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行论第97节课

第九十七节课

现在正在讲断除懒惰而精进修法。断除懒惰的对治方法,主要分“思维今生无常”和“思维后世痛苦”,今天讲思维后世的痛苦。

我们的懒惰心非常严重,若没有认识到它的过患,不一定断除这种恶习,所以昨天讲了当观今生无常。今天讲的是我们死后必定有来世,这是通过教证、理证及许多转世事例可以证明的,并非像顺世外道所讲的那样,人死后就一了百了,什么都没有了。当今很多人从小就接受这种教育,相续中有根深蒂固的邪见,但是在智慧和真理面前,它根本无有立足之地。为了避免来世堕入恶趣,我们对人生应该有个重新的认识。

子二、思维后世痛苦:

此生所怀惧,犹如待宰鱼,

何况昔罪引,难忍地狱苦。

不管是什么人,死时都会怀有极大的恐惧,犹如待宰的活鱼在热沙中翻滚。大家应该知道,鱼类本来生活在水中,被渔夫捕获后抛在炽热的沙地上,就会苦不堪言,拼命地跳摆,只要还剩一口气,便不会停止挣扎。同样,我们无论有什么样的身份、什么样的地位,最后接近死亡时,也是这种痛苦状态。

有些人在生病时叫苦连天,面临死亡或者感情受挫时,那种痛苦的表情,真让人觉得非常不忍。然而,对懂得轮回痛苦的人来说,今生中再怎么痛苦,与地狱的苦比起来,也是微不足道的。假如连这一点苦都受不了,那我们无始以来造了如山般的自性罪和佛制罪,由此引来的地狱众苦就更不用说了。假如平时连生病感冒、半天没吃饭、别人说坏话都受不了,一旦来世堕入寒热地狱、孤独地狱、近边地狱,那时的畏惧痛苦又该如何忍受呢?龙猛菩萨说过:“假设听到地狱的痛苦情景,看到描述地狱的图画或造型,都会生起难忍的恐怖,更何况亲受地狱之苦了。”

对此,大家应该反反复复地思维。我们学这部论典并不是表面上做个样子,也不是为了交代任务,而是要在相续中对生死轮回有重新的认识,使自己的生活稍微有些改变。什么样的改变呢?过去非常懈怠懒惰、不精进,现在通过学习,精勤地断恶行善,这样的听法才有受益。

本论的加持的确相当殊胜,不说古往今来的许多大德依此教言获得了成就,就是我这次到外面去一趟,也有许许多多的人在我面前含着泪水说:“《入行论》救了我!要不是《入行论》的话,我还会继续沉溺在轮回苦海中,不知自拔。尽管我现在还没有很高的境界,但却重新认识了佛教!”从表情上看,他们也不是在说好话,确实是发自内心的感动,这真是值得我们随喜。

因此,大家应该从心坎深处认识到轮回的痛苦,尤其是地狱之苦。佛经中说:“南赡部洲人,若见地狱之苦,则必定修持于死亡有利之法。”正是因为没见到这种痛苦,所以很多人“不见后世,无恶不作”,把时间和精力全部用于今生的琐事上,为来世做准备的寥寥无几。

在这个世间中,不学宗教的人非常多,即便是学了宗教,求人天福报的也为数不少。鉴于此种趋势,再加上佛法意义相当深奥,真正能接受前生来世、般若空性的根基非常少。因此大家在修行过程中,应经常看一些因果轮回的教言,以此警醒自己举心动念不要放逸,以免来世堕入地狱,后悔莫及。如果内心中有了这样的信念,那说明你修行是有进步了。

实际上,我们前世都曾在地狱、饿鬼中受过无量痛苦,只不过是记不起来而已,如果能记起来的话,现在的一分一秒也不敢懈怠。佛陀时代有位干嘎甘布比丘,就是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他前世于五百世中,一直处在地狱受苦,获得人身出家后,每每念及佛陀有关地狱的教言,就极度的恐惧,全身毛孔都在流血,将法衣都染成了红色。后来佛陀在《毗奈耶经》中开许:像他那样的比丘,可以穿一些特殊的内衣(类似雨衣)。由此可见,倘若真能回忆起前世,即可推知来世的痛苦,那时候谁还敢懈怠呢?

总之,生活中的病苦、死苦,并不是特别难忍,也用不着极其恐惧。最难忍的是什么?就是来世堕入地狱的痛苦。这一点,大家务必要在平时多思维!

如婴触沸水,灼伤极刺痛,

已造狱业者,云何复逍遥?

堕入地狱,尤其是热地狱之后,会有什么样的感受呢?作者在此略加描述:热地狱中的水,全部是燃烧着的铁汁铜水,如同钢铁厂里面的钢液那样可怕,比人间的高温炽热无数倍;地狱众生的皮肤,犹如婴儿的皮肤一样娇嫩,忍耐力特别弱。这样的皮肤与铁水一接触,痛苦必定无法想象。

平时我们的手脚不小心被开水烫了,或者天气特别热,高达四、五十度时,好多人就觉得苦不堪言。其实这不算非常痛苦,地狱之苦远胜于此千百万倍。倘若我们几百万年住在地狱里,一直饮用燃烧的铁水,这种感受是怎么样的?大家不妨想一想。

然而可悲的是,很多人已经造下了地狱之因,至今仍懈怠懒惰。佛经中说,毁谤三宝、残害众生、毁坏佛经庙宇等,全部是堕入地狱的根本因。不管我们能不能想起来,生生世世中肯定造过这样的恶业,既然如此,现在怎么还敢逍遥度日呢?

比如一个人犯了弥天大罪,按律当判死刑,可是他不但不害怕,反而在星级宾馆里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有智慧的人看到这种情景,也会讥笑不已,觉得他太愚痴了。同样,寂天菩萨并不是在说别人,而是在说我们自己,我们应该反观自己造过恶业没有?如果造了很多恶业,为什么还不赶紧忏悔,却每天无所事事、懒懒散散?

真的,有时候看别人很可怜,看自己也是非常惭愧。说实话,我反观自己的时候,经常觉得无始以来我肯定造过很多罪业,而且没有好好地忏悔。本想每年参加“金刚萨埵法会”,至少有七、八天可以忏悔。但是因为业力现前,那时候往往会出现一件事情,使我不得不离开学院。按理来讲,一个人再怎么忙,为了忏悔自己的罪障,一年中也该抽出一个月或一个星期,好好地闭关忏悔,毕竟三宝的加持力和金刚萨埵的发愿力不可思议。然而,很多世间人跟我没什么两样,整天都是忙忙碌碌的。

有些人造的罪非常可怕,毁谤三宝、杀害众生、撕毁佛经,这种果报不一定非要等来世成熟,即生中有些也会现前的。《太上宝筏》中有一则公案:有个人名叫窦芳,天资聪明、过目不忘,可惜骄傲异常,总以为世界上没人能比得上他。有一次他与朋友同游报恩寺,见寺里有一本《地藏经》,内载地藏菩萨救母的故事,他就大发议论:“人死了以后,哪有什么灵魂,哪有什么地狱?何况地藏菩萨的母亲在世时,不过喜欢吃鱼、不敬僧人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大罪,何致堕落地狱?经上所说真是胡说八道!”说罢,把经撕得粉碎。

后来,窦芳一时困倦,借僧房午睡。梦中地藏王菩萨现前,苦口婆心地教化他,告诫他若不立即忏悔,恐怕恶报难逃。但他刚强难化,没有一点悔悟的表示。一觉醒来,窦芳变得痴痴呆呆,对眼前的事物不识不知,一会儿哭哭笑笑,一会儿疯疯癫癫。原来聪明伶俐的青年人,忽然变成了白痴。(我想来世的痛苦,应该也在等着他。)

撕毁具有加持力的教典,不仅古代有这样的果报,现在也不乏其事:汉地曾经有个人,对密宗很有看法,于是对《上师心滴》不恭敬,做了很多不如法的事。没过两天,她家里就发生很多巨变,自己也变得疯疯癫癫。

所以,不管你学不学佛教,在严厉的对境前,最好还是小心谨慎,否则现世现报,到时候想反抗也没有能力。以前我在读中学的时候,当时家乡有一位领导,他特别猖狂,经常声称:“哪里有地狱啊?如果真有阎罗法王,你们去告诉他,是我不让大家行持善法的。有本事的话,可以直接来惩罚我!”后来他病得非常严重,在迷乱的境界中,经常嚷嚷一些恐怖的境相。后来我们去五台山,当时他也跟着去了。本来他在不同的场合宣扬无神论,说没有因果、没有地狱、没有天堂,但那段时间里,他一直跪在五台山的白塔下,一边流泪一边忏悔。后来死的时候,听说也算是不错。还好他来得及忏悔,不然的话,来世堕入地狱,那种痛苦肯定更可怕。

像他这种罪业,我们每个人都曾造过,为了来世不堕入地狱,大家应当精进地修法。《宝积经》云:“勤求不懈,如救头燃。”《佛藏经》中说:“当勤精进,如救头燃。”华智仁波切也说:“当如美女救头燃,或如懦夫迅速抖落怀中毒蛇一样,立即精进修法,不要一拖再拖了。”

要知道,人身非常难得,堕入地狱也非常可怕,既然现在有缘分、有空闲,就应当把所有的时间、精力、财富用于修行方面。只有这样,自己才有救脱的机会,否则,想不感受以前罪业的果报,恐怕是不太容易的!

不勤而冀得,娇弱频造罪,

临死犹天人,呜呼定受苦。

不肯精进修习,却奢望获得安乐之果;修行过程中非常娇弱,对一点痛苦也不能忍受;频频造作罪业,这方面非常有智慧、有能力,这些人明明已被死主擒住了,却还想如天人一般长久住留,无忧无虑地放逸过活。见此情景,作者以悲悯的语气叹道:“唉!可怜啊,这些懒惰的人一定会饱受痛苦折磨的!”

环顾一下当今世界,这种感慨谁都会发得出来。现在的很多修行人,包括我自己在内,真正的努力修行绝对没有。不要说长年如一日、废寝忘食地修行,就连如理如法地修一个月,我反反复复观察自己,的确也是没有的。尽管我从小就信仰佛教,二十多年来也在研究佛法、修行佛法,但现在接近临死时,反问自己:“我一辈子中修了多少法?精进用功了几个月?”自己也是非常惭愧。不要说二十四小时,一天八个小时中断除分别妄念,一心一意地修行,也绝对没有。上午好好地修一个小时,再过一个小时又出现分别妄念了,还妄想今生往生极乐世界或获得大圆满的果位,这是根本不现实的。农民从来没有种庄稼,却想收获不错,恐怕是很困难的事情啊!

在修持善法方面,别说像以前大德那样,就连基本的苦行也受不了,稍微没有吃的穿的,或者早起晚睡,就放弃不干了。反过来说,为了贪图安逸,造恶业却是频频不休、相当在行,已经处于死神口了,却还像天人一样虚度时光。尤其是大城市里的人,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有些人已经四、五十岁了,有些人已经七、八十岁了,但一生中做了多少善事?这些善事当中,前面有发心、后面有回向、中间一心不乱的又有多少?见到众生的这种状况,作者的内心非常悲悯,发出了“呜呼”的悲伤感叹。

司马迁在《史记》中说:“天下熙熙,皆为名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举目望去,街头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来来往往的目的,不外乎追求名利二者。如果他们是为了名利,那我们应该为了什么?若再进一步分析,司马迁可能就说不出来了,因为他对来世的概念一片空白,无法揭示生死的奥秘。

我们身为修行人,应该好好体会世间的痛苦,尤其是地狱的痛苦。明白这些道理之后,尽量地去行持善法,这样,纵然是造过严重恶业的人,临死时也有解脱的机会。唐朝有个屠夫叫张善和,他以杀牛为业,一生不晓得杀了多少头牛。临终的时候,他看到许多牛来讨命,于是一边挣扎,一边痛苦地大喊。刚好有个和尚从门口经过,见此情景,就点了一把香交给他,叫他拿着念“阿弥陀佛”,一心求生西方极乐世界。他接到香之后,就大声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念了几声后,他说那些牛不见了,阿弥陀佛来了,他就跟阿弥陀佛走了。

可见,临死的当下一念相当重要。每个人都要面对死亡,到时候的前途是地狱还是天堂,这也是个未知数。但如果曾经听过善知识的教言,自己对这方面也有比较强烈的愿望,很可能会忆念起阿弥陀佛的名号或者一些善念,以此功德所感召,过去的罪业当下消失,也有获得解脱的机会。

如果你们以前造过极大罪业,现在遇到善知识和大乘佛法以后,自己一定要励力忏悔。我有时候就是这样:在没有其他人的时候,让心静下来,转一转转经轮,闭着眼睛坐一会儿,想一想以前的经历、现在的所作所为,整个人生就像银幕上的镜头一样,一幕幕地浮现在眼前。有时候自己反观自己,心里觉得很害怕,因为每个人活的时间不会很长,不知我以后的前途会怎么样?但有时候又转念一想:“不管怎么样,好好地忏悔吧。反正在有生之年中,还是尽心尽力地为众生、为佛法多做一点事。”

现在有些发心人员经常提条件:“你给我什么什么的话,我就怎么怎么样。”其实为众生和三宝做事情,最好不要有任何条件,只要对众生和佛法有利,就应该自愿地去做,这是非常重要的。

值得一提的是,在做事情的过程中,彼此之间可以有竞争心,但不要掺杂嫉妒心。嫉妒心在同行中比较常见,我看过两个卖包子的人,互相都生嫉妒,见面特别不高兴;我又看见两个卖衣服的人,彼此都看不顺眼;我还看见两个渔夫,也是经常吵架。卖包子的人对国家主席恐怕不会有嫉妒心,大法师对路边乞丐也不一定有嫉妒心,但只要是同行,即使两个人是做饭的,也会存在这种矛盾。当然,竞争心是可以的,这对自己的事业也有帮助,但染污的“竞争心”不合理。

如今的社会上,这种现象十分普遍。比如两个人都是局长,互相就产生摩擦,想争当副县长;两个是副县长的话,又开始有各种矛盾,想当正县长……这些不良心态,没有观察的时候,自己可能也不发觉,但实际上,这对修行非常不利。为了遣除这些因素,大家务必要一心一意地专注于佛法。

癸二、以加行修持:

依此人身筏,能渡大苦海,

此筏难复得,愚者勿贪眠。

依靠人身的船筏,能渡越三界轮回的苦海。(北京师范学校的一个老师在讲课时,是这样解释的:“所谓的三界,指过去、现在、未来三界。”——众笑)大家都知道,大海广阔无垠、无边无际,若想到达彼岸,没有航船是不行的。同样的道理,三界轮回的苦海也非常广大,想要渡越过去,必须依靠暇满难得的珍宝人身。

这种人身并不是特别容易获得,需要以别解脱戒为基础,发善愿、行布施等为助缘,积聚各种福德资粮之后,才能获得一个人身。而且,在所有的人身中,行持善法的人身相当难得,造恶业的人身并不罕见。正如米拉日巴尊者对猎人所说:“本来佛说暇满人身珍贵难得,但看见像你这样的人,便会觉得人身并没有什么珍贵难得的。”

既然得到了能越过轮回大海的难得人身,在这个关键时刻,千万不要天天好吃懒做,看见行持善法就想躲,看见分东西就冲在最前面。藏地有种说法:“有些人做事情时,如不动佛一样毫无动摇;在吃东西时,就像白色秃鹫一样,脖子伸得特别长。”有些道友在大家干活时,怎么敲他的门也不应,而一听说分东西,别人还没有来时,他早已经到了。这种人不太好!要懒惰的话,吃饭也懒惰,睡觉也懒惰,什么事情都应该懒惰才对!

不过,懒惰确实不太好。佛陀时代有一位比丘,每天吃饱就睡,平日不肯用功,对听闻佛法也没兴趣。每当别人在修行时,他一个人在房中蒙头大睡,怎么叫都叫不醒。有一天中午他化缘回来,回到僧房倒头大睡,一直睡到第二天。次日佛陀为大众说法,大家都来了,唯独少了那个比丘。佛陀问为什么他没有来,一个弟子起身回答:“他从昨天中午睡到现在,我们怎么叫都叫不醒。”佛陀知道他只剩下七天的寿命了,若在昏睡中死去,是得不到善终的,于是带着阿难前往他的僧房。

推开房门,只听见雷鸣般的鼾声,那位比丘依然蜷在床上,睡得正香。阿难先叫了几声,可是比丘毫无反应,后来佛陀用手指轻轻摇了摇他,熟睡的比丘马上醒来。佛陀告诉他只剩下七天的寿命了,比丘大吃一惊,不知所措。

佛陀说:“不仅仅是今世,你好几世前出家做比丘时,也是只知道吃和睡,从来不思维法义。因为没有积累过任何福德,命终后依次投生为米虫、蚌、田螺、树干中的蠹虫,各五万年。相同的是,这四种生命都喜欢睡觉。(我们经常放的螺蛳,可能也是贪睡者的转世。)经历二十万年后,你今生才投胎为人,没想到又像以前一样贪吃贪睡,为什么你总睡不够呢?”比丘羞愧难当,诚心向佛陀表示忏悔。因为他的善根不错,再加上佛陀的殊胜加持,他当即获得了圣果。

要知道,人身非常难得,一旦失去了,什么时候再得也很难说。这一点并不是传说,也不是一种教条主义,大家应对此深信不疑。我自己非常明白:“现在的这个人身,以后能不能再得到?一点把握也没有。尤其是信仰佛教、修持大乘佛法的人身,的的确确非常难得。”有些人经常说:“我身体不好、心情不好,早一点离开人间多好啊!”其实一点都不好。离开人间以后,你有没有把握再得人身?六道轮回中,人身是最好的,如果有了人身如意宝,暂时可获得善趣的安乐,究竟也能得到无上圆满正等觉的果位。倘若转生为其他众生,不说地狱和饿鬼的众生,即便是变成了天人,也没有这样的福报。

因此,大家有了如此殊胜的善缘时,理当精进行持善法,不要整天都是睡懒觉。有些人总觉得没睡觉的话,力气不够、营养不足,所以睡觉是一生中的头等大事。这只是一种借口而已。金厄瓦格西一辈子都没有睡觉,他一想到人身难得,根本睡不着,最后他念了九亿不动佛的心咒。可是我们很多人,一想到人身难得,反而睡得更香,这说明修行一点也不好!

你们在修行时,一定要思维人身难得、寿命无常等教言,基础打好了以后,修什么法都比较容易。否则,表面上修生起次第、圆满次第、无上大圆满、观脱噶,这些密法令相续有多大改变也不好说。所以前辈的大德们对加行非常重视,希望四众佛友对这个关键问题也再三思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