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行论第104节课

第一百零四节课

下面继续学习对治懒惰四种方法中的希求力。

丑二(广说彼等特殊之果)分二:一、善业特殊之果;二、罪业特殊之果。

为什么叫“特殊之果”呢?因为善业、恶业的一般之果,不可能转生到清净刹土、地狱中去。《亲友书》和《大圆满心性休息》中说,只有不同寻常的广大(指行善)、强烈(指造罪)的善业和恶业,才会分别转生到刹土和地狱,所以在这里用“特殊之果”。

寅一、善业特殊之果:

因昔净善业,生居大莲藏,

芬芳极清凉,闻食妙佛语,

心润光泽生,光照白莲启,

托出妙色身,喜成佛前子。

如果往昔造了极为广大殊胜的善业,尤其对极乐世界有强烈的意乐,并且具足往生四因,依靠这些善业的力量,当下或死后即可转生到极乐世界等清净刹土。众多讲义中从四个方面进行了对比,即生处殊胜、饮食殊胜、身体殊胜、生后殊胜。

一、生处殊胜:

我们降生在人世间,要受很多痛苦。《前行》等论典里面讲了,在住胎时,母胎臭恶狭窄,母亲不当的饮食会导致胎儿感受各种剧痛。而往生到清净刹土以后,全部是在莲花中化生,《极乐愿文大疏》中说:“化生是四生[1]中是最殊胜的,因为对自己及父母无害的缘故。化生也有许多种,其中在莲花中化生最为殊胜,不需要像胎生那样漫长,刹那间整个身体全部圆满。”而且清净的莲花胎藏无有任何垢染,周围的一切妙香芬芳、悦意清凉。这种投生方式,远远超过了不净的胎生。

二、饮食殊胜:

降生之后的饮食,也不像世间这样食用有漏的食物,要通过消化吸收来维持生命,而是以诸佛菩萨的大乘妙法甘露为食,使自己的身心得以润滋圆满,丝毫没有饮食缺乏或营养不足的痛苦。正如《无量寿经》所说,在极乐世界中,就连痛苦的名字也听不到。

三、身体殊胜:

我们身体有生老病死的痛苦,很多人经常担忧生病或者衰老,被各种痛苦所缠绕。而转生到净刹之后,十方诸佛菩萨心间发出光芒,清净无垢的莲花自然开启,托生出花蕊上的身体圆满无比、庄严相好。不像我们现在一样,要从一岁慢慢长大,长大后又逐渐衰老。身体在莲花苞中出现时,所有的身肢刹那间全部圆满。

四、生后殊胜:

我们出生后,学知识要通过老师的教导,并且在学习的过程中,常伴有诸多痛苦与烦恼。而清净刹土中的佛子,以自己的发愿力和诸佛菩萨的智慧加持力,恒常在如来面前闻受深广法门,身心法喜充满,随时可示现无量化身而利益无数众生。

听到这些净土的功德之后,若能生起希求心,精勤修持善法,那一定会如愿以偿的,《楞严经》中说:“如众生心,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所谓的轮回与解脱,只不过是迷悟之隔,假如遇到了殊胜对境,自己生起强烈的希求心,获得成就则易如反掌。因此,大家要反复思维因果的甚深奥秘,若想获得这些安乐,应尽心尽力地行持善法。

在我们的肉眼和分别念面前,虽然现量见不到清净刹土,但此境相在来世是可以现前的。就像幼儿园的小孩,老师再三让他们好好读书,将来为社会作贡献,但小孩的思维还没有成熟,不一定明白老师的苦心,只有他们渐渐长大后,才会发现老师所说的真实无欺,没有半点谎言。但如果他当时没有听话,以后不但得不到满意的工作,反而可能犯罪入狱。同样的道理,大家现在学习了善知识的教言,若能依教奉行、精进行持,将来必定有解脱轮回的一天。

要知道,行持善法而往生净刹,并不是虚无缥缈的神话,它完全经得起任何教理的考证,而且在历史上也真正出现过。如藏传佛教萨迦派的索朗哲莫、噶举派的乔美仁波切等大成就者,汉传佛教净土宗以慧远大师为主的无数高僧大德和虔诚佛教徒,都是依靠自己的精进力,犹如鹫鹰翱翔蓝天般前往清净刹土,摆脱了整个轮回,随机示现而度化众生。我们每个人都有这种因缘,但这个因缘掌握在难得的几十年人身中。有些人利用人身精进修持,最后获得了满意的成果;有些人遇到这么好的机会而没有运用起来,最后堕入恶趣当中。

这些道理,有些人可能听得太多了,现在有点麻木不仁了,尤其对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有时候生不起真正的信心。即使以前生起来过,时间久了也越来越像法油子了。我在杭州时,曾有一位居士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道理,我听是听过,但现在越来越麻木了,好像学佛没什么进步。很多人都是如此。”我当时就回答:“并不是很多人,只是个别人有这种现象。”无论是传承上师们,还是我们身边的道友,都是越学越有劲儿、越学越精进,因为他们确实认识到了轮回的状况,明白佛法是世上唯一的正理,若能按照佛陀所说的去实践,对今生来世绝对有无量利益。所以有些人到了七、八十岁时仍然精进不辍,既然他们都如此精勤努力,其他人更不用说了!

当然,外面的有些人,包括清净寺院里的修行人,由于自己的烦恼现前,或者受到环境、教育及恶友的影响,越学越退步的现象偶尔也有。但总的来讲,学佛对每个人的利益非常大,就我个人而言,学了佛法以后,尽管没有往生极乐世界的把握,但面对今生的一切时,确确实实非常快乐,这种妙药在其他知识领域是找不到的。跟我同龄、同行[2]的很多人,如今在不同的社会岗位上痛苦得不得了,而我虽然没有禅宗和大圆满的殊胜境界,不像有些大德那样时时安处于法界的游舞中,但无论生活中出现什么违缘、亲朋好友发生什么不顺,自己也没有特别强烈的痛苦,基本上能笑看人生,并且对诸佛菩萨的信心越来越大,恭敬心也越来越强。像我这样低劣的人,都能达到这一点,更多的佛友非常精进,超越轮回、透过生死的境界肯定会在他们身上出现的。

所以,大家对行持善法应生起坚定信心,《毗奈耶经》云:“造善业是今生来世一切快乐之根本。”假如认为因果不存在,清净刹土只是一种说法,堕入地狱不过是一种托词,那实在是太愚痴了。我们必须通过各种方法对治这种不良心态,勉励自己在善法方面精勤努力。

寅二、罪业特殊之果:

因昔众恶业,阎魔诸狱卒,

剥皮令受苦,热火熔钢液,

淋灌无肤体,炙燃剑矛刺,

身肉尽碎裂,纷堕烧铁地。

与前恰恰相反,有些众生造了五无间罪、毁谤佛法等极其严重的上品罪业[3],以此弥天大罪所感,死后现前地狱的境相(虽然地狱是自心之显现,但在业力深重的众生面前真实存在):阎罗狱卒面目狰狞、身形恐怖,手持燃烧的兵器,将它们的皮肤一一剥开,令其感受无量痛苦。然后用炽热烈火所熔化的沸腾铜汁,浇灌在体无完肤的身上,又再度用燃烧的矛剑刺入、砍割,使它们肉碎百瓣,纷纷坠落在炽燃的铁地上。

我们可以想一想:把一个人的皮全部剥下来,用滚烫的开水倒在没有皮肤的嫩肉上,然后用刀子一片片地割,这种感觉是什么样的?若真有人遭受如此酷刑,谁都会觉得惨无人道,全世界的新闻也会爆炸性地报道。然而,地狱众生的痛苦远胜于此千万倍,大家为什么没有感觉?

现在的人们特别愚痴,以无明障蔽了自己的慧眼,因为见不到来世的果报,所以造作各种罪业。若能真正见到地狱,他们以后决不敢如此,再怎么样也不会杀众生。可惜的是,因果道理并没有深入人心,不要说世间人,即便是一些佛教徒,经常也是不惮杀生,打蚊子或者到餐厅里点杀,这些行为完全说明他们对因果没有一点信心。假如世间上的人做坏事要受这种惩罚,谁也不敢轻举妄动,那么《学集论》中广泛描述了十不善业所导致的地狱等无量痛苦,大家若有因果正见,怎么会随随便便造恶业呢?

我的家乡那一带,过去有一个部落长官,他儿子就受到了仇人如此残害:那些人先把他嘴周围的皮剥下来,然后再剥下全身的皮,并把这些皮搓成绳子。但那个人还没有死,他们就在他身上一块一块地割肉,一边割一边算账:“你当初是如何如何……”最后好几个人就这样残忍地杀了他。

这事发生在一百多年前,现在提起来大家仍会毛骨悚然,可是很多人听到地狱的描述,一点感觉都没有,这说明什么?说明对因果没有生起真实定解。甚至有人听到地狱的寿量、痛苦时,认为根本不可能存在,这是非常可怕的邪见。《极乐愿文大疏》中说:“听闻了上述这些善不善业因果法门,反而认为这是不真实的,只不过是一种表面的说法、传说而已。对因果产生邪见,这是比造五无间罪还严重的恶业[4]。”

其实地狱的存在,用教证理证是可以证明的,甚至有些知识分子,这方面也有亲身经历。清末民初的国学大师章太炎,在一段时间里,晚上一睡觉就被两个鬼抬走,到东岳大帝[5]那里帮忙处理案件。整个地狱的情景,当时他了解得比较清楚。他听说有一种“炮烙”[6]之刑,觉得这太过残忍,就跟东岳大帝建议废除。东岳大帝吩咐小鬼带他去刑场,他到那里后什么都没有看到,当下明白“一切唯心造”的道理,若未造此业,就没有这种刑场。

所以大家应该经常提醒自己:“如果我现在造恶业,一定会堕入地狱的,那种恐怖的境相,不要说去亲自感受,就算听到也非常害怕。”现在很多寺院中都有地狱的造型和壁画,《毗奈耶经》中也要求,在寺院的门口描绘“轮回图”,大量阐述地狱的情景。我寺院中以前有个老修行人,每当讲到地狱时,他就开始痛哭流涕。一方面害怕自己将来堕入地狱,另一方面就是在此时此刻,有无量众生正在感受地狱的痛苦,多么可怜啊!于是他一边伤心,一边哭着。

现在很多人的世间习气太重了,对因果的定解根本不足够。大家不要认为自己学得很好,空性见解很高,或者已经获得了大成就,肯定不会堕地狱的。若没有基本的因果正见,获得解脱又从何谈起?因此,相续中的见解纵然高如虚空,取舍因果也要细如粉末,平时应当多行善法,对因果的自作自受切勿怀疑!

子三、摄义:

故心应信解,恭敬修善法。

以上广述了善业和恶业的果报,揭示了因果不虚的道理。了知此理以后,大家一定要对善法有希求心。正如前面所言,希求善法的来源就是信解因果,“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说起来倒是比较简单,但从内心生起定解,并不是那么容易。很多修行人,包括出家人在内,有这种正见的恐怕也不多。所以大家应尽量对无欺因果生起诚信,如《本生传》所说:“我们的身识随善恶之业转,因此要竭力断除身口意的一切不善业。”

修持善法时,强烈的希求心非常非常重要,而希求心的来源,就是对善法的信心。从前有一对贫穷的夫妇,很想供养三宝造一点福德,但他们实在太穷了,经济状况不允许,于是二人决定卖身给一个富翁,用此钱供养僧众七日。在这个过程中,第六天国王也来寺院准备供僧,但住持禀告说:“本寺已接受别人供养,明天是最后一天,日期不能改动。”国王问:“他是谁?好大胆,敢与本王相争!”于是派人去找。他们拜见国王时,启禀说:“我们因为前世非常吝啬,没有积累福报,今生才会如此困苦。现在如果再不积福,后世势必更加贫困。因此,我俩卖身来做七天功德。明天是最后一天,从此之后终生成为仆人,再也没有自由了,故请国王慈悲宽恕。”国王对此行为非常赞叹,于是让他们做完圆满功德。然后国王和王妃赐予他们很多衣服、璎珞、宝物,并给了一些土地,夫妇二人遂成为富豪。

所以,行善关键在于自己的希求心。有些人说:“我现在工作特别忙,实在是没办法。”其实,工作再忙也可以抽出学佛的时间。我们在座的道友,早上三、四点钟就起来了,我也是每天三点钟起来,起来时外面很多木屋的灯也亮着。有些人总抱怨自己太忙,没空学佛,如果你白天忙的话,早上三点钟起来,一直到六点钟之前,精进地参禅、看书、修菩提心,这个时间应该有的,关键是你有没有希求心。假如真正对善法有希求心,明白学佛和行善的功德,那每个人都会空出一部分精力和时间用在佛法方面。

此外,趋入修行时,当以恭敬心对待善法。印光大师说:“有一分恭敬,则消一分罪业,增一分福慧。”以前有一名弟子直呼阿底峡尊者的名讳要求加持,尊者当时说:“坏弟子,你恭敬一点吧!”所以佛法依靠恭敬心而得,若对上师、佛法毫无恭敬,获得的加持和利益不一定很多。世间也有句俗话:“谁具恭敬心,彼人得法利。”任何一个人若有恭敬心,就能得到佛法不可思议的利益。

所以大家应当恭恭敬敬地断恶修善,佛经中说:“造善业得广大善果,犹如圆满的庄稼;造恶业得广大痛苦,如同服了毒药。”为什么造善业有如是力量呢?因为这是一种因果规律。有些佛经说:“譬如种子苦,它的果也苦;种子甜,它的果也甜。同理,罪业的苦种子,只会产生痛苦的苦果;善业的甜种子,只会产生快乐的甜果。”有些高僧大德的教言中也说:“快乐全部是往昔造善业而得,不要说人间的快乐,纵然在热地狱里出现一瞬间凉风,寒地狱里出现一丝温暖,也是前世造善业的果报。痛苦全部是往昔造恶业而得,不要说凡夫的痛苦,即使阿罗汉身体不适,也是前世造恶业的果报。”因此,今生来世一切快乐的来源,就是造善业;今生来世一切痛苦的根本因,就是造恶业。

既然造恶业会毁了自己,有智慧的人谁敢肆无忌惮地去做呢?然而,现在的愚痴者满天下,睁开眼睛看看世界,有多少人在实际行动中取舍因果?我们周围人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到底是什么?大家应该非常清楚。然而,我们不能随波逐流,应该坚定自己的信念,增上自己的信乐,宁可饿死、宁可受到各种挫折困难,也不能造佛经中所遮止的恶业,而要尽心尽力地行持善法,这对修行人来讲,真的非常非常重要!

当然,我只是口头上会说,行为上确实非常惭愧。但不管怎么样,懂到这个道理之后,应该值得跟大家分享。你们今后也应将因果道理尽量在众人中弘扬,哪怕是一个人依此而懂得取舍因果,这个功德也是无量无边的。

以上圆满讲完了四种助缘中的希求心,下面讲自信。

壬二(自信)分二:一、宣说生起自信;二、宣说趋入自信。

癸一、宣说生起自信:

轨以金刚幢,行善修自信。

所谓的自信,是指在行持善法时,具有坚不可摧的毅力和勇敢,充分相信自己能圆满完成善法,不为任何困难所阻。在学习佛法、断除懒惰方面,这是必需的一种心态,如果少了这种自信,在困难面前只有倒下去了,不一定有振作的机会。

此处引用《华严经·金刚幢品》进行说明,经中提到了十大金刚菩萨,金刚幢就是其中之一。佛陀在这一品里说:“譬如天子日轮升起,不为天盲及不平之群山等所退,普照堪为对境之一切。同理,菩萨为利他而现世,不为众生种种过失所退,令堪为所化之众生成熟、解脱。”其意是太阳在普照大地的时候,虽然盲人看不见,群山中有个别地方照不到,但太阳不会因此而干脆不来人间,不管怎么样,它都会平等地普照大地。同样,菩萨在度化众生的过程中,虽有野蛮众生对他毁谤、造违缘,并做各种各样的邪行,但发心强烈的菩萨仍不会退失信心,不会因个别人的不良行为而放弃利益众生。

这个教证,对发了大乘菩提心的人是一种鞭策。有些上师看到几个坏弟子不听话,两三天一直给他添麻烦,就马上宣布去闭关,结束了所有的一切,这种做法是不合理的。真正的大菩萨遇到蛮横众生时,他们的行为越不如法,自己的发心应该越强烈。就像上师如意宝,虽然身边出现了很多坏弟子,末法时代也是难免的,但从未因此而退失信心,一直以讲经说法圆满了自己的一生。

现在有些法师,稍微看到有弟子不争气,就气愤不已:“实在不行的话,我就把这个摊摊收了,很简单!”第二天,所有弟子都非常伤心。很多寺院中经常有这种情况。一方面这也是有必要,给他们一种警告,吓唬吓唬也可以(众笑)。但另一方面,大乘菩萨不能这样,在利益众生的过程中,假如讲经说法实在对他们没有利益,那么根据情况来决定也可以,但除此以外,信心动不动就退了,这可能不太合理。

现在一些城市里的辅导员或组长,看到个别人对他有意见、进行毁谤,马上就退心了:“这个众生多么野蛮,我才不度化他呢!实在不行的话,我在家里念佛好了。”然后关起门来自己念阿弥陀佛。其实,这种行为不接近大乘,若想趋入大乘行列,野蛮众生越来越多的时候,一定要披上精进盔甲,不要以此而退失信心。

大家今后在漫长的弘法利生岁月中,肯定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坎坷,那时不要因小小的挫折而失去信心,将一切的一切全放下来。以前我们附近有一个道场,几个弟子对上师有意见,上师当下将三百多个眷属全部解散。虽然这可能也有必要,但如果真是要利益众生,不应该轻易做出这个决定。

我们在度化众生的过程中,必须要有一种自信,这种自信相当于密宗中的“佛慢”,即了知自己的本性与佛无二无别。这种慢并不是增上慢,而是修法中必不可少的方便助缘。大家应该想:“我为什么不能度化众生?我肯定可以!”自己的心不要太怯弱了:“啊,我肯定不行。辅导肯定不行,讲经说法肯定不行,背书肯定不行,什么都不行。”那你什么可以呢?“噢,我吃饭可以,聊天可以,四处散乱可以,看电视可以。”恶法方面,自己很有信心,什么都可以;而善法方面,什么都不行,自己慢慢慢慢缩小了,这能称得上是大乘行人吗?

首当量己力,自忖应为否,

不宜暂莫为,为已勿稍退。

在行持佛法或者利益众生之前,首先要观察自己的能力,如果有能力就着手进行,如果无能为力,则暂时放弃不做。假设力所不及,还是不做为好,一旦开始就不要半途而废。

比如说听一部《入行论》,最初要反复思量自己是否具有圆满听受的能力,倘若时间允许、能力具足,各方面因缘不成问题,那一定要下决心听,遇到再大的困难也不能退转。但若觉得时间和精力肯定不行,最好开始就不要听了,否则只听一点点,中间半途而废,对学习佛法来讲也是不好的缘起。所以,首先必须要详细观察,一旦决定去做,中间不管遇到什么违缘,千万不能退失信心,无论如何一定要做下去。

我自己也是这样想:“这次传讲《入行论》,时间应该说比较长,但只要我活在人间,肯定会讲圆满的,再怎么困难也不放弃。但如果我死了的话,讲不成也没办法;活着的时候,入监狱的话可能不行,除此之外,绝对不会不讲。”当然,我也没犯什么罪,不可能入监狱,但人的分别念经常会对自己做一些观察。

可是,有些人不懂这些道理,刚开始特别有信心,兴致勃勃地非要听,到了中间就轻率断了,没有圆满就结束了。这是不合理的。做任何一件事情,都应该善始善终有个圆满的结尾,包括发心也是如此。在座的有些道友,为了弘法利生默默无闻地发心,所做的事情极其广大,功德的力量也非常强大,但有时候心态不稳定,做这件事情,又想那件事情,到一定时候就做不下去了。然而,凡是答应了的事情,不能随随便便放弃,这是做人的基本原则,在生死轮回中也是一种缘起。比如一个法没有听圆满的话,很多法都不会听圆满,有些事情刚开始若结上善缘,一生当中都会很顺利。

我个人来讲,在学习佛法、研究佛法乃至修行佛法方面,这么多年来应该说很顺利,不管是哪一部法,传讲也好,弘扬也好,修学也好,都没有中途夭折的现象,这也是源于最初的缘起——刚开始时,我在上师如意宝面前,很圆满地听完了一部法。从此之后,我依止了很多上师、听了很多佛法,自己也力所能及地修了一些,都非常的圆满。有时候真的由衷高兴,不管什么时候死,反正只有这个力量吧,应该算是可以的了。

萨迦班智达在《格言宝藏论》中也讲过:“无论做任何一件事情,事先观察的是智者,事后观察的是愚者。”所以,不管听一部法、做一件事,首先要反反复复地考虑,决定以后就不要出尔反尔,今天说一个、明天说一个,如《二规教言论》所讲,他不是人而是鬼。今天说发心,一定要把这件事做完,没过两三天就不做了,一方面对生生世世是不好的缘起,另一方面也不符合做人的基本标准。做任何事情都应该持之以恒,一鼓作气地去完成,不应该反复无常!

 

 

[1] 四生:化生、胎生、湿生、卵生。

[2] 指以前读师范学校时的同学。

[3] 上品罪业堕入地狱,中品罪业、下品罪业分别堕入饿鬼、旁生。

[4] 因为五无间罪有忏悔的机会,而这种恶业断绝了善根,乃至在没有对因果生起诚信之前,进行忏悔也无有恢复的机会,将于许多阿僧祇劫中不能从恶趣中解脱。

[5] 东岳大帝:地位比阎罗王小,比一般的鬼王大。

[6] 炮烙:让受刑者去抱烧红的铁柱子。生前邪淫的人,死后须受这种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