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思

一说到清明节,便会想起那首妇孺皆知的歌谣:“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今天是清明节,是汉族传统祭拜祖先,抚慰英烈的日子。街上的人们手捧鲜花,携家带口,络绎不绝地出城为祖先和先烈扫墓。

而我却独自一人,在医院排队等候检查身体。无情的病魔侵扰着我,在我不堪一击的体内大行烧杀掳掠之恶行,令我焦急难耐。但无论是谁,得病也只能自己承受,别人是代替不了的。没生病的时候没有切身的体会,生了病方知生老病死的苦楚。

在缴费处熬了一个多小时,终于轮到我了。单验血一项就需260元,看着周围很多衣衫破旧的人,心想:他们如何负担得起这些昂贵的医疗费用啊!难怪西方有一种说法:“是穷人就不要生病,否则医院的门槛是很高的。”没钱治病,只能眼睁睁地等死。唉!这些可怜的众生。

为了等待检查结果,我坐在一棵据说有150年树龄的榕树下休憩。实在难以想象,它的年龄居然超过了我的高祖父。但高祖父早已弃我们而去,而这棵树却巍然依旧。人的寿命竟然不如一棵树,即使没病也活不了多久,无常真是可怕啊!

得到检查结果,坐车回家的路上,看见一座巨大的建筑物,听说其产权归属于一耋耄之年的老人。想到不久于人世的老人,与坚固依然的大楼,实在为那些作着长期打算的人们痛心。

整整一个上午,就这样胡思乱想。既未看书,也没念经。

——清明午时于阳台

壬午年二月二十三日 

2002年4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