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

不管是王孙公子,还是平民百姓,不论身份高低贵贱,生活在世上的人们,在未得究竟境界之前,都会有时欢乐有时痛苦,时而无缘无故地生起悔恨、疲劳、痛苦、憎恨、厌倦等各种烦恼,仿佛全世界都成了生起烦恼的因;时而又欢欣鼓舞,精神焕发,喜不自胜,无忧无虑,浑身洋溢着幸福,仿佛太阳也是为自己而生存的。无法把握自心的人们,就这样被轮番交替的酸甜苦辣所驱使。

作为修行人,应知道这一切都不过是颠倒梦想而已。“万法本闲,唯人自闹”,面对世间的变幻,应保持如如不动的心态。每天的心情不应变化太大。

学院堪布罗桑群培,在此方面堪称典范。家里的陈设十几年前与现在几乎没有变化。小钢炉、转经轮、经书、佛像,数得清的几件用品,整洁地一一摆放,令人不禁油然而生敬意。他时常正襟危坐于床上,不是看书就是修法念经。任世间风云变幻,永远以从容的姿态对待。

而像我这种人,从刚到学院向别人借房子,然后修草皮房、板皮房、再到圆木的两间房,消耗无数精力于毫无意义的事情上。为这副臭皮囊所累,为暂时寄居的客栈,进行着无休止的装修。我时常在反躬自问,何时自己能安心于小小的木板房,端坐于卧榻之上,沉浸在修法的快乐之中呢?

世间的人们常常是今天与白衣人唱歌,明天与黑衣人跳舞,后天又与红衣人泡吧……;今天到寺院打禅七,明天去念阿弥陀佛,后天又想灌大圆满的顶……美其名曰“禅净密三修”,结果一事无成。

真正的修行人应当面对世俗繁华,视若过眼云烟。如《菜根谭》中所云:“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卷天外云卷云舒。”即使身居人声鼎沸的闹市,也能保持若入无人之境的心情。

壬午年三月二十五日 

2002年5月6日