善巧,

受彼报应当了知,汝应莫作诸恶行。

士夫多数望自身,集聚一切胜福德,

然不了知无其根,如同瘠地播种子。

拥有智慧福德者,自然具足诸功德,

若具功德则诸天,不求亦将自然集。

何人表里为一致,所发誓愿极坚固,

众人于彼亦欢喜,诸天喜之何须说。

何人知恩且报恩,深信因果无倒行,

人亦设法饶益彼,诸天利之何须说。

何人勇敢不脆弱,亲怨悲恨不颠倒,

国王亦为护如眼,诸神护之何须说。

一切所取所舍事,人前虽可保密之,

于天却难保密故,成就天尊誓为主。

何人发誓语坚定,成办大事具慧力,

诸天于彼亦生惧,余众畏之何须说。

是故一切护神众,居堡即为自身心,

当扫不净恶行尘,陈设善行之供品。

其后虽未常祈求,自然聚会诸天神,

犹如大海集海鸥,或如莲园聚蜜蜂。

何人若有神所护,则彼以其独自力,

堪与成千上万众,所有力量相匹敌。

若天垂手予提携,自亦登上善行梯,

则彼真实能享受,利乐誉之无量殿。

追逐福德不得之,因彼福德胜妙树,

稳固不移挺拔于,高尚行为之园中。

浊时众生福德浅,是故智者极罕见,

虽劝行持高尚行,实则秉持极难为。

古人大德之二规,众人对此不重视,

甚多恶劣众生中,高尚之行难明显。

虽此大地满恶人,然自当持高尚行,

如是行持则自己,自然获得咸圆满。

正士高尚行为者,树根妙慧与稳重,

树茎有愧不放逸,树枝正直誓坚定,

树叶知恩为利他,树花信心发放施,

树果安乐及声誉,此等缺一不可也。

所谓妙慧即智慧,即是无误取舍者,

若无如眼此智慧,则彼无有其余德。

彼亦取舍一切事,须先详细而观察,

世间众生之遭殃,皆从未知未察来。

或由年龄未成熟,或是孤陋寡闻者,

自己往昔所做事,亦有众多自所笑。

是故于诸善恶事,见多识广极为要,

尤其大国大政规,广见多闻亦为要。

一旦胸怀极宽广,具有广大见识时,

方能位列正人中,是故广见极为要。

由此具有智慧者,考虑长远之利益,

平时目光极远大,发起广大殊胜心。

狭慧目光短浅者,成办自他之诸事,

虽为精勤果极小,犹如孩童造土房。

或多自己能了知,若不了知问智者,

当阅智者诸论典,思维愚智之差别。

如此行持则智慧,自然而然愈增长,

若其智慧愈增长,高尚行为亦随增,

 

高尚行为愈增上,一切福德如泉涌,

其后年月日时中,自己获得大进益。

于此世间万物中,更无如己之爱重,

若不思维己过德,则与禽兽有何异?

乃至营商诸琐事,亦需问他及自察,

一生所取所舍事,不问不察岂非蠢?

无过之士虽少见,若于过失知为过,

则能断彼所作故,将成犹如离云月。

圆满诸德虽罕见,若于功德生欣乐,

且于彼德常串习,则将成为具德者。

若于过失不知错,尔时彼人常犯错,

如是重蹈覆辙者,则灭前有之诸德。

修习功德越增上,如是过失越减灭,

处事浑噩不观察,虽经百年无长进。

若自相续增学问,昔过己者成同等,

昔同等者居其上,最终获得极无上。

若自相续增过失,犹如陡山之流水,

彼等下堕势难挡,向上牵引无可奈。

是故凡欲利自者,应当恒时精进行,

断除自续之过失,增上极大之功德。

彼亦了知取舍要,故当欢喜诸正士,

及与正士之论典,恒常精进而修行。

何为稳重之士夫,即是正直可信者,

若无稳重之圣德,则如水面之涟漪。

若具稳重虽无余,亦能圆满百功德,

若无世法此根本,则无余法可希冀。

于自道行不退转,且于信赖自己者,

始终坦诚不欺惑,此称稳重人中胜。

身体稳重如狮子,不受蔑视大威严,

语言庄重如仙人,众所信任且欢喜,

性情稳重如珍宝,降临自他之所欲。

身体若不稳重者,如牛落角遭众欺,

语言若不庄重者,如同乌鸦众人恨,

性情若不稳重者,如风吹叶飘无定。

若具无误取舍慧,安住稳重之善道,

则能扎下殊胜之,世规如意妙树根。

以何名为有愧者?即于下等恶劣事,

极生忧愁厌烦心,此乃二规之妙衣。

若于众多士夫中,遍身沾染不净物,

裸体行走非为耻,然此无愧真羞耻。

不净以水可洗净,裸体著衣可严饰,

无愧沐浴不得净,著上妙衣亦不美。

利济恩人不报恩,作害仇人不追踪,

心头茫然无所措,此等即是无愧者。

虽受恶语不顾忌,有利之语不愿闻,

善妙德行无希求,此等亦是无愧者。

泄露极为隐密语,令诸信赖者灰心,

虽成应供亦不思,此等亦是无愧者。

虽闻善理及善语,于此不起欢喜心,

亦不依止善知识,此等亦是无愧者。

亲近劣种恶行友,愚人群中欢欣游,

背弃世法二规行,此等亦是无愧者。

白昼饮酒赌博等,沉迷损害名誉法,

夜间唯作不净行,此等亦是无愧者。

 

无义琐事耗时日,且造种种不善业,

对此不知自惭愧,此等亦是无愧者。

现见圣教正规时,既不生起喜乐心,

亦无希求追随心,此等亦是无愧者。

总之取舍一切事,无有定准而行持,

脱离世法二规矩,即谓愚笨无愧者。

若人具足惭愧心,能除颠倒散漫行,

设使无惭无愧者,教言于彼有何用?

复此心具惭愧者,终不远离世法二,

殊胜善妙之规道,恒常行持不放逸。

何以名为不放逸?如人危居悬崖上,

如是自护自身心,恒时郑重谨慎者。

孩童沉迷游戏乐,成年沉迷贪嗔境,

老年迷惑身心衰,皆为放逸所迷住。

贪等愚痴所惑众,沉溺恐怖轮回泥,

若尚未止贪痴心,则成卑劣入恶道。

拥有宝座伞幡等,然而放荡不羁者,

刹那堕入险恶处,如遭魔王铁钩牵。

妙龄少女僧人敌,贿赂国王堪布敌,

守护劣眷主人敌,此等怨敌毁诸众。

众生财富如闪电,身如浮泡无常性,

我等陷于病魔等,甚多逆缘围困故,

犹如风中之残烛,无有少许可依赖,

何故不思当来事,依然放逸安心住?

一切高贵终堕落,一切荣华终衰竭,

一切美妙终丑陋,有为诸法岂未见?

自当反省深思维,设使如今未谨慎,

则己不知自过失,他人劝说亦难知。

相遇种种外境时,自心如犬无主见,

讥笑浅薄之人时,尚自以为得赞颂。

如物过秤知轻重,如是二规衡量时,

以彼所显之成绩,推知众人之贤劣。

有些愚痴浅学者,自其出生至衰亡,

犹如一日所经历,一生碌碌无作为。

博学智者每日间,行持法财欲解脱,

彼等圆满四德故,最终获得大成果。

无义抑或失义者,皆从放逸而生故,

智者日日时时中,以不放逸而行事。

聪明智慧未究竟,聪明邪慧狡猾因,

诡计多端假精灵,此乃放逸之过失。

纵然胸怀宽广者,性情疏懒事不成,

如无利害海底石,此乃放逸之过失。

少闻浅学无智者,急躁从事如涌潮,

随心所欲乱身心,此乃放逸之过失。

虽无舍财布施心,不擅掌管自财食,

非空似空禁行者,此乃放逸之过失。

慈悲心续未究竟,任诸怨敌恣意行,

众前袒露自本性,此乃放逸之过失。

未证诸法如幻相,身语行为不约束,

故受众人之呵责,此乃放逸之过失。

未生厌世出离心,性情孤僻不合群,

自他诸现视如敌,此乃放逸之过失。

彼违时境之正量,种种行为之过患,

皆由未经细观察,放逸之因所出生。

倘若行为已偏袒,不能圆满士夫义,

谨慎密护诸威仪,犹如日月不著空。

言行举止之定准,当依无欺如来教,

及与具相善知识,复此亦依自净心。

此三之外诸他语,均为种种分别染,

亲人抑或非亲人,听从彼等有何用?

谨慎筹划未来事,纵使失败亦无悔,

事前细致作观察,无悔而住极为要。

如是无悔欢喜心,悦意无垢之月影,

由不放逸海中现,故当恒依谨慎行。

公平正直天人道,虚伪狡诈邪魔道,

趣入天道住天门,趣入魔道住魔门。

郑重取舍苦乐时,自己如何他亦尔,

如是直士获富乐,狡者与此皆相违。

贤者善行不赞颂,劣者恶行不呵斥,

恩重如山不在乎,慈爱如母无稍忆,

前时所作无反省,现时善恶无辨别,

如是混淆不清者,此乃非正狡诈相。

宁与直士结怨仇,彼于己事尚有利,

不与狡者交亲友,饶益彼等反遭害。

直士正行护他人,情谊绵长如江河,

狡者交友为私欲,虽予慈爱终成怨。

直士之前天喜聚,直士顺利抵天界,

直士做事极稳妥,直士国王亦胜任。

所谓正直之功德,一切德中最超胜,

清净世规之精要,无须饶舌赞叹之。

何人事前所承诺,终无变更誓坚定,

若坚誓愿获自利,他众亦信此人语。

以善观察所承诺,坏劫之际亦不舍,

背弃誓愿应生畏,违背国政尚不惧。

不顾发誓或自语,彼者犹如筛子般,

泄露善妙之精华,仅依此理亦可知。

此人远离诸天众,如同枯树无凉荫,

如是不得诸财富,于此毋庸稍置疑。

若人誓愿愈坚定,则于彼人愈可信,

若愈成为可信者,则天与德亦会集。

直士自己所述语,虽无大义亦不舍,

若具大义或发誓,永不违越何须说?

劣者爱惜自生命,智者珍视自誓愿,

劣者背弃誓愿时,智者对此感稀有!

智者宁可舍生命,而不背弃自誓愿,

劣者对此虽生奇,不思守誓之胜德。

故当断除劣相续,恒住正士之相续,

所谓坚守誓愿德,是诸世间之庄严。

若思此人于我等,乃是利济之恩人,

了知其恩并报恩,此为高尚行为门。

何人不辨利与害,亦无相应回报心,

故除一切圣者外,谁愿于他作害利。

颠倒饶益损害者,虽名为人实为鬼,

行为不应随顺他,更无何人愿见彼。

一切殊胜直士者,虽受微利报大恩,

若有如是之美德,则定具足余胜德。

何人若不报恩德,则彼无智无稳重,

有愧谨慎正直等,其余诸德亦无有。

若是知恩报恩者,共称彼人聚天德,

以此德行能推知,彼人圆满余美德。

若于他众勤饶益,此即自臻圆满因,

广大财富胜妙德,皆从利他而出生。

恒常希求自利者,初时虽能居高位,

其后逐渐趋衰落,犹如陡山水下泻。

恒时精进利他者,初时虽为贱奴仆,

此后逐渐至高位,犹如苍龙腾空中。

愚夫贪图自利益,唯有精勤谋自利,

然难成就自利益,即或成就亦微小。

智者虽亦贪自利,然其着重利他众,

设若精进利他众,间接自利亦圆满。

若欲今生或来世,成办广大自利者,

精勤利他胜方便,此乃诸佛菩萨道。

若于具德之三宝,以及苦集灭道谛,

无欺因果之法则,生起信解谓信心。

信心乃为佛法根,信心能增福资粮,

具有福德之士夫,自然具足高尚行。

信心能除诸衰损,信心即为如意宝,

若具殊胜之正信,则必成就诸所欲。

佛宝法宝及僧宝,始终无欺皈依境,

彼具无量之胜德,故当恒时起敬信。

一切黑业白业果,始终不虚并成熟,

是故凡若自爱者,取舍业果当细致。

现今即是业世界,此后乃为果世界,

故今自由自在时,应播善法之种子。

当观众生异苦乐,彼等之因皆为业,

此乃佛陀之善说,何人不思彼业果?

若于三宝及四谛,生起坚定信解心,

嗨呀则彼终获得,殊胜贤妙之福果。

我今虽多积受用,死时必定留此世,

故当生起施财心,勤修今来圆满果。

布施虽小果极大,受用虽多获利少,

往昔布施今富足,今若未施来世穷。

积累守护消耗等,财有甚多此过患,

纵彼财宝遍大地,凡夫贪欲尚不足。

日常衣食住处外,余财无益痛若因,

布施今生与来世,财富增上如涌泉。

布施长寿名誉盛,布施增德增安乐,

布施乃为增上门,然诸士夫恐耗财,

恒时积财不布施,若细观察如旁生,

无常无实财富中,为何不取其精华?

当观未用未布施,国王之财皆无常,

岂非曾以一口食,获得轮王之胜财!

如是具慧稳重者,若以有愧不放逸,

公平正直誓坚定,了知报恩勤利他,

及起正信广布施,则于一切今来世,

寿命长久无疾病,悦意安宁具财富,

众人恭敬获赞颂,福禄增上威德高,

超胜四方兴事业,势力盛旺如火燃,

一切安乐诸福德,如于彼前皆自住,

荣誉犹如天鼓声,遍满于此世间中。

如是一切天与德,普愿诸众皆获之,

以此等起所触动,造此简言易解规。

我于胜者与佛子,及诸正士之善说,

精通之故善宣说,如同空谷之回音。

然由无始恶串习,染污自之相续故,

高尚行为极鲜少,仅只仰慕善妙行。

若诸众生能行持,殊胜善妙高尚行,

于此极为随喜故,愿令他众入此道。

如是自心生悲心,具慧尊者亦劝请,

故于人规论典中,稍作摄略而宣说。

以此善根愿诸众,无勤趣入此妙道,

圆满十种功德相,获得天德诸庄严。

 

此论乃由欢喜行持无垢高尚妙规及具胜缘功德者,嘉靠公确之劝请,嘉祥杰布让当(麦彭仁波切)造于宗萨扎西拉哲处。愿增吉祥,善哉!善哉!善哉!

一九九八年二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