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我

历史上的有些大成就者,在摄受弟子时除了温和的教言,也会采取特殊的方法令弟子顿时开悟。

 

那若巴依止帝洛巴时经历了十二次大苦行、十二次小苦行。最后,有一天,帝洛巴左手抓住那若巴的喉窍,右手脱掉鞋子,拿起鞋猛击他的额头,那若巴骤然昏迷。苏醒之时,相续中生起了与上师一样的功德,证悟了上师的智慧与自己的心无二无别。

宋朝的了义禅师17岁时拜见高峰禅师,高峰禅师赐予他“万法归一”的参禅窍诀。此时,了义禅师见松树上落下雪花,便若有所悟地写出一首偈子呈师,师傅不由分说,提起木棒就将其打入深渊。遍体鳞伤的了义于痛苦中返观心的本性,终于得以远离一切方向与戏论,并写下“大地山河一片雪,太阳一出便无踪,自此不疑诸佛性,更失南北与西东”的佳句。

黄檗禅师在摄受弟子临济时,一共打了61棒,造就了旷古绝后的一代宗师,而使丛林里有“临济将军,曹洞农夫”之说。可见其秉承上师传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禅风。

什么时候上师也能给我当头一棒啊! 

壬午年正月二十一日 

20023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