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与静

 

不知道各位读者,开着电脑浏览器时,在同一版面可以停留多久?我们说的“停留”,指的是人和电脑完全静止不动的“真实停留”,不是阅读文章时停留在一个网页浏览的“阅读停留”。

又问一下,大家在网页的跳转过程中,一般等待的最高时限有多久?笔者曾经访问过八十多位学生的意见,他们表示,平均最高的等待时限为3秒,即按下一个超链结,如在3秒之后看不到回应,就会放弃。这个数据的作用,除了给网站设计者和伺服器维护者一个参据外,也说明了我们面对着电脑的时候,虽然物质上属于一种静态活动,但事实上我们的心识活动是十分活跃的。

网络世界是我们形上的活动场域,也是直接反映我们心识活动的平台。有趣的是,在网络世界中,我们的耐性似乎远不及现实世界。现实世界中,你可以因为种种原因,呆在一个定点等待半小时;但网络世界中,我们等待的时候,往往会同时处理其他工作,把等待时的思维空隙填满。

唐代有一个禅僧名叫慧忠* (?~775),有一次,他获唐代宗要求,与来自印度的三藏法师互相试验对方的修炼工夫。

三藏法师一见慧忠,便恭敬礼拜,并站于慧忠右边。

慧忠有礼地问:“素仰您有观通心象的神通,一定十分厉害。”

三藏法师回答:“不敢当,实在是过奖了。”

慧忠随即测试他,道:“您说,我现在的心在何处?”

三藏法师用神通看一看慧忠,便回答:“禅师是一国之师,为何会去了西川看人家竞渡了?”

慧忠说:“好厉害!那,现在再看看,我的心,又在何处?”

三藏法师又用神通看一看慧忠,便说:“禅师是一国之师,为何又会去了天津桥上看人家玩弄猕猴了?”

一会儿后,慧忠进行了禅定,出现无动静相,然后第三次问:“现在呢?”

这次,三藏法师却看不到慧忠的心象图景。等了一会儿后,他还是看不到,便说:“我神通过处,只见水月无迹,天地无踪,实在看不到禅师在哪儿!”

慧忠合着眼,突然大喝:“这个野狐精!他心通在什么处?”

三藏法师沉默无言。 

这个故事,在后来禅林流传了一段日子,成为了禅僧们讨论的话题。《景德传灯录》*记载了有僧人问仰山慧寂(807?-883?)和赵州从谂(778-897) “大耳三藏第三度为什么不见国师”的看法,他们的回应正好解释了故事里的禅机。 

仰山慧寂:“前两度是‘涉境心’,第三次是入了自受用三昧,不存人我,无世界相,所以连心迹也不见。”
赵州从谂:“因为慧忠已在三藏鼻孔上了。” 

三藏法师和慧忠禅师最大的差别,在于前者以为心迹无论藏得多深,也逃不过观心神通,后者更高一层,能心物皆无,达到自悟之境。也就是说,前者仍然以心迹掩藏为最高境界,未能理解自证三昧的彻底极尽究竟。自证三昧指的既是自证之境,自证之境能自受用法乐,已达法身境界,无人能知,这也是坐禅旨于达到的最高层次。慧忠禅师修行功深,能随时应化万物,三藏法师即使有观心神通,面对无心无物的慧忠禅师,这种神通亦难有用武之地。

无心无物,方能与万机相应,达到内心与外境一如。我们的心识活动,一直受外物刺激,如忙碌的工作、繁复的事情、对自身的担忧,有时真的难以安静下来。当然,放弃工作、放弃生活去追求宁静,对今天香港人来说,是不切实际的,而且也不保证达到目的。这里所说的安静,亦不是要“看破尘事”,对事物心如止水;反而,我们能否在繁嚣中,给自己一点时间,让自己的心安静下来,让自己内观自己,暂时停止接收外物讯息,聆听一下本心,才是关键。

英国渭州郡(Wiltshire)有一位学生名叫Alex Tew,他是“一百万网站”的设计者。不久之前,他设计了一个网站,叫做do nothing for 2 minutes。我们只要开启这个网站,就会见到夕阳与一片汪洋,中间有一个两分钟的倒数器,用以计算这两分钟内,你在电脑前,能否让自己真正静下来。在这两分钟内,只要你在电脑上做其他事,甚至移动滑鼠,画面上就会显示“FAIL”字句,然后时计又会重新倒数。这个网站的设计虽然十分简单,但却很有意思,上面所说的“真实停留”,正好能在此作测试。这两分钟你想起什么,你听到什么,你感觉到什么,这都是“静”带给你的信息了。

日本临济宗白隐慧鹤禅师曾说,自然的声响,如两手相拍,凡夫可以耳闻;真如之音,则如只手之声,无声无响,只有“心耳”能闻。然而,“心”尚未静,怎生得“明”?心未能“明”,“性”何以得见?在见性之前,我们就学习做“风波茶杯”,在紧张生活中给自己宁静的机会,只要找到自己的“心耳”,要远离见闻觉知、走出思量分别,从而达到属于自己的“禅”,获得自己的“静”,便不是难事了。 

*有关光宅寺慧忠的故事见载于〈西京光宅寺慧忠国师〉,《景德传灯录》,卷5,《大藏经》,第51册,页244a。 

资料来源:明觉 NEWS &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